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451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elove120
Editor | 2018-1-11 19:24:47

清晨的陽光,透過淡黃色的窗簾照進了臥室,既有一些明媚而又不刺眼,整個房間染上了一層暖暖的黃色,溫馨極了。房間裡,一個女孩正側臥在房間裡的大床上,長長睫毛下的大眼睛睜開了一下,又迅速的閉上,顯然還沒有睡醒。

她的旁邊,一個男人正從後面抱著她,一隻手搭在她的腰肢,一隻手覆蓋在她的乳房上,緩緩搓揉。男人正是我,許君洛,江南市一家大集團的市場部總經理,這對剛剛33歲的我來說算得上事業小成,加上不錯的長相,也是不少女生中的白馬王子。

而我早已有了心中的女神,她叫蜜兒,是我的女兒。她1米67的身高,面容嬌好、長髮飄飄,嬰兒般嫩滑的肌膚,算得上是冰肌雪膚,腰肢纖細、臀部緊翹,加上一雙雪白筆直的大長腿,讓她成為全校男生心中的意淫物件。


今天,是我和蜜兒結合一周年紀念日的第二天,如今16歲的、修讀高一的蜜兒正躺在我的身邊,被我慢慢輕薄著。蜜兒穿著鬆鬆的白睡衣,沿著睡袍領口看去,可以看到深深的乳溝,高聳的美乳正等待人們的掌握;曼妙身段被被子蓋住只露出一雙可愛的小腳來,腳趾甲上是誘人的紫色的甲油,訴說著無盡的誘惑。

我早就不能自已,情不自禁地揉搓起蜜兒的乳房,輕輕地聞著蜜兒的玉頸,聞著她淡淡的發香。「爹地……」蜜兒發出一聲慵懶的長音:「不要了,昨天晚上都三次了,下面好痛的。」

我把硬起的陰莖用力地一下一下的頂在蜜兒的翹臀上,蜜兒轉過身來,一手勾住我的脖子,一手往我的下身探去,纖纖玉手握住陰莖套弄了一下,「爹地,放過人家吧!」蜜兒嘟起可愛的嘴唇:「我用嘴幫你吻出來,或者用你最喜歡的我的小腳幫你弄出來。今天真的不行了,等去旅行的時候,蜜蜜都聽爹地的,好不好?」蜜兒對著我撒起嬌來。

畢竟是自己的女兒,不能真的折騰壞了,我說:「那你用嘴吧!」

經過我一年的努力,蜜兒也從不諳人事的少女,變成了會各種體位,精通口交、足交的少女,當然她這樣的媚態也只有我才能欣賞到。

蜜兒掀開被子,跪在我的兩腿之間,握住我的陰莖開始上下套弄起來,陰莖下面的兩顆珠丸、長得密密的毛,隨著蜜兒的套弄跳躍起來。蜜兒這時埋下頭,伸出舌頭在我的睪丸上劃過,沿著我的陰莖一直舔到我的龜頭,隨後又從龜頭舔到睪丸,並用小嘴將我的睪丸吸住,小香舌在上面打著轉兒,「對!對!啊……啊……」我舒服地叫著。



蜜兒微微擡起頭,用她清澈的大眼睛無辜的看著我,眨巴眨巴的可愛無比,同時她的小舌頭伸出來,緩緩地向我的龜頭滑動,雙手還是不停地套弄著。一個集無辜、單純、妖媚、性感於一身的美女,俯首在你的胯下為你口交,那種感覺簡直妙不可言。

蜜兒的舌頭終於來到了我的龜頭,輕輕地觸碰著我的馬眼,像一個頑皮的小精靈,點了一下馬眼又迅速的離開,然後再回來點一下。我舒爽到不行,腰往上挺了挺,蜜兒感覺到我的動作,呵呵一笑,又迅速地埋下頭,用她嬌豔的小嘴含住了我的陰莖。雖然只能含住一部份,但是那一部份也足以感受到蜜兒口腔裡的溫暖和濕潤。

蜜兒學會口交也不到半年時間,雖然技術算不上青澀,但是蜜兒始終不願意嘗試深喉、口爆和顏射,更不要說吞精了。我知道這事急不來,不過好在來日方長,我還有的是時間。

蜜兒含住我的陰莖後,並不急著吞吐,反而是扭動身體,讓我的陰莖在她的嘴裡旋轉。我脹得不行,催促道:「蜜蜜,快點動啊!」蜜兒卻調皮地吐出我的陰莖,妖嬈的對我說:「哼!讓你再折騰我,昨晚三次還不夠,現在想要就自己動。讓你再欺負我,壞蛋爹地!」

