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科學幻想]

淫城系列

[複製連接]
查看: 188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muh4141fang
Editor | 2018-12-30 23:28:48

第一章淫游南嶺
卻說那淫城以南數十公里,就是南大嶺的崇山峻嶺。南大嶺,從西到東,綿延數千公里,縱深數百公里,汽車在山中穿行數天,穿越南大嶺,就可到達廣大的南方地區了。
那南大嶺的崇山峻嶺之中,有無數的溪流河水,林木茂密,風景與淫城所在的八百裡淫川平原完全不同。每到週末,淫城的有錢人,便紛紛驅車,前往山中避暑。
南大嶺北側的少華山,有許多度假山莊,還有很多有錢人的別墅區。
淫城某民營公司經理趙大勇,三十三四歲,是孫誠的業務夥伴,這傢夥和孫誠雖然都開著自己的公司,都是老闆,但和孫誠不同的是,他黑白兩道都很熟,比孫誠更加狂熱地愛好玩弄性感老婦。
他的老娘趙寶玲和他大姨趙燕玲,是兩位性感老婦,當然難逃他的魔掌。他爹早死了,母親和大姨依靠他生活,成了他的性女奴。大姨雖然自己有家,但生活上靠他接濟,自難逃折磨。
八月初,淫城酷暑已過,天氣陰陰的很舒服,時而還下些小雨。雖然已不熱了,可週末,趙大勇還是按照老習慣,開著他那輛銀灰色的海南馬自達,拉著母親和大姨,前往南大嶺,換換空氣。
這是個星期六的下午,天陰陰地,趙大勇駕著車,輕快地奔馳在淫城通往南大嶺的平整的一級公路上。
一個小時後,他們來到了南大嶺北側的少華山腳下,開始進山。
在山路上,車到半山腰,他們看到路邊有一家山民自己開的休閒區,還有停車場,於是停了車,來到那休閒區。
那休閒區位於一條溪流邊,在溪邊的石頭上,擺著些塑料桌椅,這地方草木繁茂,山青水秀,令人心情為之一爽。
三人下車,挑了溪邊一張桌子坐下。主人家送上茶水飲料,他們卻說不要,原因何在,看到後面便知。
由於是夏天,趙燕玲老姐妹花都穿著短裙,光著美腿香蓮,穿著拖鞋,見那草木掩映中,溪水清澈見底,趙燕玲先自忍不住了,離開椅子,走到石邊,將一隻香蓮伸到水裡,開始用溪水洗腳。
說到這裡,應該描述一下趙燕玲老姐妹花了。
趙大勇的性感老娘趙寶玲,54歲,身高1米65,容貌姣好,豐滿白嫩,肥臀美腿,腳長得異常秀美白嫩;趙大詠的大姨趙燕玲,58歲,1米68,貌俊美,大乳細腰肥臀美腿,葵7d長得異常秀美白皙。老姐妹花都是淫城常見的那種性感老婦。
那大姨趙燕玲在溪水中洗腳,那腳越發顯得白皙,看得趙大勇直嚥口水,他也走了過去,伸出手去,捉了大姨的白皙秀足,幫她洗腳。趙燕玲的腳很敏感,很怕癢,被趙大勇一捏,癢得她驚叫起來,想把腳收回,卻哪裡掙扎得脫?
趙大勇使勁捏弄著大姨的秀足,雞巴漸漸有些硬了。到後來,他抬起大姨的秀足,吞到嘴裡,盡情品嚐起來,弄得大姨咦咦呀呀叫個不停。
那邊,性感老娘趙寶玲見兒子和大姐玩得高興,不覺有些吃醋,便也趕了過來,拿起帶攝影功能的手機,叫道:「給你們拍幾張品蓮圖吧。」
便連連拍攝了十幾張數碼照片。
然後,她也把她的嫩腳伸到清澈的溪水裡,洗了起來。
趙大勇見四隻香蓮泡在清澈的溪水裡,倍感刺激,便放下大姨的腳,連連捧起那溪水,喝下肚去,歎道:「這是你們洗腳的溪水啊,高級飲品啊!」
他又捉了母親的嫩白腳,捏弄起來,又弄得母親癢得叫個不停。
大姨趙燕玲見了,心下也不覺微微有一些妒意,一解花小褂,露出兩隻大乳房,道:「你們餓了吧,來吃奶吧。」
原來,趙燕玲家丈夫兒子齊全,她生兒子晚,兒子今年才十四歲,一直吃她的奶,五十餘歲的丈夫也吃。
她和二妹及外甥出去旅遊,只要有她在,就不用買飲料和食品,吃她的奶就可以了。她自己也吃她擠出的奶。現在外面買的食品衛生狀況令人不能放心,吃她的奶,又好吃,又衛生。
那母子倆都撲上去,各叼住她一隻褐色大奶頭子,使勁吮吸。趙大勇邊吸還邊使勁地擠大姨的奶子,趙燕玲被弄得又疼又癢,一個勁地叫喚。
這時,那主人家看到這一幕,也激動起來。這裡要交待一下,那主人家也是母子兩人,兒子大約十六七歲,母親四十七歲,中等身材,雖說是山民,卻有著前秦帝國血緣,那婦人雖然上了年紀,也有些姿色,甚為肥美,奶子很大,她也是穿著短裙,光腳穿著拖鞋,剛才趙大勇就注意到了,她的腳長得甚為性感嬌小光滑。
這家母親名叫王月寶,兒子名叫王建設。山裡人家,沒什麼娛樂,兒子幾年前就把母親奸了。
母子倆見到溪水裡的一幕,半大的小夥王建設衝動起來,一把將母親按翻在床。他們有個屋子,屋子外有涼棚,涼棚下有個小床。有時客人有性要求,王月寶就在這小床上或在屋裡供客人蹂躪,賺點錢。
再說那趙大勇母子,吃飽了大姨的奶。母親趙寶玲有些尿脹,便蹲在石邊,撩起裙子,她短裙裡什麼也沒穿,便尿了起來,她的尿流和溪流流作一處。
趙大勇忙伸手,把溪水和母親的尿水一起捧起來喝下。大姨把這一幕也用手機拍攝下來。
這時,他們聽見上頭有婦人的叫聲,抬頭一看,見那女主人被她兒子按倒正在摸奶哩。他們便趕了上去。
趙大勇用手機拍攝下那摸奶場面,那婦人他一來就看上了,此時喝了大姨的奶和母親的尿之後,更是性慾膨脹,便提出了性要求。王月寶見客人要操,生意來了,便推開兒子,王建設只好讓位。
按照趙大勇的要求,王月寶站在小床邊,彎下腰,撅起肥白的屁股,趙大勇站在她屁股後頭,從後面使勁捅她逼眼,捅得她奶子亂晃。不住叫喚。趙大勇一邊操,一邊揮掌猛擊那性感熟婦肥白的屁股,疼得那婦人叫得更厲害了。
老姐妹花在旁不斷拍攝。
趙大勇見旁邊王建設雞巴硬硬的,便讓他坐在床邊,令王月寶埋頭於兒子前面,大口吮吸兒子的雞巴。
趙大勇和王建設都舒服得直哼哼,王月寶也不住哼哼。
老姐妹花看得性起,也湊上去,揉摸王月寶不住晃動的豐滿奶子。
王月寶更是叫個不停。
趙大勇聽著王月寶的淫叫,舒服極了,一個憋不住,射了。過了一會,王建設也射到母親的嘴裡。
趙大姨忙把大奶頭子伸到外甥嘴裡,給他補充營養。
歇息了一會,母子三人繼續回到下面溪流邊的石頭上,坐下來打牌。
他們打的是淫城流行的一種撲克玩法,「挖坑」兩個人打一個最厲害的。
母子三人還有獨特的獎懲方法。
第一盤,趙大勇挖坑輸了,他被罰舔母親和大姨的逼。趙燕玲和趙寶玲都坐在椅子上,掀起短裙,她們都沒穿內褲,亮出她們長滿黑毛的陰部,趙大勇輪流蹲在她們兩腿之間,舔她的逼,把她們忍不住分泌出來的淫汁吃下去。
第二盤,趙大勇又輸了,被罰舔她們的腋毛,癢得她們直叫。
第三盤,趙大勇還是輸,被罰跪在她們腳下舔她們的玉趾。
第四盤,性感母親趙寶玲輸了,被罰吮吸趙大勇的雞巴,舔得趙大勇雞巴再度硬起。
第五盤,大姨趙燕玲輸了,被罰舔她二妹趙寶玲的屁眼。趙寶玲扶椅彎腰而站,撅著肥白屁股,大姐的口水塗滿了她的精緻屁眼。
