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37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sam770711
大公爵 | 2018-11-29 05:04:32

(一)
  我和馬豔麗能成為情人純屬偶然。
  2003年的9月中旬吧,我和二個朋友章傑、趙軍開車去東海縣一個開窯
場的朋友那裡喝酒,到了那裡就在他窯場裡買好酒菜,找了幾個當地的他的朋友
開喝。
  我平時的酒量還算是過得去吧(高度白酒6、7兩)可是那次沒用酒杯,是
用碗(主要是在窯場沒那麼多的杯子)。開始兩碗下肚還行,桌上連我們這邊三
個人大約有八個人(嘿嘿……那次喝得太多了,記得不是很清楚了),我和每一
個那邊的朋友都得乾上一碗白酒!結果是喝完了酒是怎麼上車回來的都記不起來
了。
  在回到我們城市的時候(估計當時我那兩個朋友也喝得不少),其中一姓趙
的朋友提議:「不回家了上徐州玩去。」我和另一章姓朋友(他開的車)在酒勁
上頭之時也是邊邊叫好,打電話又叫上市內的一叫孫勇朋友準備上高速去徐州。
  在剛要出外玩時,後來的那個孫勇的說:「那個女的不是馬豔麗嗎?問她去
不去。」
  我當時還沒有醒酒,眼睛都睜不開,嘴裡接著他的話囔囔著:「停車,她在
哪?把她帶上!」於是開著車子追到馬豔麗(當時她騎著自行車)問她去不去徐
州玩。
  我們其實和她也不是很熟,只能說是認識而已,我記憶中她當時見我們的麵
包車突然停在她前面攔住,她被嚇了一跳。
  她說:「都這麼晚了,去徐州幹嗎?」(當時已經是下午快到4點了。)
  我們幾個趁著酒性說:「不算晚,從高速路去最多二、三個小時就來了!」
(我們這城市離徐州大約有200里多一些。)、「保證不讓你回家得太晚!」
等等,反正當時我們幾個是極力遊說,大有不達目的不罷休之意!
  她當時可能是沒經過這場面,有點架不住勸說,又好像是找推辭的說:「要
是去,我也得和我婆婆說一下才可以的。」
  我們幾個一聽有點希望,都囔囔道:「那你去說一聲,我開車和你一起去,
離你家遠一點等你。」
  她騎著自行車,我們開著車跟在她後面,走了差不多有五分鐘,拐了兩個巷
子,她停下車說:「前面就快到我家了,你們在這等我好了。」
  我們就停下車等她,她回去大約有十分鐘就出來了。我們幾個當時真是很高
興!沒想她還真的能去,就叫孫勇將副駕駛的位子讓出來給她坐,他到後排來坐
(當時我是坐在副駕使位子的後面)。
  她上車後說:「我和我婆婆說和朋友上徐州買點東西,吃晚飯時回來,你們
晚上七點前能不能回得來?要是回不來我就不去了,我老公那時間就回家的!」
  我在她後面說:「這你放心,肯定能在七點前回來的,從我們這裡到徐州來
回走高速路也不過只要二小時,我們在徐州玩個把小時就回來也不過七點鐘。晚
上我還得回來有事呢!」
  她說:「可得一定在七點時回得來,要不然我老公生氣就煩人了!」(估計
她也是沒去過徐州,也不很瞭解汽車的車速。)
  我在她身後安慰她:「你放心好了,我們幾個你看像是壞蛋嗎?他們幾個人
要真的是長得像,我也不像啊!」(其實當時心裡想:上了賊船還不知道!嘿嘿
嘿……)
  我跟她說話時估計其他幾人可能是看插不上嘴,就用手偷偷來掐我。當時一
是酒喝多了神經麻木,二來也可能是酒後和女人說話,特別是心裡還有那麼點想
法,也就沒有覺得怎麼痛。後來是酒醒了,才覺得身上是青一塊紫一塊的。
  當時我是滿口的酒氣,頭伸到前排和她有話沒話的找話說,她當時被我醺得
