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1882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1-2 04:16:56

 我聽到一個說法:性之外的一切都是爲了性,而性本身有關力量和權力。

  和很多名言俗語一樣,這句話也是爲了語出驚人而不惜泛化,刻意使用語義
上的矛盾,簡潔不加說明讓引用者盡情解讀各取所需。但抛開形式上的缺陷,后
面有普通人不易看穿的道理。性是一種權力和暴力,權力和暴力指向性的獲取。

  一旦有了性體驗,就食髓知味,會不斷追求性體驗。權力也是一樣,一旦人
嘗到了權力的滋味,就會竭盡所能不失去權力,追求更大的權力,就像鲨魚聞到
了血腥的味道,就像獅虎咬住了獵物的脖頸,不達目的絕對不會松嘴。

  隨著我責任變大,脾氣也越來越差。技術上的難題要搞定。我上面的人既不
關心也不懂我面臨的問題,他們只是要我搞定,不然公司要我干什麽?責任落在
我肩上,下屬干了蠢事就讓我抓狂,開會一陣痛罵,這種事情越來越多。

  我還把工作上的壓力帶回了家,對老婆發火,兩口子吵的天翻地覆。在班上
發火我沒后悔過,但對老婆發火我很后悔,真是往家里帶情緒汙染。經曆了幾次
后我把這個毛病改了。老婆看我用實際的表現改正了,原諒了我。沒形成惡性循
環是我們倆的幸運吧。

  公司看我壓力大,決定給我配一個助理。我說不清助理有什麽用,所以面試
的時候是按照情人的標準找的,要長相漂亮、身材火辣、性格容易被控制。並不
是每個老總都這麽好色,但我的風流韻事多少有傳聞,公司對我也睜只眼閉只眼
了,畢竟是私生活,不影響工作就好。

  面試的時候,剛強的不要,太正經的不要,太笨的不要。最后一個剛畢業的
女大學生脫穎而出,湯逸娜,符合我的所有條件。

  她長相溫柔,柳眉杏眼,翹鼻小嘴,身材苗條,凸凹有致,舉止得體大方又
自帶女性的風情。眼中永遠含著笑意,言談中充滿了對新工作的向往,渴望獲得
肯定。

  湯逸娜的工作精神超乎了我預期,來的比我早,走的比我晚。每天早上,娜
娜都會捧上一杯沏好的綠茶,詢問我工作上的指示。我的工作環境立刻美好愉快
起來。看來我是找對人了,原來有個得力的助手這麽重要。以前只知道做領導的
難處,不知道做領導還有這麽多好處。人力部門要回饋的時候,我對娜娜不吝美
言,特殊要求給她加薪。

  *   *   *   *   *   *   *   *   *

  上次和老婆商量好,邀蔣莉來我家。我跟蔣莉說,我早說過,我老婆不管我
和別的女人的事。但她還是沒想到是這個樣子,還在因爲上次偷情被撞個正著而
尴尬。哪有女主人在家,自己送上門讓人家老公肏的道理。我好說歹說向她確保
沒問題她才答應。

  周末晚上,蔣莉的老公還是一如既往的要加班到很晚,她就告訴他自己去同
一個小區的鄰居家打牌,她老公也不好說什麽。

  我下廚做了兩三個小菜,招待客人。叮咚——門鈴一響,老婆說:我去開門


  老婆開門,迎進來一位麗人。只見小莉外面披著一件淺灰的風衣,里面上身
是暗紅色的毛衣,下身是緊身褲,腳上是高幫靴。兩人寒暄了一下,小莉除去外
套,進到屋里,這一看就更漂亮了。

  細心修過描過的秀眉,明眸皓齒。二十出頭,比老婆略小幾歲。初爲人婦,
混合了少女的純潔和少婦的風韻。暗紅色緊身毛衣凸顯身材,乳峰高高挺拔。褲
子把屁股包著,更顯得圓。

