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65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8-7-6 02:18:25

亭玉

亭玉從沒想過,原來結了婚以後,搬進男生家中住,會是一場大災難。

嚴格來說,亭玉還沒有結婚,只是已經答應了男朋友俊彥的求婚;小倆口打算在年底登記,至於結婚的場地,還在慢慢選擇。

只是剛好遇到亭玉租的套房到期,房東說,如果要繼續住下去的話,每個月房租要漲兩千,雖然亭玉現在是電視台的新聞播報員,可是一面要寄錢給台南鄉下的母親,一面要繼續租台北的套房,她每個月還有一萬二的車貸要繳,再加上每個月省不掉的化妝品、保養品、治裝費⋯⋯⋯她手頭能存下的錢真的不多。

好險,交往兩年的男朋友俊彥,終於開口求婚,並邀請她先搬進他家住。

俊彥與亭玉,是在一次電視台辦的酒會中認識的,俊彥外型高大,因為有在健身的關係,肩膀十分寬厚,皮膚白白淨淨,眉清目秀,除了一對單眼皮眼睛比較小以外,外型簡直是無可挑剔。

當亭玉第一眼看到俊彥時,還以為是明星呢。

所以當俊彥主動拿著雞尾酒走過來搭訕的時候,亭玉緊張的不得了。

「嗨,我叫俊彥,是一名火車司機,請問妳叫什麼名字?」

亭玉的下巴差點掉了下來,什麼!外型高大帥氣的男孩子,不去演偶像劇已經是太可惜了,居然還是一個火車司機!?

「我⋯⋯」亭玉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俊彥看到亭玉說不出話來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好啦,我知道妳是誰,妳就是Z台的新科主播吳亭玉嘛,我開夜班火車的時候,常常會看到妳出來報零點新聞。」

亭玉看著俊彥陽光般的臉龐看得有些呆了,連忙回神,伸出手:「啊!是。我是亭玉,你好。」

俊彥伸手與她相握,問:「妳在想什麼?」

亭玉老實以對:「我未曾見過如此俊美的火車司機。」

俊彥哈哈大笑,回道:「當然,平常火車司機都關在駕駛房,我可能是妳唯一看過的真人火車司機,當然,最俊美的最醜的,都是我。」

亭玉低頭淺笑,又問:「奇怪,堂堂的一個火車司機,怎麼會來參加我們 Z 台電視台晚宴酒會?」

俊彥指了指酒會中一個穿梭在各大人群中的胖女人,道:「我媽媽是自由接案的影片製作人,她男朋友不在,硬是拉我來做她的男伴。」

就這樣,俊彥與亭玉開始交往,交往兩年後,俊彥如所有男生一樣,終於在一次兩個人相約爬山的旅途中,掏出戒指,單膝下跪,向亭玉求婚。

亭玉答應求婚後,在真正舉辦婚禮前,先搬進去俊彥的家中住,一方面先嘗試看看婚後的同居生活,一方面也有一點意思是,先讓亭玉跟婆婆相處看看,希望避免未來真正結婚以後的婆媳問題。

搬進俊彥家以後,亭玉才第一次發現,原來談戀愛與同居,是如此不同。

首先是衛生習慣問題,亭玉從小到大,都是自己住外面自己洗衣服,她真的無法想像,俊彥這麼一個大男孩,居然三十四歲了還在靠媽媽回家幫他洗;還有廁所,俊彥小便完之後從來不沖水,說是這樣可以省水費,可是亭玉一進去廁所,聞到滿室的尿騷味,還有馬桶裡邊那片黃濁,她真的無法使用;諸如此類的問題,在亭玉剛搬進去起,兩個人便小吵架不斷。

