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7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ieo770711
大公爵 | 2018-11-8 06:50:59

黃帝《陰符經》
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故天有五賊,見之者昌。五賊在心,施行於天, 宇宙在乎手,萬化生乎身。天性,人也;人心,機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天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天地反覆;天人合發,萬變定基。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九竅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動靜。火生於木,禍發必剋;奸生於國,時動必潰。知之修煉,謂之聖人。

天生天殺,道之理也。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宜,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時,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人知其神之神, 不知不神之所以神也。日月有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其盜機也, 天下莫能見,莫能知也。君子得之固窮,小人得之輕命。

瞽者善聽,聾者善觀。絕利一源,用師十倍,三反晝夜,用師萬倍。心生於 物,死於物,機在於目。天子無恩而大恩生,迅雷烈風,莫不蠢然。至樂性餘, 至靜性廉。天之至私,用之至公。禽之制在炁。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

恩生於害,害生於恩。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人以愚虞聖,我以不愚虞聖;人以奇期聖,我以不奇期聖。故曰:沈水入火,自取滅亡。自然之道靜,故天地萬物生。天地之道浸,故陰陽勝。陰陽相推,而變化順矣。是故聖人知自然之道不可違,因而制之。至靜之道,律曆所不能契。爰有奇器,是生萬象;八卦甲子,神機鬼藏。陰陽相勝之術,昭昭乎進乎象矣!




  朕詔文武百官同理國事,有護國歧師出班奏表:有奇怪鳥獸,銅頭鐵額,坐高三丈,兩翅如刀飛騰,遮蔽日月皆昏,在地吞石飆沙,江河枯乾,又傷害人民性命甚多,天下無治。遂詔文武百官車駕親出,觀天下人民痛傷,視見蚩尤果有怪鳥難治。朕前去至一大山,夜見紅光紫霧、白氣青霞圍繞不散,再詔文武盡視皆見。歧師奏言:此山有名虛天壇第一洞天,上臨玉清元始之宮。朕親駕到山,有一石洞,不知深淺,差勇猛壯士名重山,身長三丈五尺,使入洞內,用燭火前去,經三日三夜方出。重山奏言:“中有大石匣,金甲神人八員守定,各執斧鉞仗劍,喝云:‘不得到此!’”。重山奏畢,朕發心燒香,上奏三清:願臣有分,開取石匣,不避凶吉,要知天地秘密天機之事。焚香告禮三清,朕遂同入洞。亦有紅光繞定,不見金甲神人。朕於石匣見一卷經,號曰:

  元始天尊混元三皇玉訣陰符經

  即將經出洞,焚香禮拜,上謝三清。開看見字不常,儘是天文篆書,三百餘字,分為三卷:上卷天皇,中卷地皇,下卷人皇。上卷按神仙抱一之道,中卷按富國安民之法,下卷按強兵戰勝之術,與天地陰陽萬物為祖宗。治國齊家、持身不死之道皆從此經,乃青陽秀炁自然結成文,每字方圓一丈。朕復回皇都,再集文武百官議此經事之理,盡言不知此義理,不曾聞經出處。朕遂行宣文天下名山洞府,恐有玄妙高士並世賢人深曉經義之事。曾收此經者,便許奏呈解義,如通此陰符經義者朕賞金賜命。天下盡無此經,豈通道理。朕遍訪名山洞府修道之士,盡拜為師,求長生之路。要解此經之義,絕無人知義理,儘是旁門小法。自此四十餘年,入道身衰,皓發如銀,道也難成。朕聞崆峒山有一高聖先生廣成子,妙道深玄。朕車駕親詣,自心屈弱,膝行肘步,禮拜侍立,告求廣成子先生:“指教臣自石室中得《陰符經》一卷,不曉義理,在世盡不通曉此經。今遇先生,感天不忘,要通此經之妙道”。廣成子先生言:“此經者是天上所秘,在世洞天隱此經一卷,鎮天下妖魔龍神精怪,當與世上有德行之人。遇此經者,修長生之路,復升天道,永世流傳天下通道有緣之人。此經要知義理,天下莫能知見。今峨嵋山有一高聖天真皇人,深曉此經義理,廣成子同去侍見天真皇人”。
  朕問此《陰符經》天皇地皇人皇,陰陽造化,治國治家治身,長生不死復升於天界如何修道,朕聞高聖廣成子先生說,高聖天真皇人答朕,當時深曉陰陽造化成道之理。朕道成升天之日,恐後人通道修真者憑何經文,朕乃留此經遍行於世,復隱此經一卷於崆峒山,又留九宮八卦,分陰陽五行,奪造化,動天機,入室登壇,九宮局式,璿璣立斗,時分候節氣,金木生殺,擇真至寶,取時造化,內煉輕清,化神純陽之體,返金靈之虎,變赫火龍,虛騰炎天之上,入聖朝元之道,集成文序,又分造化陰陽日月為象,天地為父母,八卦為子孫,太一行乾坎艮震巽離坤兌,天發殺機,移星易宿,九宮之圖。如後人獲遇此經者,不得輕洩不信之人,若傳下愚之人者,墮九玄,七祖入輪回,永不得出期,後殃及子孫也。



