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37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西諾
高級超級版主 | 2009-6-27 15:22:34

“吳書記,好久不見了,還好吧!”“還好!你離開俺村後怎麽不去玩了呀!”“哪還敢去呀”“呵呵……!”見到了十年前的同事,寒喧了幾句,他有事去辦了。他走後,他的‘呵呵’聲使我想起了在他村工作時哪驚雷的午夜。  
  1992年夏天,我一人被派到劉洞村做包村工作,要求吃住在村。我一去就被安排在一棟二層樓上住了下來。這棟樓坐落在離村莊上百米遠的一個很僻靜的地方。樓東是一個打麥場,麥場北面有兩座過去烤煙用過的破舊煙屋,遠遠看去煙屋�面黑呼呼的;樓的西面是一片楊樹林,微風吹來,發出沙沙的聲響;樓南是一條出村路,路壩下有一條溪水潺潺的小河,就是大白天也能聽到河水的潺聲的,河的對面就是樹木茂密、溝豁縱橫的沙石山,有時還從密林中傳出幾聲‘嗷嗷’的獸叫聲;樓的北面就是進出樓的後院和一大片玉米地,陣風吹過,那玉米葉的‘唰唰’聲就如蠶食桑葉。這座樓的一樓看上去已多年不住人了,沒了門窗,�面放著幾垛柴草和一些破舊的磚瓦。前院與出村的路連在一起,比後院稍低。上二樓,只有一個向�開的鐵門。二樓是由五間兩口房組成的,一口是四間組成的大通房,另一口就是通房東頭的一間有一小房門的耳房,進出耳房必須通過大通房。耳房前後有兩個釘有鋼筋的玻璃窗子,南窗正對著一顆站在半山腰的大梧桐樹。房內放著一組會計用的栗子皮色的古式木櫥,還有一張放在南窗下的三抽桌和一張小床。我就住在這個耳房�。  
  晚上,村幹部回家後,我進了那間耳房,一拉燈,燈特別亮,一看是100瓦的燈泡。坐到桌前,先是匯總了白天瞭解的村情。這村給我的第一印象,是由一位老主任、一位中年支書和一位青年會計組成的年富力強的兩委班子。匯總完村情,我看起自學考試科目書來。到半夜,有點眼沈,就半趟到了小床上,並從床頭上拿起了一份報紙看了起來。一篇名爲《無法解釋的預感》的文章吸引了我:“在英國,一個叫湯姆的中年人,來到A莊園看望好友,整個莊園奇怪的沒有一人在,天也黑了下來,湯姆就選了一所靠莊園大門口的房子住了下來,並計劃等待朋友明天的到來。半夜時分,湯姆剛上床就聽到房外面有人喊:”誰上,誰上,還有一個空位。‘湯姆急忙貼近窗子向外看,卻看到一位趕靈車的人邊喊著邊從莊園的大門口駛過,湯姆立刻打了個寒顫。一夜未眠的湯姆第二天一大早就離開了莊園,去了B 城一座商廈的第十三層樓上購買物品。當他買足物品走近電梯時,聽到了一個熟悉而又讓他恐懼的聲音:“誰上,誰上,還有一個空位’。擡頭一看,開電梯的那人就是昨晚趕靈車的人。湯姆又是一個寒顫,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三步,當第三步的腳還沒落地時,就聽到‘哢喳!’一聲,接著‘轟!’的一聲巨響,他再擡頭看時,那架帶人的電梯繩斷落地,梯毀人亡。”讀完這篇短文,心�有點慌,沒關燈就趟下要睡了。  
