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F 捷克論壇

搜尋
查看: 155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1-2 04:16:07

  這裡是帝都最大的地下競技場,時下最熱門、挑戰獎金也最高額的,正是解
除一切限制的「異種擂台賽」。

  人類、精靈、亞人、魔物、混血魔物──凡是在地下擂台累積超過十五勝、
總勝率超過七成的頂尖選手,都能賭上鬥士的生涯,站上這個光榮的舞台。

  一無所有……或者一攫千金!

  在弱肉強食的真理面前,勝利與敗北對任何種族皆平等視之!

  「呼呵呵!獸人?百年前就輸給人類的賤畜,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熔岩角落的是人類族「女王」瑪黛蓮‧普爾赫利,二十八歲,單身!身高一
點八二米,體重八十公斤!看她那兇猛隆起的虎頭肌、壯碩無比的背闊肌,單論
肌肉量已經不是任何一個女鬥士可以比擬,甚至在人類選手中也是名列前茅!我
們的瑪黛蓮不光是有著勇猛的倒三角身材,她的麥色巨乳亦是吸取高人氣的秘方


  「嗯哼──!大家要支持我哦──!」

  身著紫色V字泳裝的瑪黛蓮一站起來,給寬度僅三公分的泳裝布料緊緊捆凹
進去的渾圓爆乳便呼之欲出地猛然抖動!這對麥子色的堅挺巨乳有著H罩杯的驚
人尺寸,但是在強壯的筋肉支撐下,絲毫沒有下垂痕跡。而且寬度三公分的布料
完全擋不住瑪黛蓮迷人的凸乳暈,那對比起麥色要更深、更濃郁的深咖啡色巨乳
暈,猶如嘲笑對手般大剌剌地曝露出來!

  「瑪黛蓮──!瑪黛蓮──!」

  「爆乳女王瑪黛蓮──!上啊──!」

  「妳這大乳暈超讚的啦──!」

  來自觀眾席的歡呼聲混雜著露骨的意淫,無一遺漏地進到面帶紅潮的瑪黛蓮
耳中。她揚起粗壯的雙臂,將一頭披散的黑髮迅速紮成馬尾,這短短數秒內露出
的茂密腋毛就激起更猛烈的聲浪。

  「把手臂舉起來!讓大家看看妳的腋毛吧!」

  「瑪黛蓮女王的腋毛!超級豐盛的啊!」

  「女王的腋毛喔喔喔──!」

  擂台即是舞台,觀眾不只喜歡看嗜血的生死格鬥,更中意女鬥士提供的養眼
服務。早早就明白這點的瑪黛蓮不吝嗇地回應觀眾們的吆喝──還未開打就像拿
下勝利般高舉雙臂,接著雙拳過頭、交疊於興奮隆起的後頸。

  「聞……聞得到!是女王的腋臭!」

  「好濃!超濃的啊!筋肉女的雌臭讚啦──!」

  「女王的腋毛這麼多,性慾一定也很強吧!」

  確實如觀眾們所說,瑪黛蓮是個鬥爭心強、體毛茂盛且性慾剛猛的女人,僅
僅是揚腋露毛、供觀眾們欣賞她的臭腋毛,臉上的紅潮就蔓延到雙耳,給紫色布
料壓緊的深咖啡色奶頭也滋滋地脹挺起來!在那拳頭大的凸乳暈中央,聳立著的
是粗度足足兩公分、長度直逼六公分的大砲奶頭!

  「女王亢奮了啊啊啊──!」

  「還沒開始嗎!快點開打啊!」

  「女王!女王!女王!女王!」

  繼奶頭勃起之後,瑪黛蓮碩大的陰蒂亦從泳褲邊緣翻了出來,皺折深厚的深
色包皮跟著擠壓到布料外。沒有人完整看過她的陰蒂全貌,不過從肥壯的蒂頭與
足以翹出泳褲外的尺寸來看,這幾乎是根可以拿來插人的迷你陰莖了──無論如
何,觀眾們只能看著烏黑陰毛上的強壯蒂頭來幻想這一切。

  在瑪黛蓮炒熱氣氛的時候,寒冰角落的獸人歐爾一直默默地做熱身運動。牠
是個中等身材的獸人,身高一米九,體重一百公斤,比牠高大強壯的獸人比比皆
是,因此牠向來不被同伴看好;那身與人類相左的暗綠色皮膚、長滿疙瘩的粗脖
和獸性的粗獷方臉也不受人類歡迎。總之牠並不是個話題人物,許多觀眾甚至認
為牠只是運氣好才進得了異種擂台賽。

  尤其是在體型和自己差不多的女鬥士面前,這種「精瘦」型的獸人更是不討
喜了。

  「讓那個弱小的獸人嚐嚐苦頭吧──!」

  「女王上啊!打爆牠──!」

  群眾的鼓舞注入彈躍著身子的瑪黛蓮耳中,她的渾身筋肉迅速冒出熱汗,飽
滿的乳肉將汗水甩到了劃著界線的地面上,深咖啡色的大砲奶頭隔著薄薄一層泳
裝,惡狠狠地瞪向正前方的對手。只等開戰信號響起──

  「喝!」

  砰!