陰符經三皇玉訣卷上

  黃帝問曰:陰符者何也?廣成子曰:此陰符二字,上可通天,下可察地,中可化生萬物,為人最尊。陰者暗也,符者合也。古之聖人,內動之機可以明天地造化之根,至道推移之源,性命之本,生死之機。知者可究合天地之機,操運長生之體,故曰陰符也。
  黃帝曰:上有神仙抱一之道者,何也?天真皇人曰:夫神仙抱一之道者,上天所秘,世人不可得之。神仙抱一者,乃是太一含真之炁。太一者,乃是北極太淵之源,乃虛無煉神之道。上天所秘,世人不可得知,子在人間安曉此語。一者,天炁也,人將太一真炁與我真炁相濟,更要知天時、受天氣、接人氣,人氣接天氣,與天氣相接而不死也。人若包含太和真炁,久而煉之,乃為大丹純陽也。陽者天道,故神炁合道乃為神仙抱一之道也。

  黃帝曰:中有富國安民者,何也?廣成子曰:富國安民者,乃煉炁之道也。凡人將真精煉成神胎,名曰胎仙。故聚而成形,散而成炁,故與道相通。道者養炁,養炁者保神合於大道,故曰真炁相濟。久而用火煆煉成丹,若能全精炁煉作純陽,故乃成丹,換形萬神皆安,國中有寶,故曰:富國安民也。
  黃帝曰:下有強兵戰勝者,何也?天真皇人曰:強兵戰勝者,乃真炁戰退陰氣也。煉體純陽,金筋玉骨,鶴體松形,謂之純陽,故得不死。以身為國,以心為君,以精為民,以形為爐。首者鼎也,精滿於腦,故用火煆煉成丹,因精髓見火。火者陽炁,息者風也,以風吹火,久煉形神俱妙。故曰:煉神之道,存心於內,真炁自然沖和不死。故曰:煉百關,精髓純陽也。九竅炁定下關,精炁不洩者勝也。
  黃帝曰:天皇者,何也?廣成子曰:天皇者,先天之前,五劫開化,混沌之始也。天皇一炁,聖化萬象,主天聖玉虛聖境,明皇之祖炁也。
  黃帝曰:地皇者,何也?天真皇人曰:地皇者,天皇一炁下降於地,地炁受之,二炁相合,主生化金光之炁,乃是洞神真境,真皇之祖炁也。
  黃帝曰:人皇者,何也?廣成子曰:人皇者在天地之間,虛無至理,為天皇一炁地皇一炁太空虛中相合,化金木五星為中宮,合乾坤八卦,保護化神乃仙境,主中元人皇之祖炁也。
  黃帝曰: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何也?天真皇人曰:觀天者乃丹陽之炁、純陽之物,精氣運而不絕,升沈往還,周時復始,包含萬象,乃青陽之炁。天地者陰陽之精,天氣下降,地氣復升,升而復降,人在其中而不知。其理,天之陽精為日,地之陰精為月,日月運而不休,寒暑煎而無息。凡人不知身內亦有天地之炁,天氣升降有時,人知者,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
