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736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8-20 08:23:53

 在一輛寬敞的旅遊大巴上,一個靠窗的座位上正坐著一個容貌姣好的年輕的
女人。

  她年紀大概30歲上下,穿著白色T恤和一件粉色的短裙。

  文靜的鵝蛋臉上帶著些許憂鬱的神色,雪白的手腕支著下巴,一雙大眼睛正
有一搭沒一搭地看著窗外的風景。

  她的名字叫做馨茹,是一名中學教師。

  就在前不久,馨茹的老公被發現有婚外戀,負心的男人和她離了婚選擇了小
三。

  這件事情讓她大受打擊心情也一直很鬱悶。

  她有個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阿珍在一家旅行社做導遊。

  阿珍知道了她的事情之後就勸她出門旅遊散散心,平常很少旅遊的馨茹也不
知該去哪好,索性就把事情都交給了阿珍來安排。

  沒想到的是,阿珍給她安排的旅程是前往全球唯一的合法秀色國家——秀女
國,此刻馨茹的感覺可真的是上了賊船了。

  客車上坐著的大多是寫成雙成對的男女,像馨茹這樣孤身一人來旅行的可說
是極少數。

  在她前面的座位上坐著的是一對母子。

  母親名叫何春,年紀大概四十歲上下,身材很是豐滿,一雙大奶子幾乎要把
衣服都脹破了。

  她的兒子叫阿成,年齡似乎只有十七八,很是活潑開朗,還時不時地和馨茹
搭話。

  坐在她對面的是一對新婚夫婦,男的名叫王賀,女的名叫李青,一對標準的
俊男美女倒也十分般配。

  聽兩人說他們是來做新婚旅行的,兩人看起來也是十分親密,一路上經常摟
在一起說著些情話。

  馨茹看到他們甜蜜的樣子不禁想起了自己剛剛結婚的時候,想到那些傷心的
事她也只好轉頭向窗外去看風景。

  在客車的前端,導遊阿珍此刻正在熱情洋溢地向旅客們介紹著這次的行程,
「各位旅客朋友們,現在我們已經駛入了秀女國的領土。

  眾所周知,這裡是世界上唯一可以進行合法秀色的國家,也是廣大秀色愛好
者心中的天堂。

  每年都會有大量的遊客慕名來到這裡觀光,而專程到這裡來接受屠宰的女性
也不在少數。

  今年正是秀女國建國一百周年的重要日子,整個秀女國都在舉行著盛大的慶
祝活動,相信我們此番一定會不虛此行。

  客車預計一小時後就可以到達秀女國首都秀女城,大家可以先看一看沿路的
風景,說不定也會有不同尋常的發現呢。「

  阿珍話音剛落,坐在馨茹前排的阿成就興奮地叫道:「哎,真的哎,那邊路
邊上好像有人在賣女奴呢。」

  隨著阿成的聲音大家往車窗外望去,果然看到路邊有個男人用繩子牽著一個
赤身裸體的中年美婦,在他身旁似乎還有幾個人在討價還價。

  阿成拉著媽媽何春的胳膊說道:「媽媽,媽媽,你快看,那個女奴肥肥白白
的是不是長得很像你啊?」

  何春臉一紅說道:「女人到了媽這個年紀可不都是這個樣子,哪有什?像不
像的。」

  阿成又轉向馨茹說道:「漂亮姐姐,你說像不像?」

  那個在路邊被販賣的中年女奴容貌姣好體態豐盈,確實和何春有幾分相像。

  馨茹卻不好意思說像,只能微微一笑說道:「你這是心有所想,所以才會覺
得像的吧。」

  這下何春的臉更紅了,她一拍阿成的腦袋說道:「好啊,你這個小鬼還在打
媽媽的主意。」

  阿成嘻嘻一笑說道:「是啊,誰讓媽媽這?漂亮呢。」

  旅遊大巴上一時間一片歡笑,阿珍走過來做到馨茹旁邊說道:「怎?樣,這
次出來挺長見識的吧?」

  馨茹瞥了她一眼說道:「你還好意思說,我讓你替我安排一下怎?給我安排
到這樣的地方?」

  阿珍調皮地吐了吐舌頭說道:「你也是好不容易出來玩一玩,我當然得讓你
看點平常看不到的東西咯。」

  車上的遊客們這時也漸漸熟絡了起來,大家說說笑笑氣氛很是歡快。

  車窗外面的風景也變得越來越熱鬧,女畜的買賣也是越來越多。

  過了一陣子,客車駛進了一座城市,阿珍興高采烈地向大家宣佈道:「各位
遊客,現在我們的客車已經到達秀女國的首都秀女城,請大家準備好隨身的物品,
我們的秀色旅程就要正式開始了。」

