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691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tttome
威爾斯親王 | 2018-1-16 15:43:18

榮伯的大樓管理工作 (1-5)

第一章榮伯今年55歲,本來在一間紡織廠當廠長,但是老闆轉投資到中國設廠,臺灣的工廠就這麼收起來了。榮伯這把年紀只好辦了退休,雖然孩子都工作,也不需要照顧,可是畢竟剛工作,也不可能給爸媽什麼錢,榮伯夫媗婦商量一下,大樓保全的工作雖然工時長,但離家近、工作又不需要新的技術,對榮伯這種中高齡就業來說,是最好的選擇。榮伯在工廠上夜班慣了,而且夜班薪水高,也沒人跟他爭,因此也樂得自願大夜。

    剛和日班的交接後,榮伯剛指揮完下班回家進入車庫的住戶,正要打開老婆為他準備的飯盒時,一陣香氣飄了過來。這氣味榮伯再也熟悉不過了,是這棟大樓出名的美人,單親媽媽心純。

    “榮伯好,有我的東西嗎?”心純的聲音嬌嫩地讓人酥軟。

   榮伯女人緣不是很好,從小到大看到漂亮的女人,就會結結巴巴的。不擅把妹的他一直沒辦法和女人好好的談戀愛。現在跟了自己30多年的妻子其實是透過父親,和他朋友的女兒相親認識的。妻子的外表也不怎麼樣,兩個人相伴相隨也過來了。兩人從不吵架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太恩愛,而是因為根本沒有愛,所以兩人也相敬如賓,生活連交集都沒有,又何來磨擦?

    兩個小孩在結婚第二年、第四年出生,從此榮伯乾脆自己分房睡,兩人表面上都說這是為了配合榮伯紡織廠夜班的工作型態,但事實上他和妻子都知道,紡織廠夜班管理的工作根本是榮伯自願的。

    心純看榮伯呆呆地出神,只好近一點再問一次:“榮伯,有沒有國外寄來的東西啊?我訂了一個東西,廠商告訴我已經寄到了。”

    兩人距離不到50公分,心純口紅的香味和嘴裏的女性味道完美地融合在一起,飄進了榮伯的鼻腔裏。

    榮伯結結巴巴地回答:“啊啊!有。我拿給你。”

    榮伯轉身到網購的大櫃子拿出一個重重的DHL寄來東西,交給心純,然後再請她簽名-心純好像很期待這東西,加上和榮伯也認識,等不到回家,就急著和榮伯借剪刀現場開箱了。

    “這是最新型的蘋果電腦和iPhone,我都流口水好久了。”心純彎腰開箱時,興奮地臉都紅了,更顯嬌豔。

    “這東西看來好像很高級哦!這多少錢啊!”榮伯應付地說,不過眼睛卻看著心純彎腰而下垂的雪白乳溝。

    榮伯雖然和妻子沒有愛,但妻子的胸部已經算大了,有34E。而心純的胸部好像比妻子還大上一點。

    “至少有F杯吧!”榮伯心裏想。

    心純拿出筆電和iPhone時,胸部還抖了一下。“榮伯你看!漂不漂亮?,這兩支加起來八萬塊。”心純笑起來的亮白牙齒,又大又白,就像牙膏廣告的女模一樣。

    “哇!我可買不起”榮伯聽到這價錢,好像被潑了冷水一樣,從心純的乳房幻想中瞬間醒來。

    “其實也不是我的錢啦!是我爸爸每個月定期給我的錢,多的我就拿來血拼了。”心純對交代自己經濟狀況這件事,可以說是毫無心機,坦白得很。

    “那我上去了哦!榮伯晚安。”

    心純離開大廳後,還是留下濃濃的香水味。榮伯趕緊打開便當用餐。

    到了晚上11點,榮伯看進出的人住戶變少了,就將大門關起,設為感應模式,然後再到機房巡一遍簽到。通常這時間開始就沒什麼事了,一直到天亮,榮伯拿出茶葉,準備為自己泡茶,好渡過這一個晚上。沒想到內部對講機響了起來。

    “喂!警衛室。”

    “榮伯!我是10樓的心純,我家有兩隻蟑螂,真得好怕,已經對恃快半小時了,牠們都不走,我實在沒辦法,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打蟑螂。”心純的聲音聽來非常緊張。

    一般來說,這種無聊的住戶要求,按管委會的規約是可以不需要理會的。不過心純小姐的要求應該沒有男人可以拒絕得了。

    “好!陳小姐別擔心,你幫我開一下門,我立刻上去解決。”榮伯馬上拿著手電筒,搭電梯沖了上樓。

    一進心純家裏的玄關,榮伯就聞到一陣看氣,心想:“這麼香的地方也會有蟑螂?”-走到客廳,看到心純就站在沙發上,手裏拿著粉紅色的拖鞋在發抖著。

    “榮伯!幸好你來了,嗚嗚嗚……,蟑螂好像鎖到茶幾下麵了。”心純看到榮伯,好像看到救星一樣,又是害怕又是高興,忍不住哭了出來。

    “別怕!別怕!我找找看!”