  ──女王的鐵拳立刻就砸向架起手臂防守的獸人!

  開戰的一擊雖然被獸人擋下,但她馬上又朝同一點揮出下一拳、下一拳、下
下一拳!

  「唔唔……!」

  獸人皮膚較人類來得堅韌,不過肉體耐久力終究有其極限,一味採取守勢只
會加速雙方的力氣消長。退無可退的歐爾決定冒險來個反攻,只要一拳──只要
能夠擊中人類一拳、造成對方的遲疑,牠就可以瓦解這越出越快的直拳攻勢!

  「有機可乘!」

  就在歐爾解除守備的這一瞬間,瑪黛蓮的拳頭狠狠地砸向牠的鼻樑!

  噗唰!

  軟骨碎裂、鼻血噴出,即便如此,歐爾仍仗著獸人的能耐硬是忍了下來,並
將轉守為攻的右拳奮力擊向對手的巨乳!

  噗啪!

  「呃咕……!」

  獸人拳頭迅速壓向昂首挺立的大砲奶頭,整顆奶頭被硬生生地壓扁、陷進乳
肉內,緊接著圓挺挺的左乳整團隨著拳壓往中央凹陷進去!剎那的激痛使瑪黛蓮
渾身輕震、意識中斷了一下下,當她認知到自己的H罩杯巨乳被人狠狠地揍扁時
,歐爾已趁機掀起一連串反擊!

  噗啪!啪!啪!啪答!啪答!

  結實的綠皮硬拳乘著疾風怒濤之勢砸向眼前的麥色巨乳!

  「嗚嘰噫噫噫……!」

  連續五拳把這對毫無防備的奶子揍得又是內凹、又是朝手臂啪答啪答地甩晃
出去,猝不及防的瑪黛蓮給連番拳擊打到雙眼彈起、短暫地失了神,儘管雙腳站
得依然穩固,強壯的大腿間卻落下好幾滴熱尿!

  「齁哦哦……!」

  瑪黛蓮那體毛叢生的腋窩正飄著熱氣、流滿熱汗,這些站前排的觀眾們都能
夠聞到的濕臭腋毛,代表著她的肩膀隨時可以揮出威力強大的拳頭。她的麥色巨
乳被痛揍一輪後整個脫離泳裝,吸滿熱汗的布料被壓迫在雙乳外緣,不過這對奶
子並未向施暴者認輸,即便奶頭雙雙被揍扁,映著汗光的深咖啡色乳暈依然直瞪
著對手並飄出濃郁的汗臭。至於悶在泳褲內的肉穴,也在意識復原後收緊、及時
止住漏尿。

  就算在對手、在狂熱的粉絲們面前露出失神臉並齁齁叫著,她的身體也已經
做好準備,現在正是反擊的時機!

  然而,在二度斷開的意識重新驅使她揮出反擊之拳前,綠色風暴先一步襲向
她的雙腋。

  「啊……!」

  瑪黛蓮這對習慣了濕熱感的腋窩,最多也就適應自主動作帶來的溫差變化,
面對突然將她連毛帶肉掐緊雙腋的襲擊自然是深感不適。可是她無暇處理腋肉被
對手掐抱的拘束感,因為歐爾已經朝她濕答答的胯下使出一記紮實的膝頂!

  砰!

  「嗚齁……!」

  浸了尿水後整塊紫布緊貼於私處上、進而塑形出淫肉形狀的泳褲忽然受到猛
擊,無異於直接頂向瑪黛蓮那豪邁地朝兩側翻開的肉穴。撞擊瞬間,肥厚的濕黑
陰唇從泳褲兩邊彈了出來,澆淋其上的尿汁剛剛飄出騷味,備受壓迫的桃色淫肉
馬上又噴出新鮮的熱尿!

  「我的……小穴……!」

  咕滋!咕滋!滋!滋啾!

  深壓肉穴的膝蓋頂著穴肉劃起圈,一股特別的觸感伴隨疼痛衝向瑪黛蓮的腦
袋。

  「嗚齁……哦哦哦!」

  那是近似於每次她擊敗對手、獲取勝利時的感覺──尚未從一連串猛擊中回
過神來的腦袋遲鈍地認知到「快感」二字。

  瑪黛蓮總是受到勝利女神的寵愛。

  不管正面對決還是耍小手段,她通常會是笑著站到最後的那一位。

  曾幾何時,勝利的喜悅與狂熱者的支持都成為使她極度亢奮的誘因,她甚至
還有在高喊勝利的當下高潮的經驗。

  快感即是勝利、勝利即是高潮──毫無疑問,此刻的快感正是玷汙這則真理
的存在,是對瑪黛蓮這個女鬥士最強烈的汙辱!