  黃帝曰:何謂不知?廣成子曰:頭以象天,清陽之本,足以象地,濁陰之源。人能內含天地之道,與天地齊年。人身中有真陽之炁,藏於陰精之內,精炁者真炁之母,真炁者精炁之子,常將子母相守,故不死,復歸其源。為人不知時日,天樞之上,天元一炁主之,天樞之下,地元一炁主之,天樞之中,陰陽真源主之。人用天時,混元正一之炁,上下無窮,與天地齊年,乃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
  黃帝曰:人用者,何也?天真皇人曰:聖人存精養炁以保形神。人不知者,貪欲亡精,用心失神,勞形散氣,更不能使其神炁合道。不知天地之升沈,日月之運轉,故死也。以其分受日月之炁,若能觀此,天地與我同耳。為人不知天地之理,陰陽之旨,若合天地之體則至矣。此乃人之用也。
  黃帝曰:天有五賊,見之者昌,何也?廣成子曰:天受一炁,內含五星之正炁而稟清濁之源。地受一炁,故生二儀,復升於天,造化以成三元,布列四時,中有五炁推運,共成五行。五賊者,五行之正炁也,人能賊天地之炁,奪陰陽之造化,混三元之返覆,復四門之往來,一炁皆同,故成道也,乃五賊也。
  黃帝曰:天有五賊,如何用也?天真皇人曰:五賊者,是五炁也,長養萬物生殺之機權,造化之本始。天以五炁聚而成形,散而為風。子能知道之源者藏於身中,分而滿於體內,精氣與天炁相濟,久而煉成丹,是五行之正炁也。天炁下降,地炁受之而不相離,人在其中,五炁之內若能賊之,故不死也。吾今二十萬二千歲矣,皆因知五賊造化返復之理也,吾今傳受五賊之理。子與吾皆同,子若不知五賊之理,故有死矣。若能從吾之言,賊天地五星之炁則不死也,乃五賊之理也。
  黃帝曰:五賊在心,施行於天,何也?廣成子曰:人身中亦有五行之正炁,五行正炁者,五臟之氣也。五臟之氣者,五賊也。水得其一者,人腎屬於水,未生之前,道為之本,先生左腎,象北方大淵之源,造化之本,為青陽之炁,號曰青龍,屬木。次生右腎,屬金,內有真精,主五行之正炁,號曰白虎,乃是白元君一炁。二腎內生白脈二條,上湧朝元,通靈陽之宮,復降下通於巽坤,中有五炁,聚四時,合於乾艮,出天甲入戊己之內,乃道生神之始,人按天時相接天地之炁。頭圓象天,足方象地,中理五炁,聚而入於絳宮,達於筋骨,升而朝於鼎內,復降湧泉,入於中黃之宮,混合萬神,故青陽至首,群陰皆散,更用五行正炁內濟共一鼎煉成丹,故不死矣,乃施行於天也。
  黃帝曰:宇宙在乎手,何也?天真皇人曰:宇宙者,天地也。陰陽,萬物之本,受陰陽而成形,陰者地炁,陽者天炁,天炁下降,地炁受之,地炁上騰,天炁接之。天炁地炁相交,陰陽感契,萬神生化成象。上古聖人把握天地陰陽造化之元機,機者在於用,知者得而守也。守者道也,而不死也。故曰:宇宙在乎手也。
  黃帝曰:宇宙在乎手者,如何用也?廣成子曰:天地交合,宇宙不散,內造化生神,立陰陽神機,則成大道。大道者,無為也。無為則命不亂,命不亂則神不移,神不移則精不散,精不散則氣不絕,更以道氣通行而固身,若運於精火相隨,煆煉成金丹者,乃自然也。吾知宇宙之機運而連連行之,合於天地之作,勿令放也,久而神自朝元,故不死矣,乃宇宙在乎手者也。
