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12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菲菲不給入
Crawler | 2016-12-10 16:54:34

  俗話說「朋友妻不可欺」,可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能禁得住眼前垂手可得的誘惑。是不是真的每個人都是表裡如一的真君子,還是嘴上說一套、實際做又是一套?至少我不是。說到這裡相信大家都看懂我做了什麼了,是的,我動了朋友妻,而且不止一個。

    先說說我自己吧。本人今年三十出頭,身邊不少人都說我還算帥,但我自己認為我長得一般。反正絕對不是劉德華、金城武那種面容棱角分明的臉,大概屬於梁朝偉、蘇有朋那種類型吧。

    身材算勻稱,一米八十多。性格還算好,和什麼人都處得來,但絕不是沒脾氣的老好人,算是外圓內方吧。不熟的人可能會覺得我有點冷,熟悉的人都說我特能貧,有個哥們給了我一個評價——暗騷!日他老母,說得還真準!

    總之我是那種給人第一印象非常好,接觸時間長了也會覺得我這人不錯,能讓人覺得值得信賴、能給人安全感的那種人。

    按說在現在這個時代我這個條件泡妞應該很容易,但遺憾的是我對女孩要求挺高,不願將就。看不上的女孩就算主動脫光躺到我面前我都沒「性趣」,更別提主動去泡了。

    再加上讀書讀得多了,身上有種書卷氣,一些庸脂俗粉估計主動就自慚形穢的退避三舍了,所以這麼些年來真的沒有什麼豔遇,至少到大學畢業前一直是這樣。

    再說說大學那點兒破事兒。也不算什麼破事兒。大一時和高中時的一個女同學搞到了一起,絕對的一個美女,高中時和我關係就不錯,但彼此估計都沒啥想法。

    她應該屬於那種開放型的,初中開始就知道搞對象,到高中為止就跟了好幾個,但搞到什麼程度我不知道。那還是90年代呢,被沒被操都有可能。和她搞到一起是因為寂寞,當然也有色心。

    俺命不好,高中的女同學裏美女就少——我是說在我看來是美女的。大學的同學裏美女更少,看到同寢室的別的同學一個個都破了處,自己也有點羨慕。正好這個美女又和我是一個學校,當時也是空檔期,就準備拿她將就了。

    泡上就是一句話的事,但上可就難了。說實話,我當時真沒想到。高中就跟過好幾個的姑娘,第一天就能親嘴,而且還很主動,這和我想的一樣。但沒想到的是竟然不能濕吻,我的數次努力都是無功而返啊,小牙給你咬得那個緊啊。

    無奈之下隻好往下走。胸部很快就突破了,毫無抵抗。她個兒挺高,胸也挺大挺白,是用手摸是用嘴裹全隨便,苗頭不錯。接著再往下又遇到了抵抗,還是殊死抵抗,在我家的床上說什麼也不讓解褲子。

    媽的,我再弄都快成了強姦了也沒弄開。最後勉強從褲腰把手探了進去摸了幾把,上面動奶子下面摳逼,竟然沒出水兒。最後我斷定——這是一個處女,看來我的幾個前任最多也就走到這步。

    估計是被人親嘴摸乳搞多了,已經能適應了才毫不起性毫不動情,我說怎麼每次和我約會都穿褲子紮腰帶呢。媽的,不理解,實在是不理解。當時不理解,現在還不理解。嘴被N個人親過、逼被N個人摸過,隻要那層膜還在就算處女了嗎?

