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91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ieo770204
大公爵 | 2018-12-6 04:17:30

和前任女友分手,回到故鄉後,在感情上已無牽掛,決定先穩定經濟基礎,自己開個補習班,做國中小的課業輔導,一來現在升學主義盛行,二來對於教小孩子課業我也很在行,以前在城市上班時晚上都還兼做家教,教出來的小孩成績都還不錯。


      對於教小孩子功課我非常有心得,國中小的學生什麼也不懂,哪能了解努力用功是為了自己將來著想,老師一定要嚴格盯著課業,而補習班的老師又要在課程講解時生動活潑,否則小孩子聽一聽沒興趣了,便不會再來補了,所以我在上課時拿捏得非常好,該嚴格的時候就嚴格,而上課時也會夾雜一些風趣幽默的解說。漸漸地口碑傳開了,學生人數也累積到四十個左右,一開始能有這樣的成績我非常滿意。


      為了讓每位同學熟悉考試的題目,我訂下一個規定,凡是考不到九十分的,發考卷當天檢討答案之後,在放學後要留下來用同一份考卷補考,如果還是考不到九十分,那下一次放學還是要再補考,所以每個同學在檢討考卷時都必須用心聽課,我也有事先跟家長溝通過,發考卷當天若有補考的,可能會較晚回去,這點也得到家長們的同意,有些家長更是直誇我教學認真呢!


      這一天發上次平常考的數學考卷,是國小五年級上的班,在改考卷時我就發覺玉雯的成績很差,聽她母親說從前她的成績還很不錯,升上五年級後卻一落千丈,一個多月前被送到我這裡,幾次的平常考下來,她總是要被留下來補考,今天也不例外。放學後,留下來補考的有三位同學,玉雯就是其中之一,而且還是全班最低分呢,實在令人頭痛,這樣的成績到學校月考時要怎麼辦?可別壞了我的招牌!


      中間玉雯的母親曾撥電話過來:「老師啊,雯雯又考不及格喔?」「對啊,郭媽媽,玉雯現在在補考,可能會晚一點回去。」「這個小孩子實在是,要多麻煩老師啦,很不好意思,若她學不會,老師打她沒關係啦。」「您別這麼說,把小孩子教會本來就是我的責任嘛。」「那就偏勞老師啦,啊!因為我晚上要跟她爸爸去台中進貨啦,要跟雯雯交代一下啦,或者如果太晚的話,就留在老師家過夜。」「看看情形吧,妳請等一下,我叫她過來。」


      玉雯聽過電話後回到座位繼續寫考卷,其他同學都已經通過補考回家去了,現在教室就只剩我跟玉雯,我皺了眉頭看一下手錶,都快九點半了。玉雯舉手表示有問題,我規定考試時都不準講話,有問題要舉手再由我過去解決,要嚴格遵守考場規矩。


      我走到玉雯身邊:「什麼問題?」「老師,可不可以去上廁所?」「剛剛下課你跑去哪?怎麼現在要上廁所?」我有點不愉快地問。「老師,可不可以啊?快點啦!」「去!趕快回來把考卷寫完!」


      玉雯一溜煙地往門外跑去,我順便看了一下她桌上的考卷,天啊!在檢討時根本沒在聽嘛!有一半以上都不會做!等一下她回來非好好罵她一頓不可。

      過了六七分鐘不見她蹤影,廁所就在教室門外而已,怎麼這麼久?近幾年來治安日趨敗壞,雖然這棟樓的門禁尚可,但還是有點擔心被人闖入,於是我離開教室走到廁所門口。


      「玉雯,妳在幹什麼?不趕快出來寫考卷?」門裡傳來玉雯的聲音:「老師啊,幫我拿一下衛生紙好嗎?我忘了帶了。」

      真是敗給她了,現在的學生實在是......

      我拿了衛生紙後回到廁所門邊側著身子道:「衛生紙拿來了。」

      我本來是想說她會把門開個縫,所以我側著身把衛生紙遞給她,哪知她竟將門整個打開,我當場愣住,玉雯的內褲褪到腳邊,坐在馬桶上,裙子整個掀到胸前用手夾著,她一手拿過我手上的衛生紙,門也沒關,分開幾張衛生紙摺疊後,就往她的私處擦拭,我目不轉睛地看著她的私處,陰脣不算厚,稚嫩的陰道口沒有任何的毛,這樣的狀況是我未能料想到的,我的陰莖急速地充血。


