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6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ieo770711
公爵 | 4 天前

我是一個大學生,就讀新竹市的清華大學。能上清華這種知名學校,我由衷的感
到高興。清華是一所環境很好的大學,風景優美,地域廣大。能在這種環境求學,
我覺得自己很幸運。

剛入學時,我分配到的宿捨是仁齋,仁齋算是清華學生宿捨中數一數二的,寢室
裡的床或是桌子都很新,也很乾淨,唯一的缺點就是房間小了點。這種房間要住
四個人,我只能佩服學校真的是很會利用空間。

系上的迎新茶會時,學長不免俗的說了些學校中的詭異故事來嚇嚇新生,當然其
中也有些是發生在我住的仁齋。

「仁齋交誼廳面向實齋的那面牆,那面牆之前其實是有一個門的,但是現在被封
起來了,那是因為阿,之前有學生在半夜走過那個門時,一出去就不知道到了什
麼地方,所以現在才把那個門封起來。」

回到仁齋後,大家去看那面牆,真的有封起來的痕跡。大夥兒半信半疑,之後走
過交誼廳時都特別小心。

時間過的很快,一年已經過去了,住在仁齋的一年中,除了交誼廳的爛販賣機常
常動不動就故障以外,倒從來沒有發生什麼怪事。大家也早就對各種奇奇怪怪的
校園鬼故事不以為意。畢竟,學校嘛,或多或少,總是會流傳著奇奇怪怪的故事,
若是全都要相信,那真是太愚蠢了。

升上二年級後,我的宿捨從仁齋變為禮齋,禮齋的設備比起仁齋就稍差一點了。
禮齋的寢室也是四人房,床是用四根鐵棍吊在房間的四個角落,房間的兩邊牆壁
都有鐵梯,供人爬到床上。

因為一個預定要跟我同寢的同學已經轉學了,所以我的寢室只住了三個人。除了
我之外,還有跟我同系的兩位同學:大雄和寶申。他們兩個睡同一邊,我則睡另
一邊。

大雄是個很會把妹的帥哥,而寶申則是一個電玩高手。跟他們同寢之後,生活變
得有趣多了,寢室常有不同的女生回來過夜,而且也有永遠打不完的電動。

二年級後,功課的壓力變的很重,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過著平凡的求學生活,
只想在這個學期平安渡過,避免被二一的危險。

期中考考完的那個晚上,因為考試的壓力解除,我在寢室上網上到很晚,寶申和
大雄都已經睡著了。我呵欠連連,瞇著眼睛直盯著電腦螢幕,漫無目的的在網上
隨意亂逛,直到三、四點,我實在太累,就爬上床去睡覺了。

在我睡到一半的時候,朦朦朧朧間,似乎聽到一陣「扣…扣…扣…」的聲音,彷
彿在敲著什麼東西似的,在寂靜無聲的半夜,顯的格外突出。我感到納悶,怎麼
會有這種聲音呢?我微微瞇著眼睛,努力驅走睡意,想要凝神細聽。就在我集中
精神傾聽時,那陣「扣…扣…」的聲音又響起來了,我這次清楚的聽到,那聲音
就在我的腳邊!!

因為我睡覺時,是面向牆壁側睡的,所以我看不到背後的情形,但是我的確聽到,
那陣清晰的敲打聲,來自於我的腳邊,像是有人在輕輕敲著我的床一樣。「扣…
扣…」有時一次敲三下,有時一次敲兩下,斷斷續續的。

我這時已經完全醒了,那陣敲聲一直傳進我的耳朵裡。我越聽越怕,根本不可能
睡的著。寶申和大雄早就已經睡著了,所以不會是他們在敲我的床,而且要是他
們想叫醒我,直接搖我就好了,怎麼可能這樣詭異的敲床呢?