皺著眉頭,不想理我(這是她後來和我上過床閒聊時說的)。
  我們的汽車上了高速去徐州,離徐州市區還有四、五十里時,車子發動機出
了些故障。

                (二)
  汽車的發動機雖出了故障可還能行駛,只不過車速慢得比手扶拖拉機強不了
多少!本來開車的章傑因為是喝過酒了,車速不敢開得過快(我們三人中他因為
得開車,喝得最少),車速也就剛達到高速路的要求,就這二百多里跑了近兩小
時,還沒到市區就已經快到六點了。
  馬豔麗掏出手機看看時間,有些著急的說:「都到六點了還沒到市區!那得
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回得去?」
  我在她身後安慰她說:「別著急,現在你急也沒用,這裡根本是不可以停車
的。」
  她挺無奈的歎息說:「要真是回去太晚了,又得有架吵了。」
  好不容易車子總算進了市區,就這不到五十里竟用了近一小時的時間。還沒
到市區時,趙軍就用手機聯繫了他當年在徐州的工友,那邊早就等得著急了。這
剛進市區就打手機過來催問怎麼還沒有到?等找到他的工友時已經是七點多了。
到了什麼話也顧不上說,先去飯店。
  這時馬豔麗的手機響了,她一看號,是她老公打來的,就跑到一邊去接電話
了。我這時酒也醒得差不多了,偷偷的湊近她聽她接電話。我聽她不停地在解釋
著什麼,可能她老公在電話中的語氣很不好,她顯得挺緊張的。他們說了有十幾
分鐘才結束。
  我看她要通話結束了,就趕忙過去了。
  她走過來和我說:「麻煩了,我老公生氣了!問我是跟誰在一起,讓我馬上
回去。」
  我說:「這都到飯店了,怎麼著也得吃了飯再回去。反正你回去也晚了,你
老公也知道這事了,也就不在乎多晚一會了。」
  她說:「那你們在這吃吧,我得租車回去了。」
  我嚇唬她說:「你一個單身女人晚上坐車太不安全!上兩天還聽說有單身女
人被劫的事情發生呢!」接著我又安慰她道:「你放心,吃過飯要是他們幾個都
不回去,我也一定租車送你回去!」
  這時趙軍、孫勇也聽到我們的話,過來一齊安慰她,信誓旦旦的保證吃過飯
很快就回去。她勉強同意了,就和我們一起進了飯店。
  趙軍當年的工友還特意找了兩個也是在以前趙軍工作過的單位工作的哥兒們
來陪客,他們的名字我沒記住,只記得其中有一個姓張的,好像是在單位有點職
務。
  酒菜上好後我們就落座,一桌就馬豔麗一個女性,可能是我一路和她說的話
最多讓她感到和我比較近一些吧,加上我又讓她坐在我旁邊的位置上,她也沒有
再好的選擇,就在我邊坐了下來。

                (三)
  馬豔麗坐在我邊上,顯得有些心不在焉的煩躁。徐州的幾個朋友熱情地讓她
吃喝,她也只是勉強笑笑,只是端著杯子喝點飲料。
  我因為中午酒喝得太多了,也是吃喝不下,除了和徐州的幾個初次見面的每
人喝了兩杯,其他的時間都是在安慰馬豔麗,給她挾菜在她面前的盤裡。
  我還是頭一次距離這麼近的細看她。
  之所以認識她,是因為孫勇和她科長是同學,我們幾個和孫勇去找她科長玩
過兩次,和她也就說過幾句話。當時對她也沒有太深的印象,只是覺得她長得中
等偏上的水平,身材個頭還不錯,穿著打扮挺有女人味的。
  那天她能和我們去徐州,一來是對我們幾個人的情況知道一些;二是因為單
位不景氣,屬於半放假,閑得沒事;還有就是那兩天正和她老公鬧了點彆扭。這
些都是後來我問她為什麼敢和我們幾個上徐州,她和我說的。
  她那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薄休閒皮衣,裡面是白色的套頭衫,下身是深藍色
