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搜尋
查看: 55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9-1-18 03:58:05

 「報告長官,目標人物確認死亡!」

  「哦。」

  「長官?目標人物確認死亡!」

  「嗯。」

  「長官?目標人物……」

  「聽到啦。」長官不耐煩地回應,「目標人物確認死亡。巴格野鹭沒錯吧?」

  喀。

  長官行屍走肉地放下話筒,拉開抽屜,捧出里面厚厚的一疊卷宗。

  「○○××……干他娘的!還確認死亡咧!這是第幾次確認死亡啦?新來的探
員就是搞不清楚狀況……」長官的嘴唇習慣性地抽動著,漫罵著無意義的言詞。
翻開桌上沈甸甸的卷宗目錄……

  「哼哼哼……死亡次數都超過樂透的投注選項了……干!這個巴格野鹭到底
是會不會死啊?」

  巴格野鹭。

  人類史上最強的詐欺師。

  敗在他手下的黑鹭、紅鹭、白鹭不計其數,出道以來的詐欺生涯未嘗一敗。

  其強悍的犯罪實力,就連死神、黑白無常、閻羅殿的主簿們,也全都難逃一
劫。

  也因此,巴格野鹭又被FBI稱爲「永遠不死的詐欺師」。

  因爲,從他出道以來,確認死亡的次數已經多不勝數了。

  但每次他都又活了過來。

  「沒什麽啦,閻羅王也是很好騙的。」巴格野鹭常常這麽說。

  陰間。

  巴格野鹭終于玩膩了。

  這個世界已經對他毫無吸引力了。每個人都太好騙了。就連陰間的家夥也是
一樣。

  黑白無常上回買的健康食品還沒吃完呢,這回又被他半哄半騙買了一堆高纖
養生丸。

  閻羅殿的主簿又換了個新面孔。八成是上回那家夥挪用公款,結果東窗事發
了吧?早告訴他一次不能撈太多的,那死小子就是不聽……干這行可是很講天份
的!

  面對已經見面數十次的閻羅大王,這回巴格野鹭也不浪費時間敘舊了。

  「閻老弟,地球太無聊了,送我到另外一個世界吧……最好是美女多得要死、
有很多魔法可以玩、又可以騎龍屠龍跟龍女雜交的那種……」

  「當然啦,憑咱們的交情,你知道應該怎麽辦吧?我要投胎投個好家庭,錢
多事少不用工作不用操勞的那種……」

  當然沒問題。現任的閻羅王還是仰賴著巴格野鹭的指點,才一路從基層爬到
了現在的位置上呢……

  大筆一揮。

  巴格野鹭的新生活……哦不,新生命……立刻就決定了。

  異世界、魔法與龍的國度、最強之地的第二十二王子……

  爲什麽選二十二呢?因爲他閑閑沒事做,不可能登上王位,不用和大哥二哥
三哥勾心斗角,也不用怕王朝太早衰敗……零用錢又永遠花不玩……第二十二王
子。這真是最適合巴格野鹭的夢幻生活啊……

  Prince22nd,第二十二王子。

  可惜……在公文傳遞的某些環節里,卻被幾個白目的辦事員給抄錯了……

  PrinceSSand……

  新生命的第二十二天。

  「唉,真是無聊啊……」巴格野鹭好不容易才適應了這個新的身體。

  沒辦法。新生兒的視力和聽力本來就爛到不行,所以他這陣子根本看不清聽
不明,只能靠窗外的光線明暗來判斷日子。

  身爲最頂級的詐欺師,他對時間的估計達到了比鍾表還要準確的程度,分毫
不差地掌握了這個世界的初步環境。

  一天約莫是二十五個小時,比地球長了那麽一點點。當然啦,這不排除隨著
季節變化的可能。畢竟只統計了二十二天,樣本數還是不太足夠的。

  經過了三個禮拜以來的生長和發育,巴格野鹭這時總算掌握了勉勉強強的聽
力與視力,準備開始下一階段的探索。

  叮鈴鈴……

  小嬰兒伸展了四肢,讓搖籃上吊挂著的玩具們發出聲響。

  侍女和奶媽們很快就會過來了。今天,總算可以鑒定鑒定這個世界的美女水
準了!

