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98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GN00559922A
威爾斯親王 | 2018-10-31 07:26:44

毫無疑問,可兒是S醫學院最美麗的女孩子,當之無愧的校花。她不僅僅擁有高挑的身材,潔白嬌嫩的肌膚,還有一張天使般讓人著迷的臉蛋。最重要的,是她有一對絕對飽滿的玉乳,這在東方少女身上,尤其是在一個苗條的少女身上,是很少見的。當然,能被人擁戴的校花不光要生得美,還要讓男生覺得可愛才行。

因為可愛,才會讓人倍覺美麗。可兒無疑是極可愛的,她的可愛主要表現在她的溫柔,善良和善解人意。所以,說她是全校男人暗戀的對象,也絕不過分。

於是,可兒就成了所有男生追捧的中心。經過三年的角逐,有兩個人終於獲得了可兒的芳心,他們是偉和超。於是,瀟灑的偉和優秀的超就成了讓男生們羨慕的對象。但這件事對可兒來說,卻是異常煩惱,她不知道如何取捨。「要是能一起擁有他們兩個就好了。」可兒總是這樣幻想著。「但這是不可能的。」眼看大學最後一個五一節來臨,畢業在即,到了不得不決斷的時候了。在經過長時間的考慮之後,可兒終於找到了一個魚和熊掌兼得的方法。她要用長假七天來解決惱人的三角戀。

這天,她分別給偉和超打了電話,約他們五一做一次秘密旅行。並要他們不允許對任何人說起這次的目的地和出行路線。偉和超當然求之不得,慨然應允。

假期第一天,他們三人依次和同學告別,先各自回家。第三天,三個人從三個不同的方向來到一個偏遠的小鎮。按照約定的時間,三人總算準時在晚上聚合在小鎮的車站上。「我看過地圖了,這個小鎮外就是荒無人煙的深山老林,為了避開人的耳目,我們今天晚上就不住店了,直接去林子裡露營,感受一下夏夜的浪漫。你們說怎樣?」雖是徵求意見,可兒的語氣卻不容置疑。「和美女一起漫步月下花前,當然是千載難逢的美事。可是,你帶著這兩大包東西,要把我們當騾子使啊?」超指著可兒身邊的兩個包裹打趣說。

「這可是我們三個這三天的口糧啊。我們進山後,總不會要別人給我們送吃的吧。」可兒嬌笑著說。「好了。別廢話了,我們這就開路。」偉永遠都是雷厲風行的,先背起一隻包領頭就走。超當然也不甘落後,很快就和可兒一起尾隨而去。

五月的天氣,清新而涼爽,三個人默不作聲的走在雜草叢生的山林裡,聽著林中偶爾的蟲鳴和鳥語,感覺心曠神怡。大約走了六七里多路,超終於累得走不動了,一屁股坐到一塊空曠的草地上。「我看這裡花香宜人,月光又好,就在這兒過夜吧。」「好,就依你。你把包打開,裡面有一塊白帆布,把它展開舖在草地上,我們就將草地作床,月光作被,好好休息一下。」可兒笑著,一邊的偉看著月光下可兒的迷人臉蛋,不覺癡了。

「傻看什麼?快幫忙啊?」可兒輕輕錘了他一下,又笑開了。

「他是想吃天鵝肉呢!」超取笑說。一邊鋪好帆布,一邊不懷好意的問可兒:

「帆布只有一塊,我們三個可怎麼睡呀?」「你想怎麼睡呢?」可兒笑著反問他。

「我看只好疊起來睡了。」超曖昧的笑著說。

「好的呀。就依你說的。不過,你先說說怎麼個疊法?」可兒並不生氣,依舊笑著問。

「這就不好說了,還是讓偉拿主意吧。他做事一向乾脆利落。」超把燙山芋扔給了偉。偉卻楞楞的不知說什麼才好。

「就你會耍滑頭!一點也沒有偉老實。」可兒愛憐的說。「不過,我們今天到是真的要疊起來睡的。」你是說……?「偉嚥了一下口水,驚奇地問。

「是的。我已經想好了,因為我們三個的愛情長跑也該結束了。你們兩個我都很喜歡,實在難以選擇,所以我決定今天夜裡,我就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給你們兩個。」「你是說……我們兩個?」超意味深長的看了看面前這個讓人魂牽夢縈的美麗軀體。

