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259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緊急應變
Crawler | 2016-8-22 17:54:04

   除了皎潔的月光外,四周漆黑一片。平時害怕黑暗的春彥此時赤裸上身,穿著短褲努力地揮動鐵鏟在槭樹傍掘地。半小時後,約四米深的深坑已掘成,少 年將全身赤裸的暴徒屍體推下深坑,然後拋下不同形狀重量的石塊,再用鐵鏟將沙石及泥土將深坑填平。

  (槭樹根部吸收肥料後明年一定會更茂盛,嗯,屁股有些痛……)

  殺了暴徒及洩慾後,春彥劇跳的心才正式平靜下來,而頭腦亦隨即冷靜下來了。少 年首先將高潮後昏眩的母親抱去自己的房間用乾淨的床單蓋著,跟著走回母親房間用濕透及沾上鮮血的床單包裹著屍體抱入浴室浴缸內,用塞子閉著去水位任由屍體放血,同時亦在花灑下衝洗一下自己的身體,直至肯定屍體再無血液流出才用浴衣背著死屍走出家門至槭樹傍將之埋葬。

  (回家後將暴徒的衣物及染血的床單放入洗衣機內洗乾淨,然後能燒的就燒掉,不能燒的就丟去不同的地方,匕首亦是。總之不能留下指紋,同時亦要找尋暴徒的交通工具,例如電單車之類……電視上好像說過他是飆車族。)

  第二天的早上,春彥用了約二小時才在叢林深處的山邊找到暴徒的機車,少 年戴著勞工手套將機車從山邊推下去,直至機車消失在茂密的叢草裡。這樣即使以後被發現,誰又會將機車和繪裡子或春彥聯連在一起呢?

  (以後應該怎樣去看待與母親的關係呢?……看來還是先安慰及平伏她的心情,其他的遲些才算吧……)

  春彥一邊想著,一邊又不其然想起母親那白皙滑膩的成熟嬌軀,尤其是那碩大嫩滑的乳房,胯下之肉棒不禁蠢蠢欲動,連帶走路的步伐亦慢了下來。

  (不可再讓其他人佔有母親的肉體……)

  往後的幾天母子有默契似的不提那件事,一起齊心地抹淨屋裡的殘跡及修理暴徒早前留下的窗口破損部份,同時亦駕駛私家車去添置生活用品及食物,又隔天在不同的遙遠地方棄置暴徒的遺物。在晚上,春彥有時會哄著母親睡覺,有時亦會播放音樂唱片或開著房燈直至清晨。

  繪裡子每次入浴室洗澡時亦會要兒子坐在地上陪著,但又不讓兒子撫摸自己的身軀,看來還未擺脫暴徒的夢魘,不過她好像用錯了方法。美肉在前,尤其經過那晚的極度淩辱後,初嚐成熟婦人滋味的少 年怎按捺得住,不理雙方微妙的感情及親倫關係苦纏著母親求歡。

  「春彥,媽媽很亂……給我幾天想想好嗎?」

  「媽媽,我忍不住……」

  「春彥,後天晚上我給你答覆……好嗎?啊!明天……明天下午!」

  狼狽的母親給兒子迫往牆邊,雙手被按在牆上,酥胸被緊迫得變了形,緊貼著兒子的胸膛,下身肉洞口處被緊挺火燙的肉棒騷擾著,濕淋的肉體全然動彈不得,只好憂愁地向兒子哀求著。

  母親慈愛哀愁的面容終於溶解了兒子慾火高漲的情□。繪裡子不禁鬆了一口氣,其實只要兒子一吻上自己的粉頸,任何的防衛都會全然崩潰,酥麻痠軟的身體只會無力抵抗任由兒子擺佈。

  (這種關係真危險……)

  兒子這幾天真誠的呵護關懷身為母親的怎不會理解及感受不到,同時暴徒早前的淩辱亦已摧毀了母親的自尊心,雖然想獻身給兒子以找尋那失去的安全惑,但眼前之人始終是自己的兒子,以身相許的觀念在親情方面完全套用不上;但另一方面,母性的偏愛感將兒子過往一切的罪行都推想成是暴徒所做成的,那件事後,親人就只剩下兒子和自己,如違了兒子的意思亦怕他想不開,繪裡子陷入了身心矛盾的紊亂思維裡。