  「住……住手……!」

  聽聞被架著腋窩、頂著私處還尿失禁的女王發出了求饒聲,壓倒性的支持聲
浪倏然沈默。

  但是,瑪黛蓮本人一點也不羞於求饒。

  這是場解除限制的比賽,她不擇手段也要取得勝利。只待眼前這個孱弱的獸
人一鬆懈,她就會──

  噗滋!

  「齁哦……?」

  噗滋!啾滋!

  「努齁哦哦……!」

  瑪黛蓮的盤算落空了,她沒想到低聲下氣換來的是更多的汙辱──那雙暗綠
色的大手掌正把她的帶汗腋肉掐得噗滋作響!

  歐爾就像在戲弄到手的玩具,一邊噗滋滋地掐著瑪黛蓮那多汁而濃臭的腋肉
,一邊用強壯的膝蓋壓著她的淫肉繼續劃圈。牠只需要使出一點力氣,就能讓腋
窩流著臭汗、濕黑陰唇受到壓蹭的瑪黛蓮屈辱而又酥麻地齁齁叫。

  「齁哦……!齁哦……!停、停下來……嗯齁!不要……!不要玩弄我啊啊
哦哦哦……!」

  滴答、滴答、滴答答答。

  隨著熾熱的腋肉噗啾、噗滋地噴出來的臭汗滴滴落在擂台上,沿著獸人膝腿
流出的淫汁繼尿水之後開始灑落。淫穴保持著規律的酥麻、雙腋又在極度羞恥中
不斷被掐揉著,雙頰通紅、忍不住淫吼的瑪黛蓮幾度握拳皆告失敗。

  她並沒有向樂於玩弄自己的對手認輸,她還在等待反擊的時機──只是這股
有別於優勢立場的快感越發強烈,就快要撼動到她的勝利高潮了!

  「齁呼……!齁哦哦……!」

  電擊般的強勁快感奔走於全身每一塊肌肉,熱汗加速排出,瑪黛蓮都能聞到
自己的腋肉被揉出多麼濃厚的汗臭味了。她的腦袋依然遲鈍地跟不上淩辱的步調
,對於快感的捕捉倒是細膩得很。即便自己不是勝利的一方,這副肉體依舊被受
制於人的快感逗得開懷,曾經被揍扁而垂軟的奶頭也再度興奮挺立!

  滋!滋!

  淋著臭汗滋滋勃起的大砲奶頭重見光明,觀眾席不禁爆出歡聲!

  「女王又進入亢奮狀態了!準備反殺囉──!」

  「沒、沒錯!快點打敗那頭獸人啊!」

  「瑪黛蓮女王──!殺啊──!」

  然而粉絲們熱情的聲援只換來更加扭曲的失神表情。

  「齁……齁哦……!小穴……!不行了……!咕齁……!哦哦……哦哦哦…
…!」

  咬緊牙關拼命壓抑住快感的瑪黛蓮,終究不敵遊刃有餘地頂蹭著淫肉的綠皮
膝蓋。不管她多麼努力地想保持直視對手的目光,雙眼仍然舒爽地翻了上去,鼻
涕與口水一流就是滿嘴。

  「嗚咕咕……!高潮了……!我要高潮了……!」

  這張混合汗臭、口臭及鼻屎臭味的嘴巴最終情不自禁地喊出高亢的淫吼。

  「嗚齁哦哦哦哦──!」

  瑪黛蓮壯碩的粗脖用力一仰,忍耐到極限的失神臉龐直朝天花板爆出響徹全
場的悲鳴。隨著仰首動作彈起的巨乳甩出大片汗珠,點點汗光之間,深咖啡色的
大砲奶頭猶似擊發般對準把自己弄到高潮的對手、將乳肉上的臭汗噴向獸人的臉
龐。

