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774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1-2 04:28:39

曼舒

「曼舒!妳已經到了呀!」

凱荔蹦蹦跳跳地拉著一個高高的男生走進來轉運車站的等待區,她身上什麼行李也沒帶,全在那男生身上了,後背包、手拉行李、還有兩袋大大的手提袋,一個是粉色的,一個是寶藍色的,一看就是那男生幫凱荔提著的。

我不禁側頭揣測,為什麼,為什麼凱荔總是能夠交到對她如此好的男朋友?

凱荔拉起我的手,介紹道:「曼舒,給妳介紹一下,這是我男友李家洛,木子李,家庭的家,各別的各再加水字旁的洛。」

一說完,凱荔繞到我身後,用力地抱了我一下,又跟她男友家洛介紹道:「家洛,認識一下,這是我高中的好姊妹之一,烏曼舒,她姓烏,烏黑一片的烏喔,很酷吧!」

家洛將手上的兩個手提袋都放在左手,伸出右手跟我握手,說:「妳好,我是家洛,常聽凱荔講到妳。」

這個家洛,帶著不合時宜的圓框眼鏡,卻不知為何,非常符合他眉清目秀的臉龐;加上他剛剛沒有將凱荔的手提袋放在地上,而是同放在一手,為了不讓手提袋沾到地上的灰塵;這一點小小的貼心舉動,讓我第一次見面,就對這個高高的男孩有了好感。

我伸出手給他輕輕一握:「你好,我叫烏曼舒,我們兩個的名字,都跟名人撞名呢。」

家洛微笑,忽然吟道:「『還卿一缽無情淚,恨不相逢未剃時。』,好詩。」

我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原本以為,家洛會如大家一般恭維,說我與那個漂亮的女藝人簡嫚書長得有點像,名字也像;誰知道,他居然一開口就吟出來民初蘇曼殊的情詩,此人還真跟他的圓框眼鏡一樣不合時宜,不可小覷啊。

「『死生契闊君莫問,行雲流水一孤僧』;看不出來,你倒是讀滿多書的。」可惜是別人的男友,我只能淡淡稱讚。

凱荔在旁邊一頭霧水,連問:「你們在講什麼呀?什麼黑話我都聽不懂捏?」

我搖搖頭,在凱荔額上打個爆栗:「就叫妳多讀點書,不要只會交男友吧。」

凱荔打蛇隨棍上,順勢裝痛撒嬌:「家洛你看,曼舒多愛欺負我啦,你別跟她好了!」

家洛笑一笑,輕輕地幫凱荔揉了揉,又在她額上一吻,說:「沒事啦,人家曼舒跟妳鬧著玩呢。」

凱荔瞪家洛一眼,道:「哼,才剛見面你就幫她講話,你可別看曼舒漂亮,又愛上曼舒了喔!」

家洛連忙雙手亂搖,「不不不,我怎麼可能。」

客運的巴士進站,凱荔把我的手提包接過,扔給家洛,說:「你提吧,我待會要跟曼舒一起坐,你自己幫我們顧好行李啊。」

家洛滿臉堆笑:「當然,當然。」

在客運巴士上,我偷偷問凱荔:「妳怎麼又騙到一個新男友?上次妳不是跟我說,妳男友是一個光頭攝影師?」

凱荔拉開在轉運站商店買的冰淇淋盒,一口一口的舔著,回道:「哎!我是以前沒試過老男人,所以好奇去試試,試了才知道,新鮮的肉才是極品,什麼老肉熟成風味絕佳,都只是騙人的廣告詞而已啦。」