  黃帝曰:萬化生乎身者,何謂也?天真皇人曰:萬化者神也,精不散而神不離,神室者,萬神聚會之鄉,在崐崘之中,五炁聚於內,人能將真精炁結成神胎,朝於鼎上,故曰:至聖萬神皆聚而為一。凡人移精失炁而不能保神,是不知生身之法。生身之法,陰陽之道,故曰萬化生乎身也。
  黃帝曰:何者生身之法也?廣成子曰:從一炁所生,而不知一炁之造化,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人受一炁,化成三炁,神氣精此乃生身之法也。
  黃帝曰:一者,何也?天真皇人曰:一者,天地之根,陰陽之祖,萬物之首,乃生神也。子能知真一之炁,而萬物自生則不死,故曰一也。
  黃帝曰:天性人也,人心機也,何也?廣成子曰:天以斗運為機,人以心為機。心者神也,神機合道乃鬼神不測。人未生之時,先受一炁為命,然後父母二炁相合,故乃成形,胎元生神,故為性之源。人能澄心如天地動機,故同天地。乃因性靜,心機合道,故曰天性人也,人心機也。
  黃帝曰:人心機者如何用也?天皇真人曰:人心者機本也,人能存心守神而不忘機用。心者百神之元也,安心者,養性也,是以聖人安其心而抱元含真,含真者,安性也。以心為性,以炁為命,炁絕則亡,皆亂於性也,失其氣故死矣。若人如天炁澄清,故不失於性也,性不失則炁不散,炁不散則命不亡,命不亡則形不滅也。天地者,性命之本也。故曰:天性人也,人心機也。
  黃帝曰:立天之道義定人也,何也?廣成子曰:天道者,清陽之炁也,故以純陽為本,人能合造化純陽之體,如天地之陽而不棄也。人受一正之炁,體養萬神純陽之理,故曰: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黃帝曰:立天之道,如何用也?天真皇人曰:天道者,人之本也。父母者,人之始也。人能留形於本而不失於始,調神合道。故曰:立天之道也。
  黃帝曰:如何留形不失於始也?廣成子曰:人不憂愁思慮而不失其本,去疾病勞苦而不失於始也。失其本者,自亡其命,失其始者,形還下土。若人能心靜無欲而存神炁,不失其始者知理也。
  黃帝曰:天發殺機,移星易宿,何也?廣成子曰:天之母者太易,內藏陰陽二炁,日月也。日月未分,聖化生神,神名太一之首。日月又分為陰陽,陰陽分其五太,五太者五帝,五帝又分八卦,八卦朝於中聖,化為九宮,乃是太一之神宮。立其五斗,內有中斗,日月星奇北斗,受機斡運陰陽。陰為機者死,陽為機者生,陰陽合機為之道,太一將生殺之機周遊八卦,移星易宿,返陰為陽乃長生,返陽為陰殺者死也。天之四時,造化八卦迴圈。人身中亦有,為人不知,為陰而殺乃死,輾轉輪回,失其人身。人能致修者,道也。故曰:天發殺機,移星易宿也。


