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87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GN00559922A
威爾斯親王 | 2018-11-29 02:54:38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全世界的人沒有了自我意志,就像是工蟻一樣日復一日地工作、吃飯、睡覺。
沒有任何表情,雙眼也失去了光彩,就像個木偶一樣。
   而我,似乎是唯一還可以「思考」的人,而且似乎還可以干涉他人的思考模式。
  現在的我不需要工作,隨便一個想法,就會有人幫我處理。不管是食衣住行,還是性慾。就好像,這個世界是我一個人似的。
「啊、啊、好、好棒……」現在在我身下趴著晃動屁股享受的,是住在公寓裡隔壁套房的OL,看起來還不到25歲,是個美麗的黑髮女子。
  當然現在的她衣服已經被我扒光,趴著讓我的分身在她的蜜穴裡進出,大量的淫水就這樣隨著我的抽動一股股地流出,身下的榻榻米都濕透了。
「嗯……你的東西插的人家心裡好癢,心都快被插翻了……」女子一直在迎合我的動作,雙腳還越打越開,讓我的分身一次次地盡根而入,次次插到最深處的花心。
  我一邊繼續挺動下半身,雙手也不安分地玩弄著那一對晃動著的鮮嫩筍子。
「不、不行,我又要丟了,丟了啊啊啊!」女子大叫著,整個身體因為高潮而向後弓了起來,最後整個人趴在地上,像是連力氣都完全洩掉了一樣。不過我還沒有滿足。
「起來。」隨著我的命令,女子立即像是中了邪一樣,立即站了起來,彷彿剛剛的高潮都是假的。
我讓她轉過身面對我-可以看到她的雙眼直直地望著前方,臉上一點感情都沒有,完全地呆滯。
我站起來抬起她的一隻腳,再度把怒漲的分身插進她的蜜穴之中。
雖然沒有了情慾的表現,但肉體倒是正常地反應出,在我的分身在她的蜜穴裡抽動時,所產生的各種反應。
開始加快的呼吸,臉上浮現的紅潮、冒汗的身體、堅硬的乳尖、就連蜜穴也做出激烈的蠕動和擠壓,淫水更是一股股地沿著大腿留下。
「呃!」最後猛烈地往前插進最深處,我的身體猛烈一抖,大量的精液就像是山洪爆發一樣,一股股地往女子的體內噴發。足足過了一分鐘,分身的噴發才完全停止。
我放下她的腳讓發洩夠的分身退出她的身體,可以看到精液混合著淫水,緩緩地從她的蜜穴裡流出。
「可以回去了。」我一邊穿上衣服,一邊這樣命令著。
只見她回過神來,先是微笑地說道:「嗯,謝謝囉。」然後在我面前一件件地把衣服穿起來。
不過即使穿上了那件藍色的 OL 窄裙套裝,我還是可以看到淫液沿著大腿流出了裙子之外。
但她似乎不以為意,就這樣離開了我的房間。
我轉頭看看旁邊桌子上的鬧鐘:中午十二點半,看來剛剛的廝殺足足有一個小的樣子。該出去吃飯了。
在我所住的公寓隔壁,是間獨棟的兩層樓房屋,裡面住著一名女性和一對只有小學五年級的雙胞胎女孩。
我連電鈴都沒按,就直接來到大門前,大方地打開門進去屋子裡。
「唉呀,你來了啊。」從廚房走出來的女性一看到我,就露出滿心歡迎的表情。
但她全身上下,就只穿著一件白色的圍裙而已,其他什麼都沒有。
也因此,我可以看到她胸前雄偉的乳房隨著她的走動而劇烈晃動著,不時還跑出圍裙之外,露出那粉紅色的乳頭。
「飯快煮好了,再等一下喔。」她招待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之後,就又回去廚房繼續烹煮中餐。屁股對著我搖擺著,幅度似乎大了點。這時,腳步聲從樓梯傳來。
「大哥哥!」隨著歡迎的叫聲,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小女孩就一起撲在我身上。
  她們身上只穿著連身裙,但看的出來她們身上也就只有那一件而已,連內褲都沒有穿。
「大哥哥,陪我們玩。」兩人抬起頭來,用那一模一樣的臉孔對著我要求著。
            我還沒有回答,這對姊妹竟然開始動手拉開褲襠拉鍊,把我的分身請了出來。然後一人一邊,開始用舌頭舔著我的分身。
  由於她們是趴在沙發上舔著我的分身,所以那一對渾圓的、光溜溜的屁股就展現在我的兩邊,輕輕地晃動著。
我當然不可能讓雙手閒著,就一手一邊,先是輕輕搓著屁股,然後手指移動到兩腿之間,在她們的陰核上輕輕摩擦著。
兩人還是專心地舔著我的分身,完全沒感覺到我的手在對她們的身體做壞事。
            她們的屁股隨著我的手指在晃動著,淫水開始濕潤了我的手掌。
我的手指脫離已經硬起來的陰核,輕輕地插進兩人的蜜穴之中,並且開始前後抽動。
「嗯……」感受到我的動作,兩姊妹的屁股迎合著,淫水在我的手指抽動下,沿著大腿流了下來。
唉呀,現在就開始玩了啊。」走出廚房看到姊妹兩人的癡樣,作母親的她只是露出笑容:「不會又要像昨天那樣,邊幹邊吃吧?」