這牌一直打到天快黑了。王月寶點亮了電燈。趙大勇他們收了牌,性致卻愈來愈濃。
趙大勇見王月寶家有條大黑狗,又動了壞心思。他命王月寶跪趴著,讓大狗爬上去把她操了。趙大勇在一旁不斷拍攝。
他雞巴硬硬的,他見王建設雞巴也硬了,於是叫道:「你媽交給我和狗,我媽和我姨歸你了!」
王建設大喜,撲向那老姐妹花。
老姐妹花驚叫著,想逃,但沒跑成功,被身強體壯的王建設一把抓住,都掀翻在小床上。
趙氏老姐妹花都被迫躺在了床邊,四條美腿高舉,亮出逼眼。十七歲的粗壯的王建設,挺著堅硬的雞巴,這個逼捅兩下,那個逼戳兩下,循環往復,快活極了!那兩個性感老婦,則被這個粗壯的傢夥操得不住叫喚,淫汁不斷溢出。
公狗和王建設幾乎同時射了精。
天黑了,趙大勇給王月寶付了錢,帶著大姨和母親,離開了這個快樂的休閒區。車,繼續往山上開去,身後,傳來王月寶的淒慘叫聲,那是她的兒子又在蹂躪她了。
趙大勇將車開到一家度假山莊,在酒店裡開了一間標準間。在這間客房裡,很快響起了老姐妹花的呼喊聲,趙大勇越戰越勇,老姐妹花的呼喊聲一直響到凌晨。


第二章淫城奶媽何惠玲
在淫城有不少高檔住宅區,住的都是富人。每天清晨,這些社區的大門口,就會聚集著一些奶媽,供社區裡出來的居民擠奶。現在,這些有錢人覺得喝買來的牛奶不放心,都愛喝早上現擠的女人的鮮奶。
那些奶媽,都是些下崗女工,為生活所迫,又不願意涉足色情業,於是出來到住宅區門口供別人擠奶,也有的到別人家裡做奶媽,有的給多家做奶媽,也有的只給一家做奶媽。
出來擠奶的有男有女,都是住宅區裡的居民,擠出鮮奶回去給全家做早餐,有的男的直接吃奶。
這些奶媽,年齡從二三十歲到五六十歲都有,都是大奶子女人,產奶量大,有給多人餵奶的資本。
淫城有些中等住宅區的門口,也有奶媽。如孫誠租住的周艷娥的房子所在的社區,每天清晨,大門口總是聚著二三十個奶媽。
且說那性感熟婦周艷娥,本是孫誠同學的母親,自從孫誠租了她的房子,她就經常過來為孫誠打掃,當然每次過來都會遭到孫誠的蹂躪。後來發展到過夜,再後來,發展到孫誠的哥們趙大勇也加入。
再後來,趙大勇讓周艷娥的二兒子楊大雷也加入,形成三個人輪姦周艷娥,趙大勇還經常把周艷娥母子亂倫的場面攝了像,然後出賣給熟婦網站。
昨天夜裡,周艷娥又被那三個傢夥蹂躪了大半夜,到凌晨才昏昏睡去。
早上,趙大勇醒得早,見其他人還在昏睡,他先起身,看了看冰箱,裡面什麼也沒有,就想下樓,到住宅區外頭買些豆漿油條之類的早點。
那趙大勇,34歲,和孫誠同歲,自己也開著一家公司。他下了樓,來到社區大門口,只見二三十個奶媽站在那裡,正在給居民們擠奶。由於天太早,出來的居民不多,還有些奶媽閒著。
有些奶媽還帶著她們十幾歲的兒子來,那些兒子的任務是幫著擠母親的奶。
還有些奶媽則在大門口一側的傳達室裡供男人們直接吸奶。
趙大勇一見,忙活了大半夜的雞巴又有些發硬了,心想,沒想到這麼個中等住宅區也有奶媽。他不打算買油條豆漿了,走上前去,選了一個閒在一邊的熟婦奶媽,別人喜歡年輕的,他卻喜歡年紀大的。
經過交談,趙大勇把那位年紀大的奶媽帶進傳達室。傳達室的外間已經有幾個奶媽在供男人吸奶。趙大勇給了看門的幾塊錢,就把那奶媽帶進了傳達室的裡間屋。
那奶媽名叫何惠玲,是附近大廠的下崗女工,今年54歲,她十年前生了小兒子,小兒子一直吃她的奶,所以她到現在還有奶。
她十九歲的大兒子也吃她的奶,今天,她大兒子何進軍也來了,幫著擠她的奶。
何進軍今年十九歲,沒有工作,就靠每天幫著把母親的奶擠到居民的鍋裡,掙點小錢。
何進軍在外面等著,客人直接吸奶,不用他擠杪璧哪塘恕?那何惠玲,54歲,身高1米74,貌俊美,燙髮,雖然年紀大了,卻是身材高大,膚色白皙,大白腳長得異常俊美白皙,當然,她最吸引人的是她的大奶子。
她穿著花襯衣,短裙,此時正值七月流火的酷暑時節,她光著美腿俊蓮,穿著拖鞋,分外性感。
她沒戴奶罩,一解開襯衣,兩隻大奶子就呈現在趙大勇眼前,那兩隻大奶子,長及腹部,黑色大奶頭子,大如葡萄。大奶子又白又軟,趙大勇見了,雞巴立即起立,向那性感熟婦致敬。
他光著膀子,只穿了個大褲衩子,雞巴勃起,何惠玲看得清清楚楚,但她見得多了,也就見怪不怪了。
趙大勇使勁地擠何惠玲的大乳房,大股的奶水噴湧出來,噴了他一臉,趙大勇忙叼住那奶媽的大奶頭子,使勁吮吸起來。
何惠玲的大奶子被弄得又疼又癢,忍不住呻吟起來。
趙大勇不但吃奶,還按捺不住撕咬何惠玲的大奶頭子,何惠玲疼得驚叫了起來。
如果客人出額外的錢,奶媽們是可以提供性服務的。趙大勇把何惠玲帶到裡間屋,就是要操她。
何惠玲的產奶量很大,趙大勇算貪婪的,但只吃了她一隻大奶子的一半奶,就吃得飽飽的了。
趙大勇吃飽了婦人的奶水,雞巴更硬了。他見那婦人另一隻奶脹得滿滿的,就問:「那只奶脹不脹?」
那性感熟婦點點頭。
趙大勇道:「那叫你兒子進來一起吸吧。」
何惠玲又點點頭。
趙大勇又問:「你兒子可以隨意擠你的奶,肯定入你了是不是?說實話!」
何惠玲羞紅了臉,沒有說話。趙大勇立即撕咬她的大奶頭子,那奶媽疼得受不了,只得招供,確實她和兩個兒子都亂倫了。
何進軍進來了。趙大勇道:「兄弟,我把你媽今天的奶都包了,還要請你一起分享她。」
平時,何進軍都是擠完了媽媽的奶,上午九點多回家後才操母親,此時有客人邀請,可以提前奸母,他當然樂意了。
他抓著母親另一隻奶,又吸又揉,弄得母親不住驚叫。
趙大勇撩開了何惠玲的短裙,見她裡面什麼也沒穿,便罵道:「真是個老騷貨!」
他見何惠玲陰毛濃密,更興奮了,便去撕咬陰毛,舔逼。
何惠玲坐在椅子上,分開兩腿,亮出逼眼,上面供兒子吸奶,下面供客人舔逼,她被弄得不住呻吟。
趙大勇蹲在何惠玲的兩腿之間,扒開她的逼眼,使勁地舔著,何惠玲淫水湧出,都被他吃了。
吃了那奶媽的淫水,趙大勇更加獸性膨脹。
他和何進軍將那奶媽的兩條大美腿掀了起來,各捉了她一隻俊美的大白腳,貪饞地吮吸起來。
何惠玲靠在椅子上,美腿高舉,被弄得淫水直流,不停地叫喚。
趙大勇獸性大發,他見屋裡桌上有根黃瓜,從中挑了根又粗又大的,洗乾淨了,一下子插入奶媽的逼眼,然後他把奶媽從椅子上拉起來,自己坐在椅子上,拉下大褲衩子,他那又黑又粗的傢夥,如同一頭鋼炮,高高地昂起頭來。
何惠玲站在趙大勇面前,撅著屁股彎著腰,手扶趙大勇的粗雞巴,大口吮吸起來。
何進軍則站到母親的肥白屁股後頭,扒開她的精緻緊小屁眼,伸出毒舌,貪婪地舔了起來。
何惠玲逼裡插著大黃瓜,屁眼被兒子舔得很癢,她忍不住淫水直流,時不時媚眼含春,看趙大勇一眼。她伸著柔軟的媚舌,細細地舔著趙大勇的大龜頭,一路舔下去,舔遍了趙大勇的整根黑炮。趙大勇見這麼大年紀的性感婦人如此淫賤,不由得雞巴越發粗硬了!
