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011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今晚打老虎
伯爵 | 2009-5-3 13:03:18

各為靈異學堂的朋友好!今天就由葉教授星海羅盤,替各位分析股市行情...
咦?..好像不太對吼...嘖~管他的!
葉教授不久之前,在泰山開了一家檳榔攤的時候,認識了一個警察!
那個下著毛毛雨的午後,我看他急急忙忙衝進來跟我要檳榔...
看來又是藉口避邪來跟我凹檳榔了!~靠!下次我就在檳榔的紅灰加大便!~
媽的~看你敢不敢在凹!

可是,當他進來的時候,身上瀰漫著一股臭味...?
而我還沒開口問他的時候,他就自言自語的說著:當警察的!看過無數的屍體~!
包括死於槍管,亂刀,火災,墜樓,車禍...都沒有處理溺死的屍體來的可怕!
沒錯!今天他就是去處理溺屍...他一臉鐵青的說著,想也知道那屍體應該是蠻難看的...

少數人可能不知道,溺水的屍體撈上來是長怎樣~
簡單來說,一人泡在水裡超過兩天以上,身體就會腫成原來的兩倍!
而再打撈的時候,要用一塊大塊的布,墊在水中屍體的下面,
然後一人抓布巾兩端拉上來!因為這樣的屍體是非常柔軟的,
如果不小心翼翼的拉上來,搞不好連內臟都會流出來咧...
而撈上來之後,味道真是臭到不行,就好像...好像是一百隻香港腳,
塞在你嘴裡幫你洗嘴巴一樣...媽的!我這樣形容好像更噁心了!真貼切吼~
可想而知,有時候警察也是蠻克難的...唉!

基本上,警察這個職業,本身就是個執法者,因為要面對各種刑案與命案,
簡單來說就是穿梭在陰陽兩界的邊緣人,不是陰陽人喔!~那是會爛屁股的!哈哈~
所以,每個警察多少都會有點靈修或者一點小知識...
再怎麼鐵齒,等遇到命案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當我那個警察朋友問起,為什麼溺水的屍體一撈上來,看到家人就會七孔流血,
還有男的浮屍,一定是仰著浮在水面~而女屍則是面部朝下這些問題的時候...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而且相信依科學的角度也沒辦法解釋吧?...

但據較可信的說法呢~溺屍看到家人會七孔流血麻...
大家都知道,人有三魂七魄,魂主一個人的思想,魄主一個人的行動!
人一死,魂魄將會離開身體!可是三魂分為天魂,地魂,人魂~
而只要是冤死或是自殺的,人魂(又稱生魂)都會留在體內!
所以屍體一感覺到家人看到自己的樣子而悲傷,
就會七孔流血,人魂也會跟隨著家屬回去歸宗!

而有些冤屈極深的人,就算親屬來也不肯離開,
寧願在冰冷的水底,等待著他的仇人...
各位想想看,一個魂,忍受著那種在水底的冰冷,
還有溺水死亡的痛苦...那是正常人沒辦法忍受的!
可想而知那怨氣會是多麼的深~

所以有人常常說,見到屍體不要說什麼,好可憐啊,可惜啊~之類的!
要是她跟著你回去,那你將會更可憐咧~搞不好他還睡在你旁邊,
唸白雪公主的故事給你聽咧!


那至於男溺屍一定是仰著浮在水面這個麻!
這我就沒聽人說過了,倒是有不少神棍說些爛話來搪塞~
不過我個人的想法吼,認為是不是男女死後魂魄離體的方式不同的關係嗎?
啊~~~難道是女生胸部比較重的關係?...才會背部向天?
搞不好我會因此得諾貝爾獎喔!~哈哈哈...記得來參加吼...
算了吧...夢想總是美好的,現實都是殘酷的~~~~
畢竟很多難解的問題,不是依人類的智慧就能得到答案的!
難解的事情交給別人來想,我們就進入這段故事吧!~
精采的台客瘋,在這一章將會呈現出最初的第一章那樣的白木~
相信會讓你們笑到括約肌鬆弛的咧~~~~



如果有一天我們都死了...那你還會像現在這樣愛我嗎?


那當然~告訴你天底下沒有什麼事情能夠阻止我對你的愛了~~


嘔~~~挖靠!最近怎麼老是做這個同樣對白的夢...而且還只有聲音!
媽的!根小芹(參照番外篇)再一起久了,真是越來越不向人了!~
難怪我朋友常常罵我是畜生,什麼人不好虧,偏偏去虧一個鬼來當女友!
唉!~誰叫我當時要許下山盟海誓咧!~葉少洋啊...難道你這輩子的虧妹之路,
就這樣完蛋了嗎???...真是苦了遠從屏東排到台北等著見你"玉顏"一面的辣妹啊!
媽的!...噁心是嗎?住址留給你自己來看看,長的不帥...我就把小雞雞切下來,
泡酒給你們喝!!!...那我想應該是切定了...哈哈!