「是你們兩個。你們兩個都讓我愛得發瘋。我當然要同時得到你們。」可兒肯定的說。

「可你……只有一個啊?」偉疑惑的問。

超笑著說:「可兒雖然只有一個,可她身上的洞卻有三個。夠我們倆用的了。」「就你最壞!」可兒嬌笑著將脫下的衣服砸在超的頭上。很快,可兒就在兩個大男生面前除下了身上的一切衣物,露出白花花的身體來。如果是在白天,一定可以欣賞到她羞紅的俏臉。當月光從雲堆裡探出頭來時,可兒已經一絲不掛的躺在白色帆布上了。「你們兩個別楞著傻看呀,是我讓你們失望了嗎?要知道,人家可是蘊蓄了好多天的勇氣才這麼做的。再不快點,我可要改變主意了。」超感歎地說:「我們是被你的美麗給嚇傻了。想不到,我們盼望了這麼多年,今天終於如願了。」邊說邊以最快的速度脫得精光,一下子就撲倒在少女可兒的身上。可兒輕輕將他推在一邊說:「我說過的,我要同時擁有你們兩個,你可不能吃獨食。

誰不服從我的安排,我就取消他的資格。」超笑著說:「你是絕對的主人,當然是你說了算,我們沒有意見。」好,你們兩個先親親我的乳房,一人一個,一起來。對——就這樣。啊!好舒服,偉,使點勁啊,像超那樣,嗚——難怪校園裡的女孩子都喜歡做愛,原來,這感覺真好。「「還沒到好玩的時候呢!等會保證你欲仙欲死。」超笑著說。

「原來超不是處男,你以前和誰做過?給我老實交代。」可兒不滿地問。

「只和我的表妹做過幾次,不過,她太胖了,又黑,每次都讓我難受,可她總纏著我,真拿她沒辦法。」超苦惱的說。

「那麼偉呢?你也和人做過嗎?」「我……也做過幾次,是……和我姐姐做的。」偉不好意思的說。「你姐姐?總沒聽說過你有姐姐呀?」可兒奇怪地問。

「因為她已經死了。」偉歎息著說「死了!怎麼死的?」超邊吮吸著可兒堅挺的玉乳邊問。「那是在四年前。那天,我爸媽不在家,我和姐姐一起組裝新買的電腦,她不小心碰到了電源線,等我買好午飯回到家,她已經被電死了。」「你給她做人工呼吸了嗎?」超不懷好意的問。「是的。我出去前才剛剛和她做愛過。她的死我一時都接受不了。」「你大概姦屍了吧?」超問。

「嗯。」偉竟然承認了,眼睛裡露出很嚮往的神色來。「我將姐姐擺弄了很久,終究沒能讓她醒轉。我知道,我要永遠的失去她了,於是我就……」「說下去啊,你就怎樣了?」超追問著。「還是不說了,可兒會不喜歡的。」偉遲疑的說。

「誰說我不喜歡?!快說,我想聽呢!」可兒笑著說。

「我就脫下了她的衣服,然後就進入了她。因為我不想失去這最後的機會。」「你都進的她哪個洞啊?說得仔細點。」超不滿地說。

「她下面的兩個洞我都進了,只是她死了嘴張不開,真遺憾。」偉歎息著「笨蛋,你可以用東西捅開的呀!」超罵道。

「你姐姐美嗎?」可兒最關心的是這個。

「很美。不過,和你相比就差多了。」「真會說話。原來你們兩個都是行家。就我一個還沒有做過愛。真是太吃虧了。」可兒歎息著說。

「沒吃過豬肉,總該看見過豬跑吧?!你是個健康又正常的女孩,我不相信你對這種事一無所知。」超笑著說。「我奶奶在的時候總是告誡我,說要把自己的處女寶貝留給喜歡的男人。所以我一直保管得很好,今天,就讓你們兩個開葷吧,保證原裝。」「這個我們絕對相信。只是我想問一下,你平時有了愛的衝動是怎麼解決的?」超笑著問。一邊將手伸向可兒身體下面的芳草地。「說了也不怕你們笑話,平常有了那種意思,我都會用繩子捆住自己的手腳,然後就躺在床上掙紮不停。想像著自己被人強姦,折磨,甚至虐殺的各種情形,於是就會得到極大的滿足,你們說,我是不是很變態?」「當然不是!這是最正常的表現。美女就是用來姦汙折磨和虐殺的。如果等你老了,變成了讓人不屑一顧的醜八怪,誰還會感覺到有什麼美感嗎?」超很有見解的說。

「是啊。我也是這麼想的。就像偉的姐姐那樣在自己最美麗的時候消失,讓自己的美得到永恆,該是多麼美妙的一件事啊!」可兒迷濛的說。

「其實你也可以的。」超仍然曖昧的說「這件是我已經考慮很久了,所以我才會安排了這次特殊旅行。我要你們兩個永遠記住我最美的時刻。」可兒喃喃的說。

「原來你是有預謀的,怪不得搞得這麼神秘呢!」超感歎著。

「是的。不過,一切必須聽從我的安排。我當然也會盡力讓你們兩個盡興,誰叫人家愛死你們兩個呢!」「可兒真是乖巧。沒讓我們白疼一場。我快受不了了,這就開始吧?」超將早已堅硬的陽具頂著少女白嫩的大腿問。

