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生活都市]

美國往事

[複製連接]
查看: 71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1-18 03:40:34

中國人在美國生活不容易,根本沒有大家看到的那麼風光。語言,文化,飲
食,社交……方方面面盡是不同。我也有想過回國,但是一想到回去後,要重新
幹起便也打了退堂鼓,更何況我和彤都有不錯的工作。

    我倆是在上學是認識的,在一起兩年之後就結了婚。彤事業心很強,憑著那
股拼勁,很快受到上司的賞識晉升專案經理。而我相比就差了些,常常安於現狀。
彤偶爾數落我兩句,但是我們感情很好,嘻哈幾句就過去了。

    其實事情的發生早有預兆,只是安於平穩的我根本沒去理會。現在回想起來,
彤有一段時間異常的煩躁不安,並且常常欲言又止,問起原因也只是說工作忙加
班累。

    更明顯的信號是,我曾經看到過彤在研讀關於性騷擾的文章,我竟然只當作
她無聊來打發時間。當時沒細究,現在想想如果執著追問下去,現在或許我就不
會這麼尷尬難堪。

    但是彤的煩躁只持續了一段一個多月,然後她就像變了個人一樣,總是春光
滿面,而且越來越漂亮愛打扮,只是加班更頻繁了。我還慶倖彤能走出陰影,為
她的變化欣喜。

    事情發生在去年的十一月份。

    那天彤照常加班,外面卻飄起了雨,溫度驟降十度陰冷的很。我很擔心彤會
著涼,估摸著她平時結束加班的時間去接她。

    到她公司的時候差不多八點半,公司外門不出意外的已經鎖上了。還好彤是
管理人員有備用電子門卡留在家裡,這才讓我輕鬆進入。

    但越往裡走越感到意外,這裡絲毫沒有加班的氛圍。彤的公司是做會計的,
接到大單一般是整個公司的人一起加班,而彤最近還在跟我念叨剛剛接到的單有
多大。

    我有些緊張的快步往彤的辦公室走去。還好,她的燈亮著,外套和包都在桌
子上,至少說明人還在這裡。算是鬆了口氣,我便放鬆的在周圍閒逛,從來沒在
她公司轉過,這次趁著沒人能好好看一下。

    原本我只是向走到走廊盡頭去看看芝加哥的夜景,孰料在快走到盡頭的時候
發現一道虛掩的門,裡面傳來斷斷續續的人聲。

    原本不想去打擾他們,但是此情此情,竟讓我有玩刺客信條的感覺,打著膽
子走了進去。

    裡面是辦公區,工作人員都下班了,聲音是從角落裡的一個會議室傳出來的。
會議室是用落地玻璃隔出來的一個獨立空間,現在百葉窗全都放了下來遮擋視線。
我好奇的順著一個沒完全關上的百葉窗往裡看,看到令我無法相信的一幕。

    我看到三個衣冠不整的外國男人,正在瘋狂的肏弄一個黑髮女子。

    顯而易見,那是彤,我之前所聽到的人聲就是彤的呻吟。那三個男人我認識
兩個,一個是彤的上司Bob,另一個是與彤平級的Dustin,還有一個不
認識的光頭估計也是管理層的。

    他們在強姦彤!這是我的第一個想法,正當我憤怒的想沖進去痛揍他們一陣
的時候,我注意到了一個問題。

    彤的臉上沒有絲毫的痛苦,滿是饑渴的淫欲和享受快感的興奮。這一停滯讓
我注意到了更多的細節,彤身上所穿的黑色開檔絲襪和差不多有十公分的黑色細
跟涼鞋都是我沒見過的,這不是她的衣物,至少從未出現在家裡。

    我的腦子裡出現一個可怕的念頭,彤出軌了。可這太瘋狂了,怎麼可能?彤
在性上的保守與她奔放的處事風格完全相反,甚至連開著燈做愛都會被她拒絕。
猜疑止住了我的行動,慢慢退了回去。

    Bob仰面躺在會議桌上,有小孩子小臂粗細的陰莖,把彤的肉屄擠得變形
翻出不少白沫。

    Dustin站在桌子旁,雙手用力的分開彤雪白柔軟的臀瓣,喘著粗氣把
陰莖塞進彤的肛門之中。兩根巨屌同時入穴使得彤的下體擁擠不堪抽插困難,但
是彤顯然努力的壓平臀部,並且盡力配合前後聳動。