    榮伯彎下腰到茶幾下看,果然發現兩隻蟑螂就在茶幾下的暗處,心裏正想,這下真的英雄救美了。

    榮伯抬頭正要和心純說,正看到兩隻白晰的腿就在眼前不遠處。而且剛剛榮伯並沒有注意,原來心純就這樣只穿一條內褲出來見客了。

    心純看到榮伯往上仰望自己,才發現原來自己在家穿得太少了,剛剛只顧著求救而忘了穿褲子。

    “榮伯……喲!人家……太害怕忘了穿褲子。你……快點打死蟑螂,不要再看了啦!”沒想到心純居然沒有生氣,還對著榮伯撒嬌。

    榮伯往上一看,心純胸前的32F大奶像921地震時的統一布丁一樣劇烈地抖動著,而且幾乎快要看不到他的臉;雙腳扭抳地交叉姿態,反而更讓男人興奮。

    “好好……,對不起……陳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榮伯很尷尬地道歉,連忙低頭找蟑螂。

    榮伯在沙發角落發現那個黑影,看了一下距離,手還搆得到,拿了拖鞋揮了兩下,把蟑螂驚嚇出來,就這麼停留在電視機前,這個距離正可以就死地正法。

    心純看到蟑螂更加害怕,早就躲在沙發上的角落。榮伯站起後,更不禁扶著榮伯的肩膀。

    榮伯聞到從後而來的淡淡女性香氣和溫度,背部也有一點點細微的柔軟正壓著自己的背。榮伯潛意識裏渴望這柔軟感觸就這樣黏在自己的背上,但他知道這樣的是不道德的。凝神後舉起拖鞋,專心對付兩隻醜惡的蟑螂。

    啪!啪!

    拖鞋拍到地板上發出兩個巨大的聲響,地面上兩個扁平的蟑螂屍體。心純不禁大聲歡呼著。榮伯內心不禁好笑,這小姑娘家裏有錢,卻把打蟑螂這種小事當成重大成就般歡呼著。

    榮伯細心地幫地上的屍體清理乾淨,心純才放心地走下沙發,當面謝謝榮伯。

    榮伯卻看到心純的小可愛胸前滲出濕點,位置正好就在乳頭上,但心純卻似乎絲毫不在意,只說:“只因為躲蟑螂,都沒辦法喂寶貝了。”走進嬰兒房間,抱著一歲大的女兒,也不管榮伯就在客廳裏,就拉起小可愛的下擺,側背對著客廳的榮伯,親喂起了女兒。

    心純並沒有看到自己,因此榮伯也沒有尷尬地閃躲視線,直視心純的側背影,看到柔美而碩大的雪白乳房正在輕輕地隨著心純的身體擺動著,乳頭則被一個可愛的小嬰兒含住,榮伯看不到。不過這個畫面美麗卻性感的恰到好處,一點也不會引起過份的想像。

    榮伯沒有閃躲,心純也沒有趕走榮伯,還時不時微轉頭一下,給了榮伯一個年輕母親的溫柔笑容。“寶寶真得餓了呢!!”

    “對不對啊!寶貝,要不要謝謝伯伯,如果伯伯沒打死蟑螂,媽媽就不敢來喂你了哦!”心純憐愛地對著嬰兒說話。

    榮伯不知道要回答什麼,但因為心純也沒怪罪,因此也沒有把閃避哺乳的現場-榮伯看著心純的乳房被嬰兒吸吮著,飽滿的乳汁一直都吸不完似的,小嘴的蠕動時不時露出淡紅色的乳暈邊緣,讓榮伯有種偷窺又看不到的感覺。乳暈邊還流漏出白色的乳汁,沿著乳房流下來,有些心純發現了,手帕抹掉,有些則流到腰部,心純也沒有理會。體溫蒸散這些乳汁,使得房間蔓出濃濃的人乳味,有點乳香甜又帶點醒味。

    “寶寶在吃飯了!”心純一邊餵奶,一邊給了榮伯一個甜甜的笑容,似乎忘了有個中年男子正在自己家裏,也忘了大奶整個暴露在他的視線中。

    也許過了十來分鐘吧!榮伯也忘了。嬰兒吃完了奶,打了個嗝,心純也將衣服拉好。“榮伯,你怎麼還在這?”

    “啊!對不起陳小姐,忘了,我要回警衛室了。”榮伯這把年紀難得臉紅,直到搭進電梯,還是呼吸急促。

    這是一個難熬的夜晚,也是一個令人興奮的夜晚。因為今年55歲的榮伯,自從十年前最後一次後,他就再也沒有感到對性的需求。而今晚他只是看到心純的側乳,乳頭被她的女兒咬著因此看不到,就勃起了一整夜。他時不時搓弄自己的下體,這是好幾年來沒有過的動作了,即使在無人的夜晚,他也不敢放肆脫下褲子好好地打一槍,只敢時不時地磨蹭一下,然後幻想比兒子年紀還小的心純正扶著大奶,胸罩已解開,深情望著自己。

    第二章這棟大樓雖然很新,但因為公設環境良好,所以社區的老人還是很多,社區管理良好,設備也很敢用,老早就全社區WiFi了,連草地樹下都收得到三格的WiFi;閱讀室比私立大學的圖書管還要大,健身房有100坪大,還和健身中心合作,每天晚上和下午都有重訓、飛輪和瑜珈等健身課程;很多公司退休的高階主管都在這裏買房,把這裏當成終老的地方。

    社區大門口進來就是警衛室,警衛室和閱讀室打通,社區固定都有3、5個來歷不小的老人固定在閱讀室看報、上網、喝咖啡聊事非,老人們很喜歡待在這裏,其實比回去家裏面對老太婆令人生厭的對話好多了。老李和謝董就是把警衛室和閱讀室當長青網咖的代表。