凱荔對性,從來不當一回事,什麼女人的矜持,在她字典裏從來找不到;這也是我羨慕她的地方,總是活得如此灑脫。

不過自從高中那件事情以後,凱荔就不會在男人面前說出如此放蕩不羈的話了,她知道,男人要的是宛若處子的嬌羞感,就算不是「處子」,至少也要「宛若」。

男人有時候就是如此討厭,哼。

「幹嘛,曼舒妳在想什麼?」凱荔的聲音把我帶回現實。

我搖搖頭,說:「沒什麼,只是在想,我有時候真羨慕妳。」

凱荔的大眼睛眨了眨,假睫毛上下閃動,好不迷人,說:「羨慕我?有什麼好羨慕的?我感情這麼漂泊⋯⋯⋯」她誇張地假裝擦了擦眼淚。

「哼,少來了,總比我感情一直空窗好吧。」

凱荔靠近我耳邊,偷偷說道:「我知道啦!老處女,妳是開始想要試試看性生活了,對吧?」

我刷地臉漲紅,輕打她:「胡說!我是羨慕妳的瀟灑自在啦!」

凱荔咯咯笑,又低聲附耳:「不然,我把家洛借給妳開苞?」

「欸!妳不要越說越過分喔!」我別過頭去看著窗外,卻感覺下體有一些微微的悸動。

「曼舒姊姊不要生我的氣啦,真的要借,我也捨不得啊!」凱荔抱著我的頭頸撒嬌磨蹭,用她一貫的柔情攻勢。

在打鬧中,我的眼角好像不自覺地偷偷瞄向家洛坐的位置,而且,他好像也在偷偷瞄著我。

***

到嘉義火車站的時候,千惠跟小米也都到了。

我們四個女生歡呼,抱在一起,「天啊!小米我好久沒有見到妳!」「千惠!妳下次甚麼時候出國?這次妳要幫我帶一點紀念品啦!」「曼舒!聽說你申請到帝大的中文教授了?恭喜妳!超強的耶!」「凱荔!我上次託妳團購的指甲油妳怎麼還沒寄給我!」

四個女生又跳又叫的,妳一言我一語的問個彼此沒完,完全把家洛晾在一邊;不過,家洛感覺脾氣非常好,站在一邊靜靜地看著我們幾個女生敘舊,臉上微笑不失,手上掛著凱荔扔給他的大包小包的行李,卻完全沒有不耐煩的拿起手機來滑,嗯,真是一個有古典風度的男孩。

最後還是我提醒凱荔,「咳咳,凱荔,妳把家洛忘在旁邊啦!」

「噢對對對,」凱荔把手上的髮圈褪下,把她頸後的長髮束起,「跟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新男友:李家洛;家洛,這幾個人都是我高中的好姊妹,這位是千惠,常常做飛機到世界各地爬山。」

千惠一身健康的古銅色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她白了凱荔一眼,然後才對家洛微笑點頭:「你好,我叫林千惠,現在在南投的玉山國家公園擔任登山嚮導,順便存下一次出國登山的經費。」

介紹完千惠,凱荔又把小米拉到家洛前面,「這位是黃小米,她的本名太俗,所以她一氣之下,在上高中之前,就跑去戶政事務所把她的名字給改了,所以小米是她的本名喔!」

「哇!這麼酷,可是......高中的時後,不需要家長簽名嗎?」家洛有些疑惑。

小米嘴角上揚,雖然這件事她覆述很多次了,但依然說不膩,小米把它當作是人生的一大功績,百說不厭的,她說:「嘿嘿,我先去戶政事務所說我媽工作很忙,所以他們只好把監護人同意書給我,然後我再回家跟我媽說,學校為了要關心那些弱勢單親、或者是隔代撫養的家庭,所以需要登記家長的身分證,最後一步,我看著家裡的信用卡簽帳單跟家庭聯絡簿,足足練習了六千次以上我媽跟我爸的簽名,最後自己簽好那個同意書,附上我爸媽的身分證影本,就這麼輕鬆過關啦!哈哈!」

家洛聽得嘴巴張開:「哇靠,一個國中生就有這種膽量,好猛。」

凱荔一拍小米的肩膀,說:「對呀,所以你別看她個子小小隻的,人家現在已經是高雄兩家文青咖啡廳的老闆喔!」

「好厲害,我下次去高雄,一定要去妳的咖啡廳喝喝看。」家洛一臉真心欽佩。

小米笑著揮揮手:「那沒甚麼啦,都是跟朋友一起合開的,經營咖啡廳超累的,我好不容易才請假脫身,這幾天在阿里山上一定要好好放鬆一下!」

「凱荔,我們說了那麼多,妳的家洛都沒介紹他自己是做甚麼的呀?妳們怎麼認識的呀?」我在一旁提醒,事實上,在來嘉義的客運上我已經猜過好幾回了,身高修長,長相斯文,最可能的工作應該是室內設計師,又或者是電腦工程師?