  第二天……

  「兒子,我是你媽媽,我們……是不對的。」

  「媽媽,我不怕,只有我才能保護你。」

  (唉,天譴就天譴吧……)望著堅定灼熱的眼神,母親不禁嘆了一口氣。

  「今晚……你來睡房,給你看一些東西。」

  這天晚上提早洗完澡的母子坐在XX上,像一對情人般並肩而坐。繪裡子拿來了一本很厚的相簿交給兒子,少 年看到裡面的照片後不禁滿臉通紅。

  「這是你出生後不久的我。」

  照片全是比現在年輕十多歲的繪裡子的裸體照,而且還不是普通的裸體。年輕的少婦有時是被全捆成不同的姿勢,大部份集中在被繩子夾迫下誇張的乳房形狀及陰道的淩辱場面,有時是穿著黑色長襪和高跟鞋,有時是穿著學生制服,但身上全都是用繩子捆綁著。

  「這是爸爸拍的照片,他……是虐待狂。」

  其中有一張繪裡子被綁在床上呈大字形,大概是用即影即有相機照的。同樣年輕十多歲的萩尾重四郎站在床邊,用皮鞭抽打仰臥的赤裸妻子,穿黑色長襪的繪裡子露出苦悶的表情,雪白的乳房和肚子上留下殘忍的紅色鞭痕。

  母親在兒子的耳邊說出夫妻當年的秘密。

  「爸爸在英國留學的時候和那裡的妓女來往而養成性 虐 待的嗜好,媽媽是在不知道的情況下與他結婚的。剛開始時他在家裡就和普通人一樣,間中瞞著我到外面發洩變態慾望,直至……」

  繪裡子嘆了一口繼續說。

  「你爸爸有很大的秘密,就是年輕時患上罹患熱病,變成無精子症,那就是不能有孩子了,而我亦一直未有懷孕。但有一次在爸爸熟睡的情況下被他的學生強 奸,意外懷孕下就生下了你。」

  春彥默默地翻看著相簿,一直被認為是道德學家的萩尾重四郎文學博士,每天的晚上都將一絲不掛的妻子全身捆綁著施以虐待,還拍下照片留為紀念,有誰會相信他是這樣變態的呢?

  「本來此醜事我一直隱瞞著你爸爸,但……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是他教唆學生將我……你出生後,這件事就被你爸爸利用來要脅我……要我發誓做他的性奴隸。」

  春彥回憶起半年前發生事件的晚上,那一天晚上,少 年聽到異常的聲音和女性的慘叫聲而感到驚訝及好奇,就走去父母的睡房看一看。誰知原來有隔音設備的房間因父親的不小心而忘記上鎖,少 年糊塗間走入房間看到母親趴伏在桌上,雙手被分開綁在桌邊,壓扁了的豐滿乳房緊貼在桌上,雙腿站立著被分開綁在�腳處,顫抖的臀肉中間插著二根怪異的震動長物,臀肉處有多條紅色的痕跡,而雪白的大腿有光亮的液體延流著。

  看見兒子的誤闖,萩尾重四郎由於過度興奮及激動而不小心地吼出一切的秘密,讓兒子聽後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凝結起來。

  「你不是我的兒子,你是這個妓女所生的私生子,從現在起你也要做我的性奴隸。」

  年紀愈老性傾向愈變態的文學教授,原來早就對自己的兒子有異常的性慾,那晚一切的秘密已透露亦令文學家肆無忌憚地對養育十多年的兒子施暴,只見少 年在被綁趴在桌上的母親面前被父親按在地上強暴。

  身世的震驚、父親的恥辱及肉體的痛苦達到極點令春彥忘了自己的存在,只知後方的壓力一消失就撲上桌處用開信刀瘋狂地抽刺父親的胸膛。

  (對了,當時的實情確是如此。之後迷糊間好像在臥室對著暴徒一樣,錯誤地用媽媽的身體來平伏紊亂的情緒,混亂間好像只拔掉臀部上一支的震動長物,下一支則沒……,那瘋狂的抽插及被震動後就不知道了,難道當時已將母……)

  「之後你因過度瘋狂而將我……」母親望一望兒子又欲言而止。

  「……然後昏倒在地上,我掙紮著鬆綁然後拍醒你,但你已因過份打擊而失去記憶,我當時驚慌及無助的心情你應該能理解到的。我只知道這件家事一定無論如何不能讓外人知道,於是我哄騙你去洗澡及吃下安眠藥,然後抹淨你的一切痕跡、沖洗身上你的……再用毛巾包著手將家裡弄得一團糟及開了窗子……」