那陣敲聲還在持續,我心裡越來越害怕,好幾次想翻身過去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是終於還是不敢。我實在怕如果一翻身,會看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我自小
到大從沒碰過這種怪事,以前對鬼神之說也是不太相信,這時事到臨頭,完全沒
了主意,我把棉被慢慢拉到頭上,祈禱這陣敲聲停止。

只是,因為看不到背後的情形,我不禁開始胡思亂想,到底是誰,或者到底是「什
麼」在敲我的床。是一個青面獠牙的怪物,還是一個面目全非的女鬼?還是…我
想不到的東西?各種樣貌恐怖的鬼在我的腦子裡出現,越想越讓我心驚膽顫。我
告訴自己不要再亂想,拉緊了棉被,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

終於,像是我的祈禱應驗,那個詭異的敲床聲停止了,我稍微鬆了一口氣。不過
我依然不敢將棉被拉下,怕那個「東西」還沒走。我又開始胡思亂想,說不定「它」
就在我的上方,說不定就在我的旁邊,說不定…

就這樣,我心裡七上八下的,躺在床上睡不著,腦子裡想的總是有關那個聲音的
事,直到寶申的鬧鐘響起,我才慢慢的把棉被拉下。窗外早已是明亮一片,我看
了看腳邊,空無一物。

我默默走下床,到浴室用冷水沖沖臉,然後回到寢室叫醒寶申和大雄去上課。不
過我並沒有告訴他們這件事,這件事太離奇,我也難以啟齒。而且我想,也許是
樓上的聲音,我誤聽成有人敲我的床而已。我抱著這個安慰自己的想法,上了一
天的課。

直到下午我和大雄上完體育課(我們上同一堂),走回寢室時,我終於忍不住了,
跟他說了昨晚的怪事。

「大雄,昨天晚上,好像有人在敲我的床耶…你有沒有聽到阿?」
「什麼?我什麼都沒有聽到啊。」大雄一臉疑惑。

「可是我昨天晚上真的有聽到,很奇怪的敲床聲,會不會是『那個』阿?還是樓
上的聲音?」
「你白癡阿,我們已經是最高了,樓上哪還有人?」

我心裏一驚。對啊!我住的是禮齋四樓,已經是* 千遍一律的回覆辭,怎樣?! 來砍我呀... *樓了阿,我竟然忘記了,還抱
著僥倖的心理想說可能是樓上的聲音。

「那怎麼辦?」我著急的說,「一定是那種東西拉。」
「恩…有可能,聽學長說這棟禮齋本來就很陰,以前他們住的時候還聽到有人在
房間裡走來走去勒。」

我一聽差點沒昏倒。天阿!原來這棟宿捨本來就不乾淨。連學長都遇過怪事,那
昨天那怪聲是鬼魅作怪的機會又大大提高了。

「那以前學長是怎麼樣?」我忙問。
「我聽說他們去廟裡求了一些平安符,然後買一些符回來放到寢室裡,過了幾天
就沒事了。哎,要不然,過幾天我陪你去求符啦,應該會有用。」

晚上,我把這件怪事告訴寶申,他一臉不可置信的說:
「幹,真的假的?我真的什麼都沒有聽到阿。」
「大雄也說他什麼都沒聽到,不過聽說以前住這裡的學長也有碰到怪事,好像這
一棟本來就很陰耶。」

「幹,那怎麼辦?你要不要去廟裡求一求符阿?」寶申擔心的說。
「恩…大概只能這樣吧…」
「哎,烙賽你真的很衰耶,怎麼會有這種事阿,等有空,我再陪你去廟裡啦。」
「恩…謝啦。」

不過,後來我們並沒有去求符。一來是我太懶,二來我總是安慰自己,也許是我
聽錯了。一但埋首於日常的大學生活,那個晚上的事就像是作夢一樣虛幻。但是,
那個敲床聲並沒有從此消失,後來又出現了兩三次。而且每次都是在我面向牆側
睡,睡意最濃的時候,突如其來的出現,在我想要集中精神的細聽時,又倏乎消
失。總是讓我覺得虛無飄渺,似真似幻,遠沒有第一次那麼感覺那麼真實。