黃帝曰:何謂不失人身殺機不死者,何也?天真皇人曰:太一鎮在九宮,出入有時,召太陽君回入陽殿,四時移換,八卦朝元,萬神都聚,殺陰返陽,排列星辰,歸其金闕之內。聖境太清正陽白元君也,若人知此,天發殺機,能將太一真炁隨機應化,返八卦純陽,復歸乾坤之祖炁,使合混沌九天生神之章,乃為天道,永得長生,依此造化,為真人也。故曰:天發殺機,移星易宿也。
  黃帝曰: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何也?廣成子曰:沖和一炁,發者動也,故天運不絕。殺機者,變化也。龍者天炁也風也,風也;蛇者地炁也,火也。人能運精炁上下往來,奪之造化,故玄機若去。六欲動於機權,如天地之體,人在其中有真陽之精炁,名曰蛇,上通天元之炁,呼吸而上下相應。地動之機,起而離陸。故曰: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也。
  黃帝曰:人身中如何用?天真皇人曰:臍下一寸三分者,氣海也,中有真精一合,按於地,土中有二經通於腦,腦中有府,名靈陽之府,有二穴,在左曰太極之穴,右曰沖靈之穴,上通天炁,下至海源,故曰:呼吸天炁下降,地炁上騰,二炁相接則養真精,名曰龍,青陽之本,下者為蛇,則元炁也,二炁相交成藥,久煉成丹,故不死也。乃陽神超於身外,乃人身中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也。
  黃帝曰:人發殺機,天地反覆,何也?廣成子曰:人發殺機者,去六欲七情,靜則靜於情意,動則動於神機。內用神炁,上下相合,守於神者,陽炁也。頭圓象天,足方象地,天地反覆乃陰陽升降,人之反覆,呼吸徹於蒂耳。一吸天炁下降,一呼地炁上升,吸者天炁,呼者地炁,我之真炁相接也。人能下運地炁至天上,故曰人發殺機,天地反覆也。
  黃帝曰:天人合發,萬變定基,何也?天真皇人曰:天生萬物,人為萬生一物之首也,故天地相合而長養萬物,人能用精炁相合而萬神皆喜,天地故不棄而相逐,神在其中。神者乃天道也而好清,若濁而神散,不合天道。上古聖人固精養神,存炁養精,合於天道,乃為真人。天有一炁,地有二儀,中有三光四時,共備五行,相列六合,相生七政,為機八卦,乃同九宮,佈滿天地,五斗璿璣,人亦有之。人能受天地一炁,相和諸神,配合兩儀,大丹乃成。一炁上下無窮,四時中有一炁播於中土,五行顛倒,內六陽上朝金闕,七真常居體內,八卦共起元宮,三光混混,白雪飄飄,七政功成,黃芽內長,九宮貫串,萬象乃合天道。故曰:天人合發,萬變定基也。
  黃帝曰:性有巧拙,可以伏藏,何也?廣成子曰:天性不可亂,神炁若亂,故不知所以神,伏藏者性,如朗月自然通道。巧者,內使天機,外事不可入,故伏智藏神也,乃同天道。拙者,為人不知自有神炁合道,縱心信意生情,一任散失神炁,不明天地造化,亂認陰陽,故有死也,乃性有巧拙也。
  黃帝曰:性有巧拙,如何伏藏用也?天真皇人曰:性者神也,不可動也。故神定炁和,元炁自降伏者,不貪嗜慕欲。藏者,藏於神光,炁入絳宮,萬神聚會之鄉,伏藏而不動,萬神不散,故曰:伏藏神定造化,久煉成道,乃性巧不拙也。
  黃帝曰:九竅之邪,在乎三要,可以動靜,何也?廣成子曰:九竅者,心有九竅,內藏九氣,上者三清之炁,中者三皇之炁,下者本元之炁,乃精炁神也。出入有時,混而為一,外通耳目口鼻陰中也。三要者,神炁與精,相合玄牝玉戶,上通於天,下通於地,中通三皇之祖炁,乃三要之道也。動靜,耳目口鼻也,目觀則心動,耳聽則神移,口談則神炁散,鼻馥則精髓化為陰濁之水,若故令靜而不動,則心中二竅,左曰玄,右曰牝,下入氣海,上通泥丸,此真炁相通,故使神氣動機,玉戶自閉,穿脊腠,過三關而朝北極陽宮,動而保養真神。上古聖人云:動則動於神機,靜則靜於心意,精炁神是三要也。故曰:九竅之邪在乎三要也。
  黃帝曰:火生於木,禍發必尅,何也?天真皇人曰:木去其火則不灰,人去其惡性則不死,木中有火,火發必焚其真炁,乃成煙焰,即上升而歸天,火煆木為灰燼而歸土。凡人性惡為火,火出則神散,神散則氣離,氣離則身死。真陽之炁歸於天,濁陰之質歸於土。謂火從木生,即以水救之,即不灰。人起火性,以柔而救之,即身不壞,人之火發而萬神皆散,故死也。人能制火,禍不能尅乃成大道。故曰:火生於木,禍發必尅也。
  黃帝曰:奸生於國,時動必潰,何也?廣成子曰:國中有奸,久而破國,身中有邪,久而亡身。國去其奸則邦寧,人去其情即身安。去奸者,六欲七情三屍也。人能制奸邪者,成其大道也。故曰:奸生於國,時動必潰也。
  黃帝曰:如何得安身也?天真皇人曰:萬物盜太虛真炁,人腹中有蠱,盜萬物之炁而名虰蠱,虰蠱者化為佞蟲,佞蟲者,賊我之魂魄,亡我之神炁,散我之精血,死我之形也。人能知陰陽造化,起真火煉陰邪之奸,故殺虰蟲不令為害,故得身安,返成大道也。