凱荔忽然有些不好意思:「欸,我跟妳們大家講,妳們不要告訴別人喔!」

千惠翻了她一個白眼,說:「快說啦,妳從以前到現在,哪個秘密我們有講出去的?」小米跟我在旁邊笑倒,的確,身為好姊妹得我們,有哪一件凱荔的糗事不知道的呢?

凱荔吐了吐舌頭,說:「好啦,其實.......其實他是我在公司的同事,跟我一樣,都是業務單位的。」

「什麼!」我們三個女生一起大叫,「辦公室戀情耶!」「妳們公司允許嗎?妳老闆知道嗎?」「哇靠,妳們不會出門談業務,談一談就去開房間了吧?」人多就是嘴雜,尤其三個女人在一起,其威力可比一整座菜市場。

凱荔胡亂搖手:「哎唷!妳們不要把我想的太邪惡啦!我們公歸公、私歸私,在上班的時間都是很認真上班的啦!」她又補一句:「不過,這件事千萬不能被我老闆凱文知道,我們公司最近業績掉得很厲害,如果被他知道,搞不好他又會在月會跟副總報告的時候捅我一刀。」

我忽然想起:「疑?我記得妳之前不是說,妳跟妳老闆還不錯嗎?」

凱荔乾笑幾聲:「過去的事情啦!不要問太多嘛!」

小米從背包裏翻出一只高檔的單眼相機,塞到家洛手上,「家洛,幫我們姊妹拍一張合照好嗎?我們好久沒有一起出來玩了。」

家洛接過相機,忽然問道:「對了,曼舒妳是做甚麼工作的?好像還沒有介紹到。」

我正要開口,就被嘴快的小米搶過去說了:「曼舒從小喜歡文學,她現在一面在補習班教中文,一面在職進修,想要唸到中文博士呢。」

家洛:「喔喔!原來如此,難怪這麼有氣質。」

小米不耐煩地道:「快幫我們拍照啦!問東問西的。」

在家洛幫我們拍合照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覺得凱荔摟著我肩膀的手,有些冰涼。

***

從嘉義火車站轉坐計程車上阿里山,其實也不過是一兩個小時的車程,不過外頭的天氣迅速從八月的艷陽,轉至在平地時完全感受不到的寒冷。

我們先到旅館 check in,放下行囊以後,去外頭山間的那個濃霧步道走了一下午,阿里山的霧氣真得很迷人,有一段步道,幾乎濃到完全看不輕前面的人的背影。

凱荔跟小米興奮異常,在林間大吼大叫,她們說是在放鬆平日在都市裏的壓力,而千惠笑她們沒見識,國外有好多深山老林,霧氣都比阿里山迷人的多,還有一座山裏,經過那道奇異的瀑布反射,會讓山林間的霧氣產生一種淡粉紅色的錯覺。

「哇!這麼酷!」凱荔說。

千惠輕輕地在林間的溪流間跳著,說:「是啊!而且那座森林裏,據說還有一種粉紅色的狐狸,可以把人類的祕密藏起來。」

「祕密藏起來?」我問,一邊拉著小米一起過溪。

千惠解釋道:「是啊!傳說中,人類會千里迢迢地,穿過重重險阻的山谷,進入那座山裏,找到那種在粉紅色霧氣中生活的粉紅色狐狸,請求牠們的協助,將人類的秘密,藏在山裏。」