  馨茹隨著旅行團一起下了車,只見秀女城中人來人往熱鬧非凡,街市上店鋪
林立而且十有八九都是和女畜以及秀色有關的生意。

  有的店鋪裡擺放著各種秀色宰殺用品,書店裡關於秀色烹調女畜屠宰的書籍
更是琳瑯滿目。

  街上更多的還是肉鋪,他們有的將一片從中間劈開半個女體像豬肉一樣擺在
肉案上切割,也有的在門口站著幾個活的肉畜供顧客挑選現場宰殺,還有的店鋪
將分割好的肉標上價格放在冷藏櫃裡由顧客自由挑選。

  馨茹看到一家肉鋪的櫥窗裡擺放著有用保鮮膜封在盒子裡的新鮮乳房,樣子
就和超市里的冷鮮肉差不多。

  還有的鋪子專門售賣美腿,他們將不同類型的美腿套上不同的襪子掛起來當
幌子。

  有的是套著肉色絲襪的肥美的熟女肉腿,有的是穿著黑絲線條優美的少婦肉
腿,有的是形狀纖細穿著棉襪看起來像是女學生的美腿,還有的則直接掛著更加
小巧細嫩的少女裸足。

  在街上有專門售賣肉畜的店鋪,也有的則是直接將自家養的肉畜牽到街上來
販賣。

  挑選肉畜的顧客們會牽著這些赤身裸體的女人到街上走一走檢查她們的步態,
揉捏她們的乳房來檢查肉質。

  然後掰開她們肥嫩的臀瓣檢查肛門和陰部的形狀和顏色是否漂亮,還有的客
人會和她們接吻甚至是性交來檢查她們的性技巧。

  整個過程就好像農村挑選牲口差不多,這些條件有一條缺陷都會成為顧客殺
價的口實。

  阿珍揮舞著小旗子一邊為大家引路一邊介紹著:「各位遊客朋友,現在我們
看到的就是秀女城中最繁華的一條商業街。

  大家可以看到這裡有很多關於秀色的商品甚至是活體的女畜,大家可以盡情
地選購,如果有喜歡的女畜大家也可以買下來。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由於在我們的國家奴隸是不合法的,所以如果大家購買了
女畜的話一定要記得在我們回程之前要宰殺掉。「

  那對新婚的夫妻王賀和李青也討論起了肉畜的話題,王賀說道:「老婆,如
果看到有漂亮的肉畜我們也買一只好不好?」

  李青撇了撇嘴有些撒嬌似的說道:「哼,你們這些男人就是好色。不過就算
是買了也只能給我當配菜。」

  王賀點了點頭說道:「那當然了,老婆在我心裡永遠是第一位的,主菜的位
置當然是留給老婆你了。」

  說著王賀在李青的臉上親了一口,兩人相視而笑。

  馨茹不禁有些疑惑地問道:「你說讓老婆做主菜,你是準備要把她吃掉嗎?」

  李青微微一笑糾正道:「不是他要把我吃掉,而是我要主動獻身的。」

  這下馨茹更加疑惑了,「可是你們不是才剛剛結婚嗎?為什?要把妻子吃掉
呢?難道不應該一起生活下去嗎?」

  李青和王賀互相對視了一眼都是會心一笑,仿佛馨茹正在大談什?謬論。

  李青走過來拉著馨茹的手說道:「每個人的觀念不同嘛,也許你覺得兩個人
在一起生活就是最好的,可我卻不這?認為。

  畢竟生活中有太多的意外,像疾病和災難,誰又能保證兩個人會永不分離呢?
與其把未來交給命運我更喜歡自己掌握,在衰老之前把自己最美的一面留給心愛
的人,和他永遠地融為一體,誰又能說這樣的結局不好呢?「