女人...怎麼在我眼裡都那麼美麗,就連過馬路的老阿婆,我都把他看成蕭雅軒一樣那麼正!
都是那個死管家鬼!害我差點背負強姦老太婆的罪名而蹲籬子(監獄)!
唉...當初幹啥答應他不交女友的...眼看西門町的妹妹!
穿著短裙配上小外套,穿著足球長襪(2003那年正流行著)...真是感嘆~
前些日子還好很多,至少我一交女友他就自動消失,
但我也不忍心看著小芹難過啊!
現在升級當我女友,我要是在亂來...真怕他哪天獸性大發!
把我可愛的小蛋蛋捏碎作成"茶碗蒸"...


小芹突然出現說:[葉少洋!!!]


我驚嚇的站了起來說:[厄!~~哩係咧靠北喔!每次都要這樣嚇我,當鬼就可以突然出現嚇人嗎?]


小芹:[白痴...都再一起那麼久了!還沒習慣啊~]


我:[...這種事情誰會習慣!我可是有血有肉的人好嗎!誰像你是飄在空中走路的啊!]


小芹冷冷的說:[我這幾天有事情,可能會離開你兩三天...]


我開心的說:[什麼~~~?這是真的嗎?]


小芹奸笑的說:[為什麼你看起來那麼開心呢~~~~?嘿嘿嘿...]


我慌忙的說:[沒...沒...沒有啊~我是用笑容掩飾心中的悲痛耶~]


小芹馬上變了臉色說:[告訴你!!!你要是趁我不再的時候惹事或是亂帶女生回家!你就完蛋了!!!]


我:[...好啦!....咦~?啊你要去哪裡?]


小芹:[我要回宜蘭.]


我:[你去宜蘭幹麻?]


小芹:[你別問那麼多,再見.]


我:[小.....幹!說走就走,小心我把你香爐丟到糞坑給蛆蟲當浴缸泡澡,看你還趕不敢那麼屌~操!]


挖哈哈哈哈哈哈~~~~這下子天下是我的啦~~~
先來打電話找朋友去"浪漫一生"拼酒!
順便去裡面找我的"小倩"~~~嘿嘿嘿!


小芹突然出現說:[去拼酒那麼有興致啊?]


我驚愕的說:[挖呀啊!!!....你...你不是走了嗎?靠...心聲你也聽的見...]


小芹面露陰險笑著說:[浪漫一生?那可真是浪漫唷!]


我心虛的說:[...浪漫一生是...是海產店啦!挖哈哈...所以是去拼酒的啊~]


小芹說:[是嗎~~~那小倩咧?]


我說:[小...小倩喔!...A...阿就那海產店的老闆啊!挖哈哈~~]


小芹:[哦~...是這樣啊?]


我說:[是...是啊!]


小芹突然瞪眼著說:[放屁!!!你以為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嗎?想騙我~我要是現在還活著,也才45歲!]


我驚訝的說:[什麼!~~你...你你你已經45歲了啊?]


小芹說:[不行嗎?告訴你,我殺了你就像丟垃圾那麼簡單!你最好給我乖乖的!]


我說:[好...啦!我會乖乖的等你回來啦...]


小芹:[再見!]


我:[喂...靠!又走了...這回...應該真的走了吧!...]


看來真的只能去海產店了...
我無力的騎著機車,買了菸跟檳榔時速20的騎在路上!
挖靠...在我前方那個雙載的兩個男的!!!
穿著殺豬牌汗衫,加上琇龍紋牛仔褲,還配著"藍白拖"...
水喔!腰間還掛著一條大鐵鍊...他媽的真是台到極點了!
真想問他那個大鐵鍊是不是吊CALL機用的說!哈哈哈...
趕快用照相手機拍下這珍貴的畫面!~~

那年正好流行"台客風",彷彿時光到流回到16歲一樣~
哈哈...雖然我是台客!但至少我是流行的台客好嗎!~
照相手機鋼出來,我就買下來偷拍群底風光....靠腰!又說溜嘴了...
好啦~我承認我是色魔可以了吧...


到了寧夏夜市的海產店,眼看著小胖,阿文,水龍跟阿富都在等我了!
我急速衝到桌子前,搶先點了將進10道菜!(我就是那時候開始吃胖的啦!靠~)


阿富:[靠!死機八毛~你又再飢餓三十了!每次都點那麼多,外面有一桶"噴"吃那個比較飽啦!]


水龍附和著說:[對啊!~趁餿水車還沒來,趕快去享用吧!]


我說:[你們是靠北完了沒啊!又沒說要你們出錢!恁北啥小都沒有,錢最多啦!]


水龍說:[唉~像你這種沒女友的人,只能發洩再吃的上面吧!]