甚麼樣的秘密需要藏在山裏?我心想著,正要問出口時,腳下一滑,半隻腿已經掉進冰冷的溪水中,另一隻腳站不住,也跟著溜了下去。

「啊!」在我尖叫才剛喊出來的時候,一隻強而有力的臂膀抓住了我的手,硬生生地把我從水中拉了上來,在岸邊的大石子上坐下休息。

是家洛。

「沒事吧?」他問。小米、凱荔、還有千惠都飛快地奔了過來。

我拉起褲管,脫掉球鞋,左腳踝上一陣熱辣紅腫,千惠一看到就說:「腳踝扭傷了,來,讓我看看。」說完蹲了下來,幫我把腳板輕輕拉直,檢查完畢以後說:「可能有韌帶撕裂,我們回去拿繃帶纏緊,固定好不要亂動,否則怕以後變成習慣性扭傷。」

我嘆了口氣,說:「抱歉啦大家,都是我不小心,害大家掃興了。」

我掙紮地要站起來,千惠跟凱荔連忙幫我拉起來,凱荔轉頭叫家洛:「喂!現在只有你一個男人,來幫忙!把曼舒背回旅館去。」

家洛臉上一陣茫然,看不出他是尷尬還是不知所措,他跑了過來,蹲下,讓凱荔與千惠把我好好地放在他的背上,他站起來的時候,我的胸部不由自主地靠著他的肩膀,我從來沒有跟男生這麼近過,一次也沒有,我低著頭,不知道臉上的緋紅有沒有被其他人看到,如果被看到,我一定現在馬上就跳入奔流的溪水中,永不回頭。

只聽到凱荔的大嗓門指揮著家洛,說:「走囉!我們一起回旅館。」

***

本來這次的阿里山之旅,我想要直接訂一間大通舖的房型就好,反正我們四個女生以前在宿舍一起睡慣了,加一個家洛,叫他靠邊一點,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

千惠是說沒差,反正她參加國外登山團,露營的時候跟男人一起睡睡慣了,小米卻是不行,她怕在美國唸書的遠距離男友會生氣,再加上一個從來沒交過男友的曼舒,也嚴重反對大通舖的提案。

所以我這次只好訂了兩間房,房型一樣,一間給小米、曼舒、還有千惠住;另一間給我跟家洛一起睡。

這樣反而比較方便,對於各種事情來說。

等家洛把曼舒放好之後,我把他拉回我們自己那間房,然後對家洛說:

「家洛,你覺得曼舒怎麼樣?」

我的劈頭就問讓家洛一時傻在當場,只能支支吾吾地說:「什、什麼?」

「老實說,你覺得她漂不漂亮?」

「很漂亮⋯⋯而且⋯⋯很有氣質⋯⋯」

靠,家洛講到曼舒的時候,居然臉紅了;我在心裏嘆了口氣,直接把家洛推倒在床上,然後把他的運動褲一把扯下。

「我要你,現在心裏想著烏曼舒。」

我交代完,二話不說就俯身下去,一口含入家洛的陰莖,吞吞吐吐,開始幫他服務了起來。

「噢⋯⋯凱荔⋯⋯⋯妳⋯⋯⋯」

我伸手打了一下家洛的屁股,把他的陰莖吐了出來,說:「叫你想著曼舒!我是認真的!」

家洛一臉不上不下的窘樣,看得我差點在他面前大笑,但我知道此刻是關鍵時刻,不能放鬆,我嚴肅地對家洛說:「想著曼舒,但快射的時候要跟我說。」

我低下頭去重新含著家洛的陰莖,這次家洛沒有廢話,他的老二也迅速膨脹,硬如鐵棍,我心裡暗罵:『果然男人都是賤,想著別的女人的時候最硬。』

家洛的陰莖,就跟他這個人一樣,瘦瘦長長的,只是一顆龜頭碩大,我用嘴唇將他的包皮褪下,用口水包覆住他整支陰莖,一上一下,配合著我的舌功,左纏右繞,把家洛的老二弄的欲仙欲死,家洛閉上眼睛享受著,只喃喃地在喉嚨間悶哼,他從來沒有享受過我的舌技,畢竟,我們才交往不久,我還不想把我這一面太快露出來,今天是為了曼舒的事,我才拼了,一定要讓家洛按照我的計畫走。