「媽,我要大哥哥幹著我吃飯。」其中一名姊妹抬起頭來,一臉天真地說道。
「啊,我也要啦。」另一位姊妹立即起來抗議:「昨天都姊姊在玩。」
「那今天換妳好了。」我一邊說,一邊抽出手指,雙手抱起了妹妹。妹妹也很高興地將雙腿打得開開地,一旁的姊姊則是扶著我的分身,幫我對準妹妹的蜜穴。
然後妹妹抱著我,感受著我的分身進入她的蜜穴的過程,那種無以言喻的充滿感。
「啊啊啊,進來了、進來了,大哥哥的大雞雞……全部進來了。」妹妹舒服地大叫著。
光用手指就感覺到擠壓感的蜜穴,分身的感覺更是與眾不同,彷彿下一秒分身就會被擠碎。
淫水隨著分身的插入,不斷地被擠壓出來,讓我的褲子都濕了。
「只好用這個了。」看到妹妹把我的分身搶走,姊姊只好從前面的矮桌下,拿出紫色的按摩棒,插進自己那氾濫的蜜穴之後,就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走去餐桌準備吃飯。
而我也抱著被我幹著的妹妹,起身走到了餐桌前坐下。
妹妹轉身背對著我,和坐旁邊的姊姊與我一起接過母親遞過來的飯碗,就開始吃起中餐。
就在這時,我心念一動,三個人的表情立即失去原有的生氣,靜靜地吃著飯。沒錯,從我進門到現在,她們三人其實是跟著我的想法在接待、服侍著我。
就這樣,我一邊享受著幼女蜜穴的擠壓感,一邊吃著美味的飯,一邊也欣賞著面前三人裸露的美麗。
吃完飯之後,我便悠閒地一邊輕輕撫摸著面前妹妹的蜜穴,一邊等著她吃完飯。
她吃完飯後,我便把她的身體轉過來,讓她抱著我。接著我抓著她的屁股,開始邊抽動分身,邊站起來往客廳的方向移動。
我一站起來,妹妹的雙腿就夾著我的腰,然後努力地扭著腰。
「唔……大哥哥好棒好棒……妹妹好爽喔……」妹妹的嘴裡吐出舒服的言語。
「呃!」在幼嫩的蜜穴擠壓下,我的分身終於也撐不住攻勢,一股股的精液噴射而出。
「啊啊……又燙又熱的……射進來了。」被我這一射,妹妹也達到了高潮。
在我把妹妹從我身上起身時,一旁的姊姊立即熟練地拿出另一根按摩棒,想都沒想就塞進妹妹那正在滲出精液的蜜穴裡。妹妹也沒有反抗,反而就這樣倒在沙發上,沈沈睡去。
「大哥哥,明天要換我喔。」姊姊天真地要求著。
「好好。」我摸摸她的頭之後,便起身往廚房前進。
這時,雙胞胎的母親剛洗好碗,一知道我過來,就立即轉過身:「抱歉,每次都要你幫忙照顧我的兩位女兒。」
「沒什麼,這是應該的。」我一邊說,一邊讓她轉身背對我,然後讓她趴在廚房的料理台上,一手把原本插在她蜜穴裡的按摩棒拔掉:「不過,我總得一視同仁,妳說對吧?」
我話說完的同時,我的分身往前一挺,進入了她的蜜穴之中。
「那是當然的,她們姊妹可是很會吃對方的醋呢。」對於我的抽插,她似乎完全不在意,唯一會反應的,就是屁股會跟著我的動作晃動著:「沒有你在,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
「哪裡的話,身為鄰居,互相幫忙是應該的。」我邊說,邊彎下腰,雙手玩弄著向下垂的豐胸:「當然不只是妳的那對女兒,妳的話也可以喔。」
「呵呵,你還真體貼呢……晚餐也過來一起吃吧。」
「今天大概沒辦法……」
「這樣啊……那還真的……有點可惜……」
就在這看似平常的對話,身體卻做著這可人之事的狀態下,半小時之後,我的精液不斷地射進她的蜜穴之中。
「那我先離開了。」
「嗯,慢走。」就這樣,她全身赤裸,蜜穴滲出的精液沿著大腿流下,以這樣淫魅的姿態,站在大門前目送我離開。
在略顯陰暗的天氣下,街上的行人,宛如行屍走肉一般。
  即使看起來和平常沒有什麼不一樣,但那個死氣沈沈的眼神,怎麼看就是不對勁。
我也曾經想要去尋找和我一樣的「平常人」,只是逛遍了整個城鎮,一點收穫也沒有。
或許在這之外真的有吧,但我已經沒心去找……
從我知道我可以支配這些人之後。
我在街上閒晃了一段時間後,就在某條大街上,看到警車停在路旁,兩位穿著窄裙套裝的女警正在執行勤務。
            看著她們那被黑色吊帶襪包覆著的纖細雙腿,我突然有了構想。
也好,今天就這樣玩吧。
打定了主意,我走了過去,並且開始對她們進行意識控制。
她們的眼神變得靈活起來,但那正顯示她們的思想已經被我所控制。
看到我走過來,其中一位看起來比較年輕的黑髮女警立即露出微笑,向我打招呼:
「您好,先生,請問有什麼事情呢?」
「喔,今天我有點欲求不滿,想說請妳們幫個忙……」我想,我說出這句話時,肯定臉上是一副忍住笑意的糗樣。
當然,平常的狀況下,我肯定不是被當成瘋子,就是被當作變態抓起來。
「好,我知道了。」另一位看起來較成熟的美艷女警不但沒有怒意,還對那位較年輕的女警說道:「市民有問題,我們警察當然要義務協助他們。妳就先幫忙他發洩一下,等下我再接手。」
「我知道了,前輩。」年輕的女警也一副樂於接受的樣子。