  老婆心里不由得暗贊了一聲,這女子,怪不得老公玩不夠,連我看著也想去
親近。

  小莉第一次在這種場面下和老婆打交道,很不自在:「好姐姐,上次真是對
不起。」

  「小莉別見外,當咱們是一家人就好了。」老婆笑著的拉著她的手在飯桌坐
下。

  幾道小菜,開了瓶紅酒,三個人說說笑笑的吃了個簡單的家宴。所謂酒是色
媒人,三個人都興致很高,小莉也俏臉飛上了紅霞,完全放開了,對我眉目傳情
。老婆說:「你們進屋玩吧,別管我,我收拾下碗筷。」其實小莉經過我幾個星
期的奸淫,也是對偷情上了瘾,床上都玩瘋了,害羞大半是裝的。我拉她進了臥
室。我剛才炒菜的時候,臥室竟然被老婆精心準備好了,床上多放了很多枕頭,
怕我玩女人費著腰,床頭擺著紙巾,放在她喜歡的小熊形狀的紙巾盒里,屋里噴
了香水,很有氣氛。我暗歎一聲,有這麽疼人的老婆,夫複何求。

  *   *   *   *   *   *   *   *   *

  話說老婆那邊,收好了桌子,聽見臥室里的男女嘀嘀咕咕的,小莉還在扭扭
捏捏的不肯,我在渾身上下的揉著她,摟著親嘴。再過一會兒,小莉身子軟了,
被扒光了衣服。

  老婆從客廳里往臥室里偷偷看,臥室的門大敞著,里面亮著大燈,是我故意
讓她觀戰的。老婆看見老公寬闊的肩膀,健碩的后背,粗壯的大腿,身下的小美
女白白嫩嫩的,軟躺在他面前,像個小綿羊似的,任由老公玩弄。少婦的腿已經
分開,等待男人的插入。

  只見老公扛起了美女兩條玉腿。美女身體折疊,屁股也抬離了床面。好像故
意要讓老婆看清楚似的,老公把小美女的腿掰開的更大,壓得更往前,那少婦的
小穴和屁眼完全暴露了。

  老婆不由得走到門口,從近距離看。只見那少婦的小穴旁邊長著些黑黑的絨
毛,流出些些點點的蜜汁,在燈下亮晶晶的。整個小穴鼓鼓的是個包子穴,粉粉
嫩嫩,和處女似的。小穴下面的屁眼是可愛的菊花蕾,因爲女體正在被等待插入
的緊張心情而緊緊的縮著。在老公膚色的對比下,美女的屁股雪白雪白的。

  老公壯碩的龜頭頂住那美女的穴口了,然后屁股沈穩的往下壓,雞巴一節一
節的肏進了嬌豔少婦的蜜穴,小穴應接不暇的不斷吞進老公又粗又長又硬的大肉
棒。就像在演示雞巴插入的深度和力度一樣,女人剛才任老公擺布的修長玉腿此
時越伸越直,腳趾越扣越緊,足弓繃的比芭蕾舞演員還彎。終于,老公的雞巴整
根插進去,仍然使勁又往里頂了一下。穴肉完全陷進去了,連穴口旁邊的皮膚都
被抻緊,少婦的整個下體被大雞巴帶著往里陷。花心被頂觸,那少婦嘤咛一聲嬌
叫。

  老婆看的肉緊,雙腿也不由得並緊、扭起來。原來老公每次插我都這麽厲害
,怪不得欲仙欲死的。

  「插……插到底了……老公~~~」少婦騷媚的叫著,捧著老公的臉,伸出
香舌獻吻,兩人吻在一起。

  老婆聽的這聲叫,來了怨氣。這個騷貨!竟敢對著我的老公叫老公,太賤了
。剛才還裝模作樣的不讓日,這剛一插進去就叫老公了。

  男人挺著雞巴開始大力抽插。偷情少婦哼哼唧唧的扭動嬌軀迎合老公的奸淫
。濕潤的粉紅的小穴嫩肉被肏的陷進翻出。少婦的腳還是緊扣著,像小動物的小
爪子,或小蹄子,被老公奸的晃來晃去。