而我的計畫,第一步就是要讓家洛慾火焚身。

不一會兒,家洛已經到臨界點了,他聲音沙啞:「我......我快到了.......」

一聽到這句話,我就把家洛的陰莖一吐,站起身來,然後對他說:「好啦,把你的老二收起來。」

家洛滿眼都是血絲,人家說精蟲衝腦,我看精蟲衝眼睛才是真,家洛的眼白裏到處都是血紅色的小絲,看上去就像是一條一條殺紅眼的精蟲。

家洛吞吞吐吐:「凱荔........我想要妳.........」

「我不想要,如果你要硬來的話,我叫大聲叫我的姊妹來救我。」我堅決地搖搖頭,說:「而且,我要跟你談正事,先把褲子穿起來再說。」

家洛見我堅決如此,只好深深嘆了口氣,不捨得地用手再嚕了兩下他的老二,才把褲子穿了起來。

我坐在家洛旁邊,努力裝出我這輩子最最最認真的表情,「家洛,我想請你幫一個忙。」

「什麼忙?」家洛還沒有從剛剛的仙境中完整地離開,他看起來心不在焉。

「我想請你,去幫曼舒開苞。」我頓了頓,繼續說下去:「曼舒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她這個人我知道,矜持的很,有時候又太要面子了,完全放不下身段,所以一直到現在都沒有交男朋友,可是,其實她內心想要的很,她常常跟我說,她不想要到了三十歲還是個處女。」

「她其實也有想過,要交一個陌生人來幫她擺脫處女之身,可是第一點,她看得上眼的人太少了,第二點,就算她看得上眼,她也開不了口,第三點,她也怕做完之後,有感情糾紛,會被男生糾纏著不放。」

「這段旅程我觀察了你們兩個很久,我認識曼舒那麼久,第一次看到她臉紅,就是在她遇到你的時候,當時我就心想:啊!對了,你就是曼舒的菜。」

「我想了很久,你就是一個最好的選擇,第一她喜歡你的文藝氣息,第二她有我來做轉述,第三,你是我男友,事後我不許你有任何糾纏曼舒的行為,知不知道?」

我的表情十分嚴肅,可是內容與主題,完全讓家洛吃驚得嘴巴合不上來。

「可、可.......可是.........」家洛結巴。

我揮揮手,打斷家洛的猶豫,「沒有可是了,今天晚上我會幫你製造機會,記得那個笑話嗎?要做『禽獸』,還是『禽獸不如』的男人,就全看你了。」

「好啦,我說完了,現在我們找她們一起去吃晚餐,而且你還是要背著曼舒去餐廳喔!」我對家洛鼓脹的褲襠輕輕一撫,燦爛一笑,然後在家洛的耳邊輕輕地說:「你放心,我跟曼舒暗示過了,」

計畫的第二步,就在一個慾火焚身的男人心中,撒下邪惡的種子。

「她說好。」我聲音低到不能再低,但我確定,家洛聽得清清楚楚。

***

我真不敢相信,凱荔會突然提議,要拉著千惠與小米去夜遊,丟我一個人在旅館裏。

「對不起啦!我真的想要去,據說在正半夜十二點的時候,坐在阿里山那棵神木樹洞裏,數滿一百顆星星,許的願望就會成真。」凱莉雙手合十,十分抱歉地對我說:「拜託啦!我的感情這麼不順,我想要去神木裏頭,好好的許一個願望嘛!」

千惠在一旁說:「但是曼舒腳扭到不能去,這樣她一個人待在這裡,不會很無聊嗎?」

凱荔說:「我訂的這間旅館,最大的優點就是電視盒裏有超過一千片的好萊塢電影可以看耶!曼舒這麼愛看電影,待在房間裡轉幾部片還好吧!」

小米倒是顧慮到另一點:「但是,凱荔妳不叫家洛一起去嗎?曼舒與家洛單獨待在這裡......」

凱荔搖搖頭:「我不想要家洛聽到我的願望,再說,剛剛我們吃完晚飯,家洛一回到房間就已經睡死了,打呼打得正大聲呢,他已經背了曼舒一整天,累也累死,不用他去了啦。」

千惠與小米聽到自己的理由都被凱荔搏得一乾二淨,再加上,像凱荔說的,我們姊妹要聚會要聊天,也不一定要爭在這阿里山的一晚,更何況,我看得出來,千惠與小米,也都各自有想許願的事。

