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12 | 回覆: 2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8 06:54:24

夫妻樹,據說是一對愛侶,因為雙方家長的反對而不能相守,二人相約
    在此殉情。以後便長出了二棵相偎相依的檜樹。後人為紀念他二堅貞的愛情
    成全二人的心願,就地讓二人拜堂完婚,謂之夫妻樹。

        但山地人卻不是這種說法,對這二株樹可就沒有動人的淒美傳說。甚至
    原住民們相傳著這二棵樹是二個壞巫師的化身。因作惡被正義的巫師們禁錮
    在這二株樹身中,而這二棵樹在原住民們的口中也不叫夫妻樹,卻是帶有一
    絲邪惡、恐佈稱謂的惡魔樹。

        當然淒美的愛情故事總較討人玩味,誰會去在意什麼惡魔樹的說法。當
    下就給比了下去,大家想看的當然是這愛的死去活來的愛情故事所留下來的
    見證,管它什麼鬼、魔的掃興之說。於是一車一車的遊覽人潮就不斷擁入,
    然而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卻發生了,不是愛情故事的男女主角出來跟你打哈
    哈,倒是惡魔們出來要人性命。

        民國七十九年,一部遊覽車來到了夫妻樹,目的當然是好奇的遊客要來
    看看這夫妻樹倒底長得什麼樣子。司機先生把遊覽車開到夫妻樹旁的空地停
    好,習慣性地拉好手煞車。旅遊小姐對著旅客解釋著夫妻樹的源由:說也奇
    怪,右邊這二棵連專家也沒辦法解釋,為什麼二棵巨大的樹會單獨的長在懸
    崖邊?原因很簡單,這二棵樹是一對情侶變的,他們堅定的愛情,使得樹身
    在此屹立不搖。就在解說到一半,有人突然舉手:運將,冷氣怎麼開的那麼
    冷?連導遊小姐也覺得是開得太強了。但是司機先生說早就把冷氣關了,那
    有在高山還開冷氣!

        運將先生早就快被禁煙的車箱給斃死,趕緊下了車點根煙抽了起來,車
    上的旅客也陸繼下車,一部份人則待在車上聊天、休息。就在此時,遊覽車
    卻緩緩地往後退,在一旁抽著煙的運將見狀,趕忙自地上撿了一塊大石子衝
    到車後輪胎放下,準備以石頭止住下滑。不料巨大的遊覽車根本不把一粒小
    石頭放在眼�,逕自壓過依然往下走。

        運將一看情形不太妙,跳上了車,只見駕駛座上一團白霧狀的人影,正
    對著他傻笑,運將一驚,又跳下了車,可是遊覽整個墬入百公尺深的山崖下
    。這突如其來的巨變,嚇得其他的遊客張大了口,而目睹車子墬崖的旅客,
    不禁悲從中來,失聲大哭。

        這樁意外奪走了十數條人命。崖上的旅客在意外發生時,似乎聽到身旁
    的夫妻樹發出了幾聲咻咻的呼嘯聲,崖上的旅客沒有人會否認這二棵樹就是
    惡魔的化身。然而,意外並未因此畫下了句點。這十幾條人命,只是靈異事
    故的開端。

        另一件怪事發生在民國八十年的春節間,住在台北市的許金德一家五口
    ,突發其想的來到中橫度年假。但,老天好像不太眷顧他們一家人,每家飯
    店和旅館早在一個月前就給訂了,那有房子可以住。天將黑,一家人還是沒
    地方棲身,終於來到了夫妻樹旁。許金德突然想到後車廂�還有上次露營的
    用具,當下就決定在樹旁露起營。

    打點一切,許金德雙手抱胸:「奇怪?好冷,好像零度以下吧!」

    「廢話!冬天的高山上不冷才怪?」銀美說著,從後座行李箱拿出二床羽毛
    被。看得許金德直搖頭,就算是旅館也不見得這麼齊備。

    「小鬼頭們都睡了吧?」許金德問。
    「那有可能?還在玩大富翁呢!」
    「銀美!妳看!那邊也有人在露營,好像還升火烤肉哦!」許金德忽然有種
    「德不孤,心有鄰」的感覺。
    「好啦!這個時候就算有人在夫妻樹上搭樹屋,都不會有人覺得奇怪啦!」
    銀美自顧自鑽進帳蓬中。
    許金德自言自語,「說的也是!」

        凌晨三點半,銀美和許金德突被吵雜的這語聲吵醒,似乎說話的聲音就
    是從帳蓬上方傳來的。銀美推推許金德說:「阿德,你出去瞧瞧。」推開帳
    蓬一看,果然有七、八個人在帳蓬外席地而坐,悠閒地聊著天,一看到許金
    德,紛紛出言招呼。

