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186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sotten077329
Editor | 2018-12-30 23:28:19

再過兩個月,我就要和我交往兩年的男朋友結婚了,我們在市區買了一套三室一廳的小房子,目前還在裝修,這幾個月,

我幾乎都和男友在籌備結婚的事,整天忙進忙出。


我們比較著各家的喜餅、婚宴等等,我的心理充滿了喜悅,但卻有種說不出來的感傷,看似開心的背後,還有一個令我不

放心的因子,那就是我母親---亞蘭。


我的父親在我八歲的那一年離開了我們,之後媽媽帶著我和三歲的弟弟四處打零工賺錢,我們一家三口的日子過得相當辛

苦。


當時,我還記得我要念小學的學費,還是媽媽到處拜託親友籌錢籌出來的,還有一次凌晨,我得了腸胃炎,我的肚子劇烈

絞痛,又不停的嘔吐,我的哭聲使得母親徹夜未眠的照顧我,還記得,當時我病好了,換她發燒倒下了。

就這樣,媽媽照顧著我和弟弟成長。


直到某一天開始,一個陌生的叔叔開始常常送媽媽回家,他叫忠叔叔,小時候的印象,忠叔叔對我們和媽媽很好,尤其是

第一次見面就送了一個很可愛的玩偶給我,直到現在那個玩偶都還在,我甚至打算結婚後還要把它帶到夫家。


忠叔叔---據說他也曾經有段婚姻,而且他的女兒跟我一樣大,只是一場意外奪走了他的女兒和老婆,他說,他曾經頹廢過

好一陣子,直到他認識了我母親以後,他把我們當成了他的家人,之後才再度對生命燃起了希望。


我的母親,也因為有了忠叔叔這位新男友,工作的壓力也漸漸的減輕了,因為忠叔叔甚至資助我和弟弟的學費,所以我覺

得這位忠叔叔充滿了父親的感覺,我和弟弟也相當的喜歡他。


這天晚餐,我和媽媽、弟弟、忠叔叔一同吃飯,飯局上,大家開心的聊著我的婚禮計畫,我高興得跟大家分享我找到了便

宜又漂亮的婚紗,拿著婚紗目錄跟媽媽訴說著我內心的歡喜,正在就讀大學的弟弟,也懂事地在一旁稱讚著我這姐姐多麼

漂亮,唯獨忠叔叔似乎有些不自在的吃著飯,我感覺得出來他是強擠出笑容給我看的。


忠叔叔必竟就和我的親生父親一樣,所以我也開心的逗著他撒嬌,


我:[叔叔,,,你怎麼了啊?覺得我穿婚紗不好看嗎?]

我坐到他旁邊拉起他的手,將我手上的目錄給他看,

我:[叔叔,,,來幫我看一下,哪一件比較漂亮?]

忠叔叔:[嗯,,,芸均穿什麼都好看,,,都好看,,,]

我感覺到忠叔叔的眼眶有些泛紅,接著,忠叔叔嘆了一口氣說:[假如我女兒還在,也差不多該嫁了,,,]

聽到這,我們一席人不禁鼻酸,大夥兒連忙安慰他,

我:[忠叔叔,我就是你的女兒啊,這幾年來我一直將您當作我的親生父親,別難過了,還有我]