    在豐潤的愛液滋潤下,兩個巨屌緩慢而不可抗拒的在兩個撐的變形的肉穴中
進進出出,順帶著把肉穴邊緣的嫩肉翻出來又塞進去。

    彤顯然對此駕輕就熟,一邊享受這雙龍同入,一邊陶醉於二人的四隻手在自
己身上上下遊走撫摸。

    剩下的那個光頭看起來像是個西班牙裔,棱角分明肌肉健碩,頗有種男的面
相,三個男的就數他脫的最利索,一絲不掛。他站在桌子上,雙手輕撫玩弄的彤
的長髮,帶著笑意低頭俯視正在服侍自己的彤。

    彤正在賣力的用自己的小嘴吞吐光頭的大屌,鮮紅的嘴唇襯得她精緻的五官
白的透明,雙眼與光頭四目相對,竟似帶有笑意。她的雙手也沒閑著,輕柔的揉
捏著大屌之下的兩隻睾丸。

    這時,光頭說話了,「Hey guys,when is my turn 
to taste Toni’s lady part? I can’t 
wait!」(翻譯:夥計們,什麼時候輪到我來品嘗托尼(彤)的女性部位?
我都等不及了!)

    未等兩個正在肏彤的男人回答,彤卻先搶答了。她有些不滿的把光頭的大屌
從口中拔出來,來不及擦拭粘連的粘液,「What’s the fuck, 
Ferdi! You are tasting my lady’s 
part!」(翻譯:操你妹,福迪!你正在肏我的女性部位呢!)說完妖媚的
瞟了福迪一眼,把光頭福迪的大屌橫了過來,銀牙畢露,橫著一口咬了上去。
(因為這兩句話記得比較深,所以這裡用英文,以後會用中文翻譯替代。)

    福迪一聲驚呼,惹得另外兩個男人哈哈大笑。福迪窘迫的報復彤,把自己的
陰莖橫著在彤的嘴上摩擦,拉起一道道粘液,不知是口水還是精液。

    「福迪就是猴急,哈哈!Toni說的對,她整個人都是一個奇妙的性器,
只要她想,她可以用任何部位和你做愛!對不對Toni?哎呦!」

    躺在彤身下的Bob發出一聲做作的嚎叫,彤剛才用肉屄狠狠往下坐了一下,
明顯看到Bob的巨大陰莖彎了一下顯然猛地頂到了頂部。當然彤也被子宮頂撞
的刺激震得高聲呻吟了一下。

    「Bob說得對!」Dustin補刀,「用Toni的小嘴口交就像要上
天堂一樣,她比我在Vegas花2000刀找的高級應招都做的好!」

    彤幽怨的回頭給了Dustin一個大白眼,帶來無限春光,讓Dustin
像打了雞血一樣開始狠肏她的屁眼。

    荷爾蒙濃度開始在會議室裡急速攀升,就連我的陰莖都充血硬了起來。彤的
淫語和魅惑形態,讓我忘了在和三個男人亂交的是自己的妻子。

    三個男人開始比著賽拼命的加速肏自己所掌握的肉穴,男女混雜的呻吟聲此
起彼伏。

    隨著一聲尖嘯,彤率先達到了高潮。她吐出Ferdi的陰莖,雙手像在拯
救即將窒息的自己一樣撫摸自己的脖子,肌肉緊繃。

    「啊啊啊啊……我要高潮了……我……我……肏我……肏我……」

    激烈的快感竟讓她翻起了白眼。我的天,原來與我做愛時彤所說的「好舒服」
都是假的!與這等高潮相比,我帶來的那點快感就跟沒有一樣!

