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45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aha357
男爵 | 4 天前

我是一個女孩,今年十八歲。

  一直以來,我給人的印象是:文靜,有禮貌,懂事,還有一點點活潑。我覺得在別人眼中我應該可以算是一個比較可愛的女孩,雖然我不是很引人注目的大美女當然也不醜。

  但只有我自己知道,在我那文靜的外表下,掩蓋著多少不爲人知的奇怪,甚至可以說是變態的心理。

  最直接地說,我是一個暴露狂。我很喜歡在沒有人的地方裸露自己的身體,也很想被人看見。這種欲望曾使我一度極爲苦惱,揮之不去,有時甚至到了完全無法自控的地步,簡直就像是吸毒成瘾一樣。我看過一些性知識類刊物,知道這和同性戀一樣是一種先天的心理畸形,而且是很難改變的,這使我更加無奈。直至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家裏上網時來到性虎,看到一篇<讓女友暴露吧>的文章,才使我對自己的怪癖有了新的認識。後來我又看到了一些這樣的文章,知道原來有不少人和我一樣,而他她們並不把這看成是一件煩惱的事,反而樂在其中,這讓我得到了解脫。現在我也把自己的經曆寫出來,和大家交流一下,也作爲對性虎的答謝吧。

  我第一次發現自己有暴露狂的傾向是在兩年前,那時我讀高一。在“五四”聯歡會上,我和班裏其他五名女生在掿建在學校操場上的舞台表演舞蹈。忽然間天下了一陣急雨,我們身上薄薄的衣服很快被雨淋濕了,裹在身上已經形同虛設,胸罩與內褲都清晰可見。台下一片嘩然,周圍是幾千雙眼睛,我們無處可逃,狼狽萬分,一時手足無措。幸好有幾個老師反應快,衝上來給我們披上了外衣,才讓我們全身而退。那次意外使得我們幾個人很長一段時間內在學校裏擡不起頭來,但我卻意外地發現,自己在身體暴露在衆目睽睽之下的那一瞬間竟然有一種莫名的興奮。這種想法讓我覺得自己很可恥,從此變得自卑起來。但是另一方面,我卻又擺脫不了想再裸露一次的誘惑,那幾個月我一直生活在煎熬與痛苦中。

  暑假的一天晚上,那種強烈的欲望又出現了。經過一番內心鬥爭,我終于還是未能戰勝心魔,我決定要實施一下我想了無數次的裸體計劃。

  我獨自來到我家附近一條通往周圍農村的小路上我住在城鎮,離周圍的農村很近。走了一段後,燈光已經弱到了可以忽略的程度,我只能靠著模糊的一點星光來勉強看清眼前的道路,就算以我5。3的視力,也完全看不見兩米外的任何東西了。于是我把連衣裙和內衣褲全部脫下拿在手中,只穿著一雙鞋子,赤裸裸地向前走去。微涼的夜風吹在身體上,感覺很惬意,然而最讓我興奮的當然還是第一次滿足了自己的暴露欲望,那種感受是難以言說的。那次我赤裸著走了大約有半個小時,在路過一片樹林時好象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我大吃了一驚,幸好只是有驚無險。

  這就是我第一次暴露的經曆。之後由于沒有時間等原因,我只能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欲望,不能再有所行動。我看到一些文章中作者說不穿內褲出門什麽的,這我沒試過,因爲我畢竟還是不敢。如果被人發現,後果簡直不堪設想。不過我很喜歡在夜深人靜路燈已經熄了的時候,一絲不挂地站在窗前。當然,這是不會被人發現的。

  去年的五一節,爸爸媽媽一起去上海旅遊,留下我一個人在家。我不禁欣喜若狂,因爲這意味著我在這幾天內可以在家中完全自由地暴露了。爸爸媽媽走後,我馬上把樓下的門鎖上,並關上所有的窗子,然後把身上的衣服都脫掉,就這樣在屋裏走來走去。看電視,寫作業,做飯,吃飯,洗衣服,這一切我都是完全赤裸著做的,那一天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整天都處在興奮之中。洗澡的時候,我大開著衛生間的門,仿佛覺得自己正如一年前那樣在操場上被所有人的目光注視著,那種快感更是難以形容。睡覺我當然也是什麽東西也沒穿,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夢,于是起來到樓頂上去。這時大概是三點左右,四周一片黑暗,萬籁俱寂。我在黑暗中靜靜地站著,淡淡的月光照在我白皙光滑的皮膚上,泛起一層美麗的光澤。乳房,小腹,陰部,大腿,全身每一處地方都籠罩在月光下,裸露于夜風中,我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的身體竟是如此美麗。我靜靜地站著,陶醉于這如水夜色中。

