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7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ieo770711
大公爵 | 2018-10-31 19:02:50

我喜歡看恐怖故事和鬼故事,但我是個無神論者。我經常炫耀地對別人說,只要你說一個恐怖片名我就能說出它的內容來。以後大家都知道我的膽子很大,愛看恐怖片。有些人還打趣地說我這個人很特別,因為我「變態」。當然說我的人也沒有好下場,我自然會給他一頓爆栗以示懲戒。    有一句俗話是:「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經常自詡什麼都不怕的我遇到了一件讓我難以忘懷的事情。
    前幾天我閒著沒事,因為是週末嘛,沒有娛樂節目的我只好自找節目了。想想好久沒看碟子了,我決定去看看有沒有新的恐怖片上市。
    那天也是邪門,在我家附近的碟店都沒什麼新片,而且老闆還都特不耐煩。於是乎我一氣之下去了一個我從來沒「造訪」過的碟店。不去造訪它原因有二:一是這家店離我住的地方很遠,二是我以前從沒注意到還有這樣一家碟店。這家碟店不大,陰陰暗暗的,隱約聞到一股黴味兒,不過碟子倒還是不少,而且很多我都沒看過。喜上眉梢的我一頭紮進了碟堆裡尋寶。當我找得頭暈腦脹時,店老闆突然出現在我的後面,第六感一向強烈的我不知為何打了個寒戰。我抬頭打量了一下店老闆:這個老闆個子不高,皮膚很黑,臉就長的更奇怪了,像個倭瓜一樣,額頭和下巴都很突出,可是鼻尖所在那一條水平線卻凹進去了。唉,怎麼看都讓人難受,而且他的身上也有著一股怪怪的味道!看著老闆臉色不好,我便趕緊對他笑了笑,笑得像朵花似的。可是老闆卻對我的笑視而不見(氣死我了),陰陰地問了一句:「你找什麼碟?」「恐怖片、鬼片。」老闆抽身從狹窄的過道走到了櫃檯。確切得說是「飄」,因為我感覺不到他走路的節奏感。
    不一會老闆又突然間出現在我的背後,因為我又打了個寒戰。這時我發現老闆手裡拿了兩張碟子,其中一張我看過了,沒什麼意思,而另一張我似乎從沒見過。我看了一下碟子的封面:一個男的目露凶光,口長獠牙,沒什麼新意,可是它上面的一句話卻吸引了我——「絕對恐怖!嚇你到死!讓你與鬼面對面!」呵,口氣不小,我倒是要看看它怎麼讓我和鬼面對面!
    好不容易找齊了三張碟,我如獲似寶地抱著這三張碟走出了店門,這才發覺天已經黑下來了。我急忙趕回住的地方但還是沒能躲過這一「劫」——只見我的室友手拿一把菜刀,臭著一張臉站在門口。不會吧,難道這麼快就讓我和「鬼」面對面嗎!我小心翼翼地說了句:「小雯,我回來了。」
    「你還知道回來!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今天輪你做晚飯你又不做,這是第幾次了?」還好她只是生氣還沒變成鬼。
    「呵呵」我衝她連忙傻笑了兩聲,「不好意思,我補償你還不行嗎!」
    「怎麼補償?」
    「我借了三張新碟!」
    「哼,誰要看你借的碟!今晚我『佳人有約』!你自個慢慢看吧!」說完她轉身進了廚房,一臉得意的樣子。還好她今天心情好,要不然……
    吃過飯我做好一切準備(比如洗洗碗、整整桌子,呵呵,如果我不做又有好下場了),關上電燈就迫不及待地開始看我借的碟。我沒有先看那張碟,因為我覺得好碟要在有氣氛的情況下看,當然要在午夜看才好了。
    看完了頭兩張碟子,沒什麼感覺,一點都不嚇人嘛!我想第三張也不會好到哪去。當第三張碟子放進vcd中時,奇怪的事情出現了:
    vcd發出了「噶啦噶啦」的響聲,就好像電腦起動而硬盤太小發出的聲音一樣。我以為vcd出了什麼毛病,正打算趕快關上電源時,聲音消失了,電視屏幕上突然出現了一幅畫面——一個漩渦,灰灰暗暗的漩渦。奇怪,我的電視一向是先出一些程序畫面的,比如「請按鍵」之類的文字,怎麼這張碟卻不用先出現這些文字,而可以自動讀碟呢?管它那麼多呢!電視已經開始了,我來不及想那麼多了。
    漩渦在急速地旋轉著,突然漩渦中間破了一個洞,一個人從洞中擠身而出。他一直背對著我,我暗想:不會一會兒轉過臉來嚇人一跳吧!他的頭髮隨風簞噸F幾下,慢慢地他轉過頭來,哇,沒想到世間還有如此之帥的小生,我想陸毅看了肯定都自楔ㄕp。
