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生活都市]

浴室自慰

[複製連接]
查看: 171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米滷蛋切一半
侯爵 | 2016-8-12 09:59:00

好像在做夢一樣...明日香在浴缸的邊緣用手托著腮,茫然地看著水蒸氣。

--今天,在常去的那家店中,和小绫還有珠美聊天直到傍晚。回途中,在轉角處等待順道去書店買東西的珠美和小绫時,后方突然有人叫她的名字。

「秋山同學。秋山...明日香...」

是同年級的神村良介。雖然與他不同班,但在明日香的學校中,沒有女孩子不知道他。清爽的發型,臉孔俊俏,身材高挑,籃球打得又好。不只籃球,足球和田徑好像都很拿手,不過明日香還是最愛看他打籃球的樣子。因爲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就是在運動會的籃球比賽中。

他理所當然的受到女孩子們的歡迎。加上暗地崇拜他的人,喜歡他的人恐怕有好幾十人...

超人氣的良介,突然,對明日香--

從書店出來的小绫和珠美,看見面對面呆立著的二人,邊瞪大了眼睛邊奸笑著;碰了一下明日香的背,先走一步。

「對不起.突然叫你...」

「啊,不...」

二人在公園中獨處,互相都立正站好。

「事實上,我,從很久以前,就喜歡上明日香...」

「什麽?」

「可是我也知道明日香對我並沒有特別的感覺...」

「啊,那個,不,沒有這種事...」

「不過如果可以的話...可以的話...那個...」

良介滿臉通紅。明日香這時一定也同樣,羞得連脖子都紅了。

「可以的話,想請你和我交往,當我的女朋友。」

一瞬間,明日香的頭頂上方彷佛有天使飛繞。被男孩子告白其實也不是第一次,可是,這種感覺卻是從來沒有過的。明日香心跳不已,之后的事幾乎都記不得了。只記得倆人一起回家的事,以及約好后天一起去看電影的事。

我...這麽平凡的女孩子,能夠和良介交往...一定是在做夢吧!

道別的時候,良介輕輕握住明日香的手。

「那麽,我走了。明天學校見。秋山...明日香。」

聽見良介小聲的叫著自己的名字,心中突然感到一陣顫抖。熾熱的小火團,現在仍燃燒在明日香的胸中。不只胸中,全身似乎都漸漸熱了起來。

那是因爲她一直浸在浴缸中的原因。

明日香走出浴缸,坐在浴室的地板上。伸手拿起蓮蓬頭,讓它噴出溫熱的水流。安裝在蓮蓬頭下的鏡子,映出了自己的臉。自己長得並不算是個美人,不過畢竟是自己的臉,有什麽辦法呢?

視線稍微往下移由上方往下看,明日香的胸部,像個橫置的數字「3」。現在她的胸圍是九十公分,D罩杯。中學時就爲了豐滿的胸部而煩惱,而今年春天量三圍時又變的更大了,令她感到震驚。

明日香的妹妹未來,老是取笑她「像乳牛一樣」。不過明日香又不是自己喜歡才把它變大的。明日香把蓮蓬頭抵在胸上,以空著的左手碰觸自己的乳房。食指挑動了一下乳頭?A在浴室中變得柔軟的乳頭,敏感地朝上挺起。

對了。我也交了男朋友了。說不定,那一天會被他這樣子撫摸胸部。突然,胸中一陣糾結的感覺。雖然不疼,但刺刺地在身體中擴散開來。連未觸碰的右乳頭,都一口氣變得堅硬。明日香由下方捧起乳房,一面把蓮蓬頭抵在乳頭前端,一面慢慢地揉搓整個胸部。

如果是良介的唇接觸我的乳頭...討厭,我在想什麽嘛?我應該,不是這麽好色的女孩子才對...可是,明日香兩邊的乳頭,簡直就像被拉起一般,朝上方硬挺。肚臍以下感到渾重的疼痛,有如月經前日,腰重得直不起來。

「唔...」明日香不自覺的發出了呻吟。蓮蓬頭由胸部漸漸向下移。這並不是她第一次這樣做了。心中雖想著這樣不好,但同時又偷偷的享受著這種樂趣。

蓮蓬頭被放在私處,大量的溫水沖洗著恥毛。明日香的身體變得無法自抑,雙腳向外張開,以左手手指左右撐開肉縫,露出中間的敏感部位。然后讓蓮蓬頭靠近那兒,緩緩上下移動。

「啊啊...」

舒服的中心點...陰蒂變的又熱又堅硬。私處全體,就像逐漸撐得滿滿的一樣。好像,有點想尿尿...實際上,或者真的尿出了一點,不過可能被水沖掉了,自己也不曉得。明日香朝那兒集中的噴灑溫水。陰蒂慢慢發麻,明日香的雙腿張開到了極限。