  「但你怎應付警察的查問?」

  「那晚深夜開始下大雪,我等雪積了幾寸才打電話報警求助,說你睡著時有兇徒戴著面罩,手套及用膠袋包著腳來打劫,期間垂涎我的美色將我強 奸,爸爸為救我掙扎間為暴徒所殺,然後逃之夭夭。之後我因羞辱而去沖洗身體及開始下大雪了,因等雪溶後警方根本查不出甚麼……總之之後警方的一切盤問我一概用驚慌的哭泣來回答,同時哀求他們不要將我的被奸讓你知道……」

  (沒錯,是這樣一回事,可是一切都像惡夢般過去了。)

  春彥把十多年來的相簿合上,其中一張淫靡的照片仍深深地留在少 年的腦海裡,睡衣下的年輕男人像徵不禁昂勃著。兒子看著嬌羞的母親慵懶地倚躺在XX處,不禁放肆地將母親擁抱著,同時向著那濕潤的紅唇吻下去……

  在我數十年來的生命中暫時只經歷過四個男人。首先是文學家丈夫,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外表上道貌岸然,暗地裡卻只懂得用皮鞭、繩索及道具去將女性痛不欲生地虐待著的男人;另一個則是最短暫,被丈夫教唆、一夜間將自己強 奸七次的學生;再一個是在四十小時內將我身上所有洞口盡情淩辱的流氓,他不像丈夫般只著重身體的虐待,而是用比丈夫更變態的從意識形態上將女性身心的矜持徹底摧殘的淩辱手法。而現在,我懷疑兒子已具備以上三者的特性……

  自上次XX上的纏綿後,兒子就像初吃糖果的小孩般整天纏著我求歡。無論早、午、甚至是晚上;睡房、露台、廚房、地板、甚至是浴室,他彷彿都有著無盡的精力將我三個女性部位用不同的姿勢弄得嬌喘連連及死去活來。有時想婉拒他免他太辛苦但都被他按著用衝刺來回答,他說最喜歡看著他的生命由我的花瓣處慢慢倒流出來。

  上星期,他強迫我說出他昏睡時流氓淩辱我的手法,一時的心軟令我至今腋窩及陰戶每天都是光禿禿的。而他亦不知從那裡(可能平時去商戶添置生活用品時)弄來浣腸器、甘油及大量的彈珠,每天的浣腸已成必定的前奏,無論是蒸溜水、汽水、鮮奶、甚至他的尿液,都曾在我後洞深處注射過。有時受不了想反抗他,但始終有別於對暴徒的感覺,看著他那苦苦哀求的可憐表情,我又不禁心軟地原諒了他,然後安慰自己說兒子只是受到暴徒的壞影響所致,天生的母愛使命感包容了兒子的過度暴行。

  但過度的容忍反而令兒子變本加厲,昨天駕車去買生活用品時他竟然不讓我穿上內衣,只準穿上他所選擇的衣服,是那種夏天才穿的無袖露肩、V字領、裙邊只到臀部下、任何大風也能吹起露出陰戶的短裙,而且還狠心地替我灌入了少量浣腸液及用塞子旋塞著。一路上那種忍受羞辱的痛苦感覺令我渾身濕透,乳房及乳頭也漲得很辛苦,幸好商店不太多人及空氣清新(有時也要迴避那些老人的淫穢目光),濕透的裙子很快便乾了,要擔心的只是隨時有可能失禁(雖然肛門口被塞著但還是害怕噴射出來)及頑皮的清風。

  那令人擔驚受怕的地獄之旅終於完結,但當我駕車回家時兒子又忍不住揉弄我的肚子,令我差些忍不住翻了車子。最後在車道旁一個僻靜的樹林,我被兒子脫光身上僅存的短裙,反綁雙手、全身赤裸裸的蹲著排泄,然後被按著維持同一姿勢替他口交至射精。

  惡夢還不止於此,今天傍晚太陽下山前春彥說要和我一起去後山處看夕陽的餘輝,當時還滿心歡喜地陪他外出。但被誘至森林深處才知受騙,難怪他要拿一個背包。兒子不理我的苦苦哀求,將我脫光及四肢朝後反綁在一起然後拖吊在粗壯的樹幹上,同時將繩索調整至可隨時拉高輕放。這時從未被如此在沈寂、空曠的叢林處高吊著的我害怕得流下淚來,兒子溫柔地將我又哄又騙,同時用他那日漸純熱的舌頭及配合無處不在的指頭在我全身舔弄及撫弄,尤其在那吊著時沈甸甸如吊鐘的乳房及光滑的肉洞處徘徊最久。但溫柔的背後又是無情的浣腸及被塞著,忍耐的期間還要被兒子用他那不會休息的肉棒及怪異冰冷的道具將我的口部及陰道來回交替抽插及蹂躪。處於天堂與地獄間的我的口涎、香汗及愛液隨著身體的掙扎扭動混在一起湧來湧去,有部份更滴流在草地上。