  又看了一會兒,老婆覺得自己穴里癢得不行,內褲有點濕了。經常和老公親
熱,她當然知道他身下的女人此時正經曆的強烈快感。她回想老公這些年干過的
女人,唉,這些女人哪個不是一樣呢?無論什麽性格,不管怎麽裝著拒絕的樣子
,小穴一旦被老公的雞巴插進去,就全投降給這快感了,都分著腿或撅著屁股任
由老公肏。

  老婆想起自己的初夜,開始那麽怕那麽緊張,但老公的肉棒插入后,整個身
體就酥掉了,只想讓老公玩弄,只想被更多的奸淫。有這麽風流的老公,也許是
不幸,但也許是幸運吧。這些女人只能來偷吃,而自己可以隨時享受和老公的頂
級性愛。

  *   *   *   *   *   *   *   *   *

  老婆正看著我奸淫良家少婦,思緒萬千,突然客廳的電話鈴響了。她趕緊跑
過去拿起電話:「你好。」她調整了下呼吸,自己的臉還是熱的。

  「你好,我是小吳啊。小莉說到你家玩了,她在嗎?」

  「小莉在這兒呢。她玩的挺開心。」老婆心里想,這綠帽老公是來查房了。
你老婆是玩的挺開心啊,正岔著腿被我老公日呢。

  聽了我老婆的作證,小吳松了口氣,「我能跟小莉說幾句嗎?」

  「哦,好吧。」老婆有點難辦,但還是拿著無繩電話來到臥室,大聲的說:
「小莉,你老公找你。」

  看到我老婆進來,又有自己老公的電話,我感到小莉的淫穴里立刻湧出了一
股暖流,來了一次小高潮。她慌得搖頭,不敢接電話。

  「小莉,別只顧自己玩,老公電話總得接嘛。」老婆一語雙關的對小莉說。

  小莉沒的選擇了,但因爲還被我壓在身下挨肏,騰不出手接。老婆把電話放
在床頭櫃上,換成免提。小莉說:「小吳什麽事?」對著我騷浪的叫老公,對她
老公卻冷冰冰稱呼其姓,少婦的心出軌出遠了。

  「小莉啊,你在那兒玩什麽呢?」

  「不是說了嗎,打麻將,有李先生李太太,還有他們一個朋友。」

  「打牌?沒聽見聲音啊。」他老公問。

  爲了給她作證,我一拍小莉的圓屁股,模仿啪的一聲碰牌聲,喊了句:「碰
!」手指按觸她的小花蒂。出乎意外的小莉「啊」的叫了一聲。

  「小莉你叫什麽?」她老公狐疑的問。

  「被李先生碰了。」小莉窘極的說。

  看到這個效果不錯,我又一拍她的屁股,低頭吃她的乳頭,喊道:「吃!」
小莉又驚呼了一聲。

  「又怎麽了?」她老公問。

  「又被李先生吃到了。」小莉既慌張又刺激的應對著,「李先生很會玩的。
挂了電話吧,不小心你老婆被人玩死了。」

  我呵呵笑了兩聲,提聲說:「小吳啊,不是我欺負小莉,我也不想玩的這麽
過分啊。可小莉這送上門的,我不吃就太說不過去了。」

  聽了我的話,老婆強憋著不出聲的笑彎了腰,小莉又羞又惱又想笑。

  「沒事,你該怎麽玩就怎麽玩。」小吳大度的說,然后又催他老婆,「小莉
你要玩到多晚啊?早點回家吧。」

  「不要,我要玩過瘾。」她一邊沖她老公抱怨,一邊狠狠的挺穴迎合著我的
抽插。這段時間她的蜜穴里一直抖著跳著,雖然不明顯但讓我懷疑她在接連的高
潮。

  聽到這里,我老婆對電話說:「小吳,小莉來一次不容易,你讓她多玩會吧
。你加班到幾點啊?」老婆很細心的問。

  「唉,我這加班還早著呢,12點回家就謝天謝地了。那謝謝你們招待小莉
啊。」

  「別客氣。我們會好好招待的。」老婆隨手挂了電話,坐到了床邊,做了一
個讓我和小莉都驚呆的事情。老婆伸手握住小莉的乳房。

  *   *   *   *   *   *   *   *   *

  小莉叫了出來:「好姐姐,這是干什麽?」這是她第一次被同性撫摸乳房,
對我老婆來說,也是第一次撫摸別的女性的乳房。

  「看著好可愛,好想摸。」老婆繼續溫柔的撫摸著。不得不說,小莉那麽豐
滿漂亮的乳房,誰不想摸呢?