            「真是謝謝妳們……那麼,先把內褲脫掉吧,這樣我比較好辦事,女警小姐。」
「我知道了。」聽到我的「請求」,年輕女警立即把窄裙拉高,方便手伸進去把內褲脫下來。是黑色的蕾絲內褲。
「來,給你當作紀念品吧。」年輕女警大方地把剛脫下的內褲交到我的手上後,問道:「這樣就好了嗎?」
「請妳趴在汽車蓋上好嗎?」
「我知道了。」年輕女警照著我的吩咐,背對著我趴在汽車蓋上:「這樣可以嗎?」
「嗯,接下來就讓我來就好了。」我來到她因為趴著而翹起的屁股前,把已經硬直的分身從褲襠裡拿出,接著拉起她的窄裙,拉開雙腿,對準那外露的蜜穴……一頂,盡根而入。
「喔……」年輕女警發出了滿足的嘆氣聲。
我開始努力地前後挺動,她也努力地迎合著我的動作,狂扭著屁股。
我們這樣光明正大地在大街上做愛,但四周的人群卻彷彿根本不知道我們的存在一樣,連回頭看一眼的動作都沒有。過了不久,另一位有著成熟風情的女警也走了過來:「還需要我的幫忙嗎,先生?」
「我可以吻妳嗎?」
「當然可以。」聽到我的要求,成熟女警立即主動地和我吻了起來,並且熱情地和我舌吻著。
「妳的胸部也讓我按摩按摩吧。」
「好的。」成熟女警立即解開胸前衣服的鈕釦,並且直接解開胸罩,讓豐滿的胸部暴露在空氣之中:「請。」
我立即空出雙手,開始揉弄著她的胸部;而跨下的女警則是主動地繼續扭動屁股,
就像個蕩婦一般。
「妳也把內褲脫下來吧。」
「好的。」成熟女警立即把手伸進裙子裡,把內褲脫下來。
是白色的丁字褲。
「來,給你當紀念品。」她也把內褲給我當紀念。
我低頭舔著她的乳頭,她則是把裙子拉高,雙手開始撫弄著自己的蜜穴。
「那個……先生,我們到車裡面去玩吧。」這時,身下的年輕女警提出了要求。
「有何不可?」
我坐在後座上,年輕女警則是跨坐在我身上,再度和我合而為一。成熟女警則是坐在我身邊,引導我的手指,插進她那濕透的蜜穴之中。
年輕女警一邊在我的身上舞動肢體,一邊則是也把衣服解開,,胸罩丟在一旁,露出不遜於成熟女警的乳房,然後把我的頭塞進她的乳溝裡。
我貪婪地吸取的她的體香,下身則是猛烈地往上頂著。
            「啊啊……」年輕女警在一聲高亢的叫聲之中,達到了高潮後,說道:「真糟糕,竟然先高潮了……」
「妳先休息一下,讓我來。」
「我知道了,前輩。」聽到前輩的話,年輕女警立即從我身上下來,迅速地來到車外,看著她的前輩跨坐在我身上,和我合而為一。
「在你獲得滿足之前,我們會輪流和你交歡,直到你認為滿足為止。」成熟女警一邊在我身上舞動,一邊宣示著她們的活力足以應付我的需求。看她認真的樣子,我自然是更加賣力地,在她身上發洩著慾望。
這時的年輕女警,則是改坐在我身邊,拿出她繫在身邊的警棍,打開大腿,二話不說就塞進自己的蜜穴裡,然後開始前後抽插。警棍的前端立即沾滿了淫水。
「來,讓我換個姿勢。」玩了一陣子,一臉潮紅的成熟女警轉了個方向,背對著我和我合而為一後,就張開雙腳放在前座的椅背上,讓我和她的交合處完全暴露在空氣之中。
不過這樣的姿勢我實在很難動,尤其是在警車這樣的狹小空間裡。
所以我抱起了她的雙腿,才繼續下半身的幹活。
過不了多久,一股股的精液隨著我的低吼灌進面前女警的蜜穴之中,而她也被我這一灌,舒服地大叫著,也達到了高潮。
  喘了好幾口氣之後,成熟女警帶著撫魅的微笑,轉過身對我問道:「如何,滿足了嗎?」
「嗯……一次好像還不夠呢。」我雙手依然不斷地撫摸著她的胸部。
「好,我知道了。」女警露出微笑:「那麼,就讓我們繼續第二輪吧。」
「很高興我們可以幫上忙。」被我各中出了一次,兩名女警身上衣衫不整,兩腿間還不斷滴落著白色的液體,三點幾乎全露,臉上洋溢著春潮過後的樣子,還真是有夠淫穢。
在和她們虛偽地道謝之後,我就解除了她們的意識控制-只見她們臉上的神采立即消失,變成和其他人一樣的無表情,維持著之前做愛後的姿態,繼續執行著勤務。(下次再找她們玩玩吧。)我笑了笑,便繼續在大街上閒晃。
  雖然已經是再平常也不過的景象,但對我來說,卻怎麼也逛不膩。
而當我走過一間婚紗店時,我從玻璃窗外,可以看到裡面正有人試穿婚紗。
從外表看,是個很標緻的美女。唉呀,褲子裡的東西又開始不安分了。
就這樣順著內心的慾望,在我走進了這間婚紗店的同時,也支配了裡面的那位試穿婚紗的美女,順便也讓那位店員暫時先離開一陣子。
雙眼出現神采的她,對著鏡子轉動身軀,看著鏡子裡穿著婚紗的自己。
而當她一看到走過來的我,立即露出了「太好了」的笑容:「對不起先生,能不能請你幫個忙?」
「我?」雖然這是我的「計畫內容」之一,不過為了逼真,我還是得做出疑惑的表情出來。
「是的。」她點了點頭。
「那,要我做什麼?」我一邊問,一邊則是直盯著因為婚紗而被拱出乳溝的胸部。
她微笑著,似乎還滿享受我直盯著她胸部的視線:「其實我是想試看看穿這件婚紗做愛的感覺如何……因為人家不想每次都是光溜溜地和心愛的人做愛,想說結婚時玩點特殊的……」