我對水龍說:[靠!你他媽的少靠北~我比你好太多了好不好,你交的那個肉包女(參照第七章),真是塞你娘A醜,
    我要是有這種女友吼!我就打個鐵籠子把他關進去,賣到故宮去展覽!這麼好的生意,你會不會做啊!]


在場所有人,馬上笑的差點跳恰恰了...這時候的水龍!
看似面無表情,其實已經氣到抓狂了~靠!他就是這麼賤的人!

等酒菜上桌之後水龍不停的給我敬酒...


水龍用杯子碰我杯子說:[小紅!來~乾一杯!]


我憤怒的站起來說:[乾!乾你老木機歪咧!~你現在是針對我就對了~]


水龍說:[靠~我敬你酒是給你面子耶~]


我說:[他媽的!給面子咧~一分鐘敬三杯喔!你欠揍我現在馬上揍你!]


水龍淫笑的說:[沒差啊~不會喝你就別喝嘛!我不會怪你的,來!小胖~我敬你!]


我說:[操!我不會喝!我再喝酒的時候,你爸的"小"還沒射進你媽的機歪咧!
     想喝是不是!有種就玻璃瓶的台啤"採灌"啦!]


哈~男人在一起,講話就是那麼粗,作事情也瘋狂!
我跟水龍比誰先喝完,輸的人就一口氣在喝一瓶~
阿富跟小胖還有阿文,三個人大喊助威...
媽的!眼看水龍就快喝掉三分之二了,我還喝不到一半..


水龍把酒瓶大力敲在桌上說:[幹!怎樣~喝完了啦!嫩咖~!!!再多送你一杯啦!]

水龍拿起桌上一杯酒!又把他乾了...靠!真是他媽會喝!


我喝完後說:[操!~算你利害!你這死河童(水龍是尊稱),果然頭上有盤子就是不一樣!]


水龍說:[輸了就在喝一罐啊!]


我:[是喔...好啦!欠著~改天還!]


水龍說:[欠咧!兄弟們...把他抓住,看我把他灌醉,讓小紅跳鋼管給你們看!]


我就這樣被他們抓住!...把那整瓶台啤給灌了下去...
連喝兩瓶玻璃瓶的台啤,要是沒茫!我就把頭砍下來給他當小馬桶!
我醉的開始胡言亂語,差點跑到馬路去指揮交通了咧...
這時候,聽水龍跟阿富他們幾個在竊竊私語,不知道在說啥!


水龍說:[A小紅!大家都知道,你自稱不怕鬼出名的~敢不敢跟我岔個賭啊!]


我說:[幹!恁北啥都沒在怕的~鬼算啥小!]


水龍說:[那只要你再第二殯儀館的停屍間睡一晚,我們每個人給你一萬!敢不敢?]


我頓時酒醒了一大半說:[啊?...殯儀館喔?]


阿文緊接著說:[對啦~但是你要是中途烙跑!給我們一人兩萬!~]


我還是嘴硬的說:[啊去就去啊!只怕你們付不起錢而已!]


阿富說:[好!現在是11點半,我們跟你坐計程車去,在外面守著你~6點之前要是你走出來就算你輸!]


於是我跟水龍搭計程車,阿富,阿文跟小胖騎著機車就往第二殯儀館的方向前進了!
那司機一聽我要去殯儀館,還轉頭問我是講真的還講假的咧...


到了第二殯儀館的大門,我跟水龍就走進去了,阿富他們就在門口等著我...
這殯儀館,旁邊就是遠近馳名的辛亥隧道,雖然是6月這種大熱天,
但是12點多的殯儀館,陰風陣陣,那種風吹的呼呼叫,
而且大門右方又是一個大靈堂,左邊的火葬場,看起來更加陰森!
夾雜著,自動撥放念經的聲音,水龍已經怕的直打哆嗦了...

我們越過大靈堂,往右邊看見一整排的靈位,這時突然一堆麻雀衝過來,
在靈位上吱吱叫...而且靈位後面那道牆,就是停屍間...
到了停屍間的門口,遠遠看著牆壁有個很大的黑字"奠",白牆黑字!
讓人不禁感到頭皮發麻,而我藉著醉意,加上我看過那麼多鬼的膽子~
那時對我來說一點都不害怕...
水龍送我到門口,發了瘋似的朝大門的方向奔跑...靠!~~
真他媽的利害,被人追殺都沒跑那麼快...

而我躲過櫃檯那個女看守員...往右邊走過去,
就看到一堆躺在乾冰床上的屍體了...那女看守員也真大膽~
竟然看到睡著...

走過那堆屍體,挖....死狀真是各各都不一樣,
有的腹腔開了一大洞,整件白布都是紅的,
也有的白布沒蓋住頭,整個頭都是補丁也有...還有一個!!!
紅色衣服的女生,眼睛還是睜開的!~~嘴巴不知道為什麼破了一個大洞...
那些都無所謂,最難受的!是裡面的屍臭加上消毒水,還有福馬林(泡屍體,防腐用的)
綜合在一起的味道,加上6月這種熱死人的天氣...挖靠~~~臭到我差點要去買N95來戴了!

