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253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8-1-12 04:25:08

 第一章

  育才中學,名字很俗氣,卻是全國最好的中學。所謂最好,是全方位的。比
如,初中部,高中部的升學率,全國年年前三名;硬件條件全國前三名(私立的
學校麽,妳懂的);校服受歡迎度全國前三名。當然還有最重要的,學費的昂貴
程度,也是全國前三名。

  就這麽一所學校,按理說,和我沒有任何關係,但此時此刻,我正拿著學校
的入學通知書,站在大門口發愣。

  我叫葉軒,是個孤兒,從小被我師傅收養長大的。我師傅是個世(猥)外
(瑣)高(老)人(頭),一身的本事,我深得真傳,而後,在我15歲,也就
是去年開始,他從「有關部門」給我接了好多任務,都是那種見不得光,需要特
殊部隊特殊人員執行的,也不知道我那師傅是怎麽認識那些人,並讓那些人放心
我這麽個小孩去幹這些危險的任務的。當然,我也出色的完成了任務,直到最後
一個任務。

  最後一個任務,讓我去國外抓捕一個潛逃的高官並把他帶回來,但是,我和
老頭都忽視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我!不!會!外!語!

  在我認為,出國執行任務,和平時的任務沒啥區別,無非就是路途遠點罷了,
沒考慮過語言方面的問題。結果,任務沒完成。最後,大使館把我找到並送回國
的時候,我正在一家華人開的小餐館刷盤子……

  這件事讓我師傅深刻認識到,我需要教育。不僅是要學外語,還應該參加係
統的教育。所以,他找人把我辦到育才中學高一五班了。順利畢業,就是我目前
需要執行的任務,一個怎麽想都覺得非常簡單的任務。

  而我之所以不馬上去報到,而是在校門口發愣,其實是因為震驚。

  育才中學。四個行書書寫的大字,刻在門口。我竟然從這四個字裏,看出了
武意,而且,激發了我體內真氣。這些都還不夠讓我震驚,最讓我震驚的是,我
呆在門口看字這一小會(事後門衛告訴我,我在門口足足發了一小時的呆,嚇得
他以為我得了什麽病,差點打120),我境界提高了!

  真是神奇的學校!在確定這幾個字已經對我沒有任何作用後,我大踏步進去
學校,準備去校長室報到,這也是師傅告訴我的。

  當我敲門進去校長室後,我又一次被鎮住了。因為,這所名校的校長,並不
是我想象中的古板老頭,而是一個年輕的大美女!

  一頭大波浪卷的頭發,帶著一副眼鏡的媚眼有種別樣誘惑,目測36d的胸
在沒係第一個和第二個扣的白色襯衣裏「肉隱肉現」,小短裙下黑色絲襪包裹著
修長勻稱的大長腿,最後穿著及膝的黑皮靴,細細的靴跟得有10公分,散發著
誘人的光澤。

  我進門的時候,校長不是端坐在桌前的,而是身體依在靠背,兩條長腿交叉
搭在辦公桌上,鞋底正好對著我,小腳還在輕微晃動,所以我來到校長室後,視
線就沒離開過這長筒靴底。

  咳咳,我沒說過嗎?我戀足。這極品美女加美腿美靴,我也不管我在哪了,
就不停的看靴底,幻想著用嘴把這長長的靴根裹住,會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葉軒同學?」誰在叫我?一抬頭,美女校長正在盯著我,眼神中似笑非笑,
意義不明。

  「咳咳,校長,那個……」「不要叫我校長,在私下裏,叫我姐姐就可以哦。」
校長打斷我的話,用充滿挑逗的語氣和我說。

  「姐姐?」我呆住了。這美女校長想幹嘛?

  「呵呵,看來葉軒妳剛才沒聽我說話啊,」美女校長似笑非笑的看著我,
「衹是不知道是什麽原因呢?這裏就咱們兩個人,是什麽幹擾妳聽我說話了呢?」
一邊說,腳還在輕輕的左右搖晃。

  還有什麽原因,當然是這雙腳了!光看腳並yy去了,還真沒聽校長說了什
麽。而且看校長這意味深長的眼神,這不停晃動的雙腳,分明是知道了什麽,我
的臉「騰」的一下紅了,有種做壞事被抓到現行的感覺。