她一邊說,一邊還把裙子掀起,用雙手把內褲脫了下來:「來,這就當作是謝禮好了。」
我手接過來一看:是純白的內褲。
「那我就不客氣了。」
「我先幫你服務吧。」徵得我的同意之後,她立即跪在地上,把我的分身請出褲襠之外,然後就開始舔著我的分身。
「怎樣?和妳的未婚夫比?」
「呼呼……比我的未婚夫還要粗大呢……這插起來一定很爽……」高興地回答完我
的問題後,她就把我的分身含了進去,開始吞吐著。
「你躺下來好了,這樣比較舒服。」吞吐了一陣子,她吐出我的分身,這樣說道。
就這樣,我躺在地上的同時,她立即背對著我跨坐在我身上,還翻動裙子,讓我的上半身被裙子所覆蓋。
因為這樣,她的蜜穴暴露在我的面前。在一片不算濃密的陰毛之後,是鮮紅的蜜穴,正漸漸地潮濕起來。
接著,我感到分身又被潮濕的物體所包圍,應該是她又把我的分身含進了口裡吧。
我當然也不甘示弱,雙手抱著她的屁股,然後頭稍微抬起,用舌頭輕點著她的陰核。她的身體抖了一下。
然後,就像是報仇一般地,我的分身四周,濕軟的物體不斷地纏繞著。
而我,當然也不甘示弱地把陰核當作重點攻擊部位,最後甚至乾脆把嘴貼上去,舌頭侵入她的蜜穴,貪婪地吸取著滲出的淫水。
「啊啊……」當她吐出我的分身大叫時,身體也隨之僵直、顫抖,淫水像水槍一般地噴進我的嘴裡。沒想到她還會噴潮。
「討厭,你的舌頭太猛了……」她有點不好意思地起身,讓我坐在椅子上,然後她自己則是掀起裙子,坐在我身上的同時,也和我合而為一。瞬間,她露出十分滿足的表情。
不錯吧?」
「嗯,果然比我的未婚夫還棒呢……」她一邊說,一邊還把身上的婚紗稍微往下拉,露出豐滿的乳房:「接下來是正戲了,要射在我體內喔,不然就沒有意義了。」
「我知道了。」
「那我們開始吧。」語畢,她雙腳抬高,連椅背一起夾住我的腰,而我則是抓著她的雙腳,開始進行往復運動的同時,也和她的乳房進行著熱吻。
「不過小姐,妳這樣不怕妳的未婚夫會吃醋嗎?」
「呵呵,這也是試穿婚紗的一環啊,不用在意啦。」她一邊享受著性愛,一邊倒是完全不在意地回答我的話:「唉呀,花心被頂到了……呵呵,好久、好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幹得興起,我抱著她轉身,讓她趴在椅子前,抓著椅背,以背後姿承受我的抽插。
「啊哈……好、好有感覺……先、先生,你的東西幹的我好有感覺啊……」
「哪裡,小姐妳的穴夾的我也很舒服呢……」
「真的嗎……我、我好高興……」
「小、小姐,我、我要射了……」
「快、快點射進來……」一聽到我這樣說,她的迎合動作更加猛烈。
最後,我射出了大量的精液,灌進她的蜜穴,而她也因為這股精液的衝擊下,又達到了高潮。
「非常謝謝你的幫忙,先生。」休息之後的她,並沒有把因為做愛而淩亂的衣服整理好,就這樣保持原本的姿態向我道謝。我可以想像我的精液,從裙子裡的蜜穴中,緩緩地滴落在地上的景象。
「那我就不打擾了。」
「那個……」我還沒轉身,她就抓著我的手,往自己裸露的乳房放上去:「假如你有身體上的需要的話,可以隨時找我喔。」
「這樣不太好吧?」^
「沒什麼不好的啊,」她一邊說,一邊把裙子掀起來,露出正滴著白色液體的蜜穴:「因為我很少這麼滿足呢……」
  我露出了微笑。
夜幕低垂。
運用意識控制的能力,我不花任何一毛錢就可以填飽肚子。
吃完晚餐的我,坐在鬧區人行道的椅子上,悠閒地看著人來人往。
我已經忘了我姦淫過多少女性,但畢竟我活動的地方只在這個城鎮,所以有的女性會被我隨機姦淫上兩次也就不足為奇。
大概是因為擔心我的力量只局限於這個城鎮,我從來沒想到離開這裡。現在想想,也許是因為這些日子以來的「鍛鍊」,我的性慾越來越旺盛。即使白天經歷過如此多的「性戰」,現在的我依然在尋找著獵物。眼睛一亮,眼前出現三位熟悉的身影。
中間的黑髮眼鏡少女、左邊的金色捲長髮少女、以及右邊的褐髮馬尾少女,都穿著附近高中的制服。因為這間高中的裙子比較短,因此她們三人走個幾步,光溜溜的屁股就暴露在我的視線之中。
沒錯,她們沒穿內褲-因為她們三人在四天前就被我在附近的公園裡姦淫過一次,內褲也在那之後變成我的收藏……她們從那天開始就再也沒穿過內褲了吧。
既然看到了,那就再玩一次吧。在我的意識控制下,三人一轉頭看到我,就高興地跑了過來,也不管裙子飛起會不會曝光。
「嗨,又看到你了。」眼鏡少女笑著和我寒暄。
妳們過的還不錯嘛……」我一邊說,一邊卻把手放在眼鏡少女的胸部上,咨意地揉捏著。果然也沒穿胸罩。
「說好也沒多好啦……」她一邊回答我,一邊把制服上衣的鈕釦解開,主動露出豐滿的乳房讓我撫摸:「你的東西太棒了,讓我到現在都還在回味呢……」
在我和眼鏡少女說話調情時,一旁的金髮少女和馬尾少女已經坐在我的左右邊,金髮少女雙手正撫摸著我的分身,而馬尾少女則是看著金髮少女的動作,一副看熱鬧的模樣。