  我是頭靠南窗面向東牆睡下的。才一合眼,就有一人邊拍著我的左臂邊輕聲說:“你醒醒!”說一個字拍一下。我立刻翻過身來看了看通明的房間,沒有什麽人。我照舊那樣趟下,一合眼就又重復起同樣的拍臂動作和聲音。我立刻就坐在了床沿上。我剛一坐定就聽到南窗對面的梧桐樹上發出了貓頭鷹的三聲‘咕咕——喵 ’的叫聲,貓頭鷹第三聲“咕咕咕咕——喵”剛落。樓外就呼呼地刮起了大風,不多時一個霹靂從樓頂滾過,四壁塵土落地。接著連續的閃電雷鳴,瓢潑大雨開始了。100瓦的燈泡懸挂在南窗下,看不清窗外的景像。我就回頭向北面的窗外看,風刮著雨柱,直打在窗子的玻璃上,滋滋地淺起白花。這時正好一道長長的藍白閃電從北窗外閃過,使房內一片藍白色的明亮,那木櫥也變成了藍白色。閃電雷鳴的同時,忽見一身著藍粗布褂抽著自捲煙棒的中年男子東西向呆呆地仰臥在一張長凳上,雙眼呆板地盯著房頂,地上撒著些捲煙用的紙條和好多的三角形煙蒂,有好多三角形煙蒂是扁扁的,窗臺上還放著一個繡花的煙包。我立時打了一個寒顫。閃電過後,房內如初,北窗下什麽也沒有。雷雨結束,四處又回復了往常的寂靜。  
  第二天,雖心有餘悸,但總以爲是幻覺。我見到村幹部,什麽也沒說。  
  晚上,我照舊匯總了白天的工作,看書到午夜。臨睡前特意看了看天上明亮的星星還頻頻地閃爍著,就放心的睡了。熟睡間又被那梧桐樹上貓頭鷹的尖叫聲驚醒,又是大風滿樓。我馬上面向北坐在了床上,注視著北窗。一個震耳欲聾的沈雷過後,隨之而來的又是閃電雷鳴,瓢潑大雨。當一個霹靂閃電閃來時,我卻又在北窗前看到昨晚的那個中年男子,碾步晃動著,時而面向東方敞開雙臂,時而兩手交叉用力死死地抱住自己的雙肩。閃電一過,又平靜如初。當又一個閃電劃來時,聽見‘你去找他吧!我完了。’的語聲後,接著又聽見‘噗哧’一聲響,只見有兩隻腳從窗臺上滑落下來。再看時那中年人已吊死在鋼筋窗櫺子上。那個繡花煙包仍就放在窗臺上,地上仍然有三角煙蒂、捲煙紙和一條長凳。此時,似乎還隱隱約約地聽到大通房內有一個女人在哭的聲音。  
  雨天過後,我心�得到了一些平靜,當我面對著燈光趟下時,發現我上身的半袖襯衫已是濕濕的。心想明晚是不能再住在這�了,我睜著眼睛看著燈泡熬過了下半夜。  
  天一亮,我急忙跑到吳書記家,問他村�還有沒有其他閑房,他說:“沒有,怎麽了?”我想,這兩晚的事可能是幻覺,不能說的。我就回答說:“沒什麽。” 隨後離開了他的家。在回村辦公樓的路上,邊走邊想:今晚不能再住下了。但又想:包村精神是說讓住下來瞭解村情,好好幫村工作的,包村辦公室還要來村檢查住村情況的,再說今晚也不一定下雨了。  
  到了晚上,我乾脆決定不睡覺了,只面向南在很亮的燈下看書。還不時地看看手錶。當手錶上的指標,指向12的時候,外面又刮起了風,風還是越來越大,刮得梧桐樹葉‘噗噗’作響。“那鬼天氣又來了。”這時我的頭皮也漲了起來,身上一陣陣的發冷。那可惡的貓頭鷹又驚人的叫了一聲,長閃霹靂的大雨天氣又來了。我決定不去看那嚇人的北窗了。但每當閃電雷鳴時,就聽到大通房內有一個姑娘在哭泣,我的頭皮更加快速的漲著。這時我想起,大通房內的燈沒有拉開,有燈亮會許不會聽到那哭泣聲的,怎麽不提前拉開那燈呢!真是後悔急了。我決定硬著頭皮去拉開那盞燈,可是房門就在北窗的西面,離窗很近,心�量得出開門縫大了會碰到那條長凳的。心想:要不就不去拉開那燈了。可是那女子的哭聲越來越清,越來越近,似乎就在這房門外。“不行,還是去拉開的好。”先借閃電光半回頭看了看北窗處,沒有什麽,就倒退著去開房門。房門打開時,從大通房的南北八個窗子外射進了的閃電光,照的整個大通房通亮,對面馬恩列斯的鬍子都看的很清,當然開關燈繩的位置早已定準了。閃電一個接著一個,我就一個健步走到開關處去拉那根燈繩,可是燈繩一飄動沒有拿到。這時,外面的閃電雷鳴風雨交加的噪雜聲,使人驚破膽,房內更加藍白通亮。又是一陣哭聲清楚入耳。回頭一望,一眼就看見一個上著蘭花白底褂的姑娘,左手擦著淚,右手拿著一打書信,坐在通房的中間氣不成聲地哭泣著。這時,我手中也得到了燈繩,可是腿是軟軟的,手也似乎拉不動那開關了。我就全身靠在了牆壁上,兩手用力拉開了那開關,照亮了整個通房,內外也回復了沒有過的寂靜——暴風雨終於過去了。  