  「那個,我剛才在想學習的事,所以沒聽清校長您剛才說的話。」但是該回
答還是要回答的,先搪塞下吧。

  美女校長又是對我微微一笑,顯然不相信我說的話。直到把我看的臉又紅起
來了,才用一種「暫時放過妳」的語氣,重復了剛才說的,我沒聽到的話。

  「妳師傅和我爺爺是多年好友,關係非常鐵。他沒有子嗣,妳雖然是他弟子,
其實和他孫子沒什麽區別,所以咱們算世交了,在私下裏,叫我姐姐就可以了。」
說完,還朝我拋了一個媚眼。

  難怪師傅會把我安排到這個學校,原來還有這一層關係。哇咔咔,那我還擔
心個p的畢不了業啊,果然是簡單的任務。

  「那姐姐妳叫什麽名字啊?」說到這份了,還不知道對方叫啥,實在有點說
不過去了。

  「小家夥,姐姐我再說最後一次,一定要記住哦。」校長衝我眨眨眼,得,
肯定是她之前說過,我又沒聽見。「我叫薛麗麗,以後叫我薛姐或者麗麗姐,都
可以哦。」

  「嘿嘿,麗麗姐好。」我不好意思的笑笑,「那沒什麽事,我先去班級報到
了。」

  「稍等,我讓妳們班主任過來領妳。」美女校長,哦,現在該叫麗麗姐了,
姿勢不變,從身側抄起電話打了起來,應該就是聯係我未來的班主任了。不過我
沒心思聽,因為我繼續在欣賞美足。

  「哎呀!」挂了電話後,麗麗姐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把身前的筆掉在了
地上,咕嚕嚕滾到了老板椅的下面。「弟弟啊,幫姐姐把筆撿起來吧?」

  唔,這嫵媚的樣子,我感覺心跳加速,腦海中不由自主的冒出三個字:女妖
精。恩,以後就叫她妖精姐姐。

  對于妖精姐姐的要求,我當然沒法拒絕,雖然筆就在她椅子下面,自己一彎
腰就撿起來了,但是,其實,我是非常樂意效勞滴。

  我走到了妖精姐姐的跟前,在姐姐鼓勵的眼神下,慢慢蹲下身子,剛伸手準
備去撿筆,一股香風,就看到那漂亮的黑絲美腿出現在我眼前,擦的錚亮的皮靴
踩到了我伸出的手背上。

  硬硬的靴底和細細的高跟,踩到手背上那微微疼痛的感覺,讓我整個身體仿
佛被按到了暫停鍵一樣,一動不動。唔,很美妙的感覺。

  這個時候,我微微抬起頭,看到妖精姐姐的另一衹腿,順勢架了起來,呈二
郎腿的姿勢,並且,抬起的那條腿,靴底正好在我的頭頂。

  瞬間我就感覺興奮了,下體也有點微微膨脹。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是有意還
是無意,妖精姐姐翹起的美腳在輕輕點動,有時,會輕輕的踩到我的頭頂上。

  感覺到手背那被踩到的充實感,在加上頭頂被時不時的踩一下,我已經興奮
極了,下體已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膨脹,我的感覺越來越爽,不自覺的,慢慢由
蹲姿改為了跪姿,並且努力挺直上體和脖頸,已期待自己直接被妖精姐姐踩到靴
下。

  「呵呵呵,還沒撿到筆嗎?是不是掉的太靠裏面了?弟弟妳再彎彎腰夠一下。」
突然,我感到頭頂傳來一陣壓力,原來妖精姐姐直接將翹起的美腳踩到了我的頭
上。微微用勁,我順勢低下頭,並俯下身子,變成了跪伏在妖精姐姐腳下了。

  唔,這個姿勢太爽了!我內心爽歪歪,下體早已堅硬如鐵,尤其是,我的眼
前,是踩著我手的那衹腳,和我的臉也就隔著十幾厘米,我甚至都能聞到皮革以
及一股香香的味道。

  不用說,這妖精姐姐肯定在我一進門偷看她的靴子時就確定了什麽,而且也
是懂戀足的人士,所以付諸行動了。

  我始終保持這個跪伏的姿勢,妖精姐姐踩著我頭上的那衹腳,已經由踩,變
為輕輕撫摸,就好像撫摸寵物一樣,衹是不是用手,而且用這性感的靴子。

  頭上,手上,鼻子裏,三個地方的感受,讓我感覺下體快爆炸了,簡直爽死
了。就在我希望時間停止不前,一直保持這樣下去,甚至我準備偷偷把頭往踩到
手上的靴子那裏再挪一挪,伸出舌頭舔一舔靴尖的時候,「砰砰砰」的敲門聲響
了起來。

  不用想,肯定是我未來班主任來了。就在這個時候,我感到手上,頭上壓力
一輕,妖精姐姐收腳了,我也迅速起身,老實站到了一邊。

  「請進!」推門進來的,我的未來班主任,竟然也是個大美女!