雖然那奇異的敲床聲,一開始在我的心裡留下了不小的陰影,但是,顯然它並沒
有對我造成什麼傷害。久了之後,我也就沒有那麼的在意。

就在期末考的一禮拜前,寶申因為家裡有事,所以週末會回他家,因此,這週末
將只有我和大雄兩個人在寢室。

寂寞的禮拜五,大雄跟女朋友出去約會了,寶申又不知道跑到哪去。我一個人待
在寢室上網,殺殺時間。很快的,已經三點多了,寶申還是沒有回來,大雄我看
他是不會回來了,我揉揉眼睛,準備上床睡了。

一個人睡在寢室,說真的的確有點可怕,尤其是像我經歷了那種詭異的事之後。
不過沒辦法,室友都不在,我一個男生又拉不下臉跑到別人的房間睡。何況,那
聲音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所以,今天…應該也會沒事吧。

我靜靜躺著,過不多時,已經慢慢進入夢鄉…

………………「扣、扣、扣…」

(嗯…什麼聲音?)

「扣、扣、扣…」又是剛剛的聲音!那響聲在寂靜中聲聲傳來,顯得格外刺耳。
我不自覺被吸引,想要聽清楚到底是什麼聲音。

「扣、扣、扣、扣…」空靈又清晰的聲音再度響起。

(這聲音……好熟悉的感覺。啊!想起來了,這是…)
我用力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不是在作夢。沒錯!我不是在作夢,一切都很清楚,
我終於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天啊!!又是那個聲音,那個鬼敲床聲!!!

跟第一次一樣,一下又一下的敲著我的床。聲音清晰,力度不大不小,剛好可以
讓我的腳感覺得到。而且跟以前一樣,這一次,又是選在我面向牆側睡的時候。

我顫抖著,不知道該怎麼辦,寶申和大雄現在都不在,要是「它」想怎麼樣,也
沒有人可以救我。我越想越怕,以前聽過的什麼學校的鬼故事,一直出現在我腦
海裡,那時聽的時候不覺得怎樣,可是現在這種情況,那些以前聽過的鬼話卻越
來越恐怖,好像每個都是真實的一樣,好像裡面的鬼就在這個房間裡一樣!

那個聲音還沒消失,一直清楚的傳來,「扣…扣…」敲的我全身發毛,冷汗直冒。
我想著,反正現在房間裡沒人,之前又沒有去求符,現在「它」要對我做什麼,
我根本無法抵抗。橫豎都是死,倒不如看看到底是什麼妖魔鬼怪。

我把心一橫,慢慢轉頭過去看,結果,赫然看到一隻手掛在我的床上,而且就在
我的眼前!!

我眼睛睜得斗大,盯著那隻手,想要發出聲音,但卻什麼也發不出來。沒想到竟
然是真的,竟然真的會看到!我霎時六神無主,嚇的三魂七魄全飛了出去。

突然,一陣熟悉的笑聲傳來。
「哈哈哈,烙賽你怎麼啦,你被嚇到囉~」
嗯?這個聲音是……寶申?
我把頭抬高,定神一看,原來,是寶申在我的床下。那隻手,也是他的手,而他
正瞇著眼睛,笑嘻嘻的看著我。

「挖靠,幹,你幹麻阿,沒事幹麻嚇我,還把手放我床上。」我氣的罵他。
「不是拉,我是想看你會不會被嚇到嘛,就把手放在你床上阿,誰知道你真的被
嚇到,哈哈,你剛剛那樣子真的很好笑耶。」

「幹,你真的很無聊耶,人嚇人會嚇死人你有沒有聽過阿。」我生氣的瞪著他。
「好好好,對不起啦,我錯了拉,不要生氣嘛。」

我雖然氣寶申這樣嚇我,但知道剛剛的聲音不是什麼鬼怪,我也大大的鬆了一口
氣。我罵了寶申幾句,然後就不理他,自己睡了。寶申坐在倚子上,看樣子是不
睡了,應該是要明天早上直接回家。想到有寶申在房裡陪我,我睡的就安心了許
多,而且一晚上,也沒什麼怪聲在出現過。

