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7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energy113891
威爾斯親王 | 2018-11-29 08:13:30

這是一條荒僻的郊區公路,山坳間濕冷的霧氣里,青灰色的公路象是一條巨莽懶洋洋地爬在地上。因為這里既不是國道,也不是省道,天一黑,便沒有多少車輛經過,也是這個原因連燈光也稀少了,隔的很遠才有一盞昏黃的小燈在霧里若隱若現,象是怪物在黑暗中偷窺的眼睛。

曉琳本不應該在這個時候來到公路上的小站,但明天要上早班,她不得不硬著頭皮,去等這條路上唯一的公車進城。她借著燈光看了眼腕上的手表,9點20分,最后一班車還沒過去。
電線桿上的小燈只能照住它腳下巴掌大的地方。曉琳就可憐惜惜地站在巴掌里,身邊的電線桿上釘著一塊破損的木牌,仔細看寫的是“陰坳里”三個字,下面大大地寫著“4路汽車”。曉琳心里有些害怕,畢竟是女孩,害怕也是不必害臊的。但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和圖象一個勁地冒出來。她惱怒的向電線桿上吐了一口,在心里把那些編鬼故事嚇人,騙小孩子的所謂作家罵了個痛快。

“陰坳里”,曉琳心里嘀咕,也不知是哪個沒文化的先輩起了這麽個怪名,不好聽不說,怎麽念起來都覺得陰森森的。
曉琳伸長脖子向山坳里張望,心里不住地叨念:“該死的4路汽車怎麽還不來,可千萬不要不來,可別把我仍在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山溝里。”“4路汽車”曉琳腦中一閃,“死路汽車”這是好象是哪個家夥曾和她開過的玩笑。不過這個“4”字確實不吉利。她越想心里越沒底,有種禍不單行的恐懼。

一陣冷風吹過,曉琳渾身一抖,只見山坳里黑油油地滾來一團黑影。那黑影緩緩移動,在站臺不遠處停了下來。“該死的4路汽車來了!”曉琳再也故不得“死路汽車”的忌諱,幾步竄上車去,順手丟進投幣箱里一枚硬幣,心里只是想著離開這陰冷的郊外小站。

車上沒人,曉琳選了一個靠窗的雙排座位坐下,一想到城市里的燈火通明的夜景,心里不由的溫暖了許多。正想著,就聽見車門下一個異常蒼老、艱澀的聲音響起:“先等等,我要上車。”曉琳向車門望去,那黑影已經晃晃悠悠進地了車廂,一道光在那影子上掠過,她的心猛地一下提到嗓子眼,從沒見過這麽老、這麽丑的女人。那老婦穿著一身舊年間山里人常穿的黑色棉襖,悄無聲息地走過來,在曉琳身邊坐下。

曉琳的心都快跳出來,車上只有她們兩個人,這老婦人怎麽偏偏和自己擠在一起。她偷眼向老婦望去,沒想到卻與老婦瞅她的目光相對。那是一張僵硬、蒼白的臉,層層的皺紋象是龜裂、干涸的土地,仿佛能掉下土渣來,眼神灰蒙,沒有一絲生氣,向她微笑的嘴里沒有一顆牙齒,就象是一個噬人的黑洞。

曉琳覺得心臟就在嗓子里跳動,打死也不敢再看那老婦一眼,就連動一下眼皮的勇氣都沒有了。車向前開著,曉琳望著窗外,忽然她感到有些不對,這條路她走過不下千百次,越向城里走應該越亮才是,怎麽車開了這麽久,外面還是黑乎乎的一片,就象讓黑布罩住一樣。會不會是走錯了路,曉琳想著,好象不會,因為這里只有一條進城的路,路兩邊都是大山,又沒有岔路。

曉琳漸漸平靜了些,好象自從上車就感覺有什麽地方不對,總是在心里閃呀閃的。她無意間抬頭向前望去,“啊,是投幣箱!”對就是投幣箱,清晰的記得,上車時自己投了一枚硬幣,可卻沒聽見一點聲音,怎麽會沒有聲音!曉琳的汗淌了下來。

曉琳不禁又向那老婦望了一眼,啊!那老婦還象剛才那樣面無表情地對自己微笑,好象連那笑容也絲毫沒變。曉琳嚇的閉緊雙眼,雙手緊握著,嘴唇哆嗦個不停。不知過了多久,她好象聞到一股令人作嘔的臭味,那味道就象是腐屍的氣味,那味道越聚越濃,彌漫了整個車廂。曉琳就是秉住呼吸,那腐爛的氣味還是一絲絲鉆進心里。

突然一只干枯、瘦硬的手抓住曉琳的手腕,那老婦陰惻惻的聲音又響起:“孩子,我們到站了,該下車了。”曉琳睜開眼睛,那老婦女五根如枯枝般的爪子死死的扣著自己的手腕。一股冰涼的氣流順著胳膊直透進心里,一瞬間人仿佛被凍僵了。曉琳嚇的大叫:“放開我,我不認識你,我不和你下車。”她歇斯底里地大叫,卻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在空蕩蕩的車廂里好象還有一個極度恐懼的聲音在聲嘶力竭的叫喊。

那老婦冷冷地注視著她,就是不放開她的手,反而抓的更緊,那神情就象屠夫看著手里待宰的羔羊一樣冷酷和無動于衷。
車猛然一停,司機回過頭向二人嚷道:“你們吵什麽?都給我滾下去。”曉琳注意到了司機的那張臉,那絕對不是一張活人的臉,青虛虛的泛著綠光,兩只眼睛血紅,一對白色的獠牙已經支出來。

曉琳癡癡呆呆地被老婦拉下車來,站在野地里,好半天才回過神來。那老婦仍是那副硬僵僵的樣子,“孩子好險,要不是我救你,你的命早就沒了。”說著她一揮手,曉琳的眼前一花,山石樹木立刻都顯現出來,那“4路汽車”卻不見了蹤影,只有一具黑漆漆的大棺材在半空中向遠處飄去,漸漸隱沒在黑夜里。

曉琳身子晃了晃,幾乎摔到,連忙扶住身邊的電線桿,她驚奇的看到,這不還是“陰坳里”車站,那電線桿、那站牌甚至自己吐的那口痰都在那里。那老婦低聲說:“那個司機是個橫死的厲鬼,只有找到替身才能去投胎。可是他不該來找你,你只是個小姑娘,碰上這樣的事,我老太婆就不能不管了。”老婦放開曉琳,緩緩地說:“這里是陰脈,陰氣最盛,你不該這麽晚還出來。你向前走一段路,那里就出了山陰之界,再坐車好了。”
曉琳已經說不出話了,顫抖著:“你……你……你……”

“這陽世間的人,不都是好人,陰世間也不都是壞鬼。陰陽殊途,好壞之分還是一樣的。”老婦的影子在黑暗中越來越淡,最后一個字傳來,那影子已融化在黑夜里。

目前我正在申請 人氣達人
麻煩大大們請到下面連結處幫我按個感謝(Thank),感激不盡!!
https://www.jkforum.net/thread-8266466-1-1.html
也非常歡迎加我為好友喔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