「我說過要讓你們同時擁有我的。現在,你們就可以同時進入我下面的兩個洞洞。用剪刀,石頭,布猜出前後位置,然後一起向裡捅。做累了再換位。前提是先將我的雙手反捆住,再用我的內褲封住我的嘴。然後就當我已經死了,千萬不要憐香惜玉,怎麼玩都行,我包裡有一個小包,裡面有各種夾子和針線,你們可以隨便使用。」「可兒真是可愛極了,我真是求之不得。偉以為如何?」超興奮得叫起來。

「這樣會不會弄傷你呢?」偉擔心的問。

「就是要來點小小的疼痛才有味,我看現在就開始吧。」超迫不及待的從包裡拿出一根短布繩,先將少女可兒的一雙玉臂結結實實地反捆在背後,然後又將少女的長頭髮繞在捆好的手臂上,使得可兒的頭奮力仰起「哈哈,可兒的這個樣子真是美極了!」偉感歎著說。身下的舉棍也蠢蠢欲動了。

「希望你們喜歡!」可兒話音剛落,超就將她的內褲揉成一團全部塞進她張開的小嘴裡。

「好了,現在我們就先決定要進入的位置吧。」超說著就和偉伸出了手掌。

結果,偉贏得了可兒那迷人的處女小穴。

「你的棍子短而粗,捅穴正好。我的細長,就先給可兒的小菊門開苞,等捅開了再換位。」超笑著說。

「可她這樣趴在地上,我們怎麼才能同時進入呢?」偉疑惑地問。

「這到是個問題,不如將她直起來吊掛到前面的樹上去,然後我們一起前後夾攻。」超很快想出了辦「好主意。就這麼辦!」很快,少女可兒的裸體便被兩個男生用布繩子從後背穿過腋下,再將露出胸前的兩個繩頭在她的頭頂打了個結,掛在了樹下。超又找出兩根繩子拴住可兒兩條嫩腿的膝彎,將可兒的雙腿向兩邊拉開。這樣,少女可兒就被懸空吊掛好了。

等偉將懸掛的高度調整好,超已經開始用手指掙開少女的肛門,將陽具向裡面衝刺。偉更是當仁不讓,馬上從前面的小穴開始正面進攻。「果然是原裝正品。

我看這樣盲目的衝刺根本進不去。不如我們合著節拍來。」兩人忙乎半天,出了一身汗,都不得其門而入,超馬上提出了改正意見,偉也就配合著將少女潔白的玉體推搡著在兩個人身前擺動你還別說,這招真靈,來回十幾下的衝擊,兩條硬棍終於慢慢的擠進了可兒的兩個小洞裡。並不斷向裡面深入。可兒也很快興奮得呻吟起來,當然,壓抑的哼哼聲是從鼻孔裡發出來的,卻更加讓人消魂。銀經過上百次的衝擊,偉和超的兩根巨棍終於完全頂進少女的體內,然後,兩個人便由慢到快的做活塞運動,少女潔白美妙的裸體也被推得像擺鐘一樣,劇烈的做鞦韆式飄蕩,兩個男生都已興奮到極點,很快就在可兒身下兩個小洞點點鮮血的飛濺中一洩到底。不愧是年輕人,稍微歇息片刻,兩人就重整雄風。這次由超進攻可兒前面的小穴,偉轉攻後庭。可兒的玉體又是一陣激烈搖蕩,直搞得下面落紅片片,好在是晚上,月光雖然很明亮,但還不至於將可兒身下滴落的鮮血照射得那麼刺眼,所以兩個男生就沒有絲毫的在意。只是一鼓勁的猛攻,梅開二度之後,兩個人才累倒在地。

「太過癮了!我好久都沒有這麼舒服過了!現在,我們把可人兒放下來吧。

讓她也休息休息。」偉喘著大氣說。「我就喜歡看美女被吊掛的樣子。尤其是這麼美的仙子。今晚就不放她下來了,你去將白帆布拉過來,鋪在她的身下,我們就睡在她下面,隨時可以欣賞這具美妙的尤物。」「這樣也好。不過這裡蚊蟲挺多的,這麼嫩的肌膚被咬傷可就不美了。明天再使用,會讓人倒胃口的。」偉提出了他的擔心「可兒早就準備好了花露水,我這就給她抹在身上,另外,我還要給她身體再加工加工。」超不懷好意的說。

「你又想怎麼樣?可別把她給弄傷了,不然,我們明天就沒戲了。」「放心吧。明天的戲還大著呢。好容易碰上這麼美的極品美人,不玩個盡興怎麼行。」超邊說邊拿出兩個帶鈴鐺的鐵夾子,分別夾在可兒的兩隻尖挺的紅乳頭上,隨著少女可兒身體的搖晃,鈴鐺就發出悅耳的聲響,樂得超哈哈大笑。「今天我們就聽一夜的風鈴。真是再美妙不過了。」「不好,你看她下面還在滴血呢,你得想辦法處理一下啊。」偉指著掉在白色帆布上的血滴說。塞進去,然後叫偉打著手電筒,他用針線慢慢將少女紅腫得像菊花似的肛門縫合起來。