  「****……」

  嗯,不錯不錯。雖然聽不懂這個世界的語言,不過這個聲音是夠清脆悅耳的,
姿色應該不會太差吧?

  輕盈而細碎的腳步聲、纖細窈窕的身影,很快來到了搖籃邊。

  「哇塞!好美的女人啊!」巴格野鹭自然而然地流下了口水。反正嬰兒的口
水本來就多,一點也不會讓人懷疑。

  眼前的這位女子,實在是太漂亮了。小巧的臉蛋、白里透紅的肌膚、水汪汪
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秀氣睫毛……

  「哇靠!早知道就不在地球複活那麽多次了……早點來這里不是很好嗎?哇
塞……好正點的女人啊……」巴格野鹭的口水越流越多。

  「****,」美麗的女子抱起了巴格野鹭,將他的小嘴巴放到胸前……解開了
束縛美乳的衣襟……

  好亮啊!

  好白啊!

  好圓啊!

  巴格野鹭目眩了。

  心醉神迷。

  雖然在地球也狎玩過很多美女,但幾時見過這等絕色?

  碩大豐盈的乳房,竟然還維持著少女般的挺翹。結實卻又柔軟,綿細卻又充
滿彈性……

  而且那乳暈和乳豆……竟然還是最瑰麗的粉紅色!

  巴格野鹭貪婪地舔舐那絕美無倫的乳頭……

  眼前的麗人一慌,不由自主地,發出了巴格野鹭熟悉的呻吟和嬌啼……

  「……啊……****……」

  「……呀……嗯……嗯……嗯……嗯……」

  「……嗯……嗯……嗯……嗯……啊……嗯……」

  巴格野鹭熟練地使出挑情絕技,小腹一鼓作氣,用最強大的吸力含住那吹彈
可破的乳房……

  噗!

  一股芬芳濃郁的乳汁,灑入了新生兒需索無度的小嘴里……

  好香、好甜、好美味啊!

  巴格野鹭盡情地品嘗美女的汁液;坐在椅子上的美麗女子,也動情地享受懷
中嬰孩高超的舌技。

  胸前傳來的……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噢……好快樂……好快樂啊……

  美麗的女子忍不住解開了另外一邊的衣襟……將另一個早已興奮激突的乳房
裸露出來……

  纖長的手指搓揉、愛撫著自己嬌嫩的峰巒……想像著丈夫在自己胸前溫柔的
愛憐……

  「……嗯……嗯……啊……啊……呀……呀……」

  「……嗯……嗯……嗯……****!!……啊……呀……」

  「……啊……啊……呀……嗯……嗯……嗯……啊……」

  美女充滿誘惑的呻吟聲,讓巴格野鹭的小舌頭更加興奮、越來越肆無忌憚!

  「雖然老子還只是個二十二天大的王子,但已經能把這個大美人搞得欲火焚
身、欲罷不能啦!哇哈哈哈哈……」

  喀锵。門打開了。

  嬰兒房里奇怪而淫糜的聲響,當然惹來了無數的侍女。

  蜂湧而進的每個女孩,全都面紅耳赤,羞得轉過了頭、掩住了臉,卻又從指
縫間偷偷地窺看……

  身爲王宮里的女性成員,對這方面的知識當然都是略有耳聞……不過眼前的
景像……

  實在是太過刺激、太容易讓女孩們忍不住動情了……

  抱著公主的麗人……上半身已經未著寸縷了。她絕美的臉蛋上滿是潮紅、嬌
小的嘴唇像溺水的女孩般掙紮著、呼叫著、發出一陣陣令人臉紅心跳的嬌吟和浪
啼……纖白的小手早已探入裙下,正在那芳草萋萋的嫩穴中揉進……揉出……揉
進……揉出……