  到最後,兒子殘忍地將吊著的母親轉了十多個圈,然後突然拔掉肛門處的塞子及放手,絞緊後迴旋的繩索將我在空中不斷急促地旋轉著,口部及陰道兒子所留下的精液、肛門的浣腸液及穢物亦失控地隨著飛旋而濺射了出來,可憐春天翠綠的嫩草上染滿了不屬於大自然的肥料。

  當頭昏眼花的我被解下來後,兒子只鬆開綁著雙腳的繩子,也不替我搓抹就莫名其妙地替我穿上高跟鞋,同時用幼綿線將我兩顆紅豆圈綁著。當我還未嗔罵他時已被他牽著線頭拉走著,同時恐嚇我如大聲叫的話就叫所有人出來看我的窘態(後來才想到假節未至別墅地帶仍沒有人住進,但當時真的十分害怕)。就這樣,身心被控制的無助母親除了高跟鞋外,一絲不掛地被兒子遙控女性嬌嫩的兩點狼狽地牽走著回家。

  雙手被反綁在身後、狽狽地順著兒子的拉扯來減輕乳頭痛楚的我,顫抖地走著,泥地的不平令我行走不便,四周的黑暗又仿如鬼魅般籠罩著我,而兒子則仿如森林的精靈,又如詭異的地獄小鬼般帶領我走回家門或地獄深處。

  一路上乳頭傳來的痕痛、顫抖的腳步、濕滑汙穢的大腿、還有害怕隨時給人瞧見都令我狼狽不已及提心吊膽,但下體卻反常地燃起以前及早前被虐的羞人感覺,肉洞處湧出大量的愛液,沿著大腿混和其他液體汨汨而下。幸好夜色掩蓋了我的窘態,只望能快些回到家中洗澡,結束當天的淩辱。

  「啊……」後庭傳來劇跳的震蛋感覺將沈思中的繪裡子帶回現實,原來晚上回家後兒子的變態玩意還未結束。

  「媽媽你剛才流出了很多……」兒子那純真的面容出現在鏡架上,貼近我的面龐,同時用指頭撫摸著下體的潤濕花瓣,有些亦輕扯中間濕透了的絲巾。

  (那純真面貌的背後竟然隱藏著那兩種令人難以擺脫的手段……)

  多日來繪裡子成熟嬌軀上的各處敏感點及心理已被兒子完全熟悉及捉摸到,逐漸用純熟的挑情手法輔助日漸變態的虐待手法。自己雖已揣測到,但因早前的縱容已被兒子將自己身心控制著,剛才狼狽地回到家後本想責罵他但迅速被他抱入浴缸內用暖水沖洗,同時用靈活的手指及舌頭挑逗我。結果,將責罵忘得一乾二淨的我忘形下又給兒子半哄半騙,胡塗下地翹起圓腴的臀部接受用冰凍的牛奶來作浣腸。

  (我已經擺脫不了他,他到底是我兒子還是惡魔……)

  徬徨的母親望著前方穿衣時用的自照長鏡架中自己的容貌及嬌軀。被兒子日夜灌溉的身體已更形豐滿,全身仿如鋪上一層薄薄的奶油般引人垂涎,驕人的乳峰有時漲滿得連自己也受不住,像極懷孕時的腫脹,秀麗的面容更添女性的媚態及妖豔,雙手及大腿穿上長形的黑色手套及絲襪(兒子最喜歡我穿上這些然後受虐),雙手依他吩咐舉高放在頭後,露出雪白光滑的腋窩,幼嫩的粉嶺則被幼綿線纏綁上兩個風鈴,一扭動時就會發出與平時感覺不同的鈴聲;而光禿的肉洞則被強塞入多顆彈珠,再用兩條輕薄的絲巾堵塞著,一扭動身體就牽動彈珠互相碰滾擠迫著肉壁(這羞辱的玩意也不知是否兒子向那死去的流氓學來的),而後洞則被灌滿牛奶再塞入三顆連著黑色電線的震動跳蛋。