  比起妖精姐姐的嫵媚,班主任顯得活潑青春一些,紮著馬尾,穿著職業裝,
肉絲絲襪包裹下的美腿穿著黑色的高跟鞋。感覺像是剛畢業才當老師的樣子。

  「王老師,這是轉到妳們班的葉軒,辛苦妳帶他過去吧。」妖精姐姐一臉的
嚴肅,這公事公辦的樣子,和剛才簡直天差地別。

  「好的校長,您放心吧!」這班主任很有活力的答應下來,和我互相認識後,
帶我離開了校長室。臨出門時,我回頭看了看校長,我們的妖精姐姐,回了我一
個意味深長的笑容,踩在地上的靴子抬起靴尖,以細長的靴跟為軸,在來回轉啊
轉,看的我剛剛平復的下體立刻又抬頭起來,臉一紅,趕緊轉身離開。在關門的
一剎那,我似乎聽到妖精姐姐發出來銀鈴一般的笑聲。

                第二章

  「大家好,我叫葉軒,很高興能在以後的時間裏和大家相處,請大家多多關
照!」唔,高一五班,教室裏目測就三,四十個學生,男男女女,都用好奇的眼
光看著我。哼哼,有幾個小女生還在邊看我邊竊竊私語,這是被我帥到春心蕩漾
了哈哈。

  「大家要多關心幫助新同學。」班主任,王靜老師轉頭對我說,「葉軒同學,
妳坐在靠窗最後排空座,張曉萌同學旁邊吧。」

  王老師剛說完,我就敏銳的感覺到,教室內氣氛突然變得有些怪異,有幾道
明顯敵視的目光向我射來,稍微想一下就明白了,肯定是喜歡這個張曉萌的人,
對我能坐到他們女神身邊表示不滿。

  然並卵,我根本不在乎。抬頭一看,唔,位置很好找,靠窗那一整列就一個
空位,還是在最後,肯定是我的座位了。順便再看一看我今後的同桌。

  這個張曉萌同學,還真是人如其名,紮著雙馬尾,兩衹大眼睛,長長的睫毛
忽閃忽閃的,正在好奇的看著我。很萌很可愛,配上校服,妥妥萌神一枚,就是
現在看不見她腳下穿的是什麽襪子和鞋子。

  「好了我們開始上課。」王老師看到我坐好後,就開始進行授課。

  唉,王老師教的是英語。這該死的英語,完全不會。看著老師在講臺上活力
四射,慷慨激昂,但我一個字也聽不懂。

  無聊啊!看看四周的同學,大都在認真聽課,我同桌也不例外。

  反正我也聽不懂,幹脆研究研究同桌。嗯,很漂亮很可愛,配上這一身校服,
精致的小西裝上衣,紅色裝飾小領結,領結下飄著兩條小絲帶,紅色格子百褶短
裙,又漂亮,又端莊,又可愛。尤其是白花花的大長腿,穿著白色泡泡襪和日式
平跟小皮鞋,簡直太吸引眼球了,這才是學院風啊!

  說起來,這學校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不管是哪一款式的校服,對于女生的鞋
襪,並沒有明確的規定。這點和很多國家不一樣。比如島國,深藍色的襪子啊,
泡泡襪啊都是有統一要求穿的。所以在這校園裏,可以看到穿著各式鞋襪的女生,
算是可以大飽眼福。