「那再來一次如何?」
「唉呀,那真是太感謝了。」帶著興奮的表情,眼鏡少女立即跨坐在我身上,在金髮少女的幫忙下,屁股一沈,我的分身盡根而入。
「唉呀,你的東西又更大了呢……」
「不好嗎?」
「怎麼會不好……那我要享用了。」雙手抱著我的脖子,眼鏡少女立即開始上下擺動屁股:「啊……太、太棒了,就是這個滋味……」
我讓眼鏡少女自己享樂,我的雙手則是往兩邊少女的跨間摸去。她們也很高興地張開雙腿,讓我伸進去用手指插著她們的蜜穴,滿臉笑意。
我們四人在大庭廣眾下做愛,卻沒一個人注意到。
不過現在的我,倒想找點樂趣玩玩。
「妳們不回家在這裡做什麼?」
「啊!」
「老師!」
我抬起頭一看,一位留著黑色長髮、穿著長裙套裝的女性站在我們面前,眉頭微皺,卻不失其清秀。
不過她的微怒似乎不是因為我們在大街上公然做愛,而是單純因為晚上不回家在大街上閒晃而已。
「老、老師,等我們和他玩完……就、就會回去的啦。」眼鏡少女一邊回話,一邊屁股還捨不得停下。
「老師,我們都把第一次給了他呢……」金髮少女掀起裙子,展示著被我的手指抽插的蜜穴:「他那天幹的我們好爽喔,雖然一開始有點痛,不過接下來就讓我們爽到翻了呢,自己自慰都沒這麼爽……」
「是啊,現在用按摩棒都沒辦法這麼爽……」馬尾少女一派自然地說道:「老師要不要也來試試看?很舒服的喔。」
「可是時間不早了喔,妳們家人不會擔心嗎?」
「這個嘛……」
三人在閒聊之中,我則是抱著眼鏡少女開始狂幹猛幹,讓她爽的直叫著:「啊、太、太棒了……裡面動來動去的……唉呀,頂到裡面了……」
我吻著她的嘴,她也以熱情的舌吻回應我。
過沒多久,她開始達到高潮,我也順著她的高潮射出了一股股的精液。
「哈、哈……好、好滿好燙喔……」她滿意地抱著我,又是一陣熱吻。
「那,該我了。」
「嗯……」聽到金髮少女的呼喚,眼鏡少女立即從我身上下來。
不過金髮少女並沒有爬到我身上,而是起來轉過身,雙手抓著椅背彎下了腰,露出光滑的屁股:「來,從我後面幹吧。」
我自然樂意地抱著她的屁股,將分身插進她的蜜穴之中後,就開始一前一後地插著。
「啊、啊哈……」我的分身一插進去,金髮少女就高興地迎合著我的動作。我一邊幹著金髮少女的蜜穴,一邊則是轉過頭看著旁邊。
只見眼鏡少女滿意地坐在椅子上,馬尾少女則是跪在她那被打開的兩腿之間,舔食著從蜜穴裡流出的精液和淫水。
至於老師,則是乾脆坐在椅子的最邊邊,看著我們四人的表演。
她的眼神並沒有憤怒,有的只是期望與些許的慾望。
當我把金髮少女的衣服鈕釦解開,並且玩弄著她的乳房時,老師突然站了起來,一臉慎重:「先生,能不能拜託你一件事?」
「拜託?」
「是的,」點了點頭,老師說道:「明天能否請你來我們學校?」
「學校?」
「是這附近的一間女子高中,我想請你當我們班級學生的性啟蒙老師。」
「喔?妳的意思是?」
「她們的第一次都將歸你,就是這樣。」老師說道:「如果讓她們成為大人,或許會對課業有所幫助……」
說到這裡,老師竟然把裙子掀起,然後在我的面前把內褲脫下:「見面禮就是我,
希望你能答應。」
「非常樂意,老師。」我收下了她手上的蕾絲內褲,兩腿間的部分已經濕了。
「謝謝你的協助。」聽到我答應了,老師也露出高興的笑容。
而這時,金髮少女已經洩的一塌糊塗,整個人攀在椅背上,不斷地顫抖著……但她的屁股卻還是繼續迎合我的動作,直到我把精液射進她的體內,她才在大叫一聲之後,整個人趴在椅子上,任由精液流到地面上。
            「那,該我了。」馬尾少女背對著我,在讓我坐在椅子上後,自己也坐了下來,與我合而為一。
原來妳喜歡這姿勢啊。」
「是啊。」她任由我的雙手抓著拉開雙腿,交合處就這樣暴露出來。
「先生你的東西還真不錯呢?」老師這時竟然跪在我們面前,看著交合處分身進進出出馬尾少女的蜜穴。
「老師可以嚐嚐那邊的味道喔。」
「先生你真大方……」聽到我的建議,我立即感到老師的舌頭在我和馬尾少女的交合處來回舔著。
「老師,別舔那邊……會太爽的……」馬尾少女被舔得直叫著,身體擺動的幅度卻更大了。
我從背後解開馬尾少女的衣服鈕釦,露出不遜於其他兩人的豐滿乳房,然後雙手放開馬尾少女的雙腳,咨意地揉玩撫弄著。
看到我玩弄著馬尾少女的乳房,老師也起身把衣服解開,露出乳房,然後站在馬尾少女的面前。
馬尾少女立即把一邊的乳頭含進去吸允,手也不斷地撫摸著另一邊的乳房。
「喔……做得不錯……」老師發出美妙的呻吟,雙手不斷地在馬尾少女的頭髮上撫摸著。
「來接吻吧。」這時,眼鏡少女從一旁抱住了我的脖子。
我自然高興地和她進行熱吻,眼角卻瞄到金髮少女在她的跨下狂舔著流出來的精液和淫水。
「喔,我要、我要高潮了,高潮了……」馬尾少女不斷地大叫著,身體在間歇性的抽蓄中,依然不斷地上下擺動。
因為高潮的關係,她的蜜穴變的更緊,讓我的分身不禁再度地噴發出大量的精液,
不只灌進了她的體內,還因為她的動作太大,分身滑出了她的身體之外。