  「……****……」

  「……****……」

  「……****……」女孩們細聲細氣的討論,沒有逃過巴格野鹭的小耳朵。不
過身前的麗人,早已迷失在情欲的海流中,沈溺不可自拔……完全沒發現自己的
浪態正被無數的女孩們欣賞、觀摹、仿傚著……

  「……呀……啊……啊……啊……嗯……嗯……」

  「……嗯……嗯……呀……哈……啊……啊……」

  「……呀……呀……嗯……啊……啊……呀……」

  乳房每一次的噴射,都帶給了她又一次的高潮。她好快樂!她……好興奮!

  這麽多天來,她頭一次希望公主能多吸一點、再多吸一點……她忘記家里還
有自己的孩子也要吸奶、更忘記該留下一點乳汁給好色的老公……

  這邊的乳汁快吸完了。她將公主的小嘴移到另一個乳房、讓公主再帶給她另
一波連綿不斷、驚濤駭浪的高潮……

  這邊也快沒了。她又將公主的小嘴再移回來……讓公主繼續吸吮她剛剛才又
新分泌的乳汁……

  再移過來……再移回來……再移過來……再移回來……公主帶給她的快樂實
在是難以言喻……

  美麗的女子累壞了。

  她高潮地虛脫了。噢……小公主真是太可愛、太美妙了……小公主的舌頭好
厲害呀……

  人家……明天要早一點來……早一點……享受這美妙的激情……幸福的感覺
……

  巴格野鹭過得非常愉快。

  這個世界果然美女如云。

  那天的漂亮奶媽,在他衆多的奶媽里面只能算是中上之姿。

  但即使是相對最不出色的那一個,亮麗的臉蛋和身材也足以在地球風靡全世
界了。

  那些還只不過是臨時征召的奶媽。負責照顧巴格野鹭的侍女們,至少都比奶
媽們還要美上一分兩分。

  至于母親們……嗯,便宜老爸的妃嫔們……那就更不用說了,全都是只有傳
說中才能看到的,傾國傾城、禍國殃民的那種超絕色美人。

  可惜,巴格野鹭的親生母親難産過世了。她是最美的,國王最喜愛的妃子。

  巴格野鹭的確覺得很可惜。身爲一個良心連狗都不屑啃的詐欺師,他對這個
便宜媽媽一點儒慕之情也沒有。看著自己媽媽生前的畫像,他總是在腦袋里意淫
著母子相奸的激情場面呢……

  至于他的老爸……這個便宜老爸對他是愛死了。他將對亡妃的愛戀與追憶,
全都轉化爲對女兒的疼惜與溫柔。光是命名大典,就讓巴格野鹭折騰了一整天…
…雖然他只是躺在搖籃里呼呼大睡……但那也夠悶夠累的了。羅嚴克拉姆?巴格
野?鹿。

  小名鹿兒。

  這是王國長公主的名字。巴格野鹭的新身份。

  巴格野?鹿。

  巴格野?鹿。他最近過得十分郁悶。

  自從他……哦不,她……自從她的手腳活動距離夠長,能夠摸到自己的兩腿
之間之后……

  她就把閻羅王的祖宗十八代都詛咒了百八十遍。

  干!

  每天早上,醒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暗罵一聲。

  唉。

  不過呢,鹿兒她還是很看得開的。

  反正年紀還小嘛,用不著擔心什麽。誰說只有男的才能有后宮?老子我就要
來建立一個長公主的后宮!

  GL是可以培養的!這些美女們一個都跑不掉!老子我一定要讓她們全都沈迷
在我的棒……我的裙下!

  這陣子老子我不是光靠舌頭就讓奶媽們爽得東倒西歪嗎?就連沒有乳汁的侍
女姐姐們,也都爭先恐后地來讓老子品嘗……哼哼哼!老子我就要來創下異世界
種馬的首例!第一個妃嫔無數的公主!