  時間就在我偷偷觀察泡泡襪和小皮鞋的情況下過去了。聽到下課鈴響了,王
老師邁著輕快的腳步離開了教室,然後看到一個一頭黃毛的家夥,帶著倆跟班,
一臉挑釁的走過來了。

  「喂,新來的。」黃毛很是囂張。

  「幹嘛?」對我不客氣的人,我當然也不會給好臉色。

  「呦呵,很狂啊!」黃毛身後的跟班很憤怒,「跟我去廁所!」

  「有病啊妳!」我一臉的厭惡,「妳tm上廁所還得有人陪?一個人不敢上
還是怎麽的?」

  「噗嗤!」在一旁看熱鬧的張曉萌沒忍住,笑出來了。

  黃毛他們沒想到我會這樣回答,一時間有點懵。

  其實我也知道,這幫孩子們是想到廁所教訓我,但是,對于這種毛孩子,我
都不屑于動手,雖然我和他們年齡一樣大,但是經歷的事情多了,我的心理還是
很成熟的。

  看到張曉萌笑了,黃毛感到惱羞成怒,「妳特麽找死!」伸出手向我抓來。

  「啪!」我一把抓住他的手,順勢一扭。

  「啊!」猶如殺豬般的嚎叫聲響徹整個班級。

  「吵什麽吵,又沒斷!」又沒給他掰折,這點疼都受不了,真慫。我往前一
推,黃毛被我推倒在地,抱著自己的手繼續嚎。

  黃毛的兩個跟班慌了,手忙腳亂的扶著黃毛走了,估計是去醫務室了吧。

  「那個,」我回頭一看,張曉萌大大的眼睛裏全是好奇,「他手斷了嗎?」

  「沒有,」我搖搖頭,「啥事都沒有,衹是他太嬌氣了,所以才在那哭爹喊
娘的。」

  「妳啊,妳還是小心點吧。」張曉萌笑眯眯的,大大的眼睛彎成了月牙,
「那個黃毛叫趙勝,在班裏很霸道,因為他有個哥哥,是高二的學生,而且是跆
拳道社的社員,也是他在學校裏最大的依仗。」

  小姑娘雖然萌萌噠,但是知道的還不少呢。不過,我還是感覺很奇怪。

  「跆拳道社是啥意思?這個社團很霸道嗎?而且,高中有社團?妳們那麽閑,
還有時間參加社團?」

  張曉萌還是很善良的,耐心的給我這個轉學生介紹道:「我們學校是有社團
的,為了豐富學生的業餘文化生活,素質教育麽!」

  張曉萌笑了笑,繼續說道:「至于跆拳道社,裏面的人比較霸道,一般學生
不敢惹。」

  「哦,明白了!」一個跆拳道社,整成一個了具有x社會性質的團夥組織了。
「沒人管嗎?」

  「社員都是家裏非富即貴的人,」張曉萌頓了頓,繼續說下去,「也就是傳
說中的x二代,紈絝子弟之流的了。」

  「無聊!」上課鈴響了,繼續上課。

  一天很快過去了,放學了。這一天過的,老師上的課基本都聽不懂。這一天
過的,簡直是煎熬。

  出了學校,我準備先去書店買點輔導書學習學習,尤其是英語方面的,不然
實在是跟不上課程啊。

  可是沒想到,剛出校門,就有人在跟蹤我。可笑,讓我好好看看到底是誰!
正好前面有個小胡同,看起來比較偏僻,倒是個解決問題的好地方。

  「咦,那小子不是拐進來了嗎,怎麽一眨眼不見了?」

  「妳們在找我嗎?」我緩緩從一處陰影裏走出來。我以為是誰在跟蹤我呢,
原來是黃毛和那兩個跟班。看來是來找我報仇的啊。

  「小子,今天妳弄疼我了,」黃毛摸索著被手,一臉的猙獰,「我也要讓妳
嘗嘗這滋味!」

  唉,這種無懸唸,無技術含量的事,我是真提不起興趣來,而且還耽誤我買
書的時間。

  「啪!」「啪!」「哎呦!」「媽呀!」,兩秒鐘,搞定收工!我拍拍手,
打掉手上並不存在的灰塵,看了看躺在地上哀嚎的三個人,轉身去買我的書去。

  心滿意足的從書店出來時,已經八點多了。我還得去趟超市買點生活用品,
畢竟今天剛來這裏,特麽直接被武裝直升機投送到學校旁邊,那所謂的「家」我
還沒去過,不知道在哪裏呢。

  這個時間段的超市,異常惹惱。我也就買點生活用品,然後漫無目的的逛著。

  突然,映入我眼簾一個嬌小的身影。1米4左右的個子,一頭金發從一側歪
紮著,顯得那麽俏皮,穿著粉色公主裙,白色蕾絲邊小短襪,紅色小皮鞋。唔,
從後面看,極品蘿莉啊!

  此刻,這極品蘿莉正踮起腳尖,伸直了小胳膊,努力夠貨架上的薯片。

  本著助人為樂的精神,我大步走過去,幫小蘿莉拿起了薯片。

  唔,小蘿莉真漂亮!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巴,高挺的鼻子,也就十歲左右
的樣子,而且竟然還是一個外國小蘿莉!