唉,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好蜜蜜,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我哀求道。「這次就放過你,」蜜兒白了我一眼,俯首下去再次含住,快速的吞吐起來。

漸漸地,我也忍不住了,用手按住蜜兒的俏臉,腰部向上挺動,像插蜜兒的小穴一樣,讓陰莖在她的嘴裡進進出出:「啊……啊……蜜蜜,我快要射了!」

就在我精關快要失守的瞬間,蜜兒吐出我的陰莖,用她細膩白嫩的玉足夾住陰莖,開始為我足交。我本來就喜歡蜜兒晶瑩剔透的玉足,十個可愛的腳趾整齊的排列著,趾甲塗上紫色的甲油,像十朵盛開的小花,妖豔而美麗。終於,我再也忍不住了,在蜜兒的玉足上發射。

「快點洗澡,等會你還要去公司請假,我們一起去渡蜜月。你可是答應了我的,先去馬爾代夫,再去日本看櫻花,可不許耍賴。」蜜兒一邊擦著她腳上的精液,一邊對我說。

「遵命!女兒大人。」對這次蜜月旅行我也十分期待。

「爹地,這裡簡直太美了,真想一輩子在這裡。」蜜兒正在我們住的水中別墅裡感慨著。

蜜兒穿上一套駭色的蕾絲內衣,一件一字領的T恤,半邊肩膀裸露在外,駭色的、細細的BRA肩帶搭在鎖骨上面,下身一件短裙,簡單時尚、而又充滿誘惑。

  「爹地快走啊,發什麼呆呢?是女兒我太漂亮了嗎?」蜜兒見我愣神,催促道。

  「女兒當然最漂亮了,不是時間緊,真想把你就地正法了」想到昨天晚上和蜜兒的做愛時蜜兒的嬌憨,那種初進時的欲拒還羞,情到濃處時的主動迎合,高潮時的熱情奔放。我的下面又撐起了小帳篷。我的肉棒很長,那一下下的抽插,次次都頂到了蜜兒的花心。只見我讓蜜兒像發情的小母狗一樣趴在床上,渾圓的翹臀高高擡起,搖著屁股,等待我的插入。我來到蜜兒身後,攬著蜜兒的小蠻腰狠狠地插了進去。



蜜兒把頭埋在枕頭上,烏駭的秀發散在整頭上,極力迎合著我的抽插。我的每次抽送,都能帶出蜜兒的愛液,把床上弄得濕淋淋的……蜜兒已經沈沈的睡著,面容安詳而寧靜.蜜兒胸前的紅印,脖子上的吻痕,小穴處溢出來的濃濃精液,以及蜜兒臉上和嘴角的淡淡精斑,是多麼美麗的一幅畫面。

  第二天我是被蜜兒叫醒的,看著蜜兒,我問「昨天晚上睡得好麼?」蜜兒紅著臉說:「恩,挺好的。就是晚上做了個春夢,早上起來衣服都脫光了。」

  在馬代玩了7天后,我和蜜兒按計劃飛往了日本,開始了我們蜜月的日本之行。

蜜兒對日本的好感來自《東京愛情故事》,她說她那時看哭了很多次,一直想來日本看看,這次蜜月之行也算滿足了她的願望。在日本的前幾天裡,我陪著蜜兒泡溫泉、看爛漫的櫻花、登上富士山,品嘗格式日本料理,過得十分愉悅。

在日本新宿,我們來到預定的旅館。這是一家情趣旅館,裡面不僅裝修得符合情侶的要求,房間裡更是有各式各樣的情趣用品、性感製服、性愛玩具等等。

這也是一家旅遊網站推薦的情侶酒店,蜜兒和我本著開開眼界的想法,決定在這裡住一晚。

我和蜜兒定的旅店裡最豪華的房間。房間約有60個平方,以紫色為主色調,魅惑而又不失典雅。進門後,吸引人眼球的是1個大玻璃櫃,裡面放著各式嶄新的性愛玩具,服務員介紹說這裡的玩具都是付費使用,價格上面都有,付款之後玩具就歸你了。