我找了一張空床,我看著旁邊一個蓋白布的屍體,想說借他的白布來遮掩我,
但我拉開白布的時候....挖...這全身穿著白素衣的美少女,
雖然嘴唇泛紫...但可真算是一個高等貨!
啊...不行!我在亂想啥啊!...就算現在不能交女友,我也不能姦屍吧!~操!
還是快睡一覺,反正也醉的很想睡了!

我睡前的習慣,就會點根菸,我躺在床上,躲在白布底下抽著菸!
用手撐著白布,手也很酸,我把夾著菸的右手放到床邊休息~
而就在我手放回來要抽煙的時候...咦!??菸頭怎麼不見了???
就這樣來回熄了又點,點了又熄...我受不了,拉開白布一看...
沒有人啊...?啊~~~那個管理員會不會聽到我點火的聲音才走過來~!
我趕忙躲起來...呼...還好沒看到我~

但...那菸頭怎會一直熄滅咧?...我好奇的再次拉開白布...
那右手邊的美少女屍體的頭..........緩緩的轉向我這邊來,並用眼睛瞪著我看!
挖靠...這回我酒真的完全醒了!!!~~


我開口小聲說:[小姐...拍謝啦!我不是有心要搶你被子的!]


那屍體說:[我...知道你今天會來...]


我懷疑的說:[你?...你怎會知道?]


屍體說:[我就是在你夢裡說話的那個人.]


我說:[什麼?!~~~~原來就是你!~你不會是有事情找我幫忙吧...]


屍體說:[嗯...]


我大喊:[靠~~~~又來了!你們都當我是慈濟嗎!...]


啊~死了...說太大聲,那女管理員走過來了...
我又躲回那個床上!


女管理員走到我躺的床位說:[先生...別躲了!剛剛我就看到你了~]


我不好意思的站起來說:[哈...被你給發現了啊!]


女管理員疑惑的說:[你...躺在這做什麼啊?]


我慌張的隨口亂說:[沒...有啊~!我來這看看環境,模擬一下我死後躺在這裡的感覺...嘿嘿!]


女管理員大聲說:[神經病!還不快走~你在不走,我就叫警察來喔!~]


我馬上狂奔跑出停屍間,靠...我才不想再跟鬼有什麼牽扯了!
都已經快要不像人了說...


我走出門口就看見水龍他們咪咪笑的看著我...


水龍大喊說:[幹!嚇到跑出來了吼~看你有多大膽子!你們看~葉少洋跑出來了啦~]


阿文說:[好啦!別再做垂死掙扎了,早知道這兩萬我是賺.....]


阿文的臉浮現出驚恐的表情...不只阿文,還有阿富水龍跟小胖...各各的表情都是蒼白...


我說:[靠~我是因為...咦?...你們幹麻啊?]


小胖指著我背後四個人邊跑邊發動車子,哀嚎的逆向騎車走了...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剛剛那女鬼跟著我了...


我回頭說:[小姐啊...你幹麻跟著我啊...我是不會幫你的啦!]


那美女鬼沒說什麼,一直跟著我...邊走的路上,我看著稀少的計程車,
看著我招手,每台都加速逃逸...他媽的,誰叫這裡是辛亥隧道,
旁邊又有個女鬼...
我座在隧道的欄杆,看著車子來來往往...不由的憤怒的大吼


我對那女鬼說:[操!你到底走不走啊!你不走,我就用我的內褲套在你頭上喔!]


女鬼說:[你不會的!而且我不怕呀!]


我說:[厄...媽的!我的內褲都是尿漬,還有"苟"到大便喔!怕了吧!哈哈哈~]


女鬼搖搖頭說:[不怕...]


我說:[厄阿阿阿阿~~~~那你到底想怎樣啊!]


女鬼說:[葉少洋!你就當作善事幫幫我不行嗎?]


我驚訝的說:[靠~連我名子你也知道喔?...]


女鬼笑著說:[我還知道你很多事呢!]


我說:[媽的!這是為什麼?]


女鬼說:[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幫不幫我麻!]


我說:[吼...既然你知道我很多事情,那你應該知道我有一個鬼的女朋友!
     告訴你!等他回來你就死定了!]


女鬼說:[什麼?...你交一個鬼的女朋友?]


我說:[哈~這你就不知道了吧...]


女鬼說:[真令人羨慕...]


我暈倒的說:[靠...我可是煩的要死咧!他吼...唉~算了~]


女鬼難過的說:[其實這次...我要你幫我,也是為了感情的事情...]


我說:[男朋友啊...怎麼了嗎?]


女鬼說:[我...男朋友,是一個流氓...而我,是一個研究生...家人一直反對我們在一起
     所以...我們就自殺了..]