老師一看到我的分身滑了出來,立即彎下腰用口含住噴發中的分身,把精液吞進自己的肚子裡。
不過,動作中還是有一些精液射到了她的臉上,她也毫不在意,自顧自地吞嚥精液。
把我射出的精液全部吞時候的老師,接下來的動作就是轉身背對我,掀起裙子,在坐下的同時,把我的分身也含進了她的蜜穴之中。
「喔,老師的見面禮好緊呢。」
「呼呼……謝謝你的讚美……你的東西也很大呢,比我的男朋友還大……」老師一邊擺動屁股,一邊說道:「連精液也很好吃呢。」
「那接下來就要餵飽妳下面的這張嘴囉。」
「好啊,我最喜歡肚子都是精液的感覺了……」
這時,身邊的三名學生也不甘寂寞,馬尾少女和眼鏡少女一人一邊,拉著我的手往她們的乳房和蜜穴擺去,要我好好地「按摩」;而金髮少女則是跪在我和老師的兩腿之間,咨意地用舌頭猛舔著交合處。
我就像個皇帝一樣,任意地玩弄著她們年輕的身體。
在這樣「猛烈」的服務之下,我這第四發的精液噴射地更加激烈,老師也在這樣激烈的噴射中達到高潮,抱著面前的金髮少女,身體不斷地顫抖著。
「那麼,明天學校見了。」休息一陣,臉上還掛著精液的老師把名片遞給我之後,
和三名學生一樣,也完全不去理會淩亂的衣服和裸露的乳房,就這樣帶著三名學生離開了我的視線之外。
月夜高掛之際,我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家裡,第一件事不是別的,就是在想今夜要找誰當我的抱枕。
昨晚是那位住在隔壁的 OL,雖然說再找她也不會被拒絕,不過今晚我想找點特別的……就用隨機搜尋的方式吧。
我一邊這樣想,一邊把自己的「力量」漸漸地往外擴散出去。
當然,被我的「力量」影響的只會有一位,至於會是誰,就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不久,門鈴聲響起。我打開了門,卻發現門外站了兩個人。
一位有著飄長的粉紅色頭髮,一看就知道是染的,看起來應該只有十七、八歲的年輕女孩子,身上還穿著像是緊身衣般的高叉亮麗服裝,看起來就像個明星一般。
另一位女性則是把黑髮剪成了只留到肩膀的短直髮,一身西裝,看起來應該有二十五、六歲的年紀。
「您好,我是今天來當您的抱枕……」少女恭敬地彎腰鞠躬,同時也報出了自己的名字,這才知道她竟然是最近很紅的歌星,而一旁的女子則是她的經紀人,難怪會一起過來。
聽完她們的自我介紹之後,我第一件事不是請她們進來,而是伸出手就往她們兩人的胸部摸去。
看到我的動作,兩人也不迴避,少女歌星還自豪地挺了挺胸部。
少女的胸部比我想像中的還要豐滿,即使透過衣服,依然可以感覺到那只有豐滿才有的觸感。
經紀人的乳房也很豐滿,不過畢竟隔了兩三件衣服,感覺就不是很真切。
我手收回後,經紀人開口說道:「滿意嗎?」
「嗯,十分滿意。」我點了點頭後,才讓她們進來。
「先生,我們這裡有個要求,不知您是否願意聽聽?」
「喔?」
「我們公司希望她能成為您的抱枕,但不是只有一夜,而是希望每天晚上都是您的抱枕。」經紀人說道:「當然,只要不危及生命和生活機能、外觀的前提之下,任何的行為都是允許的。」
  說到這裡,經紀人拿出一張紙:「這是合約,只要你玩膩了,隨時都可以解約。」
「……這是要我教她床上男女交歡的一切是吧?」我一眼就看出她的想法。
「受過男人滋潤的女人,總是會比較亮眼,相信先生您也很清楚才是吧?」
我露出微笑地點了點頭,並且看著一旁露出期待表情的少女。
「不只是她,我們公司旗下的所有女星,您都可以自由選擇。」
「……也包括妳在內?」
「如果您認為有必要的話,不只是我,也可以選擇數位旗下女星和您進行多 P 派 對。」
看來是釣到大魚了。
我自然高興地簽下了合約。
經紀人收起了合約之後,問道:「那麼,今晚需要我留下嗎?」
「妳說呢?」我反問著,一手又回到了她的胸部上。「我知道了。」看著我的手撫摸她的胸部,經紀人似乎很高興我這麼做:「那麼,請好好享受我們為您所做的任何服務。」
經紀人話剛說完,少女已經開始幫我脫褲子:「那麼,就讓我先來吧。」
而經紀人也開始幫我脫掉上身的衣服。
不久,我就赤身裸體地出現在她們兩人的面前。
少女低下頭,張開口把我的分身含進含出,看起來頗為熟練。
而經紀人則是一邊和我接吻,一邊也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不久,經紀人身上只剩下白色的內衣褲,以及白色的吊帶襪。
少女似乎不想把我的精液含出來,而只是用口交讓我的分身達到最佳狀態時,就停止口交。然後起身把股間的衣服拉開,露出黑色的陰毛和粉紅色的裂縫,然後裂縫對準我的分身,緩緩地坐了下去。
「啊、哈……」張大著嘴,我的分身隨著她的下坐,漸漸地進入了既狹窄又柔軟的蜜穴之中……"
但,進入到一半,我卻感覺到有個阻礙物擋在分身之前。這女孩還是處女?