    猛地,一股激流順著Bob陰莖和彤肉屄的縫隙噴了出來,像高壓水槍一樣
向外噴射。

    彤被肏的潮噴了,這一刺激使得Bob和Dustin幾乎同時嚎叫這射精
了,顧不得享受射精的快感,他倆快速的拔出陰莖,與Ferdi一起齊齊趴在
彤洞開的大腿之間,近距離觀看潮噴。

    「Toni,這是你表演的第幾次潮噴了?」

    「我們的Toni有天生的淫娃體質!」

    「吼吼天呢,聖水!」

    Ferdi甚至興奮的爬到彤的肉屄上,用舌頭不停的舔唆她漲紅的陰蒂,
吮吸她的汁液。

    彤的呻吟聲更大了,她非但沒有害羞,反而雙腿張的更大,兩隻手更是愛戀
的抱著Ferdi的頭,將他緊緊貼在自己的肉屄上。

    「我……我還要……」她臉漲的通紅。

    Bob和Dustin聳聳肩,表示已經無能為力了,眾人齊齊壞笑著看向
Ferdi怒聳的陰莖。

    Ferdi壞笑著小聲向Bob和Dustin說了些什麼,二人點頭大笑。
打著呼哨一左一右駕著腿彎把癱軟的彤駕到了半空中。彤呼喊抗議,但是那含春
的美目寫的全是期待。

    這個姿勢把彤完全架在空中,下庭門戶大開。Ferdi不客氣的搓了搓自
己的陰莖,把一隻大號的避孕套帶了上去然後沖上去,在其他二人的輔助下開始
抽插無處使力,也不想施力的彤。

    此時彤的肉屄和屁眼都還被幹的沒有合攏,給Ferdi大開了方便之門。
他玩弄似的扶著陰莖,一下肉屄一下屁眼輪換著插著兩個美穴,惹得彤呻吟不斷。
後來為了加快與Ferdi陰莖的契合程度,乾脆摟住他的脖子靠近自己。

    淫靡的場面持續了有一刻鐘,才隨著Ferdi的怒吼結束了。

    這還不算完,被放到地上的彤竟然主動摘下Ferdi裝滿精液的避孕套,
像吸果凍一樣,一邊吸食裡面的精液一邊滿懷春色的愛撫剛肏過自己的陰莖。

    盡情發洩滿足之後的男人們,像回禮一樣趴在彤的身上,像奴隸伺候女王,
又像主人在獎勵自己的侍寵,親吻她的絲襪美腳,泥濘的一塌糊度的下體和她透
紅鮮豔的耳垂。

    就這樣又膩了一會兒,四人才輕鬆的聊著天告別分開,彤更是甩著豐乳,裸
著下體一路走回自己的辦公室。

    詭異的場面。剛才的淫戲仿佛只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幾個男人相繼「See you tomorow」離開了,就仿佛他們剛
剛完成了一天工作互相道別一樣。

    我沒有動,早在彤吸食精液的時候,我就悄悄的離開藏到了彤辦公室的對面
房間裡,冷眼旁觀鬧劇收場。

    對,我沒有沖上去。或許會引起你的鄙夷,但我是有原因的。第一,彤是自
願的。第二,我打不過那三個男人。直到那三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走了,我才在確
認四周無人的情況下走向彤的辦公室。