  場面再度陷入沈默。

  期待著人類代表──瑪黛蓮能夠反將一軍的眾人都對眼前這一幕啞口無言。

  他們所支持的、所下注的女鬥士,如今已在體型相當的獸人手中放鬆全身肌
肉、破綻百出地持續被奏響出淫鳴。

  宛如一具走音的肉樂器。

  「好……好爽……!小穴好爽……!齁哦……!齁哦哦哦……!」

  鬥士的風範蕩然無存。

  『噗啾!滋啾!噗啾!滋啾!』

  多汁的腋肉持續在獸人手中發出低俗的擠弄聲。

  『噗!噗噗!噗嘶──!』

  因高潮鬆懈的肉體甚至在觀眾們面前大剌剌地放著屁。

  「……他媽的!這女人在搞什麼啊!」

  「反擊啊!妳不是很厲害嗎!快反擊!」

  「妳這廢物快動起來!老子全押妳了啊!」

  ──怒吼。

  「哈!賽前說得多厲害,結果只是頭沒屁用的母豬!」

  「還女王勒!果然女鬥士都一副蠢樣!」

  「肌肉練成這樣有啥屁用!老二都還沒插就在那邊爽得跟白癡一樣!」

  ──辱罵。

  「看這局面又是準備被強姦啊……幹!死母豬害我賠了一大筆!」

  「算了啦!她輸了這場就永遠不可能再做鬥士啦!」

  「不看白不看,就當是買票看這頭母豬的退場砲吧!」

  ──消遣。

  在不停發出咕滋聲的濕臭淫壺洗禮下,觀眾席傳來的各種聲音全都成了帶有
腥臭味的微弱電擊,一次次地把全身浴汗、高潮不止的瑪黛蓮電到舒服不已。她
還是第一次嚐到這種結合了恥辱、絕望和歡愉的解放感,前所未有的高潮將她的
腦子弄得酥酥麻麻,無從顧及自己是否正流著鼻涕、放著臭屁,只管在這個掌握
了自己的強壯雄性支配下放鬆一切……

  瑪黛蓮的肉體屈服了。羞於承認這一點的她明白,將她玩弄成這副癡態百出
的歐爾也很清楚。無奈她那渴望被眼前雄性征服的感性撲了個空──股間快樂的
磨蹭停止了,痠痛又十分帶感的臭腋窩被放開了,瑪黛蓮彷彿大夢初醒般傻愣愣
地看著眼前的獸人,匯聚於嘴角的濃厚口水流了下來。

  那張被迫高潮後呆滯如蠢豬的臉龐不知道的是,這頭獸人的行動是有連貫性
的,從牠展開反擊的那一刻起就是如此。

  瑪黛蓮呆呆地看著歐爾的右臂往後架起、緊接著朝她毫無防備的腹肌擊出─
─砰!

  「哦噗……!」

  噗滋!噗!噗滋哩哩!

  強韌的腹肌硬生生吃下歐爾全力的一擊,卻擋不住那股兇狠地穿透肌肉,先
後直擊膀胱、子宮及腸子的衝擊。挨了一拳的膀胱括約肌瞬間脫力,橙黃色臭尿
大肆流出;同樣承受拳壓的子宮與卵巢在極短時間內震了一遍又一遍,受到刺激
加速分泌的宮頸黏液全都溢出子宮外、混進愛液中流至穴口;猛烈蠕動的結腸一
口氣把所有糞便吐進直腸內,處於激震當中的直腸直接就將這些糞便往脫力狀態
的肛門推送,但是這堆乾黃粗大的臭糞卻在肛門括約肌擠成一大團,只有最先衝
出屁眼的小半條大便順利噴出。

  腦袋迷迷糊糊的瑪黛蓮才剛意識到自己吃了一拳,肌肉隆起的綠臂就環抱住
那具渾身臭汗的肉體,倏然加大的肌膚接觸使她那不中用的大腦誤以為是種求愛
的暗示,癡性未退的雙眼跟著浮現出甜蜜的桃色愛心。

  「抱、抱得這麼親密……!齁哦哦……!」

  抱得這麼親密,就像戀人一樣呢──如此純樸又害臊的想法把瑪黛蓮逗得更
加意亂情迷。

  畢竟,她是如此強壯的女人,向來都是她用這副剛猛的軀體搾盡弱小的男人
,她也從來沒有被比自己更強壯的男人像這樣抱緊過。現在忽然就給擊敗自己的
雄性、在眾多觀眾眼前緊緊壓抱在一塊,所有和粗糙綠皮相互磨蹭的帶汗肌膚都
擠弄出滋啾、滋嚕的壓蹭聲,她的腦袋更是發出了女人味十足的嬌吟──不過當
她順從腦內聲音舒服地喊出來時,卻成為母猩猩似的低俗淫吼聲。

  「嗯齁……!戀人的……!擁抱……!哦齁哦哦……!」

  噗滋!噗啾!

