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1495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8-7-6 02:11:27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2018-7-10 03:35 編輯

“老婆,你又要去那裏了嗎?” 雲傑剛回到家,在玄關拖鞋的時候,看見妻子正在把齊臀的短裙套上。說是齊臀,其實隻要稍稍彎一下腰就能看到最私密的地方。···············
       “是啊,你沒看到我除了這條裙子之外什麽都沒穿嗎,剛剛灌腸的時候不小心把內內撐開了掉到地上,都弄濕了,你待會幫我放到洗衣機洗一下哈。” “你就不能動作小一點嗎,每次去那裏就那麽興奮。”雲傑嘴裏嘟囔著,但其實心裏想著,多幸運我才能有個這種老婆啊。一米七一的個頭,還有著堅挺的38E大奶子,每次觸碰到總有種升仙的感覺。沒有逆天的顔值,但就很像韓雪,鵝蛋臉,全身就像雪一樣白,走在路上,賽雪的大長腿總能把所有人的眼光牢牢地吸引住,但是那些蠢男人總會被她發現,她也不會生氣,就笑一下,眼神中沒有淫蕩,就是很可愛的微微一笑,她知道看著她的男人腦子裏都在想著怎麽在她的子宮裏瘋狂射精,她也不會排斥這種想法,相反,如果有人敢就地強奸她,她一定會讓那個人想怎麽玩就怎麽玩。
         筱瑩,高中教師,在市裏一所重點高中擔任數學教師,但其實是一名應用物理博士和生物應用學的博士,隻是爲了省時間才在一所高中擔任數學顧問,課也不多,但是她總能保證她的升學率。在她的字典裏不存在壞學生,隻有沒有找到弱點的學生。
      “好啦,別唠叨了,我會全程給你直播的,嘉豪他們已經在下面等我了,可能已經在吃藥了,我要是不下去給他們弄一下,我不知道還會被怎麽操呢!”雲傑捂住眼睛表示很無奈,但褲裆已經隆起來了。怪不得小區門口那個面包車那麽面熟,雲傑才記起來。
         筱瑩親了一下雲傑之後,急急忙忙的往電梯那邊跑去,他們住的地方是個挺高檔的小區,來來往往都是達官貴人,她可不想隻穿著一件薄的透明的裙子和涼高跟被人看到。雲傑盯著屁股一扭一扭的妻子,好像裙子後邊那塊已經濕了,地面上隱隱有一塊一塊的小水滴。不會吧。。。筱瑩今天怎麽這麽興奮,雲傑也急急忙忙的去櫃子拿了一包紙巾,打開電腦連接好嘉豪他們提供的視頻連接。
         視頻一片黑,但是已經有聲音傳過來了。“別急嘛,車都還沒開呢,小區門口人多,你們先別把我~搞得這麽興奮~啊~,我~我快不行了啦,啊~” “操你的都排隊排到明年了,我們實在是等太久了,對不住啊,妹子。” “好啦,今晚和明天我都是你們的,隨便操,這裏這麽擁擠,一點都不爽,連攝像頭都沒弄好,我老公會生氣的。”“對對對,先把攝像頭弄好了。” 然後一陣抖動,電腦的四五個視頻窗口全部亮了。
         雲傑眼睛都瞪大了盯著。隻看到筱瑩衣服淩亂。但還完好,就是裙子的上擺和下面已經拉倒了腰部,兩個碩大又白的奶子已經露出來了,正在被三四個人拼命的揉著,那點粉紅的乳頭被幾個人使勁捏著,好像能捏出奶水一樣,但是筱瑩一點難受的樣子都沒有,還一臉春意的跟他們嬉笑著打鬧。車裏一共有五個男的,其中一個是已經是“老朋友”的嘉豪,其他人都是生面孔,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又醜又黑,跟筱瑩站在一起就跟雪掉落在煤炭一樣。
       筱瑩那邊也有個車載視屏,可以看到雲傑這邊,一個握著雞巴的男人。筱瑩看到視頻的時候,就知道了雲傑已經可以看到他們那邊了,因爲兩邊的視頻都是同步的。筱瑩一臉抱歉的對著站在視頻前的雲傑說:“雲傑,emmmm 不要生氣好不好,這麽久才弄好視頻,但是剛剛蠢林有備用攝像頭錄下來,我發送過去給你吧。現在給你看點開心的,消消氣啦”
       說完之後,臉離開了攝像頭,雲傑終于看到了車內的大部分環境。筱瑩在回到座位位置的時候,雲傑看到筱瑩的乳房又被三個人的黑手占領,兩條大腿分別扒拉開,幾乎達到了一百八十度,雖然練瑜伽的筱瑩輕松撐開270度。但是現在下體什麽都沒穿,粉紅無毛的白虎小穴和鮮紅的菊花都都稀稀拉拉的滴落著白色濃稠液體,顯然筱瑩剛才已經被人夾在中間盡情的抽插過了。筱瑩笑著說:“老公,我先給你看點小節目消消氣好嗎?蠢林,快點把視頻發到我老公那裏,不然他生氣了,我也會生氣的,我最愛他了,誰都不能讓他生氣! 現在,其他人可以開始了”
     【哼,她始終最愛的還是我】,雲傑的嘴角掩不住笑意,但下一刻他就瞪大了眼睛,笑容凝固。之間有一個叫古鷹和古離得兩兄弟的兩雙手抓住筱瑩的兩個大奶子瘋狂揉捏,間中還使勁的像握拳那樣使勁握住奶子,這時候雲傑才看清筱瑩的奶子有很多牙印,原來剛剛他們不知道有多用力才會把從小習武的筱瑩的奶子咬出這麽多牙印。嘉豪和另外一個人一邊握住一條腿,眼神癡迷的舔著腳背,小腿,甚至彎著腰舔著大腿和從小穴蔓延出來的淫汁,而另外一隻手則豎著三根最長的手指頭插進筱瑩的小穴和菊花,瘋狂的抽動,期間還彎折指頭扣著裏面的嫩肉,速度快的隻能看到重影,時不時還用力捏著陰蒂。筱瑩已經沒有淡定的神色,仰臥著頭,翻著白眼大口喘息著,但是居然還能說話:“用力點啊,啊~就這啊~這麽點力氣嗎。剛才~ 剛才不是說要把我操的~走不動道嗎,嘉豪,下次~留長點指甲啊~,啊啊啊~不要隻捏,可以打的,嗯~~你嘴好臭~  不過好刺激啊~,啊啊啊啊~~對  用力打。”“媽的,你們別信啊,那是我老婆,輕點啊,混蛋”雲傑嘴裏是這麽說,但是手套弄的速度卻讓人不得不懷疑真正的想法。
       古鷹把滿是爛黃牙的嘴從筱瑩的嘴拿開,兩人的嘴還有一些唾液不舍得分離。古鷹:“嫂子,你的嘴好香啊,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怎麽 就  這麽 誘惑呢!” 一頓一頓的是因爲古鷹在瘋狂的抽著筱瑩的那對堅挺的奶子,每頓一下都能看到筱瑩的奶子脫離重心引力的四處甩,一股股的奶暈看的衆人眼都花了。雲傑盯著電腦屏幕,有點微微像是野獸的低吼,“筱瑩的乳房我都不舍得用力捏,居然被這群社會渣滓瘋狂抽打,那可是我老婆啊,這群畜生。”這頓奶光足足打了兩分鍾,在古鷹用盡全身力氣扇著筱瑩的大奶子的時候,古裏拉著筱瑩的長發,迫使筱瑩仰著頭,古裏伸著舌頭在筱瑩的嘴裏攪動,筱瑩眼神迷離卻不甘示弱的用舌頭與古裏的舌頭糾纏,最後更是反客爲主伸進古裏的嘴裏。而古裏一臉不可置信的含著筱瑩的舌頭用力的吸吮著。
       筱瑩的雙手也沒有空閑,很熟練的拉下古鷹古裏的褲子,握住他們的黝黑巨屌不住的把弄著,鬼頭已經滲出了一些體液,筱瑩一碰到這些液體,雪白的身軀隱隱泛紅。似乎已經想到了今晚要發生的事情。
筱瑩看著這對奶子被隻有一米五的醜男人抽的四處甩,想著,爲什麽我的奶子這麽耐抽呢,這幾年都不知道被幾百人抽過,打過了,還這麽堅挺,可能平時老公幫我揉捏保養的好吧。現在就被老公看著呢,奶子好痛啊,老公看著我被人這麽玩會不會心疼呢,但是好像他自己撸挺爽的呢,那就盡情玩吧。但是爲什麽這麽爽呢,快感像是浪一樣不停湧進小穴,他們已經插進去四根手指了啊,難道他們手指也有感覺嗎。再過一會,可能就要真的隨便他們玩了,不行,我要保持清醒,是我在玩他們,一群蠢貨。