      玉雯把擦過的衛生紙丟到旁邊的垃圾桶後,我舔了一下乾澀的嘴唇,走進洗手間然後說:「你這樣有沒有擦乾淨啊?沒擦乾淨不衛生喔。」

      我把她剩下沒用的衛生紙接在手裡折了一下,玉雯還是坐在馬桶上,我走到她旁邊後左手扶在她肩上,右手拿著衛生紙在她的私處上擦拭,她並沒有反抗,就看著我幫她擦拭。當然事實上她剛剛已經擦乾了,我鬆開了衛生紙,開始用右手中指輕撫著她的陰蒂,剛一觸時我感覺到她肩頭震了一下。


      玉雯紅著臉對我說:「老師....我....我媽說..不可以用手..摸小咪咪..」我板著老師的臉孔:「對啊,你自己不可以亂摸,但是老師要幫你檢查。」並繼續撫弄著玉雯的陰蒂。


      漸漸地玉雯紅透的臉上露出非常舒服享受的表情,我也感覺到她的陰道口正滲出淫水,我讓中指下行到陰道口沾滿了淫水後又回到陰蒂上,這樣來回的搓揉讓玉雯整個人攤在馬桶上,胸口也整個泛紅。

從她享受的表情我知道她一定不是第一次,我問道:「你是不是曾經自己摸過這裡?」玉雯閉著眼點了一下頭,「常常嗎?」「幾乎每晚....」「多久前開始的?」「三四個月前....暑假時....」「妳看,我就知道,被我檢查出來了,妳媽跟妳說不可以摸妳還摸?就是這樣讀書才不專心的!功課當然退步了。

我暫時不跟妳媽說這件事,以後除了老師外,自己不可以亂摸,知道吧?」玉雯眼中露出感激,一連點了好幾下頭。「今天的事妳自己不要跟妳媽提,不然讓她知道妳自己亂摸一定打死妳!以後要聽老師的話用功讀書,知道吧?」玉雯又用力點了幾下頭。我邊說教,手可也沒停過,摸得玉雯開始嬌滴地喘了起來。

「會熱吧?把上衣釦子打開。」她依言解開上衣釦子,我一手把她上衣脫掉,接著把她的裡襯衣肩帶拉下來,玉雯還沒有到須要戴胸罩的年紀,當我將她的襯衣褪到腹部後,她那還未開始發育的胸部便呈現在我眼前,由於方才的刺激,她那小巧可愛的乳頭倒也堅挺了起來,粉紅色的乳暈也鮮豔欲滴,我忍不住蹲下身子,用舌頭去舔那突起如小葡萄的乳頭,我故意用口水滋潤她的乳頭,用嘴吸進整個乳暈再吐出來,這種乳頭被舔被吸的感覺,相信是她以前沒有體驗過的,玉雯喉裡發出愉悅的聲音,喘著氣說著:「....老師....呃....」


      我邊舔邊把自己的上衣全部脫掉,外褲也脫了,然後把玉雯抱離馬桶,放下馬桶蓋,自己坐上馬桶後再把玉雯抱上大腿,並把她本來褪到腳邊的內褲脫掉,也順手脫去她的裙子,讓她跨坐在我的腿上,這樣也不至於壓到我的陰莖,而從內褲撐起的陽具,也剛好抵到玉雯的陰戶口,由於在同年齡的小孩當中,玉雯的個子算是小的,加上我碩壯的體型,坐上我的大腿後她的頭頂還只到我的鼻子附近,她的小肩膀也只到我的胸口,我真的要搞這樣的小女生嗎?
我稍稍遲疑了一下,但是右手不聽使喚地繼續愛撫著她的陰蒂。呣,好溼的小小穴呀!沒想到小小年紀竟然也會那麼溼,小雯雯,在這天之前,妳說你自己每晚都「練功」,應該也知道自慰時妳的小咪咪會溼溼的吧?妳應該不會了解這代表著妳的小小穴正期待著某樣東西的進入,老師一定不會讓妳的小小穴失望,而且....老師也不想讓自己的雞雞失望,一個已經溼淋淋的幼齒小穴就在跟前,偌大的陽具插入裡面的感覺是如何呢?