    我的目的是上她,既然上不了那結局自然是拜拜,前前後後總共一個月。估計許多兄弟都會說我傻,白白放過了這麼一個處。

    說真的,我也有點後悔,都10多年了還後悔呢,但當時我真的看出上不了了,除非是強姦。我又真的是不願意強迫別人,主動讓我上的有的是,還非得你麼?這麼想想就和她拉倒了。現在她也沒結婚,不知道那層膜而今尚在否。

    大學階段除了上面提到的那個姑娘之外還有過一個。是同班的一個同學,長得還行,但就是個子太矮了,實在沒興趣,沒發生什麼就匆匆結束了。

    畢業後在一家事業單位工作了一段時間,但是覺得收入一般,也不想受人管束,就辭了不幹了,成了一個自由職業者。別問我幹什麼,反正收入還行。

    那時我一個人租房子住,過得真是逍遙自在,我也很享受這種獨自生活的感覺,但每當和一些狐朋狗友歡聚散了獨自回到家裡時也會覺得少點什麼。別誤會了,不是少份感情,隻是少了一個可以日的逼罷了。別和我提找雞,我對公共廁所沒興趣。

    接下去是主題,先談和A的故事。

    一天中午,我去超市買吃的。那天很熱,回家的路上迎面走來一個女的,打著陽傘,擦身而過的時候我忽然覺得眼熟。突然想起是大學寢室裡一個哥們的女朋友A。

    她也認出了我,她說她去看牙醫,中午午休時間太短,還是從單位請假出來的。看她急匆匆的樣子,趕緊隨便聊了幾句留了個手機號就走了。

    聊那幾句不是白聊的,從中我知道她和我那哥們已經分了。這是意料之中,那小子畢業後去了別的城市。他倆都不是什麼安分的人,本來在大學裡就彼此都有女朋友,後來不知道怎麼認識到了一起,沒幾天就被我哥們弄上了床。之後彼此都和當時的對象分了手,一起搬到校外搞了同居,就是麼兩個人之間怎麼會有天長地久呢。

    說實話,到了家我就對她動了心思,看著手機上存的手機號猶豫要不要聯繫一下。估計大家會以為我是鳥閒得太久了憋瘋了吧,遇到一個就想上一個。真不是,聽我慢慢說。

    這個A長得真挺不錯,就是稍微有點胖,但不太顯,看上去很有肉感,還給她增加了一點性感。那兩個奶子就很大,夏天穿上體恤衫從領子那兒露出一半圓圓的大砸,很是誘人。

    A是我們學校廣播台的主持人,前面說了,她本來有男朋友,但認識了我那哥們後就天天晚上和我那哥們通電話,之後沒幾天就上了床。

    我那哥們雖然挺高挺壯挺白淨,但長得真的有點像年輕的馮鞏,他倆搞到一起去真是應了那句話:「好逼都讓狗操了。」當時恨得一批人牙根直癢癢啊。那廝每次和她幹完了回寢室後,都要給我們講一講操她是如何如何的爽,真是氣死人了。

    總之,A是個騷貨。而且我還親自驗證過。

    那是大四剛開始的時候的事。A和我那哥們搬到校外同居後,有一次請我們寢室的哥們去他們家吃飯。我們當時一個寢室8個人,沒都去,算我一共去了4個。

    到了他們家後我那哥們和一個同寢一個哥們在廚房弄菜,剩下我們3個男的在屋裡看電視。A不會做飯,也在屋裡陪著我們。

    後來A的老公從廚房裡出來喊人和他去買酒,有點遠,還得買2箱,找人和他一起去。猜拳的結果是那兩個人跟著去了,這樣就剩下了3個人,我和A在屋裡看電視,還有一個在廚房裡叮叮噹噹的炒菜。不知是哪個哲人說過,孤男寡女同處一室時空氣總是曖昧的,果真。

    當時正好是8月份,天氣悶熱,屋裡又不通風。A在家就穿了個長度隻到大腿的低領套頭睡衣,粉色絲綢的,很薄很性感。本來相安無事的,但一個意外出現了。

    她說要聽歌,讓我在我身邊的架子上找找CD。我就開始在雜物架上亂翻。突然碰掉了一個蓋著手帕的竹筐,從竹筐裡掉出了一個紙盒和幾件衣服。

    我趕緊彎腰撿了起來,一看都是竟然是A的小內褲,一條是白色的純棉,一條是黑色的緊身,其餘的記不住了,不過沒有丁字褲,那是還不興那個呢。讓人噴血的是那條純白的竟然是剛換下來還沒洗的,逼逼的那個位置有點淡黃色的印記,還有一股腥臊味兒。