    這時的彤剛剛穿上上衣,正在背對著我費勁的想脫下被精液和汗水濕透的絲
襪,絲毫沒有注意站在門口的我。

    我斜倚在門框上看了一會兒,然後敲了敲門示意我的到來。

    「Hi……」笑容凝固在她的臉上,恐懼讓還為退下的潮韻迅速消失,彤的
臉變得煞白。

    「諾?老老老……老公,你你……」她張嘴結舌,但不愧是業務精英,立馬
試圖扭轉局勢,「嗨……諾,你怎麼來了,怎麼進來的?我……」

    她剛想站起來,卻忘記了腿上褪了一半的精液絲襪,被拌了一下,險些摔倒,
險險的坐了回去。

    我沒有說話,只是來回看著她的臉,光溜溜的下體和黏糊糊的絲襪。辦公室
陷入了尷尬的沈默。

    「你……」她猶豫了一下,「你都看到了?」聲音細若蚊吟。

    「Yes,  your lady part tasty?」我嘲諷的笑
著回答。

    彤慌了,不顧絲襪的阻礙,半跪著爬向我,「老公老公你聽我解釋我我……」

    她跪在桌子上微笑著給人口交的畫面閃了出來,怒火油然而生。

    「啪!」我給了她一個耳光,「賤人!怪我瞎了眼!」

    這一巴掌扇得不輕,彤的半邊臉漲紅了起來。我從未打過她,這是第一次,
恐怕也是最後一次。

    彤驚恐的捂著臉抬頭看了我一眼,想要爭辯什麼卻最終沒說出口,低頭趴在
地上嗚嗚的哭了起來。

    打人無法解決問題,更何況我也心疼,畢竟一個小時前,還是讓我牽腸掛肚
的愛人。

    我拉了一把椅子坐在她旁邊,默默看著哭泣的老婆。她這斷斷續續的哭了有
半個小時,在我連續追問快要失去耐心之時,她才勉強鼓足勇氣給我描述事情經
過。

    原來早在幾個月之前,也就是我覺得彤舉止古怪的時候,事情就已經露出了
苗頭。

    那時的彤是真的在忙著加班,但是她發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她經常丟絲襪。
彤有一個難以啟齒的毛病——愛出腳汗。這本來沒什麼,但是彤的公司要求標準
的OL打扮,襯衫包臀裙黑絲襪高跟鞋,被浸濕的絲襪總是在鞋裡打滑,異常難
受。所以她總是在辦公室裡備上幾雙新的絲襪以備不時之需,換下的絲襪也一般
是塞在抽屜裡。

    彤總是覺得隔一段時間會丟幾條換下來的髒絲襪,她一直以為是自己的錯覺。

    直到有一天下午,她很確定自己丟了一條。那是一條性感的超薄絲襪,在靠
近大腿的地方還繡有誘惑的蝴蝶花紋,這本是彤休閒聚會時穿的,只是她保守的
工作絲襪恰好用完了,所以臨時拿來用一下。而且這是彤上午剛換下來的,她很
確定它消失了。

    彤感到恐懼,顯然有人在偷她的私人用品,而且起猥瑣的目的可想而知。

    她藉故詢問了自己的秘書,得知上午有幾個人來找過她,但是真正進入她辦
公室的人只有Dustin,他已取資料為名獨自進入但很快就離開了。

    Dustin!彤銀牙緊咬,他早就覺出來這個傢夥看自己的眼光不太對,
哪有看人的總是往下身瞟的。我要去找他當面詢問!

    彤的性子直爽,這是她當時的想法。但是想到有別的男人偷她的絲襪,她竟
然有些興奮,雙腿之間潮潮的。

    彤知道Dustin每天午飯後,都會獨自待在辦公室直到午休結束,她覺
得那是最好的攤牌時機,畢竟這不是什麼能公開的事情。

    然而當她連門都沒敲沖進Dustin的辦公室時,她開始後悔自己做的決
定。當時的Dustin正癱坐在沙發上,赤裸著下體,彤的黑色薄絲襪像蛇一
樣纏在他雄偉的陰莖上。

    「好大……」所有的憤怒都消失了,這是彤當時腦子裡唯一的聲音。性是人
的本能之一,眼前這跟陰莖幾乎是丈夫最佳狀態的兩倍大小。

    「天,要是被它肏會是什麼感覺……」彤不僅面色緋紅,腿間也漸漸騷癢,
兩腿不經意的輕輕研磨。

    Dustin根本沒想到會有人在這個時候不敲門沖進他的辦公室,他也驚
訝的愣在那裡。但是彤熾熱的目光,就像是給他的高潮臨門一腳,精液沒有徵兆
的噴射了出去,不偏不倚正中彤的胸口。

    彤仿佛被熱水燙了一下,雙腿一軟竟然啊的一聲坐倒在地上。

    Dustin這才蹦起來,控制住正在掙紮著像門口爬去的彤。他從彤的目
光之中感受到了什麼,反正這事情傳出去自己事業也完了,所以一不做二不休他
決定冒險一把。

    Dustin把彤在辦公室的地毯上強姦了。過程很快,犯罪的快感和彤出
乎意料潤滑的陰道,讓Dustin很快就射了第二次。彤緊捂著嘴沒有叫一聲,
在Dustin射精後,擺脫他的控制狠狠的甩了他一個嘴巴,然後捂著被撕爛
的絲襪內褲跑了出去。