  強烈的變態刺激,小莉的乳頭硬成了小石頭,乳頭周圍都起疙瘩了。

  老婆摸著小莉的乳房,眼光落在了我們交合的部位。她從來沒這麽近的看我
肏別的女人。女人的圓潤大腿,分的開開的,中間一口小穴,里面插著丈夫的肉
棒。這個畫面很熟悉,因爲自己經常這樣被肏,但是又很陌生,因爲是陌生女性
的大腿和小穴。

  美女的魅力是無人能抗拒的,即使同性也會被迷住。剛才在門外觀淫就激起
的情欲重新回來了,爭強好勝的心也不想把自己的丈夫單獨留給一個春情中的美
女。床上一個是自己的丈夫,一個是美麗多情的少婦,她沒多少心理障礙,脫光
了自己的衣服,只想加入到這場火熱撩人的性愛中。

  她跨坐到小莉身上,喜歡的看著小莉那張美麗動人又因爲處于性交中而春情
蕩漾的臉。小莉也看著老婆,覺得自己像被劫持了,像被劫持到了一輛快感火車
上,下體仍然被巨大的肉棒抽插,子宮暖暖的,面前卻是一個同性的和自己一樣
嬌美的臉。

  老婆看著小莉那張俏臉忍不住低下頭親她。小莉不知如何是好的接受了同性
的親吻。兩個美女越吻越深,漸漸的,胳膊也互相摟住了對方的身體,變成了熱
戀的情人的深吻。當兩個人的乳頭擠在一起的時候,我感到小莉的淫穴里又是一
陣悸動,不知道這是今晚第幾次高潮了。

  我看著身前兩個纏斗的美女,雞巴漲的比平常更直更長,有旺盛的征服欲要
滿足。我肏小莉的時候,老婆正吻著她,屁股在我的小腹上揉來揉去,像在請求
插入。我拔出雞巴,雙手穩住老婆的屁股,雞巴頂住她的穴口,奮力插入。老婆
的脊背立刻繃緊了。

  空虛了一晚上的小穴,被熟悉的老公的肉棒插入,充實感和幸福感流遍了全
身。老婆脊柱挺緊,兩位美人兒的兩對乳房也擠得更緊。老婆隨著被肏的節奏呻
吟起來。

  小莉感到高潮后的小穴失去了雞巴,身上的美婦人開始嬌喘,身體有節奏的
一晃一晃,自然了解到情人的雞巴已經轉移到正品夫人那里。她摟著我老婆,像
安慰一樣不斷撫摸老婆的后背。

  從小莉這個偷情少婦的淫穴轉移到老婆的蜜穴,感到無比的熟悉,穴里的肉
膜密密匝匝的纏繞著我的肉棒,畢竟已經肏了好多年了,夫妻的感情無人能替代
,原配的小穴和雞巴插在一起才最有感。老婆的穴口剮蹭著我雞巴下緣,花瓣勒
到雞巴根部的時候,有強烈的要噴射的欲望。

  老婆臉上已經紅潮湧動,媚眼迷離,吐氣如蘭,全身的力氣放在下體,竭力
的撅著屁股迎合我的肏弄。從來沒經曆過的二女同夫的性愛讓她很快攀上了高潮
的邊緣。

  看到我老婆的媚態,一晚上受夠了刺激的小莉不管不顧了,要玩個最野的。
她使出了催情的伎倆,妖媚的對老婆說:「好姐姐,是我不對,我這個小騷貨偷
你老公的肉棒。他的大肉棒一插到穴里我的魂兒都沒了。你最知道了,對吧?你
看你一被插就醉成這樣了。」

  老婆恨恨的說不出話,注意力在穴里的肉棒,腦子又要想應對身下這個小淫
婦的挑釁。「我老公的肉棒,我想要就要。就是應付不了他,才讓他出去泄泄火
,干你們這些小賤貨。」老婆想了半天,才反擊出來。