  雙頰輕凹,流滿口水的厚唇噘了起來,和歐爾相互抵著彼此肩膀的瑪黛蓮齁
齁叫著,流著鼻水的鼻孔跟著深情吸嗅疙瘩粗脖上的汗味。她的腦袋已經將緊緊
擁抱住自己的男人視為愛戀對象,就算不是真正的戀人,至少也會與之建立肉體
關係。吸嗅支配著自己的男人身上的氣味,是她身為女人、身為被支配者的權利


  「嘶嘶!嘶!嘶嘶嘶!嘶呵!嘶呵哦哦……!」

  當獸人身上那股有別於人類的濃厚體臭給她深深吸入鼻腔,瑪黛蓮整個身體
又一次脫力。無論是被強壯胸肌壓扁的麥色巨乳、在對方黏熱的胸膛規律磨擦著
的大砲奶頭,還是塗上了雄性臭汗而透著汗光的腹肌……瑪黛蓮全身上下都隨著
親密的肉體交纏噗滋滋地奏響著。

  本來只有腋肉被迫發出這種下流擠弄聲,如今整具肉體都成了飄著汗臭味的
肉樂器。

  就在瑪黛蓮沈浸於腦內的妄想劇場、以為自己將要和戀人般的男性交配時,
束縛住她腰部的雙臂突然扣緊、把她往上提起!

  「嗯齁哦哦哦……!」

  噗滋!噗滋滋滋!

  與男人肌膚相親的雌肉迸出悅耳的磨擦聲之際,腰際受到重度壓迫的瑪黛蓮
頓時脫力,給重達半公斤以上的大便用力撐開的肛門括約肌噗滋一聲,終於將這
團壓擠成超級粗大的連體臭糞擠出屁眼外!

  濃臭的尿騷味剛從兩人所站之處升起,味道更上一層的糞臭便如巨浪般席捲
而來,在半空中全力脫糞的瑪黛蓮既羞又喜地彈起了雙眼,沾滿黃色黏糞的肛門
滋啾滋啾地收縮著,稍後又噗哩哩地擠出一小條殘糞。

  搾糞完畢,歐爾也不打算放瑪黛蓮一個人在那邊癡心妄想,牠果斷放下這頭
剛在眾人面前拉出大量臭糞的母豬,並以雄起的陽具頂向她那起了瘀青的腹肌。
隨著遮掩住陽具的粗布被扯斷,折騰許久總算見到肉棒的瑪黛蓮小穴一揪,當場
流下濃稠的淫唾。

  那根坐享種族優勢而碩大無比的陽具,到處長滿了醜陋如膿包的顆粒。光是
想像這根肉棒塞入體內,就讓瑪黛蓮的淫水加倍氾濫。

  不過在兩人結合之前,尚有一件事必須先由她來處理。

  歐爾並未將牠那完全覆蓋住龜頭的粗厚包皮翻開,明顯就是要瑪黛蓮當眾為
牠服務一番。

  瑪黛蓮接連吞下好幾團口水,才在四周傳來的吆喝聲催促下小鹿亂撞地蹲下
去。

  「嗚、嗚嗯……!」

  在自己拉的大便旁呈外八蹲姿的瑪黛蓮,僅僅是和獸人的顆粒巨屌保持十公
分的距離,都被從濕潤的深色包皮口飄來的腐臭味薰到眉頭緊皺。但是不要緊,
這頭獸人早已是她認定的交配對象,渾身充滿渴望的她將無條件接受這根巨屌的
一切。

  「我……我要替您剝開包皮囉!」

  歐爾垂首看向滿臉獻媚的瑪黛蓮,以靜謐的威嚴準許她繼續做下去。於是瑪
黛蓮伸出興奮顫抖的雙手,以手心抓住這根蠢蠢欲動的陽具、好好感受過熾熱的
體溫,接著將濕臭的包皮沿著那粗暴的形狀往下退去──

  「嗚齁……!好……好臭!」

  內側沾滿汙黃黏垢的包皮逐漸翻開,從中顯露出來的是密密麻麻地鋪滿濃黃
臭垢的深紫色龜頭。獸人特別濃厚的性器臭味混合數十日未清洗的髒臭包皮垢氣
味,直接灌入瑪黛蓮鼻孔裡,使她在激臭中輕微地失了神。

  「這、這個就是……!戀人的肉棒……!嘶!嘶!齁噁……!嘶!嘶嘶!嘶
嘶!超臭的齁哦哦哦……!」

  儘管嘴巴喃喃著臭啊臭的,流著鼻水的鼻孔卻嘶嘶地嗅得更用力,情不自禁
地收縮中的桃色淫穴也擠噴出更多愛液。隨著鼻孔越吸越近,惡臭的包皮垢很快
就黏上漲紅著的鼻孔內側,零距離深嗅激臭龜頭的瑪黛蓮忽然強烈一顫,濕黑陰
唇之間的淫鮑跟著有如放尿般射出長長一道淫汁。

