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75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8-7-6 02:19:17

龍湄

「我是姓龍,小龍女的龍,不是恐龍的龍哦!」

第一次見到龍湄的時候,她認真地跟我這樣說。

嚴格說起來,她只是肉有點多,但真的不龍。

她的藍色圓領低胸,胸口的乳溝很難讓我不注意,下身穿著一件牛仔熱褲,腿並不纖細,但又直又長,而且,很白。

我最喜歡皮膚白的女生,龍湄在第一眼就征服了我。

如果在國外的話,她這款豐滿的身裁,反而是老外搶手的貨色,F奶、身高168、屁股大,雖然有些肉肉的,但腰身還是有可口可樂曲線瓶的波動,只是整體大上了一圈,最性感的是,她皮膚非常白,是那種牛奶一般的豐腴乳白,看得人心神蕩漾。

168公分,龍湄算是頗高的女生了,五官也算清秀,有一種唐國師年輕時的感覺。

可惜她在台灣,聽她一開口就強調她不是龍,想必平常有許多朋友嘲笑過她。

我連忙說:「不會啦,我覺得妳只是肉,沒有胖。」

她對我白了一眼:「就跟台灣不缺電,只是電不夠多一樣嗎?哼、我那時候傳照片給你,你不是說我身裁很好、你可以。」

她瞪著我:「而且你還說了三次,你可以、你很可以、你非常可以。」

我想到之前沒見面時,跟她在通訊軟體上亂聊的內容,忽然有些靦腆與害羞:「我喜歡肉肉的女生啊,而且看照片,不知道妳這麼白耶,真的很性感。」

「謝謝喔,嘻嘻,那你真的可以囉?」她低著頭,眼神由下往上偷看我。

從來沒有跟網友見過面的我,有些不知所措:「我、我可以啊。」

我腦中飛快地想著下一個話題:「妳幾歲呀,看起來剛畢業?」

「我畢業三年了啦,嘻嘻,你嘴真甜。」

她笑起來馬尾閃動,讓我想到了前女友凱茘,雖然凱茘比龍湄瘦上一大圈,但龍湄的白度應該是凱茘的兩倍,而且龍湄比較高。

我心想:一白遮三醜,果然是真的,不但遮醜,還遮胖。

「你在想什麼呀?我們電影快開始了。」

「噢!好,那我們要去拿票嗎?」

「不用啦,現在電影院都是用 APP 直接過,你是老人哦,很久沒來了。」

我笑了笑,搔搔頭,心裏一刺:自從跟凱茘分手以後,這兩年,我從沒跟女生單獨出來看過電影了。

很快地我們用龍湄的手機過了查票員,現在的新科技還真是不可思議。

我們那天看的電影是昆.諾特倫堤的一部舊片,最近電影院很喜歡舊片修復重新上映,我跟龍湄討論,是要看昆的《舊金山風雲》、還是黑澤明的《七武士》、或是寇比力克的《大開眼戒》。

《七武士》太陽剛、《大開眼戒》太性暗示了,最後我們只好選《舊金山風雲》。

雖然是十年前的舊片,可是傳奇女演員紅雲的演出,真的讓人十分激賞。

「我跟你說,我超喜歡昆的。」

龍湄在電影院的外側露天酒吧,灌了自己一大口蜂蜜啤酒以後跟我說。

「嗯,我也覺得昆不錯。」我有些緊張,畢竟我們是在網路上認識的,換 Line 了以後,聊過幾次挑逗勾引的話題,像是妳最喜歡什麼體位啦!妳前男友們床上表現好不好啦!妳之前在西雅圖唸書的時候有沒有試過外國人啦!諸如此類。