此時,何進軍舔得母親的屁眼塗滿了他的口水,然後,手持雞巴,慢慢頂入了母親的緊小屁眼。
何惠玲更覺難忍,騷性更加難以按捺,大口吮吸趙大勇的雞巴,兩隻玉手還不住地溫柔撫摸那根黑炮。
趙大勇舒服得直喘粗氣。
何進軍的雞巴插在母親緊小的屁眼裡,也覺得舒服得不得了,使勁往母親屁眼深處裡頂,頂得那性感熟婦不停地呻吟。
何惠玲又用她那柔軟香舌舔趙大勇的龜頭,趙大勇實在受不了了,低吼了一聲,突然精液射出,射得何惠玲滿臉都是。何惠玲忙一口將趙大勇的雞巴含在嘴裡,將趙大勇繼續射出的精液吃下。
然後,她還將趙大勇的雞巴吮吸得乾乾淨淨。
何進軍的雞巴也被性感老娘的屁眼夾得再也憋不住了,不由得是精液狂射,都射入母親屁眼深處。
何惠玲又轉過身來,跪在兒子面前,將兒子那根雞巴吮吸乾淨。
趙大勇躺在椅子上,舒服得直喘氣。
他付了錢,留了何惠玲的小靈通電話號碼,然後,何進軍幫著,又將她的奶擠了些出來,趙大勇用鍋裝了,準備帶上樓給大夥吃。
他這一番折騰,足有一個多小時,上樓一看,那三個男女還在沉睡。
他見那周艷娥,看上去只有五十多歲,中等身材,豐滿白嫩,躺在那裡,一身白肉黑毛,分外性感,他剛才喝的何惠玲的奶水和吃的淫水又起作用了,雞巴不由得又硬了起來。
周艷娥脫下的肉色短絲襪扔在枕邊。趙大勇拿起那肉色短絲襪,使勁地嗅那發黑的襪尖,那性感熟婦的醉人蓮香令他更加興奮衝動。
他撲上床去,熱烈揉摸那性感熟婦的豐滿乳房,吮吸撕咬她那大奶頭子。
周艷娥被弄醒了。趙大勇壓到她身上,一邊和她親嘴,一邊將雞巴插入她逼眼。周艷娥被操得不住哼哼,兩條美腿不由得揚起,兩隻嫩腳在趙大勇身體兩側晃悠。
周艷娥的呻吟聲,使得她兒子楊大雷,還有孫誠,也都醒了,他們各捉了周艷娥一隻嫩腳,盡情地吮吸撕咬。
周艷娥被奸弄得叫作一團。
又一場輪姦開始了。
這場輪姦一直持續到下午,餓了,就喝那一大鍋何惠玲的鮮奶。
晚上,趙大勇請大家去高新區的真弓夜總會唱歌。他給何惠玲打了電話,她和她兩個兒子也來了。
在包間裡,何惠玲和周艷娥兩位性感熟婦遭到包括她們兒子在內的趙大勇等五位男性的野蠻輪姦。


第三章一夜前後的兩起強姦
八月十八日的下午,淫棍趙大勇,操了周艷娥一個下午。
傍晚,周艷娥起身,回家去給丈夫和兒子做飯去了。趙大勇喝飽了周艷娥的尿和淫水,不想吃飯,就在周艷娥的房子裡看電視。
那天的奧運會比賽,中國隊寸金未得,而且羽毛球和乒乓球接連失利,看得趙大勇有些鬱悶,於是就下了樓,出去走走。
此時,已經是夜裡十點半左右,已經很晚了,不過,由於天氣涼爽,外面還是有很多人,或是散步,或是在吃夜宵。
與周艷娥她們社區相鄰的是一所規模很大的高校的家屬區。
趙大勇想去吃肯德基,需要經過那個家屬區。
他走著走著,眼前出現了一位性感熟婦。
這位性感熟婦名叫呂鳳玲,高大豐滿白嫩,身高一米七二,年約五十歲,圓臉,頗有姿色,大白腳秀美白嫩,她穿著碎花連衣裙,光著光滑的玉臂,光著美腿嫩腳,穿著拖鞋,在趙大勇前方慢慢走著。
她是高校的女員工,正準備回家。
趙大勇被那個性感熟婦給吸引住了,他盯著那婦人一起一落的白嫩腳後跟,使勁嚥著口水,一路緊跟。
那熟婦發現有人跟蹤她,於是放慢了腳步,回頭看去,見是一位衣著高檔的中青年男子,一看就是有錢人,不知怎的,她頓時沒有了反感。
她繼續慢慢走著,而且越走越慢,像是在等著趙大勇上去搭話。
她走進了家屬區的一個分區,趙大勇也跟了進去。
在路的右側是一片黑壓壓的低地,那裡有二十幾個乒乓球桌,都是水泥的,平時不少大人小孩在這裡練球,此時已近夜裡十一點,那裡黑黑的,一個人也沒有。
趙大勇突然從後面撲了上去,卡住呂鳳玲的脖子,將她從路上拖下了那片低地。
呂鳳玲先是嚇了一跳,當她明白是跟蹤她的趙大勇所為後,對趙大勇的好感使她掙扎的力量減小了,其實,就是她全力掙扎,她一個年近五十的婦女,又哪裡有力氣掙脫趙大勇這頭大色狼呢?
在趙大勇的逼迫下,呂鳳玲被迫扶著乒乓球桌,彎下腰,撅著屁股。
趙大勇從後面撩起呂鳳玲的裙子,扒下她的小三角褲,粗暴地將雞巴頂入呂鳳玲的逼眼。
呂鳳玲的逼眼被強行頂開了,她忍不住發出呻吟聲。
趙大勇將一隻魔爪伸到呂鳳玲身下,使勁抓她奶子,同時使勁將雞巴往她逼眼裡狠戳。
黑暗的低地裡,響起了中年女人的痛苦呻吟,但無人聽到。
趙大勇更加肆無忌憚,一邊操一邊還不時揮掌猛擊那性感熟婦的肥白屁股。
漸漸地,呂鳳玲沉醉於那種被蹂躪的感覺,呻吟聲裡漸漸帶了很多淫靡的成份。
當趙大勇射入她逼眼之後,她完全被他征服了。
呂鳳玲的丈夫常駐深圳,她寂寞難耐,好久沒被男人操得這麼爽了。
她帶著趙大勇到了她家,繼續供他蹂躪。
孩子已經睡了,但她的叫聲大了些,她十七歲的兒子呂偉被母親的叫聲驚醒了,他來到母親門外,當他看到母親跪趴在床上,撅著屁股挨操的淫賤姿勢時,他的雞巴不由自主地硬了起來。
在趙大勇的協助下,呂偉平生第二次進入了媽媽的陰道,第一次是媽媽生他的時候。有趙大勇在,呂鳳玲雖然不願意,但毫無辦法。
第二天,趙大勇去南京出差,兼會情婦孫蘋。
孫蘋是趙大勇在出差途中認識的一位南京美婦,身高一米八一,五十四歲,貌俊美,大白腳異常秀美白皙。
在淫城機場候機大廳裡,趙大勇坐在椅子上搜索著前後左右的性感女人們。
很快,一個性感熟婦進入了趙大勇的視線。
這是一位女機場地面工作人員,她名叫馬俊玲,身高一米七四,五十二歲,貌俊美,大乳房,走起路來一顫一顫地,細腰肥臀美腿秀足。她穿著白襯衣,戴著工作人員的胸牌,透過襯衣,可以清楚地看見她背後的白色的奶罩背帶。她下身是藍色製服裙,美腿秀足,肉色絲襪高跟鞋,實在是個很性感的女人。
她去解手,她不願意和乘客們混在一起上大廳中間的幾個洗手間,於是走向大廳的遠遠的角落,那裡幾乎沒什麼人,也有洗手間,但沒人去那麼遠上廁所。
趙大勇一見機會來了,於是跟了上去。
馬俊玲發現了趙大勇,這次,仍是趙大勇那身富人打扮使得馬俊玲對他不但不反感,反而還回頭看了他幾眼。
趙大勇更有了勇氣。
他跟著馬俊玲進了女洗手間。
這可是馬俊玲沒想到的。
趙大勇逼迫馬俊玲彎下腰,上半身趴在洗手台上,撅起屁股。
趙大勇撩起馬俊玲的短裙,發□'7b,這個騷婦裡面只穿著肉色褲襪,而未穿三角褲,不由大喜。
因為馬俊玲這個性感熟婦經常被幾個領導操,所以她乾脆只穿肉色褲襪,方便。
趙大勇把馬俊玲的褲襪扒到她腿彎處,掏出自己的雞巴,就從後面頂入馬俊玲的逼眼。
同時,他將魔爪探到馬俊玲胸前,狠狠抓住她的一雙大乳房,狠命地將雞巴往馬俊玲的逼眼深處頂入。
馬俊玲疼得驚叫起來。但這間洗手間距大廳中央實在太遠,根本無人聽到。
趙大勇獸性大發,抓著馬俊玲的大奶子,把雞巴往她逼眼裡使勁地撞擊。隨著他的撞擊,馬俊玲發出聲聲驚叫。
她想掙扎,但她一個五十二歲的中老年婦女,哪裡掙得過趙大勇那個青壯年色狼呢?