  「嘶嚕……!嘶嚕……!」

  鼻孔還貼著黏臭的龜頭,瑪黛蓮的舌頭已忍不住伸出噘起的厚唇外,嘶嚕嚕
地對著空氣猛舔。

  「嘶嚕!嘶嚕!嘶!嘶噗!嘶嚕噗!」

  越舔越濕、越舔越快、越舔越近……當勾著黃臭垢汁的鼻孔離開龜頭表面時
,雙頰深深凹陷、人中拼命拉長的這張母豬臉就像隻醜陋的章魚,貪求著肉棒的
嘴一個勁地伸長,舌頭嚕噗嚕噗地舔弄著好不容易碰著的陽具。

  「哈噗……!嗯、嗯噗!啾噗!啾嚕!啾噗!」

  觸手般靈活舔弄的舌頭剛纏上龜頭,含住臭唾的厚唇便大大張開,在比起口
臭要更惡劣的包皮垢臭中含住了髒兮兮的深紫色龜頭,接著就是一陣忘我的吸吮


  「滋噗!滋嚕!滋嚕!滋!啾滋!啾咕!啾噗!滋噗!」

  這根臭屌有著瑪黛蓮手腕的粗度,光是含住整顆龜頭吸吮就相當吃力。況且
這上頭的味道不是普通的臭,就算開始了口交,備受臭氣折磨的腦袋仍不時令她
閃神。在獸人的惡臭陽具面前,自己拉出的屎尿根本連味道都聞不太出來了。

  換做一般女人,恐怕吹不到幾下就會被這股激臭擊倒。不過,瑪黛蓮知道自
己絕對沒問題──因為這是戀人的肉棒,再臭她都吃得下!

  「滋啾!滋啾!滋嚕!滋啾!」

  含住粗大龜頭的嘴巴再度凹陷,幾番使她作嘔的深吞後,瑪黛蓮便專注於吸
舔整顆龜頭。她鐵了心要把上頭的髒汙全部清乾淨,畢竟這可是要進入自己體內
的寶貝呢!

  混雜大量包皮垢的汙黃口水從嘴角流出,更多的是直接給她吞進肚子裡。瑪
黛蓮就這樣不斷吸著龜頭、吃著臭垢,浸泡在腥腐味中的意識不停閃爍,但她一
刻也沒有放開肉棒。

  緊鑼密鼓的口交進行了將近十分鐘,吹到連呼吸都充滿垢臭味的瑪黛蓮滿臉
漲紅、眼皮半垂,嘴裡的龜頭卻早給她舔得一乾二淨。直到歐爾不耐煩地扯弄她
的馬尾,瑪黛蓮這才依依不捨地鬆開嘴。

  「嗚咕……噗呼!」

  脫離濕熱口腔的深紫色龜頭變得乾淨溜溜,粗獷的馬眼與厚唇之間垂下一大
沱冒著泡的乳黃色臭汁。完全發情的瑪黛蓮伸長了盛著垢汁的舌頭,嚕噗嚕噗地
在雙唇間進出幾回後大口嚥下。

  「嗯齁……!」

  歐爾扯著瑪黛蓮的頭髮來到糞尿範圍外,來不及起身的她只能四肢著地,像
條母狗爬向主人指定的地點。直到給人揪緊的頭髮鬆了開來,嘴角滴著黃稠臭唾
的瑪黛蓮依舊興奮地維持趴姿,迫不及待地流出淫汁的肉穴就在觀眾面前噗滋滋
地收縮著。

  當那根騷臭的顆粒巨屌來到她身後、強壯的屁股肉被往左右扳開,遍體熱燙
的瑪黛蓮滿腦子只剩一個念頭──我就要跟最親密的戀人合體了!

  然而,不管她的多汁淫鮑流出多少愛液、屄肉收縮得多用力,深紫色龜頭卻
視若無睹,選擇了乾巴巴的肛門。

  瑪黛蓮的深灰色肛門在歐爾扳弄下張開了小小的糞口,她的屁眼皺折相當深
厚,肛門卻只咧開一道小嘴,可見並不習慣肛交,但絕對是經常排出粗大的乾糞
。圍繞在皺折外的肛毛黏成一撮撮的,稍早脫糞時沾上肛毛的糞便業已凝固。歐
爾拔下其中一塊硬糞,五六根肛毛跟著抽起。

  「齁哦……!」

  這頭母豬即使被拔毛仍情不自禁地齁齁叫,這時候開幹肯定很快就洩了吧!
老二蠢動的歐爾也不磨蹭了,一手掐緊滿是熱汗的大屁股,一手握住肉棒根部,
龜頭一頂住下意識做出提肛動作的屁眼,立刻撞開充滿糞臭味的肛道!