早上醒來,已經是十點多了。寶申應該是已經走了,房間裡只有我一個人。大雄
依然不見蹤影,這傢夥,有了女朋友就不知道自己家在哪裡了。

直到晚上,大雄還是音訊全無,連電話也沒有一通。我想他大概和女朋友在外玩
的不亦樂乎,樂不知歸吧。不過,自己一個人在寢室實在很無聊,所以今天我很
難得的早早就上床睡了。睡到一半,我聽到開門的聲音,我爬起來一看,原來是
大雄。

「你終於回來啦,大雄,不用陪女朋友阿,我還以為今天我要一個人睡了呢。」
我笑著說。
「哈哈,昨天你一個人睡吧?放心,我沒那麼絕情啦,不會讓你兩天都一個人睡
的,我回來陪你睡啦。」

「昨天?昨天有寶申陪我睡阿,不過寶申實在有夠過分,他還故意敲床嚇我勒,
差點被他嚇死阿。」
「怎麼可能,寶申昨天下午就回家了阿,還是我載他去車站的呢。」大雄說。

「什麼,可是昨天晚上寶申真的有在這阿,我還被他嚇勒……等等…」

被他………嚇?

我腦中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也不管現在是晚上11點多,就拿起手機打給寶申。

「嘟嘟嘟……喂,烙賽喔,那麼晚打電話給我幹麻?」太好了,寶申有開機。
「寶申,你是什麼時候回家的?」我急急問他?

「禮拜五阿,怎麼了?」
「禮拜五!?你不是晚上留在寢室,今天早上才走的嗎?」天阿…不祥的預感越
來越強烈。

「你看到鬼啦,我禮拜五下午就回來啦,哪有留在寢室…喂喂…烙賽,你有在聽
嗎?喂……」

「哈哈…」我苦笑著,掛斷了電話。

看到鬼?沒錯,我真的是看到鬼了。寶申沒道理騙我,我昨天晚上…看到的是…
一點都沒錯,這合情合理阿,寶申哪會那麼無聊嚇我。而那個敲聲又是那麼的詭
異,那麼的熟悉…沒錯,我昨天真的是「看到鬼」了。

想不到,昨天晚上的寶申竟然是…我的天,怎麼會發生這麼荒謬的事情。昨天晚
上那個「寶申」的表情現在還歷歷在目,那明明就是寶申阿。可是,仔細一想,
他昨天的笑容,與其說是頑皮,倒不如說是透著一點詭異…像是嚇我…玩弄我是
一種很有趣的事情一樣。

我們無冤無仇,「它」為什麼要這麼作?如果「它」要害我,為什麼昨天不動手?
難道說,「它」認為我逃不出「它」的手掌心?昨天寶申的笑容一直浮現在我眼
前,他那咧著嘴笑的表情。

想到他的笑容,我越來越覺得毛骨悚然,這間寢室…還能住下去嗎??

「大雄,我不要住這裡了啦,你說今天晚上會留在這吧,我明天就要申請搬出去,
你和寶申也快搬啦,這裡真的不乾淨。」我沮喪的說。

大雄笑了笑,還沒回答我,這時手機突然響起。

「喂,烙賽嗎?我是大雄啦,我今天不回去囉,我住我女朋友那。你自己一個人
沒問題吧?」







               電話裡的聲音……是大雄?

!!!!!!!!!!!!!!!!!!!!!!!!!!!!!


「喂喂喂,你是大雄?你……你………」你就在房間裡啊!
「對阿,我是大雄阿,哎,不跟你說這麼多了,我明天會回去,掰~」

等一下,不要掛,不要掛阿……

這是怎麼回事!?這裡有一個大雄,電話裡又有一個大雄,到底這是……………
突然,我又想起寶申昨天的笑容。

好像有點懂了。這一切的一切,似乎正在超出控制之外,往我最怕、最不想發生
的情況發展……

底、下、的、大、雄、是……

這時,突然響起一陣聲音,「扣、扣、扣…」,清脆又有力的聲音。力度不大不小,
剛好讓我的腳感覺得到。

大雄敲著我的床,笑著說:「你說要我陪你是嗎?好阿,我今天就在這陪你……」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