    不怕大家笑話,當時兄弟我還是純處男,看到那個當時就硬了。A看到我手上拿著她的內褲,趕緊衝了過來一把從我手上奪了過去,跟著就彎腰撿地上的那個小盒子。

    我剛剛說過,我硬了,夏天,薄褲子。A一彎腰,我的雞巴正好支在她的眼前。不光是她看到了我褲襠上的隆起,我也看到了她一低頭露出的一對白花花的乳房。她雖然戴了乳罩,但沒有肩帶,估計是太熱的緣故也沒有繫緊,那一瞬間我還看恍惚到了一側的乳頭。

    更要命的是她竟然沒有起身,接著撿地上的2條內褲,從她身後放著的一個長條落地穿衣鏡中我看到了她高高撅起的屁股上套著一個純棉質的內粉色的帶小碎花的小內褲。就那麼短短的十幾秒,等她再起身之後屋子裡的氣氛就變得曖昧了。

    當時的空氣有點尷尬,為了緩和氣氛,我趕緊裝作輕鬆的樣子說:「我還以為什麼大不了的東西呢,至於你這麼衝過來麼?」

    A猶豫了一瞬也趕緊接口道:「那也得趕緊撿起來啊,地上髒。」

    誰知道我當時怎麼鬼使神差的來了一句:「你那東西也不幹淨啊。」

    說完這句我看到她臉紅了。現在想想也難怪她臉紅,就算再熟悉也畢竟是個女孩兒,突然給一個男人看到自己沒洗過的內褲肯定會不好意思,何況還被我一語道破呢。

    看她臉紅了我又不知道說什麼好了,正尷尬的時候沒想到A突然用還拿著一條小內褲的手撩了一下我的褲襠,說了一句:「就你好!」

    那天我穿了一條很薄的亞麻褲子,為了涼快,我們男生很多人都不穿內褲,我也是。A的手指從下而上在我龜頭上劃過,那種感覺是那麼的令人難忘,說實話,好懸射了。

    之後我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轉身把東西放好後彼此都坐回了原來的地方。

    房子是租的,房東沒給他們提供床,在地中間放了個席夢思墊子就當床了。剛才我們3個男的就都坐在那上,A自己坐在旁邊的凳子上,現在就我自己了。

    我就斜靠在了牆上,這回更低了,我發現又能看到A的內褲了。當時可能是真的急於想說點什麼打破尷尬,結果我非常蠢的說了一句:「又看到了!」

    沒想到A突然起身衝過來打我,說:「你怎麼那麼色啊你。」

    我半躺在地上的墊子上,她從我右邊衝過來的比較急,打我時又得俯身,我本能的?右手和右腿一擋。結果A就摔倒在了我的身上,摔得不實。但她碩大的乳房還是蹭到了我的鼻子,我還半硬著的雞巴也頂到了她的大腿。