    榮伯剛和早班警衛交班,正在清理閱讀室的咖啡機和茶水桶。

    “九樓的那個辣妹大概是全社區最正的吧!奶子大,人又瘦,臉長皮膚白,哪還有什麼好挑的,我每天中午都故意在電梯堵她。”老李喝了一口自已帶來的高山茶潤潤喉說。

    “什麼全社區,根本是全區最正的。我看這方圓百里只有他讓我願意每晚1萬1萬的撒下去。”謝董接話稱讚心純。

    “搞不好阿榮是我們最幸福的一個,因為每天都有陳小姐的包裹,而且她都不在家裏拆,都在警衛室拆包,我看阿榮都看到不想看了。”老李仰頭看著正在清理咖啡機、加豆子的榮伯。

    “哪有啊!我都不敢看她一眼耶,怕被你們撕了。”榮伯也加入玩笑的行列。

    “我跟你們講,前天到菜市場買菜,剛好看到陳小姐去育嬰中心接他的小孩,剛好看到在車等保姆的陳小姐,我跟他打招呼,你們猜我看到什麼?”謝董故事吊大家胃口說。

    “看到什麼,你就快說啊!賣什麼他媽的關子。”老李抱怨著-“謝董你就快說吧!我看老李快不行了。”榮伯打趣說。“你才快不行,我還硬得很哩!只要陳小姐肯跟我做,我每天奉陪,少一天罰一萬。”老李豪氣千雲地說。

    “我看到胸前兩點濕的!一開始我以為天氣熱,結果靠近一看,哪里是啊!

    這位置根本是乳頭,那是奶水啊!”謝董炫耀地說。

    “奶水…我打從一歲就沒喝過了吧!”老李舔了一下又老又乾的嘴唇說。

    “一歲這種鬼話你也說得出來,你老婆哺乳時難道你沒喝過。”謝董挑釁般地說。

    “是真的,我騙你幹嘛!我那離婚的老婆奶子又小,第一個兒子懷孕後就沒碰過她啦!哪里會想要喝。”老李喪氣地說。

    榮伯清理完咖啡機,也沒聽大家說的話,就回到警衛室的座位上。腦子裏想的都是心純穿著小背心在沙發上驚慌的模樣。胸前那個碩大的乳房跳動著,激突明顯地有濕透的痕跡。這印象怎麼都無法在腦中揮去,讓榮伯在這把年紀裏硬了一整天,回了家也魂不守舍,飯沒有扒兩口就到客廳看電視。老婆正在洗碗時,榮伯的手機響起了訊息。

    “榮伯,我是10樓的心純,抱歉冒眛和總幹事要了你的LINE,我要謝謝你昨天幫我打蟑螂,今天你沒有上班啊!我送你幾塊手做的香皂,是我在外面上課學的。”手機傳來心純的訊息。

    “陳小姐你好,我今天上早班,明天是上夜班。您也太客氣了,這怎麼好意思呢?”榮伯吃力地寫完這些字句,畢竟老人家對智慧手機沒那麼熟練。

    “沒關係的,我做很多,明天晚上拿給你囉!”心純傳來訊息,後面還跟一個愛心符號和一個飛吻符號。把榮伯都逗笑了。

    “在笑什麼?”老婆在廚房問。

    “沒什麼,同事傳笑話來。”榮伯隨便敷衍一下。

    “你的朋友水準跟你也差不多啦!”老婆開口就沒有好話。

    這幾年榮伯有想過和老婆離婚,畢竟孩子也大了,沒有必要維持婚姻,加上兩個人完全沒有愛,生活在一起只有摩擦沒有潤滑,長期下來對雙方都好。這道理兩個都懂,但離婚這個提議卻怎麼樣也說不出口。

    一邊看著心純的簡訊,一邊想起自己的中年過後的婚姻,心裏湧起無限奇異的反差感。

    第三章榮伯在外面買了便當,準備今天的夜班。

    晚上吃完飯,10點多巡了一趟,沒什麼事,警衛室已經沒有什麼人經過,剛要下樓就聽到電話聲。

    “喂您好,警衛室。”榮伯問。

    “是榮伯啊!我是10樓的心純。你在哄,那我下去拿香皂給你。”原來是心純打來。

    沒多久後,聽到自動門“叮”地一聲打開了,心純穿著另一件小可愛和短褲、拖鞋,頭松沒有綁就這樣提手一個紙袋走下樓。

    “榮伯,這是給你的。”心純把手上的紙袋交給榮伯。

    “看你喜歡什麼味道的,這裏有無香料的、薰衣草、馬鞭草、茴香、橘子五種。如果你還喜歡什麼味道再跟我說。”心純為了介紹得更清楚,身體離榮伯非常近,右手臂就這樣靠在榮伯的左手臂上,心純也不在意。

    “你是專家啊!我很少用這麼貴的香皂,我看外面手工皂一塊都要一百多,這怎麼好意思。”榮伯覺得這禮物太貴重,只是打個蟑螂而已,在他心裏實在不敢居功-“不貴重,我最怕蟑螂了!能打死蟑螂就是我的大英雄。而且你會以為手工皂很貴,其實那是外面賣太貴了,基本材料很便宜的,有些還不用錢。”心純解釋給榮伯聽。

    “不用錢?”榮伯好奇問。

    突然心純臉紅了起來,嬌嗔:“榮伯很你討厭,明知還故問。”

    “我是真不知道,不是故意的,這時尚的玩意我老人家也不太懂啦。”榮伯覺得現場好像讓心純尷尬了起來,急忙打個圓場。

    “是……奶……啦…!”心純慢慢把這三個字吐出來。

    “那真是環保耶,我家牛奶也常常喝不完,不會做手工皂,只好丟掉,下次可以給你做手工皂。”榮伯趕緊打圓場。

    “不……是……牛的……奶;是…這裏。”心純臉紅得像喝了一大杯的紅酒似的,白晰的手指指向自己,壓在自己的衣服上。

    榮伯順著心純的手指看過去,白晰手指上塗著粉紅可愛的指甲油,上面還點綴著一點一點的小水晶。可是手指甲正壓在一個地方,看來這地方非常柔軟,因為心純的手指頭整個凹了下去。而手指壓下的地方還滲出一點點液體,把胸前的小可愛都染濕了。

    根本就是在劃重點!