       但是,與筱瑩所想的不同,車內的雄性似乎已經達到了爆發,嘉豪和另外一個叫髒熊的人紅著眼用力的快速把四根手指頭放進筱瑩的小穴和菊花裏面又彎折手指頭抽出來,小穴已經通紅,周圍已經都是白沫,菊花更是紅的像是要出血一般,兩個洞口都緊繃著,好像快要撕裂一般,但是從筱瑩臉上一點迹象都看不出。筱瑩雙手抱著狠狠撕咬自己乳房,奶頭的古鷹,古裏兩兄弟,手指頭隱沒在兩人雜亂的長發中,手指頭並攏著,好像在承受不一般的痛楚,但是又不敢用力,深怕按壓到正在大口吸咬著奶頭的兩兄弟。筱瑩看了一下正在努力扣自己小穴的嘉豪,又看看在屏幕那頭撸著肉棒的老公,露出委屈的神情並說道:‘老公,你看他們這麽賣力的啊~玩你老婆,扣~  扣你老婆的兩個洞,都是爲了啊~給你舒服啊,有消了氣嗎?’ 雲傑沒想到筱瑩的小穴和菊花都已經被快一個碗口大的手這麽使勁的抽插還能想到自己消氣了沒。不禁一陣感動。忙說:“嗯。還行,可是我還沒看到之前的影片呢,很難說!”
      筱瑩聽了之後好像真的在賭氣一樣,眉頭一皺,“哼,我老公還生氣呢,你們還不用力點!”古鷹,嘉豪他們四人互相對視了一眼,不可置信的眼神又看了看筱瑩,最終嘉豪還是開了口,“妹子,你真的受得了?”筱瑩的眉頭皺的更加緊了,我好歹也有物理,生物的雙博士學位,習武之餘還練瑜伽,還有我受不了的? 于是大聲的說:“快點,是不是男的啊,還要我教你怎麽玩我嗎,什麽姿勢,什麽口味我都受得了!”
      這四個變態聽完之後,嘴巴都快笑開了。古鷹叫到:“快點,換一下位置,讓筱瑩老師學習一下新知識。”筱瑩一臉的不屑。但是雲傑隱隱有一股擔憂,雖然筱瑩有習武的底子,但是遇到這四個人渣,如果沒有保留得玩,會不會真的把自己嬌滴滴的老婆給玩壞了。但肉棒卻更加的硬了。
      四個人位置不變,隻是把筱瑩的頭和腳換了位置。他們先是把座位放平,讓筱瑩趴在車座,頭在座位那邊,腳在靠椅那邊。等躺好之後,他們把椅背慢慢的升起來,這樣筱瑩的下半身隻能隨著椅背慢慢的彎曲,兩條腿也漸漸豎直,最後無力的倒垂。現在筱瑩隻能用胸部頂著座位,兩個大奶子被擠壓出兩邊。雖然已經集成兩坨肉堆,但是還是讓人眼花。筱瑩的兩條腿已經垂到了臉的兩邊,小穴和菊花正對著屏幕,兩個口子的周圍的肉都在一張一閉的似乎在喘息著,畢竟剛才經過那種蹂躏。雲傑看了之後,一邊驚歎筱瑩的身段能柔軟到這種地步,一邊心疼自己的小仙女光著身子在小區門口被人擺著這種姿勢,要是過路人看到,這個雙學位博士還能不能活了呢。
      筱瑩微微緊了一下腳指頭,就好像平時在舞蹈室練舞一樣,還得意的笑。“古鷹,我像不像你學舞蹈的女兒啊。”古鷹竭盡全力的從小穴挪開眼睛,回答“像,但是你比她漂亮,比她白多了。”
筱瑩突然想起來古鷹的女兒是古鷹喝醉酒之後不小心強奸了一個精神病人所得來的,但是古鷹還是堅持給女兒最好的東西,不管是吃穿還是教育。筱瑩眼神突然變得迷離:“那你想不想我給你生個像我這麽白的女兒啊,如果想,現在就使勁玩我。今晚我讓你第一個射哦,說不定我就可以幫你生個小寶寶,我老公不會生氣的。其他人聽著有份哈,你們誰最賣力,誰先把你們的臭精子放到我小穴裏面,我幫你保存。mua”說完,筱瑩還舔了舔舌頭,一個眨眼徹底讓這五個男人腦子空掉。雲傑更是傻眼了,這筱瑩的好心腸怎麽這麽用啊,想著筱瑩大著肚子被兩個人三明治一樣爆操好像也挺刺激的,雲傑這才放開心盯著屏幕。
古鷹古離兩個人把筱瑩的腿擡高,小穴和菊花離開了正面的屏幕,古鷹古離握住筱瑩的腳,舔著筱瑩的每一根小巧圓潤的腳指頭。舔著舔著突然想起筱瑩剛剛說的話,突然使勁的大口咬筱瑩的腳肉。筱瑩疼的啊~一口氣差點呼不出來,但是卻說道:“古離比較有力氣。”旁邊的蠢林和髒熊看到筱瑩似乎能把痛感轉化爲快感,不禁倒吸一口氣,這個看似清純的女人怎麽這麽神奇,看著這一身嫩肉,仿佛約定好了一般,雙雙握緊拳頭就是往被擠到兩邊的肉堆死命砸下去,每一拳都能聽到砰砰砰的聲響。筱瑩眼神中好像恢複了一絲清明,身體被砸的像是神經反射一般抖動,小穴更是小噴泉一樣冒著水“嗯 這力道還算可以,老公~ 你看他們啊~好賣力~啊~ 好像我真的~要被他們~射到子宮裏面啊~”雲傑看到眼睛要突出來一般。