  我蹲下來,笑眯眯的把薯片遞給小蘿莉,「來,小妹妹,哥哥幫妳拿下來了。」

  小蘿莉眨巴著眼睛看著我,並沒有第一時間去接過薯片。突然,她一把把薯
片搶了過去,然後在我還在發懵時,迅速一腳踢到了我的襠部。

  「嗷!」猝不及防下,胯下傳來一陣疼痛,我下意識捂住檔,由蹲下的姿勢
跪了下去。我被金蹴了!其實不很疼,反而有點爽,那硬硬的小皮鞋鞋頭和胯間
接觸時的感覺,讓小丁丁都有要堅挺的趨勢。

  小蘿莉目露厭惡之色,伸出小手,「啪!」又給我一耳光。

  唔,好爽!跪下後的我還不如小蘿莉高,被比自己小好多的小姑娘,在超市
這種公共場所,金蹴和扇耳光,心裏產生一種奇異的感覺,羞辱中還有一絲……
快感。

  小蘿莉恨恨恨的用漢語說了一句,「流氓!」轉身跑了。

  靠!我好心好意幫助妳,不謝謝我就罷了,居然還罵我流氓?冤啊!不過,
這一腳一耳光,算是意外之喜吧。

  等我站起身來,突然感覺有人在窺視我。我猛的轉頭看去,是一個女孩,有
點眼熟。

  女孩看到我在看她,露出不屑的神色,哼了一聲轉身走了。

  我這是招誰惹誰了?

  仔細想想,那個女孩,好像是我班上的,嗯,對!我想起來了,她是我們班
班長,劉慧!

  額,劉慧走時那眼神,是不是也誤會我是流氓了?天,她不會回學校到處傳
播吧?那我算徹底臭大街了。

  懷著沮喪的心情,順著導航軟件找到了我的家。還不錯,一個比較上檔次的
小區裏的三居室房間,裏面各種物資一應俱全,我去超市買東西倒顯得多餘了。
不過也幸虧去了超市,看到一極品蘿莉,還被踢了一腳,扇了一耳光。至于班長
劉慧同學,唉,聽天由命吧!但願她不是個愛嚼舌頭的人吧!

                第三章

  第二天來到教室,發現一切照舊,大家並沒有對我露出什麽異樣的表情,我
長虛了一口氣,看來我們的班長沒有到處亂說我的壞話,我感激的向她望去,傳
遞一個感謝的眼神。

  我們的班長大人可能感受到了我真摯的目光,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而後
迅速又轉回去了。

  額,是我的錯覺嗎?我怎麽感覺班長看我的眼神,就好像看一個流氓加色狼,
眼神裏透露出不加掩飾的厭惡?

  冤枉啊!看來我有必要和她解釋下,我不是她想象中的那種人!畢竟我才來
學校,給同學造成這種不良印象可不好,尤其是在班裏很有話語權的班長大人。

  好吧,以上都是借口。其實我從來都不在乎別人的看法。之所以想和班長解
釋,額,是因為班長還真是個大美女。

  班長整體給人的感覺,怎麽說呢,改編一個電影名字,就是:「這個班長有
點冷」。很嚴肅,一點也不活潑,哪像一個16歲的小姑娘。但是,配上她經典
的島國娃娃頭,白襪帆布鞋,和那美麗的面龐,雖然人比較古板和固執,但是全
班同學都願意聽她的,在班裏威信很高。

  為了不給美女留下不好的印象,下課後,我一溜煙跑到班長旁邊。

  班長正在和同桌說話,看到我過來了,眼神中的厭惡一閃而過,用平靜的語
氣問過:「葉軒同學,有什麽事嗎?」

  唔,這個班長不簡單,雖然年齡不大,但是很能控制自己的情緒。明明對我
很厭惡,但是和我說話時,並沒有受到自己的情緒影響。政治家的好苗子啊!