  黃帝曰:知之修煉,謂之聖人,何也?廣成子曰:上古聖人用神機測天地陰陽升降有時,要知火候之數,下火依時,戊己宮內,本始生神之母也,知者復歸其母,勿令放失,更受天炁為青陽之首,合地炁真陰之母,我之神炁精在其中,五炁皆全,心靜無欲,用火煆煉,煉成純陽,造化成道,魄返陽魂,情陰盡滅,松形玉骨,百關無漏,上達於天界,乃為真人也。故曰:知之修煉,謂之聖人也。


陰符經三皇玉訣卷中
  黃帝曰:天生天殺,道之理也?天真皇人曰:天生者,人歸元道,正發復升,生也。內合天作,至道生真,遁隱在世。其人能測,聖機內明,外通天地,故知者不死也。天殺者,為人不信天道,任意損失精神炁,故害物,不過天數而死,殺也。故曰:天生天殺,道之理也。
  黃帝曰:天生天殺,如何用也?廣成子曰:為人修道不知天時、歸根、復始,錯認根源,故死也。若人知天時、真炁,歸根復命,要知造化者,乃有虛無真源,陰陽合一為五行正炁也。乾坤相勝,要知進退,乃無生死。夫人,道為本,若不知生殺者,是謂補不足而損有餘,道之理也。故曰:天生天殺也。
  黃帝曰: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宜,三才既安,何也?天真皇人曰:天以一炁而長養萬物,天地炁散,萬物盜之,萬物炁散,人以盜之。人知盜萬物之真炁養形,更知升降順天時、接天炁、奪之造化,長生不死,乃人盜萬物之天炁,故成道也。人不曉造化者,為萬物復盜人之炁,即因五穀而生,即因五穀而死,乃人被萬物復盜之而死也。
  黃帝曰:人盜萬物,如何不死?廣成子曰:人受沖和之炁而生,故不死也,既稟受有情欲而死也。若能存一炁故保神,天以一炁而生萬物,更與陰陽相和,五穀共備,人乃實腹強骨,不失精炁神,故不死也。三盜既宜者,人能盜天地萬物之炁以通神明,與天地相宜,三才以安,人之精神與天地同而好清淨,是以聖人恬淡虛無,真炁存元,精神內守,豈得死也?故食飽者而傷於精血,太勞者而散於神炁,心起情欲者,萬物豈得不盜之也。故止飲食而身自輕,止思慮神自靈,止嗜欲而神自清,故乃得道也,何勞外求?故曰:三盜既宜,三才既安也。
  黃帝曰:故曰食其時,百骸理,何也?天真皇人曰:上古聖人食天炁而有時,自然百骸調暢,引太和真炁注於身田,即五臟清涼,六腑調泰,關節自通,精神以安也。食時奪其造化,乃成大道也。故曰:食其時,百骸理也。
  黃帝曰:元炁通百關,如何用也?廣成子曰:天炁柔弱,穿筋透骨,養神安精,皆使關節通流,豈不知理炁者,人之本始也。本始者,天炁也,故百姓日用而不知。炁之升降,陰陽往還有時,受之一炁,長養萬物,若靈芝逢冬不死,如人得道不死,乃元炁通百脈關也。
  黃帝曰:動其機,萬化安,何也?天真皇人曰:神機內用,千變萬化,自然成道。故機者,開其天關,玉戶自閉,而火發天關,煉髓純陽,乃火相從,久煉而成丹,故曰:機也。萬化者,炁結成神,朝歸於金闕,自然安神,安身*久而不死也。機者密也,人運機而化身無窮,內外通神道合,故曰:動其機,萬化安也。
  黃帝曰:人知其神而神,不知不神而所以神,何也?廣成子曰:人知外象有吉凶之兆,即禱而信求其應,不知自己身中有神,外可通天地,內可修煉成道,顯自己陽神通聖,何勞外求,因精生炁,精者炁之母,神者炁之子,此為三寶,煉成真人,乃謂神仙,故曰:所以神也。
  黃帝曰:日月有數,大小有定,聖功生焉,神明出焉,其道機何也?天真皇人曰:日月者,陰陽至精也,故運而致數,周遊天下,寒暑相兼,六十日為一周,四周為一備,尅天地之意也,定於日月,周遊於道,故曰:出入日月在於數中,數者一也,一者氣也,氣結而成神,神明自出。神明者,陽精也,無不鑒而無不照也。是以聖人窮日月之交合,神明出焉,知天地之造化,奪陰陽之機權,故生神也,而出幽入冥,故數在一而成人也。而道者,無為也,機者,心機也,善能發陰陽之造化入於無窮之數,此道無為之正也。機者發也,聖人得之,機權九陽六陰,合其一者,日月有數,大小有定也。