每刺一針,可兒便疼痛的渾身發抖,掛在乳頭上的鈴鐺也就歡快的唱起來,使得兩個人心搖神蕩,恨不得再來一次。「後面到是縫好了,前面怎麼辦呢?」偉問。

「我們今天精力消耗太大,所以要補一補。我已經想好了,明天中午我們就會有一個最好的補品——陰棗。你聽說過嗎?」「以前聽說過,好像是把乾棗放在女孩的子宮裡,讓它慢慢漲開,然後再取出來泡茶喝。據說能讓老年男人重振雄威,就是不知道靈不靈。」「不試試怎麼明白。今天我們就在可兒身上用一用。

我想肯定會有好處的,因為這可是古人智慧的結晶。」「可我們帶乾棗了嗎?」「我剛在在可兒的包裡見到一包,真好派上用場,想來是可兒早就想這麼做的。」「這會很痛的!我們要不要徵求一下可兒的意見?」偉還是有點不放心。

「我想可兒最乖巧的了,不會不同意的。要不,你問問她就是。」偉真的起來拿出少女可兒小嘴裡的內褲,沒等開口問,可兒就喘息著說:

「我已經說過,就當我已經死了,你們想怎麼玩都可以。我喜歡被你們玩虐,太刺激。太讓人興奮了。這樣的情景我都夢想過幾百次了,今天終於如願,你們的開心就是我最大的快樂。好了,快把我的嘴堵好,免得壞了你們的興致。嗚——」我早就知道可兒最溫柔,你這是多此一舉。好了。我們開始吧,你給我打好手電,我來操作。「超邊說邊撕開包裝袋,將裡面的紅棗取出來,然後又找來一支筷子將紅棗一顆顆頂進少女可兒紅腫的陰道裡。再盡可能的深入,直到頂不動了才罷。

沒想到,少女的陰部容量還真不小,半斤紅棗幾乎全部被硬塞了進去,直到堵住陰道口,超才停止。然後,又像縫合肛門一樣將陰道口縫合好。這期間,可兒的身體痛苦得搖擺不停,好像是在給行動中的超奏樂似的。

等將可兒完全收拾好,偉和超才累得仰躺在可兒的腳下,在動聽的風鈴中沈沈睡去。

五月的天氣涼爽而有清新,不冷也不熱。但卻總是讓人發睏。當一陣陣鳥的吟唱在樹林裡劇烈響起時,超才很不情願的從美夢中醒來。原來天早就亮了,溫暖的陽光在樹木的上空,將各種樹葉照射得發亮。超抬手看看手錶,時針已指在了十點上。

不知什麼時候,夾在少女可兒乳頭上的鈴鐺已不再響了,估計她不是睡著就是暈了。超忙叫醒還在做美夢的偉:「快起來看,可兒的樣子真是美極了!」可不,明亮的樹陰下,少女可兒兩條嫩腿大張著,兩隻柔嫩的纖細玉足在風中微微搖晃,尖挺的乳房可能是被鈴鐺掛著的緣故,有點下垂,卻更體現著豐滿和嬌艷。漂亮的臉蛋依然仰著,穿過腋下吊著她的布繩深深地勒進她嬌嫩的白肉裡,在後背的肩下留下一道紅色淤痕,捆著她膝蓋處的繩子也淺淺的陷在嫩皮裡。

最美妙的的是被縫合好的小穴和肛門,此刻已經腫得老高,高度充血膨脹著,稀疏的幾根陰毛在紅色的肉丘上不住抖動,好看極了!

「我們把她放下來吧?」偉提議說。

「當然!不過我還要多看一會,等我們吃好早飯再解開她。」說著抬起腳踹在可兒渾圓的屁股上,可兒的身體就開始晃動起來,跟著,那動聽的鈴聲也再次響起。讓人心曠神怡。

等兩人慢慢吃完兩包牛肉乾,兩包方便麵和兩瓶果汁。才解開少女可兒的束縛,此時的可兒手腳已經麻木了,手腕和膝蓋處被繩子勒得青紫。偉和超足足給她按摩了半個時辰才輝偞了原有的白嫩。

「好了,現在我們繼續前行」。

「你餓了吧?要不要吃點什麼?昨晚過得好嗎?」超笑著連續發問。

「好極了,我從來都沒這麼舒服過。等我們找好地方再商量撘們的食物吧。

現在快動身,因為我們只剩下兩天時間了,後天是一定要回去的。」「好吧。我們這就起程,可兒你還能走嗎?」偉關心地問。

「我不走怎麼行,你們還要帶這麼多的東西,我可不想成為你們的累贅。只是我們除了鞋子外,最好什麼也別穿,體驗一下原始人生活的滋味,你們看怎樣?」「看裸女走路也是一種享受啊!就這樣,快走吧,還不知要走多遠才能找到合適的地方呢。」偉催促著事實上,他們僅僅走了兩個小時就來到一處風景如花的水塘邊。池塘很小,只半畝方圓,卻足有一人多深。水是山上的泉水,清澈甘甜,水裡的遊魚頭尾可見,在裡面慢條斯理的徘徊,一點也不怕人,是這地方少有人來的緣故。最可愛的是塘邊的各種花草,鮮艷奪目,蜂蝶飛舞,好一個世外仙境!