忠叔叔聽見我這話,從內心發出了滿足的笑容,他點點頭之後便跟我們一起挑選著婚紗。


從小,我對父親就沒什麼印象,而在我有記憶的時候開始,忠叔叔就一直扮演著我們家男主人的角色,弟弟中學時期相當

的叛逆,結交了不少的壞朋友,一次,他說他和一群朋友出去偷了人家的機車,然後出了車禍怕被媽媽罵,被偷的機車主

人也跟我們要了一筆幾萬塊的賠償費,我們始終不敢告訴媽媽,而忠叔叔發現弟弟的神情有異,得知以後,不但沒有罵他

,反而還幫弟弟付了賠償金,幫他把事情解決。


另外對我呢,他更是把我當作親生女兒看待,中學時我們常常有晚課,每次放學的時間都相當晚,而我每次放學,忠叔叔

都已經在校門口等著我下課,那幾年不管颳風下雨,我都有條安全回家的路可走。


忠叔叔對媽媽更是疼愛有加,因為媽媽跟他認識時,已經34、35歲了,之前生完我和弟弟也已經做了結紮手術,往後要受

孕的機率相當的低,可是忠叔叔從未因為孩子不是自己的而對我們有任何虧待,反而視如己出,這點也使母親對他相當得

虧欠。



======================================================


那場飯局的隔天晚上,我剛掛上和男友的電話,母親敲了敲門進來我的房內,

我:[媽,那麼晚還不睡啊?]

媽:[芸均啊,有件事媽一直放不下心,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講來給女兒聽聽吧]

媽:[妳那忠叔叔對我們家的恩情,,,咱們家欠他太多了]

我:[嗯,,,我知道,,,忠叔叔就好像我的親生父親一樣,,,]

媽:[是啊,,,可惜媽媽老了,沒辦法給他留個後代,,,]

我:[媽才不老呢,我和弟弟會孝順您和忠叔叔的,放心]

媽媽握著我的手,看來相當的欣慰,她說:[我知道妳從小懂事,從沒讓媽擔心,可是,,,可是,,,]

我:[可是什麼?]

媽說:[可是這回妳要結婚,可真觸動到了忠叔叔長久以來的悲痛,,,媽不知該怎麼辦,,,]

我點點頭,

媽繼續說到:[芸均啊,妳也覺得咱們欠忠叔叔很多是不?那妳覺得她人如何?]

我笑著回答:[是啊,我們欠他的恩情太多了,我當然很喜歡他]

媽:[那,妳可不可以幫媽一個忙,幫媽報答他一個恩情]

我:[當然好囉,媽要我怎麼報恩?]

接下來,母親的反應讓我措手不及,媽媽直接跪在我的眼前,我還來不及將她扶起,她講了一句話卻讓我兩腳軟癱跌坐在

椅子上,

媽說:[芸均,,,妳可不可以代替媽,幫忠叔叔生個孩子,,,媽求妳,,,媽求妳,,,]



那一晚,我失眠了,我想著媽媽對我說的話,以及忠叔叔這幾年來對我們家人的照顧,我是不是該答應呢?人家說忠孝不能

兩全,我該對男朋友盡忠呢?還是對母親盡孝道?


這真的好難好難,我一個人窩在被子裡掉下眼淚,始終想不到更好的方法,接著我起身去沖水冷靜心情,從鏡子裡看見我的

身體,我知道這著身體是母親給我的,另外也是忠叔叔幫我養大的,最後,我妥協了,因為沒有他們倆,我不可能長成今天

的模樣。



========================================================


隔天我寫了封簡短的信給了媽媽:

媽,這幾年來辛苦您了,您昨天的要求,我可以接受,畢竟忠叔叔真的對我們不薄,

假如說可以用我這身子來報答他的恩情,這樣女兒接受,

另外希望媽別讓弟弟還有我未婚夫知道。


也希望媽了解,女兒願意和忠叔叔上床是基於報恩,芸均並不想破壞媽的感情,所以將來發生關係,可不可以不要在家中,

避免我以後看到這些景物會想起這段記憶,假如媽同意,女兒才願意聽從安排,女兒---芸均。


我想了一夜,寫出了如此不堪的字句,此時的我已將肉體出賣,其餘的就只能聽從母親的安排。



==========================================================


婚禮到數第56天,

這天是個假日,一早媽媽要我晚上八點到某某汽車旅館等著。


那是一間上下兩層樓的旅館,上層是客房,下層則是停車用的車庫,我在七點50分時就到了房內等著,我望著鏡中的自己,

我告訴自己,這一切是為了報恩。


待會兒,我必須好好服侍忠叔叔,可是我的內心還是透露著不安,這是個多麼尷尬的場合,不知母親那邊,是如何跟忠叔叔

講的。


大約八點十分左右,我聽見樓下有車聲,我明白,忠叔叔到了,我不知該用怎樣的心情迎接他。


過了不久,樓梯傳來了媽媽和忠叔叔的對話聲,

媽說:[阿忠,這是我們家要報答你的,這些年受你照顧了]