「我把私處撐開,做下流的動作...」雖然心里難爲情的想著,但觸電的快感,脖子到臀部的洞穴,一直線的穿透。

「唔...」感覺腰部不斷的上浮,明日香拼命絞住高亢的喘息聲。萬一被媽媽或妹妹聽到就不妙了。

「嗯...唔...」從陰蒂稍微下面,害怕的未曾放入過手指的地方,湧出了比溫水還熱,有些黏稠的液體。明日香清楚明白,自己的肌肉抽動著,正在訴說體內熱切的欲求。不斷上下挪動蓮蓬頭刺激著那兒,給它慰藉。

啊啊,好舒服...

快感一變強烈,開始出現的罪惡感就會逐漸變弱。好想更舒服一點,好想飛到天堂去...良介,良介如果看見明日香的這個樣子...如果看見她如此淫亂...

「唔...」明日香突然彎下身。積存在陰蒂的快感一下子蹦開,使明日香的私處陷入火熱。肉洞之中,彷佛像存在著另一顆心髒,不停抽動及震顫。血液向下腹部集中。緊繃的大腿失去了力量,從肉洞內噗滋噗滋的湧出大量熱熱的液體。

「啊啊...」明日香喘著濕儒的氣息。臉上的肌肉也隨之松弛了下來。下體仍然不受控制地抽動。乳頭像被擰過般硬挺。一向爲粉紅色的乳頭,這時也變得接近暗紅。這是因爲快感太強烈,而充血腫脹的緣故。

最后,再一次仔細地沖洗下部,把黏熱的愛液沖掉。明日香的理性,慢慢地恢複。突然,肩部傳來一陣冷風。

怎麽...?

回頭一看,浴室的窗戶被打開了約五公分。明日香因自慰而泛紅的全身,下子像被潑了一盆冷水似的。

窗戶,確實關得好好的。雖然沒鎖上,但不可能自然地開得這麽大。難道,是有人....。越想越恐怖。如果大聲尖叫,對方不知會做出什麽行爲。現在秋山家的父親正派駐海外,只有母親阿櫻,明日香,妹妹未來三個女人一起生活。明日香實在提不起勇氣去確認窗外--

如果是色狼的話,以后小心點應該就沒事了。只要今晚開始,都確實鎖好每一扇門窗,就不會再有這種事發生才對。明日香在心中不斷對自己說著。恐懼的心,始終平靜不下來。每次自慰后總感到后悔的明日香,今晚似乎特別地悔恨。

隔天早晨。經過了一個晚上,明日香心中的不安大致平息了。

「慢吞吞的,姐,快一點啦!」

「等一下...頭發還亂亂的...」

「未來,不要急。便當帶了沒?」

「有啦有啦,我走了!」

與往常並無兩樣的平凡早晨。今天外頭的天氣也非常晴朗。

明日香和未來,是同一所學校不同學年的學生。每個學年在不同的樓層。在樓梯口,明日香與未來便分開走了。教室中的珠美和小绫,一定正興致勃勃地期待著明日香對昨天那件事的報告。

(我和他牽手了)

(良介向我告白)

(嘿嘿嘿,你們覺得如何呢?)

心中想著要如何告訴她們,明日香懷著幸福的心情打開鞋櫃。

「嗯?」擺得整整齊齊的室內拖鞋上方,放著一個白色的信封。

這是什麽?信嗎?看看信封背面,並沒有寄信人的姓名。正在猶豫之時,上課鈴響了。來不及了!要趕快進教室!