「好美!」可兒歡快的叫喊著,飛快地脫去鞋襪像一個美人魚似的滑落到水裡。

偉和超也想跟著跳進去,可兒忙說:「你們等會,先去找一堆乾柴來,我們就在邊上的那棵大樹下野炊。」「野炊?我們有東西可以燒煮嗎?」偉奇怪地問。

超看看可兒在水裡白嫩的身體,笑著說:「當然有。我們快去準備就是了。」「還是超聰明!」可兒笑著說。

「你下面的感覺怎麼樣?」超又笑著問。

「到現在才關心這個,虧我那麼愛你,你一點也不愛惜我。」可兒笑著責怪道「不過除了脹痛之外,感覺還好,很充實,也很興奮。好了,快去準備吧。我都快等不及了。」森林裡找乾柴幾乎是手到擒來,一點也不費事,兩人僅僅走了幾十米遠,就拖來一個早已枯死的大樹。等偉收拾好一快空地,將印著點點血跡的白帆布鋪開,可兒就已從水塘裡走上岸,仰身躺到帆布上,在兩個男生面前上演了一場活生生的美女出浴。直把兩個人看得春心搏動,身下的肉棍不自覺的挺立起來。「可兒伸出一雙柔軟的小手抓住兩條肉棒,笑著說:「寶貝又來勁了,可是我下面的洞洞都給縫住了啊,你們說怎麼辦呢?」「誰讓你長得這麼美呢!就是和尚見了也會還俗的,何況是我們。縫住了還不簡單,拆開就是了!」偉笑著說。

「說得也是。可兒的一張小嘴怎麼也服務不了我們兩根棒。我看不如將小菊門的線拆了吧,小穴裡的那些乾棗估計還沒有泡開,得等會再說。」超邊說邊將可兒翻了個身,取出小剪刀剪開了縫住她肛門的細線並全部抽出來,然後又把裡面的那根火腿腸拉了出來,這下可壞了,裡面的血水和著空氣直向外冒著泡泡,看得偉和超哈哈大笑。

可兒正要責怪他們,沒想到偉和超一使眼色,兩人同時伸手抱起可兒的嬌嫩軀體就走進小池塘裡,可兒僅僅驚叫了兩下就被超抓住她的長頭髮將漂亮的腦袋按到水裡,硬硬的肉棒不適時機的捅進可兒的小嘴裡,使得她連嗆了幾口水,另一邊,偉也抓起他的兩條長腿,把她的身體端平,肉棒很快就挺進還在流血的肛門裡。僅僅幹了幾下,就在少女可兒的奮力掙紮下停了下來。

超將可兒的頭拉出水面笑道:「怎麼樣?夠刺激吧?在水裡幹最有趣,又潤滑又乾淨,簡直妙不可言。」「真的很過癮!就是太苦了可兒了,我看這樣會將她整死的。」偉也為不能盡興表示遺憾。

可兒喘息著說:「既然你們兩個都喜歡這樣玩我,我就盡力配合就是。為了防止我亂動,你們還是把我的雙手捆起來吧,最好輪流插我的兩個洞,這樣我可以不時的換口氣。你們也不想這麼快就整死我吧?」「好。就這麼幹!」超馬上跳上岸取來繩子,和昨天一樣將可兒的一雙玉臂緊緊反捆好,又將她的頭髮饒在手臂上,迫使可兒的頭奮力仰起,讓她的食道形成一條直直的管子,以便於抽插。

「好了,你先將棍子送進美人的菊門,然後我就將她的頭按下水去,每次抽送十次就換位。」超沒說完。偉就已經再次抬起可兒的雙腳將肉棍頂進了她的身體裡,剛抽送了兩下,超就將可兒漂亮的腦袋按進水下,硬硬的肉棍和著乾淨的泉水一起衝進可兒的小嘴裡,只兩下抽送,龜頭就頂進了可兒小小的喉嚨裡,可兒痛苦得身子發抖,但她還是盡力將嘴大張著,一邊讓超插得更深些。

很快十次抽送就完了,兩個人顯然意猶未盡,但超還是將可兒的美人頭拉出水面,僅僅讓她喘吸幾下,偉就迫不及待的將可兒按下水去。

就這樣,兩個人不停的換位,將可兒美妙的身體不住的旋轉掉頭,很快將她搞得涕淚交加,雙眼紅腫,同時因肉棍不停在嘴裡和肛門裡抽送,像打氣筒一樣不住地往她肚子裡強行打著水,幾個會合下來,可兒的小肚子就鼓了起來,很快被搞得昏死過去。