  「……****……」一曲悠揚的歌聲響起,在鹿兒的耳邊撫平她憤恨難當的心
情。

  這幾天每當她脾氣一大,這首曲子就會適時地播放,讓她揮舞躁動的四肢平
複下來。

  不過說也奇怪。房間里面又沒人,播音樂的到底是什麽魔法道具啊?這也太
神奇了吧?會自動偵測嬰兒狀態?

  鹿兒辛苦地轉動小腦袋和眼珠子,試圖找出聲音的來源。

  看了老半天,一點可疑的迹像都沒有。

  「哈啰?」鹿兒試著發出聲音。反正房里沒人,而且這個世界也沒人懂地球
的語言。

  「哈啰?」

  「喔嗨唷……」

  「蒿阿黝……」

  「你好嗎?美麗的女孩?」

  「美麗的女孩……你在哪里?……自從我見到你……」這是巴格野鹭在地球
常唱的搭擅專用曲。雖然老套,但是有效。

  鹿兒唱著唱著……忽然……

  「鹿兒?」一個清脆甜膩的聲音傳來……「小……小……小公主你看得見我?」

  一個小小的身影飛了過來,停在鹿兒面前。

  一位非常美麗可愛、背上拍著透明翅膀的小妖精,一臉興奮地看著鹿兒。

  鹿兒的口水又流出來了。

  眼前的小妖精,實在是太性感、太誘人了。

  雖然她的身高不足三寸,但是身材玲珑、浮凸有致、一對雙峰高高挺起、那
個柳腰微微輕顫……她穿著低胸露乳溝的細吊帶短裙,裙擺下修長的美腿、透明
的蕾絲內褲、芳草萋萋的蜜穴……就正對著鹿兒還有一點遠視的視線交叉點……

  哇靠……好正點的小美人啊……那個肉瓣……好緊窄……那件內褲……好性
感……那對美腿……好誘人……

  「鹿兒?」小妖精感受到鹿兒灼熱的視線,俏臉一紅,雙手壓住裙擺,換了
個角度。

  「鹿……鹿兒……你你你的眼睛好……好奇怪……」小妖精光是顧著裙下,
卻沒發現自己的的胸前露了出來,正讓鹿兒飽覽她凝如羊脂、細如水蜜的誘人美
乳……

  「美麗的女孩……你是我的小天使……」鹿兒揮舞著還不太聽話的四肢,唱
著那首歌的后半段旋律。

  噗嗤。小妖精甜美的笑聲有如黃莺出谷,誘人的酒窩讓鹿兒的小心髒怦怦怦
地跳。「人家才不是天使呢,人家是鹿兒你的守護妖精……我叫蕊兒……」

  「鹿兒,你好厲害呀……難怪長老說你是千年一見的天才……普通小貝比要
好幾個月才能看到我們呢……」小妖精開心地在空中轉圈圈,絲毫沒注意到自己
春光外泄越來越嚴重。

  「鹿兒你天生就會魔法語呀!不愧是魔法王國的長公主!」小妖精越來越興
高采烈,鹿兒也努力垂涎著她越來越裸露的玉體。

  閻羅王當初對巴格野鹭的安排當然是很完美的。這個世界的魔法語,就是地
球上的漢語,巴格野鹭的母語。

  而所有的魔法咒語,全都是漢語繞口令。

  魔法書,就是漢語繞口令大全。

  「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這是一級火球術。

  「手藝學不會材料用得費正是會的不費費的不會」初級冰霜術。

  「家后有座廟天天貓來尿不知是廟尿貓還是貓尿廟」二級風息術。

  「石室詩士施史嗜獅誓食十獅氏時時適市氏視十獅恃矢勢……」施氏食獅史,
全文九十一字,傳說中的土系禁咒,有毀天滅地之能。

  當然啦,光是會念並不行,也要有相應的魔法力才能施展。不過一般法師都
是魔法力有余、魔法語能力不足,根本念不出這種天書一般的咒文。

  我們美麗可愛的長公主鹿兒,雖然已經可以輕松背出土系禁咒,但魔法力只
能施放十分之一個火球,把蕊兒的小裙子燒個精光。

  「天哪……鹿兒你實在是太厲害了!」蕊兒雖然沒穿裙子很害羞,畢竟不會
防范同爲女兒身的公主,「哇……我第一個照顧的小貝比竟然是超級魔法天才…
…人家好高興哦……」

  鹿兒的口水已經流到搖籃上積成一灘水窪了,她好想把蕊兒抓住,好好愛撫
舔弄一翻啊……從來沒有玩過這麽精致可愛的小小小美人呢!