與俊彥之間的問題還算好的,難克服的是俊彥的媽媽。

俊彥的媽媽在俊彥很小的時候,就與俊彥的爸爸離婚了;因為在演藝圈當製作人的緣故,交友圈廣泛,男朋友換過一個男朋友,幾乎沒有空窗期。

可是她內心仍舊是一個傳統婦女,所以從來不會把外邊交的男友往家裡帶;俊彥的媽媽在家的時候,完全收起在外頭社交的八面玲瓏竅,把兩個兒子管得嚴實實的。

這一天,亭玉剛好排卵期,又在上班的時候,聽攝影師講了幾個葷笑話,搞得下體濕濕潤潤,已經進入備戰狀態。

恰巧那天晚上,亭玉報完夜間新聞,回到家深夜兩點半,俊彥媽媽的房門已經關緊,門縫間也已經沒有光亮。倒是俊彥還沒睡,躺在臥房,拿著手機熬夜玩手遊。

亭玉心想:『太好了,你還沒睡啊。』

一進到房間,連澡也沒洗,主動在俊彥的床邊,開始一件一件把衣服脫掉。

俊彥一開始以為,亭玉要去洗澡;只見到上衣、裙子,扔在床邊;再來是一件紫紅色的低胸罩,不偏不倚地扔在他的手機上,他抬起來頭,正要跟亭玉說,妳擋到我的手機螢幕時,亭玉已經將她那件紫紅色的丁字褲脫下來,用手指頭勾著,輕輕地在俊彥的臉龐前晃著。

那件丁字褲上,還泛有亭玉的黏液,加上穿了一整天,淡淡地女人尿騷味,與一整天慢慢泌出來的淫水甜味夾雜在其中。

俊彥一聞到這充滿女人賀爾蒙的騷味,陰莖就迅速地勃起了;他扔下手機,一把將全身赤裸的亭玉抱在懷裡。

亭玉上班播報新聞的主播妝髮,還沒有卸掉,有點小捲度但十分乖巧齊整的及肩俏麗短髮,長到誇張的假睫毛,又黑又大又亮的隱眼放大片,臉上塗了一層平整無瑕的白底妝,一抹鮮艷而不失莊重的口紅,整體來看,亭玉頸部以上就是走一個乖巧的鄰家女孩,加上專業而保守的主播模樣。

可是頸部以下就完全不是這樣了,亭玉渾身脫個精光,小巧的B罩杯乳頭,雖然略顯暗沈,但基本還是紅肉色的,十分可口,腰部有點小肉,但基本的腰身曲線還是有的,屁股俏,肉也多,下體的陰毛,亭玉幾乎每三天都會好好地修飾它,形成一個神秘的三角狀。

頸部以上的端莊,與下體的裸裸情色,成為一個強烈的對比,俊彥當初追亭玉,就是喜歡亭玉的外型乖乖的,又很保守的樣子,反而更勾起他要把她剝個精光,在床上好好征服的渴望。

俊彥雄偉的雙臂輕鬆橫抱起亭玉,以一個公主抱的姿態,低頭親吻她。

「我的小主播,想要來一場日本式的新聞連線了嗎?」俊彥說,他從小到大,性幻想的對象都是女主播,當然,日本的情色電影,只要是主播題材的他都不會放過。

亭玉知道,她越裝地端莊純潔,越是俊彥想要的,她一臉無辜地樣子閃了閃長睫毛的大眼睛,回道:「那要看我們駐外記者,有沒有體力,將最好的新聞,快速地送進我的主控室囉!」

俊彥一把將她扔在床上,然後以最快速的方式將全身的衣物褪掉。

亭玉欣賞著自己未婚夫的脫衣秀,心想:『俊彥雖然不太會賺錢,但外型真的不輸韓國男星,而且還是那種上健身房練得壯壯的歐巴;如果去韓國演藝學校選秀,俊彥可不輸 RAIN 或是金鐘國呢!』

不到五秒鐘,俊彥已經渾身赤裸,他的陽具,硬挺挺地朝向天花板,上頭筋肉糾結,青脈畢露,十分雄壯而威武,看得亭玉情慾更熾。

俊彥擺擺手,示意亭玉幫他口交,亭玉雖然想要馬上被插入,但她知道,俊彥最愛她在工作妝髮齊整、完備的狀態下,為他做口交的服務了。

亭玉乖巧地含住俊彥的雞巴,慢慢地前後動了起來,但是亭玉真的很不會口交,因為她天生的嘴巴太小,下顎的張開幅度也不夠,俊彥的雞巴又比一般男生大上一倍,亭玉再怎麼努力,吞到最深,也只能含到俊彥整條雞巴的一半位置。