可在這緊要關頭,偉和超卻欲罷不能。為了避免昏過去的可兒無意中咬到他們的肉棍,超很快就想出了辦法,就是將可兒的頭按到水下之後,用一隻手捏緊她的鼻子,逼迫她不得不張開小嘴呼吸,結果可想而知,吸進去的只會是巨大的肉棍和清水。

終於,兩個人分別發洩在可兒的身體裡。然後顧不上喘氣,就抱著可兒苗條的玉體奔上岸,先是排水,然後再做人工呼吸,折騰了好一會,可兒才緩過氣來。

「疼死我了,虧你們想的出這麼快活的法子。既得到了滿足,又幫我洗了腸胃,一舉兩得。」可兒苦笑著說。

「這樣的享受著實千載難逢!我們恐怕這輩子不會有第二次了,所以就到盡興了才停下來,你不生氣吧。」偉歎息著。

「我就是要讓你們得到極大的滿足,怎麼會生氣呢?!現在,你們也累了,我們就開始野炊吧,等你們恢復了體力,我們再繼續剛才的遊戲。好嗎?」可兒笑著安慰說。

「再這樣幹會把你整死的。」偉還是很擔心。

「我這次約你們出來,就沒打算活著回去。我就是要讓你們記住我最美麗的時刻,並且把我的一切好處都奉獻給你們。」可兒嬌笑著說。

「原來你說的野炊是要我們……」偉恍然大悟似的說。

「是啊。我要你們吃了我。這樣我就能進入你們的身體裡,和你們融合在一起。從此,我就是你們,你們就是我,永遠都不會分離。這是多麼幸福美好的事啊!」可兒由衷的說。

「我就知道你會怎麼做的。其實從認識你的那天起,我就幻想著有朝一日能將你白嫩的身子分割成一塊塊的美肉,然後,再進行各種烹調,慢慢享受。想不到終於等到這一天了!」超開心的笑著說。

「我就知道你早有這個慾望,所以今天就滿足你了。偉怎麼了,失魂落魄的樣子,難道我的肉不好吃嗎?你難道沒有這樣的胃口嗎?」「不。我做夢都想有這麼一天。可是來得太突然了,一時竟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偉感歎著說。

「怎麼?看來偉不是外行嘛!難不成以前吃過美女肉?」超奇怪的問。

「不瞞你說。我以前還真吃過,就是我姐姐,她火化的前一天,我偷偷的溜進火葬場裡去,給了看守一千塊錢,他才讓我進去找到我那放在冷櫃裡的姐姐,我又和她做了愛,想想她第二天就會化長一縷青煙,心裡真不是滋味,最後決定得留下她身體上的一樣東西才好,本來我想割她的那雙小巧的玉足和小手,可又怕第二天被人看見少了手腳惹麻煩,最後考慮再三,只好割下了她的兩個乳房,又將她的陰道剜出來,並用手伸進去,掏出她的子宮和卵巢。然後再幫她穿好衣服。好在第二天,化裝師見姐姐裡面的衣服穿得很整齊,只給姐姐穿了外衣,沒發覺姐姐的身體上少了東西。」「你姐姐的乳房沒了,胸脯就癟了,難道就沒人懷疑?」超奇怪地問。

「我用兩個大包子取代的。」偉不好意思的說。

「真有你的。後來你把割下來的乳房和子宮怎麼了?」可兒很有興趣的問。

銀「乳房紅燒,子宮和陰道做的火鍋。味道太美了。妙不可言。」「好了,現在你們就把我包裡的小鍋支起來吧,我也讓你們吃一頓上好的火鍋。」可兒笑著說。

偉和超很快便調理好一切,在鍋裡放進清水和火鍋佐料並生好火。不一會,佐料的香味邊瀰漫開來,讓人胃口大開。

「好了,該放些東西進去了,你們將兩把小刀都取出來,現在就開始切割吧。」可兒興奮地說。

「你就這麼躺著讓我們下刀?」偉懷疑地問。

「當然不行。你們聽我的指揮就是,我前幾天從校實驗室偷了兩支嗎啡,你們先給我注射上,我就會興奮得不知疼痛了。而且,嗎啡還可以去腥,肉就會更嫩更香,更有味。這可是我從廚師那裡得來的經驗。」很快,兩小支嗎啡就進入了可兒白嫩的身體裡,然後在她的指揮下,偉和超就將她捆吊起來。不過,這次不像昨天那樣,而是五根繩子掛在樹上,一根捆住可兒的細腰,吊住她的身體,兩外四根分別捆住她的手彎和膝蓋處,並極力向四面下方拉扯,少女可兒的苗條玉體便玩成弓形,小腹向上挺起,四個方向的繩子又將她的四肢斜著向下拉緊,這樣,無論她如何掙紮,都只能懸空晃蕩,無法掙脫了。