在 Line 上我可以肆無忌憚地與龍湄亂開黃腔,她也嘻嘻哈哈地毫不介意的亂回答;可是一到了兩個人面對面,那就是完全不同的感覺了。

我們兩個有意無意地避開有關「性」話題,妳一言我一語地討論起昆的灑狗與血種族之間的衝突風格,還有喜歡用黑人男性與黃種女性作為的電影的主角。

龍湄坦露的巨乳酥胸,隨她說話的頻率默默震動著;我想到剛剛在電影院裏時,她坐在我旁邊時的香氣。

雖然有些肉,但她的體味並不重,反而有些淡淡地的清香;完全沒有一般鄉民說的「凡龍必有油味。」

她真的不是龍,我心想;是一口柔膩的白嫩高熱量奶油,引人食指大動。

龍湄沽溜溜地把最後一口蜂蜜啤酒喝完,將啤酒杯放下,問道:「咦,你的怎麼都沒喝?」

「我、我在聽妳講話......」其實是被她的豐唇巨乳的一張一合所吸引,完全忘了眼前的那杯黑麥啤酒。

「你要喝嗎?」龍湄睜著她那雙大眼睛問我,她鼻子比較塌,嘴唇也不夠好看,但睫毛很長,眼睛很美。

「我可以喝一點......」我伸手要去拿起那杯啤酒,其實我平常是不太喝酒的,不過今天晚上氣氛那麼好,喝一點應該無妨。

龍湄突然把我那杯黑麥啤酒搶過去,說:「我今天需要喝酒;還是,我幫你把這杯酒喝完?」

她沒有等我回答,咕嚕咕嚕地開始把我那杯黑麥啤酒灌下去。

她頸後的頭髮已經綁起來,隨意垂下的幾根髮絲更襯的她脖子如何白膩,胸口的乳溝隨著喉嚨通過啤酒,一股一股地漲動,夏夜的空氣有些悶熱,龍湄的胸口有些晶瑩的汗珠,像極了一杯冰牛奶上漂浮著幾塊碎冰,艷煞旁人。

我有種想要把浮冰舔一口,含在嘴裡慢慢融化的衝動。

「電影看完了,酒也喝了,接下來.......我們去哪兒?」我大著膽子問。

龍湄把酒杯放下,說:「去我家吧。」

***

原來龍湄的家,就在電影院的旁邊,緊鄰著一間國小,環境十分清幽。

客廳的燈沒有關,是昏暗不刺眼的黃光,我們一進房門,龍湄就吻了上來。

「親我.......我今天.......想要.........」龍湄在我耳邊輕輕地說。

雖然她比一般女生,體重肯定重上一些,但我咬咬牙,我知道她最想要什麼。

我側身一撈她腿,將她公主抱在懷中,低頭親親吻著她,對待她像個真正的公主一般。

龍湄激烈地吻我,兩個人的舌頭在口腔內不著翻攪,像是要吸乾對方所有的生命;我的手開始有些發抖,畢竟以她的體重,我可能無法支撐太久。

我盡量不讓她感到尷尬,只輕輕問:「怎麼走?」

室內一片昏暗,我需要龍湄的指引才有辦法走到房間裏,找一張大床把她放下。

龍湄輕笑:「撐不住了?你是不是嫌我胖?」

我搖搖頭,一字一句都發自內心:「妳有些肉,但不胖,真的。」我靠近在她耳邊咬耳:「快告訴我走麼走,我想吃掉妳了。」

在昏暗中我看不清龍湄的表情,只聽見她輕聲地指引我左彎右拐,我們摸黑進去了一間大臥室。

我故意將她往空中一拋,她在空中尖叫,然後落在她臥室的那張大床上,尖叫化成了笑聲。

「你好壞。」龍湄聲如銀鈴。

我雙手有些發抖,但迅速地扯下她的熱褲還是辦得到的,龍湄的內褲被我連著熱褲一起扯到腳邊,在黑暗中,我所有的羞恥心都暫時拋到了九霄雲外,我對準她的陰部,舌頭舔了上去。

「噢.......好舒服.......好舒服........」龍湄忍不住叫了出來,她肯定沒想到,這個第一次見面的男生,會主動幫她口交。

她忍不住壓著我的頭,讓我的舌頭可以更深入她的蜜穴。

我的舌頭先把她的陰唇輕輕地舔開,龍湄裡頭的蜜汁一湧而出,但我先不躁進,先在她已經露出腫起的陰蒂上若有似無地畫圈,龍湄將我的頭壓得更用力了,她想要,我知道。

她的淫液混雜著一絲絲的尿騷味,這樣有些不衛生的味道反而使我更加興奮;龍湄下面詩的一蹋糊塗,她一直感覺我在她的外陰部盡力耕耘,卻始終沒有深入到她裡頭渴求的地方,龍湄忍不住開口相求:

「我想要.......」

老實說,當我的口鼻被她狠狠地壓在下陰部時,我真的很難發出清楚的字句回應她,但我知道她的意思,所以我決定用肢體語言、尤其是舌頭這部分的肢體語言回應她。

龍湄的低吟忽然變成了高亢入雲的叫聲:「噢、噢!好舒服、好.....噢!」

我的舌頭穿梭在她的陰道中,足足對她的陰道抽插了六十四下,我才放過她的陰道。

龍湄已經全身脫力,整個人軟癱在床上了。

「你.......好厲害,怎麼做到的?我沒有.......被這樣過.......」她的聲音中帶著滿足感。

我斯里慢條地慢慢將自己的衣物除下,一邊回答她的問題:「很多男生不願意幫女生口交,我願意;而且碰巧,我的舌頭比一般人長上一倍。」

龍湄被我逗得笑了:「那你一定是蟒蛇精轉世。」

我渾身脫得精光,幫龍湄腿邊的褲子脫掉,她的腳上還穿著球鞋,但我決定先讓 NIKE 留在她的腳上,這樣我待會幹她的時候,可能會更性感。

我幫她將上半身的襯衫脫掉,接下來就是她的胸罩,當她的一對巨乳從胸罩的束縛下傾囊而出的時候,我發出了一聲由衷地讚嘆。

「這是.......E?」

龍湄在黑暗中挺了挺胸,仿佛在笑我不識貨,她說:「是 F 奶,今天算你走運了。」

我的雞巴硬著發燙,整個晚上的電影、小酌,都在期待著這一刻。我對準龍湄的蜜穴,正準備要插入的時候,龍湄忽然止住了我。

「等一等,要戴套。」她說。

我將龜頭擠了進去:「好,等一下我要射的時候會戴。」

龍湄從枕頭下摸出了一枚保險套,拿給我,雖然房間裡沒有開燈,但我似乎看見她眼中的求肯。

我嘆了口氣,只好把我的龜頭拔出來,用最快的速度套上保險套,準備再次插入。

「等等......」龍湄又用手擋住了我的小腹,讓我的雞巴只能進去一個龜頭的深度。

我有些不高興,但畢竟眼前是一個認識才一個晚上的女生,加上之前有一搭沒一搭的聊 Line,也才一個禮拜。

「又怎麼了?」

「我......我想知道你的名字。」龍湄的聲音中忽然有些哭腔。

「我叫家洛,家庭的家,洛陽的洛。」一說完,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住龍湄的手狠狠壓在床上,雞巴用力一挺,整根進去了。

龍湄不愧是年輕女孩,水量十分充足,我狠狠地一下一下插著她,完全不用擔心她會不會受傷;我忽然發現,因為龍湄的小腹上有肉的緣故,我即使用力想插到底,我的骨盆還是會被她那層肉給些微擋住。

我輕輕地將她的肉往上壓,好讓我的雞巴可以有最大程度地發揮。

「好深.......好深........」龍湄抱著我,大聲地叫著。

整個屋子裡頭迴盪著她的叫床聲,她爸媽去德國做生意了,我忽然想起來,難怪她今天敢帶我回家,而且,枕頭下的那枚保險套,也是預備好的。

她早就想要在今天晚上,好好地被人幹一場,我想。

我用力的蹂躪她的 F 奶,把她的大奶抓得通紅,問她:「妳是不是,早就想跟我做愛了?」

「我、我......今天是我的生日嘛!」龍湄被插的語無倫次。

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只好說:「生、生日快樂。」

「謝謝。」

「那妳是......巨蟹座耶?」

「是啊,怎麼了嗎?」

「沒,我不知道巨蟹座也會約跑,我以為巨蟹座很顧家。」

龍湄一面喘氣,一面反駁:「我顧家啊!顧家的人不能約跑嗎?」

我連忙道歉:「是是,這樣說也是啦!」

龍湄忽然將我一推,翻身,把我壓在下風,用手摸著我的雞巴,扶著讓它進入。

肉棒重新回到龍湄的癢處,她爽得渾身發浪。

「好、好爽.......好爽........做愛好爽.......」龍湄感覺在嘗試講一些粗俗的話來刺激自己。

我問:「爽嗎?」同時雞巴瞬間發力,在龍湄屁股落下的瞬間,把雞巴往上挺,打一個反擊拳的概念。

「超、超爽的.....超爽的.......誰說女人不能單純想做愛?我就是.......我就是很想做愛啊!又沒有男友跟我做!」龍湄亂罵一陣,又跟著淫叫起來:「太爽了、插我、我要.....」

我雖然在她下身,但調整屁股的角度,漸漸反客為主,一上一上地慢慢奪回主控權。

「龍湄妳......很喜歡做愛嗎?」不得不說,由下往上插,龍湄小腹的贅肉比較礙不了事,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身上的肉比較多的緣故,她的肉穴裡頭,感覺也是肥肉多多,擠壓著我的陰莖緊實到不行。

「我......我喜歡啊........但是別人都笑我龍.......龍妹不能做愛嗎?奇怪耶!」龍湄用力將我的肉棒一夾:「我要你好好插我.......你會不會跟別人說,你在屠龍?」