進入主房間,是一張大圓床,服務員按下一個按鈕,對著圓床的屋頂緩緩打開,是一面大鏡子,可以欣賞到自己的床上春光。

服務員打開衣櫥,滿滿一衣櫃的情趣製服和內衣,護士、空姐、學生、員警等製服應有盡有,內衣也是各式各樣,豹紋、鏤空、丁字褲,全身網衣等等,抽屜裡還有顏色不一、式樣不一的各種絲襪,充分滿足需求。

服務員說,這些衣服是免費使用,但是如果要全新的就需要付費。另外內衣絲襪都是新的,並且洗過的,也需要付費。

服務員又帶我們來到落地窗前,落地窗旁邊那裡放著一個圓形的按摩浴缸,足夠同時2、3人洗浴。服務員說,這個玻璃是特製的,你們可以看到外面,但是外面看不到裡面。

簡單介紹完這些,服務員又給我們一個手冊,說:「要是這些不夠,你們還可以打電話讓我們準備,這要這個手冊上有的玩具、製服我們都能給你送來。祝你們住得愉快!」

送走服務員,對著琳琅滿目的各式玩具,蜜兒顯然有些害羞,我則是非常激動,「蜜兒寶貝,我今晚可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厲害!」夏顏捶了我一下,害羞的躲進我的懷裡。

「寶貝,我們先洗個鴛鴦浴啊。」我走向浴缸,前去放水。蜜兒輕輕地「恩」了一聲,算是同意。

我剛放好水,就看到一個完美的女孩向浴缸這裡走來,容顏清純中略帶一點嬌羞,全身的肌膚雪白,沒有一絲的瑕疵,身材凹凸有致。在沒有了BRA的承托下,乳房依然高聳,粉色的乳頭,不大的乳暈,正隨著蜜兒的走路上下跳動。

小腹平坦沒有一絲的贅肉,再往下就是讓人神魂顛倒的桃花源,細黑柔軟的陰毛,覆蓋在小穴的上方,等待著人們的探索與開發。蜜兒的腿型也是完美,雙腿筆直,大腿圓潤、小腿纖細、足踝光滑、小腳動人。

蜜兒走進浴缸,我自然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脫乾淨了。不過卻沒有著急泡進去,而是拉開了落地窗的窗簾。

窗外的落日餘暉灑進房間,照在蜜兒身上,此刻的蜜兒宛如女神一般,神聖而不可侵犯。那今天就讓我的女神墮落吧,讓我把女神送向極樂的高峰。

蜜兒驚呼一聲:「爹地,你瘋啦?」「寶貝,你難道忘了,這窗戶是特製的麼,外面可看不到裡面。」為了印證我的說法,我走到窗戶前,把衣服脫光,扭著屁股,窗外的行人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可是,可是這也是很羞人的,我總感覺他們能看到我。」

「寶貝,這樣才有情調啊,我們來這裡不就是享受這種情趣的麼?」我安慰蜜兒。蜜兒見沒有辦法,也只好隨便我去了。

我也泡進浴缸,說是幫蜜兒洗澡,其實也是乘機輕薄她。我含了一口溫水,吻住蜜兒的粉色乳頭,慢慢的讓嘴裡的水衝擊著乳頭,再用舌頭在上面畫著圈圈,用牙齒輕輕咬住、鬆開、再咬住、再鬆開。

「啊,爹地。不要了,不要在這裡,外面有好多人。」蜜兒軟玉告饒。我從蜜兒的乳房慢慢的向上吻,逐漸吻到蜜兒的鎖骨,我知道這裡是蜜兒特別敏感的地方。

果然蜜兒的喘息開始加重。「嗯、嗯、爹地不要,啊……」一邊發出呻吟,一邊癱軟在我的懷裡。我手乘機伸向了蜜兒的小穴,插進去一根手指,花徑裡已滿是泥濘。

「啊,不要,不要再弄人家,啊,爹地停手啊。我們去床上好不好?在床上,我隨便你怎麼弄。」蜜兒嬌聲哀求。我想到還有那麼多的性愛玩具,也就不急在一時,沒有更加深入,開始認真的幫蜜兒洗澡。