的牛仔褲。我細看她,覺得她的五官是屬於那種越看越耐看的類型,不像有些女
人,乍一看還不錯,可是越是細看越是覺得真不咋地。
  她發覺我老盯著她看,有些不自然,可能是為了掩飾自已吧,和我說:「你
不要光顧著我了,你自已也吃呀!」
  「我見你這麼愁眉苦臉的沒心情吃東西,我也吃不下了。」(當時說這話自
已都覺得真是太假了。)
  「唉!也不知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吃好回去,我從來沒有在晚上一人在外面太
晚回家的,我老公肯定氣得夠嗆!」
  「不會吧?要是這樣你老公也太小心眼了!現在社會風氣都這麼開放了,女
人偶爾回家晚一些,問題也不會那麼嚴重吧?」(當時心裡想:要是自已的老婆
不知道是和哪些人在外玩得太晚回家,是肯定不會輕易罷休的,非弄明白不可。
絕大多數的男人都想要求別人看老婆看鬆一些,自已對老婆看得緊一些。)
  酒喝到一半時,徐州的姓張的朋友和上菜的小姐說:「妹妹,你們幾個來陪
陪我們這幾個外來的朋友行不行?」
  「可以啊,等一會就來。」
  一會就進來了四個小姐,因為我邊上坐著一個女人,她們都不清楚我和她是
什麼關係,就沒有人在我邊上坐,都坐孫勇、趙軍三人旁邊了。
  那幾個小姐坐好後自已倒好啤酒,一人點上一根煙,其中有一個長得很豐滿
的問姓張的朋友:「哥哥,怎麼喝?」
  姓張的說:「我們這幾個朋友都是特意來我們彭城府玩的,你們要有點特色
讓他們難忘這次來我們彭城府才行!」
  「那好,我先和幾個哥哥喝杯奶子酒!」
  那個小姐說著就站起來,一下將衣服從下撩到了胸口上面,露出了兩個又白
又大的奶子。那小姐的奶子真的是挺豐碩的,兩個奶頭像兩粒小棗子,我只是在
毛片和網上見過,從沒把玩過像她那麼大的奶子,當時我還真是從沒在酒桌上見
過這場面。
  那小姐是坐在趙軍身邊的,撩起衣襟後就面對面的坐到趙軍的腿上,將一隻
奶子用手托著和他的嘴一齊,另一手端起一杯啤酒倒在自已的奶子上,啤酒順著
奶頭淌下,趙軍張口含著她的奶頭像吃奶一樣將啤酒喝到肚裡,並邊喝邊用手把
玩她的另一隻奶子。
  趙軍喝完後,這小姐又坐到了孫勇腿上,用同樣的方法餵他喝啤酒。
  我的位子在孫勇旁邊,他喝完就該輪到我了。
  馬豔麗一開始沒弄明白,她哪裡見過這陣勢?趙軍喝完了孫勇又開始了她才
回過來神,臉唰的紅了,離開座位快步走出了包間。

                (四)
  那個小姐倒在自已奶子上的一杯酒已經被孫勇吮咂完了,可他還是左手抓住
那小姐的一隻奶子,口裡含著另一個奶子的奶頭,用右手摟住她的腰坐在自已的
大腿上不讓離開。
  我這邊看著他們幾個身邊都有一個小姐可以邊吃喝邊上下其手,自已旁邊雖
有一個女人,卻是只能看不能動,心裡早就急得要命。好在這個大奶子的小姐要
和每人都這樣喝一杯,當我看到她的奶子就心裡很是有些癢癢。
  輪到我喝酒了,正好馬豔麗也出包間了。這小姐見馬豔麗沒吱聲就出去了,
坐在孫勇腿上問我:「這位哥哥,你的女朋友好像不大高興了?」
  「那個是不是你的馬子?」徐州姓張的朋友這時問我說。
  「她不是我的馬子!是和我們幾個一起來玩的。」我立即回答道。
  「這一路可都是你在關心她,和她聊個沒完的,我們幾個加在一起還沒你一
人和她說的話多!雖然不是也差不多了。你去看看她,你的酒我替喝。」孫勇這
小子這時口中離開奶頭和我說。
  我心裡當時可是恨死這小子了,心中也是有些懊悔。(早知就不和她說那麼
多話了,連小姐都不往我邊上靠,只能看別人又親又摸的!)