我想著想著,又情不自禁地伸出左手,搓揉她的一雙乳頭,稍微側下頭後,我把臉頰貼在她的頸子上,接著伸出舌頭,用溼潤的舌尖撥弄著她的耳垂,一種潛藏在她身體深處的原始本能逐漸被喚起,大量的淫水把我整個手掌都弄溼了,整個胸口因為激情而起伏著,我感覺到她整個身子都在顫抖,我用力地將她抱緊,同時親吻著她的臉頰,在她高潮稍退時,我的手還是沒有閒著,再觸上她的陰蒂時,她的身子又抖了一下,一會兒淫水又開始流了,

她的手往上圈住我的頸子,也開始吻我的臉和嘴唇,這時我也無法再忍耐了,一手從內褲的開縫掏出昂長的陽具,接著用兩手把玉雯的坐姿稍加調整,好讓我的龜頭插入玉雯的陰道口中,這時她吃了一驚,手往下摸,「別怕,老師用雞雞幫妳刷一刷裡頭的髒東西,就像掏耳垢一樣,有點疼,但是等一下妳會很舒服的。」

我邊說邊把她的手握住,移到她的胸前,用她的手去摸她自己的乳頭,然後我讓我的陰莖再深入些,玉雯的陰脣被整個捲進裡面,我的龜頭感受到處女緊縮而溼潤的陰道,要不是之前玉雯流出的一大攤淫水,此時她一定痛得哇哇大叫。


      我將陰莖一點一點緩緩推入玉雯的陰道,這時她突然眉頭緊皺,緊握著我的手,我便暫停再向前進,讓陰莖前端含在玉雯處女的陰道中,然後用一隻手撫摸陰蒂,另一手則在她全身遊走,從大腿摸到臀部,再順著腰間摸上胸前的乳頭,再從頸子摸到她的臉頰,
不一會兒我的龜頭便感受到她陰道深處又滲出了大量的淫水,我稍稍抽出陰莖一點,讓淫水能滋潤到我整隻陽具,接著便狠狠地往深處一挺,昂揚的陰莖一舉突破了玉雯的處女膜,迅雷不及掩耳地攻入玉雯又溼又緊的陰道裡,最前線的龜頭似乎已經探到了小穴的底,卻又貪得無厭地將玉雯的小肉穴硬給撕裂撐大,

直到整根陽具浸淫在她那富有彈性,溫暖多汁的陰道中,就在這一瞬間,玉雯抱著我的頭悽厲地哀號了一聲,而這時的我居然有一種征服女性肉體的快感,從廁所對門一片落地的鏡子裡,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我那支粗大的陽具整支埋入她小巧可憐的身軀中,她的陰戶還淌著一點血。我半安慰地親了一下玉雯的臉頰,同時在她耳邊輕聲說:「一會兒就不會痛了,稍微忍一下。」

接著把沒入的陰莖抽出一半,然後再整支插進去。喔,好個味美多汁的小淫穴啊!在這之前,這小小穴應該沒有體驗過這種充實的感覺吧?!老師還要讓妳享受一下真正的 high 呢!我的陽具開始在玉雯的陰道中來回地抽送,未滿十一歲的玉雯開始時還不會配合我的動作,我兩手提著她臀部,用腰部的力量插肏著她的小穴,她的哼聲由痛苦漸漸轉為愉悅,我往上頂時,她整個瘦小的身軀也跟著向上晃動,龜頭深入到她陰道的最深處,在淫水的潤滑下,我的陰莖明顯感受到陰道一陣陣緊縮的感覺,最後玉雯也不由自主地上下晃動,偷偷地望了一下鏡中的她,還真是一副陶醉的淫樣呢!


      她的淫水還是不斷流出,淫叫的音調也漸漸增高,然後開始全身抽搐,我的龜頭也感覺到一陣陣的熱流,而陰莖似乎也被一股力量吸入玉雯的小淫穴中,我要持續這種感受,我心裡想著,於是放緩抽送的頻律,代以一次次深深的插入,而玉雯也一次次地被推向更高處,十幾分鐘內丟了好幾次,最後我再也忍不住了,將她抱起後順手脫去她的襯衣,讓她平躺在廁所磁磚上,「妳等會,老師看看乾淨沒。」

我先拿一條掛在牆上的紅色毛巾幫她擦去大腿上落紅的血絲,然後假意地看了一下她的陰部,「還沒乾淨喔,再刷一刷吧!」說完便褪去自己的內褲,「老師....」喘息未定的玉雯頭一回見到青筋畢露,血脈賁張的陽具顯得有點吃驚:「剛剛是....那根在我的小咪咪裡刷的嗎?」

「嗯,是啊,刷得很舒服吧?」「好大支喲,還長了毛耶,看起來有點可怕,是整支放進去刷喔?我的小咪咪有那麼深嗎?」「很深的喲,妳要不要看看怎麼進去的?」玉雯撐起上半身,看著那根約二十公分長,近五公分粗的陽具整支沒入到自己的小咪咪中,「妳的小咪咪也會表演吞劍的特技呀?!」