    短短的一瞬,我的勃起變得更加的堅挺了。我趕緊用手托著她的腰,經我身上把她卸到了床墊子上,說:「咱倆誰流氓啊,你也不怕讓人看見。」

    「哪有人啊,就剩××在炒菜呢,你聽不見啊?」

    「那你就這麼饑渴的撲過來啊?」

    「誰饑渴了,小處男?」邊說著,她又在我雞巴上撩了一把。

    「看你硬的,沒用過呢吧?」

    她總提這事,讓我有點不爽,現在想想當時我也夠老實的,怎麼就沒對她動動手呢。突然想起了剛才她那條帶味兒的內褲,我就問:「我們來前你倆是不是剛做過啊?」

    媽的,你都摸我兩次了,我還有啥不能說的。A也好像放開了一樣,輕輕點了點頭。

    「你怎麼吃媽富隆,不用套啊?」

    「我倆都不願意用,隔著東西不爽,不懂了吧?」

    「我哪有你懂啊,經驗那麼豐富。」

    「滾,趕緊說點好聽的,姐姐哪天給你介紹一個漲漲經驗。」

    剛說到這兒外面就傳來了開門聲,買啤酒的那幾個家夥回來了,我倆都趕緊起身。起來的時候我順手往她胸上摸了一把,她瞪了我一眼沒說話趕緊就迎出去了。

    之後心神不甯的和哥兒幾個聊了幾句就擺桌開吃。長方形的桌子不大,我有意地坐到了桌子長下的一邊,A果然很配合地挨著我坐到了桌子的橫頭一邊,這樣她老公就隻好挨著她坐在了我的對面,正好和我喝酒,我倆都愛喝。

    席間除了蹭蹭她的大腿外也做不了什麼,讓我這個後悔怎麼就沒穿短褲出來呢。還好每次我倆腿接觸到一起的時候她不但不躲閃,而且臉上也毫無破綻,顯得十分老道,真讓人感嘆女人心海底針啊。

    吃完了飯我們四個男生打麻將,她去廚房刷碗。其間我趁洗牌的時候穿過廚房去上廁所,她看到我進了廚房沒吱聲。這回走到她身後時藉著酒勁兒我伸手輕輕掐了她屁股一把,說:「你什麼時候給我介紹一個長經驗的啊,像你這樣的就行!」

    「滾!」

    從廁所出來後我又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這次是伸到睡衣下襬底下摸的,碰到了她滑嫩的屁股蛋。沒給她踢我的機會就閃身進了屋裡。

    那晚我做春夢了,夢到幹一個女的,剛要往裡插的時候忽然就醒了,好在沒射出來,洗被罩麻煩啊。

    大四比較忙,之後的一年中也沒見到A和我那哥們幾面,畢業吃散夥飯的時候我那哥們去外地找工作還沒回來,A又是別的專業的,當然也不能叫她,就稀裡糊塗的畢業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畢業後這次遇到A,我也不再是處男了,她也不再是我哥們的女友了。正好我閒的蛋疼,見到她又勾起了一年多前的那次曖昧,能讓人不動心嗎?考慮了一下後就給她發了一個短信,約她晚上吃飯敘舊。

    其實我倆哪有什麼舊可敘啊,最值得敘的就是那天那場未完的故事了,估計她也知道。果然和我猜的一樣,A很痛快的就答應了。

    A說她5點鍾下班後要回趟家,最後我們定在7點在商業街上的必勝客吃披薩。6點半我就迫不及待的趕到了必勝客,等她的時候正好看看過往的美女消磨時間。

    沒到7點A就出現了,呵呵,看來著急的不隻我一個人啊。我說她為什麼要回趟家再出來呢,原來是去換衣服了。

    看得出來A是精心打扮過才來的。上午的職業裝換成了黑色半透明的薄紗連衣裙,下襬還是到大腿上,沒穿絲襪,光腳穿著咖啡色的鞋拖。燙著小卷的黑亮亮的秀髮好像剛洗過,用一條淡黃色的手帕簡單的紮在腦後。沒有化妝,隻擦了微微的唇彩,小巧的嘴唇在燈光下顯得晶瑩剔透,讓人恨不得重上去咬上一口。

    落座後我們很有默契地都沒提大學時候的事,隨便的聊了聊各自的近況,從她口中我知道這段時間以來她一直單身,同事中有人追她,她沒看上人家,也有人給她介紹男朋友,也沒成功,下班後的娛樂一般是和幾個姐妹去泡吧等等。