  在蕊兒的悉心指導下,鹿兒不到兩歲就完全掌握了這個世界的類人族通用語,
另外還學了一些獸人語、矮人語、精靈語、人魚語,當然還有妖精族的特有語言。

  身爲頂級詐欺師,語言學本來就是鹿兒的強項。一法通萬法通,熟習漢語和
拉丁語系的鹿兒,迅速掌握了不同語言的所有特性。

  每天的生活不再無聊了。一天六餐喝奶舔弄挑逗奶媽,休息時間讓侍女姐姐
們爽到高潮。一般小嬰兒長達十幾小時的睡眠時間,則多半是蕊兒的語言、曆史、
地理、魔法課程,反正鹿兒只要睡五、六個小時就夠了。

  在蕊兒面前,鹿兒是個生而知之的魔法天才。而在一般人的面前,鹿兒只是
個既漂亮又可愛、安靜柔順、笑容可掬、不愛哭鬧的好孩子。跟她哥哥們難以照
顧的嬰兒時期比起來,鹿兒的表現完全符合大家對長公主的期待:如同過世王妃
一般的美貌、恬靜、溫柔。

  隨著長公主漸漸長大,開始吃副食品、燕麥片,奶媽們卻一個也不肯離開。

  每位奶媽都天天來宮里報到,享受讓長公主弄到高潮的極頂快樂。

  「啊……啊……呀……哦天哪……啊……呀……呀……」

  奶媽們一聲聲的嬌吟,都自動在鹿兒的腦袋里翻譯成了魔法語。

  「……呀……小公主……哦……哦……小公主……噢……噢……」

  「……呀……啊……嗯……嗯……啊……啊……公主……人家……啊……」

  「……呀……要……要飛了……啊……啊……呀……呀……嗯……」

  不知何時,鹿兒的便宜老爸,魔法王國的國王,居然出現在嬰兒室里。

  沒有侍女注意到他。

  因爲每位侍女,此刻都是衣衫不整、酸軟無力,癱倒在地毯上,愛撫搓揉著
自己的雙乳和蜜穴,紅撲撲的俏臉既害羞又愛看地,盯著淫蕩的奶媽和乖巧的長
公主……

  看到美豔成熟的奶媽、那對噴著香濃乳汁的雪乳、還有倒了一地的嬌俏侍女,
國王的巨棒立刻揮出了全壘打,將褲子的縫線給崩壞了。

  抱起一個柔若無骨的美貌侍女,國王就對準那已經泥濘不堪的蜜穴中宮直進!!

  「啊!!!!……呀……呀……呀……」

  雖然已經自慰、手淫過無數次,數秒鍾前還是處女的漂亮姐姐,仍然感受到
下體那強烈的疼痛……還有那隨之而來,爽到極點的滿足感!

  「呀……呀……啊……啊……啊……啊……呀……呀……」

  「……呀……陛……陛下……您……插……插得婢女……好……好爽……」

  「……呀……哦……呀……天……天哪……呀……好厲害……呀……」

  「呀……啊……陛……陛下……人家……好……好開心……啊……」

  美貌侍女和人妻奶媽的浪啼,交纏成仙樂一般的春藥,讓嬰兒房里的女孩們
都更舒爽、淫蕩、越來越情欲難當了……

  國王瘋狂地抽插身前緊窄的肉穴,一邊視奸意淫著奶媽胸前誘人的乳房……

  想像自己正奸淫著她……想像自己胯下的嬌軀就是那爽得快要暈倒的奶媽…
…想像著……

  不過他畢竟還是理智的。即使是國王,也不能隨便奸淫良家婦女。就算是寡
婦,按照王室規矩也是不能娶進宮里的……

  但是……雖然不能插……喝喝奶總可以吧?

