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生活都市]

斷筆

[複製連接]
查看: 54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今天下三分
Crawler | 2016-12-12 11:49:13

  劉明接通電話,笑著開玩笑道:「黃慧呀,有不會做的題麼?」

    電話傳來焦急的聲音說:「老師,劉老師,你幫幫我,我……」

    劉明愣了一下說:「怎了,黃慧,別急,有事跟老師說。」

    那頭的黃慧焦急帶著哭腔的說:「老師,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你……你能不能來我家一趟?」

    劉明說:「怎麼了,到底怎麼了,你爸媽呢?」

    黃慧說:「他們都出差了,家裏就我一個人,老師,你別問了,求你來一趟好麼?」

    劉明說:「你別急,老師馬上過去。」

    黃慧說:「求你了,你快點……」

    黃慧掛了電話。

    劉明立刻從宿舍出來,跑出院子,攔了個出租車,直奔黃慧家。

    一路上劉明都在提心吊膽,黃慧是班上最優秀的學生,人長的也很漂亮,身材發育的也很好。是班上不少男生的偶像,劉明作?他們的數學老師兼班主任,對黃慧也很欣賞,有時候還輔導黃慧和幾個尖子學生做一些數學競賽習題。關系處得不錯,有時候還打打電話開開玩笑。

    劉明完全想不到黃慧能出什麼事情,家裏進壞人了?丟什麼重要東西了。

    出租車很快到了黃慧家樓下,劉明來過兩次家訪,所以認識。

    跑步到了三樓,在黃慧家門口,敲敲門,黃慧開了門。

    劉明緊張的問黃慧怎麼了。

    黃慧讓劉明進來,請劉明坐下,黃慧站在劉明面前低著頭,劉明焦急的問:「黃慧,怎麼了,跟老師說。」

    黃慧瞟劉明一眼,還是低著頭。

    劉明急了,拉黃慧一下說:「你也坐,跟老師說說到底怎麼了。」

    黃慧剛要坐,一彎腰,又馬上直了起來。

    看著劉明還是不說話。

    劉明有些生氣了說:「黃慧,到底怎麼了,跟老師說。不管什麼事情,老師都會幫你的。要是一些不好的事情,老師也會替你保密的。」

    黃慧眼睛一亮,看看劉明還是沒出聲。

    劉明真的一頭霧水,黃慧明明臉上有些急迫,但就是不開口。劉明完全猜不到會出什麼事情。

    劉明生氣的說:「黃慧,你要是在不說,老師生氣了,可不管你了。」

    黃慧看劉明要往起站,急的一把拉住劉明,背在後面的一隻手拿出來,張開手掌一看,竟然是一隻斷掉的水筆。

    劉明一愣說:「筆,怎麼了?斷根筆這麼急的叫老師?」

    黃慧使勁搖搖頭,跺跺腳,看著劉明,低聲說:「老師,你……你要給我保密。」

    劉明說:「到底怎麼了?」

    黃慧低聲說:「筆,斷了。」

    劉明說:「啊,是,斷了,那半截呢?」

    黃慧臉通紅的說:「在……在我身體裏……」

    劉明猛然明白了,目瞪口呆的看著黃慧。

    黃慧?頭拉著劉明說:「劉老師,求求你,幫幫我拿出來好不?」

    劉明說:「我怎麼拿呀?我陪你去醫院吧。」

    黃慧使勁搖頭說:「不要,不要,我不去!」

    劉明說:「那老師也不能給你拿出來呀,要不,我叫王老師來,女同志方便點。」

    黃慧急的都快哭了,說:「劉老師,求求你了,別跟別人說,好麼?就請你幫幫我。」

    劉明拍拍沙發說:「黃慧,就這事,別急,你坐下,老師幫你想想辦法。」

    黃慧搖頭說:「我不敢坐,越坐它越往裏去。」

    劉明說:「那怎麼辦?我陪你去醫院,咱們用假名字登記,而且我跟醫生說給你保密好不。」

    黃慧搖頭說:「我真不敢去,不去醫院。」

    劉明說:「要不,等你媽媽回來?」

    黃慧眼淚都下來了說:「讓我媽知道,我就跳樓了,死也不讓她們知道。」

    劉明起身安慰道:「黃慧,老師幫你,你別哭,別哭。」

    黃慧擦著眼淚說:「老師,你不會笑話我吧。」

    劉明說:「誰笑話誰呀,都是打年輕時候過來的。」

    劉明很矛盾,畢竟是自己的學生,應該幫她,但也就是因?是自己的學生,可是個女生,這樣的事情,劉明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黃慧說:「劉老師,你幫幫我,拿出來好不,很難受的。」