她無力地哭泣著。
她柔軟的乳房,捏起來手感很好。趙大勇覺得特別痛快,於是加速撞擊。
而他對這個俊美老婦的撞擊,使得這個女人發出驚叫,婦人的驚叫,更刺激了趙大勇的獸性。
他一手繼續抓住馬俊玲的奶子,另一手騰出來抓住馬俊玲盤在腦後的髮髻,迫使她抬起頭來,看她自己在鏡中的淫態。
馬俊玲羞愧得紅了臉。
趙大勇從後面操,還嫌不過癮。他又把雞巴從馬俊玲的逼眼裡拔出來,命她轉過身,將她抱上洗手台,讓她面對自己坐在洗手台上。
趙大勇分開馬俊玲兩條美腿,從正面將雞巴插入她的逼眼。
趙大勇緊緊抱住馬俊玲,一面和她熱烈親嘴,一面把雞巴朝她逼眼亂頂,頂得馬俊玲嗷嗷直叫。
這個女機場工作人員,萬沒想到會在機場受到如此的性攻擊,開始時,她被操懵了,現在,她則有些迷亂。
趙大勇乾脆將馬俊玲的兩條美腿掀了起來,扒了她的高跟鞋,將她的一條美腿扛在肩上,托起另一條美腿。
趙大勇捉住馬俊玲一隻秀足,那襪蓮非常精美。趙大勇盡情捏弄那柔軟的襪蓮,然後把那襪蓮發黑的襪尖送到自己鼻下,使勁嗅著。那成熟女人襪尖醉人的異香被趙大勇深深吸入大腦,令他獸性大發,發狂般地猛捅馬俊玲的逼眼。捅得馬俊玲叫作一團。
射入馬俊玲的逼眼之後,趙大勇和她互換了電話,留她在洗手間裡慢慢整理衣服,趙大勇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不緊不慢,登上了飛往南京的飛機。
這是日本生產的「大鷹700──850」型大型客機,共三層,可裝載1850位乘客,機艙寬大。配有150名空中婦。
日本的十萬家航空公司中,不少都配備了這種寬大的客機,淫城的兩大航空公司也使用了一些。
飛往南京的客人很少,客艙裡空蕩蕩的,有大量空位。有幾個客人乾脆躺在空位上睡覺。
一夜前後製造了兩起強姦事件,強姦了兩個女人的淫棍趙大勇可不閒著,他的兩隻賊眼又盯上性感的空婦們。一夜前後,他強姦了兩個性感熟婦,這會,性感的空婦們又使他衝動起來。
服侍趙大勇的空中婦名叫於惠玲,她大約五十歲,身高一米七,容貌嫵媚妖冶,膚色白皙,大乳細腰肥臀美腿秀足,腦後梳髻,穿著黑色小褂短裙,肉色褲襪高跟鞋,甚為精美。
趙大勇所坐的座位,前後左右都空無一人。趙大勇向於惠玲提出性要求。
有些空中婦是可以為乘客提供性服務的,但那也是在洗手間裡,趙大勇卻不是,他見於惠玲答應了,竟就勢將她按在空著的一排座位上。
於惠玲大吃一驚,恰待掙扎,已是來不及了。
趙大勇壓上去,先是捉住於惠玲一隻秀足,扒了那高跟鞋,捉住於惠玲那精美襪蓮,貪婪地嗅那發黑的襪尖,那成熟性感女人的蓮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腦,令他雞巴暴起。
趙大勇粗暴地將於惠玲兩條美腿掀過頭頂,這時,可以看到於惠玲短裙裡面穿的是肉色無襠褲襪,而且未穿三角褲。
那空婦雙腿被掀過頭頂,逼眼屁眼朝天,趙大勇無恥地舔她的逼眼和屁眼。
於惠玲被弄得淫水直流,不住呻吟。
其他客人看到這樣也可以,於是紛紛將空婦們按倒在座位上操了起來,頓時客艙裡一片空婦呻吟之聲。
於惠玲雙腿被掀過頭頂,被趙大勇舔得不停地叫喚。
她的隱密而敏感的屁眼,就這麼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任憑男人舔弄。
這時候,另一個男乘客從這排座椅的另一端走過來,於惠玲的精美襪蓮就在他眼下晃動。他按捺不住,捉了於惠玲柔軟的襪蓮,使勁捏了起來。
於惠玲忍不住叫了起來。
到了南京之後,在南京祿口機場,趙大勇正往機場樓外走,當地一個女機場工作人員從他面前走過。
她叫方玉蘋,四十八歲,一米六八,頗有姿色,身材高大,大乳房,大白腳異常清秀白皙,她與淫城的女機場工作人員大不相同,穿得遠不像淫城的女工作人員那樣精緻,而是非常隨意。後來趙大勇發現,這也是許多南京婦女與淫城婦女的不同。
方玉蘋隨隨便便穿著件白襯衣,下身是藍色製服褲,像是幾天沒換的樣子,光著大白腳穿著拖鞋,穿得非常隨意。
她見趙大勇盯著她看,於是也盯著趙大勇看。
趙大勇便上前和她攀談起來。
南京祿口機場,不但機場小,而且旅客少,工作人員也少,遠遠難以與淫城的機場相比。
方玉蘋的脾氣,她看不上的男人,休想碰她;她看上的男人,她願意獻身。
趙大勇就是她看上的男人。
所以,當在她的空蕩蕩的辦公室裡,趙大勇突然將她抱上辦公桌時,她扛7d不吃驚,也不反抗。
她的拖鞋掉到了地上。
趙大勇接著扒掉了她的長褲和小三角褲,這樣,她上身穿著白襯衣,下身一絲不掛。
方玉蘋兩條美腿分開,趙大勇蹲著,把頭探入方玉蘋的兩腿之間,貪婪地舔著那性感熟婦的逼眼。
方玉蘋被舔得有些受不了,性格直爽的她不會忍耐,直接叫了起來。
舔到後來,趙大勇道:「阿姨,快尿啊,我想喝你的尿!」
方玉蘋心裡一熱,就尿了出來,都給趙大勇喝了。
方玉蘋低頭看著趙大勇貪婪地喝她尿的樣子,又感動,又刺激,忍不住又叫了起來。
離開機場,經祿口到南京的高速公路,來到市區,趙大勇入住了新街口的四星級泛亞酒店。他在南京的老情婦孫蘋趕了來,趙大勇在這一天的連續的艷遇中消耗過大,面對孫蘋,竟半硬半軟。
於是,孫蘋讓他躺在席夢思床上,她站著,將她那秀美白嫩的一玉趾伸入他嘴裡供他吮吸。美人玉趾,使得趙大勇的雞巴又硬了些。
孫蘋跪坐在他雞巴上,前後搖動,足足搞了二十幾分鐘,趙大勇一聲怪叫,終於射了出來,都射入孫蘋逼裡。
第二天,兩人到酒店的中餐廳裡吃了早餐,然後,孫蘋帶著趙大勇見了幾個生意上的朋友。
大家吃了午飯,孫蘋就回去休息了。
次日,孫蘋又帶著趙大勇會見生意上的朋友。
趙大勇對南京的印象,街頭的美女比淫城少很多。不過,南京畢竟是六朝古都,大城市,美女還是有的。傍晚,趙大勇辦完了事,在南京市中心的新街口轉悠。孫蘋一直拉著他談生意,他有些煩,於是趁孫蘋暫時回家,他關了手機,獨自在街上轉悠。
這天正是星期五的傍晚,新街口一帶又是各大百貨大樓林立的商業區,人頭攢動,熙熙攘攘。就在一家百貨大樓前,趙大勇突然看見一位性感熟婦,此女人名叫宮月清,身高約一米六三,看模樣年近五十,四十八九歲的樣子,容貌清秀姣好,長剪髮,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穿著黑色小褂,黑色七分褲,光著半截小腿和美麗的秀足,十分清秀利索,穿著拖鞋,走在趙大勇前面。
趙大勇一見,口水差點掉下來。於是,他就緊緊跟在後面。
走了一陣,宮月清發現後面有人跟蹤她,遂站住回頭一看,見是一個穿著考究的年輕人。南京婦女較傳統保守,對家庭比較忠貞,不似淫城婦女那般開放,宮月清冷冷地盯著趙大勇道:「你跟著我幹什麼?」