  黃帝曰:天下莫能知,莫能見,何也?廣成子曰:為世人貪慕嗜欲而好欲縱淫亂者,為不知天道而亡其機、昧其精、而奔其神也。莫能知者,天道機密,陰陽不知也。不識造化所為,不知者,亡精神、散血氣,焉得知也。欲要知者,靜心養性,固炁保神,靈而自知。道也,見其神也,故曰:天下莫能知,莫能見也。
  黃帝曰:君子得之故窮,小人得知輕命,何也?天真皇人曰:是以聖人窮於大道,可通天地陰陽之理者,固其命也。聖人得知,固其氣,不失其精也,精氣相合而生成大藥,皆因知造化,煉神不散,固氣通神也。凡小人不知性命之本,而不得保精神,乃亡其身,命故不守其神而淫於世,乃失其精神,輕其命而不自保,故死也。君子久而行之,可以固窮,小人輕其命也。常以輕神失命亡其身,故曰:君子得之固窮,而小人輕命也。
  黃帝曰:瞽者善聽,聾者善視,何也?廣成子曰:視秋毫者不見泰山,聽噍嘹者不聞雷霆。善聽者非耳聰也,察音聲者而自殺之。善視者非目明也,察色者而自殺之。瞽者不見日月之光,察聽陰陽交合,久而行道得長生也。聾者不聞雷霆,察通日月往還,久而行道,得久視也。夫視者,內見其機,聽者,內聞其聲,此兩者合道也。故曰:瞽者善聽,聾者善視也。