  說著李青又看了王賀一眼撅著小嘴繼續說道:「更何況這個家夥好色得不得
了,誰知道他會不會哪天突然變心了。」

  王賀哈哈一笑說道:「不會不會,男人好色也是人之常情,我確實好色不假,
不過老婆在我心裡永遠是第一位的,我對你的愛是不會變質的。」

  李青也是微微一笑,兩個人又繼續觀光去了。

  馨茹回味著李青方才的幾句話,心裡雖然覺得荒誕不經卻又有著幾分道理。

  她不禁又想起了那個背叛自己的男人,心想假如當初自己也被他吃掉的話事
情又會怎?樣呢?想到這裡,馨茹不禁打了個激靈然後狠命地搖了搖頭,暗自吃
驚自己為什?會有這樣危險的想法。

  這時王賀和李青似乎看中了街邊販賣的一隻女奴,夫妻兩個正在那個女奴身
上捏來捏起檢查肉質。

  那個女奴看上去像是個三十來歲的少婦,皮膚白皙身材曼妙。而且看起來像
是良家出身,對於大庭廣眾之下赤身露體被人當作肉畜摸來摸去顯得很是羞澀。

  只見她雙眼微閉,臉頰暈紅,一雙白嫩的玉手微微遮蔽著下體,幾根烏黑的
陰毛從她顫抖的指縫中露出。

  那一雙濕潤的紅唇仿佛沾著露水的玫瑰花一般嬌豔,隨著身體敏感處被捏弄
那雙紅唇還會微微顫抖,看上去說不出地惹人憐愛。

  王賀和李青都相中了這個女奴於是開口詢問價格,賣家自稱是這個女奴的丈
夫,價格倒是便宜的很,只要3000元秀女幣。

  這下王賀反而有些猶豫了,他有些懷疑地打量著女奴問道:「這?漂亮的女
奴賣得這?便宜,不會是有什?問題吧?」

  賣家一笑說道:「瞧您說的,我們這是自家飼養的肉畜,不騙人的。要說有
問題的話倒確實是有點小缺陷,就是這個肉畜在那個方面技術實在是太差,不然
我也不會把她賣掉了。

  嘿嘿,不過兩位既然是買來吃肉的那就完全沒有影響了。她是有肉畜許可證
的,品質方面絕對沒有問題。「

  「嗯,既然如此,那還是買下吧。」

  李青說道:「對了,這個女奴叫什?名字啊?」

  賣家回答道:「我們這裡女奴都是連名字都被剝奪的,兩位既然要買可以自
己給她取個名字。」

  「嘻嘻,這倒是挺有趣的,老公,你說給她取個什?名字好呢?」李青問道。

  王賀想了想說道:「嗯,要不就叫『阿菜』好了,反正是給老婆你做配菜用
的嘛。」

  「那好吧,就叫她阿菜好了。」

  李青說著從賣家手中接過了系在阿菜脖子上的繩子。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就像買一件很平常的東西一樣阿菜就被買下來了。