我嘆了口氣,只好說:「好啦,妳們好好去玩吧,許願的時候誠心一點,加油!」

***

家洛在門口徘徊了很久,他知道,凱荔離開的時候,肯定沒有鎖上門。

『禽獸』?『禽獸不如』?這個萬年的老笑話,就像媽媽跟女友掉到海裏要先救誰一樣,是一個永恆的哲學問題,可是在這個時刻,卻真真實實地反映在家洛的抉擇上。

家洛也不是沒有想過,自己關在房間裏,然後想著曼舒的臉與身體,狠狠地打一槍,可是當褲子一脫下來,家洛看著自己劍拔弩張的老二的時候,家洛實在嚥不下這口氣———明明一個活色生香的古典美人就在隔壁,門鎖沒上,還是個處女,自己卻不敢走過去?

家洛穿上褲子,走到隔壁的房間門口,當手正要碰到門把的時候,卻又縮了回來。

萬一———只是萬一,萬一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凱荔開的玩笑呢?家洛開始懊惱,才跟凱荔交往三個月,一切都還在互相摸索中,他根本摸不清楚凱荔的個性,只知道她喜歡逛街、喜歡網拍、喜歡假日的時候去看電影與買買化妝品,然後在床上還不錯———等等,家洛他忽然想到,凱荔之前的床上表現中,都沒有展現過剛剛如神女般的口技,到底是才剛交往所以不敢表現?還是其實他一直不懂凱荔?

就在家洛站在門口踟躕的時候,門忽然開了。

「家、家洛?」曼舒有些吃驚,「你在我們門口幹什麼?」

「啊!沒有啦,只是.......我只是想來問問,凱荔在不在妳房間,因為她一直沒回來,打手機好像也沒通。」

曼舒的神情舒緩了下來,說:「她們去夜遊啦!凱荔沒跟你說?」

「沒、沒有耶。」家洛搓了搓雙手。

「是喔,她可能以為你會睡到很晚吧。」曼舒說,她轉身,一跛一跛地走回房間裡的沙發上。

家洛鼓起勇氣,問道:「我可以進去跟你一起看電影嗎?」這句話說完的時候,家洛心臟怦怦亂跳,他甚至覺得心臟正在喉頭,只要一張嘴,就會跳出來。

曼舒轉頭望著他,那股眼神中,好像代表了很多話,但家洛什麼也不想看懂,他逕自地走了進房,順手將房門拉上,走到沙發上拿起遙控器,自若地問道:「曼舒,妳想看什麼種類的電影?」

家洛遲遲等不到曼舒的回答,又問了一次:「曼舒,妳喜歡看甚麼樣的電影?」

曼舒還是沒有回答。

家洛轉了過來,看到曼舒把自己整個人都裹在被子裏,只露出一個頭,望著家洛,眼神不冷也不熱。曼舒說:「家洛,你真的是進來看電影的嗎?」

家洛的舌頭有些打結:「我、我.......是、是啊..............」

「真的?」曼舒的眼睛雖然不算大,可書讀得多了,自有一股靈動之氣。

家洛望著曼舒的眼睛,說不出話來,他呆了半晌,深深嘆了一口氣,站起身道:「妳問的對,我懷著不良的意圖進房的。」

家洛走向房門,低著頭,像是隻鬥敗的公雞,他終究不敢跨越那條紅線,雖然他心裡一千萬分地願意,但可能是他膽小、可能是他道德感高、可能是他害怕後果、可能是他對女友忠貞,總而言之,他決定不勾引曼舒了。