俊彥被亭玉口交,因為亭玉吞不到雞巴的根處底,所以生理上的爽感,當然遠遠不足與他前女友口交時的爽度;可是俊彥心理上的爽度,卻可以大大地彌補這一塊的缺憾與不足。

俊彥拍拍亭玉的臉頰,說:「喂,主播,麥克風的頂端,麻煩用舌頭先清理一下。」

俊彥最喜歡女人用舌頭輕輕舐他馬眼的感覺,有一種征服女人,讓她用舌頭幫他舔乾淨馬眼尿垢的淩辱快感。

亭玉依言進行,雖然她已經嗆得有些呼吸不暢,還是輕輕地用嬌嫩的舌頭,在俊彥的馬眼上繞圈圈。

「不要用繞的,要上下,要伸進去一點。」俊彥低聲燜哼,在舒爽中不忘提醒亭玉。

亭玉放棄一邊吞吐雞巴,一邊還要用舌頭舔舐馬演這種高難度的動作;她吐出俊彥的雞巴,用手上下嚕動,再吐出舌頭,依俊彥的要求,一上一下地幫他舔乾淨馬眼的洞口。

看著一個標準主播外型,卻全身赤裸在幫自己做馬眼的服務,俊彥有一種,自己是世界之王(King of the world)的快感。

俊彥欣賞著亭玉的頭髮,還有那親切可人的秀雅臉蛋,雞巴漲得更大了,雖然有一時間,他想要直接射在亭玉的臉上,狠狠地把她的專業主播底妝給弄壞,但俊彥還是壓下這股衝動。

他躺到床上,喬了一個自己很舒適的位子,拍拍亭玉的臉頰,指了指下面,說:「幫我舔一舔下面好不好?」

「哪個下面?蛋?」

「更下面一點。」

「會陰?」

「再下面一點。」

亭玉沒好氣,但她今天,畢竟還是需要眼前這個男人好好餵飽她,所以只能婉轉地拒絕:「你又想要我幫你舔肛門啊?下次嘛。」

俊彥雙眼都是紅絲:「我們交往以來,妳從來沒有幫我舔過肛門耶。」

亭玉一時語塞:「你還沒洗澡,我覺得有點髒,」

俊彥哄道:「我真的很想要妳幫我舔肛;而且,妳今天打扮、妝髮、還有氣質,超級像年輕時的方念華,或是剛出道時的侯佩岑,或者是還沒嫁人時的吳宇舒喔!」

亭玉聽到俊彥在床上纏綿時,居然提到別的主播,心裡有些不高興;但她知道俊彥的性幻想,從來就是女主播,雖然心裡覺得酸酸的,卻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

亭玉的手指勾進陰道,拉出來的蜜液有些牽絲,她將手指伸進俊彥的嘴中,輕輕地說:「老公,我今天好想要,可以不要講那些,趕快進來嗎?」

俊彥聽到這句,只好不再堅持,他將亭玉翻過來壓在身下,雞巴在外陰滑動幾下,亭玉的淫水已經蔓延到陰道口了,俊彥的雞巴隨便滑動幾下,瓊漿玉液就已經沾滿整條陽具。

俊彥壞笑:「謝謝主播剛剛幫我把馬眼舔乾淨了,不然,我的馬眼都看不清楚東西,不曉得天下局勢,台灣定位,國際競爭,與人權關懷。」

亭玉噗哧一笑,說:「可不可以床上歸床上,政治歸政治,『馬眼觀天下』的笑話,你已經講過幾百遍啦。」

俊彥假裝嘆了口氣:「哎,我還以為,主播妳會馬上說出『陰唇說治國』的通關密語,妳不說出來,就好比康熙一直沒有跟韋小寶說出來天地會的切口,『五人分開一首詩、身上洪英無人知』,韋小寶又怎麼會知道,康熙爺也是諸葛之亮、關羽之長的天地會首領呢?」

亭玉的陰蒂,已經被俊彥用雞巴輕輕摩擦地性慾勃發了,看到俊彥還在外面搗鼓詩文,實在是有些忍不住,趕快回他道:「好啦,『陰唇說治國』就『陰唇說治國』,你快點進來;」

她說罷,又抱著俊彥,用舌頭輕輕地在他耳邊舔了一小口挑逗,附耳輕聲說:

「而且,我現在濕的程度,已經到了『陰唇說幹話』了,除了想要你好好幹我,其他的,我的陰唇什麼也不知道。」

俊彥哈哈大笑,雞巴一捅,進了亭玉豐腴柔膩的陰道裡。

「主播妳說得沒錯,現在的陰唇,真的只會說幹話了。」

亭玉期盼了大半天的肉棒,終於好端端地插在自己裡頭,她正想到要特別記得,壓抑自己的聲音,不要吵醒俊彥的媽媽時,就聽到房門口傳來敲門的聲音。

砰砰砰。

俊彥的雞巴一抖,但亭玉馬上用雙腳勾住了俊彥的屁股,不讓肉棒離開。

門外傳來的是,俊彥媽媽的關懷聲:「很晚了,俊彥你不要太累,我記得你明天是排早上六點的班次,早點休息。

俊彥的雞巴退出也不是不退也不是,下身壓著的是嬌媚的未婚妻,門外等著的是一把拉拔自己長大的慈愛母親,俊彥腦中只閃過四個字:

『進退兩難。』

他敷衍:「好啦媽媽,現在的火車都有自動駕駛系統,妳不用太擔心。」

俊彥的媽媽不依不饒:「不行,現在台灣社會亂得很,一個月有十五起自殺他殺案,萬一有人臥軌,你的自動駕駛閃避得開嗎?」

乒乒乒,俊彥媽媽又敲了三下門:「而且,我上禮拜,才看到不知道是哪一個品牌的電動車,在自動駕駛的時候撞死人的新聞,你知道,現在這個世界啊,什麼都依靠機器,其實機器是靠不住的,你有沒有看過艾西莫夫的小說.........」

俊彥雞巴雖然還是被亭玉硬夾在陰道裡,但已經幾乎完全軟掉了,而且,俊彥也不想在陰莖夾在未婚妻陰道裡的狀態,與他媽媽討論人類的未來、以及科技與機器的可靠度。

他只能拍拍亭玉,在她耳邊道歉,然後大聲地跟他媽媽說:「好啦,我們要睡了,妳也快休息吧。」

「沒事,我老人家了睡不好,我在客廳看看劇本。」俊彥的媽媽最近接洽了幾個金主投資,到處找劇本,要遠赴山東,去跟當地的電視台合作。

亭玉氣得一肚子火,而且不知道是怒火還是慾火,只好隨便去浴室沖了沖冷水算數。

當夜,俊彥呼呼大睡,隔天一大早就精神飽滿地去上班了;

而亭玉一夜無眠,一直到她聽到早上俊彥出門的聲音,才終於累得昏昏睡去。

***

亭玉下午醒來的時候,一睜開眼,看到的居然是俊彥。

但她馬上就知道她錯了,俊彥開早上六點的莒光號去高雄,再接下午一點的自強號去屏東,繞過屏東以後,接著四點半的東岸普悠瑪號穿過花蓮,在宜蘭待命一個晚上,再開復興號回台北。

再怎麼計算,回來家裡,都是隔天以後的事了。

亭玉馬上意識到,眼前的這個俊美男子,比她的俊彥膚色黑上一圈,是俊彥的雙胞胎弟弟,碩彥。

喔!忘了說,亭玉覺得搬進俊彥家,最大的麻煩,還不是那個管東管西的假熱心婆婆(俊彥媽媽)而是這個跟俊彥長得一模一樣,卻整天無所事事,到處衝浪的雙胞胎弟弟碩彥。

碩彥的外型跟俊彥長得一模一樣,而且他從小十分崇拜他的哥哥,所以所有他哥哥穿過的衣服,他都會拿來穿,或者是要求媽媽,幫他買一件一模一樣的衣服。

俊彥如果有陣子留鬍子,那碩彥也會跟著留鬍子;如果俊彥那陣子把鬍子刮掉梳起油頭,那碩彥也會把鬍子刮掉梳起油頭。

碩彥唯一與俊彥不同的地方,不在外型,而在於個性。

哥哥俊彥,從小就負擔起家裡的家計,他知道媽媽做影片製作人,外表光鮮亮麗,其實有一餐沒一餐,所以他一讀完五專,馬上就投入台灣鐵路局的考試,二十三歲就當上火車司機,負責整個家裡的水電開銷了。