趙大勇情場老手,哪裡會怯場,他滿臉堆笑道:「大姐,我是外地來的,想去夫子廟買些鹽水鴨帶回去,給朋友們做禮物,也讓他們知道知道南京的特產。可是我不知道怎麼走,問了幾個人,都問不到路。」
那宮月清臉色緩和下來,道:「是嗎?正好我們一個方向,你跟我一起去那邊的公共汽車站吧,不遠,七八站路就到了。」
於是,她帶著趙大勇,來到公共汽車站,一邊等車,一邊兩個人聊了起來。
趙大勇憑他那三寸不爛之舌,很快就取得了宮月清的信任。她家裡,丈夫已死於她的胯下,就她和兒子兩個相依為命,她給兒子打了個電話,說媽媽晚點回去。
公共汽車到了,她和趙大勇一起上了車,她答應陪趙大勇到夫子廟採購。
兩人在夫子廟逛了很久,買了不少鹽水鴨狀元豆之類的特產,趙大勇一個人不好拿,就請宮月清幫他一起拿回去。因為已經很熟了,宮月清就答應了。趙大勇請她吃了晚飯,兩人打車,一起來到新街口的四星級新富泛亞酒店。
趁電梯上到44層,來到了趙大勇的房間。
趙大勇請宮月清歇息歇息,熱情地從MINIBAR裡拿出一罐飲料,倒在杯子裡給宮月清喝。
宮月清喝下飲料,漸漸感到胯下和奶頭髮熱發癢。原來,趙大勇在飲料裡下了春藥。
趙大勇見那性感熟婦中了招,大喜若狂,一下將那宮月清撲到在床上,捉了她那白皙秀足,就啃了起來。
宮月清本就是個騷婦,吃了春藥,更是性慾發作。趙大勇啃她的白腳,弄得她淫水直流,不停地叫喚。
品嚐著宮月清的白腳,趙大勇的雞巴勃然而立。
宮月清跪在床上,趙大勇跪在她身後,從後面將雞巴插入她的逼眼,使勁地操她,同時還把手伸到她前面,死命抓住她的豐滿乳房。
宮月清哭叫著,那哭叫聲更刺激了趙大勇的獸性。
操了宮月清半小時後,趙大勇射入了宮月清體內。
兩人躺著休息。
過了一會,趙大勇將雞巴塞入宮月清嘴裡,在她嘴裡,他雞巴又硬了,於是他又壓在宮月清身上操她。
正操得歡,宮月清的手機響了。她一接,是她兒子。
趙大勇命她叫她兒子來。宮月清不願意,趙大勇就停止下來,不操她,急得那騷婦只好照趙大勇的吩咐叫她兒子來。
當宮月清十幾歲的兒子劉漢勇趕到酒店,趙大勇為他開了門。
當他看到一絲不掛的母親後,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平時對母親的暗戀加上現場事態的刺激,使得他陷入狂亂,於是他按照趙大勇的吩咐,一起輪姦了母親。
星期天,趙大勇返回淫城。
在南京祿口機場,快登機的時候,趙大勇又看上了一位性感熟婦。到了飛機上,他特意坐到她身邊,和她聊了起來。
這位性感熟婦名叫朱惠琪,是江蘇煙草局的女幹部,前往淫城出差。
那朱惠琪,四十六歲,嬌小豐滿,身高一米六,頗有姿色,剪髮,大乳房,腳長得很標緻,穿著小褂短裙,肉色褲襪細帶高跟皮涼鞋,那絲襪裡的秀美一玉趾更顯得分外誘人。
不到兩個小時,飛機在淫城機場降落。
趙大勇的司機開著他那輛海南馬自達來接他。
趙大勇讓司機坐機場大巴回去,自己駕車,帶著朱惠琪往城裡開去。
朱惠琪的房間早由單位幫她頂訂好了,她本應入住江蘇駐淫城辦事處開辦的紫金山酒店,但趙大勇帶她入住了對面的四星級雍都泛亞酒店。
下午,趙大勇在酒店裡姦污了朱惠琪。
趙大勇站在地毯上,叉腰而立。朱惠琪一絲不掛,跪在趙大勇面前,大口吮吸趙大勇的那根黑雞巴。
趙大勇這個淫棍,他的雞巴黑黑的,勃起來後硬硬的,十分凶狠。
他低頭看著這個性感熟婦,這個煙草局的女幹部,下賤地吮吸他的黑雞巴,不由十分得意。
朱惠琪除了吮吸,還時不時伸出香舌舔趙大勇的黑龜頭,趙大勇舒服得直喘粗氣。
朱惠琪的兩隻大乳房隨著她吮吸雞巴的動作不停地晃動,那黑黑的大奶頭子十分誘人。
她跪在那裡,從後面看,肥白的屁股和白嫩的腳心白皙的腳後跟十分性感。
夜裡,趙大勇約了幾個生意朋友和朱惠琪一起在酒店的客房裡打麻將,趙大勇坐在椅子上,性感熟婦朱惠琪坐在他的雞巴上,穿著無襠肉色褲襪的兩隻精美襪蓮分開放在桌上,一邊摸牌打麻將,贏牌者,可以嗅她的襪蓮發黑的襪尖。
她時不時高高翹起她的性感一玉趾,分外誘人。
他們不玩錢,和牌者,根據番數不同,可以嗅她的發黑襪尖,或者吮吸她的大奶頭子,或者舔她柔軟的腋毛。
於是,屋裡不斷響起朱惠琪的叫聲。


第四章退休女局長潘玉翹
淫城新聞出版局退休女局長潘玉翹,身高一米六四,六十三歲,看上去五十餘歲,容貌姣好,豐滿白嫩,豐乳肥臀美腿,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光滑嬌小,值此盛夏季節,她穿著白襯衣,灰色短裙,肉色無襠褲襪,奶白色高跟皮涼鞋,性感異常。
潘玉翹的兒子,是某出版社編輯潘偉,二十四歲,中等身材,他嗅了母親絲襪後,雞巴勃起得特別偉大。
潘玉翹雖然已經退了,卻仍在局裡做顧問,她的辦公室還在,她也每天上午去局裡看看,中午回家,做個午飯,然後午睡。
她老伴今年五十九歲,是某大學教授,還在學校裡教課。
夏日的一個下午,潘玉翹的丈夫上午就去學校了,要到晚上才能回來。潘玉翹中午回到家,做了午飯。她沒有用保姆,因為她有家庭的秘密。
潘玉翹母子其實在同一個大院裡上班,出版局和潘偉工作的出版社在同一個大院裡。
司機把潘玉翹送回出版局家屬樓,就開車回局裡去了。
吃完午飯,潘玉翹去睡午覺了。
午覺醒來,潘玉翹出去,到外面買了些菜肉和飲料。正值酷暑,外面很熱,她走得香汗淋漓,匆匆回到家裡,她脫了衣服正想洗澡,兒子潘偉回來了。此時潘玉翹正脫得只剩一付肉色無襠褲襪,兒子見了,立即將她按在客廳的圈椅裡。
她兒子從十三歲起就開始與她亂倫了,至今已經十一年了。
此時,在潘玉翹家裡,她被兒子按在圈椅裡,她的兩條穿著肉色無襠褲襪的美腿被掀過頭頂,兩隻精美襪蓮高舉,兒子潘偉站在圈椅前,捉著母親的嬌小襪蓮,使勁將雞巴往母親的逼眼裡亂頂。
潘偉一邊操母親,一邊捉著母親的嬌小襪蓮,使勁嗅那發黑的襪尖。潘玉翹那發黑襪尖醉人的異香,被她兒子深深吸入大腦,令他雞巴越來越大,頂得潘玉翹又疼又癢,痛苦地不斷發出嚎叫。
潘玉翹陰毛非常濃密,腋下也長著柔密的腋毛,潘偉看在眼裡,格外興奮,操得更加猛烈。
嗅著母親那發黑的襪尖,潘偉的雞巴勃起得格外粗大,直搗母親的子宮,潘玉翹疼痛難忍。
現在的年輕女人與男人性交,男人必須使她舒服,她才會滿意,如果是受到如此粗暴的蹂躪,現在的年輕女人是絕對不幹的;但性感老婦潘玉翹,是潘金蓮潘玉蓮的後裔,是十足的淫婦,她被兒子摧殘得很疼,痛苦不堪,而同時她從這種痛苦中竟感到了一種沉淪的快感。這是這個性感老騷婦比一般年輕女人淫賤得多的地方。
隨著兒子一次一次的快速捅入,潘玉翹被操得連聲嬌叫著。她的秀美的一玉趾情不自禁地高翹起來,幾乎與腳面成90度垂直。這個性感淫婦名叫潘玉翹,真實名副其實啊!
