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118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6 天前

我叫阿傑,在一個小公司當職員,我有一個同居兩年的女友叫阿茹。我們在交友軟體認識的,在沒認識之前阿茹很能玩,
和不同的人上床,多p,都在他接受範圍內。自從遇到了我,她變了,她一心只為我著想,拋開了她的圈子,融入我的生活,
即便是知道了我不能人道的事實,也沒有離開我,對此我很是羞愧。

說是不能人道,其實是我自己無法控制勃起,並且很少勃起,這兩年我們想了無數的辦法依然沒用,醫生將此定為性冷淡。
對於被性愛調教很多年的阿茹來說這無疑是難過的,所以我每次只能用道具將他帶入高潮。直到一件事發生讓我們的生活改變了。

因為我的收入不多,阿茹之前在按摩店工作,我們在一起後就辭職在家,時不時的在網上接活開開直播,所以沒有自己的房子,
只能在外面租房子住。房東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有點禿頂,一身肥油。平時總是給我們送一些他家做的飯,可每次都是挑
阿茹在的時候,握著阿茹的手一臉殷勤的噓寒問暖。阿茹身材嬌小,一雙勾魂的桃花眼,E罩杯的雪白大奶,肉感十足的翹臀,
那比例近乎完美的長腿更是在圈子裏一級的棒。阿茹無論是長相還是身材都非常受人歡迎,所以不是一個兩個人囂想他了。但是
阿茹總是不變心,所以我並沒有太在意。可是當我有所注意時事情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



那天晚上本來是要加班的,我已經告訴了阿茹,可是誰知公司突然停電了,同事們都張羅著要去吃飯,我卻想回家好好陪陪阿茹
順便再試試我們新買的跳蛋。我哼著小曲兒打房門,一陣陣呻吟聲從臥室傳來,中間還夾雜著啪啪的聲響,我呆住了,這……這
分明是阿茹的聲音,臥室的門半開著,我輕輕走到門後從門縫向裏看。此時,阿茹被人壓在身下,渾身一絲不挂,兩條筆直的白
腿被人操得大張開來。上身不停的起伏,兩顆奶頭被人吸的又紅又大,上面還留著被人舔過的唾液,嘴裏還不停的尖叫著:
“操我!啊……啊,用力,啊,幹到了,又幹到了!”

“你個騷貨!老子這他媽就操死你!真他媽緊!”阿茹身上的人邊說邊使勁動著他的肥腰,不停的將自己那個紫黑的雞巴往阿茹
肉穴裏塞。

我看清了,那個把阿茹操得歡的男人是那個猥瑣的房東,我知道我應該阻止,因為那個是我的戀人,但是我心裏卻有一種莫名的
興奮,以至於我才發現,我竟然勃起了!腦子裏不停的響著“不要阻止!繼續看阿茹被操!”

正在我糾結的時候,床上的兩個人已經換了姿勢,房東讓阿茹趴著,那又肥又大的白屁股對著他,兩只粗糙黑手不斷的揉搓的肥
美的臀肉,把那白肉揉得通紅,鮮紅的穴眼被操的外翻,還有透明的液體流出來,眼看要滴到床上,房東伸出舌頭舔走那滴液體,
繼而又不停的舔那饑渴的屁眼,還是不是的發出!溜溜的聲響,我看阿茹扭著身子,大屁股不斷的往房東臉上湊,“舔的好
舒服,啊……好爽!要死了!”像是不過癮似的,自己伸手要把屁眼扒開,以便可以讓人舔到最深。房東一把抓著阿茹的手,張
口咬住了臀肉,阿茹嗷的一聲癱軟在床上,依照平時的經驗,我知道他已經被情欲沖昏了。那房東見他那副爽到家的騷樣,雙手
猛的將他的腰抬高,一手扶著自己的雞巴使勁戳阿茹會陰和屁眼周圍,別看房東都快五十的人了,可是這雞巴真心不小。阿茹已
經急得眼淚都出來了,小腰都要扭出花來了,嘴裏還不停的喊著“進來操我啊!進來!求你!”

房東淫笑著,“說!我操的好還是你老公操的好?”

阿茹急喘著“你操的好,大哥操的我最爽了!”

房東頓時滿足了,嘴裏卻依然不饒他,“以後我想什麼時候幹你,你就得還讓我好好幹!”說著便一挺腰將大雞巴送進肉穴了。

阿茹爽的叫床更淫蕩了“大肉棒好會操,大哥你就是我老公!”

“媽的!老子早就想操你了,這回可讓老子解解饞!!嗯……爽!這騷穴吸的真緊,今天我他媽就操爛你!”

我看著兩人忘我的操幹著,我不知道是該怨還是怎樣,我只知道一件事我的病治好了,我右手在我的陰莖上不停的上下動,看著阿茹
被人如同母狗般操弄,久違的快感陣陣襲來。

“啊!啊!快點,在快點!要來了!”
房東聽著阿茹淫蕩的聲音也要忍不住了,他將阿茹翻過來,讓阿茹兩條長腿跨在他的胳膊上,一使勁把阿茹抱起,陰莖狠狠的插進阿
茹的肉穴,阿茹嚇得急忙抱住房東的脖子,嘴裏還在淫叫著“好深好深!”

隨著房東又是一輪猛插,阿茹渾身的白肉都顫抖起來,脖子繃的緊緊的,還一頓亂叫,我知道他高潮了!

房東估計也要被他夾射出來了,罵了一句“操!”又不要命狠插了幾下,才射了出來。

我也跟著射了,腦子暈乎乎的,突然我想到了,操!房東居然內射了!!要是他有病怎麼辦?不不,應該不會,實在不行我還要找個
借口領阿茹去趟醫院做個檢查。

就在我慌神的時候,兩個人又開始幹上了,這回房東把阿茹拖到了窗邊,讓阿茹赤身趴在窗戶上,房東一手捏著屁股肉,一手揉著阿
茹的奶頭,肉棒還不斷的進出。

“騷貨!怎麼樣是不是讓更多的人看著我操你,你更爽!啊?”

阿茹已經讓他操服了,長時間沒受到性愛滋潤,這會徹底讓房東吃個幹淨,也不管外面誰看了,只知道淫叫了。

我心裏有點別扭,房東操就操了,幹什麼還讓別人也看,我的戀人豈不是成了讓人隨便看的賤人了。不過想到這我又經不住一陣興奮。

之後,房東又在房間的不同地方,用各種姿勢把阿茹狠操了幾頓。我都悄悄的躲在一旁,繼續偷看著。

這天之後,阿茹稱身體不舒服,沒有讓我用道具幫他解決饑渴,我也假裝不知道原因。不過房東卻越來越大膽,時不時的來我家找阿茹,
有時在我在的時候也會偷摸阿茹的肉臀。我都假裝沒看見,因為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只要別人淩辱阿茹,我就會興奮到勃起。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