  國王將懷里被干到失神的侍女輕輕放下,拉了一條薄被,讓她在長躺椅上休
息。

  然后走上前,加入他心愛的女兒鹿兒,吸吮、愛撫那讓他目眩神迷、心神蕩
漾的誘人美乳。

  鹿兒很快就多了一個新媽媽,那位幸運的侍女姐姐。

  原來的媽媽們並沒有排擠她,反而滿懷感激,因爲她讓國王重振了雄風。

  自從鹿兒的親生母親過世之后,國王就一直有早泄的症狀,讓妃嫔們滿腔的
欲火無處發泄。

  現在不一樣了。容光煥發的媽媽們每天都抽號碼牌,輪流陪伴國王來探望女
兒。她們不但渴望國王粗大的肉棒、更享受鹿兒魔法一般的「邱比特之舌」。媽
媽們恨不得每天把鹿兒抱到自己的房里,盡情享受那高潮、失神、再高潮、再失
神、爽到天邊連綿不絕……

  「呀……公主……不……不要……陛……陛下快要來了……哦天哪!」

  「不不……公主……不要……公主……不行啦……快停……」

  「不要!噢不要!啊……好冰……公主怎麽這麽調皮……人家……不要啦…
…」

  鹿兒現在最大的樂趣,就是改善這個國家保守的衣著設計。

  明明身材這麽好,美腿這麽纖窕修長、嫩白晶瑩,怎麽可以被長裙掩蓋住呢?

  雖然她畫了厚厚一疊服裝設計圖,卻沒有一個侍女肯幫她制作出來,所以只
好自力救濟了。

  眼看便宜老爸就要來了,鹿兒對準一個最漂亮、最溫柔、個性最好的侍女,
發出一記冰霜術。

  恰到好處的寒氣,將侍女姐姐的蓬蓬裙凍成一片薄冰。害羞的姐姐俏臉唰一
聲的變紅,站在原地動也不敢動……因爲只要輕輕一抖,那片裙子就會蕩然無存
了。

  時間剛好,鹿兒的便宜老爸來了。

  就在衆侍女準備行禮的時候,鹿兒蹦蹦跳跳的經過那片冰裙子,身后暗暗發
出一記小火球……

  就在便宜老爸的注視之下,那件裙子碎成片片,只留下露出大半截大腿的性
感模樣……

  「……呀……陛……陛下……」漂亮姐姐嬌羞的臉蛋又變得更紅了……一對
小手不知擺哪好,搖來搖去試圖遮掩一對晶瑩奪目的美腿……「……請恕婢女…
…無禮……服裝不整之罪……」漂亮姐姐急得哭了,梨花帶雨,聲淚俱下的模樣
更是惹人憐愛……

  國王看呆了。

  好美的女孩兒呀……好誘人的胴體……好迷人的嬌軀……

  那芙蓉一般的俏臉、玫瑰一般的雙頰……著急緊張而不住起伏的峰巒、不盈
一握、輕輕抖顫的纖腰……那片極短、卻又遮住了重點部位的迷你裙……讓人更
忍不住想掀開、想窺探……短裙里面那引人入勝的花徑……

  還有那對美腿……多漂亮呀……那修長筆直、卻又渾圓美妙的曲線……爲什
麽以前沒有注意到這麽一個妙人兒呢?