蜜兒看我放過了她,粉拳打在我的胸膛上,撒嬌說:「壞死了,就知道欺負人家。」

「寶貝,我現在聽你的話,等下你可要聽我的話。一會我想看你穿員警的製服,還有,玩具我也要玩。」

「壞人,就知道讓人家扮張XX。」蜜兒沒有正面答應,不過也算是默認,蜜兒也知道張XX,看來豔照門真的是風靡男女老少啊。

洗完了澡,幫蜜兒擦乾身體。蜜兒迅速的跳上床,躲進被子裡。我去衣櫃裡找到那件員警製服套裙,又挑了一件黑色的丁字褲、黑絲色的前開式BRA,以及一雙黑色吊帶絲襪。

蜜兒紅著臉,一件一件的穿上,特別是穿絲襪的時候,蜜兒先把絲襪捲到底,然後繃直腳尖,緩緩的套進去,接著雙手順著腿部柔美的線條,把絲襪拉到大腿處,最後把整條腿高高擡起,捋順絲襪。

整個過程簡直就是一個美腿誘惑,看得我都呆了。就當我準備玩弄一下蜜兒的絲襪美腿時,蜜兒說:「爹地,我餓了,能不能先吃飯啊?」我一看表,確實時間不早了,還是抓緊先吃飯。反正時間還多。

叫來酒店的客房服務,吃了酒店的情侶套餐,我也準備吃身邊甜美可人的小嬌妻了。我翻開服務員給我們的那本小冊子,準備和蜜兒一起挑選情趣玩具。

「爹地,這些我們都沒用過,也不知道怎麼用,怎麼辦啊?」面對琳琅滿目的頁面,蜜兒有點無所適從。

我心理暗笑,其實上面玩具雖說有不少,但是對於經常看A片的我來說,常見的幾種還是知道如何使用的。不過這時一個淩辱嬌妻的念頭在我心理升起。

我說:「寶貝,要不我找個服務員來教教我們啊?」

「那怎麼可以,多羞人啊。」「反正是在國外的,又沒人認識你,你放心好了。你要是害羞,可以戴個眼罩嘛,這樣你也看不到他」。我繼續慫恿蜜兒。

「你剛才可是答應隨便我的啊,你怎麼反悔了。來這裡玩,我們可是期待了很久的,你不要掃興好不?」見蜜兒有些猶豫,我裝作生氣的樣子,因為我知道,蜜兒最怕我生氣了。

果然,見我生氣了,蜜兒點點頭,答應了我的要求。我出門前幫找個黑色的眼罩,幫蜜兒戴好。

我來到服務台,向大堂經理說明來意。經理幫我安排了一個專門展示玩具的女服務員。我連忙說,要男的,要男的。心想:女服務員去了,我還怎麼淩辱女友啊?經理也是見怪不怪,連忙幫我叫來一個。

男服務員來了,樣子普通,約有25、6歲,不過看著挺乾淨,像個小男生。

他自己介紹說,他精通各類玩具,也懂得如何讓玩具搭配,保證讓我們滿意。

我則要求他,第一不能說話,免得讓我女兒發現是個男的;第二我不喜歡後庭類的玩具,第三要和我一起用玩具刺激蜜兒。他聽了我的要求,稍微一考慮,就想出了一個方案。我聽了之後連連讚歎。

我帶著他來到房間,我先進去,看到蜜兒還是把眼罩戴了結結實實的,躺在床上,就示意服務生進來。他進來後,挑出了情趣繩、情趣手銬、AV棒、雙頭按摩棒、變頻跳蛋等等玩具。

我來到床邊,把蜜兒扶起身來,為她穿上了那雙8寸高的黑色高跟鞋,扶著蜜兒來到一個大的單人沙發前,讓蜜兒坐下。服務生把兩個手銬交給我。我仔細一看手銬裡面有一層軟墊,不會因此傷害到使用者。

我讓蜜兒把雙腿放到沙發上來,分開蜜兒的雙腿,擺成M型。同時讓蜜兒的雙手垂到雙腿間,一邊用一個手銬把蜜兒的手腕和腳踝銬了起來。這時的蜜兒已經無力反抗,雖然還沒有褪去製服短裙,但是只有一條黑色丁字褲守護的小穴,已經呈現在我們面前。

