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5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yunjiunwang
威爾斯親王 | 2016-9-27 20:10:57

劉宏光從深圳去廈門,一個人,騎自行車。

  劉宏光的準備工作進行得很充分。先提前2個月就揚言,五一期間他將踩單車去廈門鼓浪嶼,問辦公室有無美女願風雨兼程。遺憾,無人響應此壯舉。接著,爲增強體質,劉宏光堅持每天上班舍電梯而走樓梯。最后,劉宏光真跑去買了一輛山地車。

  車行老板深知吹牛不繳稅,將車的質量吹得天花亂墜,稱即便騎到非洲撒哈拉沙漠都沒問題。劉宏光的志向當然沒那麽遠大,他希望屁股下的座騎能平安無事地抵達廈門就夠了。

  劉宏光出發了,過惠州,才進入汕尾境內,山地車就老掉鏈子。是真的掉鏈子,加速踩幾腳,“咔”,鏈條造反了。就地取材,在路邊找根棍子將鏈條弄回工作崗位,繼續前進。用勁踩,想快跑幾步,“咔”,鏈條又蹦出來了。掉了n次后,鏈條徹底殘疾,斷了。

  當時,劉宏光想打道回府,可一想回到深圳,勢必遭受公司男女同胞們的嘲諷,毅然決然鐵下心來,繼續奔向未來。

  劉宏光站路邊招手。80%的司機大佬視而不見,也有3個大巴車司機仁心一閃,停了車,斬釘截鐵說:“扔了你的破自行車。”自行車要占3個人的空間,橫在車廂中間,還阻礙乘客上下,司機不願意。劉宏光不干,他還指望著帶著這破車回深圳索賠呢。

  運氣不算太壞,有輛貨車願載劉宏光去廈門。司機的大腦袋出現在車窗外:“300塊,到廈門。”劉宏光差點跳起來了,恨不能當場贈送貨車司機一個大耳刮子。從深圳坐豪華大巴去廈門,才160元呢。劉宏光咆哮:“你這不是攔路搶劫嗎!”想到自己在深圳買衣服的豐富經驗,劉宏光果斷地揮刀砍去報價的三分之二還多,“80元。”

  司機將一個手掌伸出車窗,不滿:“這里到廈門,500公里呢,80塊錢,你打發乞丐哪。”

  劉宏光讀書時,數學常不及格,但他的加減法還是過得了關的。深圳到廈門,總共才500余公里,自己甩著膀子踩了近200里路。他憤怒道:“100元!”

  “200塊,不走拉倒。”司機按喇叭,發動汽車,準備走了。劉宏光漲紅了臉,急喊:“算啦,成交。”

  破自行車扔進貨車箱內,人鑽進駕駛室和司機平起平坐,劉宏光將一顆懸到半空的心放回原處。

  劉宏光問:“老板,你貴姓?”

  司機懶得理他,目不斜視,專心開車。車開得快,好似載了軍火撒開腳丫子奔前線。

  劉宏光不罷休,問:“老板,你是哪里人?”

  司機閉著嘴巴,摁喇叭,一只狗橫穿公路,夾起尾巴快些逃跑了。

  劉宏光叫苦不�,撞上一個悶葫蘆啊,這一路上,乏味。

  沈默,沈默,沈默。

  劉宏光打起磕睡來。一個急煞車,劉宏光的身子往前一傾,腦門差點與擋風玻璃來一番親密接觸。睜眼,惱火,又是一只狗,毛茸茸的白色京巴狗,嚇得屁滾尿流地溜之大吉。一個肥胖的女人,指著車,嘴唇飛快地開、關,肯定是在破口大罵。

  情不自禁地,劉宏光歎口氣:“唉,你們當司機的,不容易……”