      嘉豪是唯一沒有動粗的男人,他默默地把筱瑩的頭拉起來一點,把20厘米的肉棒對準筱瑩的嘴就是一捅,然後就隻能看到筱瑩的喉嚨在快速的隆起,恢複,再隆起。嘉豪用力的頂著筱瑩的後腦勺,自身也用力的頂著屁股,甚至筱瑩還伸出雙手環抱住嘉豪的屁股,幫他更用力的沖撞自己的喉腔,筱瑩已經說不出話了,但是還是想盡力的說話。伴隨著嘉豪彭 彭彭砸著筱瑩臉頰的聲音,筱瑩發出了“還不夠~ 用~力 額~”但是沒有人聽得清筱瑩在說什麽,隻有嘉豪才了解到,給古離古鷹使了個眼色。古鷹古離明白示意,立馬松口放開了蹂躏已久的小腳丫。他們的右手摸了摸已經流成小溪一樣的小穴,輕松的把四根手指放進小穴和菊花,然後稍微把拇指放進一點,瞬間突然握成拳頭就是使勁往下面一砸,小臂已經深入到陰道和直腸深處。筱瑩之前已經重新彎到臉頰兩邊的腳瞬間繃緊,腳指頭緊繃,要不是嘉豪用身體狠狠頂住筱瑩的嘴,估計已經有人報警了,但是嘉豪也差點被筱瑩的喉嚨擠出精華。筱瑩全身都繃得緊緊的,然後就昏過去了。但是雲傑就受不了了,徹底把精華噴灑出來。
      車裏的人並沒有收手,左右兩邊那兩個人有時揉捏,有時撕咬,始終沒有放過這兩團美肉,乳房上到處都是牙齒和指甲撕扯的印記,而後面那兩個人就更過分了。每一下都像是打拳擊一般毆打筱瑩的子宮和直腸,已經暈過去的筱瑩還是承受著兩個人的暴力沖擊,唯一還保留些許完好的長腿無力的垂下來,被後面兩條粗臂帶動著抖動。半分鍾後,筱瑩慢慢醒過來,嘉豪把雞巴抽出來笑著說:“等著晚上再炮制你,我可沒這麽好對付。”筱瑩聽了之後,略顯蒼白的臉又紅潤了些,一頓一頓的:“你~等著~ 我不會~認輸”。然後又轉頭看看屏幕那邊的雲傑:“老公,他們好用力~啊啊啊啊啊~”蓬蓬 砰砰 的聲音此起彼伏,兩個人交替著用著比棒球棒還粗的手臂深入下面兩個洞口,兩條大長腿無力的隨著兩條手臂的撞擊一下一下劇烈的揮動。
      經過10分鍾的沖擊,筱瑩終于迎來了最劇烈的高潮。“啊啊啊啊~~~~~”在聽到叫聲之後,兩個人還是沒有停手,反而站起來更加用力的把手擡高至穴口內一點,再使勁砸下去。但是這麽粗的手臂還是擋不住噴泉一般的淫水噴湧出來,噴了兩個人幾秒鍾。叫聲持續了三秒。筱瑩又暈了。
在筱瑩喊出來的那一刻,蠢林已經把車駛離了小區,要不然,非得引保安過來。
     雲傑在筱瑩暈過去之後,著急的也要暈過去,怎麽喊都沒反應,直到過了十幾分鍾之後。筱瑩才慢悠悠的醒過來,伸了個懶腰。“嗯~ 真舒暢,就是小穴那裏有點酸,今晚應該不無聊了。嘻嘻。”
筱瑩又主動把腿放在兩個人的腿上,讓他們按摩著,說是按摩其實就是揉捏,時不時還使勁掐著。其餘人像是玩不膩一樣瘋狂捏著掐著筱瑩的乳頭,大腿。“老公,消氣了沒”
   “消了 消了,再不消氣你是不是還要在車裏被人用拳頭砸你子宮?”雲傑沒好氣的說道。
   “哎呀,別那麽小氣嘛,我最愛你了,隻是今晚和明天我被他們盡情玩而已,後天我就是你的乖乖小妻子啦~  如果我還能自己回到家的話~嘻嘻  聽說他們要用工具啊什麽的玩我,如果我走不動道了,就得再答應他們一個請求。但是我不能認輸啊,我身體這麽耐玩,肯定不會輸得。如果我暈了,你也不許來接我哦。因爲我也挺想再答應他們一個請求的,嘻嘻。好了,你先看一下之前的錄影,我先吃個飯,熱身一下。”
      說完,車裏幾個人把筱瑩翻個身,一個人躺在下面,把肉棒對準小穴就插進去,雖然經過地獄一般的蹂躏,但是兩個穴又恢複的跟剛上車一般。筱瑩不禁得意的笑著,露出的小虎牙好像在示威一樣。蠢林獰笑著把肉棒頂進筱瑩的菊花,一下子就讓這個逞強的少婦說不出話,隻能嗯嗯啊啊。
雲傑的嘴唇動了動,但是還是沒有說出口。想著:“沒事的,反正可以直播看著,出不了事。還有錄影,先睡一覺再看吧。今晚肯定是個漫長的夜晚”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8-7-10 03:36:12