媽說:[芸均就在樓上的房內,總共三個小時,她是屬於你的,請你好好享受]

忠叔叔:[別說笑了亞蘭,這樣我將來拿什麼臉面對妳們母女]

媽說:[阿忠,這些年真的很謝謝你,你也需要有自己的子祀,我沒辦法幫你,只能靠我女兒了]

當他們的對話聲還沒停止,房門被打開了。


我就靜靜的坐在地上,望著門口的母親及忠叔叔,

媽說:[芸均,就照媽交代妳的,媽在樓下等你們,,,]

我看得出來母親相當難過,她是真心的愛著忠叔。


母親就在樓下等著,我這做女兒的又怎麼能做出越矩的事呢?忠叔叔似乎明白我的想法,

他說了一句:[芸均,我們回家吧]

忠叔叔:[報恩的事,妳媽媽有跟我說了,我知道這太難為妳了,我們回家吧]

我:[可是,,,可是我答應媽了,,,]

忠叔叔:[算了吧,我相信妳媽媽在樓下,妳一定也做不下去吧,,,]

我點點頭,老實說,這個場合相當尷尬,我甚至不敢抬頭看忠叔叔一眼,於是,我們下樓了,我看見媽坐在車內眼眶泛紅。


我和忠叔也上了車,媽說話了:[結束了?]

忠叔叔:[沒有,我沒碰芸均]

媽:[我在這你們做不下去?]

忠叔叔:[我們回家吧]

媽啜泣著說:[我自己回去就好,阿忠,拜託你給我們一家人有個報答你的機會,拜託你,等到芸均嫁出去以後就沒機會了]

我聽見媽媽這樣聲淚俱下的說,我明白,我該幫她報答忠叔叔的,接著,我下了車,

我說:[媽,您就先回家,忠叔叔...我會完成的...]。


隨後,我上樓走進了浴室,我二話不說的放下洗澡水,並且將自己的衣物脫下,大約三分鐘後,忠叔叔也上樓了。


[08]


忠叔進到浴室以後,此時的我已是一絲不掛的展露在他眼前,他尷尬地走進來,

我問到:[媽走了?]

他點點頭以後,我主動走到他的面前,為他一件一件的脫去衣物,我相信很多女孩從小可能都會有和父親共同洗澡的經驗,

那些都是一家人的天倫之樂,和我這是完全不一樣情況。


忠叔叔不是我的父親,也不曾和我洗澡過,對我們兩個來說,都是第一次看見對方的裸體,並且還要從事性交,面對眼前猶

如父親的男人,我似乎有些膽怯了。


我不敢像平時那樣看著他、觸摸他、接近他,

忠叔叔開口說:[芸均,假如妳要後悔還來得及,我會幫妳向妳母親圓謊的,就騙她說我們做了]