    “是……咳咳咳。”好不容易克制自己目不邪視的榮伯,一下子就破功了,眼睛就這樣被黏在心純的大奶上。更嚴格來說,應該是在小可愛裏面流出奶水的乳頭上,雖然榮伯看不到乳頭,但只隔一層紗,一點也無法阻止淫邪的想像力。

    “咳咳咳!”榮伯這一下被噎得嚴重,一連咳了十來下還止不住。心純急忙扶著榮伯坐下,右手輕輕拍打榮伯的背,試著減輕榮伯的不適。榮伯看到心純拍打時,胸前的乳房也跟著晃動,小可愛背心裏時不時透出一點陰影,好像是乳頭,又好像不是,讓人更想一窺究竟。

    “榮伯喝一下,會比較好。”心純也不知哪里來的飲料,好意把隨身水瓶遞給了榮伯。榮伯想也不想就喝了下去,一口喝掉了半瓶後,咳嗽的確好多了。

    “謝謝您陳小姐!”榮伯示意感謝。不過奇怪的是,嘴裏的味道怪怪的,看到心純手上的水瓶液體,竟然是白色的。

    “陳小姐,這是什麼飲料?有點牛奶香,但味道沒那麼重,比較水一點”榮伯好奇地問。

    心純臉又紅了起來。結結巴巴地,好不容易才擠出這幾個字。“跟你的手工皂…一樣啦!都給你,不跟你說了。”

    心純像小女生第一次和男生約會般害羞,一溜煙就閃進了自動門離開了警衛室。

    榮伯看著只剩一點點的奶,以及手上的香皂,肉棒早就像年輕人一般腫大了起來。他忍不住再嗜了一口心純的奶水,這次他細細品嗜了,有一點甜味和腥味,但的確比牛奶要稀多了,顏色也不是純白的,帶常非常淡淡的黃色。

    榮伯把剩下的一口奶水都倒裏了嘴裏,喝進了人奶,也喝進了性的渴望。他聞著空瓶的奶香味,再打開紙袋的的手工皂,拿著那塊無香精和水瓶,去了廁所。

    在暗黑裏,他拿著水瓶套進自己脹大的肉棒,想像心純用她的32F胸部為自己乳交,劇烈的擠壓讓奶水四濺噴出。他再沾點水把原味的手工皂搓出泡沫,讓奶香的氣味散發出來,利用泡沫的潤滑帶來更好的自慰手感。

    沒多久榮伯差點在廁所大叫出來,這是他三十年來首次自慰,十年來首次勃起這麼長的時間,從心純拿人工皂給他就開始硬了,足足一個小時。

    可是也打破榮伯最快射精的時間,套進水瓶、手開始搓動,聞著奶香味,整個時間不過2分半。

第四章榮伯又是一個夜班,晚上10點多剛剛巡邏完,一走下樓就在警衛室聞到熟悉的香氣,這是心純的香水味。

    一進警衛室,就看到心純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抱著小孩哄著。

    “陳小姐,這麼晚還不睡啊!”榮伯有點嚇到。

    “對啊!小孩吵得厲害,我怕吵到鄰居,閱讀室又黑黑的,一樓只有你這裏亮著,所以就來這邊哄小孩了,沒想到剛剛你也不在。”心純說。

    “巡邏去了。小姑娘好可愛啊!臉圓圓的。”榮伯看到心純的女兒可愛,忍不住做了鬼臉逗弄了起來,惹得嬰兒大笑大叫的。

    “小蛋糕。噓!小聲點,這麼晚了。”心純輕搖小孩,希望降低她的音量。

    “小蛋糕,這個名字好可愛。”榮伯說。

    “這是我的小名,我過世的爸爸就叫我小蛋糕,所以聽到這個名字就會想到我的爸爸。”心純解釋著-沒想到小蛋糕被榮伯逗一下後,整個人精力旺盛,又玩又叫了十來分鐘,緊接著大哭。

    “怎麼辦,是我逗哭的嗎?”榮伯很擔心地問。

    “不是啦!是小孩餓了。”心純說著:“你幫我把簾子拉上,門鎖一下。”

    榮伯轉身過去拉上簾子,正準備轉頭出去把門帶上時……“你留在這陪我啦,我一個人會害怕!”背後傳來心純嬌滴滴的聲音榮伯無奈,只好照作,但不敢正面對著心純,畢竟這和上次在另一個房間偷看並不一樣。

    “榮伯,你看孩子的吃相!好可愛的樣子。”

    榮伯以為心純已經作好了遮蔽,放心轉過頭來,沒想到入眼的是小蛋糕的小嘴正吸著心純左邊乳房的畫面,白晰的乳肉在警衛室LED燈光直射下,透出亮眼的反光。而小嘴含蓋不了的乳暈則反射出小蛋糕的口水光澤。

    “陳小姐,你…這樣不太好,我還是回避吧!”榮伯轉頭就要離開。但一隻溫暖柔嫩的小手抓住了自己的食指,原來是小蛋糕的小手。

    “你看看,連小蛋糕都不讓你走。榮伯你還是陪陪我們母女吧!等小蛋糕吃完我們就回去睡了。”心純看到這個有趣的畫面,不禁大笑,左乳隨著笑聲一跳一跳的,軟嫩的模樣甚是誘人。