潘偉見了,更加興奮,操得更為猛烈。
潘玉翹豐滿白嫩的乳房,隨著兒子的進攻節奏而劇烈地晃動著,那大如葡萄的褐色大奶頭子直直地撅起,顯示出這個淫婦被操得發了情。
潘玉翹的子宮被兒子的大雞巴撞擊得很疼,她痛苦地嚎叫著,驚恐地用她那十指尖尖的玉手緊緊抓住椅子扶手,時而緊緊地抿著嘴,以減輕痛苦。
母親痛苦的表情更加刺激了兒子的獸慾,潘偉伸出魔爪,捏住母親的大奶頭子,使勁地揪扯,把母親的大奶頭子揪得很長,潘玉翹疼得連聲驚叫。
誰能想到,一個高高在上的女局長,在家裡竟被兒子玩得像條淫賤的母狗。
潘玉翹的大叢陰毛從肉色無襠褲襪的襠部空洞裡露出,顯得分外撩人。
潘偉狠捏母親的長奶頭子,潘玉翹疼得發出絕望的嘶叫。
潘偉聽著母親的慘叫,獸性大發,凶狠地衝擊母親的逼眼,潘玉翹疼得死去活來,泣不成聲。
就在母親淒慘的哭叫聲中,潘偉精液狂奔,全部射入母親的逼眼深處。
晚上,潘玉翹局裡在新世紀俱樂部有個招待會。潘玉翹被兒子摧殘得不輕,本不想去,但潘偉很想去,潘玉翹只得忍著逼痛,勉強下地,帶著兒子去參加招待會。
在新世紀俱樂部大堂,潘玉翹遇到一個熟人,某軍官妻子顏春玲,她四十五歲,一米六四,美貌,腳長得異常秀美白嫩,穿花襯衣,短裙,光著美腿嫩腳穿著拖鞋,在新世紀俱樂部大堂裡轉悠。她帶她兒子到俱樂部的三溫暖來洗澡。
顏春玲和潘玉翹打過招呼,就帶著她兒子顏肅進了三溫暖。服務員按顏春玲的要求,帶母子倆進了一個包間,然後服務員拉好門出去了。
在三溫暖的包間裡,顏春玲對兒子打開了雙腿。
顏春玲靠在包間的沙發上,一絲不掛,兩腿叉開,露出陰毛掩映的逼眼,嫩腳踩在沙發的邊緣。她十七歲的兒子顏肅,手持電棍,使勁朝她逼眼裡捅。電棍的開關未開,並未通電,卻也捅得顏春玲嚎叫不絕,她只得按照兒子的命令,將一隻嫩葵7d伸到兒子張開的大嘴裡,供兒子盡情吮吸撕咬。顏肅盡情享用品嚐母親白玉嫩腳的美味,顏春玲叫得更厲害了。
看著性感成熟的母親,在自己面前叉開兩腿,亮出逼眼任自己亂捅,還伸著嫩腳供自己品嚐,顏肅興奮極了,雞巴硬得厲害。
顏春玲這位軍官太太,仗著丈夫的關係,在做生意,認識不少人,有不少情夫,但是,和誰玩,她覺得都不如和兒子亂倫來得刺激。
顏肅口含母親玉趾,手持電棍,使勁地捅母親的逼眼,捅得顏春玲皺著秀眉不住地叫喚著。
三溫暖包間裡,各種摧殘玩弄婦女的工具十分齊備。顏肅玩了好久,又換花樣。他送開嘴,放了母親的玉趾,然後,從母親逼眼裡拔出電棍,又拿起一個電動老鼠,放入母親逼裡。電動老鼠發出嗡嗡的低響,在顏春玲的逼眼裡鑽動,顏春玲受不了,皺著眉頭,連聲驚叫。
她的淫水不可抑制地汨汨流出。
看著母親被電動老鼠弄得那麼狼狽,顏肅感到非常快活和刺激。
此時,顏春玲分著兩腿,背靠著沙發靠背,她原先伸到兒子嘴裡的嫩腳已經收回,兩隻嫩腳都踩在沙發邊。顏肅看著母親的兩隻嫩腳,又想品嚐了。他跪在母親坐的沙發前,親吻吮吸母親踩在沙發邊的嫩腳那白玉般的玉趾。顏春玲逼裡被那電動老鼠亂鑽,她敏感的嫩腳玉趾又遭兒子吮吸,弄得她淫水直流,不停地叫喚。
顏肅盡情吮吸了母親的玉趾,然後從母親逼眼裡取出電動老鼠,繼續跪著,開始舔母親的逼眼,吃母親的淫水。
顏春玲的濃密陰毛掃在兒子臉上,令他感到刺激。顏肅獸性大發,竟喪心病狂地吮吸母親的陰蒂。顏春玲的陰蒂很快腫脹起來。她那敏感的陰蒂哪裡受得了被兒子如此吮吸啊?顏春玲癢得發狂,連聲嚎叫。
顏肅把母親的陰蒂舔得腫脹起來,這才停止吮吸,然後,他再度將電棍插入母親的逼眼,接著,命母親下了沙發,頭朝沙發,低著頭,彎著腰,扶著沙發站著,肥白的屁股朝外,撅著屁股。
顏肅湊到母親屁股後面,貪婪地舔著母親的精緻緊小敏感的屁眼,舔得母親呻吟不止。
顏春玲的屁眼塗滿了兒子的口水。
顏肅站到母親屁股後頭,使勁將硬邦邦的雞巴頂入母親的屁眼。
顏春玲的屁眼被撐開,她叫喚著,說不清是難受還是舒服。
顏春玲的逼眼裡插著棍,屁眼被兒子的雞巴頂入,她撅著屁股彎著腰,叫個不停。
顏肅將魔爪伸到母親身下死命抓住母親豐滿的奶子,顏春玲疼得驚叫起來。
顏肅抓住母親的奶子,同時使勁把雞巴往母親屁眼深處裡狠頂!