陰符經三皇玉訣卷下
  黃帝曰:絕利一源,用師十倍,何也?天真皇人曰:絕名棄利,元炁自守,絕巧棄智,盜賊無有,絕於聲色,更用元炁抱一守中,勝貴人十倍。太上用大道至於天下為聖師,藏火於中源,久而不動,動而自然合於大道焉。用智巧,故離其欲而勝師十倍。故曰:絕利一源,用師十倍也。
  黃帝曰:三返晝夜,用師萬倍,何也?廣成子曰:三返者,三元也。天元真炁居首,靈源真炁居中,本源真炁居下。是以真炁者師也,心者君也,形者爐也。用精日夜遇三元上下無窮,而用之兼倍,精神元炁不散,形體不衰而通於晝夜。晝則日用而明,陽得夜炁,內動陰炁於外。陽炁者,精神之本也,陰炁者,敗我之形也,若能精神遇三元之祖炁,上下混而為一,如師使之,萬神俱其一、化其神,晝夜不停,陰魄俱消,三陽獨居於內,久而神自朝元,故不死也。故曰:三返晝夜,用師萬倍也。
  黃帝曰:心生於物而死於物,何也?天真皇人曰:用心者,意動也,意動則神移,神移則炁散,炁散則命亡,故死也。心正者,是神定也,制者則心正,一炁之源,內動之機,萬化皆通。心亂則萬神皆廢,故去情意則萬神不失於物也。故曰:心生於物而死於物也。
  黃帝曰:機在目,何也?廣成子曰:道之遠者,在八化之外,近在眉睫之間,大則包含天地,細則貫串眉毛。神機內動,目睫飛鉛,故神機在目。為其間有神室,內動之機在目而明也,非常景通道,見陰邪自滅,真境返正,見陽神於天道。故曰:機在目也。
  黃帝曰:天之無恩而大恩生,何也?天真皇人曰:以天道而化下方,萬物自然生,乃大恩生也。不可以色欲縱其心,而使其意亂則邪恩生,故有死也,安其心以保其神,自然流通。豈不知烏不染而自黑,鶴不浴而自白,蛛不教而成網,燕不招而自來,如此自然恩生。故曰:天之無恩而大恩生也。
  黃帝曰:迅雷烈風,莫不蠢然,何也?廣成子曰:迅速如雷霆,陰陽正氣也,人能食風氣,用陰陽之氣上下精炁,蠢然而已。行道運動陰陽神氣內交真精,上移而入於腦中復降,迅速如風雷,三元佈滿而百骸火飛,煉陰而返純陽,是以聖人速了道也。內修真體,自妙如瑞草,受陰陽沖和之炁故不死,莫不蠢然也。
  黃帝曰:至樂性餘,至靜則廉,何也?天真皇人曰:至樂於神者,陰陽之本也。至者定也,定於心意,陰陽自合,至靜則廉也,目不觀於色而神不移其炁,內保自然,至樂於天真也。去其欲,靜其心,定其意,守其神,抱一至靜而入新換舊,乃達於道。聖人致性命合於天道,志剛則廉也,故曰:至樂性餘,至靜則廉也。
  黃帝曰:天之至私,用之至公,何也?廣成子曰:天乃清陽之氣,至私者,暗發也,則生於萬物,人在其中,復正神也,若能收藏元炁補養天真,更能善用其功而成道也,謂之至公,精氣固身,知者依時運用,上入泥丸,下入海源,會於中宮以接元炁,度元關朝金闕,三田相灌,百節俱通,周身火發,久而煉之得成仙矣。故曰:天之至私,用之至公也。
  黃帝曰:禽者制在氣,何也?天真皇人曰:禽者,鳥也,鳥者心氣也,故飛騰而有時。氣者,虛無之發,人能致其氣,久煉為仙也。禽者,南方火也,人能致其道,使真炁久而如禽,飛在太空,人能擒收在中元,煉成正陽,乃得為飛仙矣。故曰:禽者,制在氣也。
  黃帝曰: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何也?廣成子曰:生巧者死於命,人能定心、除六欲七情者,神定道生也。若心生欲情性巧者,神散命亡,死之根本也。心死永得復生,乃生死之根也。
  黃帝曰:恩生於害,害生於恩,何也?天真皇人曰:聖人恩生於道,凡人恩生於情,亡其身害其命也。損有其餘而補不足,有餘者,心有情欲補不足也,精神散也。縱心起欲色,是恩中生害,而亡其神也。若能澄心不倦,其神自明,是害中生恩,苦志修心而不亂,則害忘也,保其神也,故乃成道,和快於心,滅於歡樂而保精神,忘情無欲,至此為聖人也。故曰:恩生於害,害生於恩也。
  黃帝曰:愚人以天地文理聖,我以時物文理哲,何也?廣成子曰:凡人知有天地文理,言聖人外像,不知我自有天地,陰陽我藏也。陰陽者,鬼神不測之法也,天地通大小幽冥之理。愚人所作,不知我與天地陰陽時物皆同耳。天地之理,聖人之機也,至道之苗,萬物之本,陰陽之宗,故變化無窮,乃至於道。至精,我之有也,道之自然,萬物有物我為哲也,陰陽之非勝,奈我同而勝也。勝者我之神也,神者至道之源也,故我靈而陰陽同聖。天地也,二炁結而萬物皆同,神炁超時,聖於大道也。吾曉大道包含天地明哲盡矣。旨真之理,我自然聖化三清也。
  黃帝稽首再拜,謝聖君指教愚昧,臣方曉大道。聖君遂駕雲鶴升空而去。黃帝回鑾而還都矣。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