而弟弟碩彥,每天卻總想著去哪裡衝浪、去哪裡開派對、去哪裡跑全馬、去哪裡登山野餐,完全沒有事業心,也完全沒有責任感。

所以他從小的偶像,就是哥哥俊彥,他不知道,為何一個男人,可以這麼有責任心地付出自己的人生,做一個他並不喜歡的工作,沒日沒夜,還要輪日夜顛倒的奇怪班制。

他特意地模仿俊彥的穿著與髮型,也是在他的人生哲學裡,一種對哥哥的致敬。

除了碩彥長期玩衝浪,所曬出來的小麥膚色之外,其他臉容身材,碩彥與俊彥長的生的幾乎一模一樣,連身上那種淡淡的小痣,位置部位也一絲不苟地不差分毫。

亭玉最討厭俊彥的這個雙胞胎弟弟了,常在臥房跟俊彥偷偷抱怨:

「誒,你們水瓶座真的很奇怪,像你這麼有責任心;像你弟,卻超級沒有責任感,完全不幫助家裡的支出,連回家的時間也不固定,常常突然出現,就把換洗衣服一丟,關上門睡覺。」

亭玉越講越火:

「要不是是你媽媽在背後幫他清理、塞給他零用錢,不然他哪活得到現在啊!?」

俊彥倒是很挺他的這個弟弟,畢竟,一般人很少有擁有粉絲的經驗,俊彥除了長得帥些,從小到大,都是一個平凡人,他最驕傲的事,就是他弟弟永遠視他為偶像。

「沒關係啦,碩彥雖然不太喜歡工作,但他有沒有在家,對妳來說都沒差啊。」

俊彥抱著亭玉哄:「碩彥平時在家不太講話的,妳就當作他是隱形人就好啦!」

的確,自從亭玉搬進來以後,碩彥很少出現在家裡,有出現的時候,也多半只跟她點頭示意而已,的確不干擾她的生活。

不過,這天下午很奇怪,碩彥居然主動開口跟亭玉說話:

「大嫂,妳今天在家啊?」

「對、對啊,我今天沒有班,咦?阿姨今天怎麼也不在?」因為還沒有結婚登記,所以亭玉仍舊叫俊彥的媽媽為阿姨。

她忽然感到有些緊張,畢竟她很少跟一個男人單獨在一間屋子裡,即使這是她未婚夫的弟弟。

碩彥一臉無所謂:「我媽喔,她不是說最近有一個大案子,要去山東做。她沒跟你說?」

「沒、沒有耶,你哥哥今天也不在,可能要明天才回來。」話一出口,亭玉就後悔了,原本只是不知道要講什麼,隨意地攀扯話題,怎麼聽起來,很像是在跟碩彥暗示,現在家裡,只有她跟碩彥兩個人。

碩彥笑了一笑,似乎沒有想太多,他走進浴室沖澡,不久,聽到水聲嘩啦啦的響起。

亭玉刻意喊:「碩彥,我待會要出門,需要我晚上幫你帶吃的回來嗎?」

她想說下午還是出去轉轉好了,不然宇碩彥兩個人待在家裡,感覺有些奇怪。

亭玉走回房間,坐在梳妝台開始細細打量自己清秀而未上妝的臉龐,她想,今天出門要畫什麼妝呢?走森林系?走小清新風?萬一遇到粉絲認出她來,會不會覺得她平時的打扮,與她在主播台上端莊優雅的專業成熟感差太多?

就在亭玉要拿起粉餅,開始打底的時候,鏡子裡出現了碩彥。

他剛剛沖完澡,下半身圍著大浴巾,上半身沒穿衣服,水珠掛在胸膛閃閃發光。

碩彥居然就這麼走到了亭玉的背後。

「怎、怎麼啦碩彥?」亭玉故作鎮定。

碩彥又是那副不在乎的笑容:「沒什麼,只是想進來跟大嫂聊聊天。」

亭玉說:「那出去客廳聊吧,在臥房裡,感覺怪怪的。」

亭玉話一說出口,心裡又猛想打自己巴掌,就是覺得感覺怪,才不能講出來,不然一講出來,有越描越黑的感覺啊!