    (中)
    
    「叮鈴」,雲傑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醒來,蠢林發過來的視頻終于傳輸完成
了,爲了以後還可以回放筱瑩被玩弄的視頻,還是先保存一下吧。

    雲傑打開定制的1000T硬盤,畫面彈出各種各樣的文件夾,分別有監獄,
課室,醫院和爸媽家的,雲傑保存視頻的時候,一直在納悶:「筱瑩這幾年抽出
這麽多空閑時間到處慰勞那些變態的猥瑣佬真是不容易,自己卻弄得一身都是傷
痕,不過爲什麽每次被人打得乳房下垂的像塊爛肉都能很快恢複過來呢。有點想
試試錘子呢,不過怕是會把裏面的脂肪都打出來吧。」
    
    筱瑩每次玩完之後都是清晨或是半夜被嘉豪送回來,總是偷偷摸摸的一瘸一
拐回來,多數是早上,一個晚上已經很難滿足筱瑩了。

    一回到家,筱瑩就馬上把衣服全部丟在洗衣機裏按靜默快洗,然後快速的清
理身上的痕迹,再悄悄的掀起被窩,蹑手蹑腳的躺在雲傑旁邊,輕輕的吻一下雲
傑的額頭再慢慢地陷入沈睡,生怕把雲傑吵醒看到滿身傷痕會心疼。

    然而這一切雲傑都了然于胸,他早早就在家裏各個角落安裝好了高清攝像頭,
就連每次筱瑩小便的時候,雲傑都要拿出手機仔細的看著那一串串清澈的小水流
從蜜洞裏面流出來。

    雲傑愛死了筱瑩的身體的每一寸,高挺的酥胸,潔白無暇的大長腿,還是帶
有小酒窩的迷人臉蛋。
    
    打開蠢林發來的視頻之後,首先出現的是面包車裏面的環境,雲傑能描述出
來的就隻有兩個字,混亂,車身到處都是各種汙漬,可能是液體殘留下來的,還
有工具敲打過的痕迹,磨損還是挺嚴重的。

    各種各樣的情趣工具被漁網包住放在角落。雲傑粗略一看,依稀看得出有幾
根帶有帶有很多汙漬的突刺狼牙棒,像是被使用之後就沒洗過。

    除此之外還有一大堆各種大小,形狀不一樣的跳蛋。讓雲傑訝異的是居然還
有四根棒球棍在裏面。從棒球棍上面那些白色泛黃的汙漬看出來並不是用于打棒
球。

    雲傑一下子醒悟過來。這些應該都是筱瑩上次用完之後忘了洗的吧。這騷蹄
子,待會要記得洗啊。不過現在已經是七點多了,都過去了一個半小時了呢,他
們應該在用了吧。

    回過神來之後,雲傑繼續按下了播放鍵。

    畫面一轉,裏面的五個人都笑著揮手好像在跟雲傑打招呼。蠢林首先開了腔:
「姐夫好,我叫蠢林,這個視頻按照筱瑩姐吩咐,給姐夫介紹待會的參加par
ty的成員,筱瑩姐說這樣子可以讓姐夫放心。那就從左到右介紹一下吧。」

    雲傑哂然一笑,「筱瑩對我總是這麽貼心。」
      
    最左邊那個是雲傑已經比較熟悉的嘉豪:「姐夫,我是嘉豪啊,我們這麽熟
了就不多說了,待會我負責用車座後面那些小工具伺候筱瑩姐,一定讓她小穴松
的徹徹底底哈。」
      
    接著是髒虎,真是名副其實,指甲的汙垢都快擠得彈出來了,「我叫髒虎,
大兄弟,你放心,我剛從勞改出來,道上的人都知道我的名號,我一定不會讓筱
瑩受到傷害的,我隻會讓她爽的走不了道。呵呵,上次筱瑩裝作我的馬子來看望
我,可是大大給我漲了面子。那次20幾號人每人輪了筱瑩下面兩個洞好幾次都
沒讓她求饒啊!最後她還說每月一次的監獄慰勞會不夠安慰我們,讓我出來之後
帶著兄弟們找她敘敘舊。大兄弟,你還真別說,筱瑩老師是真的厲害,不過是練
過的,當時我們下面被她那張小嘴吸得硬的受不了但是什麽都射不出,最後我們
隻能每個人輪著用那種粗糙底子的鞋子用力拍筱瑩的小穴讓她高潮。拍完之後,
筱瑩老師的小穴又紅又腫,可是還是跟水龍頭一樣冒水啊,真是個水靈的妹子。
這次我一出來就馬上就找她了,沒辦法,最後筱瑩光著身子用小穴夾著我們的臭
襪子一瘸一拐的走出來的,那兩條腿白的實在讓我心癢癢的。這次我要讓筱瑩好
好舒服舒服。我還有幾個兄弟在那裏等著伺候筱瑩。」
      
    雲傑心裏咯噔一下,又想起之前筱瑩那次去慰勞監獄裏面的勞改犯,回到門
口的時候站都站不住了,還是雲傑扶著到廁所清洗的。情況跟髒虎描述只有半分
像。哪裏是20人,筱瑩說那時候幾乎一百多人了,幾乎每個人都或多或少輪了
幾次。要不是髒虎是話事人,單獨再叫了自己的十幾個心腹玩筱瑩,筱瑩下面怕
是要廢掉。

    不過回來的時候也差不多了。筱瑩在廁所裏面裏面從小穴拿出來的可不止是
臭襪子,還有啤酒蓋,煙頭在裏面的子宮,陰道裏面還有幾條髒兮兮的男士內褲,
拿出來的時候發現陰道已經擴張到我幾乎兩隻手都能進得去,怪不得能把那些東
西放到子宮裏面,要不是用幾個監犯的帶著厚底的鞋塞住筱瑩的陰道口,裏面的
東西早就掉了出來。