    「對不起,把你吵醒了。」
    「找不到旅館住?每到假日,這�附近旅館全都客滿,真不方便!」。
    「一起來吃點烤肉吧!」
    面對熱情的邀約,許金德正感到有些卻之不恭,帳蓬內卻傳來銀美的聲音,
    「阿德!你在幹嘛?」。
    「對不起!我家黃臉婆在叫人了,你們慢用吧!」許金德正想鑽入帳蓬內,
    鼻中卻聞到一陣好似腐肉般的腥臭味,不及多想,一骨碌的走進帳蓬,拉好
    棉被後便呼呼的睡去。

        「阿德!起來啦!兒子們怎麼全部不見了?快起來啦!」

    睡夢中被挖起來的小德,往旁邊一瞧,果然,三個兒子全不見了,正打算起
    身瞧瞧,帳戶傳來小兒們的嬉笑聲。

    「大哥賴皮,經過我的信義路,二棟房子要付三千二的過費才對!」
    「哇!小智,你是吸血鬼啊?過路而已,要付三千二?」
    「不管!所有權狀上寫的!」小智正據理力爭。
    「給就給!你就別走到忠孝東路,一棟旅館,外加一棟房子,起碼可以生個
    萬百塊,到時候你可別求我!」
    「天亮了!三個小毛頭再見啦!」

    陌生的聲音,阿德聽得出來是昨晚的那群傢伙。

    「大叔,你們要走啦!」小智說。
    「對啊!你們慢慢玩哦!」
    「大叔,你們的烤肉忘了拿!」
    「哦!不拿了,留給你們吃吧,再見囉!」

    阿德心想,怎麼能收人家的烤肉呢?棉被一掀,便鑽出了帳蓬,一股血腥味
    立即灌入鼻子,差點沒昏倒。再仔一瞧,阿德整個人頓時癱坐地上。三個兒
    子圍坐在地上,正在分食一塊帶毛的動物屍体!血腥味正是出自於此。滿口
    鮮血的小兒子對大兒子伸出手來,「我還要!烤肉真好吃!」。

        三個小孩連毛帶血的吞食著動物的屍体,大兒子手中的那塊似乎是狗頭
    還滴著血呢!詭異的氣氛籠罩在四周,阿德頓時全身無力,而旁邊的夫妻樹
    ,卻在此時傳來咻咻地尖嘯聲。剛離開的陌生人,一個接著一個走向崖邊後
    便一個接著一個跳了下去,最後一個人還邪異的回身一看,才往下跳。久候
    的銀美,此時也已不耐煩的自帳中探出頭來,「阿德!你搞什麼啊?」銀美
    看到眼前的景象,啊了二聲,就昏倒在地。

        小智發現了跌坐在地上的爸爸,便說:「爸爸!你起來啊!吃塊烤肉吧
    !」說完,把手中那塊兀自滴著血的狗肉,往阿德的身邊送了過來。

        「全給我過來!」不知道哪來的勇氣,阿德大吼一聲。頓時,夫妻樹的
    尖嘯聲停止了,三個兒子打從娘胎出生至今,誰也沒見過父親發過如此大的
    火,這麼生氣,手上的烤肉,紛紛掉落在地。阿德順手把掛在帳蓬上的毛巾
    摘下,往大兒子的身上扔去。「嘴巴和手擦乾淨,全部給我進到帳蓬�!」
    下完命令,阿德便扶起昏倒的銀美走入帳蓬內。

        次日,帳蓬內,銀美霍的坐直了身子。
        「阿德!阿德!兒子呢?」
        「不是在睡覺嗎?」阿德換了個姿勢,拉拉棉被。
    銀美看見了三個兒子躺在帳蓬一角,這才拍拍心口,喃喃的說:「還好!只
    是一個夢而已。」

        這個祕密,阿德始終沒有告訴老婆銀美;三個兒子至今也仍認為他們吃
    的是烤肉。然而他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經過那次的露營之後,父親見到狗
    就會嚇得手腳發冷?這答案,當然只有阿德心�明白。

        健忘的人們,如今夫妻樹依舊矗立在中橫的山崖上,遊客依然不絕,而
    詛咒還是存在,下一個中大獎的人會是誰呢?或許是太過好奇的你吧!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3 + 3 訊息過舊已被刪除

總評分: 名聲 + 3  J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無效樓層,該篇已經被刪除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8 23:36:25

這個故事沒有講前因的∼∼∼∼

只是講后果∼∼{:3_251:}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跌倒鐵盒 + 2 + 2 訊息過舊已被刪除

總評分: 名聲 + 2  J幣 + 2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