我還沒開口問,少女深吸一口氣,屁股繼續下移,我的分身就輕易地突破了那層阻礙,盡根而入。
「……不會痛嗎?」+k4i"W"T4m4N
「嗯,一點點而已……」少女點了點頭,從表情上看不出有感受到痛楚的樣子。
一些些的血絲,出現在交合處。
「先生,讓我成為女人吧。」少女一邊說,一邊竟然開始將身體上下晃動,彷彿剛剛的破處都是假的。
經紀人來到她的背後,拉開她背後的拉鍊,然後把上半身的緊身衣服下拉,露出豐滿的乳房……原來她的胸部並沒有穿胸罩,而只是貼胸貼而已。
難怪感觸和直接摸沒什麼不一樣。
我起身抱住她,把她壓下身下後,下半身便開始由慢漸快地前後抽動。
而她,也高興地抱著我:「先生的東西好大好燙……插的我好舒服……」
我們擁吻,年輕的氣息從嘴裡進入我的體內。
我把上半身拉高,我和她的雙手交握著,看著她的胸部在性器的碰撞下,晃出美麗的乳波。
「喔,好、好棒,我、我要飛了……」不過,畢竟是第一次,沒幾分鐘少女就在浪叫之中達到了高潮。
「來,接下來該我了……」經紀人在我把分身抽出後,就兩腳一跨,順勢和我合而為一:「今天我們兩人都是屬於您的……」
「人家、人家還要再一次喔……」她也不滿足地呻吟著。
一夜醒來,懷裡抱的,是少女滿足的睡臉。
而一旁的經紀人,則是已經穿戴好衣服,坐在一旁,顯然是在等我醒來。
或許是感覺到我醒來了,少女也張開了雙眼:「早安,先生。」
「早安。」我讓少女離開我的懷裡,看著赤裸著身體的她,把衣服一件件地穿起來。
「那麼,我們就出門去接通告進行工作了。」
「晚上也要拜託你,讓我好舒服好舒服喔。」
我目送她們出門之後,也回到房間整裝。
「不知道那些女學生能不能一天就幹完……」想起等一下在那間女子學校的教室裡表演的後宮秀,我的分身又興奮地站了起來。
這樣的世界,才是我所期望的世界。
三十分鐘后,我出現在附近的女子高中大門口。
因為已經過了上學進校時間,所以大門口的鐵門已經關起,只留一旁的小門供進出我大方地從旁邊的小門進入學校,因為只要我不使用能力,我的存在就像陣風一般,沒有人會理我。
不過,我並沒有往教室移動,而是走到了操場。
在操場上,許多的女學生穿著體育服在上體育課,看起來頗有青春氣息。
先來點開胃菜吧……隨著我的想法,立即就有兩位女學生停止了運動,朝我的方向走了過來。
一位留著長發綁成馬尾,另一位則是戴著眼鏡的短發女孩。
她們兩人走到我面前后就這樣站著,微笑地看著我。
「有事嗎?」
「先生,這里男子不能進來喔。」
「因為這里是女子學校。」
兩人一搭一唱,十分有默契。
「這樣啊……」
「所以,要懲罰。」長發的女學生才剛說完話,一旁的短發女學生馬上蹲下來,把我的分身掏出來后,就馬上含進嘴里吞吐著。
長發的女學生也立即蹲下加入戰局,就這樣兩位女學生,穿著體育服,在操場上當眾幫我口交。
兩人的舌頭在我的分身上交纏著,我的分身立即硬挺起來。
然后,我讓長發的女學生背對我抱著樹,然后我把布魯馬連內褲往旁邊拉開,分身對準著已經滲出淫水的蜜穴,一挺腰、長驅直入到底!