    小蛋糕好像也被母親的笑聲感染,一邊吸吮心純的奶汁,一邊發出嬰兒特有的笑聲-這時榮伯才第一次仔細欣賞心純的奶子。這對32F的乳房微微垂下,但乳頭昂立、因為哺乳而微微顯出拿鐵咖啡色的乳暈大小適中。這是一對天然的美乳真品。

    榮伯也仔細端詳了心純秀美的小臉。白細的瓜子臉蛋、微尖的小下巴、可能不到18公分的小臉,尖尖的鼻子,像小鑫鑫腸般豐滿的雙唇,如柳葉般又細又長的天然眉巴,以及隨時會不小心刺到眼睛的長睫毛。

    “心純真是個美人兒!”榮伯心理想。

    小蛋糕吃了十來分鐘,不知為什麼,突然哭了起來。

    “我嚇到他了嗎?”榮伯很擔心地問。

    “沒啦!單純是這邊沒奶了。”心純一邊說,一邊整理自己的衣服,拿起衛生紙把左乳頭擦乾淨,然後再拉下右肩的領口,突然停住了。

    “榮伯!榮伯!”心純叫了已經看傻的榮伯。

    榮伯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什…什麼事?”

    “你幫我一下,我右邊胸部比較慢出奶,需要按摩,我要抱小蛋糕,你幫幫我。”心純睜著又大又美的眼睛,講出讓榮伯不敢相信的話-榮伯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急忙喝了一口濃茶。“幫…幫你,怎麼幫,我不會啊!”

    “很簡單的,你就從我的右邊腋下沿著乳房外緣,用你的掌心深壓,一放一按,好像揉麵糰一樣就對了。”心純講得好像不是自己的乳房,而是麵糰.可是榮伯還是不敢動,手遲遲不肯抬起。

    心純有點不耐煩,拉起榮伯的左手就往自己的奶壓下去。“這有比打蟑螂難嗎?蟑螂這麼噁心你都願意了。”心純有點小抱怨地說。

    榮伯手裏握著尤物的乳房,卻像握著手榴彈一樣的緊張。

    34F的乳房不是榮伯的手可以掌握的,但這柔軟又碩大的觸感,榮伯還真是第一次碰到。他這輩子只觸摸過妻子的乳房,但心純這等級的容貌和AA的大奶結合在一起,簡直就是日本A片的8K畫質VR虛擬實境加上彈性力回饋的體驗,不…還更高。

    “榮伯,要按揉才會有用,小蛋糕餓了啦!”心純嬌嗔抱怨。

    榮伯開始揉起心純的巨乳,一開始怕壓得心純太痛,刻意被輕力道,加上緊張的發抖,揉捏反而讓心純的呼吸急促了起來。

    “嗯……啊……榮伯……你揉得……太小力了,人家……會癢癢的。”心純也不知是在抱怨還是在撒嬌,氣音不斷發出。

    榮伯都聞到吐氣如花的心純味道,下面的肉棒開始轉硬了。這下又破了記錄,這十年來榮伯的肉棒從來沒有過在毫無碰觸的狀況下勃起的-榮伯加重了力道,又沈又豐滿的巨乳被揉捏得變了形。而心純的身體變得愈來愈熱,呼吸聲變得沈重,身體開始扭動連連,手上的小蛋糕似乎也更沈重,一開始心純的手還可以抱得高高的,現在被榮伯揉得全身乏力,手臂酸軟,小蛋糕都垂到膝蓋上了,最後心純索性直接把小蛋糕放在坐著的大腿上,頭也靠在榮伯肩上喘著氣。

    榮伯軟玉在懷,但心純的大奶不是一隻手可以按住的,索性另一隻手也按上,兩個虎口圍成一個圈,按壓心純的乳腺。榮伯偶而瞄一下心純美麗的小臉,看到她眼神迷矇,嘴唇微張沈重喘氣。忍不住想把臉靠近心純,離到10公分時,榮伯退怯停滯了,聞著心純嘴裏的香氣,與年輕小妹妹發生關係這種心理禁忌就這麼被大開了。

    心純的大奶也被揉得動了情,自己都感受到下體的濕潤,榮伯臉一靠近,心純容易興奮的弱點就暴露了出來,粉紅的嘴唇忍不住印了上去。兩個年紀相差20歲的唇就這麼吻起來了。

    榮伯心裏雖然說不要,但舌頭倒是很誠實,儘是往心純的嘴裏伸去;心純並未嫌棄榮伯,而是儘量滿足榮伯是欲望,不管榮伯的舌頭怎麼伸、口水怎麼流進她的嘴裏,心純都承受下來,儘量滿足榮伯-吻了大約2分鐘,榮伯的興奮感褪去一點點後,理智回復了一點,他心想:“我這樣對她是不是太不敬了。”歉意一出現,性欲就會退場。

    榮伯將注意力回到按摩上,雖然手掌隔著衣服,但榮伯粗糙的手指偶而碰到心純柔嫩的乳肉,還是讓她興奮地大聲喘氣。

    “榮伯……嗯……啊……!不……別……再揉了。我的衣服…啊…都濕透了。”

    心純好不容易在才興奮狀態下講完這段話。

    榮伯才發現,剛剛理性根本沒有恢復,而是轉移到乳揉這件事上。而自己在揉捏心純時,根本已經沈淫在又軟又大的乳房中,忘了原本只是按摩乳腺,心純的小可愛整片被乳汁浸得濕透,從外面可以明顯看到乳頭。