服務生拿著跳蛋,看著我。我點頭示意可以開始了。我站在蜜兒背後,幫助蜜兒把腿分得更開。他走向蜜兒,把跳蛋隔著丁字褲放在蜜兒的兩片粉色的、嫩嫩的陰唇上。

剛接觸到那裡,服務生按動開關,跳蛋急速的震動起來。蜜兒起初有些不適應,身體有些抗拒,嚮往後面躲。無奈被我按住,手腳也銬在一起,無處可避。

可是片刻功夫後,蜜兒的身體就酥軟下來。

「爹地,快停下,我受不了。好癢,好痳. 」

「寶貝這才剛剛開始了,不要怕,爹地在呢」,我鼓勵起蜜兒。「哦…啊…好,爹地,嗯嗯,啊。」蜜兒想說什麼,但是又被快感所打斷。只聽到蜜兒無意識的呻吟。

服務生把跳蛋移開了陰唇,放到蜜兒的陰蒂上,把持續震動,換成了輕震3秒,強震2秒的模式。「爹地,好舒服,啊…啊…嗯,能不能一直強、強震啊?哦哦哦,啊…」此時的蜜兒只能趁著輕震的時候說兩句話,一到強震她就只能嬌喘。

此時服務生又拿起了AV棒,把跳蛋交給我。他把AV棒打開,接替剛剛跳蛋的位置。而我解開了蜜兒的上衣扣子,把蜜兒的BRA打開,讓跳蛋在蜜兒的乳房上遊走。

「寶貝舒服嗎?」我問道。「老…爹地,啊…,我,我不行。嗚嗚,啊。」

回答我的是蜜兒的呻吟。AV棒的頻率明顯要比跳蛋更強,蜜兒的身軀不自覺的扭動。

一隻高跟鞋不知何時落在了地上,蜜兒的黑絲美腳,真繃得筆直,腳趾用力的上翹,我明白蜜兒快要高潮了。

我示意服務生停下AV棒,蜜兒被挑逗得火熱的身軀,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動力源泉。「爹地、爹地、不要停啊。求求你,不要停」蜜兒喊道。

我走到蜜兒的身前,把丁字褲的黑色絲帶,撥到一邊,徹底露出了粉色的小穴,愛液正從穴口潺潺流出。服務生拿來一個假陽具,放在穴口。

蜜兒嫩嫩的穴口感受到陽具的摩擦,一震收緊閉合,又迅速張開,像是要把它吸進去一樣。服務生右手拿著陽具,緩緩的把假陽具插入蜜兒的小穴。「啊……」蜜兒發出了滿足的呻吟。

只見服務生左手又拿起AV棒,把AV棒再次放到蜜兒的陰蒂上。「哦哦…好舒服,啊……恩,就這樣」蜜兒的嬌叫聲不絕於耳。突然,蜜兒的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嗯……唔……嗯……啊……」發出悠長呻吟,蜜兒在假陽具和AV棒的輪番刺激下高潮了。

我解開蜜兒的手銬,蜜兒的身體已經癱軟,我抱著蜜兒來到大床上。打開了床頂的天花板,露出了鏡子。鏡子裡的蜜兒衣衫不整,酥胸半露,雙腿分得開開的,無力的躺在床上。

我徹底解開了蜜兒的上衣扣子,徹底解放了蜜兒的玉乳,同時把褪下蜜兒的製服短裙,脫下濕得能擠出水來的丁字褲。蜜兒的下半身只剩下了一雙黑色長筒絲襪。

我趴在蜜兒的旁邊,一手玩弄蜜兒的美乳,揉、搓、捏,輪番在上面施展,挺翹的乳房也變換著各種形狀。「寶貝,你的身材真好,剛才你的樣子真淫蕩,平時和做愛都沒有這樣,難道我滿足不了你?」我故意問蜜兒。

「啊…才不淫蕩…啊…人家第一次,啊…,第一次接觸這個啊,啊…用力…啊,恩,恩,用力啊……」

原來這時,服務生已經打開了G點按摩棒,強烈的震動,讓蜜兒有些語無倫次。我也吻向蜜兒的鎖骨,用牙齒咬著美麗的鎖骨,留下一道道吻痕。「啊啊啊,爹地,你好會玩,我要…我要。」

聽到蜜兒的浪叫身,我讓服務生離開這裡,戴上套子,對準蜜兒的小穴,「撲哧」一聲插了進去。

「哦…」蜜兒得償所願,發出一身滿足的呻吟。

我抽插的速度並不迅速,但是每次都是一插到底,插到蜜兒小穴的最深處,也並不著急出來,而是讓肉棒輕微地轉動一下,全面地摩擦蜜兒小穴裡的嫩肉。

「哦…哦…哦…爹地…啊…爹地…我…我好舒服」

「寶貝,我們來個更刺激的。」我聽到蜜兒的喊聲,一邊說一邊打開一個跳蛋,放在蜜兒的陰蒂上,同時又拿過假陽具,塞進蜜兒的嘴裡。

蜜兒下意識地含住假陽具,把陽具含在嘴裡不停地吮吸、吞吐,有時候又會因為我的大力抽插,讓陽具從嘴裡滑落。每每這時,蜜兒都會趁機微微喘上幾口氣,然後我再把假陽具塞入。