    劉明心想,東西在裏邊久了,別感染了,對孩子更不好。

    狠狠心說:「黃慧,你答應老師,老師試一試,能拿出來最好,拿不出來,老師陪你去醫院。」

    黃慧點點頭。

    劉明說:「好,我們到你房間去,找個燈光亮一些的地方。」

    黃慧點點頭。

    兩人進了黃慧的臥室,劉明說:「要不,你躺下?」

    黃慧搖頭說:「躺下,它又往裏走。」

    劉明說:「那我怎麼看呀。」

    黃慧說:「那我躺著,用台燈照著。」

    劉明說:「好。」

    黃慧直著身體靠在床沿上,劉明用手拿起台燈來。

    黃慧閉上眼睛,雙手拉起了裙擺,劉明有點不敢看,但情況比較急,還是移過來台燈,照著黃慧的下體。

    黃慧小腹很平坦,而且白皙之極,台燈光照著,竟然有一層光暈,劉明看著有些眼暈。

    黃慧微微分開腿,兩腿間那條肉縫也是那麼的粉嫩,肉縫下端微微咧開,一絲紅寶石一般的鮮肉露在外面,能看到有些晶亮的水痕。

    劉明腦子早就哄哄亂響了,畢業幾年的劉明一直忙於工作,也沒找過女友。還是在師範時候跟女友親熱過,也就是摸摸乳房,隔著褲衩摸摸女友的下身。

    其實劉明還完全是個處男,這樣一個美豔,鮮嫩的少女的下身在台燈燈光下毫無遮攔的展現給劉明看,劉明哪裏受的了,他思維完全停頓了,直勾勾傻傻的看著。

    黃慧看劉明沒動作,?頭看看劉明,低聲說:「劉老師,你快點幫我。」

    劉明猛然回神,說:「啊,對,那個老師先去洗洗手。」

    劉明快速從屋裏出來,去衛生間,洗洗手,正要出來,停了一下,又回去用涼水洗了把臉,聞聞心神,走了出來。

    劉明舉著雙手,都沒敢推門,用屁股擠開黃慧的屋門,劉明覺得自己的舉動有些像電視裏要給病人手術的感覺,還挺臭美。

    可一轉身看到黃慧赤裸的下體,劉明立刻又暈菜了。

    硬著頭皮蹲下來,低聲說:「黃慧,老師要開始了。」

    黃慧閉著眼,舉著裙子,「嗚」了一聲。

    劉明用胳膊肘碰碰台燈,讓光更直射些。

    劉明哆嗦著把手指按在了黃慧墳起的兩道大陰唇上,輕輕的往兩邊推。手指剛接觸到黃慧的身體,黃慧就猛然哆嗦了一下。

    劉明嚇了一跳,黃慧不動了,劉明才用了點力,推開一點點,裏邊完整的外陰展現出來。

    所有的嫩肉都是粉粉的,中間一團褶皺還是密合在一起的。但能看清楚是兩片扭在一起。

    劉明更輕的按住那些褶皺,輕輕的推開,裏邊鮮紅的嫩肉完全展現出來。

    劉明把中學學的生理衛生和大學學的婚前教育瞬間複習了一遍,完全是活體展示。

    劉明清楚的看到了陰蒂,尿道口,陰道口,以及處女膜。

    劉明現在反倒沒有沖動了,他緊張的發現在黃慧陰道口那裏一個小洞裏,卡著半截斷筆,那裏晶瑩的嫩肉即將把那斷頭吞噬進去了。

    劉明輕輕用手碰碰,他有些害怕,露在外面隻有一絲長度了,劉明用一隻手推著黃慧的陰部,右手用大拇指和中指的指甲去掐住那一點點斷頭,嘗試著往外拉,可筆上沾滿粘液,而且指甲隻能摳到一點點,根本拉不動,微微用力指甲就滑脫了,那筆更往裏了一些。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劉明瞬間汗就下來了,說:「拿不出來,進去太深了。你能往外擠擠麼?」

    黃慧小腹動了動,陰道下面的肉往裏陷了陷,可筆還是不動。

    劉明說:「用手不行,有沒有鑷子。」

    黃慧指指桌上化妝盒盒子說:「裏邊有拔眉毛的鑷子。」

    劉明趕緊起來,開了盒子,一看心頭一喜,有一把很精緻的小鑷子。

    劉明趕緊拿了起來,蹲下身子,可發現那筆頭已經完全陷入了黃慧的身體裏了,剛才還在外面露著的一點,現在也沒有了。

    劉明急了,用鑷子一側嘗試著貼著黃慧的洞口,想插到洞口跟筆之間去。可剛插進去,黃慧低聲喊:「疼,疼。」而且黃慧肚子有些痙攣。

    劉明趕緊停下,心裏暗罵自己,直接用鑷子不用指甲試現在估計都能拿出來了。

    可現在真沒辦法了。

    劉明說:「黃慧呀,不行,咱去醫院吧。」

    黃慧躺在搖頭說:「不去,不去。」

    聲音帶著哭腔,劉明也有些不忍心。

    劉明心想,現在這情況,夾是夾不出來了,要是能有個東西吸住它,倒是可能拽出來。

    劉明心想那什麼吸呢,總不能用吸塵器吧。

    劉明平時是個很聰明的人,這時候實在是情況太特殊了。不過劉明還是咬牙快速思索著,他腦子轉了幾圈,猛然說:「黃慧,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老師用嘴吸看看能不能吸出來。」