    拿出來的時候,筱瑩得意的眼神和嘴裏說出來的話讓雲傑永遠都忘不了:
「雲傑,你老婆是不是很棒棒啊,今天我被操了兩百次耶。那群廢物吃藥都滿足
不了我。啊哈哈。你知道嗎,他們都是三四個人一起操我呢,幾個月沒有性生活
的他們,雞雞硬的要死,跟石頭一樣,不過是好熱的石頭。我被他們頂的像是用
石頭自慰一樣。其中有一個叫髒虎的最棒了,又長又大。他一個人就能塞滿我的
菊花,他躺在地面頂著我的屁眼,頂的我都靈魂出竅了。上面那兩個男的雖然一
起插我的小穴都沒有他那麽刺激。我感覺他要是能來我們家裏操我小穴,我可能
真的要他給我受孕啊。雲傑,不如我們要一個孩子吧。我可以叫那些操的我很爽
的都來我們家裏的。就在我們臥室,你看著他們一個個把精子射到你老婆的子宮
好嗎?從我被那些髒兮兮的醜男人受孕到孩子出生,我都要你陪著我好嗎。」
    
    雲傑每次想起筱瑩這段話都有股莫名的感動,這是筱瑩對雲傑一生的承諾,
不管外面那些人怎麽把筱瑩當成性玩具一樣淩辱,她都是專屬于雲傑的妻子,一
個簡簡單單的教書育人,時時刻刻想著自己老公的小妻子。

    不過說實在話,能聽到筱瑩對他這麽深情的表白還是因爲髒虎帶著兄弟們狠
狠的搞了筱瑩12個小時,雖然筱瑩說這些話的時候,兩腿都合不攏,大量濃稠
的精液透過臭襪子滲出小穴流滿洗手間的地闆,但是雲傑一點也沒有怨恨髒虎這
麽玩弄筱瑩,反而有點期待的看待會髒虎怎麽開發筱瑩的身體,是把筱瑩的下面
兩個洞擴到放兩隻手進去還是把上面的乳房打成鬆軟的面團,筱瑩一直說她的奶
子太大老是引很多路人意淫她呢。

    要是把筱瑩的奶子砸的很長一段時間挺不起來就好了,這樣雲傑就可以每天
輕輕的幫筱瑩揉,而不是隻能撸著肉棒看著那些陌生人用擀面杖「砰砰」聲得砸
的筱瑩一臉癡迷的呻吟。
    
    接下來就是長得沒有絲毫相似的雙胞胎古鷹古離,一個肥的要死,臉上的脂
肪快要把嘴全給包了起來,臉上全是荷爾蒙激發的痤瘡,但是意外的全身的脂肪
都沒有平常人那樣軟,反而厚實無比,跟肌肉有的一拼。

    「姐夫,是我啊,古鷹,他是古離。你可能有點記不清了,我是去年跟古離
一起在擂台上跟筱瑩姐比武的那對兄弟啊。雖然每次上擂台的時候都是幾個人一
起跟筱瑩姐對打的,不過我們是唯一一對能把筱瑩姐的奶子打爆的啊。雖然後來
她還是贏了,但是要不是筱瑩姐跟我們打賭我們用手臂插她小穴菊花一個小時都
不會暈,我們是不會那麽容易被打贏的。不過說來也是我們好運氣吧,之前擂台
上的七個人都把筱瑩姐的小穴踢的噴尿好幾次了,她居然還站的起來,更過分的
是還紮個馬步挑釁別人。每次被人用膝蓋狠狠撞小穴撞倒之後,還自己趴著撅讓
人更方便的踢,你說這誰能想到是筱瑩的計謀啊,硬生生的把人給累壞了,不過
筱瑩姐的小穴都腫的不成樣子了,那條縫都被紅腫的陰唇擠得沒有了。那兩片本
來是粉紅的陰唇都是淤青,紫的發黑。那時候筱瑩姐已經疼得都站不穩了,雙腿
要張開著用手撐著地才能站穩。不過筱瑩姐的力氣確實有點大啊,我們都膝撞,
肘擊筱瑩姐的臉到她倒下好幾次了,可是每次趁她倒下我們使勁用拳頭砸她奶子
的時候,她居然還有力氣抓我們的腳絆倒,可把我給氣壞了。要不是我們腦子一
熱,也不會抓著腳踝讓筱瑩姐倒立起來,我們也沒想到我們兩兄弟兩條肘子都已
經插進筱瑩姐的小穴和菊花了,筱瑩姐居然還能有力氣抓著我們的肉棒撸,一下
子把我們的精氣給洩了。可懊悔死我了。姐夫,這次我們兩兄弟可是準備好了,
筱瑩姐放出話來了,誰能讓她最舒服,誰就能在她家給她受孕,您就瞧好嘍。」
    
    「額……」雲傑揉著太陽穴,腦殼疼啊,「這筱瑩怎麽老想著讓那些野男人
給她受孕啊,沒幾天就要被人擴一次的陰道能護的住寶寶嗎,這傻妞。Emmm,
怎麽我也有點期待她挺著大肚子被人三明治呢。」

    古鷹話音剛落,就傳來「砰砰」的敲門聲,嘉豪一拉開門,雲傑卻呆住了。
筱瑩裙子的吊帶已經被拉下來了,裙子的下擺也被卷起來到了腰上面,像是薄薄
的救生圈一般微微托住那對已經充滿紅色手印的巨乳,從小穴那裏流出來的液體
已經蔓延到了小腿,筱瑩彎下腰用手指刮了幾下,又放到嘴裏細細品嘗。
    
    「我已經跟那些保安們打好招呼了,以後你們來我家直接跟他們說去操筱瑩
老師的就好了。」筱瑩笑眯眯的說。
    
    「他們這麽簡單就讓你搞定了?」蠢林不解。
 
    「簡單個屁喲,以後我每次進出門都要先去保安室那裏被集體輪奸了還簡單,
好歹我也是個老師耶!被人知道我每天要被那群沒文憑的畜生輪奸兩次,我還用
活嗎?剛剛明明是他們受不了秒射還怪我光著屁股誘惑他們,還用電棍電我子宮
說要給我放鬆放鬆,我現在陰道還麻著呢。這群變態,一邊電我一邊踩我咪咪,
痛死了。」
    