「對不起,」家洛背對著曼舒,走到門前,手按在門把上,又說了一句:「我回房間了。」

「等等。」曼舒的聲音很輕,但阿里山的夜很靜,家洛聽的很清楚;他的手凝結在門把上,像是時間暫時停止了。

「來吧,我準備好了。」曼舒整個人還是窩在棉被裡,「我真的只是想要......擺脫處女之身而已,」曼舒的聲音在發抖,天知道她鼓起多大的勇氣:「就這麼一次喔。」她叮嚀。

家洛下定了決心,轉過身來,走向床邊,當掀開曼舒的棉被的時候,他很驚訝的發現,曼舒只穿著白色的胸罩與白色的內褲,其他的衣服都被她脫下,扔去一邊了。

曼舒的右手左手,拙劣地遮掩著自己的上身與下體,她的臉撇向一邊,低聲問道:「我的身材不好看,不要看。」

家洛細細地欣賞著曼舒的身體,她很瘦,穿衣服的時候就是個衣架子,可是衣服脫下來以後,那種骨感的美,配上蒼白的皮膚,卻有些許病態的感覺。

家洛輕輕地吻著曼舒的肩膀,脖子,然後靠近曼舒耳根的地方,悄聲地說:「我覺得妳很美。」

當曼舒轉過頭來望著家洛的時候,忽然發現家洛已將身上的衣服褪得精光,家洛把棉被一撈,蓋在兩個人的身上,讓曼舒的視線一片漆黑,不至於那麼害羞,他輕輕地褪下曼舒的內褲,然後把曼舒的雙腿分開。

就在家洛的陽根要進入之前,曼舒忽然雙手抵住了家洛的胯部。

「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個淫蕩的女人?」

家洛第一次遇到女人問他這種問題,也許未來,等家洛年紀再大一點,對女人得應付再純熟一點,他就可以毫不費力地在第一時間回答;但是在此時此刻,他的陽具堅硬得漲痛,他渾身的費洛蒙都只想著性愛,他腦中只有一片空白,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與其說他是否認為曼舒是個淫蕩的女人,不如說整件事中,他根本壓根兒沒想過這個問題。

他結結巴巴:「我、我,不覺得......不覺得妳淫蕩.......」他花了兩秒鐘回神以後,努力拼湊出這個他認為曼舒會認可的答案。

豈知道事與願違。

曼舒整個人倏地冷掉,用盡全力推開家洛,然後撿起掉落在床腳邊的內衣內褲、還有襯衫牛仔褲通通重新穿上,然後轉過身來,雙手抱在胸前,質問家洛:

「你根本只想上我,對嗎?」

家洛的肉棒還翹得像是擎天一柱香,龜頭的青筋怒張著,劍指曼舒,仿佛對曼舒的質問做了一個無聲的回應。

在家洛正要出聲解釋的時候,房間的門,忽然被猛力推開了。

「噠噠!曼舒~妳看我們給妳買了什麼好吃的!」小米的聲音明亮清澈,如銀匙敲白瓷般好聽,可是聽在家洛耳裏,卻像是地獄傳來的惡鬼索命之聲。

「啊啊啊啊啊!」家洛一面大叫,一面把棉被拉起蓋住,整個人縮在床上不敢動彈,只說:「我、我可以解釋!」

第一個開門進來的小米,還有緊跟其後的千惠,都清清楚楚地看見了裸體的家洛,還有站在一旁衣衫完整的曼舒。

小米甚至把家洛陰莖的形狀都看得一清二楚。

「啊啊啊啊啊啊!我把凱荔的男友看光光啦!」小米慘叫,而家洛聽到這句話,恨不得當場找個地洞鑽進去。

千惠黝黑的臉孔都氣得發白,她的嘴唇發抖,說:「你,怎麼會在我們房間?」

「我、我是.......」家洛腦中大亂,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才能從這個困局中解脫。

曼舒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家洛剛剛想進來跟我一起看電影,誰知道他進來以後,就跑到床上把衣服脫光了,而且他可能沒料到妳們提早回來,原本連我都以為妳們要十二點以後才回來。」