    “真…抱歉,你的……好好摸,我揉到都忘了。”榮伯帶著歉意說。

    “沒…關係…,不過也擠太多出來,不知道小蛋糕還有沒有得吃!”心純很擔心小蛋糕,把右肩背心的肩帶拉下,露出整顆右乳,柔美的淡紅乳暈上有幾滴白色的乳珠。

    “好……美啊!”榮伯知道自己不應該說這樣的話,但還是忍不住說了出來。

    榮伯心裏其實很想把臉湊過去,狠狠地把乳珠數個清楚,然後一個舌頭把它們全舔掉。

    心純給了榮伯一個甜美的微笑。“榮伯喜歡的話,下次喂你吃。”好像只是在說請人家喝杯牛奶似的。

    榮伯低頭不語,非常害羞。他自大學無數次的告白失敗曾經有過這種害羞的感覺,害差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很年輕,都忘了已經55歲了。

    小蛋糕已經開始吸吮媽媽的乳汁了。榮伯看著嬰兒秀美的臉龐,小嘴不斷蠕動著,也把心純的巨乳牽動著,接著榮伯視線往上,看到心純充滿母愛的憐惜表情,覺得這個畫面又美又性感。

    大約吃了十來分鐘,小蛋糕飽了,心純抱著她說:“我得上去搖搖她,讓她打個嗝、睡個覺。晚安囉!”

    深夜的警衛室留下心純身上的香水味、濃濃的乳香味,以及一壺已經煮到快乾掉的水。

    剛剛的經歷還是讓他悸動不已,陳舊已久的肉棒也勃起許久,榮伯自覺硬得都快穿透制服的褲子,但他是個大樓警衛,還是要獨守深夜一整晚。

第五章這周輪到榮伯值日班!

    大樓警衛的日班工作,這些年來因為網路購物的關係,而有了變化。別看中高齡好像只會傳長輩圖,事實上他們網購才買得凶。不過200戶的社區,每天都會收到50個左右的包裹,有宅配的、有郵局的,也有像上次心純買的DHL。

    總而言之,早班的工作就是清點這些包裹,然後一一造冊。

    “榮伯早!”一大早就聽到送貨司機陳小胖的精神抖籔的聲音,其實有點讓人難過。因為這代表榮伯接下來要處理一堆事了。

    “今天又有陳小姐的東西了!”陳小胖意有所指的暗示榮伯。

    “有又怎麼樣?”榮伯一邊開始登記這些貨品,一邊沒好氣地回應。

    “是冷藏品啊!你叫陳小姐下來領嘛!”陳小胖最後還是透露出自己的意圖-“不要,哪有叫住戶下來領的,而且我們警衛室這邊有一個500升的大冰箱,根本不怕壞。”榮伯連看都不看陳小胖一眼。

    “別這樣,我難得逮到這個機會看陳小姐一眼;這樣好了,我幫你寫領貨單,你去打電話叫陳小姐下來。”陳小胖早已埋好榮伯無法拒絕的理由了。

    “好啦好啦,你是不用去送貨是吧!”榮伯一邊嘀咕,還是乖乖地去打電話。

    沒十分鐘,自動門打開,又是熟悉的香味飄了進來。這香水味榮伯聞了不下數百次,每次都會勾起他這個臨近老年人的性欲,那柔軟的乳房,以及濃香的乳汁……榮伯轉頭看,陳小胖的表情更是誇張,整個人像被電到似的,連嘴都合不起來,好不容易才從嘴巴裏擠出幾個字:“陳小姐…早……有…有……”

    “有你的頭啦,還不快把陳小姐的包裹拿出來。”榮伯說。

    “榮伯,沒關係,我不趕時間啊,讓你小胖慢慢找。”心純還是一樣露出她的招牌貝齒笑容。

    陳小胖轉頭到貨車冷藏區找,3分鐘後才揮汗如雨拿著一盒蛋糕走出來。

    “陳小胖,你搞什麼鬼,去冷凍庫還會流汗成這個樣子。?”榮伯今天有點吃醋,說什麼話都饒不過陳小胖。

    “謝謝你辛苦了。”心純快步走向前,從陳小胖手中接下蛋糕後,給了他一個美麗的笑容,這段時間在小胖眼中似乎變成了慢動作,走過來不過是短短7、8步,但陳小胖卻快記住每一步邁出時,軟軟的乳肉在胸前震盪的樣子。

    (左腳動,左乳震;右腳動,右乳震)陳小胖的心思已經混亂,不知道自己在暗念什麼了。

    “大家一起來嚐一口吧!一下子而已。”心純想說,這個蛋糕自己也吃不完,一次就得買這麼大一個也沒辦法,乾脆請大家吃吃。

    心純彎腰幫兩人切蛋糕,胸前的渾圓乳溝就這樣呈現在兩人面前,手臂每一個動作,胸部就抖動一下,似乎比蛋糕裏的布丁還柔軟。

    “榮伯來,給你最大塊。”心純把切好的蛋糕遞到榮伯面前。

    “小胖,你來得及嗎?我切一塊給你要不要?”心純問。

    “要要要。”陳小胖似乎怕榮伯不讓他留下來,緊著表態。

    兩人狼吞虎嚥地把蛋糕吃完,直豎起大姆指稱讚,讓心純開心得不得了,才與兩人道別-陳小胖吃完後,以手肘撞了一下榮伯:“陳小姐真是…身材魔鬼;心腸卻是…天使啊!你在這裏真好,可以每天都看到她。”