我說:[啊?....這...這麼老套的事情竟然在2003年發生了...幹麻一定要自殺咧!
    你男朋友既然是在外面混的,就拿出氣魄來,跟你一起搬到外面住啊!]


女鬼說:[...他跟你不一樣,他是個有氣質的人,也不是那麼粗線條...]


我說:[操~~~你現在是在凸槽我就是了,幹!不幫你了啦!]


女鬼說:[好啦...我又沒說你不好...]


唉!這女鬼的遭遇真的蠻可憐的,而且兩個人又服毒自殺...
我不幫他,也說不過去...好吧!~~~誰叫我是心地善良又帥的美男子呢~


我說:[好吧...我幫你!但是...要怎麼找他呢?]


女鬼說:[他應該是在我們常去的"大湖公園"那裡徘徊吧...]


我說:[啊~?那你知道,為什麼不自己去找他?]


女鬼說:[這...是有原因的啦!反正你說要幫我,就去嘛~]


我說:[唉...好吧好吧~~~對了!阿我怎麼稱呼你啊?還有你男友的名子呢?]


女鬼說:[我叫雅雯,我男友叫阿爆...]


我說:[好啦~我去把他帶來,你在這裡不要亂跑喔!靠...又要到內湖去!真煩~]


我坐計程車先回海產店牽車,這時候已經快2點了...
當我衝去海產店,牽了車,準備胚到"大湖公園"去~
誰知遇到臨檢...啊~~~都快要天亮了啦...
警察一看見我滿臉通紅,馬上欄我下來!


警察A邪惡的笑著說:[你有沒有喝酒啊!~嘿嘿嘿...]


我義正言詞的說:[有!(老師教我們要誠實)]


警察B說:[你這麼老實喔!好啦~我也不為難你,吹一下!]


我吹了酒測器,但吹了7~8次都顯示4444...
這三個警察臉色有點慘白,而我則故意表現出陰險的笑容看著他們~


警察A:[你不要給我"變鬼變怪"喔!為什麼會4444?]


我狂笑的說:[挖哈哈哈哈~你問我旁邊那個啊~~~嘿嘿嘿嘿...]


就像拍電影一樣,那時狂風亂吹,連"停車檢查"那塊告示牌都被吹飛了~
警察c拿著無線電好像要搬救兵,誰知道那無線電竟然回...您撥的號碼未開機!
哈哈哈...媽的!怎麼會有這種事情~而我又不停的淫笑,他們嚇的火速衝到警車,
開著鳴笛烙跑了...哈哈!不會是那個叫雅雯的女鬼搞的吧...

到了大湖公園...天哪!~~~~這還不是普通的大咧...
要從哪找起啊,咦...遠遠的看見一堆人在廣場那裡聊天!
又是一堆台客,嗯~隨口就問問他們~


我開口問:[嗨~你們有沒有看到一個叫做阿爆的鬼?]


[啊...]幾個人發呆的看著我回答.


我問:[我說,你們有沒有看到一個鬼啦!]


其中一個台客說:[幹!肖A~半夜兩點多在這"公啥消維"阿]


我因為很急不由得怒罵說:[幹啥小啊!小鬼!毛都沒長齊敢跟恁北嗆聲!想打架左手讓你啦!]


正當我們要打起來的時候,突然有一個聲音[我就是阿爆,衝啥?]


當然,那群台客車都沒騎走,全都跑光了,還有的拖鞋掉在地上都不敢撿回來...


我笑著說:[喔~~~幹!太好了...終於找到你了]


嗯!雅雯的男友真的是個流氓樣,蹲在廣場背對著我,靠!
竟然長的比我帥...操!!!我的心理開始對他產生了敵意...


阿爆說:[找我幹麻,你真"好幹"喔!看到鬼都不怕喔?]


我說:[全世界鬼那麼多,我不是怕不完了...唉!講重點啦~
     你女友說要我來找你啦!]


阿爆突然憤怒的說:[幹!那個賤人還有種叫人來找我喔!]


啊?...怎麼會這樣子???...他們不是真心相愛而殉情的嗎?


阿爆才說:[媽的!他說我們殉情,我操!是他下毒把我給殺了,隨後他又自殺的!]


我驚訝的說:[瞎毀啊???!!...這是真的嗎?]


阿爆說:[對啦!!!]


我說:[那...你怎麼還在這裡徘徊,不是在等他嗎?]


阿爆說:[我就是在這被他用"通樂"毒死的!不在這難道去你家喔?]


我說:[...原來啊~~~果然是一通就樂!挖哈哈...怪不得他不敢來找你!]


阿爆說:[幹!你還有心情在這講笑話!你快走吧!跟他說,我不會去見他的,叫他死心吧!]


我疑惑的說:[不對啊!阿你之前不是說過要跟他一起死!]