「啊,好棒……」長發的女學生立即猛擺屁股,大聲地浪叫著。
我讓她自己扭腰擺臀,身邊短發的女學生立即抱著我猛親,還主動地把舌頭伸進我的嘴里。
我當然高興地回敬她更猛烈的吻,雙手則是拉起她的運動服,露出那不輸給成年女性的乳房,把胸罩扯掉之后大大地揉弄著。
她也不是單純讓我玩而已,她的雙手已經伸進布魯馬里,順便安撫著自己的蜜穴。
我剛離開她的嘴,就看到她的大腿內側出現了水漬。
于是,我空出一只手往她的兩腿間移動,而她也立即把雙手抽出來,一副急躁地把布魯馬拉開,露出滲著淫水的蜜穴,讓我摸個夠。
兩人顯然都有相當的性經驗,都極盡所能地讓我和她們自己舒服爽快。
后來我抱著長發女學生,自己一躺在旁邊的草地上時,她就馬上轉身面對我,玩起騎馬打仗;而短發女學生則是坐在我的臉上,讓我的舌頭舔著她滲出的淫水。
啊!」突然地,長發女學生發出像是舒服又像是解脫的叫聲后,整個人就癱坐在我身上。
短發女學生立即把她抱開,讓自己的蜜穴把我的分身「吞」進去,背對著我上下擺動著身軀。
我坐起來從后面玩弄著她的肉體,順便看看已經高潮的長發女學生躺在草地上,那張開的美麗雙腿、以及狼籍的蜜穴。
這時,一顆躲避球飛到我的身邊,然后另一位女同學跑了過來,完全無視我和她們的活春宮,拿起球就跑回操場上。
「喔對了,還有正事得辦呢。」知道這里不能耗太久,我立即主動展開攻勢,干到身上的她連續來了三次高潮,最后爽昏了過去,我才滿意地把精液射進她的體內。
然后,我抱起還在回味的長發女學生,再一次地把分身插進她的蜜穴里,然后抱起她,以火車便當的體味,一邊干著她一邊往旁邊的教室大樓移動。
她一察覺被我抱著,雙腿立即夾緊我的腰,雙手也抱著我,顯然十分高興我這麽做。
「歡迎你的到來,先生。」老師站在教室門口,歡迎我的到來。
我跟在老師身后進入教室,只見全班三十幾位女學生穿著制服,帶著期望的眼神,
看著我邊走邊干著一位女學生的樣子。
我一坐在老師幫我準備好的椅子上時,老師便在講臺上說道:「因為時間有限,所以只能有幾位同學能在教室里讓這位老師教導性的快樂。其他的學生可以決定在之后.
和這位老師回到他家進行教導,抑或是以后的任何時間都可以。但這些都有人數上的限定,請衡量后再決定。」
不久,我的椅子前就有了五六位女學生在排隊,這時我的精液也已經灌進了我身上的長發女學生的體內。
這時,老師又說話了:「如果想先品嘗精液味道的,可以先找她報到,同樣也有人數的限制。」
長發女學生一從我的身上下來,立即就有幾名女學生在她的面前排起隊來,而排最前面的女學生甚至還沒等她開口,就蹲下去用舌頭舔食著滲出來的精液,弄得她只好站著享受被舔弄蜜穴的滋味。
而我,則是看著排在我面前的第一位女學生,帶著羞澀的表情,坐在我身上,主動地讓我的分身奪走她的第一次。
看來這幾天的白天時間,我應該不會無聊了。
這樣的世界,才是我所期望的世界。
看著銀幕上的文字,穿著白衣的男研究員露出了些微的苦笑。
「怎麽?有什麽問題嗎?」一旁的女研究員開口詢問。
「沒什麽,只是覺得這家夥的妄想真的很……」說到一半,男研究員停了口,似乎不知道該用什麽形容詞來說明他所看到的。
「哼,還不是精蟲上腦。你們男人都是一個樣。」
「喂喂,是誰昨天被我干到爽昏過去的啊?」
「我是承認你的技術不錯啦……」被男研究員這一說,女研究員也不禁紅了臉。
「……好了,先不提這些私事,」男研究員指了指銀幕后面的水槽里,一顆人類的腦漂浮在人工羊水之中,無數的電線接在這顆腦的四處,進行著單向或雙向的數據傳輸:「只不過是開發一個網絡遊戲,有必要弄到這種地步嗎?」
「反正那顆腦的主人是個被判死刑的連續強奸犯,就法律上來說已經算是死亡了。」
「……我要的不是這個答案。」
「我也知道啊,但你想也知道,這問題你問誰,誰都沒辦法說出一個答案。」女研究員翻動著手上的資料:「這家夥利用不知道怎麽運作的催眠術,先是強奸了他住處
隔壁的 OL,然后是隔壁獨棟房屋里的母親與兩名幼女、接著是附近警察局的兩名女警、三名附近女子高中的女學生……在抓到他時,他已經奸淫了那所高中近一半的女學生呢。」
「說不定這實驗真正的目的,是找出他所使用的『催眠術』的真面目呢。」
「這我們也管不著。總之我們的任務,就是別讓這個貴重的實驗材料『死亡』…… 」說到這里,女研究員頗有感觸地說道:「不過說真的,他現在的樣子,算稱得上幸福』嗎?」
「天知道……不過,會不會哪一天,連我們也都變成那樣子啊?」
「……那倒是個不錯的選擇,不過前提是自己不想活下去或活不下去的話。」
「喂喂,妳是在開玩笑吧?」男研究員一邊說,一邊竟跑到女研究員的背后,雙手就往她的胸部摸去。
不過,下場是男研究員的頭被賞了個爆栗。
「下班之后你要這樣玩我沒意見,上班時間麻煩請守規矩。」
「對不起……」摸摸頭,男研究員只好乖乖地回到岡位上工作。
在儀器動作的細微聲音下,那顆腦無聲地漂浮在水槽中,作著甜美的夢。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第六天魔王 + 10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我正在參加「超人氣達人」,麻煩有空點下列網址
在右下角愛心處,抽空送一顆愛心給我喔!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9144388-1-1.html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