  第二天,太陽射到了西牆上,驚恐的心開始平靜下來。這才想起今天要開兩委會的事來。  
  先來到辦公室的是吳書記和牟會計,他們一進門我就說:“你們可是來了呀!”吳書記說:“怎麽了?”“你們這辦公室鬧鬼。”我懊喪著臉說。牟會計微笑著說:“東麥場的煙屋內當過外逝人的靈堂,是不是那些鬼來纏你了呀?”“那�遠,可能是一樓的鬼吧!一樓還沒蓋好時放過兩個死人,還有個女的呢!呵呵……” 吳書記笑著接話說。“你們別以爲我說著玩,這三夜樓內真的鬧鬼了呀!”我焦急的辯解說。這時個頭不高,皺紋爬滿額頭,說話文質彬彬的賈主任走了進來:“誰說鬧鬼了,是什麽鬼呀?”我看他們也想聽聽,我就把這三夜發生的事向他們講述了一遍。我講完後吳、牟兩人的表情已嚴肅起來。賈主任表情有些詫異。吳書記問他:“你怎麽不說話呀?”賈主任回答說:“這件事既奇怪又巧合。”“什麽巧合?”我急切地問。“我說一個故事你們就明白了。文革時期,咱村來了一個代理女教師,姓苗,是社來社去的大學生,文采很好,琴棋書畫無所不能,是個好老師,她來不幾天就認識了咱村的有妻室的外號叫劉秀才的中年人。他們雖然在一起的時間很少,但一見面聊的就投機。後來也相互深愛上了對方,劉秀才對她特別癡情。可是當其妻知道後,先是阻攔,後又到公社教育組找了教育上的人。不久,苗老師就被調到一個很遠的地方去教學了。劉秀才十分想念她,就多次到教育組打聽苗老師的下落,不但沒打聽到她的下落,反而得知她已經有了物件,不要他再找她了。從這時起,劉秀才每想她時就心痛如絞,不久他就受不了情痛的折磨,一個夏天的雷震雨三夜�的天氣�,就在這還沒完工的樓上上吊死了。劉秀才死的第三天,苗老師就來找他了,得知劉秀才已經死去,是爲她而死的,她就在這樓上泣不成聲地哭了三天。不知怎的,她也在一個雷雨的晚上死在了這層樓上。死時還拿著她寫給劉秀才而被人壓下的信。他兩人的靈堂都是在這樓的一樓設的。所以說這件事不是既奇怪又巧合嗎?”  
  “真是活見鬼了呀!”我心�更是忐忑不安起來。  
  從他們說了這些事後,我一人再也不敢在那棟樓上做事了,更不用說晚上住下了。從此,在我的心�也永遠地記下了那驚雷的午夜。至今想起那些午夜心�還慌慌的呢!  
  也巧,幾年後我從一份雜誌上看到了一則短文,說的是一個地質考察隊在西部的一個深谷中勘測時,遇到了一陣突如其來的雷陣雨,霎時間穀內傳出了一陣陣密集的槍聲、女人孩子的哭聲和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讓人聽了毛骨悚然。事後考察隊員聽當地人說,解放前一個戲班子從此谷經過時,在一個雷雨交加的天氣�被國民黨的一個部隊殺害了。從此,每遇到同樣的雷陣雨天氣這個穀內就會再現這樣的現象。從這以後當地人就稱這個穀爲‘鬼怪穀’了。科學家把‘鬼怪穀’現象解釋爲視聽再現。認爲當時的情景是被磁場和閃電形成的光電效應,像一台巨大的答錄機一樣給記錄了下來。  
  我現在細想起來,那年驚雷午夜的事是不是也是視聽再現呢?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yinyue34 + 5 + 5 訊息過舊已被刪除

總評分: 名聲 + 5  J幣 + 5   查看全部評分


這內容若讓您滿意的話,請按下您所看到的,有您的愛心感謝獎勵,才有分享的動力!
回覆 使用道具
yinyue34
大公爵 | 2009-6-27 23:46:44

很有可能是這樣的哦∼∼
^^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