「唔…唔…哦…」蜜兒的口中含著假陽具,下面的小穴正在被我侵犯,可是那種生理上的舒爽又喊不出來,職能發出「嗚嗚」的呻吟。

此時的場景,對我而言刺激簡直刺激得不行。

「嗚…嗯…嗚…嗚…」蜜兒的呻吟突然變得急促,我連忙把假陽具從蜜兒的嘴裡取出,想聽聽蜜兒被我插得高潮時的叫床聲。

「爹地…」蜜兒似乎對突然的停止有些不滿,嬌呼道。

「寶貝,爹地覺得避孕套麻煩,取下來再插你。」我一邊安撫蜜兒,一邊把按摩棒頂在蜜兒的穴口。

「啊……爹地,快進來,快給我。」蜜兒感到有東西正在摩擦她的陰唇,又一次催促。

「寶貝,給你什麼呀?」我把G點棒在蜜兒的小穴口摩擦,故意逗弄蜜兒。

「爹地的陰莖、剛才那棒子都可以,隨便什麼啊。」蜜兒的身體一定很想要。

「陰莖?我沒文化啊,陰莖是什麼啊?我是大色狼啊,誰是你爹地?」我一邊繼續逼蜜兒說出那個更刺激、更淫蕩的詞語,一邊微微把按摩棒伸進去,又快速的抽出來。

「肉棒、肉棒、大色狼的肉棒。大色狼先生,我受不了,快來幹我。用你的肉棒幹我」蜜兒終於忍不住,一下子喊了出來。

我脫下褲子,放出了早已堅硬如鐵的許小弟,對準蜜兒的穴口,一下子插了進去。「啊」蜜兒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呻吟。

我快速的抽插幾下,稍微的滿足蜜兒的慾望,就又一次停下來。蜜兒又空虛起來。

「哦哦…嗯…壞蛋…再動啊…才開始,幹嘛又停下來?」

「大色狼累了,除非你繼續求我啊。」我繼續淩辱蜜兒。

「大色狼…求求你…嗯,再來……再來插人家吧!」

我繼續把肉棒插了進去,九淺一深,插得蜜兒嬌喘連連。不多時,我感覺到精關即將失守,就停下來,想喘口氣繼續。就聽到耳邊傳來蜜兒的嬌呼。

「大色狼,啊…人家已經求你了,嗯……不要再折磨人家了……啊……求你進來…嗯…插進來吧」蜜兒又哀求道。

「小美女別急,我們換個姿勢」,我只有把蜜兒手腳的繩子都解開,這時我看到落地窗,想到一個好主意。我給蜜兒穿好高跟鞋,帶著蜜兒走到落地窗前。

讓蜜兒站立,雙手扶在窗子上。我從背後,扶著蜜兒的小蠻腰,再次進入蜜兒的小穴。

蜜兒的屁豐滿挺翹的,彈性十足,隨著我的每一次進入,發出「啪啪啪」的響聲。蜜兒漸漸職稱不住,整個上半身貼在了落地窗上,乳房被玻璃擠成了扁扁的形狀。

我看著蜜兒的下半身,腿上的黑色長筒絲襪和腳上8寸高跟鞋的充滿了無盡的誘惑,堪稱美腿的極品,我扶起蜜兒的一條長腿,一邊撫摸,同時也是讓我的肉棒進入得更加深入。

蜜兒單腿著地,另一隻腿在我的懷裡,她被我插得渾身無力,只好把腰彎下成90度,雙手撐著窗戶。這樣以來蜜兒的小穴就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我都能看到自己的肉棒在蜜兒的小穴裡進進出出,同時也讓我插得更加深入。

「啊……啊……不行了……嗯啊……啊……」蜜兒的呻吟變得激烈,我也竭盡全力將整根肉棒迅速有力的插進蜜兒的小穴。這時的蜜兒已經無力站立,蜜兒跪在手臂撐住,趴跪在地板上,屁股高高翹起,而我則扶著蜜兒的腰肢,努力抽送。