曼舒的聲音相當冰冷,家洛的心也一片冰涼,而他馬上想到,他最後的寄託,是凱荔。

凱荔默默地從小米跟千惠之間走出,她走到床旁邊,望著自己的男友,臉上的表情僵硬非常,家洛此時就像是溺水已深的人,拼命抓著一根稻草,當作是最後的一線希望,家洛說:「凱、凱荔,妳知道不是那麼一回事對吧?妳說、是妳說———」

一聲清脆的巴掌聲打斷了家洛的話,左掌剛打完,右掌又跟著過去,才一眨眼的時間,家洛的兩頰已落上了無數掌印,高高腫起。

千惠與小米衝上前去,拼命抓著已經情緒失控的凱荔,凱荔早已哭的梨花帶雨,眼淚跟鼻涕噴得到處都是,她的假睫毛掉了一半,臉上的粉底亂成一團,耳環掉了一個,連馬尾都散掉了。

凱荔用盡全身的力氣大罵:「李家洛!你給我滾出去!你敢動我朋友,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千惠力氣最大,她從後面抱起凱荔往後拖,而凱荔雙腳亂踢,拼命地往家洛身上踹,千惠一面抓著凱荔,一面罵家洛:「你還不走?非要等凱荔待會拿刀跟你拼命?」

家洛怎麼也沒想到一場春夢,最後會落得如此下場,他被千惠一吼,才如大夢初醒,抓著棉被跟自己的衣服衝了出去,在隔壁房間乒乒乓乓地胡亂收拾一陣之後,就連夜叫計程車下山了。

家洛走了以後,四個女生在房間裡面面相覷,最後哭了一個晚上,凱荔與曼舒抱頭痛哭,小米與千惠也在一旁擦著眼淚,直到深夜;而到了日出泛白的淩晨,她們卻又破涕為笑,講起高中時候宿舍的趣事。

有一種情誼,叫做不需要解釋,永遠感情不散的閨蜜。

***

「Kelly,妳知道 Jay 要離職了嗎?」

「什麼?」

「他只做到今天。」

凱文經理走到我的辦公桌旁,低聲地透露,其實我真搞不懂,為什麼每次辦公室有人要離職都要搞得如此神秘,公司待遇差, 所以僱員來來去去,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我抬頭眨了眨我的大眼,好讓凱文經理看清楚我今天戴的灰藍色隱形眼鏡有多性感:「我不知道耶!除了工作上的合作的案子,私底下我跟 Jay 不太熟。」

凱文經理點點頭:「也是,那小子一臉衰相,不要跟他走太近倒是真的。」

我嘟起小嘴,問:「不過,Jay 要走了,那他今年做的案子,業績算誰的啊?」

凱文經理笑道:「明知故問,現在我們公司負責賣人工智能這區塊的,就只有妳跟他兩個業務,他走了,妳得把他的案子頂下來做完,當然業績也都是算妳的。」

我心底發出小小的歡呼聲,腦中的影像不自覺地浮現跨年時的煙火燦爛;但表面上,我還是得要裝一裝。

我露出不高興的表情,小小低聲抱怨:「經理!這樣我一個人做兩個人的工作耶,很操耶!你看,我最近的黑眼圈,遮瑕膏都快要遮不住了。」

凱文經理安撫道:「年底的業績獎金,妳除了可以領到妳原本的,還可以領到 Jay 的,已經很高了,另外我會跟人事那邊爭取,明年升妳做資深業務,順利的話,底薪至少也可以加個三成,這樣⋯妳看好不好?」

聽到經理對我如此用心,我馬上變臉,微微一笑:「好喔!」佔便宜的時候千萬不可得寸進尺,這是我的人生準則。

凱文經理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但突然看到技術部門的何經理走了過來,像是要跟他談什麼事,他只好趕緊迎了上去,跟何經理討論得有說有笑。

我望著辦公室另一端正在收拾細軟雜物的 Jay,用唇語輕輕地對他說:

「Jay…...李家洛......GOOD BYE…….莎喲娜啦......」

暗黑兵法,男友獻頭,獎金落袋,計畫的第三步———完成。

——————曼舒(完)———————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