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101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ieo770204
大公爵 | 2018-12-6 03:51:01

之前在衣架篇跟妄想篇有提到過,我是上夜班,
是的,就是所謂的(酒店)。
跟台灣的酒店比較不太一樣,
我們必須一直轉檯,但是我們不需要脫衣服陪酒之類,
算是比較單純,只是金門人很愛喝,
還都給我喝純的,所以(閃酒)是我們必學的一門課程。

切入正題,話說那晚生意非常好,好到只剩下一間小空包廂。
店裡的小姐們,每人也幾乎是3~4檯在轉,
所以那個走廊阿,真有夠熱鬧的。
一直到約4點半左右,因為我們最晚6點就要清場,
所以這時只有剩下還沒結束的,沒有再接客人進場。
此時空下的包廂大約有4間左右。
這晚,生意雖好,但也因我挺會閃酒,所以我還很清醒。
我敢肯定我沒醉。
這時包箱小螢幕剛好打出我跟姊姊的牌子,
意思是我跟姊姊要互轉包廂。
我要去的包廂剛好在走廊最底部靠近安全門的包廂,
就在經過第2間包廂時,因為門沒關好,
所以瞥了一眼,我看到一個穿粉藍色長洋裝的小姐在收包廂。
與其說他在收包廂,卻又好像在找東西。
因為客人在催檯,所以也沒進去幫忙,就進自己的包廂。
直到5點半,客人大多清空了。小姐們也準備收拾東西下班。
忽然我發現我的手錶不見,才想到剛剛再最後一間包廂時,
客人說我手腕很細,能買到這麼小的婉錶很不容易,
於是我把手錶脫下給客人看。然後就去上廁所,回來竟也忘記。
我跟姊說:你先上樓等我,我去拿手錶,馬上來。
(我們的店是在一棟飯店的地下室,樓上就是我們住的房間)
當我經過第2間包廂時,由門上的小玻璃窗(每個門上都有一小塊透明玻璃窗)
隱約瞥見剛剛那個藍色的身影,但是包廂裡燈已關掉,
僅剩走廊隱約的光線,我心想,是很重要的東西吧?
於是乎,我推開門,想進去幫她找,
就在門全推開的時候,哪裡還有啥藍色洋裝的小姐......
我當下只覺頭皮發麻,全身雞皮疙瘩狂冒,
我想轉身跑,卻發現腳根本動不了,腿早軟了。
我只能放聲大叫,幾乎是嘶喊。
直到其他人從大廳趕過來,我早已攤在地上。
事後,同事都問我,到底發生啥事情,
我不是不敢說,卻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不能說。
我不知道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這事情,我只跟姊姊說了,(沒辦法,我跟他同房,不說我會被他煩到死)
我只跟同事說,我喝醉,發酒瘋。
可是我很肯定,我清醒著,那晚。
事發後連續3天,我沒法上班,我病了。
大熱天的,我感冒了,發燒。
姊姊說要帶我去拜拜,可是我從小就怕去廟裡。
奶奶說,小時候只要帶我去廟裡,我都會哭鬧。
現在也是,我只要一進到廟裡,就會頭昏腦脹,
全身上下不舒服,整個人就很煩燥,想抓狂。
師傅說....我沒佛緣......
我不知道那晚我看到的是什麼,但是我很確信。
當晚,沒有任何小姐穿粉藍色洋裝。
更正確的是...根本沒有人有長洋裝,更別說啥顏色了。

現在那間酒店,在幾年前我離開金門的時候,無故失火。
燒掉了,卻沒有被拆掉,整個放在那裡,像座廢墟似的。
後來再去金門,特意去那裡看看。
整個毛~"~
我以後不去了啦!!!!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