碩彥倒是沒有堅持,與亭玉一前一後走到了客廳。

「你、你、你想聊什麼?」亭玉有些結結巴巴,與她平常在主播台上,號稱從不吃螺絲的順溜嘴有天差地別。

碩彥就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想聊『馬眼觀天下、陰唇說治國』啊!」

亭玉一驚,她以為這是她與俊彥之間,約定做愛的通關密語,應該只有她與俊彥兩個人知道而已。

好在碩彥並沒有任何肢體動作,想要靠近亭玉的意圖,只若無其事地說下去:

「大嫂,妳知道雙胞胎之間,有一種神秘的連結嗎?」

亭玉搖搖頭。

「雙胞胎之間,有一種神秘的連結,從小哥哥在外面玩,是高興、還是被欺負、還是打球受傷,我在家裡,雖然沒出門,但是我都知道;」

亭玉好奇:「這個我有聽說過,但不知道,原來是真的。」

碩彥看著她淡淡一笑,繼續說:「而且這種狀況,在我跟哥哥之間,更為強烈。有時候我閉上眼睛,甚至會覺得我就在火車的駕駛室中,在俊彥的身體裡,透過他的眼睛在看著控制盤。」

亭玉覺得越聽越有些不對勁,但碩彥的下一個動作,讓她知道,真的不對勁了。

碩彥把下身的浴巾綁好的地方解開,讓大浴巾自然地落在地上。

碩彥的雞巴高高挺起,角度、長度、龜頭的冠狀、甚至連陰毛的濃密程度,看起來也跟俊彥是同一個模子生出來的。

當然,除了碩彥一身的衝浪曬出來的棕色健康膚色,這點跟俊彥長時間待在駕駛室很不一樣;但這反倒使碩彥在亭玉眼中,更添男人風味。

亭玉忽然感到內褲中有些濕了,她責備自己的無恥,怎麼可以對未婚夫的弟弟產生性慾?即使他們倆是雙胞胎。

碩彥臉上還是那副自然而然,隨性自在的微笑,他繼續說道:「昨天晚上你們在房間裡,被我媽媽打斷了,不然我原本正跟著俊彥一起,要好好地........」

亭玉忍不住打斷他:「你騙人,即使是雙胞胎,也不可能知道對方的一切!更不要說進入對方的身體裡感受!」

碩彥並不生氣,卻向前走了幾步,直到他的雞巴幾乎快頂到亭玉為止。

「妳在我哥哥耳邊說,妳現在只想『陰唇說幹話』,是不是?」

亭玉真正吃了一驚,她昨天講那句話時,是緊貼著俊彥耳朵上說的,聲若細蚊,若不是雙胞胎之間有特殊的感應,碩彥又怎麼會知道呢?

碩彥渾身赤裸,卻開始很自然地幫亭玉解扣子,一面說:「大嫂,妳每次跟哥哥做愛時,我都用俊彥的眼睛看著,我知道,妳不喜歡哥哥每次都叫妳口交,更不喜歡他每次都叫妳舔他的馬眼,而且他還幻想,希望叫妳幫他毒龍鑽,對吧?」

亭玉太震驚了,以致於她完全沒有抵抗,碩彥在幫她脫掉上衣的動作,脫掉上衣之後,碩彥也順手幫亭玉解開了胸罩,完全不帶色情的意味,像是媽媽在幫剛發育的小女兒如何解開胸罩。

亭玉問道:「碩、碩彥、你真的......可以、可以透過俊彥的身體.......聽得到、看得到?」

碩彥點點頭,幫亭玉繼續退掉下身的睡褲。

「我用俊彥的眼睛看的,照理說,他也看得到才對,但我想他心中可能沒有妳吧,他眼中看的是妳,但心裡想的可能都是他那一長串的主播名單,像是吳宇舒、簡懿佳、.......」