聽見忠叔叔在這一刻還想到我,我也沒什麼好顧忌的,我走到他面前跪了下來,用我纖細的小手抓住了他的陰莖,然後套弄

著忠叔叔的陰莖前端,接著就把他陽具的包皮給往下慢慢的退下只剩下那顆紅的發紫的龜頭。


再來我的嘴靠了上去,我用舌頭舔了舔忠叔叔馬眼下的那一條細線,我的男友曾經說過,那條細線對男人相當的敏感,果不

其然,忠叔身體打了個冷顫,他喔的一聲叫了出來,接著我把掌心也弄濕之後,我將手放到他的陽具上不斷的撫弄,來回幾

次就把忠叔叔的陽具整支弄的濕濕熱熱的。


我見到忠叔他那陽具漲的連青根都現出來了,更別說那腫漲龜頭,雖然他的年紀比我未婚夫大上許多,可如今這堅硬的程度

可完全不輸那年輕小夥子。


過程中,我大多時間是閉上眼的,我難以想像我尊敬的長輩,他的陽具居然放在我的口中,體會著我的男友才能體會的事。


忠叔叔也許給我搞得有些意亂情迷,想不到他盡然開口問了我一個問題,當下害的我尷尬地不知該如何回答,

忠叔叔說:[芸均,這樣好舒服,妳常幫妳男朋友口交嗎?]

我滿臉通紅的回答:[偶,,,偶爾,,,]

說罷忠叔叔竟按住我的頭,然後有些粗暴地擺動下身,

他的陽具就來回在我的口中前後移動。


我的表情有些難過,我便將含在口裡的龜頭吐了出來,

我說:[啊,,,抱歉,,,忠叔,,,這樣我很不舒服,,,]

忠叔似乎冷靜了下來,他連忙向我道歉,

接著我再不斷的用我的舌頭去挑弄他那暴漲了的陽具。

一會兒,我說:[叔叔,我們該到外面了,,,]


忠叔將我平躺在床上以後,我的心跳相當迅速,雖然和忠叔沒有血緣關係,但我始終把他當成親生父親般的看待,這讓我產

生了像是亂倫的感覺,這份刺激感是以往從來沒有過的體會。


我緊閉雙眼,滿臉通紅的感受著他在我身上撫摸、親吻,他的鬍渣颳在我的臉龐上,他貪婪的舌頭正在我的口中攪動著,我

從沒想到,我和忠叔叔有一天居然會上床。


這個我視為父親的男人,正摸索著我的身體,他的目光來到了我美麗的雙腿。他跪在它們傍邊,手掌在上來回的撫摩,感覺

柔軟而光滑。


當忠叔的手掌來回撫摩的時候,並且逐漸的向上,我鼓起勇氣睜開眼看看他,發現他彎腰直到他鼻子非常靠近我的胯部,他

深深的吸氣。


我陰戶芬芳的氣息令他急切。接著他竟然品嘗了我的陰戶。  


我受不了的叫了一聲:[啊,,,忠叔,,,不要舔那邊,,,]

忠叔向後坐下欣賞著我的美色,現在他是第一次看到我的裸體。


忠叔不能忍受的將我的雙腿分開,並且跪在我的兩腿之間。


他的指尖快速穿過我曲捲的陰毛,他分開我的肉唇,忠叔的嘴唇壓在我的肉穴上親吻它,他的舌頭自動的滑進我的肉唇間,

進入我的肉穴,接著,他坐在我分開的大腿之間,他那硬挺的陰莖直對著我的陰戶。


忠叔似乎有些不安的等待著我的眼睛張開,

忠叔:[芸均,謝謝妳,叔叔要進去了,,,]

忠叔搬挪我的身體,直到他的陰莖頂在我的陰戶上,如同我父親一樣的男人決定要操弄我了,我的內心百感交集,我告訴自

己,我是為了報恩,眼前的男人對我們全家有恩,我必須要滿足他,我必須要滿足他,我雙手抓緊床單,皺著眉。


忠叔叔吻了我隱隱帶汗的額頭,然後告訴我別緊張,他會很溫柔。


他把住我的腰肢,控制住了我,然後緩緩的向上頂,我緊張的用手按住他結實的小腹,作無力的抗拒,他安撫我緊張的纖手

,然後把腰向裡一送。


一陣痛楚,我知道,自那一刻,我和忠叔並不清白了。


他挺動了幾次,忠叔陰莖慢慢的滑進我的身體裡面。


他體貼的徵求我的意見,到我表示同意,他才開始抽動,特別的慢,特別的輕,好像一重了,我就會被弄碎似的。


我知道,他成功了,我的陰道壁被我敬愛的忠叔叔給推擠開,我內心的感覺,就像是被自己的父親操著,我不敢張開眼,我

不想看到忠叔叔淫穢的表情,我想讓他在我心中的形象是原本的慈祥。


接著忠叔叔的臀部向前挺,將他硬挺的陰莖整個沒進我的體內,感覺比他想像的美妙的多。  


忠叔呻吟了一聲,[喔,,,]