  本來想阻止兒子塞入這麼多東西,但兒子頑皮的手一摸上我的身軀就全身發軟,一切的頑抗亦也消失,只能任由他擺佈,故造成現在的窘態。兒子騙說我愈能忍受及控制肛肉就愈能表露我的美態,也不知是什麼怪理論,但心裡還是甜絲絲的,身體亦不由自主地順著他說的話去做,彷彿兒子喜歡的我亦照著做去討好他。

  那冰凍和震動的感動愈來愈強烈,而肛肉亦愈來愈不受控制。這時,兩邊渾圓結實的臀肉被兒子輕按著朝菊花蕾口處合攏,而濕滑溫暖的舌頭則在前端在那三條黑色電線(不!應該是白色電線,因鮮奶……)的消失處舔弄輕插著。

  「春彥,不要!啊……」

  面臨崩潰的肛肉終於抵受不住突來的刺激而山洪暴發,因早前被兒子多次浣腸,身體的東西已全被排空,剩下的只是新灌的冰凍牛奶。但因兩邊臀肉被緊靠著及後洞塞有三顆震蛋一時未能即時排出,只能從菊花蕾口處噴出一股又一股的鮮奶,看來兒子已清楚瞭解浣腸後的肛門,輕攏臀肉的意思只為慢慢品嚐急射的牛奶滋味。

  無止境的噴射後,茫然的母親只覺震蛋被一個個的拉了出來,淩辱後還未能閉上的菊花蕾口再被兒子用舌頭伸了進去舔弄及吸吮剩餘的鮮奶,自己想扭動逃避時又牽動前方壓迫的彈珠,愛液迅速被迫出,沾滿了整條絲巾沿著陰唇流往下方後庭處。

  冰冷的濕滑舌頭從肛肉處一直舔上,經過光滑的背部,腋下,遊向隨著喘息而蠕動的粉頸,看來兒子深明這個最能挑起其母親性慾的地方。少 年將身體貼近開始站立不穩的母親,火熱的肉棒抵在仍有鮮奶漬的菊花蕾口處,同時將沾滿牛奶的雙手放肆地搓弄母親的碩大乳房,更在紅嶺處點上白花花的鮮奶。

  「媽媽,知道我在想甚麼嗎?」

  「……」看著兒子用仍有牛奶漬痕的大口在自己耳邊輕吻及耳語著,繪裡子一時說不話來。

  「我想將你不斷奸至懷孕,然後一邊姦淫大著肚子的你,一邊親手從你的乳房處擠出乳汁……我會吸吮你的乳汁,如可能的話會將它和我的精液混合一起要你飲下或用來將你浣腸……」

  「!」

  咋然的母親想不到竟由兒子口中吐出這樣變態的說話,腦中亦不禁聯想起生育後曾被丈夫混身捆綁著然後從膨脹的雙乳中緊擠出乳汁的日子,而且還被殘忍地拍下不同擠弄下不同的乳汁噴射照片。有一張更是在熟睡中、二個月大的兒子面前,自己滿面淚水,渾身赤裸、雙手反綁、就那樣被丈夫擱在嬰兒床架邊從後性交,而且緊握著前方被夾綁下變了形的膨脹乳房不斷捏弄,整張嬰兒床都濺噴滿了我給兒子的營養汁液和淚水,連嬰兒的睡面上也濺上了不少,兒子在睡夢中也好像舔了舔沾在小嘴邊母親的乳汁然後繼續甜睡。

  (難道春彥是看到那張照片才……滿以為丈夫死後可再過正常的日子,想不到兒子……真不知道是希望他繼續失憶還是……嗯……嗯!)

  繪裡子思潮起伏間火熱的肉棒已逐步推進入仍算緊窄的肛肉內及加快抽插的速度,那後方的擠迫逼壓著前方的層層滾珠,偏偏肉洞又給絲巾填塞著,彈珠只能在方寸之地互相摩擦遊滾,整個肉洞仿如給無數隻靈活的指頭騷擾著,陣陣的痠軟及密密的快感令母親一時忘了兒子所說的話,只想扭動下體去迎接那快樂的泉源。混亂間只看到兒子的眼神愈來愈淫邪及愈來愈……怎麼說呢?對!對了!

  就是那暴徒的眼神,一模一……

  「啊……!」

  寧靜的深夜,悠閒的夜晚,只有少許微風輕輕吹過,飄過了槭樹的樹枝帶動嫩葉的輕晃聲,對望的別墅房間偶而傳來女性的歡愉或哀鳴聲,還有……斷續的風鈴聲。

【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