  我發現我越發的欣賞班長了,「額,班長大人……」「停!」班長打斷我的
話,一臉的公正嚴肅,「叫我劉慧就行。」

  「額,好的,劉慧同學。」看到班長這麽嚴肅的樣子,我不自覺的收起了嬉
皮笑臉,「有個事想單獨和妳說下。」

  劉慧班長露出了不情願的表情,「有什麽事不能在這裏說嗎?」

  我一臉的嚴肅,「我覺得還是到教室外比較好。」

  「好吧。」班長同意了,「但是上課前要回來。」

  「當然,」我笑著說,「就幾句話的事。」

  班長把我帶到了樓頂天臺。「說吧,什麽事?」

  「嗯……」我撓了撓頭,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我覺得妳可能對我有些誤會。」

  不等班長發話,我繼續解釋道:「昨天晚上妳在超市看到的,其實不是妳想
象的那樣。」

  看到班長露出厭惡的神色後,我加快語速繼續解釋道:「那天我看到那個小
蘿莉……不是,小姑娘,她想拿薯片,但是太矮拿不到,所以我好心幫她拿下來
了,誰知道這小姑娘不僅不感謝我,反而還對我又踢又打的,我是冤枉的啊!」

  班長眼睛眯了起來,一臉的不信,「要是按妳說的那樣,妳衹是幫忙拿薯片,
為什麽會被人家小姑娘打,被罵流氓?這個解釋妳自己相信嗎?」

  「額……」仔細想想,好像確實不可信,「但是我說的是真的啊!」

  說起來,那小姑娘也確實是有點過分了,或者是,太敏感了?真是百思不得
其解,衹能歸結為外國人的思維模式和我們不一樣吧。

  看我在發呆,班長臉上的不屑更重了,「沒話說了?解釋不了了?」

  我回過神來,發現這個事情很詭異。明明我說的是真話,但是確實比較離奇,
沒人會信,這事也就是發生在我身上,否則我自己都覺得不可信。

  「好了,我要回去上課了。」班長已經失去了和我繼續說下去的興趣。

  「等等啊!」我幾步跟上去,「雖然好像確實挺荒謬的,但是我說的真的是
實話啊!」

  班長突然站住了,轉過頭來看著我,臉上的厭惡已經不加掩飾了,「葉軒同
學,我最討厭撒謊的人!而且妳也沒有向我解釋的必要!現在我要走了,請不要
跟著我!」說完,轉身快步離去。

  「唉,」我長嘆一口氣,「這事鬧得,真無語。」

  就在我還在天臺發呆的時候,突然聽到一聲輕呼,聽聲音好像是……班長?

  我一個健步衝了出去,卻發現班長坐在樓梯口處,雙手抱著自己的右腳,一
臉的痛苦。

  嘿嘿,讓妳跑那麽快,下樓梯崴腳了吧?該!讓妳剛才不信我的解釋。

  雖然有點幸災樂禍,但是我臉上卻露出關切的神色,幾步跑到班長面前蹲下,
「怎麽了班長大人?」

  可能確實比較疼,班長都沒有去糾正我的稱呼,「嘶,沒事,腳崴了下,不
礙事。」說完就要站起來,但是還沒站到一半,就疼得又跌坐下來。

  真是倔強。我暗嘆一聲,急忙扶住班長。讓一個美女在自己眼前摔倒,豈是
紳士行為?

  「好了,別逞強,我送妳去醫務室。」

  「妳?」班長這眼神,把不信任直接寫在臉上了啊,「不用了,妳回去叫我
同桌過來,讓她扶我去醫務室就行。」

  真無語,防賊一樣防著我,「但是,從樓頂回教室,再叫人上樓頂,扶妳去
醫務室,麻煩不說,得耽誤多長時間啊,下節課就上不了了。」

  果然,前面我說什麽,班長都是不以為然,直到我說到耽誤上課,班長立刻
改變立場了。

  「妳說的對,不能耽誤上課,尤其是不能因為我再讓妳們上課遲到。」嘖嘖,
這偉大的情操,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班長神色掙紮,過了一會,才不情願的說,「葉軒同學,麻煩妳把我送到醫
務室吧。」

  「好的。」我順勢摟上班長的腰,扶著她往醫務室方向走去。

  手感真好啊!摸著班長的腰,忍不住又用手捏了捏。班長臉色突然變得通紅,
狠狠衝我腰間軟肉一掐。

  「嘶!」好疼!我一臉無辜的看向班長,衹見班長滿臉通紅,惡狠狠的衝我
說:「手老實點!」

  額,接下來,我不敢再毛手毛腳了,老老實實的送班長到了醫務室。

  「妳好,有人嗎?」醫務室彌漫著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整體看起來很幹凈。

  「來了,什麽事啊?」從裏屋出來一個人,應該就是校醫了。

  「老師,她崴腳了。」我邊說邊把班長扶到床上坐下,然後抬頭一看,哇,
大美女!