阿爆低頭說:[也對啦...阿幹!不過他沒經過我同意毒死我!"挖丟妹送啦"!]


我說:[操!你不爽啥啦!當初不是都說好了~媽的!你這"俗小"就是你這種人破壞台客的形象啦!
     你現在跟我去找他,要不要都給我說清楚!]


阿爆說:[這...這是我的事情,你不要管啦!]


我說:[他是個女人,你是男人應該好好照顧他吧!放一個女人在辛亥隧道等著你,
    算啥流氓啊!我再問你一次,你走不走啦!]


阿爆:[.....]



看來阿爆還是愛著雅雯,他只是不甘心被這樣毒死...
眼看就快天亮了,看了錶2點42分...我跟阿爆就這樣衝到辛亥隧道去找雅雯了!
可是到了辛亥隧道,卻找不到雅雯...


阿爆說:[雅雯呢?...]


我說:[奇怪...剛剛明明在這裡的啊?...到哪去了咧?]


阿爆說:[快要天亮了!都是你騎那麼慢!]


我說:[幹!...你以為我是你喔!媽的~時速130這樣跑!你跟我說慢!]


阿爆說:[那現在怎麼辦?]


我說:[阿只有先到我家去啦...走吧!]


我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到家裡,
當然阿爆也跟著進來了...聊開了才知道~
原來她們的愛情,也是千辛萬苦的!

雅雯從小就是很乖的女孩,媽媽準備送他去美國深造...
某天獨自去泡沫紅茶店喝飲料看書的時候,
由於服務生的疏忽把阿爆和雅雯的飲料送錯,而相知相戀的邂逅~
從此深愛著阿爆.

而阿爆是個愛打架鬧事的浪蕩子,後來還加入幫派,
跟了老闆,升級成為"賭場圍事",可憐的是英雄難過美人關~
縱使雅雯寵愛著阿爆,任由他打架鬧事...
但第一次戀愛的雅雯早已認定阿爆是他的一切了...
殊不知雅雯的老爸老媽卻不捨得心愛的女兒愛上了流氓荒廢了一生!
才走上自殺這途...
果然是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啊!


我說:[這麼說來,你也蠻可憐的...]


阿爆說:[唉...算了!我現在只想把雅雯找回來...]


阿爆和我聊了他的過去,讓他開始想起了與雅雯過去的甜蜜...


我調侃的說:[靠~啊你剛剛不是說不見他!不是很有男子漢的氣魄~]


阿爆說:[阿唷~媽的!你就別再凸我了啦!你倒是很有氣魄啦~]


我自爽的說:[挖哈哈哈~那是當然的...]


阿爆說:[對了!我都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子呢?]


我說:[喔~你叫我紅毛就可以了!]


阿爆驚訝的說:[你...你你你...就是紅毛???]


我說:[對啊~怎樣?]


阿爆說:[三重的紅毛???]


我說:[你怎麼知道?...]


阿爆說:[你不記得我了?...我以前曾經跟著你啊!]


我說:[什麼???...你跟著我?]


阿爆說:[就是之前我們一起在三重天台混的時候啊!我以前叫"小寶"?]


我想了一下說:[....喔~~~!我想起來了...怎麼你...竟然掛啦?...]


阿爆說:[紅毛哥...想不到真的是你!!!]


我說:[喂!別在那哥的弟的~我現在已經是平民了!只是...沒想到那麼巧,你有跟雅雯提起過我?]


阿爆說:[有阿~我常跟他說起以前我們去拼賭的事情!]


我說:[...難怪他知道我的事情...]


靠!~~~天底下的巧合事都讓我遇上了,這個以前一起出生入死的小弟...
竟然變的這麼帥啊...也好!這樣事情好辦多了,趁小芹還沒回來之前!
把這件事情處理好吧...

但...我們隔天晚上在去找,依然沒找到雅雯的下落!
再去殯儀館那個死管理員又不讓我進去...媽的~
要不是他是個女人,我就逼他去強姦老阿婆的屍體一百遍!
我跟阿爆累的坐在辛亥隧道的欄杆喘息...


阿爆說:[真的麻煩你了...謝謝你這樣幫我~]


我說:[靠~別講這種話!我的個性就是幫人幫到底,如果你真想報答我,
     那就命令雅雯跟我來一發吧!挖哈哈哈]


阿爆說:[你...不會是說真的吧?]


我說:[別傻了,你要送我我也不要!你用過了,有你的味道!]


阿爆說:[哈~紅毛還是以前的個性,但似乎變的好色點!]


這時候...突然一個聲音!

[來一發是嗎?需不需要我幫你呀!???]


我嚇破膽的說:[嗚啊挖呀~~~~靠...小....小芹...你你你你怎怎麼回來了啊?]


阿爆說:[他剛剛就在你旁邊聽你說話很久了啊!]


我說:[幹!沒義氣的傢伙,為啥不提醒我!]