「好了。我怎麼都動不了了。藥性也已經上來了,你們就開始吧。我說過,要同時分給你們兩個,所以,無論切割什麼,只要我有兩樣的都要同時進行。老規矩,以猜拳分上下左右。我的意思是先割我的手和腳,鳳爪火鍋的味道肯定是一級。在加上手腳的韌帶和筋絡很多,不容易煮爛,很適合火鍋長時間的蒸煮。」「可是,割了你的手腳,你就會大出血,很快就會死的。」偉疑慮的問。

「笨蛋!虧你還是個學醫的,這點法子都不懂,先捆緊可兒的手腕可腳踝,減少流血,等割下之後,馬」還是超反應靈敏,和我想的一樣。快動手吧,先把我的嘴堵上,我可不想叫得那麼難聽。破壞我的形象。「可兒催促著。「於是,很快可兒的小嘴便不能說話了,偉又撕下可兒的一件衣服,做成布條捆住她的眼睛,因為他不想看到那雙美麗的眼睛因為痛苦而流淚。?

「我們是先割手還是腳?」偉問正把玩著可兒左腳的超。

「當然是只雙小腳,你看,太美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鮮嫩的玉足,來。

一起動手,先將這對可人的美腳割下來吧。」「那就依你,我就來割可兒的右腳,這腳真的很美,比我姐姐的那雙腳美多了。

「你別總是拿可兒和你姐姐比,可兒可是百年不遇的絕品美女,今天我們能得到可兒的抬愛是我們幾輩子修來的艷福,我們要吃得盡可能的乾淨一點,可別把這麼好的東西給糟蹋了。好了,別廢話了,開始!」不愧是學醫的,一旦操起了刀子,兩個人就很快找到了在實驗室解剖的感覺。

因為對人體的結構瞭如指掌,所以,割起少女可兒的腳來也就像輕車熟路似的,很快,偉就將可兒的右腳從她的腿上分離開來,並用很快的速度接紮好血管。而超因為邊割邊把玩,所以割得很慢。他好像有意要增加可兒的痛苦,一根腳筋用一分多鐘才割斷,等偉將可兒的右腳清洗好放進火鍋裡,超才將可兒的左腳徹底的分割下來。

「下面先割手,還是讓可兒歇會?」偉總是沒有主見。

「剛才割可兒的腳時,她一點都沒有掙紮。可見嗎啡的藥性正濃。我們就趁熱打鐵把她的小手割下來吧。」很快,兩個人一邊讚美著可兒的小手,一邊很輕鬆的將少女的小手慢慢分離出她的手腕。同樣洗淨扔進了沸騰著的火鍋裡。

偉和超小歇的一會,可兒卻從鼻孔裡發出哼哼的聲音,超忙取出她嘴裡的內褲問:「怎麼樣,感覺還好吧?」「這嗎啡真厲害,只有一點點的疼痛,反而感覺不到刺激了。不過,手腳離開身體的滋味還是很不錯的。我看你們等會再割我的手臂吧,等藥性過去點,感覺肯定會不同。」「好。一切都聽你的。等我們先吃了你的手腳,養精蓄銳,然後再開始。」「我有點睏了,先睡一會。你們慢慢享用。」可兒喃喃的說著,很快就在嗎啡的催動下沈沈睡去。

等她因為手腕和腳踝處的劇烈疼痛而幽幽醒轉時,偉和超已經將她的手腳吃得只剩下了幾塊骨頭,兩個人還將骨頭收集好並擺成手腳的形狀,使得可兒哭笑不得。

「味道還不錯吧?」可兒呻吟著問。

「絕對是極品!可惜已經沒有了。」偉顯然意猶未盡。

「看來可兒已經找到感覺了,我們接下來該從哪個地方下手呢?」超急切的問。

「你們吃了東西,應該有精力了吧。我想讓你們先割下我的手臂,然後像開始那樣將我放到水裡去繼續遊戲,那樣就省得費事再捆綁我的手臂了。等你們玩夠了,不管我活著還是死了,你們就開始割我的乳房,再剖開我的肚子,反正吃還是扔,都隨你們了。」「這麼好的美食,百年難遇,我們怎麼捨得浪費呢,一定會吃得點滴不剩的。

你就放心吧。」超堅決的說。

「我就知道你們不會讓我失望的。好了,已經是下午了,快開始吧,我可不希望再看到明天的太陽。」於是,可兒的嘴被重新堵上,偉和超開始切割她的美麗手臂。這次由於藥性已過,可兒疼痛得渾身顫抖,瘋狂的掙紮著,這無助的掙紮反而讓偉和超覺得興奮而刺激,因此,他們的動作就很慢,一邊更好地欣賞美妙肉體的顫動,直到可兒大汗淋漓的的昏厥過去,又在劇痛中清醒過來,他們才滿足地將一對絕美的玉臂放在了可兒身下的帆布上。