  馨茹注意到阿菜看到自己被懷疑有問題時一雙柳眉微微下垂神情仿佛有些失
落,而當王賀決定買下她之後,阿菜又有些羞澀的低下頭,鮮豔的嘴角似乎還微
微翹了翹。

  看來她對於自己將要被宰殺吃掉的結局並不害怕,反倒是還有些高興的樣子。

  王賀和李青還要再去買些紀念品,於是將阿菜暫時交給馨茹看管。

  馨茹看了看有些羞澀的阿菜問道:「阿菜,他們要把你宰殺吃掉,你不害怕
嗎?」

  阿菜回答道:「害怕是會有一點的,不過能被主人欣賞還是很開心的,就算
被吃掉也是阿菜的價值啊。」

  「那你老公把你賣掉你會恨他嗎?」馨茹又繼續問道。

  阿菜搖了搖頭說道:「不會的,既然他不喜歡阿菜就算留在他身邊也沒什?
意思。而且主人又很喜歡我,能被喜歡自己的主人吃掉我也是很榮幸的。」

  「沒錯,這就叫女為悅己者食,這也是秀女國的女性中很普遍的一種觀念。
只要吃到自己肉的人能夠滿意,那?肉畜也會很開心的。」

  本來一直在帶領遊客購物的阿珍不知何時已經回來了,她捧著一包小吃一邊
吧唧嘴一邊說道。

  馨茹看了看她手中的小包,只見裡面裝滿了一條條鮮嫩的肉條。

  阿珍把肉條遞給馨茹說道:「怎?樣,要不要嘗嘗?這是這裡的特色小吃乳
肉條。」

  馨茹搖了搖頭說道:「這,還是算了吧。吃女人肉的話總覺得怪怪的,感覺
像是在吃自己的肉一樣。」

  阿珍笑了笑說道:「沒關係,第一次都會覺得不適應的,但是試過之後你就
會迷上這種美食了。

  來,嘗嘗,嘗嘗吧,就當是品嘗當地的特色小吃嘛,出來旅遊一次哪能不吃
點特色的東西呢。來來來,難得我請客,你可不能不給面子哦。「

  阿珍不斷慫恿著馨茹,將那一小包乳肉條直接塞進了馨茹手裡。

  馨茹看著那些白嫩嫩油津津的肉條總覺得不忍心下口,但是架不住阿珍一直
勸說只好捏起一根肉條放進嘴裡。

  那柔軟滑膩的乳肉條又嫩又滑,一入口中就仿佛有了生命一般隨著舌頭的攪
拌來回滑動。

  馨茹咬住肉條輕輕一咬,一股香甜的肉汁就從肉條中噴濺了出來。

  那滋味肉香之中還帶著些乳汁的甘甜,簡直讓人欲罷不能。

  馨茹咀嚼著肉條不知不覺地就瞇起了眼睛一臉享受的神色,已經完全看不出
剛才抗拒的神色了。

  阿珍得意地說道:「嘿嘿,怎?樣,沒騙你吧?這種風味小吃可不是輕易能
夠嘗到的哦。」

  吃完了乳肉條阿珍又帶著馨茹在街上逛了逛,眼看時間快到中午了,旅行團
的成員們又陸陸續續回到了集合地點。

  阿珍大聲說道:「旅客朋友們,相信大家玩了這?久一定也都餓了吧。中午
我帶大家去吃秀女城最有名的全女宴怎?樣?」旅客們早就聽說了秀女國的全女
宴唯美絕倫,聽了阿珍的提議自然是無不贊同。

  本來不想吃人肉的馨茹在品嘗過乳肉條之後也對這滋味有些上癮,於是也默
默地選擇了贊成。

  一行人就在阿珍的帶領下興高采烈地向著全女宴進發了。

  天秀樓是秀女國最負盛名的秀色餐館,這裡也是幾乎所有來秀女國的旅行者
必到的地方。

  馨茹一行走進他們訂下的大型包廂,只見寬敞的包廂四壁都掛著描繪著秀色
的圖畫,包廂中間是一張又長又大的餐桌,顯然是用來擺放全女宴的席面的。

  在包廂的一頭是一處操作區,各種炊具和屠宰用具一應俱全,觀看美女被宰
殺和烹調的過程也是全女宴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

  這時包廂門一開,幾個廚師打扮的人走了進來,為首的主廚向大家鞠躬道:
「各位顧客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天秀樓用餐,今天大家的全女宴就由我們為大
家烹製。」

  遊客們自然是紛紛鼓掌歡迎,廚師又繼續說道:「我們天秀樓有一條慣例,
如果來用餐的食客中有人願意自願獻身的話,我們的全女宴可以只收半價,請問
大家是選用我們的肉畜還是有人獻身呢?」