  「噫咕嗚嗚……!」

  肛門忽然給比粗糞還要碩大的龜頭撞開,就算幾秒鐘前已做足心理準備,後
庭敞開的瑪黛蓮仍面露苦色迸喊出聲。但是肉棒的主人可沒空等她慢慢習慣,侵
入肛門內的龜頭馬上就咕滋滋地鑽至括約肌前,爬滿顆粒的棒身也將她的屁眼不
規則地撐鼓起來。

  「嘶呼……!嘶呼……!嘶、嘶嗚啊啊……!」

  噗嘶!噗嘶!

  粗大龜頭正緩緩撐開反射性提緊的括約肌,無論瑪黛蓮多麼用力地縮肛,肛
門括約肌卻還是被迫撐到了極限。含緊綠皮肉棒的深灰屁眼不停洩出帶汁臭屁,
最終仍阻止不了棒身繼續深入。

  「咕嗚……!咕……!咕齁哦哦哦……!」

  括約肌口一打通,整根肉棒就像溜滑梯般一口氣塞飽含著殘糞的直腸。屁眼
給肉棒插滿的瑪黛蓮劇烈顫抖著,隨即展開的抽插更是讓流著臭口水的她無力地
垂下頭,撐著地板的強壯雙臂也不禁為之輕顫。

  「齁……齁哦哦!齁哦……!齁哦……!」

  隨著肛交的展開,蹲在廁所內咬緊牙關、努力推送著乾糞的記憶頓時浮現,
不過這根肉棒要比她排過的任何一條糞便都來得肥壯,上頭還有大小不一的顆粒
,根本不是表面平整的大便能夠相比的。當顆粒巨屌開始順暢地姦她的屁眼,瑪
黛蓮渾身力氣盡失於羞恥地擴張開來的肛門,脫力之餘又忍不住被她片面認定的
戀人迷得暈頭轉向。

  混雜少許疼痛和龐大歡愉的刺激感遊走於全身,趴在地上隨著肉棒前後擺動
的瑪黛蓮噴著濃臭熱汗、啪答啪答地甩著大奶,深咖啡色的大砲奶頭亢奮到了極
點,再度猶似噴乳般滴下連綿臭汗。

  「齁哦哦……!好猛……好猛啊啊……!齁哦……!齁……!齁哦哦……!


  擴肛至今還幹不到幾分鐘,瑪黛蓮的肛門就完全屈服在顆粒巨屌的蹂躪下。
獸人肉棒插得越快、越用力,她那空虛的淫穴就噴濺出越豐盛的淫水,緊緊含住
肉棒的屁眼亦不時吐出濃黃糞漿。濕臭的深灰色肛門猶如洋溢著臭味的火山口,
老二深插時往內吸得死緊,老二拔起時便含著粗糙的包皮貪婪隆起。

  歐爾掐緊了瑪黛蓮結實的腰身全力衝刺,牠十分享受用自己的肉棒奏響這具
一身肉臭的肉樂器。牠胯下的這個女人雖然身材健壯,本質卻和其他輕易敗下陣
來的女鬥士相去不遠。這些人類女鬥士真的了解這個擂台的意義嗎?她們真有賭
上一切的覺悟嗎?不,她們才不是這樣。

  「我的屁眼……!屁眼……!噗滋噗滋地好舒服啊啊啊……!嗯齁……!嗯
齁哦哦……!」

  就算輸掉了,也能以肉體向勝利者、向觀眾們獻媚,最慘不過是淪為男人胯
下的肉便器──對於輸掉就真正一無所有、甚至可能在這充滿種族歧視的舞台上
遭人殺害的獸人來說,女鬥士的覺悟根本就是個笑話!

  「肉棒……!戀人的肉棒……!好厲害啊……!」

  歐爾對這個擅自將比自己強大的雄性認定為愛戀對象的女人一點好感也沒有
,牠現在的所做所為,不過是在這場還沒決定勝負的擂台上,給予這個女人最後
一擊──牠不只要她從此再也無法站上擂台,更要這頭母豬身心徹底傾向強大的
獸人!

  當纏繞著獸臭的強壯肉體貼上瑪黛蓮的背部,這頭母豬還以為自己的妄想打
動了對方,因著全面性的肌膚磨擦而興奮到渾身猛顫呢!歐爾順勢放慢動作、揉
起她的巨乳,兩手將粗挺的大砲奶頭當把手抓,保持緊密貼合的姿勢繼續姦著屁
眼。

  「奶……奶頭不可以這麼用力……!咕嗚……!哦……!哦哦……!」

  噗滋!噗滋!噗啾!噗咕!