    “唉!我這把年紀了………”榮伯說得其實很心虛,因為他昨天才摸過心純的大奶。

    “好啦!好啦!”,我再不離開,今天貨送不完了。

    直到下午,交接的人上班時,榮伯正要回去,突然警衛室響起了電話。晚班的警衛還在穿外量,榮伯先代接了電話。

    電話那頭很緊張的女聲:“榮伯嗎?幸好你還沒下班。我這裏有點急事,你能不能上來一趟。”心純的聲音聽來很急。

    榮伯急忙和代班的同事交代一聲,說忙完自己就到樓下停車場騎車,直接下班了。

    榮伯按了一下心純的門口電鈴,等了一陣子,門才開起來。不過心純並沒有出現在門後,想來應該是電動門鎖開啟了。

    “榮伯嗎?請進。”門裏傳來心純虛弱的聲音。

    榮伯走進客廳後,發現心純就躺在沙發上,兩眼似乎哭腫了。“我的擠乳器壞了,寶貝又吃飽了,但我還是很漲,我用手擠了半天,擠得我好痛哦!”說剛心純似乎又滿肚子委屈,哭了出來。

    榮伯急說:“那我快去幫你買,康是美有賣嗎?”

    心純遲疑了一下,嬌羞地說:“你可以…幫我…吸出來嗎?”心純說這話時,連頭都抬不起來。

    榮伯聽到這話,一下子就驚呆了:“這樣好嗎?”

    “沒關係的,你快幫我,我的奶漲得好痛啊!你都…不願意幫人家。”心純又哭了出來。

    “好,好,好!我幫。可是我要怎麼作?”榮伯可真的不懂,妻子都是親喂的,自己對吸奶這種事,早就遺忘在嬰兒時期了。

    心純移動痛得發抖的身體,正面就坐在榮伯的大腿上,然後脫下自己的上衣和胸罩,上半身全裸坐在榮伯大腿上;但因為實在太害羞了,雙手仍然撫著雙乳。

    “等一下,你就含著我的乳頭,就像含著吸管一樣,不要用牙齒咬,把剩下的奶吸出來。”心純好不容易才把自己這些話說出來。

    榮伯抱著柔軟的心純,下體肉棒已經硬挺,手則不由自全地撫摸在心純纖細的腰枝,上上下下來回滑動著,感受著心純柔嫩的皮膚和性奮悸動的感覺,榮伯覺得自己好像又回到20幾歲的青春,全身充滿活力-心純被榮伯撫摸後,也漸漸動了情,雙手放開了胸部,害羞地說:“榮伯……你可以…吸了。”

    榮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在全裸的狀態下看著心純的雙乳。這一對乳房真是榮伯有生以來見過最美的乳房。不僅碩大,而且豐滿,乳暈呈淡紅色,而顏色較深的乳頭卻小小的,因為剛剛泌乳的關心,已經有幾滴小乳滴沾在上面了。

    榮伯抬起粗糙的雙手,有點發抖地摸上了心純的乳房,輕輕一壓,乳汁就分泌了出來。

    (奇怪,不是很好擠嗎?為什麼還要叫我來。)榮伯沒說什麼,卻帶點疑惑看著心純。

    心純知道榮伯在想什麼,但她沒有回答,只是撫著自己的奶,讓乳頭更加突出,然後上身挺胸,把乳頭塞著了榮伯的嘴裏,示意要他吸吮。

    “人家…想要你這樣年紀的大叔…幫我吸。”心純一邊喘氣著,一邊把話說完。

    (戀父情結?)榮伯裏心冒出這幾個字。

    不過這時候榮伯哪里管這麼多,柔嫩的乳房和富有彈性的乳頭在嘴裏,不斷泌出甜美的乳汁,心純的兩個乳房就像多汁的水果一樣,乳汁源源不絕,榮伯吸了大約20來分,兩個乳頭的乳汁才減少到快要吸不出來的程度。

    榮伯肚子有點飽,嘴也有點酸。

    心純看榮伯吸完了,立刻360度,讓自己背對面坐在榮伯的大腿上。

    “榮伯……幫人家按摩,不然以後乳房會下垂。”心純抓著榮伯粗糙的大手,按在自己細嫩的奶子上,示意要他揉捏。

    榮伯也捨不得放開這對尤物,很開始地把用穿過心純腋下的雙手搓揉她的34F大奶。

    “心純…你的胸部…好大,好軟啊!是什麼…!”榮伯突然覺得這樣問,很不禮貌。

    “嗯……噢………是什麼尺寸的嗎?我是32F啊。很不好買胸罩耶。每次都是趁出國玩的時候,一次帶個6、7套回來。”心純一邊被揉得嬌喘起來,不過她對榮伯一點也不避嫌-“其實我很喜歡榮伯,覺得你很成熟,又很認真,所以就忍不住…”心純把後腦枕在榮伯的肩上,一邊讓榮伯按摩乳房,一邊說。

    心純的紅唇就在眼前,自己摸了她的上半身大約有了半小時,榮伯早就性欲潰堤,忍不住就吻了下去。兩人不吻還沒事,一吻下去就是唾液直流,心純非常迎合榮伯生疏的吻技,不只上半身有韻律地輕輕擺動著,坐在榮伯大腿上的屁股也慢慢地磨蹭榮伯的肉棒,榮伯也感受到心純的內褲已經浸濕了。

    自從遇見心純後,榮伯的肉棒好像年輕了20歲似的,每次遇見心純都要秒速勃起,自己都覺得尷尬。

    心純有感覺到榮伯的興奮,左手隔著褲子,輕輕撫摸著榮伯裏面的肉棒;右手則攬著他的頸子,給他一個吻,然後說:“你要不要…進來。”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完榮伯心都涼一半,想到自己的家庭和妻子,就算已經沒有愛,也不能背叛。“我不能對不起……”榮伯說。