  心裡雖這樣想,當著眾人也沒法。唉!只好去看看馬豔麗,好人做到底吧!
  我出了包間沒見到她在過道,是上洗手間了?
  到洗手間一喊也沒有,我就下樓到了吧台,找飯店的老闆娘問道:「有沒有
看到和我們一起來的女的?」
  老闆娘說:「剛剛出門了。」
  我一聽心裡嚇了一跳!怕她一人要是真的回去會出事,趕緊出去找她。
  到了門口四下看看,她正在離這不遠的路口處站著呢!(這個飯店離鬧市稍
遠一些,又是在巷子裡,她可能是找不到路。)
  我過去問她:「你怎麼出來了?」
  她當時有些生氣的說:「你們也太不像話了!那種場合我能坐得住嗎?本來
還以為你們幾個挺不錯的,怎麼都這樣!」
  「我可是什麼都沒做!就在那陪你呢!」我趕緊為自已辯解。不能沒沾到小
姐還得背上黑鍋!損壞形象可是兩頭都損失!
  「嗯,你比他們幾個要強一些。我要回去了,我老公剛才又打我手機了。看
你們幾個是沒完了!」
  看她當時執意要走,我說:「那你也得和我們說一聲啊?你等我一下,我上
去催他們幾個,問問再多久才能走好不好?」
  「嗯。」她有些勉強的答應了。
  我上包間一看:幾個人因為馬豔麗出了去,也放得開了,在酒桌上都和身邊
的小姐又摸又掏的玩得正歡著呢!
  我過去和孫勇、章傑他們一說這事,章傑說:「她要現在回去就只能讓她打
出租了,車子本來就出了點毛病,回去也得很晚。再說,這幾個小姐剛才都談好
了陪我們過夜。」
  孫勇這小子接過話又說:「你就當一回雷鋒陪她一起回去吧!她和我們幾個
出來的,要是真出了事就不好了!誰讓你一路纏著人家說個沒完呢?」(操!當
時我心裡的懊悔又增了幾分。)
  看他們幾個這態度,我也只好是我好人做到底,陪她回去了!
  我陪著馬豔麗到了車站,正巧看到有輛送客到徐州的我們那地方的出租「昌
河」,談好價兩人就上了車往回去。
  我和她是坐在後排,坐下後我的左手試探性的搭在她的腰間。她當時沒有太
大的反應,只是有些不自然的稍稍扭了一下腰。
  我當時心裡想:要不是你,我這會也正和小姐歡著呢!那邊沒得玩,你這裡
好歹也不能輕易放過!反正是喝過酒了,要是翻臉也可以有酒遮一些,最多以後
不見面!
  我看手搭在她腰間她不是太反感,心裡就暗想:看來還有點意思!手上就稍
稍用了一點力。
  馬豔麗這時有些不自然的磨了磨身體,小聲說:「你別這樣!」
  我當時心想:成敗就在這關鍵的時候了,退縮了還有可能被她心裡笑話。
  「你不知道,其實我第一次見你就喜歡你了,只是沒有機會向你表達!今天
能有這個機會和你在一起,我要是不說出來以後肯定會後悔一輩子的!」(說這
話時就是當時喝過酒了,連我自已都覺得有些肉麻。)
  「那我怎麼就從沒見你表示過你喜歡我?真是會說假話!」
  「我能怎麼表示?誰讓我們沒能早認識呢!現在我們都有家庭,我不是為你
著想的嗎?要不是今天喝了點酒,打死我也說不出口的!」(我自已說的話自已
都覺得太假!像是在說言情劇中的台詞。)
  她聽了把頭轉向車窗外,顯然是不大信。
  「你怎麼不信我?你看這來時一路我不都是在沒話找話的和你聊嗎!在包間
有你在我身邊,那些小姐我看都沒看一眼!你說要回來,我立刻就租車陪你回來
了!他們幾個說要包小姐過夜我都沒留下!還不都因為你嗎!難道你真沒有看出
來?」
  聽了我的一番辯解,她好像真是有點受感動了,臉轉了過來。我當時一見,