「啊…爹地…不行了…我…啊…」蜜兒揚起頭,發出一陣高亢的呻吟。我順勢扒開蜜兒的眼罩,蜜兒看到窗戶外面來來往往的行人,羞惱之下,伴隨著我的大力地抽插,再次高潮。

「壞人,就知道欺負人家」這是高潮後的蜜兒,對我說的第一句話。「舒不舒服?」我問。蜜兒紅著臉點點頭。「舒服就好,下次我們繼續?」「討厭!」

蜜兒把頭埋進我的懷裡。抱著我的嬌妻蜜兒,「今天真是性福的一天,不是麼?」

我問,許久不見蜜兒回答,低頭髮現蜜兒已經沈沈睡去,嘴角帶著幸福滿足的微笑。

接下來的兩天,蜜兒似乎有些迷戀這種高潮的感覺,白天出去遊玩時,她是清純可人的俏佳人;晚上一上床,她就會變身成為欲求不滿的小少婦,讓我用玩具和肉棒,把她送上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這可苦了我,連續的射精,也讓我彈盡糧絕了,不過蜜兒在性愛的滋潤下也越發的美麗動人,而且身體也更加敏感起來。


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去了1個月,1個月裡為了早點完成任務,我開始加班加點的工作,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花在了工作上,蜜兒也因為要準備考試,週末也沒時間過來,1個月裡我們只相聚了1次。

一天晚上,蜜兒給我打來電話。

「爹地,我想要呢,你這周還能不能回來?」

「不知道呢,看情況吧。」

「人家忍不住了嘛,你再不回來,人家怎麼辦 ?」蜜兒有點生氣地說。

「別呀,女兒,你最近沒收到快遞麼?我給你買了好東西,保證你滿意。」

「最近雙11啊,我買了好多東西,還沒來得及拆,我現在就拆了看看。」

蜜兒一聽有好東西,就掛了電話,激動了去拆包裹了,忘了剛才的幽怨。

10多分鐘後,就看到蜜兒又打來了。「爹地,你好壞啊,給人家買這個東西。」蜜兒的聲音裡說不出的羞澀,又有一絲春情。

「喜歡嗎,這是我給女兒大人的一點補償。」

「雖然更喜歡你的,但是你回不來,這個也算不錯啦」,聽得出來,蜜兒對禮物還是挺滿意的,有些開心。

我給蜜兒買了一隻跳蛋,和一個高檔的可自動加熱的軟膠假陽具。這對1個多月只愛愛了1次的蜜兒來說,無異於久旱逢甘霖。

「寶貝,喜歡現在就玩吧,我要在電話裡聽你幸福的呻吟。」

「爹地,你好壞,你等著啊。」蜜兒撒起嬌來。

不一會兒,電話裡就傳來蜜兒的嬌吟。「寶貝,這麼快啊」我有些驚訝,「哦…那…那當然…哦…你不在家…我…我…哦…一個人…嗯…很早…哦…啊…就…就…上床了額…啊…」,跳蛋的刺激讓蜜兒欲求不滿的身體的迅速升溫。

聽著蜜兒的呻吟,我也受不了,掏出肉棒,打起手槍來。「親愛的,我們來視頻通話吧,你把手機放到手機架子上,放到能看到你身體的地方,我要看。」

我對蜜兒提出要求。

「哦…不…不要…好…哦…羞人。」雖然蜜身體早已被我看光,但是要讓我通過視頻電話來看她的小穴,她還是有些放不開。

「女兒,讓我看嘛,這樣我也能舒服啊。爹地都想著你,你也幫幫你爹地嘛。」

「那…那好吧」,蜜兒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答應了。

我們把手機搞成視頻通話,蜜兒還開了免提,一會兒,我手機螢幕上就傳過來蜜兒的畫面。

畫面中,是家裡熟悉的大床,粉色的床單是蜜兒的最愛,被子已經被蜷在了床上的一角,蜜兒正把雙腿分開,一手抓著跳蛋刺激著自己的陰蒂,一手正撫摸著自己乳房,白嫩的乳房被蜜兒自己揉得變換著各種形狀。

「哦…哦…爹地…你…買的…東西好棒…哦……」蜜兒正在極力享受著跳蛋帶給她的快感,不到一會功夫,蜜兒的小穴裡就流淌出大量的愛液,頗有些洪水決堤的味道。

蜜兒也不再滿足跳蛋帶給她的快感,拿出假陽具,裝好電池,也等不及假陽具去加熱,直要往自己的小穴裡插。這個假陽具是我特別選的,本身就特別粗大,上面還有一道道螺紋,更是大大增強了刺激感,更重要的是這個陽具還可以震動。