  劉宏光沒料到,就是這句話,竟敲開了司機緊鎖的牙關。劉宏光更沒料到,司機的嘴巴一旦開了閘,就如滔滔黃河水,奔流不息。

  司機說,有回不小心壓死一只野貓,被一幫路人圍住,硬是敲詐去900元。說該貓是世界名貓,更“不幸”的是,它的肚子里懷著一群名貓。

  還有一回車開得好好的,一旁沖出一輛歪瓜裂棗的爛車,故意靠過來,擦了,高價索賠。

  司機說,路邊揚手搭便車的人多,可沒準那人上了車,就摸出一把刀。

  司機說,開車這一行,難混,起早摸黑,又累又苦,家里人跟著提心吊膽,哪天回家晚了,拼命壓制,卻又拼命往車禍上聯想。

  司機說,……

  司機越往后說,劉宏光的腦海里就越像洪湖水,浪打浪。接下來,竟有點肅然起敬了。到最后,在心里卻又隱隱約約生出些厭倦了。

  車到汕頭,停車吃飯,司機繼續他的長篇大論。聽司機上下嘴唇沒休息地翻飛,劉宏光不停點頭,附和。以往熱衷于在他人面前逞口舌威風的劉宏光,第一回“虔誠”地當起聽衆來。

  吃飽喝足,劉宏光有心建議采納aa制,還沒說出來,司機去衛生間放了一泡水,順便將帳結了。

  重新出發,司機自告奮勇開始了一個人的“憶苦思甜會”。

  司機姓肖,陝西漢中人,14歲開始學開車,高歌猛進,一下子,開了18年還沒歇手。翻過車,撞死過一頭不守規矩在馬路上散步的豬,遭遇過搶劫犯,幫人偷運過走私的摩托車零件……現在在福建泉州,承包了一位親戚的朋友開的貨運公司的一輛貨車。

  講到開心處,又放開嗓門,哈哈笑。講到傷心處,肖司機唉聲歎氣。劉宏光跟著笑,跟著歎氣——坦白說,劉宏光是在無奈地演出自己的歡笑與感慨。劉宏光對司機說的所見所聞所想愈來愈不感興趣了,可又不敢斷然拒絕,請司機閉上嘴,因爲他擔心司機將他趕下車去。半途,前不著村,后不著店,那他惟有干瞪眼。

  到廈門,已是傍晚,司機沒顧得上卸貨,又領著劉宏光進了飯館。

  飯桌上,劉宏光掏出200元,遞給肖司機。肖司機瞪眼,推開劉宏光的手。

  劉宏光再次叫苦不�,慘了,司機要漲價了。不料肖司機吼他:“你這不是埋汰我嗎,你把我當什麽人了?”

  “起初我要收你路費,是因爲我和你是陌生人,不認識。現在,我們是朋友了,哪能收你錢……一路上痛快,好痛快,到福建來足足4年了,就今天一路上說了個痛痛快快!從沒人耐心聽我這麽一路聒噪不休哩,四周的人全都腳步匆匆,忙啊,忙!即便是誰有閑時聽我瞎擺龍門陣,他們也沒興趣哩;即便有人有興趣聽我的故事,我也未必願意。我一個鄉下人,你們城里人,哪個不是敬而遠之的,我知道……你這人,夠朋友,看得起人,一路上都沒皺眉頭,豎起耳朵聽。”

  劉宏光哭笑不得,朋友原來還可以這麽結交!又是一次毫無聲張的,肖司機又一次悄悄付款,算是再次請劉宏光吃喝了一頓。

  何等的幸福時光,沒掏一分錢,還白吃白喝兩餐美味,劉宏光一路順風,抵達廈門。

  末了,肖司機拍拍劉宏光的肩膀,說聲謝謝,說聲再見,走了。他還得趕時間回泉州,手機一響再響,有人咋咋呼呼吆喝他,一車佛香等著他運往浙江溫州。

  瞅著肖司機的貨車揚長而去,劉紅光忽然覺得自己挺無恥,因爲自己一路上擔任的並非真誠的聽衆,而是迫于無奈。這陝西司機,只知姓肖,名還未打聽到哩。

  劉宏光從廈門回深圳,沒弄虛作假,吹自己果真勇敢地騎車,光榮抵達廈門,而是坦白交代,搭了順風車。劉宏光又格外得意,宣布自己的廈門之行,最大的收獲並非看到了鼓浪嶼風光,而是攔路截取了一份將近6小時,長達500公里的友誼。

  劉宏光用自己鐵的事實總結出兩條真理:其一,聆聽值千金,聆聽者比一個擅長滔滔不絕的演講者更易獲得厚重的情誼;其二,某時偶爾遇到的,只有一段路程的友誼,帶給人的歡喜,帶給人的思考,比半輩子或一輩子的友誼,可能更有分量。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kaku11221 + 10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好市民勳章申請中!! 懇請鄉親父老的支持與鼓勵!!
台灣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大陸朋友請點:http://www.jkforum.net/thread-6378765-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