胳膊就更加用力地摟住她的腰,把她摟向懷裡,她只是稍稍的掙了一下,也就任
我摟著靠在我懷裡。
  我當時自已都沒有想到會這麼順利,本打算是要很費一番口舌的。
  當時我口中一邊說著一些讚美她的甜言蜜語(具體說的是什麼記得不是很清
楚了),一邊摟著她腰的手慢慢滑向她的臂部,用手掌隔著她的牛仔褲摸她的屁
股,她也沒有表示什麼反對(大概人在陌生的環境中都比較容易放縱自已)。
  我見她沒有什麼表示反對的舉動,手慢慢地由她的屁股向上伸到她衣服裡。
她的套頭衫下襬沒有掖在褲子裡,這點更方便我的行動。我的手先是在她的背部
撫摸著,摸到她後背的胸罩帶時,我的手指輕輕拉著那皮筋來回的彈了幾下;左
手在她背後撫摸,右手自然而然的就伸到她胸前隔著衣服揉她的奶子。
  馬豔麗那時候頭已經靠在我的肩膀上了,我手上行動著,這邊用嘴去親她的
額頭和臉頰,她當時有些被動的樣子任我親她。
  我親了一會尋到了她的嘴唇,先是將她的下唇含在嘴中吮吸舐弄,不一會她
也將口張開了,我的舌頭很自然的伸進她的口中去尋著她的舌頭,她也有些回應
的用舌頭和我纏繞。
  我右手從她套頭衫的下襬伸進去摸到她的胸罩,將胸罩推到她的胸脯上面,
抓住她的右奶子揉了起來。感覺她的奶子不小,抓在手中很柔軟,奶頭有點硬。
  她在我幾方面一齊動作之下呼吸有些加重,要不是被我嘴堵著,估計開車的
司機就能發現。
  揉著她的奶子一會,我感覺更興奮了,就放開她的嘴唇,想將她的套頭衫掀
起來好好看看她的奶子長得究竟是什麼樣子。她發覺了,使勁地用手往下抓住衣
服的下襟不讓我得逞。
  「給我看看好不好?我想吃一吃你的奶子。」當時我厚著臉皮小聲的求她。
  「不行,這是車裡,給司機看到太難為情了!」她當時聲音雖小,可語氣沒
有商量的可能。
  我哄她說:「這車雖說是我們那裡的,可是司機又不認識我們!他忙顧著開
車,沒工夫看我們的。沒事的!」
  「那也不行!我現在就已經是和你有點太離形了!你坐好,我們說說話。」
她倒是立場非常堅定。
  當時我想,在那環境下也只能做到那一步了,過急了會適得其反,也就沒有
再強求她。左手伸在她衣中摟著她的腰,右手在前面的胸前撫摸揉捏她的奶子和
奶頭,小聲的哄她。(後來我想:當時這點還是做對了,要不過後她不一定會再
理我。)
  揉了她的奶子一會,我的手伸向下面她的牛仔褲,想摸她的屄,可是牛仔褲
的褲腰有點緊,手只伸到她內褲的皮筋下一些就伸不進去了,只是可以摸到她的
一些陰毛,感到她的陰毛不少,還有比較紮手的感覺。
  我當時想解開她的褲扣能夠再往下摸摸她的屄,可是她依然是堅決不同意。
摸了一會陰毛就感覺沒意思,又重新到上面抓著她的兩個奶子輪流把玩捏弄。
  在邊撫摸邊聊天中,她告訴了我她的手機號,也記下了我的手機號。
  車子快到她家時快十二點了,我說:「你回家這麼晚,你老公會不會打你?
我很擔心你!」
  「我老公從來沒有動手打過我,他不敢的。不過生氣吵架是難免的了。」她
說得還好像挺有自信的。(當時我心想:要是真打你也是該打。)
  我說:「車子不送你到家門口了,隔一段路你下車自已走回家吧,防止你老
公出來等你看到。」
  「這樣最好了。」她也很同意這麼做。
  車子快到她家時她親了我一下,說:「等一會你不要下車了,明天我要是有
時間就打你手機。」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