    車裏的人聽了臉上陰晴不定,因爲裏面的人最高文憑是嘉豪,初中畢業,其
他人都是小學階段左右就出來混社會了,髒虎算是比較「成功了」,混的整個四
九城還有點名號。

    髒虎開了腔:「筱瑩老師,我小學都還沒畢業呢,要不您先上車來教我點知
識?」

    筱瑩一邊揉著剛剛被人用甩棍打了十幾分鍾的乳房一邊問:「教你什麽,教
你怎麽操我嗎?」

    髒虎一愣一愣看著那對巨乳變化著形狀,眼睛逐漸變紅,突然從座位彈起來,
手掌已經握成了爪子樣抓向筱瑩的奶子,另外一隻手突起兩隻手指插到筱瑩的小
穴裏面,一用力,筱瑩這一米七一的身子疼的像是煮熟的蝦一樣彎著身子被髒虎
弄上了車。

    筱瑩不是沒有反應過來,但是還是想不到自己將近一百斤的體重還是這麽容
易被髒虎擡起來了,這要是全力砸自己的咪咪,怕是真的要攤成一堆爛肉給雲傑
好好保養了。
    
    衆人看見筱瑩被弄上車之後,迫不及待的關上車門,衣服也不脫一窩蜂的湧
向筱瑩,眨眼間就隻能看到兩隻雪白的手臂伸出人堆,兩隻手輕輕的撫摸著不知
道是誰的看起來幾天沒洗的頭,像是在撫摸自己的孩子一樣。

    筱瑩躺著,腿被正面壓到了雙肩上,跟雙乳隻隔著兩隻手掌,那兩隻手掌青
筋畢現,明眼人一下子就看得出手的主人用了多大的力氣擠壓手裏的乳房,乳肉
已經被擠壓出填滿了指縫,感覺下一刻就要爆開。

    髒虎最幸運,一個人占據了筱瑩的小穴和菊花,舌頭靈活的鑽進小穴裏面,
其他人只能使勁的啃咬,揉捏筱瑩的屁股,腋窩的地方。
    
    「嗯哈~好癢啊,髒虎,你的舌頭好長啊,都快舔到我子宮口了,對~繼續
用你的牙齒咬我的陰蒂~嘻嘻……嘉豪你的口越來越臭了,我好像有點上瘾了。
好了,孩子們,你們弄得老師不上不下的,讓老師來教你們一點東西,嘻嘻。古
鷹,你過來躺下,免得我被你奶子悶死。」說完,筱瑩輕鬆的把四五個大漢推開,
讓古鷹躺到被調到105度的座位上。

    「哇,你個死胖子做了入珠嗎,怎麽雞巴這麽大,20厘米了吧。」筱瑩愛
不釋手的樣子讓古鷹的怪物肉棒越發堅挺。
    
    「哈哈,上次我不是用手臂把筱瑩老師的小穴給弄鬆了嗎,我本來打算弄大
一點直接捅進筱瑩老師的子宮的,誰知道你這麽快就恢複過來了。」

    筱瑩興奮到泛紅的臉頰不停摩擦著胖子碩大的鬼頭,後邊水龍頭滴水一樣的
小穴被髒虎當成水源一樣吮吸。

    「就憑你也想弄鬆我的小穴啊,想得太多了吧,我能被像馬屌一樣的機器捅
一天耶,下次我讓你看看我怎麽被兩個像馬屌一樣的機器操我的小穴好不好,很
刺激滴哦。在上面挂兩條繩子牢牢地綁住我兩個奶子的根部,然後下面就是兩根
像馬屌那麽粗的金屬棒,還有放電功能哦。本來我還懷疑我能不能讓兩根棒球棍
那麽粗的金屬棒插進小穴呢,可是雲傑好像知道我在怕,突然就鬆了繩子,幸虧
我掉下去之前已經對準了,不過掉下去之前,我離著那兩根東西還有20厘米高
呢,掉下去的時候,那兩根東西一下子把我子宮頂的移了位,菊花也被捅出血了。
還好那兩根東西有30厘米粗,我坐在上面穩穩當當的,掉不下去。可是那兩根
東西還連著一個強力馬達,聽雲傑說好像跟車子的馬達差不多,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隻知道我的腸子每秒鍾都要被兩根柱子撞兩次,那時候我被兩個馬屌一樣的柱
子捅的根本說不出話,隻能翻白眼,別人看到我口吐白沫都以爲我暈了,但是我
之前就叫他們不要管我了,所以他們就乖乖地看著我後仰著頭,垂著手,被兩隻
馬的肚皮貼著操。其實我意識還有,一直在想用機器捅小穴真是太厲害了,能把
一個快一百斤的女孩子撐在半空操耶。最後我就用小穴坐在兩隻假馬屌上面懸在
半空被草,不知道噴了幾次尿,但是菊花被捅著捅著都不流血了,真爽,好想再
讓一次那個機器毆打我的子宮一次啊~可惜那天我讓他們連續開了一天,沒想到
我的肚子還沒爛呢,他們反而壞了。我已經吩咐他們重新改裝那個機器了,把那
兩根柱子改成雞巴的樣子,然後再在上面加裝一個放電的小柱子,這樣一定能穿
過子宮口在我子宮裏面放電,好好麻痹一下我的子宮,這樣你們說不定就更容易
讓我的卵子受孕了呢,嘻嘻。後天我就去問問他們改裝進度怎麽樣。」
    
    筱瑩用屁股輕輕頂開髒虎,一翻身,兩條大長腿跨在胖子兩側,用雙手扒開
菊花對準胖子的大肉棒,伸出可愛的小舌頭舔了舔嘴角的殘留的精液,「胖子,
你說你能不能像操女兒一樣操的我叫你爸爸啊?如果能操的我叫你爸爸,我就給
你們兩兄弟當兩天的家庭教師,只要不弄死我,隨便你搞,釘子,帶刺馬鞭都可
以用哦。」
    
    胖子聽到馬鞭兩個字就已經受不住了,雙手握住筱瑩的腰使勁一拉,20厘
米的棒狀物「璞」一聲全根沒入筱瑩的菊花,筱瑩整個身體被拽到胖子的懷裏,
兩條腿被甩到空中,胖子眼明手快一下子握住使勁一掰,兩條腿已經從正面被壓
倒了筱瑩的身後,還是大開著130度。

    筱瑩的兩片薄薄的陰唇已經被迫分離在兩側,完全失去了遮掩洞口的功能,
其餘衆人能清楚看到筱瑩通紅的陰道殘留著保安們的精液,仔細看,還能看到子
宮口已經興奮的一開一合的歡迎著精子的進入。