  第二天我已經不滿足于這樣的暴露,有一種想被人看見的衝動。晚上到陽台晾衣服隨便找了幾件衣服洗時,我沒開燈,赤裸裸地走了出去。我家雖然比較偏僻,但周圍也有十幾戶人家。我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到我,這種暴露于別人視線中的快感使我有些情不自禁,乳頭都硬了,下身也有點濕。

  在那幾天裏我沒出門,在家裏沒有穿過衣服,讓自己的暴露欲望得到極大的滿足。那以後也有過幾次暴露,但都大同小異,就沒必要說了吧。

  我很樂意和性虎的網友交流,但請大家不要說一些很無聊的話。而且我的眼光比較高,如果說話太沒水平或是沒有文化修養的我都沒興趣。如果要找我最好可以給我看一下照片,謝謝。

  隨著暴露次數的增多,我的這種陰暗欲望也越來越強烈了,以至于在天氣不太冷的時候,我在自己的房間內都是不穿任何衣服的。晚上我就關上房門,脫掉所有衣物坐在書桌前寫作業,睡覺時也是裸著睡的。我覺得不論什麽衣物加在身上都會使我不舒服,只有裸體才能給我快樂的感覺。一個深夜,我躺在床上,不知怎的難以入夢。忽然我發現對面的窗前似乎有一個模糊的人影向這邊探頭探腦,我知道他一定是在偷窺我。當時我很興奮,對面的窗子距我的文章大概有二十米遠,而且我睡覺時又開著小燈,相信這足以讓他很清楚地看到我的裸體了。那一晚我幾乎完全睡不著覺,不知道對面那個人是否也這樣看到了天亮。第二天,我就找了個借口讓爸爸幫我把床搬到正對著窗子的位置,這樣就能讓那人更好地觀賞了。以後每天晚上我都期待著深夜的來臨,然後就在床上以各種各樣的姿勢展示我的裸體。那種知道有一個人正在不遠處偷窺著自己的感覺真是快樂極了,盡管我明知這是一種邪惡的變態的快樂,但仍樂在其中。我有時是仰睡著一動不動,眼睛看著自己引以爲豪的美麗乳房,想象著這一對深具誘惑性的半球狀肉體會使暗中偷看的那人得到怎樣的視覺享受;有時我側臥著,把背部和臀部的曲線讓他一覽無遺;有時會在床上躺著做出各種舞蹈動作,以此表達心中的激動;甚至,……甚至有時會正對著窗戶大張開雙腿,讓那人盡情欣賞我的下身,當然,那樣的時候不多,只有在我的欲望最強時才會做出這種令人羞恥的動作。總之,我想對面那個人在看了這麽多晚後也許他還有望遠鏡,應該對我的身體已經了如指掌了,雖然我還他還是素不相識。我並沒有看清楚他的面容,每天當我走出家門去學校的時候,會看到許多住在附近的人,我常常想,我看到的這個人是否就是昨晚偷窺我的那個?他是不是能認得出我來呢?

  一個周末的晚上,我和一男一女兩個同學到另一個男生家裏玩。那個男生的父母都在外地工作,家裏只有他一個人住。我們先是看電視、唱卡拉OK等,後來又玩起撲克來。玩了一會兒,和我同來的男生陳元忽然說:“我們來下點賭注好不好?這樣玩沒什麽意思。”同來的女生小怡問:“賭什麽呢?”陳元半開玩笑地說:“賭脫衣服,怎麽樣?”另一個男生宋維立即說:“好啊,好主意!”