我溫暖濕潤的陰戶緊裹忠叔的陰莖,他不規律的蠕動他的臀部,移動他長長的陰莖進出在我溫暖的陰道間,他猛的將他陰莖

完全插進我溫暖的陰道。


我盡可能的忍住自己的叫聲,畢竟還是一家人,我不希望我的淫叫聲留在忠叔叔的腦海裡。


我感受著他的龜頭冠,來回颳著我的陰道,這個刺激相當的強烈,但我依舊緊閉雙眼,忍住自己的叫聲,我心裡想著快點結

束這一切。


這對我來說,簡直像是下了地獄般的苦難,我緊緊的抱著他,我身下柔軟的床墊和身上堅硬的男體,我被罪惡包裹在中間。


隨著他不斷加速的抽插,我變得頭髮凌亂,汗水飛濺。我那黑色的森林和他的交織在一起,被我的蜜汁粘合著,他重重的拔

出來,我被颳得渾身酥麻,然後他又狠狠的刺進去。


床先是隨著他風暴般摧殘我的節奏前後搖晃著,到了我開始有強烈的快感,而搖擺渾圓的屁股迎合他的時候,床又左右的搖

晃起來。


過了不久,他大吼一聲,開始快速的抽動著,我明白這個訊號,忠叔的陰莖開始在我體內漲大,終於,要爆發了。


一波又一波的衝擊,把我從浪尖上掀翻,跌入無比深的滿足的海洋裡,忽然間,他將陰莖拔出,然後一股精液射在我的胸口

、腹部。


我喘息著帶點疑惑的口吻問他:[忠,,,忠叔叔,,,你為什麼不射進來?]

忠叔叔轉過頭去背對著我,

他說:[芸均,,,對不起,,,我不能那麼自私,在剛剛我要射精的瞬間,我的理智告訴我不能傷害妳,,,]

聽到這話,我的內心相當感動,忠叔叔果然是我最尊敬的男人,想不到在做這檔子事,他還可以為我著想,多少男人上了床

會六親不認,想不到他,想不到他還可以在最後一刻保護我,

我:[叔叔,,,謝謝你,,,,]


隨後,我深情的吻了他一下,這是我打從內心的愛慕之吻,謝謝你,忠叔叔。


這個笑容,是我今晚的唯一一個笑容,

忠叔:[芸均,有沒有弄痛妳?謝謝妳。。。]

我慶幸終於結束了,我心愛的忠叔叔依舊關心我。


結束後,忠叔叔下樓到了車上,而我進了浴室清洗著身體。


過了不久一個熟悉的聲音關心著我,原來媽沒走,他一直在樓下等著我們,媽在浴室門外問著我,

媽:[他完成了?]

我:[嗯,,,]

媽:[他弄在妳身體裡?]

我:[沒,,,他拔出來了]

媽:[這幾天我把家裡留給你們,我跟朋友出去幾天,妳讓他進妳房]

此時的我心裡相當的煎熬,可是為了報恩,我答應了母親的要求。


==========================================================


隔天,我進了忠叔叔的房內,跟他說母親交代的事。


那晚,我們不像第一次那麼的生澀,我叫出了聲,而忠叔也不客氣地將大量的精液射在我的身體裡。


之後的兩個月,到我出嫁前,忠叔叔幾乎每晚都跟我同房。


我們從最初的害羞、膽怯,到了現在,我把他當成自己的愛人,用我的肉體滿足他的需求,並且不顧後果的讓他在我體內播種。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