  讓坐在第一線的觀眾們分不清是肛交還是乳頭擠弄聲響起,瑪黛蓮那沾滿糞
汁與腸液的深灰色屁眼不時吐著臭屁,給綠皮手臂壓緊的巨乳透出帶有汗臭味的
光澤,兩顆硬挺的大砲奶頭正在獸人手掌內噗啾噗啾地套弄著。

  「齁哦……!齁嘿……!奶頭被當成肉棒了……!像肉棒一樣打手槍好爽啊
啊啊……!」

  整根沒入粗皮掌心內的乳頭被用力擠壓一番後,宛如退下包皮般從掌心內側
曝露出來,大乳暈上的汗液紛紛朝乳尖移動,最後宛如滴著精液的孱弱老二般、
從大砲奶頭的尖端滴落。這對大奶頭被玩弄幾遍之後終於受不了連番擠弄與磨擦
,隨著瑪黛蓮的呻吟轉弱而軟趴趴地垂軟下來。

  折騰完瑪黛蓮的乳頭,歐爾重新抱緊這副飄著臭汗的身體展開衝刺。這兩人
心裡想的再怎麼南轅北轍,激情當頭的性器倒是順利搭起高潮的共鳴。

  「咕齁……!又開始衝了……!屁眼……要受不了了……!」

  肉棒上粒粒分明的疙瘩來回刮弄著腸道、肛門括約肌與徹底放鬆的屁眼,其
中尤以敏感的肛門與脫力的括約肌最為刺激,這令人又疼又爽的運動再加上背胸
相貼的恩愛姿勢,終於讓陷入脫力狀態且通體酥麻的瑪黛蓮忍耐到了極限。

  「齁哦哦……!要洩了要洩了要洩了……!」

  此刻就算不再刺激她的乳頭、她的肉穴,瑪黛蓮也會被她的愛戀對象幹著屁
眼直抵高潮──但是歐爾突然啪地一聲拍響她的淫鮑,緊接著用整個手掌咕滋滋
地揉弄屄肉與蒂頭。倏然加劇的刺激與突如其來的呵護化為一體、彷彿射精般往
腦袋發暈的瑪黛蓮心房注入柔柔的熱液,這下她真的要打從心底愛上這個操著自
己屁眼的雄性了!

  「嗯齁……!嗯齁哦哦……!瑪黛蓮的屁眼……高潮了齁哦哦哦哦──!」

  愛液橫流的淫鮑在歐爾的高速蹭弄下噴出濃厚的淫汁,打從肛交之初即繃緊
著的陰蒂迎來激烈的解放。就在瑪黛蓮高潮的剎那,鬆弛的肛門隨之緊密縮吮,
支配整座後庭的顆粒巨屌便順著高潮帶來的收縮力道噴出了大量精液。

  迅速鼓脹起來的肉棒在火熱的腸道中用力顫了下,傾盡全力享受高潮的瑪黛
蓮亦為之一震;超出人類雄性五倍以上的精液量化為灼熱的水柱,從撞開了直腸
、頂住結腸口的深紫色龜頭洶湧而出,大肆灌入這條不久前還裝滿臭糞的腸袋。

  下腹部一暖,瑪黛蓮擅自認定這就是來自戀人的愛情象徵,感受到無比溫暖
的她便在這股前所未有的高潮餘韻中──在來自觀眾席的廣大噓聲中──向曾經
的粉絲們露出了幸福而扭曲的表情。

  「啊嘿……!啊嘿欸欸欸……!」

  在這之後,瑪黛蓮被永久剝奪鬥士資格,她從地下競技場贏來的一切盡歸歐
爾所有。對她不感興趣的歐爾將她賣給獸人酒吧,做為在人類世界中最下等的種
族專用的肉便器度過餘生。

  每到營業時間,瑪黛蓮就兩腿開開地露出寫有「封印」二字的特製內褲,這
條內褲將她日益濃臭的胯下完全密封住,只允許她用嘴巴和肛門來接客。恩客們
侵犯她時也都很有默契地避開濕答答的腥臭內褲,無論她多麼饑渴,這塊越悶越
臭、一天比一天敏感的淫肉都再也無法被滿足──所有被歐爾在場上擊敗的女鬥
士皆是如此。

  淫肉封印直到瑪黛蓮成為肉便器的第三年,才隨著歐爾的敗北解除。但是,
對於屁眼被獸人們開發完畢、天天都得在肉穴極癢狀態下迎接高潮的母豬們來說
,數百天來不得觸摸私處簡直就是極刑,就連死命撐了三年的瑪黛蓮也不敵這種
折磨。當母豬們的淫肉終於得以解放時,早就壞的壞、瘋的瘋。黏滿大量陰毛與
臭垢的封條伴隨悲鳴聲撕開,一塊塊長滿濃厚恥垢、散發出極致惡臭的外翻肉穴
重見光明,獸人們迫不及待將那些又濕又臭地垂軟在地的肥厚黑陰唇用力扳開,
好好品嚐這批窖藏多年的臭汁橫流肉鮑子。


  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