    正當我如癡如醉地欣賞帥哥時,「彭」一聲大響嚇了我一跳。小心環視了一下發現原來是窗戶被吹開了,百葉窗被吹的呼啦呼啦的。哼,真會造氣氛!我起身關上了窗戶。我趕緊坐回沙發繼續看我的碟子。「吱——扭」令人毛骨悚然的響聲讓我頭皮發麻。我有些害怕了,不自覺地往沙發裡靠了靠。嗨,原來是臥室門又開了。真氣人,今天是怎麼了,都來給我添亂。劇情確實吸引人,嚇人的面容,突現的畫面,我的情緒隨著劇情在變化。這張碟子的結局是惡魔被抓,但他在消失之前說了一句話:「事情並不會如你所想。後會有期!」現在的鬼片都要給你留點想像的餘地,當然也方便他在必要的時候拍續集。片子倒還精彩,只是我沒發現我有和鬼面對面。
    抬頭一看已經淩晨一點多了,奇怪小雯還沒回來。「丁零零零——」電話突然響起,毫無準備的我被嚇了一跳。難道真的是「午夜凶鈴」?我幾乎不敢接了,可轉念一想,那是導演拍來嚇人的,我怎可當真!於是我接起了電話,「喂,是楚志靜嗎?」
    「是的,有事嗎?」
    「你認識一個叫沈馨雯的吧?」
    「是。」我心虛地回答道,難道小雯她做了什麼違法的事被公安局抓了起來?
    「沈馨雯出車禍了,她人現在在xxx醫院……」我聽了以後飛快地拿了些錢就準備向醫院奔去。可是當我到車庫取車(自行車)時,車庫門怎麼打也打不開。真是早不壞晚不壞,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壞。我決定打的去,可街上冷冷清清的,半天也見不到一輛車。
我該怎麼辦,走過去嗎?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這離那所醫院有一個小時的車程。正當我一籌莫展的時候,遠處來了一輛的士。我趕忙招了招手,車停了下來,我低頭問了司機一句:「xxx醫院去嗎?」司機沒有看我,點了一下頭,我連忙去開車門。我一條腿剛跨進車內,就感覺一股陰氣迎面爾來。這時我聽到「別上車,別上車!」我扭頭一看,媽呀,是小雯在一邊跑一邊喊我。天啊,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突然害怕起來,難道我真的遇鬼了嗎?「快上車!」是司機在說話。好可怕的聲音呀!低低的,遠遠的,彷彿不是從他喉嚨裡發出來的一樣。司機是鬼!我連忙跑向小雯。小雯一把扶住了我。「小雯有鬼!有鬼!」我激動地對小雯比劃著。「楚志靜,你在幹嘛呢!」又一個聲音在我耳邊想起。我回頭一看,又一個小雯!怎麼會有兩個小雯!突然我感到肩膀很痛,我低頭一看,一隻漆黑變形的爪子正抓著我的肩膀,「啊——」我嚇得尖叫起來,拚命地要掙脫「她」的控制。我可以感覺到「她」的口水就要滴到我的臉上,我拚命地捶打著「她」,可「她」好像沒有感覺。再我的撕打中「她」慢慢露出了可怕的面容。是他!我剛才在碟子上看到的那個鬼!我現在真的是和鬼面對面了!我狂呼亂喊,激動到了極點。我的神經似乎已不受我的控制,我像瘋了一樣!我感覺這個鬼就要來抓我的脖子了,我感覺到呼吸越來越困難。幾近癲狂的我終於眼前一片漆黑,我暈倒了。濛濛中有人在拉我的胳膊,想是奮力在解救我。我好像又看見了那位英俊小生。
    陽光好刺眼!小雯拉開窗簾驚醒了我。
    「你終於醒過來了!嚇死我了!」小雯一臉的欣喜。
    「我怎麼在醫院裡?」辨識了好久,我才發現我在醫院裡。
    「你還說呢,前天晚上我回來的時候發現你在大街上狂呼亂喊的,還手舞足蹈,不一會兒就暈倒在了地上。哎,你當時是怎麼了?」
   我竭力回想當時的情景,一幕一幕的在我的腦海中飛速地閃現。我語無倫次地告訴了小雯我那晚的經歷。看到小雯一頭霧水外加狐疑的模樣,我就知道她肯定以為我還沒清醒過來。果然她伸手摸了摸我的額頭。唉,看來是不會有人相信了!
    「我看呀,你是鬼片看多了!」小雯又好氣又好笑地說完就出去了。我翻來覆去回想當時的情景,我覺得肯定是遇到鬼了。
    在醫院住了兩天我就出院了。回到自己的小屋,我感到格外的溫馨。吃著小雯專門為我燒的小菜,我不禁覺得生活太美好了。可那一張碟子怎麼找不到了。希望永遠也不要再見到它!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