處理好可兒出血的傷口,偉和超的性慾也上來了。他們揭開了可兒的束縛,準備再次上演水裡的遊戲。此時的少女可兒正強烈的忍著,不讓自己大聲呻吟,一邊喘息著說:「剛才真是太刺激,太興奮了。這才是真正的死的感覺,疼痛又快意。」沒容許她多說,超就抓住她的長頭髮將她按到水裡為自己口交,失去雙臂和小腳的少女,身體好像輕了許多,轉動起來也倍加自如。而剛剛加強了營養的偉和超精力也更加旺盛,這就使得最後的水中性愛更加精彩而持久,開始,可兒的身體還不停的抖動,呼吸也急促,慢慢的,伴隨著兩個男生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少女可兒的柔軟身體就像屍體一樣,在兩個男生有力的手中不住的扭曲翻滾。高潮之後,兩個人又是一番折騰,可兒居然還是醒了過來,表現出頑強的生命力。

於是,偉和超繼續梅開三度,再次將興奮送到了頂點才罷。這次可兒可是出的氣多進的氣少了,雖然還活著,可是卻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

可兒的身體卻因為水的浸泡變得更加白皙而嬌嫩,也更加迷人。偉和超卻都精疲力盡,有心重振雄風,卻無力回天了。

等到太陽嚴重西斜,偉和超將可兒手臂上的嫩肉削下來燙了火鍋,並美美的飽餐一頓,才終於緩過勁來。兩個人在可兒的輕聲呼喚下,才重新抖擻精神,開始切割可兒的小腿和大腿。可兒也就在劇烈的疼痛中做最後的掙紮和呻吟,這次雖然沒有堵可兒的小嘴,可她呻吟的叫喊聲已經小得如同動聽的歌聲了。

為了能飽嘗美女呻吟的耳福,偉和超的切割很慢很慢,足足用了一個小時,才將可兒身體上最精華的部分——大腿給割下來。

接著,兩個人再同時慢慢切割可兒的那對飽滿的玉乳,因為可兒已經奄奄一息,所以他們也就加快了速度。

等將可兒一對完美的乳房割下來,兩個人便開始上下分工,由超掌刀,將少女可兒被縫合的陰道和子宮完整的剜出來,並盡量保存好裡面包著的紅棗,以便做一份絕妙的美食。而偉就在可兒的頭上下刀,先割下她的小耳朵,接著是鼻子,嘴唇,香腮,下巴等,最後挖出眼球和舌條,這些東西統統被放進還在燃燒著的火鍋裡。

等到兩個人鋸開可兒的腦顱,並生吃了她的腦漿,超才將可兒已經變的恐怖和醜陋的頭割下來,扔到火堆裡焚燒。

天將黑的時候,可兒的肚子終於被徹底打開了,兩個人小心翼翼的把所有內臟都清理出來,再將軀體洗乾淨,在腹腔內填上足夠的佐料,並將可兒的小腿和大腿也縫合進去,然後,在可兒的軀體外包上荷葉,再糊上粘稠的稀泥,和燒烤叫化雞一樣開始將可兒變成一道名菜。

雖然野外沒有更好的廚具設備,但絲毫都不影響少女可兒嫩肉的美味,偉和超足足享受了三天,才將可兒的美肉消化掉,最後將可兒的骨頭和一切衣物都焚燒了,沒留下可兒來這裡的絲毫蛛絲馬跡。

回程的路上偉幾次回頭,然後搖頭歎氣。一副失落的摸樣。超笑著說:「我們已經完整的擁有了可兒,還有什麼不滿足的?」「我並不是為了可兒歎息,是為我自己。因為我從來都沒有愛過可兒,追求她只是要滿足我的虛榮心。可我就是沒有勇氣對她說。她到死都沒發現這個秘密。」「哈哈,彼此彼此。我和你一樣,其實我愛的是我表妹。」超笑著說。

「你不是說你的表妹又黑又胖嗎?!」偉奇怪地問。

「那是騙可兒的。其實她比可兒還美。不那麼說,可兒會生氣的。現在想來,可兒已經知道了我們愛的都不是她,但她卻愛我們兩個,為了能得到我們的心,她才獻出了她的身體。她的目的已經達到。我們現在不得不愛她了,因為她已經在我們的身體裡了,我們總不能不愛自己的身體吧?」「原來如此。可兒好聰明,好可愛。可惜的是,我的表姐也和她一樣可愛就好了。」「是啊。美女的肉實在是太好吃了。如果有一天,我的表妹也能像可兒一樣給我吃了,那是多麼幸福的事啊!」「那就讓我們一起期待這一天的到來吧。」
我正在參加好市民達人勳章,麻煩有空點下列網址
在右下角愛心處,抽空送一顆愛心給我喔!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9144388-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