顏春玲的屁眼緊小濕潤溫暖,緊緊裹著兒子的雞巴,顏肅的雞巴頂在母親的緊小屁眼裡,實在舒服極了,耳邊又迴響著母親的淫叫,顏肅終於憋不住了,渾身一鬆,禁不住精液狂射,都射入了母親的屁眼深處。
再說那潘玉翹,在招待會上,遇到了她的大姐潘玉香,潘玉香也是一位尚有影響的退休女幹部。她們老姐妹花,潘玉翹是二姐,她的大姐潘玉香六十七歲,看上去沒實際年齡那麼大,保養得很好,一米六五,頗有姿色,雖說皺紋不少,仍然風韻猶存,大乳細腰肥臀美腿,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
招待會結束後,大姐潘玉香回到家裡。她一回家,兒子就撲了上來。
她丈夫早已死於她的胯下,她和兒子相依為命。她兒子今年十四歲。
兒子扒掉了潘玉香的襯衣短裙,潘玉香只戴著白色兜式奶罩,穿著肉色無襠褲襪,被她十四歲的兒子潘進按在床上,掀起她兩條美腿狠操。
潘進站在床前,將躺在床邊的母親掀起一雙美腿,一邊操一邊吼叫著:「潘玉香!潘玉香!我操死你!媽媽,我要操死你呀!」
潘玉香躺在床上,高舉美腿,被操得連聲應道:「兒子,好兒子,操死媽媽吧!媽媽願意給你操!」
潘進咬牙發狠道:「潘玉香!你個騷貨!你個騷逼!我操死你這個老淫婦,操死你這條老母狗!」
一邊說著,一邊狠操母親!
潘玉香被操得不住叫喚:「啊呀啊呀媽媽是老淫婦媽媽是老母狗把媽媽這條老母狗操死吧哎呀哎呀」潘進繼續吼道:「潘玉香,我操爛你這個老騷逼!」
潘玉香嚎叫道:「小進!使勁操吧!操爛媽媽這個老騷逼吧!噢噢」潘進一邊操一邊問:「媽媽,兒子操你,你舒服嗎?」
潘玉香淫叫道:「舒舒服」潘進繼續問道:「兒子讓媽媽舒服,媽,你說,我是不是個孝順兒子?」
潘玉香呻吟著:「哎呀哎呀我的小進最孝順了你真是媽的好兒子媽媽的孝順兒子哎呀哎呀」中學生潘進學習很好,他一邊將雞巴往性感老娘的逼眼裡亂戳,一邊念叨:「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為先,媽媽呀,這兩樣你兒子都佔全了!」
潘玉香嬌吟道:「呀呀我兒子真有學問連操媽媽都操得這麼有文化媽媽給你操媽媽心甘情願我的兒子真優秀文武雙全學習好床上功夫又好真是媽媽的好兒子媽為你驕傲媽願意給你操呀媽喜歡你呀好兒子啊呀啊呀」潘進聽了,不由得更加興奮,他吼叫著:「媽!媽!我愛你!我親愛的媽媽呀!我喜歡你呀!」
他一邊吼著,一邊加緊攻擊母親陰道深處,操得潘玉香嬌吟婉轉。
潘玉香戴著白色奶罩,穿著肉色無襠褲襪的一雙美腿高高舉起,兩隻精美襪蓮在兒子眼前晃動,分外撩人。
潘進禁不住母親襪蓮的誘惑,捉住性感老娘的一隻襪蓮,使勁地捏弄著。潘玉香是潘金蓮潘玉蓮的後裔,腳長得很美,也很敏感,被兒子這麼使勁捏弄,弄得她又癢又疼,忍不住淫汁越流越多,叫作一團。
潘進玩了好長時間母親的襪蓮,才放開母親的襪蓮,然後,他從母親逼眼裡拔出雞巴,本來他是站在床前操母親的,此時,他爬上床,騎到母親身上,將雞巴插入性感老娘的嘴裡,命令母親為他吮吸雞巴。
潘玉香躺在床上,被兒子壓著,大口吮吸兒子的雞巴。潘進的雞巴在母親嘴裡,感覺舒服極了,他感覺憋不住了,於是,從母親嘴裡拔出雞巴,在母親有不少皺紋但仍很好看的臉上敲擊著。突然,他大吼起來,精液怒射,都射到性感老娘好看的臉上。
之後,潘進舒坦地躺在床上休息,潘玉香起身,在床上,跪在兒子身邊,彎下腰,溫柔地吮吸兒子的雞巴,將兒子雞巴上的精液還有她自己的淫汁,都吮吸得乾乾淨淨。


第五章租房淫遇
孫誠在蓉城及他在返回的飛機上的艷遇容待以後再表,且說他在蓉城度過一個難忘的元旦,回到淫城,馬上就是春節了,他立即著手租房。原來,春節後,他們公司在蓉城的客戶要派兩個代表常駐淫城,要他幫忙找房居住,所以他立即著手此事。
孫誠平時與母親孫月鳳同居,他家房子很大,住得很舒服,所以他對什麼租房子的事情完全不熟。他問了一個手下,才知道在寫字樓不遠處就有一家房屋中介。他趕到那裡,問了問情況,中介提供了不少信息,孫誠大致瞭解了一下,覺得其中兩套比較可以。
於是,中介忙聯繫房東看房。
第一家是在一個干休所裡,孫誠開著他那輛捷達車,帶著中介公司的人來到那家干休所。那干休所是部隊上的,就在東郊,離孫誠公司不遠,一會就到了。
他們停在干休所的大門外,等著房東出來。
透過干休所的鐵欄大門,可以看到院子不小,裡面有一條大路,兩邊鳥語花香。一些離休老幹部坐在路邊的長椅上曬太陽。
不一會,一個女軍人走了出來。中介低聲道:「房東來了。」
孫誠見那女軍人,年紀約有四十八九歲,高高的個頭,約有1米74左右,她面色蒼白,燙髮,雖是不施脂粉,卻頗有幾分姿色。她穿著軍裝衣褲,高腰棉皮鞋,從那皮鞋的精巧形狀,可以推測出她的腳形是頗為秀美的。
那女軍人帶著孫誠一行人進了院子,順著大路走了一會兒,來到一座二層樓前。她開了一樓的一個門,帶著大家走了進去。
這一是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雖然傢俱很舊,但是暖氣,電視,冰箱,洗衣機,煤氣灶一應俱全,收拾得很整潔。
大家坐在客廳裡,攀談起來。原來,這位女軍人名叫曹月蘋,她自己家住在南郊省軍區家屬院,這套房子是她公公的,公公和她家一起住,她就想把這套房租出去補貼家用。
曹月蘋介紹說,她和老公都是部隊上的,她老公小她兩歲,她老公的父親和她的父親是部隊上的老戰友,現在都已經退了。
孫誠看著面色蒼白,而風韻猶存的曹月蘋,心裡想道,你老公玩了你這麼多年,可是把你折磨得不輕啊,他可是享足了艷福啦。
孫誠注意到對面牆上有個鏡框,鑲著一張黑白照片,是毛澤東接見部隊的,孫誠歎道:「真不愧是部隊上的啊,連這照片都保存著,現在可是少見啦。」
曹月蘋道:「我老公和他爸一個樣,牛脾氣,沒辦法,他就認這個。你們住這,要是不習慣,就摘了吧。回頭你們搬走時我再掛上。」
孫誠道:「好說,好說,這套房子就定下來吧。」
曹月蘋道:「你們住這,進進出出的,可得注意點影響。這院裡全是離退休的老頭老太太,沒事就愛瞎叨叨,回頭影響到我家可不好。這樣吧,我呢,隔三岔五的也來看看,也可以幫你們收拾收拾。」
按理說,房東把房租出去了,就不該再來房裡了,可是,面對這樣一位女房東,孫誠想,你來的次數越多越好啊。當即爽快地答應了。
當下,孫誠交錢,簽了合同,這房就算租下了。
留下女房東收拾屋子不提,孫誠等人又驅車趕到第二家。
這第二家房子坐落在東區花園,這是一個很大的社區。
上了樓,進了門,房東也是位女的,正在等著他們。
孫誠一見那女房東,心裡就是一跳,這不是他中學同學楊大風的母親周艷娥嗎?