  「親愛的……」國王輕輕抱起鹿兒,移步向前,將鹿兒交到穿著迷你裙的女
孩懷里,順勢攬住那柔細無瑕的纖腰。「陪朕走一走吧。」

  國王將如在夢中的女孩領到寢宮。

  三個小時之后,鹿兒又多了一個新媽媽。

  而與此同時,宮里卷起了一陣「鹿兒服裝旋風」,每一位侍女都拿了一張設
計圖,回寢室努力裁剪、刺繡,縫制小公主心目中理想的女性服裝。

  雖然侍女們的服裝越來越符合鹿兒的期待,但鹿兒的媽媽數量並沒有持續增
加。

  爲了安撫媽媽們害怕失寵的情緒,鹿兒爲每位媽媽都設計了幾套情趣內衣、
性感睡裙,讓便宜老爸對媽媽們越來越迷戀,媽媽們也都更加疼愛鹿兒了。

  眼見服裝改革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鹿兒立刻著手設計下一階段的改革:飾品。

  這個世界的首飾實在是太傳統了。發夾、項煉、耳環、手镯、戒指……來來
去去就是這些。鹿兒很快就引入了新穎的設計,另外加上胸章、裙簪、臂環、手
煉、腳煉、乳環、陰蒂環……

  雖然乳環和陰蒂環沒人敢嘗試,但還是有熱心的侍女幫鹿兒做了幾套,讓她
收藏在天鵝絨布里,準備給將來的「長公主后宮」使用。

  「小公主……您……您……這這……」被鹿兒盯上的漂亮姐姐,楚楚可憐地
半坐半跪在地毯上,「婢女……可不可以……不要現在戴上?……」

  「不行!」鹿兒嘟著小嘴,心里面卻是樂開了花。「現在戴上啦……等一下
父王就要過來了,那就不能戴了……」

  「小公主……」漂亮姐姐實在是擔憂到不行,「人家……人家……那里很敏
感……」

  廢話,就是因爲你的小穴特別,才更有資格當我的便宜老媽啊……哈……

  「嗳呦……這個蝴蝶本來就是幫你設計的耶……你答應人家的……嗚……」

  看到小公主開始假哭,漂亮姐姐也只能屈服了。待會兒陛下一來,可不管真
哭假哭,一定會追究的啊……

  「好啦好啦別哭別哭……」漂亮姐姐脹紅了臉,「小公主幫婢女戴上吧……」

  「耶……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來親一個……」鹿兒立刻停止假哭、破涕爲
笑,嘴對嘴地吻在漂亮姐姐香唇上。

  「趕快趕快……現在去那里……」鹿兒把漂亮姐姐牽到預定的地點,育嬰房
里窗邊的桌子上。「在窗戶旁邊比較亮……現在要幫你戴上去喽……」

  漂亮姐姐跪坐在桌子上,正對著育嬰房的門口。鹿兒拿著蝴蝶飾品,掀起漂
亮姐姐短短的裙擺,趴到那對細嫩到不行的大腿中間,開始舔弄姐姐的性感內褲!

  「呀!!!!小……小公主!!!」漂亮姐姐嚇得想立刻夾緊雙腿,卻又怕
夾傷小公主,一時慌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好痛喔……把腿張開一點啦……」鹿兒一面隔著薄布舔弄那芬芳的花房,
一面吸收了一些水元素,將漂亮姊姊的內褲完全打濕,弄成透明……

  「快要好了……快要好了……」鹿兒雖然這麽說,卻是慢條斯理地繼續使壞。

  漂亮姐姐強忍著嬌羞和下體的興奮,想讓自己冷靜下來,卻是徒勞無功。眼
看她俏臉飛紅、雙乳激凸,就差沒有直接浪叫出來了。

  鹿兒輕輕把蝴蝶別到漂亮姐姐的內褲上,然后靜靜等待便宜老爸的到來。

  「陛下……」

  國王駕到。侍女們齊唰唰地彎腰行禮,讓新設計的低胸侍女服發揮作用。不
過國王已經逐漸習慣鹿兒帶給他的驚喜,視線直接看向跪坐在桌上的漂亮女孩和
鹿兒。

  「父王……」鹿兒抬起頭來,掀起漂亮姐姐短短的裙擺,用最可愛的笑容向
便宜老爸打招呼。「父王快來看……人家設計了會采花蜜的魔法蝴蝶喔……」

  「……」國王的眼睛早就被漂亮女侍的裙下美景給迷住了,一句話也說不出
來。

  完全透明卻又帶著蕾絲的薄紗,將女孩誘人的嫩穴,又增添了如夢似幻的吸
引力和期待感。七彩的蝴蝶像是守衛著少女的貞操,卻又像要勾引男人跨下的開
路機,來一探穴口之后的芬芳幽徑……