  而小怡卻紅了臉說:“無恥!”陳元說:“反正這裏又沒有別人,大家都是朋友,怕什麽?不是真的不敢吧?”然後轉過頭對我說:“依依,你呢?”我的理智告訴我這時應該毫不猶豫地拒絕以保持我在公衆面前的純潔形象,但是內心深處的欲望卻讓我如烈火焚身,不可自控。考慮了一下後,我終是未能戰勝靈魂深處的邪魔,我盡量平靜地說:“好啊,賭就賭,難道我還怕了你不成?”這話一出口,三個人好象都嚇了一跳,宋維高興得手舞足蹈,對小怡說:“現在是三對一,少數服從多數,你不答應也沒辦法了,開始吧!”小怡也只好紅著臉答應了,于是我們開始了這令人心跳的賭局。每局都有一人要脫下身上的一件東西,我牌運不錯,連續五局都沒輪到我脫,而兩個男生的上身都已經脫光了因爲是初秋,沒有穿太多衣服,小怡也脫了一件外衣。第六局終于是我輸了,也脫了一件外衣。

  第七局是陳元輸,他猶豫了一下,把牛仔褲脫了下來,這樣他身上就只剩一條三角內褲了,小怡的臉已經紅透了,我雖然充滿好奇,也只能假裝低著頭不敢看。

  接著兩個男生好象弄了什麽手段,居然連蠃幾局,在連續的幾次猶豫害羞和男生的催促下,我和小怡都剩下乳罩內褲了。接下來一局又是小怡輸了,這下她只能脫內褲或是乳罩了。兩個男生興奮不已,連聲催促:“快!快!不可以耍賴哦!”

  小怡又羞又急,都快哭出來了。我見狀便對他們說:“你們兩個大男人,怎麽可以這樣欺負她呢?你看人家都怕得要哭了!”宋維說:“我們哪裏欺負她了?願賭服輸,我們輸了不是也脫了嗎?如果你要幫她,你代她脫呀!”我說:“好,我可以代她脫,但是你們得保證不能使詭計,既然是願賭服輸,就得公平競賽!”

  他們一聽我這麽說,興奮得呼吸急促,急忙說:“可以!可以!”于是我低下身子,慢慢脫去了一只涼鞋。這一下大出他們意料,陳元馬上說:“不可以這樣!你耍賴!”我說:“當初你們自己說只要脫下身上的一件東西就可以,鞋子不也算嗎?”他們一時無話可說,但還是很不服氣的樣子。我說:“繼續吧,只要再打下去,你們始終能達到目的的!”他們聽了又興奮起來,于是我們繼續賭下去。

  這一局是陳元輸了,面對著只穿乳罩內褲的我和小怡,可能他也有衝動了,居然不學我的方法脫鞋子,而是直接把內褲脫了下來,把我們嚇得目瞪口呆。我偷偷看了一眼他的生殖器,似乎正處于半勃起狀態,黑黑的,讓我覺得很醜陋。又打了幾局我和小怡的的鞋子都脫完了,宋維也只剩下內褲,陳元輸時就讓他在地上爬一圈學三聲狗叫,很有趣。再下來一局是小怡輸了,她仍是不敢再脫,我便代她脫了自己的乳罩,一對潔白豐滿的乳房便完全暴露出來。宋維和陳元都看得目不轉睛,好象連呼吸都停止了,目光如同野獸一般。這時我已經完全把形象啊羞恥啊什麽的置之度外,大大方方地說:“看什麽看,像色狼一樣。”又打了幾局我和宋維都脫光了,在這種淫靡的氣氛下小怡也忘記了害羞,終于大家都脫得一絲不挂,赤裸相對。這時我們都已經無心再打牌,男女互相看著全裸的對方。我毫不遮掩,大方地坦露著自己說得上是誘人的身材,讓兩個男生大飽了眼福,看得眼都直了。我也放肆地仔細看著他們的陰莖。他們的生殖器都已經完全勃起,宋維的比較長,大概有十五公分,上面有幾條突起的血管。陳元的稍短一些,但龜頭大得嚇人,簡直像個雞蛋一樣,是深紫色的。我平生第一次如此大膽地公然在別人面前裸露身體,那種快感實在是……請恕我形容不出來了但這時兩個男生似乎有點失去理智,撲上來動手動腳。我這才感到了害怕,連忙和小怡掙脫了並穿上衣服,匆忙離去。