明日香把信封放進書包中。從此以后,明日香一成不變的和平日子,已離她遠去。

「呀!明日香!」

耳邊突然有人拉開嗓門大叫,明日香總算回過神來。

「啊,珠美,干嘛?」

「真是!還沈溺在幸福的美夢中啊!快點!我們去福利社買果汁啊,還有,未來在走廊等你!」

「是嗎?」

明日香慢吞吞地走出教室門口。在她的身后,珠美和小绫熱絡地交談。

「啊!啊,又羨慕又嫉妒,明日香那種遲鈍的女孩,到底是哪一點吸引神村良介?」

「是啊,珠美,有點寂寞吧?我們三個一直形影不離,可是明日香竟先偷跑!」

「嗯,對啊,說的也是。不過,老實說,要交因朋友也應該是小绫你先啊!你那麽聰明,又很有少女的樣子。明日香雖然也很可愛,不過要當女朋友的話,你比她強多了,不是嗎?」

「沒這種事。我一定是最后一個交到男朋友的。現在戴眼鏡的女生根本不受男生歡迎。像珠美一樣有男孩子氣,而且豪爽的女孩,才是男最愛的類型...」

「夠了!」突然,珠美的聲調一下子變低。

「我討厭男生,絕對討厭!每個男的其實骨子里都是一樣的貨色!」

「珠美...」

「啊,對不起...沒什麽。反正,我現在滿腦子都是田徑賽的事情。必須要在大會中出場,獲得優勝,提振弟弟的精神才行!」

珠美的弟弟佑太出了車禍,肇事司機逃逸無蹤,已經住院一個月了。

「希望你弟弟早點出院。」

「嗯,謝啦!」

在聊天的二人前方,明日香似乎與未來起了口角。

「說不行就不行!」

「拜托!最后一次啦!」

「什麽事?明日香?」

「真稀奇,姐妹內哄啦?」珠美和小绫走近明日香她們。

「啊,青木學姐,結城學姐,我和姐姐有代溝,幫個忙吧!」未來抓著二人的手腕。

「怎麽回事?」小绫說道。

「不管對現在的明日香說什麽,她八成都聽不進去啦!」珠美補上一句。

「沒這種事!」明日香側目瞪著未來。

「早上媽媽還特別叫她注意,別忘了帶便當。可是她又忘了,結果現在跑來向我借錢!」

「所以我說這是最后一次嘛!下午有網球社的活動,不吃午飯的話,是會暈倒的哦!」

「自作自受!」

「明日香真無情。借她一次有什麽關系嘛!」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

「我以人格保證,絕對是最后一次!」

明日香沒有說話,倒是旁邊的小绫開口了。

「未來,今天我借你吧!」

「可以嗎?」

「只是借而已哦!你要記在筆記本上,不能忘記!」

「未來,小绫比明日香還可怕哦!別看她大好人的樣子,其實她到死都會記得!」

「珠美你說什麽?看來我得重新考慮要不要幫你做英文習題了!」

「哇!對不起對不起!我自己打巴掌!未來,你看吧!小绫很可怕吧!」

「珠美!」

小绫、珠美和未來,都開朗地笑成一團。只有明日香,絲毫沒有一點笑容。

「...我先去福利社。」明日香一個人大步向前走去。

「嗳?喂!明日香!等一下!」珠美驚呼,但明日香並未回頭,反而快步離開她們。

--我竟然對妹妹亂發脾氣,在未來眼中我一定古怪又不講理。可是...

如果沒打開那個白色信封,明日香是不會變得那麽奇怪的。

『和神村良介分手!』

在寫著這些字的紙條之外,信封中還有別的東西。看到那些東西時,過度震驚的明日香,眼前驟然一片黑暗。那是自己昨晚在浴室中做的不可告人的事的照片。照片共有四張。有把蓮蓬頭放在下體的全身照;有閉著眼,半開著口的表情特寫;有持著蓮蓬頭的手無力垂下(大概是高潮過后),大開著雙腿的的全身照;另外還有占滿整張照片的,下體的特寫鏡頭。

最初看到時,驚訝地在不自覺中就扔了照片。然后她又慌慌張張的撿起來,利用休息時間到洗手間去,再一次顫抖著身體確認。照片看起來像是翻拍自電視畫面的感覺,但人物確實就是她。並不是惡作劇合成的相片,因爲,明日香清楚知道,自己的確做過這種行爲。

爲什麽...爲什麽會這麽...

第三張照片,看來格外下流。恍惚的表情,彷佛訴說著「請看我的自慰」一般,明日香以突出私處的姿態坐在地上。濕儒而緊貼的陰毛,沿著肉縫清楚地分開。粉紅色的肉縫,由毛中完整地展現。再配合第四張照片,甚至可以看到比明日香自己知道的更詳細的秘密部位的顔色及形狀。

假如這種照片流到別人手中,任誰都會認爲明日香是個變態,是個淫蕩的女孩子。

怎麽辦...怎麽辦才好...