    提到泡吧,我正好趁這機會邀請她晚上一起去。A爽快的答應了,真是很上路啊。聯繫到A之前的表現,估計在酒吧應該沒少玩兒ONS。

    但也無所謂了,我倆這關係肯定發展不成男女朋友了,隻要她之前別玩兒得太開放弄上什麼病才好。估計不至於,怎麼說也是在電視台工作的,不會不要面子把自己名聲搞得太壞。

    吃過了飯已經快9點了,出門打車往酒吧去的路上她已經主動挽上了我的胳膊像對情侶一樣了。

    在車上我倆並排坐在後面,我很自然的把手摟在了她的腰上,她也輕輕地靠了過來,還把手自然地搭在我的大腿上。透過褲子傳來了一絲溫暖,再聞到她身上傳來的淡淡的香水味,我又不爭氣地硬了。好在車裡比較黑,估計她沒看到。

    路上我倆誰都沒有說話,車裡的氣氛有點沈悶,好在路不算遠,一會兒就到了。

    酒吧裡人不多,還沒有到10點呢。隻有10來桌有三三兩兩的人在喝酒,DJ倒是來了,但還沒開始工作,店裡放著輕音樂。

    我倆找了個靠角落的2人小桌落座,推銷酒的小妹來後我看了看A,讓她來點酒,A說她上次來時要的一瓶黑方還沒喝完,就讓小妹給拿了過來。

    好姑娘,知道幫我省錢。酒拿來後我才注意到還剩大半瓶呢,今天就兩個人要是都喝了看來有難度,不能喝酒誤事啊。

    邊喝酒邊漫無目的的瞎聊,期間在桌下我不時地用腿蹭A的小腿,A不但毫不躲閃有幾次幹脆就用她兩條美腿把我的腿夾在了中間。

    disco的音樂響起後我們上去蹦了一會,我的雙手自然沒少在她身上遊走,A還不時把她的香唇在我鼻翼下晃來晃去,勾得我心旌搖蕩,真想當場就把這小妖精背過去按在場子的扶手上從後面幹上幾下。

    酒喝到一半的時候再呆下去就是浪費時間了。11點的時候我從她眼中看到了迷離,這個在酒精作用下徹底的撕掉了?裝放鬆下來的小美人,像一朵妖豔的花一樣在酒吧迷幻的燈光下散發著既危險、又誘人的香氣。

    出門上了出租車我沒問她的意見就對司機說了我的住址,A帶著微微的酒意嗔怪的瞥了我一眼,然後立刻拿出手機告訴她家裡人說她今天在朋友家住。掛掉電話後直接關機,之後一頭靠在了我的懷裡。

    我家比較遠,雖然一路上A沒有說話,但當我的嘴俘獲她的櫻唇時她主動地獻上了她的香舌。我的左手攀上她的雙峰,我的右手探入她裙襬下探索她雙腿間的溝壑。還有不時吹在我臉上的她迷亂的氣息,這一切的一切都告訴我她沒醉,也沒有睡。

    交了車費後拉著她迅速衝入樓道,在黑暗的電梯間裡我迫不及待地一把A按在了牆上吻上了她的雙唇,雙手也同時在裙襬下摸到了一抹冰涼的潤滑。

    A摸上去很豐滿,兩條光滑的大腿和翹臀上很有肉,而小蠻腰卻又纖細得盈盈不堪一握。電梯的到來打斷了我們的瘋狂,電梯裡的燈光明亮的刺眼,我不由得在心裡大罵物業那幫王八蛋不懂得節能。

    或許是因為害羞吧,A在電梯裡站在了我的面前背對著我,任由我從後面抱著她雙手在她的雙峰上肆虐。

    進了房間後關上門,A把她的包往地上一扔我們就瘋狂的抱在了一起。嘴上品嚐著她香甜的口水時我拉住了她的手引向了我的雞巴,原意隻是想讓她摸摸有多硬,沒想到A竟然很主動的拉開了拉鏈把它解放了出來。

    我那硬得像根鐵棍一樣的大雞巴一彈而出時,正好碰到了A的大腿。她嬌羞的「啊」了一聲後一把推開了我,忽的俯下身去竟然直接一口就含住了我的大龜頭,丁香小舌在上面盤旋了起來,一隻手還在雞巴上不停的擼著。