蜜兒還不知道這個陽具的厲害,結果剛剛進入一點,蜜兒就皺起了眉頭,原來長期沒經過滋潤的小穴太緊了,陽具又太大,把蜜兒的小穴撐得有點疼。

蜜兒一邊用手的食指和中指努力掰開自己的小陰唇,一邊小心翼翼地讓假陽具一點一滴的旋轉式地進入。當陽具一半進入後,蜜兒的眉頭才舒展開來。

蜜兒打開陽具的開關,讓插在自己的體內的一半陽具震動宣傳起來,好適應一下這個傢夥的尺寸。卻不曾想到,陽具宣傳起來,向電鑽一樣,有一種向前的衝力,同時伴隨著旋轉,也讓蜜兒穴內的嫩肉全部充分感受到了外界的刺激,調動起了蜜兒體內興奮的神經。

「啊…啊…啊…厲害啊…好硬…插得好深…要死了…啊…要被插死了啊…」

蜜兒被刺激了開始浪叫,不一會兒隻看到蜜兒用力加緊雙腿,又突然一下子放鬆下來,長期的禁欲和強烈的刺激,蜜兒瞬間就被這個陽具搞得高潮了。

體內的陽具還在旋轉,還在高潮餘韻中的蜜兒,似乎又感受到了小穴裡的炙熱,下意識地用手握著陽具開始抽插起來。起初蜜兒的動作還很慢,漸漸地動作快了起來。

「爹地,你…你今天…特別厲害…好大力哦…平常…你都不會…這樣的…哦…爹地…好舒服…哦…」蜜兒已經把那個假陽具當成了是我,開始陷入她的幻想之中。

這時我的惡趣味又萌發了,故意說:「寶貝,你爹地正在外地呢,你正在被別人幹呢。」

「哦…啊…」蜜兒聽到我說別人,嬌軀明顯震動了兩下,從幻想中醒過來。

「討…討厭…哦…人家只要被…被你插」,蜜兒隔著電話對我喊道。

「那你現在被誰插呢啊?」

「哦…哦…那是你買的玩具……哦。」

「它叫X先生啊。你現在正在被X先生插呢。」這個陽具的品牌就叫X先生,「哦…隨便…哦…隨便誰插我啊…哦…」蜜兒爽得不行。也許是用手拿著陽具抽插,太耗力,覺得手酸,只看到蜜兒把蜜兒的底座平放到床上,讓陽具立起,夏顏自己蹲在床上,一手扶著陽具,對準自己的小穴,一屁股坐了下去。

「哦…啊…嗯…好舒服…哦…好爽」,蜜兒就像女上男下的騎乘位一樣,屁股一擡一擡的,讓陽具在她的小穴裡出入。

「你的小穴,沒有被你爹地插,正在被X先生插,他插得你爽不爽?」我又刺激蜜兒。

「哦…舒服…舒服啊…」

「要不要X先生和我以後多插你?」我繼續問。

「好…我…我要…我要你們插…插進人家的小穴裡面…」蜜兒。

「寶貝,你好淫蕩啊,是不是喜歡被人插啊?」

「啊…我喜歡…喜歡…啊…喜歡你們插我啊」蜜兒果然浪得可愛,什麼話都開始往外說。

只看到蜜兒一邊聳動著自己渾圓白嫩的屁股,一邊雙手摸向自己的乳房,一手握住一個乳房,使勁地揉搓起來。一會兒蜜兒就被插得酸軟,又把雙手撐在床上,好省點力氣。「啊…啊…要來了…哦…嗯嗯嗯…哦……」伴隨著高潮的來臨,蜜兒的呻吟更加婉轉動聽,聽著蜜兒的嬌吟,我也把儲藏已久的精液射了出來。

等蜜兒從高潮中恢復過來,我調笑起蜜兒:「寶貝,今天你好騷哦,居然說要別人插你。」蜜兒哼了一聲,說道:「壞人爹地,還不是你,誰讓你不回來。你個變態,想要自己女兒被被人插!」

「你還說我,說到讓別人插,你叫得那麼浪」

「哼,不和你說了,我睡覺去了,爹地晚安,我愛你」

「晚安,女兒,我也愛你」我知道蜜兒不是生氣,而是因為害羞。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第六天魔王 + 10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