總之,先把照片撕碎。特別是臉孔部位特別粉碎,包在衛生紙內再裹進生理用品中丟掉。可是,拍這照片的犯人,一定加洗了不知多少張。

怎麽辦...到底是誰...怎麽辦...誰來幫我...

同樣的話不斷像漩渦在腦海中回轉,明日香痛苦的要發狂。

「明日香!明日香你慫麽了?」珠美和小绫,喘著氣追到福利社去。

「該不會,和良介之間,己經有什麽事發生了吧?」

「早上還那麽興奮地跟我們報告呢!」

不愧是好朋友,馬上就敏銳的察覺出她的異狀。對珠美她們說良介的事情時,明日香還沒打開那封信。

「...不,沒什麽。」

可是,這種事,怎麽能和珠美或小绫說呢?雖然有時候三人會偷偷講點黃色笑話,可是在浴室中自慰,還有被人拍到自慰照片這種事,對誰來說都是羞於�齒的。

「只是,有點頭痛而已...」明日香說了謊。

「沒事嗎?你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好吧!你今天不要陪我們了,先和良介回去吧!」

三人之中,只有珠美參加了社團。星期六中午,直到田徑隊的練習開始之前,三人都會一起吃便當消磨時間。

「可是...」

「明天不是要和良介約會嗎?快點回去,好好休息吧!」

「謝謝!不好意思!」

難過的時候,得到別人溫柔貼心的對待,爲什麽反而會更想哭泣呢?」

星期天。和良介去看的電影,是一部描述少年與海豚之間的友情的感人作品。

「這樣好嗎?是特別配合我的嗎?良介其實比較想看那邊的動作片吧?」

明日香日一問,良介就笑著回答。

「我其實很喜歡動物片。可是男生如果說自己喜歡看這種電影,會被人家笑,而且自己也會不好意思。所以一直沒什麽機會看。我想你應該會和我一起看,不會笑我才對。」

「良介...」

在電影的高潮時明日香悄悄用手帕擦了眼淚,而旁邊的良介也抽著鼻子。輕輕遞給他面紙后,良介把手交疊在她的手上。因此,感動的最后一幕,明日香根本記不得。

看完電影,二人在一間擁有寬大陽台的餐廳中用餐。和男孩子面對面吃飯雖然讓她緊張萬分,但極爲自然地越聊越起勁,也令她嚇了一跳。比起咖啡,二人都更喜歡紅茶。而正統的意大利面,二人也都覺得味道不如以蕃茄醬炒過的來的好。盡管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良介仍一一像發現新大陸般驚奇地大叫。

「我猜的果然沒錯,明日香的個性果然跟我很像。」

吃完飯后,二人一起到綠意盎然的公園中散步。坐在樹蔭下的長椅,眺望著噴水池中舞動的幻化水柱。二人的對話雖有時中斷,但不可思議地,並沒有任何尴尬的情形出現。

「啊!能夠和明日香肩並肩地坐在這里,簡直像做夢一樣!」良介望著噴水,悠閑地說道。

「做夢...是真的嗎?」

「因爲啊,我在學校被認爲是個喜愛遊玩的輕浮家夥。而且我想,明日香一定也討厭這種人。事實上,我和誰都聊的來。別人用那種誤會的眼光看我我也沒辦法。因爲我父親的工作要常常派遣外地,所以我常常轉學。比起與人深入交往,還不如淡如水的相交。正因爲這種常轉學少交朋友的緣故,使我被人誤會。偶爾和女孩子交往了一陣子,對方就會主動的離我而去。」

真是意外,和良介同一所中學的珠美和小绫,在聊到良介時也都說「他從以前就討人喜愛」和「良介在國中就引人注目,總是衆人的焦點」之類的話,就像良介是個特別的男孩子一樣。可是,現在坐在明日香旁的良介,看來似乎格外的落寞。

「明日香,你知道我從什麽時候就開始注意你嗎?」

「不知道。」

「上次,古文老師請假,我們兩班不是並在一起上課嗎?合班是很難得的,所以幾乎沒有人在聽課。代課的也是個年輕的女老師,不太注意學生的反應。那時明日香坐在第一排,拼命做筆記。然后老師好像也感到驚訝,最后變成只有老師和明日香兩人在上課。看到那時的你,我心里想現在還有這麽乖巧的女孩子啊...」