我摸摸她的頭髮,說:「妳只是肉比較多,但真的不龍。」

她氣鼓鼓的:「我身高168,體重才60,這樣也要被說龍!我以前在西雅圖的時候,從來沒有人說我龍,台灣男生真的很討厭......」

她的巨乳在我眼前一彈一彈的,像是兩顆水滴,又像是桂林山水甲天下的石化鐘乳石。

「龍湄.....妳的胸型很好看耶.......」我忍不住抓著她的奶,這麼大的奶,而且是真奶,不是人工奶,的確少見。

龍湄的表情有些驕傲,下半身繼續吞吐我的肉棒,她雙手卻捧起自己的兩顆大奶,用舌頭舔舐著自己的乳頭,神情淫蕩地道:「我.......我前男友說......我這種乳型,是水滴奶,是最漂亮的一種........」

我忍不住好奇:「龍湄妳交過幾任男朋友啊? 」一面說,一面把她的巨乳搶過來,用力地吸吮,享受一下當嬰兒的天真童趣。

龍湄嘟起嘴,回:「只有一任啦,我在西雅圖的時候,有一個白人喜歡我,就.......」

「.......妳回國就分手了?」口中有奶,我想我的語音並不清晰,但龍湄完全聽得清清楚楚。

「嗯⋯⋯⋯」龍湄的屁股從前後變成左右磨蹭,感覺她慢慢抓到讓自己爽的敏感點了。

「所以......妳現在沒有男友?」我脫口而出問道,但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當時,為什麼會問這句話。

龍湄笑了,她捧著我的臉一陣亂親,說:「怎麼?想當我男友?」

我不知如何回答,只說:「只是先問問而已嘛。」

「對不起,」龍湄說道:「我有喜歡的人了。」

「嗯。」

雖然早就知道,我跟龍湄從一開始在網路上互相亂聊,到約出來看電影,喝酒,最後走到了上床這一步,雖然兩個人之間從來沒有說破,但彼此都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其實不過是約跑而已。

但不知道為何,我聽到龍湄說有喜歡的人,心裡還是酸酸的。

「告訴我......他是個怎樣的人?你們交往了嗎?」我腰部用力,要把那不知名的一種妒意發洩在龍湄的穴中。

「啊.......噢.......他.......他是我同事........他跟我說.........啊太深了.......他說他喜歡我.........啊.......好深........但是.........但是他現在有女朋友......」龍湄被插得亂七八糟,但說出來的話卻一聽就懂。

我一面用手大力地捏著她的胸部,一面偷偷從脫掉的褲子口袋,掏出我的手機。

「龍湄.......妳好美........讓我拍下來........」

龍湄沒有說話,卻也沒有反抗,順從地繼續在我的身上聳動。

我開啟手機的照明燈,從兩個性器的交合處拍起,在拍到我的左手,捏住龍湄的水滴奶.......最後是她的臉.........

龍湄沒有看鏡頭,只低著頭,屁股一聳一聳地做好她份內的事。

雖然看過很多自拍流出的色情影片,但自己拍攝倒是第一回經驗,真的太刺激了,才拍不到三十秒,我已經精關不固。

我關掉手機,抱著龍湄:「我要射了.......這一刻........這一刻當我女友,好不好?」我低聲在龍湄耳邊問。

龍湄沒有回答,只更用力地夾著我,忽然伸頭,在我的乳頭上咬了一口。

「你這壞人,嘻嘻。」她對我笑。

我終於噴在保險套裡,在龍湄的蜜穴。

***

離開龍湄家的時候,我抱了她一下。

「希望妳幸福。」

「你也是,你是好人。」龍湄輕笑一下:「有乖乖聽話戴套,嘻嘻。」

「妳跟妳同事在一起的話,要記得跟我說喔。」

「跟你說幹嘛?」

我晃了晃手機:「把影片傳給他啊,妳美美的。」

龍湄佯怒要打我,我笑著避開:「好啦,不會給別人看到的。」

***

過了一個禮拜,龍湄忽然發了一條短訊給我。

『家洛,我想我們之後不要再聯絡了,他已經跟他女友分手了,現在要跟我在一起。你會祝福我吧?』

我沒有回覆她,僅僅是把她的短訊刪掉,把她的帳號隱藏,我不願意封鎖龍湄,但我知道,她永遠都不會再傳訊息給我了。

我打開手機的影片檔案夾,點開那天錄下的水滴奶,一次又一次,反覆地播放著.........

***
_________龍湄(完)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第六天魔王 + 10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