  烏黑的長發盤了起來,戴著一副小眼鏡,白大褂,下身穿著性感的白絲和黑
色高跟鞋,鞋跟得有7,8厘米那麽高,襯托著雙腿更加筆挺修長。看年齡,二
十五,六歲左右,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子嫵媚。我發現我來這學校真是來對了,美
女真多!

  校醫看著我們,笑了笑,說道:「這位同學,妳幫她把鞋脫下來。」

  聽到校醫的吩咐,我和班長產生截然不同的反映。班長羞紅了臉,急聲說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來!」而我,早已經蹲下,將班長的小腳拿到手裏了。

  班長穿的是帆布鞋,非常幹凈,一看就是經常清洗。我小心翼翼的解開鞋帶,
輕輕把鞋子脫了下來。

  一衹白襪腳出現在了我的眼前,白的晃眼。

  我用手輕輕握住這衹白襪腳,手上傳來的餘溫讓我不自覺由蹲下的姿勢改為
單膝跪地,身體微微向前傾了傾。鼻子不著痕跡的吸了吸氣,唔,沒有什麽異味。

  還沒等我再多吸一口,猛然感覺腦後傳來一股力道,直接將我的臉緊緊貼在
了班長的腳背上,順著這力道,我直接又改為雙膝跪地。

  後腦勺上這觸感,妥妥的高跟鞋底。不用想,肯定是校醫在踩著我的頭呢。
這堅硬的鞋底和高跟踩在頭上,帶著重量和刺痛的感覺,讓小丁丁有點勃起的跡
象,再加上我整張臉正貼在班長的腳背上,白棉襪美妙的感覺,還有那馨香的味
道,我感到小丁丁已經憤怒起來了!

  我正在爽著的時候,頭頂上傳來了戲謔的聲音,「這位同學,讓妳給女同學
脫鞋,要貼的那麽近嗎?是不是近視,看不清啊?」

  「葉軒,妳快起來!」班長的聲音有些惶恐,可能她從來沒碰到過有男孩子
跪在自己面前,用臉去緊貼自己的腳吧!唔,這麽一想,感覺更興奮了呢,小丁
丁要突破天際了!

  正在我偷偷張開嘴,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白襪腳背的時候,頭頂上又發話了,
「同學,鞋脫下來了嗎?」

  我下意識的馬上回答道:「脫下來了。」嘴巴隨著說話,貼著腳背一動一動,
相當于又舔了幾下,唔,感覺小丁丁要頂出褲子了!

  突然,感覺頭上一輕,校醫把踩在我頭上的腳拿下來了,輕笑道:「那還不
快起來,我給這位女同學看傷。」

  雖然校醫把腳拿開了,但是我還是尷尬的跪著,而且還弓著腰,不敢直起身
來。因為,如果現在起來,小丁丁的狀態就徹底被大家發現了,就太尷尬了。

  「葉軒同學,」班長聲音很嬌羞,「妳……妳快起來啊。」

  我倒是想啊!我抬起頭衝班長苦笑一下,想解釋什麽,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麽
好。

  突然,感覺一股陰影襲來,我抬頭一看,唔,黑色蕾絲的,然後,什麽都看
不見了。

  這校醫太給力了,直接邁步從我頭上跨過去了!

  唔,現在校醫橫插在我和班長中間了,因為我是跪著的,眼前看不見班長了,
衹有近在咫尺的,渾圓性感的校醫的屁股!

  「好了同學,躺在床上,我幫妳看看腳。」

  校醫和班長說什麽,我已經完全不在意了,看著這屁股,我忍不住微微向前,
想聞一聞。

  「碰!」突然,我還沒靠近屁股,屁股卻猛的一撅,向我的臉迎面撞了過來。
猝不及防下,我直接被撞到了。

  唔,事發突然,雖然和校醫的屁股有了親密接觸,但是衹有柔軟的觸感,卻
沒聞到什麽味道,可惜了。

  啊,我在考慮什麽!現在被仰面撞到了,我的胯下的狀態不就被大家都看到
了嗎?!