    A的口技好得不得了,簡直接近專業水準。不但全無齒感,還懂得時而舔我的冠狀溝,時而舔馬眼,時深時淺,偶爾的還來兩下深喉,那爽得真是讓人魂飛天外啊。

    進屋沒來得及開燈,在她給我口時我一直藉著月光看著她線條柔和的小臉,口交了一會她忽然?頭和我對視了一眼,嘴上手上也同時加快了速度和力度。

    皎潔明亮的月光下,一個紮著淡黃手帕梳著馬尾辮的清純美女蹲在你的身下不停地給你口交。那一雙閃亮的大眼睛還一眨一眨、毫不躲閃地對視著你,這是何等的刺激啊!我極少見地沒把持得住,一下子就射了。

    A感覺出我要射,想把嘴拿走。男人都知道,馬上就要接近高潮頂點的那一瞬是最舒服、最爽的一刻。怕她逃走我不由自主地雙手緊緊地按住了她的頭,龜頭插向了A喉嚨的深處。結果憋了許久的濃精一股腦兒地全發射在了A的喉嚨裡面。也許是經驗豐富的原因吧,A竟然沒有嗆到。

    我射完後雙手上的力度一鬆,A立刻掙脫了我往衛生間跑去,我也馬上跟了過去。A打開燈撲在洗面台上剛想將口中的精液吐出來的時候我一把從後面抱住了她,右手從後面緊緊摀住了她的嘴。

    那一瞬間鏡子中A的眼神顯出了一絲慌亂與驚恐,等她嚥下了口中我的精液後,我一把把她轉了過來吻上了她,把她要說的話堵在了嘴裡。親一個剛吞嚥過自己精液的嘴是有點噁心,但我就是要她吃我的精液,然後再心甘情願的躺在我的身下撅起雪白的屁股給我操。

    當我看到A眼中的慌亂與憤怒隨著我的深吻不斷的消逝後,就一探身一把橫著抱起了她蠻橫的扔到了床上,接著就撲了過去三兩下扒下了A的連衣裙。

    當我粗魯地撕掉她的乳罩的時候,那一對兒讓我饞了好久的大乳立刻向一對兔子一樣跳了出來。我毫不猶豫的就用嘴裹了上去。A的乳暈有點大,但乳頭大小還算正常。當時我們也都年輕,她的乳頭雖然不是少女的粉色,但至少還沒有黑。

    我嘴上用功的時候A也不甘示弱地扯掉了我的襯衫,雙手熟練地往我的腰帶探去。兩人都赤裸相對後我發現月光下床上的A竟然顯得那麼美,在這性感肉體的刺激下我剛剛射過的陰莖竟然又活了起來。雖然還不是100%的硬,但不影響插入。

    A那裡早已是水流成河了。A很配合的大大的劈開了雙腿,我的雞巴一下子就隨著一抹濕滑探入了一條曲徑深谷。

    A很緊,真的很緊,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因為我剛剛射過,操了幾下後最初的興奮就過去了,我決定趁著狀態好迅速的把她送上高潮。A剛開始是如溪水流淌一樣的細細嬌喘,隨著我的努力溪水慢慢彙成了河流,最後又轉為銷魂的涓涓細流般的嬌哼,最後隨著我的再次發射,這首銷魂曲終於歸於了平淡。