    筱瑩被全根沒入的時候感覺有點玩大了,之前來的時候就簡單灌了一下腸,
腸子倒是挺幹淨,但是完全沒用過啊,沒想到胖子怎麽受不了刺激,一下子捅進
去,感覺胃都被他頂到了,全身像被是撕裂一樣,不過好美妙啊~這種感覺,要
不要叫他爸爸呢,讓他再用力一點,然後跟他回家兩天繼續用他的手臂捅我的小
穴,那次被他捅的一天都下不了床的感覺太爽了。不行,感覺其餘人還藏著很多
招呢,再試試他們吧,看看他們誰最適合讓我懷個野種,嘻嘻,老公知道我在篩
選他的野種一定很開心。
    
    筱瑩左右手分別插兩根手指進小穴裏面,微微一拉,陰唇帶著穴肉被翻到了
外面,眼神迷離的被底下的胖子頂的大幅度的起起落落。「同學們,你們覺得筱
瑩老師這裏放得下幾根肉棒呢?」

    髒虎離得最近,立馬彈起來拉著筱瑩的手對準目標就是一捅,噗嗤一聲,肉
棍捅入的瞬間把淫水幾乎是擠得噴灑出來。瘦的像個人幹一樣的古離倒是靈活,
一下子把筱瑩的手從髒虎那裏拿開,又跨在筱瑩的上面。

    髒虎平時很霸道,現在倒是挺配合的,稍微停下來,讓古離先是用兩個大拇
指抓住兩片濕淋淋的陰唇拉開,勉強張開一點點縫隙之後用龜頭使勁頂上去。筱
瑩像是帶著欣慰的看著這兩個好同學慢慢研究,當龜頭進去一半之後,古離回頭
示意了一下髒虎,又轉到前面盯著筱瑩說:「老師,準備好受孕了嗎?」

    還沒等筱瑩回過神就是和髒虎使勁一頂,筱瑩還沒說呢,胖子已經開了口,
「臥槽,你們這兩個畜生,差點沒把我頂出去,筱瑩的小穴和菊花之間那層膜怎
麽薄的像張紙一樣。」

    筱瑩不說話是因爲已經翻了白眼,腦子裏就隻有子宮口的感覺,兩根形狀各
異的肉棒已經把小穴塞得滿滿的,不管是G點還是陰道壁被滿是汙垢的肉棒狠狠
沖撞,陰道壁瞬間被兩根肉棒沖擠擴張的感覺讓筱瑩感覺整個人都要爆炸了一樣。
唯一的擔憂可能是怕這兩個人這麽髒,會不會影響精子的存活啊,不過那些汙垢
倒是讓自己挺爽的,算了,下次再叫他們洗完澡之後狠狠捅一下自己吧。
    
    兩個人一開始配合還有點差,不過幾次之後就掌握了對方的節奏,爲了能更
持久點,他們選擇了一進一出的方式,但是筱瑩就不一樣了,底下死胖子一點節
奏都沒有的使勁亂捅,還是入了珠的肉棒,把筱瑩頂的魂都沒了,前面又是髒兮
兮的兩個人一起捅緊緻的小穴,髒虎的陰囊跟鵝卵石一樣不停的拍著筱瑩的大腿
根部,古離又爲了能更好的抽插,微微傾向筱瑩那邊,每次抽插都能緊貼著陰蒂,
每一次又硬又髒的陰毛摩擦筱瑩的陰蒂,她都能強烈的感覺到自己正在被一群隻
知道交配的畜生強奸,而她隻是一個具備雙博士學位的肉便器,唯一的職責就是
生育更多的畜生來操自己。
    
    過了幾分鍾之後,筱瑩總算稍稍適應了這種節奏,開始有意識的扭腰,找更
適合的姿勢去服務這三條肉棒,還沒開視頻直播呢,雲傑怕是有點著急了吧。筱
瑩一邊撸著嘉豪和古離的肉棒一邊說:「筱~瑩老師~有點餓了~啊啊~這對~
啊~奶子可能~會變小耶~~怎麽辦,你們~一個人喂我吃雞雞,一個~人幫我
~按摩一下好不好嘛?」

    蠢林不愧是蠢林,全程從頭到尾被別人搶先一步,嘉豪閃到後面用舌頭好好
在筱瑩的櫻桃小口裏面攪動了一番後,用右手抓住筱瑩的柔順長發使勁一拉,筱
瑩啊的一聲腦袋向後倒去,嘉豪的肉棒倒是普普通通的,就是龜頭有點大,還有
點小疙瘩,可能是之前性病留下來的後遺症。

    嘉豪調整肉棒,沒有絲毫的練習,對準喉嚨使勁一捅,期間還撞到筱瑩的扁
桃體什麽的,但筱瑩好像訓練有素一般,一下就調整過來,使勁吞咽著嘉豪的肉
棒,努力的感受著那些疙瘩帶來的快感。
    
    蠢林沒辦法隻好又跨到筱瑩的上面,用雙手抓著兩個躺著都能堅挺如常的奶
子打著奶炮,但是好像是有點懊悔自己每次都這麽遲鈍,手也不自覺的變成爪子
樣左右手抓著乳房的兩側,八根手指頭卻深深地陷進了乳肉裏面。

    蠢林使勁的用那兩團白哲鬆軟的肉團上下的擠壓揉搓自己的肉棒。筱瑩眉頭
一皺,用手推開嘉豪說:「蠢林,你先松開,我是讓你幫我按摩,你這樣抓著她
們,我奶子都要被你擠出奶水了,我可不要每次上街都要漏奶。來,我教你。」

    筱瑩一手握住蠢林的肉棒揉搓,一手用兩個手指頭夾住自己粉紅色的乳頭,
把自己的乳房拉到差不多有十厘米高之後,說:「來,用你最大的力氣扇。啊~」

    蠢林這時候又不蠢了,還沒等筱瑩回過神來,自己又夾著筱瑩另一個乳頭,
使勁拉長,直到筱瑩身體都要被拉起來後,另一隻手又是狠狠的一拳。打的筱瑩
又是一陣失神,全身攤在胖子身上仍由他們四個人蹂躏自己。

    嘉豪知道要等筱瑩回神過來怕是還要一段時間,就兩手握住筱瑩的脖子,對
準雞巴就是狠狠捅下去,像是用飛機杯一樣,關鍵是這飛機杯還能看到自己的雞
巴形狀不停地浮現又消失,還自動滲出液體潤滑,底下還有迷人的小鼻子給自己
的睾丸按摩,人間天堂啊。
    