小芹說:[給我閉嘴!叫你別帶女人回家,你竟然給我帶一個鬼回來!]


我說:[不不不....不是啊!這是有原因的啦~!且聽我慢慢道來呀~]


小芹說:[說話注意點~你要是敢騙我!有你好受的~]


我說:[阿事情就是孤嘰咕嘰咕機~~~]


嗯~文章還真方便!這樣就解釋完了...


阿爆說:[芹姐~你不要怪紅毛,是我害了他被你罵的!喂~大哥!
      你都有芹姐這麼漂亮的女友了,就不要在拈花惹草了啦!]


小芹害羞的說:[呵...真的嗎?]


我小聲說:[那只是客套話罷了...]


小芹憤怒瞪著我說:[你給我閉嘴!!!回家在好好修理你~]


我說:[...厄...還是先處理現在的事情比較重要吧!]


小芹對阿爆說:[雅雯現在不見了...我在猜想,會不會是雅雯跟著少洋去大湖公園找你的時候,
       聽到你說的話,他才難過的不敢見你呢?我們去大湖公園找找吧!]


我說:[啊~~~~對吼!我怎沒想到...]


阿爆說:[那我們快走吧!]


我說:[嗯!看我用飛天御劍流之瞬間移動心法1秒飛過去!]


小芹說:[那是什麼東西啊?]


阿爆冷冷的說:[...好冷...]


我說:[...厄....尷尬了!好啦~看我跟小叮噹借任意門過去!]


阿爆說:[毛哥...文章字數有限,別再拖時間了...]


我說:[操!!!走啦走啦...]



咻~~~場景轉向大湖公園~!
找了半天...還是沒找著...


阿爆難過的說:[雅雯...你到底去哪裡了...]


小芹對阿爆說:[別難過了,我們在繼續找~]


我說:[對啊!~這大湖公園那麼大...你先想想看你們之前常去的幾個地方!]


阿爆恍然大悟的說:[對!那座橋的橋下!!!...我們之前常常在那座橋下看夜景的!]


二話不說,馬上衝到那座很漂亮的橋附近,忘了叫啥橋...
遠遠的就看見一個女孩子坐在湖邊呆呆望著!


阿爆衝過去大聲說:[雅雯!....雅雯,你為什麼要躲著我.]


雅雯望著湖水啜泣的說:[別再說了,是我害你死的!你可以不認我,可以不來找我!你走吧!]


阿爆說:[不...我不走了!我答應你,死要死在一起!]


雅雯說:[算了...你不要理我了~一切都是我的錯,讓我一個人在這...]


阿爆生氣的說:[喂!你這女人,怎麼那麼煩啊!我都已經這樣講了,你還要怎樣?]


我趕忙衝過來說:[好啦~雅雯!你們都真心相愛,何必這樣子呢!]


雅雯對我說:[少洋...謝謝你的幫忙,但其實我才是這件事情的元兇!我沒臉見阿爆...]


阿爆說:[好!~~~這可是你說的!我走~!]


小芹拉著阿爆說:[喂!你讓一下女生不行嗎?]


雅雯哭著說:[對!你走~男人都是這樣!就連當鬼都是這樣子!]


我說:[對啊!你走啊~~雅雯說的沒錯!]


阿爆憤怒的說:[幹!媽的~你還敢說,要不是你把我毒死,我會當鬼!!!]


我說:[對啊!都是你的錯,還是用一通就樂的"通樂"毒死阿爆!]


雅雯大哭說:[你到現在還在怪我!是你自己說要死也要死在一起...你...你]


我說:[對啊!你這沒攬啪的男人,要走還不快走!]


小芹巴了我的頭一下說:[喂!死葉少洋!~你是來幫忙還是來搗亂的啊!]


我說:[唉唷!~~~哈哈...沒啊!看情侶吵架還蠻爽了!挖哈哈~]


小芹大罵:[你們都給我閉嘴!!!!]


靠...果然是個惡鬼!這麼一喊...所有人鬼全部閉嘴了...


小芹對著阿爆跟雅雯說:[你們活著的時候,都知道相愛有多艱苦了,現在死了還要吵!!!
     知不知道你們相處的時間已經沒有多久了!你以為自殺可以廝守到永遠嗎?]


我好奇的說:[啊?為啥不能廝守到永遠?]


小芹對我說:[葉少洋,你不要吵行不行啊!]


阿爆沉默了一會說:[...芹姐,我知道了...雅雯...對不起!我知道你是愛我的...你不要哭了!
     當初我們不是說好,我絕不會讓你流淚嗎?...相信我,我不會怪你的!]


雅雯難過的說:[阿爆...我...你知不知道活著的時候好痛苦,為什麼相愛卻不能在一起...
      以為死後可以愛你到永遠...原來我們還是要分開的...]


