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ieo770711
大公爵 | 2018-11-8 06:38:52

無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萬劫難遭遇
我今見聞得受持 願解如來真實義

大正藏 No.212 【出曜經】卷第一

姚秦涼州沙門竺佛念譯

【無常品】第一之一

001[所行非常]

昔佛在波羅奈國。
佛告諸比丘。當來之世。眾生之類。壽八萬四千歲。
爾時壽八萬四千歲眾生輩。於此閻浮利內。
眾生共居一處。穀米豐熟。人民熾盛。雞狗鳴喚。
共相聞聲。

佛告比丘。汝等當知。爾時人民。女年五百歲。
便外適娶。爾時有王。名曰蠰佉。七寶導從。
以法治化。無有阿曲。有自然羽寶之車。高千肘。
廣十六肘。豎立修治。眾寶瓔珞。在大眾中。
分檀布施。無吝悔心。造立功德。為眾導首。
與諸沙門婆羅門。諸得道者。遠行住止。經過居宿。
皆悉給施。有所求索。無所吝惜。

爾時眾生。壽八萬四千歲。
有如來出世。名曰彌勒。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
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世尊。
如我今日。成無上正真等正覺。十號具足。常當將護。
無數百千。諸比丘僧。如我今日。將護無數百千。
諸比丘僧。與諸大眾。廣說深法。上中下善。
義味微妙。具足清淨。修於梵行。如我今日。
與諸大眾。廣說深法。上中下善。義味微妙。
具足清淨。修於梵行。廣說如彌勒下生。如佛所說。

有經名曰。六更樂道。若有眾生。生其中者。
若眼見色。盡見善色。不見惡色。見愛不見非愛。
見可敬。不見非可敬。見可念。不見非可念。
見美色。不見非美色。諸有眾生。耳聞聲者。
鼻嗅香。舌知味。身知細滑。意知法。乃至天帝。
亦復如是。

爾時世尊。遊毘舍離。獼猴池水。大講堂上。
爾時眾多毘舍離。諸童子等。各生此念。我等宜可。
共相率合。至世尊所。問訊禮覲。其中童子。
或有乘載。青馬青蓋。被服皆青。或有乘載。
青黃赤白。被服皆白。搥鐘鳴鼓。作倡伎樂。
前後導從。至世尊所。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汝等當知。若有不見。
諸天遊觀。至後園浴池者。今當觀此。諸童子等。
所著法服。乘載輿輦。與彼諸天。亦無差別。
所以然者。諸天被服。與此無異。爾時座上。
數百千。眾生之類。各作是念。我等宜可。
發真誠誓。使我等後生。生天上人中。恒著此法服。
永已不離。使當來世。有佛興出。聞甚深法。
永離苦惱。入泥洹界。如來以知。眾生心念。
求生三有。不離苦惱。便與大眾。而說此偈:

 所行非常  為磨滅法
 不可恃怙  變易不住

爾時眾生。聞此一句偈。不可稱計。百千眾生。
於現法中。漏盡意解。皆得道果。


昔有婆羅門四人。皆得神通。身能飛行。神足無礙。
此四梵志。自相謂言。其有人民。以餚饌食。
施瞿曇沙門者。便得生天。不離福堂。有聞法者。
入解脫門。我等今日。意貪天福。不願解脫。
不須聞法。是時四人。各執四枚。甘美石蜜。

一人先至如來所。奉上世尊。如來受已。
告彼梵志。而說此偈:

 所行非常 

梵志聞已。以手掩耳。
次第二人。至如來所。貢上石蜜。如來復說此偈:

 謂興衰法

梵志聞已。以手掩耳。
次第三人。至如來所。貢上石蜜。如來受已。
復說此偈:

 夫生輒死

梵志聞已。以手掩耳。
次第四人。至如來所。貢上石蜜。如來受已。
復說此偈:

 此滅為樂

梵志聞已。以手掩耳。各捨之去。

如來觀彼心意念。知應得度。便以權便。隱形不現。
四人各聚一處。自相謂言。我等雖施。瞿曇沙門。
意不決了。瞿曇沙門。有何言教。先問前者。
奉上石蜜。得何言教。亦不聞法乎。對曰。
我從如來。聞一句義。『所行非常』。聞此義已。
即以手掩耳。亦不承受。次問第二人。至如來所。
得何言教。其人復自陳說。吾至如來所。貢上石蜜。
如來與我。而說此偈。『謂興衰法』。吾聞此已。
以手掩耳。亦不承受。次問第三人。汝至如來所。
得何言教。其人復自陳說。至如來所。貢上石蜜。
如來與我。而說此偈。『夫生輒死』。吾聞此已。
以手掩耳。亦不承受。次問第四人。汝至如來所。
得何言教。其人對曰。至如來所。貢上石蜜。
如來與我。而說此偈。『此滅為樂』。
四人說此偈已。心開意解。得訶那含道。

爾時四人。自知各得道證。還自懇責。至如來所。
頭面禮足。在一面立。須臾退坐。白世尊曰。
唯願如來。聽在道次。得為沙門。世尊告曰。
善來比丘。快修梵行。爾時四人。頭髮自墮。
身所衣服。變為袈裟。尋於佛前。得羅漢道。


[睡眠覺寤 宜歡喜思 聽我所說 撰記出曜]

佛臨欲般泥洹時。告大迦葉。及阿那律。
汝等比丘。當承受我教。敬事佛語。汝等二人。
莫取滅度。先集契經。戒律阿毘曇。及寶雜藏。
然後當取滅度。廣說乃至。供養舍利。盡耶旬竟。
便共普會。集此諸經。五百羅漢。皆得此解脫。
捷疾利根。眾德備具。普集一處。便與阿難。
敷師子高座。勸請阿難。使昇高座。已昇高座。
便問阿難。如來最初。何處說法。