    摟著懷中的A,貼著她火燙的嬌軀,我打破了沈默:「寶貝,爽嗎?」

    「爽!」

    「這回看你還敢笑我小處男不了,呵呵。」

    「你個流氓,怎麼這麼猛啊?」

    「我還想問你呢,怎麼這麼緊啊?」

    「呵呵,緊還不好啊,你以為呢,你是不是以為我跟誰都來啊?」

    「沒,別瞎說啊。我哪能那麼看你呢,我是說咱大學時我寢室的××,他應該挺猛的啊,怎麼沒把你開發好啊?」

    「咱倆在一起的時候你能不能不提他?」

    「說說又怎麼了,我一個男的都沒覺得彆扭呢。再說你倆不是完了麼?」

    「那也不願意提!」

    「你口技挺高啊!」

    「你還敢說呢,剛才你怎麼回事?你他媽的氣死我了,人家可是第一次咽那東西,噁心死了!」

    「呵呵,看你技術那麼好,不是第一次吃了吧?」

    「怎麼不是第一次呢,以前沒人敢射我嘴裡。」

    「那也行,算我幫你破了個處,也沒算便宜外人。不過以後你老公就慘了,估計在想破你處就剩小菊花了。」

    說到這兒A沈默了一下,然後小聲說了一句:「他哪兒也不剩了……」

    靠,一聽這句話沒樂死我,看來今天我得精盡而亡了。

    我把A攬過來在她耳邊說:「那我讓你用菊花破一次我的處?」

    A狠狠的捏了一下我的雞巴說:「美得你!」然後就撲哧撲哧的笑了起來。

    之後我們都累了,一直睡到第二天7點才起。正好是星期六,不用上班。我醒來後看到A坦露著雙乳躺在我的身邊還在睡著。清晨陽光下的A雖然少了夜晚的妖豔,但也絕對清純,沒像一下酒吧裡的女孩一下見光死。

    趁著她睡,我仔細的欣賞了一下她的肉體,真的是性感無比,絕佳的最愛對象。A的逼不長,淹沒在淡淡的烏黑芳草之下。陰唇很小,也沒有發黑,完美的包裹著兩片小陰唇,陰唇四周還殘留著昨晚戰鬥的很緊,散發著淡淡的味道。

    一聞到A下陰的味道我發現我的雞巴又硬了,手就不由自主的往A的陰道。

    在我的進攻之下A醒了,嬌嗔的瞪了我一眼,說:「一大早晨你還要啊,是不是想操死我啊?」

    聽到一個美女嘴裡說出「操」字,勃然引發了我的性慾,直接結果就是省略了很多步驟直接拿起昂揚的小弟弟往她的逼捅了過去。A一皺眉,但還是接納了我。她出水很快,沒操幾下剛剛還幹燥的逼就變得潤滑了。

    等下面兩人的結合處傳來呱唧呱唧的水聲後我忽然很想給大學和A處對象的我那哥們打個電話,感受一下操別人女友的感覺,就邊操邊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撥了過去。

    A光閉著眼睛享受了,沒注意我的動作,等電話響了幾下撥通了,我叫出那小子的名字後A才發覺,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很明顯,她不想讓那小子知道她讓我操了。

    她還是不夠聰明,其實我又何嘗想讓那小子知道啊,畢竟是哥們。雖然是前女友吧,但也不太好。

    「喂,幹雞毛呢?」

    「操,你他媽才幹雞毛呢,大週六的這麼早就打電話,急死啊?」

    「滾犢子,這不想你了麼?」

    「去你媽,別噁心我,有事說事,沒事掛電話!」

    我剛想編個給他打電話的理由,忽然聽那邊傳來了一個女孩的聲音:「是誰呀,這麼早?」

    估計A大概也聽到了,一瞬間她的表情有些凝固,我趕緊順坡下驢說:「真沒事,你睡吧!」接著沒給那邊說話機會就掛斷了電話。

    收了線後剛想說點什麼安慰一下A,女孩兒麼,聽到曾經操過自己1年多的男人身邊又有了別的女人肯定多少有些不爽。

    可沒想到A竟然翻身騎到了我的上面,拚命的上下蹲動了起來,次次一蹲到底。我甚至能感受到龜頭觸到宮頸的感覺,爽得我十幾下就射在了她的身體裡。

    平靜下來之後我想安慰安慰A,但A好像什麼都看開了一樣,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

    之後A就成了我的固定性夥伴,每週大概都會做上2、3次。她有了固定男朋友後我想中斷我們的關係了,可她沒主動說,我自然不能主動提。現在她結婚1年多了,還偶爾找我做上一次,還想以前那麼緊。

    A,你這個性愛嬌娃,遇到你真好。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