阿爆摟著雅雯說:[寶貝...別哭!我說過,不管有多苦,我不怕!
    只要有你陪著我的一天...我真的什麼都不怕!]


阿爆緊緊摟著雅雯,啊...真是一段悲慘的故事!
不過至少他們已經合好了,唉...真是折騰了好幾天~
總算把事情圓滿解決了...


雅雯對著我說:[少洋,謝謝你!我現在知道,你真的是一個好人...]


我說:[唉唷~別這樣說啦,嘿嘿!不過你也真頑皮咧~你早知道阿爆認識我,還不說!]


雅雯笑著說:[呵呵...這樣才有今天的台客瘋第八章嘛...]


我說:[哈...說的也是吼!]


雅雯說:[這位大姐,就是你的女朋友啊?]


我說:[對啊...好笑吧!]


小芹瞪著我說:[有什麼好笑嗎?]


我說:[....沒...沒啦!]


雅雯說:[呵呵!你女朋友真的很漂亮唷!我們要走了...今天的事情,也許是我最難忘的事了!]


小芹說:[好好珍惜你們相處的時間,有些事情,過了就不可能會重來了!]


阿爆說:[嗯!我懂,那我們走了!紅毛,芹姐~再見了!]


我說:[嗯~到地獄等著我吧!]


就這樣,阿爆跟雅雯消失在我的視線裡...
但是...看著小芹的背影,他好像在羨慕著阿爆跟雅雯的戀情,
...反觀我跟她...卻是人鬼戀...


我抱著小芹說:[喂!幹啥啊?心情不好喔?]


小芹說:[沒事.]


我說:[這裡風景不錯吧~!]


小芹:[....]


我看著夜景說:[我啊~小時候常常覺得自己是一個主角,認為自己長大一定是一個偉大的人物,
    慢慢的成長後,才發現原來我只是個配角罷了,直到認識了你!我才發覺,就算我是配角,
    至少我能擁有你這個溫柔又可愛的女孩,當個配角又如何呢?]


小芹:[我對你說話大小聲,還常常打你,哪來溫柔啊?]


我說:[哈~!阿你打死我,我們就可以像阿爆和雅雯一樣廝守啦!~]


小芹笑著說:[呵...你的嘴巴吼...]


我說:[當然!本少爺的嘴巴,可是迷死萬千天下少女咧!]


小芹說:[你只能迷死人!我是個鬼耶~]


我溫柔的說:[傻瓜~我打從跟你在一起之後!就沒把你當鬼了~不管別人怎麼想!
    只要我愛你,誰敢阻擋我!]


小芹感動的表情說:[洋...我...我...]


我說:[七夕就快到了...這個情人節,我們回宜蘭過好嗎?]


小芹說:[去宜蘭哪裡?]


我說:[當然是我們最初相遇的地方啊~呵呵...我知道你這次回去,
    是去看你家人的!趁你不在,我買了禮物給你呢!]


其實小芹一年只能回去一次,畢竟孤魂野鬼是無家可歸的...
只有在忌日的時候才能回去!但他家人當然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死啊!
所以是不會有什麼供品之類的東西...小芹只能見到他家人,
而他家人卻看不見小芹的悽涼...我知道,其實他是很難過的!


小芹說:[哦~?什麼禮物啊?]


我拿出一盒東西說:[你看!這是我去銀樓買的戒指...呵呵!漂亮嗎?]


小芹幸福的笑著說:[呵呵...笨蛋!你拿人戴的東西,我怎能戴呢!]


我做勢要丟掉說:[好~既然沒用!那我就丟到水裡去!]


小芹說:[要丟就丟啊!我就不相信你會丟...]


我說:[靠~~~你還真是一點都不可愛耶!]


小芹說:[你買這戒指...是要跟我求婚嗎?]


我說:[好啊!七夕那天,我去你家提親!我娶你的神主牌位!]


小芹害羞的說:[呵呵!神經病~~我哪來的牌位啊!]


我說:[你看~就是這個笑容...這樣多好!這才是我愛的小芹啊~~]


小芹說:[跟你在一起!我每天都很開心,只要這樣就夠了!你不需要為我做什麼的~]


我說:[哈...好吧!那就祝你忌日快樂啦!~~~]


小芹說:[葉少洋!你又再胡說八道了...]


哈哈...那時候的我們!真是快樂...
也許阿爆與雅雯的故事就像台北某個角落之間常發生的故事一般~
但這次讓我與小芹體會到愛情的價值...
也更珍惜對方了,現在的小芹雖然已經離開,不過回憶依然是永恆,
當我想起曾經有一個這麼可愛的女鬼跟我相處!我會不自覺的會心一笑...
這就比什麼都還來的珍貴...
回覆 使用道具
j858282
騎士 | 2010-6-29 17:38:03

感謝大大分享
回覆 使用道具
syyou1234
騎士 | 2010-6-30 08:55:50

感謝大大分享{:3_326:}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