  小莉想讓我老婆快點高潮,好再輪到自己。她伸手快速的撥弄我老婆的乳頭
,加大催情的力度:「我們這些小賤貨最喜歡你老公的肉棒了,每次都被奸得泄
身好幾次。好羨慕姐姐你啊,想要就要,小穴已經酥了吧?大肉棒——喔——頂
到了——」小莉好像自己正被肏一樣,狐媚的對著我老婆浪叫。

  「可……可惡的小賤貨……」渾身上下的都被我和小莉同時撫摸著,肌膚在
各個方向貼緊了丈夫和丈夫的情人,乳頭被丈夫的情人玩弄,小穴被大雞巴從頭
到底的全程抽插,又聽到這些淫詞浪語,老婆的嫩穴開始急劇的收縮,一股暖暖
的能量從子宮爆發出來,流向全身。「老公——老公——我不行了——」她泄身
了。「老公——干死這個小騷貨——幫我干死她。」她對我下令。

  從老婆的蜜穴拔出雞巴,立刻抬起小莉的腿,肏了進去。小莉滿足的嬌喘了
一聲。

  老婆高潮過后,撅起的屁股放下,身子伏在了小莉身上,小穴剛剛好就在小
莉的小穴上面。老婆小穴的蜜汁流出來,被我的雞巴抽插帶動著擠進了小莉的淫
穴。兩個美女的淫液被雞巴攪和在一起,越來越稠,粘的三個人的陰毛都黏黏糊
糊的,不分彼此。

  *   *   *   *   *   *   *   *   *

  享受著兩個美女的肉體,在兩個嫩穴中換來換去的肏她們,我最后要射精了
。和事先約好的一樣,我把雞巴狠狠的捅進小莉的小嘴。在這個嬌豔少婦身上的
就差口爆沒玩過了,這次玩滿全套了。粗大的雞巴噴射出精液,少婦邊咳邊咽下
了一股又一股濃精。老婆在旁邊看著很解氣的樣子。

  風停雨住。我們三個人都躺下,一晚的淫亂讓人極度滿足。我大大咧咧的岔
著腿,左擁右抱老婆和情人,感覺擁有了全世界。兩個美女側躺著,用渾身嬌嫩
光滑的肌膚蹭著我。

  老婆溫柔的看著我:「老公,你太威猛了。過足瘾了嗎?」

  「嗯,肏的爽死了。」兩個美女整晚的婉轉承歡,讓我志得意滿。

  「咱們以后能經常這樣嗎?」小莉風情萬種的說。

  「好啊,反正你們兩個我都肏不夠。」我答應著。

  「太亂了啊,老公,和小莉是不是太亂了?」老婆問。

  「不是我哦。」小莉澄清似的說,「你們兩口兒太亂了,把我拉進來的。」
這小騷貨雖然說得沒錯,但顯然非常享受這樣的性愛。

  「我們說話你別插嘴。」我推了小莉一把,「下去舔雞巴。」

  「討厭。」小莉很沒面子的扭著翹臀慢慢爬到了下面,含住我的雞巴:「又
不讓人插嘴,又要來插人家的嘴。老爺好凶,大奶奶好凶,小老婆好可憐,只能
跪著舔雞巴。」這小賤貨完全進入了角色,靈活的小舌頭繞著我的龜頭。

  老婆看我這麽維護她,看嬌美的小莉在下面賣力的嘬著雞巴,心里有些得意
,又有些不忍:「老公,你對小莉好點。」

  「小賤貨,我對你好嗎?」我問小莉。

  小莉吐出雞巴點點頭,說:「老爺對我很好,我喜歡舔您的雞巴。」

  雞巴在小美女的舔弄下,慢慢勃起了。老婆起身去了趟浴室,雖然雞巴傳來
陣陣快感,但我裝作無事的拿出手機玩了一會兒,不管在賣力嘬雞巴的小莉。一
會兒老婆回來了躺回到我身邊,我放下手機,開始對她們兩個進行第二輪奸淫。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