    “可是你硬成這樣…,你跟太太應該沒有…,既然你不肯,那我用手幫幫你好了。”心純說完,也不等榮伯回答,就立刻蹲下,為坐在沙發上的榮伯解開皮帶,脫下老舊的內褲,露出已經硬得不得了的肉棒。

    “都硬著這樣了。”心純看著榮伯的肉棒,手掌上下蠕動時,包皮退出,露出了榮伯的龜頭,上面已經流出大量的前列腺液,隨著心純的小手動作,漸漸打出一些白色的泡泡。

    榮伯看著坐在地上、為他打手槍的心純,這個和他兒子年紀差不多的美麗女孩,居然在為他服務著,湧出了莫名的興奮感,還時不時露出迷矇的眼神以及大聲美妙的喘氣。

    “榮伯……,你都可以出來,只要你想…心純都可以…幫你喲!”心純聞著榮伯興奮了散發出的男性肉棒氣味,自己也興奮了起來,重新燃起剛剛被榮伯撫摸的快感溫度。

    打了4、5分鐘,心純覺得手裏榮伯的肉棒已經在邊緣了,但似乎卡著一關沒過,遲遲無法射精;抬頭看看榮伯,給了一個可愛的小鬼臉,然後用自己的乳房夾住肉棒,上上下下地擺動了起來。

    榮伯感覺到自己的肉棒被兩團柔軟度爆表的乳房包圍,深陷在心純胸前乳肉中的肉棒已經看不到了,只有一上一下時,偶而會看到露出的龜頭,時不時像打地鼠遊戲的地鼠一樣,頑皮地伸出來碰觸心純的下巴-不過乳交這個姿勢很快就累了,就算開著冷氣,心純沒有幾分鐘已經汗流夾背,核力肌群非常酸。,但手掌裏的肉棒還是硬邦邦地,好像安裝遊戲的進度條卡在99%,然後就當機一樣。

    心純看著榮伯的龜頭,上面只有流出更多的透明液體,散發出濃重的男性腥味;然後再抬眼看到榮伯又是舒服、又是皺眉的痛苦表情,心想:“我用嘴應該也不違規吧!”

    她是行動派的女生,不然也不會甘冒風險,主動勾引榮伯。想到也就做了下來。

    榮伯感覺得龜頭上有一片柔軟又濕滑的東西,點來點去,又是這裏一捺,又是那裏一撇的。他睜開始一看,原來是心純的舌頭已經貼上了自己的肉棒。

    “心純,那裏髒,你不能。”說是這樣說,但榮伯還是捨不得下身傳來的快感,沒有推開心純。

    心純沒有回應榮伯,只是給一個頑皮的笑臉,發出又像淫聲,又像喝下飲料的氣聲,接著一口氣把上面還沾有一大堆前列腺液的龜頭含了進去,讓嘴巴形成真空,整個嘴都包覆著榮伯的肉棒身,上上下下地蠕動著。

    榮伯從來沒有被口交過,幾十前年曾經要求妻子,用嘴巴幫他吸,不過被妻子嫌髒,然後就只能在色情電影看到這個畫面了。沒想到今天親身經驗。榮伯本來就在邊緣,哪里擋得住?看著心純柔軟乳肉靠在自己的膝蓋上,美麗的小臉深情款款地看著自己,嘴裏卻淫蕩地含著自己的肉棒,興奮感早就爆表了。

    “啊啊……啊!心純……我快不行了……很髒……很髒……快放開我。”榮伯興奮地大喊,但全身乏力,根本推不開心純的小嘴。

    但心純根本沒有放開的意思,嘴裏的真空壓力只有更小,而且插得更深,榮伯都感到龜頭已頂到一個瓶頸了,但心純完美沒有不悅的意思。

    沒多久,一股一股鹹鹹的液體噴進了心純的嘴裏。

    不,更精確地說,是心純的喉嚨裏。

    但榮伯看著心純,似乎沒有任何不喜著表情,反而像與男人作愛而高潮的女性,深閉雙眼享受肉棒的噴射。

    榮伯覺得自己好像射了一千年似的,射到最後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還有這麼多的精液。心純嘴裏裝不下,從嘴角流出一些到榮伯的大腿上。

    射了1分鐘?3分鐘?沒人知道,反正也不重要,心純感到榮伯的肉棒漸漸變小後,才放開肉棒,張嘴讓榮伯看。

    心純整個嘴裏,就像被塞入一口滿滿的刨冰似的,和她白晰貝齒倒是混在一起。榮伯不敢想像自己居然可以射出這麼多。不…應該是說,不敢想像心純居然可能讓他射出這麼多。

    榮伯急忙拿了幾張衛生紙遞給心純,但心純把嘴唇合了起來,閉了眼,美麗的睫毛就在臉上抖動了幾下,接著喉嚨動了幾下,好不容易才把精液吞完,然後張開嘴給榮伯看。

    “你吸我的汁,我也吸還你的汁,這樣才兩不相欠。”心純像頑皮的女兒一樣,又是雙手環抱著榮伯的頸,把臉靠在榮伯的臉上說。

    榮伯心裏很感動,不知道為什麼,這種自願吞精的樣子就是讓他感到深愛充滿。他緊緊抱著心純赤裏的上半身,也不嫌心純嘴裏還有他的精液味道,深深的吻了下去。

    這是第一個吞下他精液的女人,沒有強迫,都是自願的。而他已經55歲了。

評分

已有 2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kingpriapic + 10 樓主太有才啦!
第六天魔王 + 10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2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