  那次荒唐大膽的經曆之後我們四人都守口如瓶,沒向任何人說過。而陳元似乎發現了我的暴露傾向,經常在我面前說些荦話,並約我去看電影、逛公園等。

  一個月後的周末下午,陳元約我去海邊泳場,我愉快地答應了。現在的我雖然在學校裏和家裏仍和以前一樣保持淑女的形象,但在一些陌生的場合卻變得很大膽起來。陳元給我租了一件三點式泳裝,我很高興地穿上,覺得自己真的好漂亮。

  我們在海裏遊了一個多小時後上沙灘上休息。我感到很累,不知不覺躺在太陽傘下睡著了。當我醒過來時,忽然發現身上的比基尼竟然不見了,陳元也不知哪裏去了,而周圍已經有不少人注意到全身赤裸的我,走到近處盯著我看。我大吃一驚,連忙翻過身來趴著,把臉也埋進沙子中,但還是能感覺到那一道道火熱的眼光和隱約的議論聲。我知道這一定是陳元故意安排的,不禁氣得咬牙,但又體會到一種我夢寐以求的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于衆人之前的難言快感,我甚至感到自己已經達到高潮了。這樣過了一會,我開始有點難受起來,把頭擡起一看,圍觀的人似乎更多了。看來他們是存心要一直看下去了。我已經受不了,但現在這樣一絲不挂地,又能跑到哪裏去呢?向周圍的人借件衣服吧,我實在開不了口,也許說出來了也只是自取其辱,他們個個都看得津津有味呢。這時我忽然想起剛來時陳元對我說過如果走散了就到供泳客們衝洗淡水的女浴室入口外等他,沒辦法現在只好去了。可是女浴室離這裏至少有一千米遠這肯定也是陳元故意安排的,叫我怎麽去?但是我已經別無選擇,只好站起身來拼命地跑,後面居然有人拍起手來,我真是恨不得個地縫鑽進去。由于遊得太累,跑了一陣後我實在是跑不動了,只好慢慢地走著。我低著頭不敢看周圍,但我知道此刻必定有千百道眼光在注視著我。一個少女光著身子在衆目睽睽之下行走,對于那些好色的男人來說恐怕是千載難逢的,當然不會錯過。我這也是第一次暴露于這麽多人的目光下,滿足了幻想過不知多少遍卻從來不敢想能夠實現的願望,那種快感簡直已經達到了頂點,全身如通電般有點麻痹的感覺,飄飄欲仙。在我心中,甚至有點感激陳元了。一千米不算很長,但對于我來說卻漫長到了極點,我全身上下每一處地方都已經毫無保留地被那麽多人仔細看過,這簡直讓我瘋狂。好不容易走到女浴室,陳元果然在外面等著我,他微笑著把我的衣服遞給我,問道:“感覺怎麽樣?”

  我面無表情地接過來,什麽也沒說,走進了女浴室。此時快感已經過去,我的理智回複,想到自己居然在那麽多人面前暴露身體,叫我以後怎麽做人?我不敢出去,只想永遠躲在浴室裏,不讓人看到我。我忍不住哭了起來。

  哭了很久,直到夜幕降臨,我才走了出去。陳元在外面等著我,見到我出來,一臉如釋重負的表情。他很愧疚地說:“對不起,依依,我沒想到你會這麽難過……我保證不會再有下次了,原諒我好不好?”我還是沒說話,等了一會,他又說:“依依,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家吧?”他走過來摟住我,我麻木地跟著他走到車站。在車上,我看著車窗外的萬家燈火,夜風吹進車廂,我冷得發抖,淚水再次流下。陳元把他的外衣披在我身上並緊緊摟住我,輕輕說道:“都是我的錯,我實在不應該……你怎麽罵我打我都行,別哭了,好嗎?”我再也忍不住了,在他懷中痛哭起來……
後宮綫上影音:dvdkoo1.avorz.com
後宮DVD綫上選購:dvdkoo1.50-video.com
每日更新~更多優惠等著您~大滿足~~
加LINE獲取每日最新資訊:mimi20181124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