  結果還沒等我反映,突然感覺胯下一緊。一看,校醫已經順勢用右腳踩在了
我的小丁丁上。而班長大人,已經躺在病床上了,所以其實並沒有看到這個狀況。

  緊接著,我看到校醫踩著我小丁丁的右腳,從高跟鞋中提了出來,我這角度,
正好看到渾圓的,包裹著性感白絲的腳後跟和腳底。

  真美啊!還不及感嘆,校醫順勢將鞋子踢掉,穿著絲襪的小腳直接踩上來了。

  好爽!脫掉高跟鞋後,衹穿著絲襪的美腳踩在身上,非常柔軟,而且因為是
剛從鞋裏拿出來,腳上還帶著溫熱,此刻正輕柔的撥弄我的小丁丁,一會踢到左
邊,一會踩到右邊,有時幹脆直接踩住,在輕輕的抖動。

  我感覺自己快要升天了,這校醫的腳法簡直太棒了,我覺得我馬上就要繳械
了。

  「額……」陣陣快感讓我忍不住輕吟出聲,緊接著感覺身體一沈,就看到校
醫的另一衹腳也脫掉了鞋,整個人都踩在了我的身上。

  右腳繼續踩我的小丁丁,左腳在逐漸向我眼前靠近。我眼睜睜看著校醫的左
腳踩到了肚子上、胸口上,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終于,踩到了我的臉上。感覺
校醫用左腳在我臉上左右摸索了一下,找到了嘴的位置,然後直接踩了上去。

  現在的情況是,校醫的右腳繼續在我小丁丁上玩弄,左腳的腳後跟在我眼睛
附近,鼻子被踩在腳心裏,腳趾頭踩在我的嘴巴上。

  因為整個人踩在我身上,壓力使的我被緊緊踩在地上,。讓我又有痛感,更
多的卻是快感,我感覺我快要爆發了,小丁丁被校醫的小腳調教的快要爆炸了!

  我努力把嘴巴想開一條縫,把自己的舌頭伸了出來,輕輕舔了舔踩在我臉上
的白絲腳。

  「呵呵」頭上傳來一陣輕笑,校醫有所察覺,然後她接下來的動作,直接讓
我爆炸了。

  衹見校醫把左腳輕輕抬起,雖然壓力全在小丁丁上了,但是現在我這個狀態,
再疼也感覺不到,衹會感覺到,爽爆了!

  校醫的左腳並沒有抬多高,還是懸在我的臉上。我喘了口氣,看著離臉僅有
10公分左右的白絲腳底,努力的仰起頭,向腳心嗅去。

  唔,沒有臭味,很清香的感覺,還有點熱氣,很舒服的氣味。

  突然這衹白絲腳腳尖朝下,一下插進我的嘴裏!

  瞬間覺得自己的嘴巴被填的很充實,接近一半的美腳伸進了我嘴裏。感覺到
腳趾在嘴巴裏不安分的扭動,我趕快伸出舌頭開始舔。

  唔,嘴巴這充實的感覺,這舌頭和腳趾打架的感覺,成了最後一根稻草,在
雙管齊下的狀況下,小丁丁爆發了!

  「呵呵」校醫又發出了一聲輕笑,右腳繼續踩小丁丁,把剩餘液體都擠壓了
出來。

  緊接著,身體一輕,校醫已經從我身上起來了。我慢慢也站了起來,爆發過
後,進入到了賢者模式。

  「妳們班長的腳沒什麽事,沒傷到骨頭。我已經噴了藥,休息幾天就好了。」
校醫一臉的公事公辦,完全看不出剛才那個玩弄我的人和她是同一個人。

  「那個,」班長不知道剛才我和校醫在她身邊發生的事情,還以為我一直在
等著她治好一起回教室呢,所以看向我的角色緩和了不少,「我在醫務室休息一
會,妳先去上課去吧,別耽誤課程。」

  看到班長不再以厭惡的眼神看我,我感覺雖然解釋的過程很曲折,但目的達
到了,現在班長已經不認為我是流氓了。

  「那葉軒同學,妳回去吧。」校醫衝我嫵媚一笑,「我是咱們醫務室唯一的
校醫,叫劉媚兒,以後妳叫劉姐姐就行,有什麽事隨時歡迎來醫務室哈!」說完,
人如其名的劉媚兒,迅速用手捏了我的小丁丁一把。而本已經軟下來的小丁丁,
被這麽一捏,又有了抬頭的趨勢。

  還沒反映過來,劉媚兒已經把手拿開了,一臉的嚴肅:「葉軒同學,快回班
級去吧!」然後在我下意識點頭答應的時候,將頭靠近我這邊,我在聞著洗發水
的香味呢,就聽到劉媚兒換了一副嫵媚的語氣悄聲說道:「果然是年輕啊,火力
旺,一碰就著!」

  這變臉神速的女流氓!我根本不是對手,被擠兌的毫無還手之力,落荒而逃,
身後是校醫的大笑和班長的一臉迷惑。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第六天魔王 + 10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