    車廂外面,路過的衆人看到車不停的震動一開始還以爲是車震,但是這種震
動又不一樣,仔細觀察還有四種,但路人哪有心思觀察這種小貨車,多半是幾個
小孩在裏面胡鬧吧。
    
    而車廂裏面,從外圍隻能看到一隻幼嫩的小腳從一堆裸體大漢裏面伸出來抖
動,另外看不到的那隻正在一個醜陋的胖子嘴裏被牙齒撕咬,奇怪的是這嬌嫩的
皮膚特別有韌性,不管怎麽咬最多是出現紅彤彤的印子,偶爾隱約有點小血絲。

    而筱瑩的雙手一直幫著蠢林打手槍,讓他能空出手來好好用拳頭和爪子幫自
己的奶子好好「按摩」,另外一隻手則撐著座位讓自己更容易扭動水蛇腰配合小
穴那兩根肉棒可以順利的沖擊自己的子宮口,要是射精的瞬間能噴到子宮裏面就
完美了呢,筱瑩這樣想。菊花就任由那個死胖子怎麽搞了吧,居然還特意入了珠,
不管怎麽動都已經把直腸真的給搞直了吧,筱瑩看似無奈的自己安慰自己,但潛
意識還是很享受胖子這種放肆的玩弄自己,因爲這種被玩壞的感覺是筱瑩最享受
的。如果喉嚨不適被嘉豪捅的幾乎連呼吸都不能的話,筱瑩可能還要面帶感激的
給胖子舌吻。
    
    從上車到現在已經過了將近二十分鍾,筱瑩的小穴周圍已經滿是泡沫,「噗
嗤噗嗤」的伴隨髒虎和古離的抽動被拉進小穴又被制造更多的擠出來,甚至陰道
壁都已經被肉棒抽離的帶出來,還順帶著揮灑出一些不知道屬于誰的體液,四個
人的下面逐漸彙成一灘水渦。

    筱瑩感覺全身的敏感帶都被激發了出來,不管是被扇的到處亂飛的奶子,還
是被頂到深處的腸子都傳來一波波的快感,但是冥冥中想起雲傑還在家等著直播
呢,不免的小穴一緊,居然把底下最上面的古離給夾得高潮了。
    
    古離低吼一聲仿佛打開了天堂的大門,髒虎也隨之放鬆了精關,使勁噴灑自
己的精華,其他人都承受不住這個淫婦帶來的愉悅,紛紛發出各式各樣的呻吟聲
交出自己的精華。

    而筱瑩感受到子宮傳來一陣陣的滾燙之後,再一次高潮到翻白眼,口水也止
不住的蔓延到臉頰,嘴裏隱約傳出些許字句:「啊~這群牲畜~ 美死了~」
    
    過了將近一分鍾後,率先醒過來的還是筱瑩,兩條腿塞到髒虎和古離的嘴裏
不停攪動:「醒啦,醒啦。」

    兩個人回過神來之後,聞到筱瑩腳上傳來的獨特肉香,又止不住的握住腳踝
使勁舔弄啃咬。筱瑩被他們弄得沒好氣的說:「你們還沒玩夠嗎,我小穴還酸著
呢,趕緊把直播弄好,我老公要是急壞了,我就弄死你們呦!」

    髒虎還在用自己的臉使勁蹭著筱瑩的腳掌:「急壞了就壞了,我娶你,讓你
每天都舒舒服服。」可是下一刻卻發現自己已經被一股大力撞到車身,定睛一看,
自己的眼珠已經被筱瑩的食指頂著,就差那麽一毫米。

    「聽著,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怎麽理解我的心情,以後再讓我聽到任何傷
害到我老公的字眼或者我知道你在背後搞什麽小動作,你,死定了。」筱瑩陰冷
的聲音讓髒虎知道這個女人不是在開玩笑的,如果下一秒不認錯,可能真的會被
她挖出眼睛。

    髒虎想不明白前一刻還是被人隨意操的婊子,後一秒就成爲了殺手一樣的人,
髒虎這個黑幫頭目隱約感覺到這個女人身上確實帶著幾條人命。

    髒虎幾乎一瞬間就顫抖著從嘴裏逼出幾個字:「我我我,我錯了,我,一定
不會做什麽的。誰敢動姐夫,我第一個不放過他!」
    
    轉眼間,筱瑩已經恢複到笑眯眯的原樣,站著一邊揉著自己的乳房一邊說:
「蠢林,你也太狠了吧,我們都沒出發你就把我奶子打的這麽多淤青,你們三個!
過來幫我揉揉!」

    見識到剛才那一幕之後,蠢林忙不疊的幾乎是閃現一樣站到筱瑩的後面,古
鷹兩兄弟則坐到筱瑩的兩側,三個人細緻的輕輕揉捏那些淤青的地方。

    筱瑩眉頭一皺:「剛才你們玩我的氣勢呢!不會這麽快就沒了吧,使勁揉,
不然怎麽消淤血啊!」

    筱瑩雙手覆蓋住他們的手然後使勁按,三個人的手居然感覺有點痛,蠢林出
奇的反應其他兩個人一大截。

    「知道了知道了,我們會用力的。」

    筱瑩這才鬆開手,左右攤開放在古鷹古離的脖頸。

    「小虎子,你和死胖子過來幫我揉揉下面嘛,酸死了,你們太不心疼老師了。
嘉豪,愣著幹嘛啊,還不弄直播,我老公急了我就饒不了你~」

    髒虎和胖虎倒是挺上道,把筱瑩的腿拉開170度放在古鷹古離腿上,兩個
人分別用三根手指頭使勁插在小穴和菊花裏面攪動,「噗嗤噗嗤」聲又在提醒衆
人這個小穴裏面還有幾十億的精子在到處尋找卵子。
    
    嘉豪擺弄了幾個開關之後,屏幕終于出現了筱瑩心愛的雲傑,看到雲傑擠在
一堆的眉頭,和已經拆封的紙巾,知道雲傑已經擔憂多時了,連忙開口:「雲傑,
我可以看到你了耶,你看到我了嗎,他們掐的我的咪咪好痛啊,小穴和菊花也被
他們捅的關不上了呢,都怪剛才機器不行,我讓他們更賣力的玩我給你看好不好,
你消消氣嘛~」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