她莞爾一笑,「別拿其它東西塞進去,到時拿不出來就要去找醫生啦....老師要再繼續刷刷囉!」玉雯閤上眼睛,點一下頭,並沒有注意到陰莖上沾著一點她的處女血;我再度開始「刷刷」,並逐漸增加抽送的頻度,玉雯的快感也跟著再高了起來,一陣陣更加激烈的抽送讓玉雯和我一同進入最高潮,隱忍幾次後,我的陰莖一緊,整個腰一麻,感覺立刻要射精了,我趕緊把陰莖抽出,攤在玉雯的肚子上,就在玉雯的肚臍眼附近,我的龜頭噴出濃濃的精液,噴上玉雯的胸前,她感到胸前滑滑溼溼黏黏的,張開眼睛看,並用手去沾她自己胸前的精液,滿臉疑惑。


      我抬起她的上身說道:「別緊張!是老師幫妳把裡面的髒東西清出來了!」

      我帶著她到外面的洗手台,「老師的雞雞變小了耶!」「老師的雞雞啊在想要幫女生刷刷時祂就會變大變硬,不然軟軟的怎麼插得進去呢?然後啊,祂會幫女生吸出髒東西吐掉,吐完以後呢,雞雞會很累很累喲,所以就垂頭喪氣囉!」
我一邊解釋一邊把自己沾滿淫水跟處女血的陰莖清洗一下,把自己的衣褲穿好,接著再幫玉雯清洗,我用毛巾沾溼了水,幫她擦拭從她大腿滲流下來的淫水,邊擦拭我邊問道:「現在覺得怎樣?」玉雯答道:「有點累,不過我看老師也很累,老師的小雞雞更累,謝謝老師幫我刷刷。」「不要客氣啦,不過要記得喲,以後除了老師外,不要亂摸,老師會常常幫妳看看裡面乾不乾淨....

      」「老師....」「還有事嗎?」「髒了是不是可以常常幫我刷....我覺得....
      剛才老師刷得我....」「很舒服是不是?」我面帶微笑,捏了一下她的臉頰,「當然可以啦,但是妳要答應老師,這是老師和妳間的秘密,別告訴別人喲,知不知道?連妳爸媽都別告訴他們喔!」她又用力點一下頭。


      我協助她穿好了衣服後,帶著她一起回教室,然後要她不用補考了,她高興地收拾著東西,由於時間已經十一點多了,我帶她回住處去睡。

      之後的一段時間裡,玉雯的父母每隔一兩個禮拜總會把她交代給我帶回住處,幫她「清理」小咪咪很自然地成了我的一項額外的「服務」,心裡矛盾的我明知玉雯終將了解真相,想告訴她小咪咪很乾淨又擔心她不相信,疑神疑鬼,我也害怕她會去要求她的長輩幫她「清理」,尤其是我居然很難抗拒她小小穴的誘惑,但是我也用這種關係當誘餌,要她用功,否則不幫她「清理」,就這樣和雯雯持續了近兩年的曖昧關係。她有了月經後我還得特別小心,不要讓精液沾到她的陰戶,以免意外讓她懷孕。


      玉雯在小學畢業之前的某一天打了一通電話來,語帶哽咽地告訴我,她的父母已在一場車禍中去世,她的父執輩在那一場車禍中也死傷慘重。經過我與社工人員商量後,玉雯被安置在我住處的二樓與我哥哥一家人同住,她隨時可以經過房門邊的小樓梯上到三樓來找我,自此之後我們之間的關係當然更加密切,每天夜裡她洗完澡後,都會請我幫她檢查,而我至少每個禮拜都會幫她「刷」個一兩次。


      玉雯升上國中之後,課業遠比小學為重,身為玉雯的家教兼實質監護人,我倍感壓力,在我的調教下,玉雯表現得也很好,社工人員曾經來追蹤查訪過一兩次,對玉雯的狀況則相當滿意。


      這天是玉雯國一寒假的的最後一天,一個寒流來襲的夜晚,房裡開著暖爐還覺得好冷,我正在我的房間裡準備教材。玉雯只穿著一件薄衫出現在房門口,「想清一清小咪咪,老師。」「雯雯,今天會不會太冷了,改天吧,會感冒的。」「那就請老師給我溫暖吧。」她從背後一個箭步走過來把我抱住,急促而溫熱的呼氣噴上我的後頸,即使穿著大衣,卻依然感覺到她熱情的體溫。