    Dustin沒有阻攔,他知道自己犯了大事,現在只能聽天由命了。

    彤奔進廁所,用廁紙拼命的試圖把Dustin的精液擦淨,可是越擦越多,
Dustin的精液混著自己的淫水不停的往外流。

    彤無聲的嗚咽起來,為自己做遭受的折磨,也為自己敏感不爭氣的身體。但
是剛才那份背德的刺激,確實讓自己獲得了從未有過的快感。

    彤側耳傾聽了一下,在確認沒人之後,中指顫抖著伸進了精液滴落的肉穴之
中……

    Dustin在惶惶不安中度過了兩天,發現員警或者上級主管並未找他談
話,只是彤總是故意不跟他打照面。他的色心和膽子又活了起來,他決定兵行險
招。

    在一個加班的晚上,Dustin找了一個機會尾隨彤到她地下車庫,在彤
的寶馬車裡把她又強姦了。

    這次的彤反抗依然激烈,但是彤半推半就的配合,以及興奮壓抑的嬌喘告訴
Dustin,這個騷逼並不完全拒絕自己的侵犯。

    果然,大膽的舉動收穫了豐厚的回報。彤依然沒有舉報他的行徑,依舊選擇
了沈默,這讓Dustin欣喜不已。

    此後,彤的絲襪再也沒有丟失過,轉而變成了變本加厲一次又一次的侵犯。
列印室,休息廳,應急樓梯,天臺……Dustin總是冷不丁的出現,然後淫
笑著一次又一次進入了她的身體。

    彤當然知道是非,但是她做不到。她體驗到了那份丈夫無法給予的性高潮,
新鮮的場景,時刻可能被發現的恐懼,以及粗長的洋人陰莖都讓她難以自拔。所
以,避孕藥成了她的手提包裡必備的物品,她雖然沈淪于新高潮中,但卻不想背
叛自己的丈夫,他是個溫柔的好男人,她不想讓他難堪。這份罪,就讓我這下賤
的身體來承受好了。

    每次被Dustin逮到,她依然是一番反抗,但是接下來便是迫不及待的
享受那份高潮。

    直到有一次,她被拉進男廁所肏翻的時候,包裡的避孕藥掉了出來。

    Dustin自然懂這其中的用意,二人也就因此攤牌了,成為了正式的炮
友。

    有了一個就可以有兩個,有了兩個就可以有三個,所以Bob和Ferdi
也「機緣巧合」的加入形成了一個小團體。

    男人們承諾給彤提供工作上的便利和性需要。而彤則滿足他們的性需求。雙
方都不影響家庭,只是維持單純的炮友關係。

    從此之後,彤在事業上越來越順利,而被精液滿足的身體也越發迷人。男人
們讚歎自己發現的瑰寶,居然三個人都很難喂飽她,只能一周約兩次炮以免交不
上公糧。

    這種「和諧」的關係維持到現在直到我返現。

    彤跪著求我的原諒。她哭喊著,雙手幾乎要揉碎自己的衣襟,對我發誓說我
是她唯一的愛。她承認自己敗給了性欲,但是她懇求我再給她一次機會,我們可
以去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重新開始。

    我思索了良久,最終還是拒絕了她。

    「別用含著別人雞巴的嘴說愛我!」忘記是在那裡聽到的話,但是當下境況
不過如此,這也是我留給她的最後一句話。

    當我把簽過字的離婚協議留下,拖著簡單的行李離開公寓的時候,我哭了。
這棟公寓承載著我們相愛奮鬥的點點滴滴,並不是所有的年輕夫妻,包括美國人
在內,可以承擔在芝加哥loop買房,而我們做到了。

    淚水讓我意識到我有多愛彤,還有多恨彤。

    我辭去了工作,離開了芝加哥,在波特蘭找到了一份新的工作,開始新的生
活。

    雖說離開了,但我偶爾還是忍不住會打探彤的消息。

    沒有我,她之後的生活依然看起來不錯,linkedin(職場社交網站)
上顯示她升職到了VP(副總),跳了幾次槽,都是身居高位。資料照片光鮮亮
麗,職業幹練。

    但是負面傳聞也很多,有人說她身邊的男人總是不停換來換去,有人說她的
高位是來自肉體公關,甚至還有小道消息說她為幾個身世顯赫的男人流過產,完
全淪為富人的肉便器玩具,召之即來揮之即去。

    我不相信彤是這樣的人,或者說我不願意相信。即便她肉體出軌,我依然願
意相信她是那個我曾經認識的積極向上又溫柔似水的好女人。

    再遇到彤已經是離開芝加哥三年以後的事情,我們的故事以後會接著敘說,
下一個故事是我在波特蘭的一些往事。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