孫誠今年三十四歲,他同學楊大風與他同歲,細細一算,周艷娥今年應該已經年過六十了。十幾年沒見,她的模樣沒太大變化,看上去仍然是四十幾歲。
孫誠確認她就是周艷娥,不由得雞巴隱隱有些發硬。
說起來,這周艷娥中等個頭,身高約1米63,姿色並不十分出眾,但她長得很端正,圓圓的臉,模樣有些嬌憨,閃亮的眼睛閃爍著濃烈的慾望。她穿著毛衣,可以看得出來她的乳房很豐滿,當年上中學時,孫誠經常到她家裡去玩。夏天時,他可以看到她的腿和腳,周艷娥的大腿非常豐滿,她的皮膚不算白,但她的腳卻長得很白嫩,艷光逼人。
孫誠一直覺得這個阿姨很性感,尤其他在同學楊大風房間裡看到楊大風為他母親畫的一副裸體素描之後。楊大風在大學裡是學設計的,素描功底不差,他為周艷娥畫的素描可謂栩栩如生。畫中,周艷娥的陰毛很多,而且朝前撅著。
周艷娥是個初看並不很出眾的婦人,但和她待得越久,就越能感覺到她的性感,感覺到她的熾熱的慾望。
孫誠暗想,周阿姨能光著身子讓她兒子寫生,莫非她母子也和自己與母親一樣
為了能多看到周艷娥,他經常到楊家去玩。
孫誠高三那年春節,年初二,他來到楊大風家玩,和楊家一起打麻將。楊家四口人,周艷娥,她的大兒子楊大風,二兒子楊大雷,還有小她一歲的丈夫。孫誠趁著打麻將的機會,好幾次摸了周艷娥的手。周艷娥的手軟軟的,摸起來手感舒服極了。
心猿意馬的孫誠很快輸光了錢,敗下陣來。在一邊旁觀的楊大風的父親接替他上了陣。楊大風他爸是個大學老師,經常出國。周艷娥家就住在楊老師所在學院的家屬區裡。
孫誠到處亂轉,趁著楊家全家都在聚精會神地打牌,他溜進了周艷娥夫婦的臥室。在周艷娥的枕邊和沙發上,孫誠看到了令他心跳的好東西,周艷娥脫下未洗換穿的肉色絲襪。他想,看來周阿姨和自己的媽媽孫月鳳一樣,都有隨手亂扔絲襪的可愛習慣。
那時,褲襪還未流行,淫城的性感婦人穿的多是長筒絲襪和短絲襪。孫誠從周艷娥的枕邊拿起一隻肉色短絲襪,又在沙發上拿起周艷娥一隻肉色長筒絲襪,把兩隻絲襪發黑的襪尖並在一起,放在鼻子下使勁地嗅著。周艷娥發黑襪尖醉人的異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腦。想著周艷娥那艷光四射的白腳,孫誠的雞巴不可抑制地硬了起來。
一邊怕被發現,提心吊膽;一邊又難以抵擋絲襪的誘惑,使勁地嗅著。就這樣,孫誠的雞巴越來越硬。
那天走時,孫誠偷走了周艷娥一隻肉色短絲襪,回到家後,他嗅了那發黑的襪尖多少次啊,他一連嗅了那絲襪好多天。後來,他又偷了周艷娥穿過未洗的好幾隻絲襪,有短絲襪,也有長筒絲襪。
後來,孫誠上了大學,參加工作,和楊大風一家漸漸失去了聯繫。他的精液主要都射入了他母親孫月鳳的陰道,但他有時也會想起那位模樣有些嬌憨的周阿姨。
就在大學畢業後不久,孫誠聽到了有關周艷娥的一個香艷消息。
事情是這樣的。
一個秋日的下午,天色昏暗。
在某學院任教的楊老師又出國去了。
楊家夫婦的臥室裡,拉著窗簾,屋裡傳出婦人的呻吟聲。
當時四十幾歲的周艷娥一絲不掛,正撅著屁股跪趴在床上,大兒子楊大風跪在媽媽屁股後面,正挺著雞巴從後面姦污媽媽,把媽媽奸得不停地叫喚。
剛才,他又在給母親畫裸體素描,畫著畫著,被母親肉感的身子吸引得早已心猿意馬的楊大風,扔下畫筆,撲到媽媽身上。
周艷娥正坐在床上,供兒子畫畫。兒子猛撲過來,一把抓住她的乳房。周艷娥的乳房很豐滿,奶頭子大如葡萄。楊大風叼住媽媽的奶頭使勁地吮吸。周艷娥被弄痛了,她忍不住叫道:「大風!輕點,你把媽媽弄疼了!」
楊大風硬著雞巴,一邊吮吸媽媽的奶頭,一邊熱烈地揉摸媽媽的乳房。
楊大風經常和孫誠一起看黃色錄像,對裡面的動作非常熟悉。他躺在床上,讓媽媽吮吸他的雞巴。
周艷娥也經常和兒子一起看黃色錄像,當然對各種姿勢也不陌生。她跪在兒子身體上方,彎下腰,低著頭,大口吮吸兒子的雞巴。與此同時,她的逼眼坐在兒子的嘴上,楊大風伸出毒舌,貪婪地舔著媽媽的逼眼。
楊大風的雞巴被母親吮吸得舒服極了,他盡情地舔著母親的逼眼。周艷娥的逼眼被兒子舔得癢得受不了,淫水直流,都被兒子吃了下去。
楊大風吃了母親的淫水,雞巴更是硬得厲害,楊大風很瘦,他的雞巴也不太粗,但卻很長,直直硬硬地象根鉛筆。
風騷的周艷娥吮吸著兒子的長雞巴,心裡真想被這根長雞巴狠插,她心裡發癢,淫水流得更多,吮吸兒子的雞巴也更起勁了。她的逼眼被兒子舔得癢得受不了,她忍不住不停地叫喚著,那叫聲實在性感。
周艷娥的陰毛非常濃密,軟軟地壓在兒子的臉上,她的逼眼濕熱濕熱的,非常柔軟。楊大風親吻著母親濕熱的逼眼,感覺非常刺激。他按捺不住,竟使勁吮吸起媽媽的陰蒂來。周艷娥已經腫脹起來的陰蒂極其敏感,哪裡受得了被兒子吮吸?她忍不住失聲嚎叫起來,大股大股的淫水湧出,流到兒子嘴裡。她被兒子舔逼舔得達到了高潮!
楊大風再也按捺不住了,他挺身坐起,命媽媽撅著屁股跪趴在床上,他跪在媽媽屁股後面,從後面將長雞巴戳入了媽媽的逼眼,直搗子宮。
周艷娥的子宮被兒子一次次地快速刺戳,被戳得很疼,她又喜歡這樣被兒子糟蹋,於是,她忍不住發出聲聲嚎叫。
看著媽媽不斷顫動的肥嫩的屁股,楊大風不禁揮手猛擊媽媽的屁股,一邊使勁將長雞巴朝媽媽逼眼深處狠頂!
周艷娥被頂得嬌聲顫顫,欲仙欲死。
她忍不住叫道:「大風!頂死我吧!頂死媽媽吧!媽媽,不要活了呀!」
見媽媽被自己操成這樣,楊大風頂得更加凶狠,周艷娥叫得更為淒慘。
正在她母子倆亂作一團之際,誰也沒想到,周艷娥的二兒子楊大雷逃課回來了。
那年,楊大風大專畢業,沒有找到工作,正在家待業;楊大雷正上高中。這個孩子比他哥哥還要瘦,他哥雖瘦,個子卻不低,有一米七多;楊大雷則十分瘦小,身高只有一米六。他學習不好,性格內向,在班上沒什麼人理他,老師也不喜歡他。
今天下午,又是連著兩節他頭疼的物理課,他實在聽不下去,就在課間時偷偷溜了號。
他沒什麼朋友,逃了課,只有回家去。
他拿鑰匙開了門,就聽見母親的嚎叫聲。他站在母親臥室的門口,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此時,周艷娥正被楊大風頂得連聲嚎叫,已經支撐不住了。她原本還用手支撐著上身,此時支撐不住,臉貼床上,撅著屁股,被兒子操得嚎叫不絕。
楊大風越操越快,長雞巴迅速地一次次戳入媽媽的逼眼深處,直刺媽媽的子宮。媽媽的淫叫,雞巴在媽媽逼眼裡的快感,這一切都使得楊大風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