      「雯雯....」

      說時遲,那時快,玉雯的手迅速地插進我的衣服裡,找到我的乳頭,摸將起來,觸電的感覺迅速擴散到全身。「老師....」玉雯在我的耳邊嬌滴地細語著,舌尖舔著我的耳背,「老師....你騙我兩年了....」


      「是嗎....」

      「老師若不是孤陋寡聞就是存心要騙我....老師騙了我的身體....但是老師你沒有給我全部....」玉雯繼續舔著我的臉頰,「已經兩年多了....給我....老師....我要全部....我要....我要老師把....清出我身體的....東西....還給我....」


      被她搞得無法再忍耐的我將她拉到跟前,看了一下她稚嫩的臉龐,在她的唇上給了一個深深的吻,「老師會慢慢還給妳的,但是老師擔心會給妳一個 baby
      ....妳的好朋友....」「剛結束,老師。」她顯然已經知道不少這方面的知識,而我也放心不少。

      將她的薄衫褪去後,呈現在我眼前的是她那微微突起的雙乳。我將她抱起,讓她躺在我的床上,脫去自己的睡袍與內衣後,雙手開始遊走在玉雯的胸部與腹部,然後我將她的小內褲脫去,她的陰部仍然一片白淨,兩年過去,仍然沒有長出陰毛來。這時她的陰唇已因充血而豐厚,我撫摸著她依然細嫩的陰蒂,發現她早已溼透了。


      「胸部越來越大囉,」我吻著她的雙乳對她說,「禮拜天老師帶妳去買幾件胸罩。」她緊抱著我的頭,嬌喘的聲音也越來越激烈。

      我的舌尖開使向下遊走,在玉雯的肚臍上停了一會兒,再向下行到陰部,吻上她的陰唇,舌尖撥弄著陰蒂,玉雯則用手輕輕地撥動著我的頭調整姿勢,拿我的嘴巴當成自慰的工具,在她的陰蒂上盡情地磨擦,淫水不斷地流著,接著全身一陣抽搐。


      我等她高潮稍退之時褪去自己的內褲,昂揚的陰莖早已蓄勢待發,我的嘴唇開始逆向行走,從陰部經肚臍,乳頭一路吻上來,停在玉雯的耳邊,輕咬她的右耳。

      「要嗎?」「要....」「 要什麼?」 「給我....」「給妳什麼?」「給我
      ....」「什麼?」「你的....」「我的什麼?」「刷刷,快點....」「給妳囉 ....」

      我調整姿勢後將陰莖緩緩插入,她的陰道依然很緊,我稍微抽出陰莖一點,接著便用力往深處一挺,而玉雯則用雙手撥動著我的腰和臀哼了一聲,我親了一下她的前額,然後把沒入的整根陰莖抽出一半,然後又整隻插進去,開始來回地抽送,玉雯這時有點反常地用手前後搖著我的臀部,大聲叫著:「老師....

      我要....給我....不..要..停....」十幾分鐘的抽送讓她丟了好幾次,我再也忍不住了,在最後一陣激烈抽送之後,我鬆開腰部,整個下半身重重地壓下,將陰莖深深地插入,幾秒鐘後,我的整個陰部規律地抽搐,將精液射進她的身體深處,我擁吻著她,驀然發現,已經高潮叠起的玉雯正用她的小穴啜吸著我的精液,「好溫暖,老師....」她帶著感激的眼光說著。


      當晚,玉雯和我擠在我房間的單人床上同睡。我所擔心的事也在這既寒冷又溫馨的夜晚完全化解,從那晚開始,玉雯不再只是我的學生,和她作愛時已不再有相互虧欠的感覺,玉雯很喜歡我將精液射入她體內那種溫熱的感覺,而在可能懷孕的日子裡,她總會以口交的方式吞下這些黏稠的愛液,然後挖苦我說:「我也會從老師的身體裡清出髒東西喲,你看!」


      後記:國中畢業之後,玉雯進入本地一所高中就讀,空閒時會來幫我照顧補習班的孩子們,是孩子們心中的大姐姐,卻時常表現出一副師母的架式,把我管得特別緊,她常常提醒我別把小孩留得太晚,好像擔心我重蹈覆轍。高二那年,玉雯越級報考大學,成為北部某師範大學的新鮮人,隔年年底,她和我一起走向紅地毯的另一端。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第六天魔王 + 10 + 10 感謝大大分享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