明日香其實完全不用功。她只是想自己的讀書要領太差了,不做筆記考試時就完了。沒想到在良介眼中會是這樣。

「啊,說這種事真是有點丟臉!」良介有點臉紅站起身來,正面望著明日香。

「我一定會珍惜你。」

「良介...」

明日香□站了起來,�頭望著良介。良介的手,搭上明日香的雙肩。慢慢地,良介的臉貼近。明日香自然地閉上眼。一瞬間,傳來唇與唇相疊的感觸。睜開眼一看,良介的笑臉就在自己的眼前綻放開來。

在回程的電車中,良介�頭看了周刊的車廂廣告,突然皺起眉頭。

「真是可惡!看到這種東西,我真的會怒火中燒!」

車廂廣告上的大標題寫著「清純女孩100人大告白!!女高中生淫亂SEX大特集」。

雖然罪魁禍首是那些好色的老頭,可是這些年紀輕輕的小女生,腦子里到底在想什麽呢?難道自己沒有一個真心喜愛的男生嗎?有的話,這種事能說的出口嗎?男生也不會把這種女孩當成認真交往的對象!」

良介這一番話,使明日香的胃部隱隱作痛。

「是...是啊...」

今天一天,因快樂而暫時忘卻的事,再度浮現在腦海里。那封信,還有那些照片,萬一讓良介看見了一定會被他看不起。寫信的犯人,寫著「和良介分手」。說不定,犯人今天也躲在隱密處,監視著明日香的一舉一動。而且,還目擊了公園的那一幕。

「明日香,累了嗎?臉色不太好哦!」

「不,不要緊。」

明日香拼命擠出一絲笑容,但心里其實好想放聲大哭。辦不到...我沒辦法和良介分手...我太喜歡良介了...

這天夜里,明日香輾轉難眠。與良介的約會如夢似幻,仍殘留著余韻。但一想到明天到學校犯人不知會對她做什麽事,她就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天快亮的時候,明日香卻迷迷糊糊的做了個猥亵的夢。

夢中的明日香全□,手腳被□綁。雙腳左右分開,難爲情的部位完全展露。那兒受到燈光照射,傳來喀嚓喀嚓照相機的快門聲音。周圍圍繞著許多男人,他們注視著明日香的下體,看到羞恥得快哭出來的明日香的臉,發出淫猥的浪笑聲。

「太棒了,己經濕答答的了...」

「再玩一玩她的陰蒂...這女生,好像很喜歡自慰呢!」

「不...不是的...啊啊!」

「看吧!乳頭硬起來了吧!就和那次在浴室里的手淫一樣...」

「多拍幾張,寄給神村良介告訴他...這女的原來有這種淫亂的小洞...」

「不行,不要,不要讓良介看見現在的我...」

「還有,把照片從校舍屋頂撒下去,貼在她家附近的公布欄,或者,寫上本名和電話貼在火車站的電話亭里...」

「不,不行,拜托饒了我...」

「那麽,要和神村良介分手嗎?」

「拜托,我什麽都聽你們的,只有,只有這個..」

「好吧,那麽,就把這一條插到你的肉洞里...這條又粗又壯,你一定會很爽的!」

明日香眼前,出現了一根像黑蛇般的巨大黝黑男根。男根在明日香口中咯爲濕潤后,瞄準明日香的腿間準備突進。

「呀啊!」

明日香被自己的聲音驚醒。二行清淚滑落臉頰。坐起望向鏡子,出現的是自己淒慘的臉孔。呼吸還很紊亂。對她說那麽猥亵的話,做那麽可怕的事的男人,明日香甚至在漫畫或電影中都沒看過。可是,居然會出現在她的夢境中。簡直就是恐怖的預感。

看看時鍾,離起床時間還早得很。可是,明日香不敢再睡了,只好躲在棉被中發呆到天亮。

雖然想請假一天不去上學,但是在不知情的狀況下發生惡事,感覺實在比在眼前發生還要恐怖;沒辦法,只好去學校。途中未來對她說了好幾次「姐,不舒服的話就回家嘛」,但明日香全身無力的連搖頭都沒辦法。

與往常無異的星期一。聽見了體育社團的晨間練習聲。三三兩兩的同學或情侶,邊聊天邊悠閑地走向學校。偶爾有騎腳踏車的學生按著鈴追過她們。但沒有人對明日香指指點點,或看到她后臉色爲之驟變。

「姐,我走了。不要太勉強哦!」

在相同的地方,與未來分開。總之,現在還沒發生什麽事。說不定犯人改變主意了,不想再與她作對也不一定。明日香一點點的期待,在打開鞋櫃的瞬間就破滅了。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