「我不想聽到吳宇舒的名字。」亭玉冷冷地道。

碩彥第一次收起他那有些輕挑的笑容,一臉誠懇地抱歉:「大嫂,對不起,我不會再提。」

就在兩人說話間,碩彥已經將亭玉的全身衣物除乾淨。

「大嫂,我看得出來,妳很想做。」碩彥說。

亭玉沒有說話,是的,她想做愛,但她快要跟俊彥結婚了,她是別人的未婚妻。

碩彥輕輕地輕吻著亭玉,非常溫柔,一點也不像俊彥粗魯。

亭玉有些被這長不大的男孩感動,啊!他對女人是如此溫柔。

碩彥輕輕地將亭玉放在沙發上,將她的兩隻腿搬開,亭玉有些抗拒,因為她一直覺得,自己大腿最根部的贅肉很醜,每次拼命減肥,都減不到那裡的肉。

碩彥卻突然含住亭玉的腳趾,讓她完全忘記大腿被扳開的羞恥感;碩彥從亭玉腳上的小姆指開始,一路含到大拇指,在一路從小腿、膝蓋、大腿舔了上去,亭玉的外陰已經泛濫成災,淫水流到沙發上都有些濕了。

碩彥並沒有笑亭玉怎麼這麼濕,也沒有要她吟詩作對才能通關密語,碩彥僅僅是專心地舔舐著亭玉的陰唇與陰蒂,上上下下,一左一右,然後圈圈越畫越小。

忽然有種巨大的空白感,在亭玉的腦中炸開,等亭玉回神以後才知道,原來那是她,吳亭玉人生的第一次陰蒂高潮。

她羞紅了臉,抬起頭來想要跟碩彥解釋些什麼,卻只看到碩彥一臉深情地望著她,然後深情地與她接吻。

『原來這才是法式熱吻,不是兩個人舌頭督來督去,而是有感情的內心交流的熱吻。』亭玉一面跟碩彥接吻,一面對法式熱吻(French Kiss),有了新的體悟。

忽然亭玉的陰道一滿,碩彥進來了。

她眼中有些溼潤,心想:我是不是,終於背叛了未婚夫?

她小小聲地問碩彥:「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個隨便的女人?」

碩彥搖搖頭,堅定如石:「一點也不會,而且,我們沒有在哥哥的床上。」

這個不是理由的理由,給了亭玉一個最佳的說服自己的藉口。

她開始輕輕地叫床:「好舒服......好舒服.......你......好溫柔........」

亭玉不想說出碩彥的名字,仿佛一說了出來,碩彥俊彥,就有了分別。

碩彥雖然前戲是一把高手,但原來真槍實彈卻是個快槍俠,才插不到三十下,他就一聲低吼:「大嫂,我要來了。」

亭玉馬上下意識要把碩彥推開,雖然她跟俊彥結婚後有懷孕的計畫,但.......

碩彥像是早就料到了亭玉這一推,反而把她抱得更緊,下體的雞巴插進亭玉的最深處,直直抵著子宮頸,他悶吼:「大嫂別怕,我跟哥哥的DNA一模一樣!」

一說完,碩彥的精液一瀉千里,亭玉的子宮頸被精液一燙,一張一合,亭玉居然也跟著高潮了。

亭玉喃喃:「我今天才知道,原來性愛,是重質不重量;時間短,也可以這麼美。」

碩彥親了親亭玉,抱著亭玉,讓雞巴在陰道裡緩緩消腫,他抽了幾張衛生紙,幫亭玉清理額上的汗、與下體流出來的精液。

亭玉剛剛才經歷了她人生的第一次與第二次高潮,碩彥溫柔地拿濕毛巾,把躺著的亭玉身體擦乾淨,讓她好好地小睡了一下;等亭玉醒來,碩彥才拉著亭玉,去浴室好好地泡了一頓澡。

那天晚上,亭玉還是跟碩彥分開睡在個別的房間裡,只是分房睡之前,又在客廳打了一炮。

那天晚上亭玉睡得很好,睡著前一個模模糊糊的問題忽然浮現在她腦中:

『雙胞胎的DNA,真的一模一樣嗎?』

______________亭玉(完)____________________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第六天魔王 + 10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