    黃慧遲疑了一下說:「咋都行,快弄出來吧。」

    劉明說:「黃慧,老師一會用嘴吸,你也稍微用點力鼓氣,看看能不能吸出來。」

    黃慧說:「好。」

    劉明說:「現在就鼓氣。」

    黃慧閉著眼睛,小腹微微鼓了起來。劉明一閉眼,嘴走了上去,嘴唇拱成吹口哨的形狀,緊緊貼在黃慧陰道口,劉明用鼻子把氣呼進,然後用嘴猛的一吸,黃慧呀了一聲,劉明猛的感覺到嘴唇間多了一個硬硬的東西。

    劉明心裏一喜,穩穩心神,用鼻子呼吸幾下,又是猛的一吸,那東西又出來一點,劉明已經能用嘴唇包住那個筆頭了。

    劉明覺得有希望,又來了一次,這下出來的更多,劉明都能用牙齒咬住了。

    劉明用門牙咬住筆頭,往外一拉,滿以?這下就拉出來了,可沒想到黃慧大叫一聲,坐了起來。

    劉明被黃慧肚子擠到腦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劉明急迫的說:「咋了?」

    黃慧說:「好疼。」

    劉明說:「啊?你躺下讓老師看看。」

    劉明拿台燈一看,黃慧那小小的洞口竟然有一絲血痕,那裏正好是斷筆的一個尖銳的斷口。

    不過筆已經出來一些了。

    劉明說:「黃慧剛才掛住肉了,所以疼,現在劃破一點點。已經脫開了,馬上就取出來了。你忍一下。」

    黃慧點點頭說:「老師,好疼。」

    劉明說:「你忍一忍。」

    黃慧又躺下了,劉明試著用指甲,還是太滑,又用鑷子,也滑的捏不住。

    劉明隻好又用嘴吸,吸了兩次,突然那節斷筆全進了劉明嘴裏,劉明差點給咽進肚子裏。

    黃慧同時低聲呻吟了一下。

    劉明高興的站了起來,把嘴裏的筆吐在手裏,高興的說道:「出來了,出來了。」

    黃慧放下裙子,臉通紅的看著劉明手裏的斷筆。

    黃慧低聲說:「劉老師,你趕緊漱漱口去,好髒的。」

    劉明笑道:「髒什麼呀,沒事,你還疼麼?」

    黃慧搖搖頭又點點頭說:「沒事了。有一點點。」

    劉明說:「要不要上點藥呀。」

    黃慧說:「不用不用。」

    說完兩個人都尷尬起來,剛才都著急,不覺得什麼,現在突然兩人同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尤其是劉明舉著半截筆,不知道該放下還是拿著。

    黃慧伸手把斷筆拿走。臉通紅的低著頭。

    劉明喘了兩口粗氣,定定神說:「黃慧,你吃點消炎藥。早點休息,放心,今天的事情就當沒發生,你放心,老師誰也不會說的。」

    黃慧說:「老師,那我……怎麼謝你呀。」

    劉明笑道:「謝什麼呀。放心吧,乖乖睡覺。以後不許瞎玩了。」

    黃慧吐吐舌頭,頑皮的笑笑。

    劉明說:「那老師走了,你記住吃點消炎藥呀。」

    黃慧使勁點點頭。

    劉明轉身往外走,黃慧一直送到門口。

    劉明像逃跑一樣出了黃慧家門。快速跑到樓下。

    劉明這次發現自己渾身都濕透了,而且腿完全是軟的。

    劉明沒敢走,扶著樓道口得們喘口氣。黃慧那淡淡的體香,下體的光澤,瞬間又浮現在劉明眼前,劉明雞巴把褲子鼓起個巨大的包來。

    劉明舔舔嘴唇,仿佛還能品到黃慧陰唇的鮮甜,劉明用手錘錘自己的腦袋,心裏有是懊惱,又是慶幸。懊惱是自己眼前的嫩肉都沒有細細品嘗,慶幸的是自己沒有傷害那個小姑娘。

    劉明用手揉揉自己褲襠,安慰小弟弟說:「乖,老實點,哥一定給你找個洞洞鑽。」

    劉明雞巴硬了好久,終於軟了下來,劉明這才邁步往外走。

    走了沒有多遠,手機響了。

    劉明接通一聽,傳來黃慧的聲音:「老師,老師,筆又斷在裏邊了!」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