時阿難便說。聞如是。一時。說此語已。
時五百羅漢。皆從繩床上起。在地長跪。
我等躬自見如來說法。今日乃稱。聞如是。
一時。普皆舉聲。相對悲泣。

時大迦葉。即告阿難曰。從今日始。出法深藏。
皆稱:聞如是。勿言見也。

佛在波羅奈仙人。鹿野苑中。爾時世尊。告五比丘。
此苦原本。本所未聞。本所未見。廣說如經本。
是時眾人。已集契經。

是時尊者迦葉。復問阿難。如來最初。何處說戒律。

時阿難報大迦葉。吾從佛聞如是。一時。佛在羅閱城。
伽蘭陀竹園。時迦蘭陀子。名曰須陳那。出家學道。
在比丘境。最初犯律。至不度法。廣說如戒律。

是時迦葉。復問阿難。如來最初何處。說阿毘曇。

阿難曰。吾從佛聞如是。一時。佛在毘舍離。
獼猴池側。普集講堂所。爾時世尊。見拔耆子。
因緣本末。告諸比丘。諸無五畏。恚恨之心者。
便不墮惡趣。亦復不生。入地獄中。廣說如阿毘曇。

初夜集阿毘曇竟。後夜便說出曜。而說此偈:

 睡眠覺寤

何以故說:『睡眠覺寤』
如世尊等正覺所說。夫睡眠者。損命愚惑。
有所傷壞。不成果證。沒命無救。不至明處。
所以然者。如人覺寤。便能修德。造立善本。
躭著睡眠。便失此法。故謂愚惑。

時座中復有說者。如佛所言。若有眾生。
覺寤之中。所念眾事。於睡眠中。澹然無想。

世尊告諸比丘。寧睡不覺。此云何通。
是故佛說。除去睡眠。常念覺寤。
如佛說偈:

 睡眠覺寤  宜歡喜思

言歡者;
內心踴躍。喜怡歡樂。善心生焉。是故稱說:
『宜歡喜思』。

聽我所說者;
專意一心。無有亂想。意定無誤。堪任承受。
是以故說:

 聽我所說  撰記出曜

言出曜者;
過去恒沙。諸佛世尊。皆共讚歎。出曜法義。
如來世尊。亦名最勝。云何為最勝。勝諸結使。
不善之法。勝婬怒癡。勝一切生死結縛。
勝外道異學。尼乾子等。九十六種術。於中特出。
故曰最勝。演說暢達。無有留滯。布現演吐。
為諸天人。義味成就。是故說:『撰記出曜』
如世尊所說。演說暢達。無有留滯。

 如世尊說  一切通達
 仙人慈哀  一身無餘

如世尊所說者;
暢達演說。言無留滯。故曰:『世尊說』也。

一切通達者;
一切智達。一切示現。一切通了。分別一切義。
遊六神通。成無上道。如來六通。亦非羅漢。
所能及逮。佛為諸度。最勝最上。於諸法相。
悉能分別。故曰:『『一切通達』也。

仙人慈哀者;
一切充滿。生死悕望。如父母之想。擁護心慈哀之意。
諸佛世尊。亦言仙人。修神足道。亦名仙人。
眾德具足。亦名仙人。長夜修善。亦名仙人。
是以故說:『仙人慈哀』也。

一身無餘者;
所謂身者。依四大根本。更無復有。亦無邊際。
亦無出生。如佛存在。躬自演說。阿難當知。
末後境界。末後無胎。末後所受。形分如我。
阿難。更不復見。天地方域。更受此身。此是苦邊。
故曰:『一身無餘也』。


 所行非常  謂興衰法
 夫生輒死  此滅為樂

昔諸梵志。各誦師法。分為二部。所見萬物皆有。
一部自稱。萬物皆無。

諸言有者。如來分別。除去猶豫。斷其悕望。
便與演說。所行非常。諸言有者。自有讚誦:

 以利輪劍 殺害眾生
 恒知惠施 無有善惡

 亡形不變 身體中間
 利劍來往 不傷其命

 地大恒在 風界無著
 火受苦樂 命根亦爾

 正使利劍 通達來往
 亦不見有 善惡之報

 設害父母 無善惡報
 況當餘者 而有其果 

猶如以瓶盛雀。有人打瓶。雀便飛逝。傷害眾生。
命自遠逝。無所傷損。

如來世尊。欲去彼邪見眾生。故曰:

 所行非常  不可恃怙
 遷轉不住  為磨滅法

命如朝露。暫有便滅。故曰:

 所行非常

一部自稱。萬物無者。共相慶賀。成我等義。
如來觀彼心中所念。而告之曰:

 謂興衰法

夫興衰者;夫盛有衰。合會有離。無身則已。
受身有何可避。梵志復作是念。設衰耗法。
更不生者。則成我義。

是故世尊。重與說義。夫生輒死。輪轉不住。
諸受陰持。共相受入。慧眼觀察。乃能分別。
猶如日光。塵數流馳。難可稱計。此五盛陰身。
眾行所逼。流轉生死。無有懈息。故曰:

 夫生輒死

此滅為樂者;所謂永盡無餘。無欲著意。
常息安寧。最第一樂。無生滅想。成第一義。
無欲樂。無為樂。無漏樂。盡樂滅樂。
故曰:

 此滅為樂


迴向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途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
  復以此功德 普迴向現世 已逝世父母 及累世父母
  怨親債主等 一切諸有情 重罪皆消滅 皆共成佛道

明融恭敬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