  女孩羞得無地自容的嬌嗔美態、想掩面卻又不敢遮臉的小女兒情態、纖腰微
擺、雙峰齊顫的動態美學、還有那香汗淋漓、逐漸變得透明的緊身襯衫,在窗外
朝陽的聚光效果下,形成不遜于妃嫔們的絕代豐華……

  「父王……」鹿兒嘟著小嘴,「來看人家的蝴蝶采蜜啦……」

  「……」漂亮侍女羞得閉上眼睛,卻又微微睜開,看著陛下一步步向她走來
……

  「陛下……」漂亮侍女忍著無盡的嬌羞和越來越強烈的興奮,「……恕婢女
……不……不方便行禮……」

  「沒關系,」國王覺得這女孩越看越美,「讓朕看看你的……嗯……裙擺下
……」

  「父王……很漂亮的蝴蝶吧……是她幫人家做的喔……」鹿兒一把拍掉便宜
老爸伸過來的魔掌,「不可以用手碰啦!現在要表演魔法蝴蝶采花蜜!」

  鹿兒輕輕念出咒語。只見那只蝴蝶仿佛活了過來,輕飄飄地拍著翅膀,在漂
亮女侍透明的內褲上刺激著薄布后瑰麗的唇瓣……

  「……嗯……」漂亮女侍緊緊捂著小嘴,強忍著羞意和立刻高潮的性沖動……

  「嗯……」

  蝴蝶的拍動頻率越來越快……

  「……嗯……啊!!!!……」

  只見蝴蝶啪一聲,用最劇烈的動作拍打女孩的陰蒂……然后被一陣大水沖離
了透明的內褲,輕飄飄地隨著淫水瀑布降落在打濕的地毯上……

  「父王……」鹿兒一把揪住便宜老爸的衣領。「這是真的花蜜喔……很香很
香很香……很甜很甜很甜……」

  國王半信半疑地用手指抹了一把,放到舌尖……然后,猛地竄入侍女的兩腿
之間,開始大口大口地吸吮!

  「陛……陛下……啊……」漂亮女侍慌張的語音越來越性感妩媚了,「別…
…別……婢女的……那里……髒……」

  「才不會髒呢!」鹿兒嘟著嘴,「人家的蝴蝶采的蜜最干淨了……」

  「啊……啊……陛……陛下……婢女的……好像……又要來了……」

  「啊……呀……」

  隨著漂亮女侍的嬌啼,另一波的水蜜將國王澆得滿頭滿臉……

  「父王……這里現在只剩下我們喽……」鹿兒剛才就使眼色把侍女們都叫走
了,用魔法將門關上,順便幫育嬰室加了兩道隔音結界……

  「啊……啊……呀……陛下……噢陛下……噢……」

  「呀……呀……啊……啊……嗯……嗯……嗯……」

  「呀……啊……啊……噢……噢……好美……」

  國王一邊吸啜飲用著芬芳的汁液,一邊將褲子扯下,然后攬著女侍的纖腰一
把抱起……

  直搗秘境深處!

  「啊!!!!……好痛!!!噢……」

  漂亮女侍雖然已經有充份的潤滑,但得天獨厚的緊窄卻讓她仍然感受到開苞
的劇痛!

  「呀……呀……好……好脹啊……啊……啊……噢……」

  「呀……呀……啊……啊……陛……陛下……啊……啊……」

  「啊……啊……啊……噢……啊……哦……」

  鹿兒又多了一個漂亮的好媽媽。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