  阿珍這時候也站出來鼓動大家道:「各位,大家難得來秀女國旅遊觀光,能
夠親身成為全女宴的主角也是難得的體驗,大家有沒有人願意獻身啊?」

  早就已經對自己的母親垂涎三尺的阿成此刻又在鼓動著母親何春獻身,而何
春看起來似乎還沒有下定決心,猶猶豫豫沒有立刻答應。

  這時李青牽著自己購買的肉畜阿菜站出來說道:「廚師先生,我可以獻身,
不過我還有個條件,就是能不能把這個女奴和我一起處決讓她成為我的配菜?」

  廚師點了點頭說道:「當然可以,那不知道這位小姐喜歡什?樣的處刑方式?」

  李青想了想說道:「那就選擇絞刑吧,最好讓我的丈夫和我一邊性交一邊將
我絞死。」

  「沒問題。」

  廚師答應一聲從操作區推出一台可移動的絞刑架。

  這時丈夫王賀又說道:「對了,廚師先生,我想把我妻子的頭保存帶走可以
嗎?」

  原來全女宴顧名思義就是要把美女全身的肉都做成美食不能浪費,所以王賀
才要事先說清楚。

  廚師回答道:「當然可以,我們這裡也提供防腐處理,至於人頭部分的菜就
用這個肉畜的頭來代替吧。」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李青脫掉了身上的衣服,為了配合丈夫的興趣她還特意
換上了一雙黑色的絲襪,有著一身皎白如雪的皮膚的她配上一雙黑色絲襪顯得尤
其性感。

  李青轉過身緩步走向絞刑架,只見她一頭瀑布一樣的秀髮披散在後背上,發
梢間隙間透出的雪白肌膚隨著她的步子若隱若現。

  每走一步兩片肥嫩的臀瓣都會跟著收縮一下,那輕微顫抖的嫩肉讓人看了都
禁不住想要撲上去咬一口。

  兩條渾圓的玉腿被黑色的絲襪緊緊包裹著,絲襪邊緣的蕾絲花邊在她瑩白的
大腿上勒出一條淺淺的肉痕,更顯得那兩條玉腿是如此的肥美。

  兩隻肥厚的嫩腳腳掌邁著輕緩的步子,圓潤的足跟在黑絲包裹下就像兩顆黑
珍珠一般誘人。

  李青每一步落下,圓潤的腳跟就會被壓扁,纖薄的絲襪下也會微微透出寫肌
膚的白色,仿佛黑珍珠上泛起的柔和光暈一般。

  看著李青像一位尊貴的公主一樣一步步走向絞刑台,在場的男人們無不是口
幹舌燥大吞口水,一個個胯下都不禁支起了小帳篷,連馨茹都不禁為她那優雅而
美麗的姿態著迷。

  王賀看著眾人為自己妻子所傾倒的樣子顯得十分自豪,一張臉上掩飾不住地
露出了笑容。

  而在場的女人們則免不了或多或少都有些嫉妒,心想此刻走向絞刑台的如果
是自己未必就會比李青差。阿成這時候也不禁搖晃著母親的手臂有些埋怨地說道:
「媽,你看你看,風頭都被搶走了。要是你剛剛願意獻身的話一定會更加迷人的。」

  何春也感到有些後悔於是說道:「唉,那是因為媽媽還沒有做好準備嘛。乖
兒子,等下次媽媽一定讓你得償所願。」

  這時李青已經走到了絞刑台前,王賀拉住絞索親手套在愛妻纖細的脖子上,
李青含情脈脈地看著丈夫說道說道:「老公,待會你要多多吃我的肉啊。」

  王賀也是點了點頭說道:「當然了,我會把你化進我的身體裡,我們就永遠
都不會分開了。」

  王賀說完按動了絞刑架的開關,套在李青脖子上的絞索一點點拉起收緊,李
青玲瓏有致的身體也被吊了起來。

  她白嫩的臉蛋上泛起一片紅霞,一雙絲襪美腿淩空亂踢,兩隻水汪汪的大眼
睛看著丈夫,櫻桃小口一張一合似乎要說什?卻又說不出。

  王賀明白她是在召喚自己幫她解除痛苦,於是掏出肉棒走上兩步輕輕摟住了
李青那不停顫抖的身體,雙手從背後握住她那兩片柔軟的臀瓣將她的雙腿分開,
碩大的龜頭在她那肥美多汁的鮑魚上滑動了兩下一挺身刺了進去。

  由於絞刑的窒息感造成的肌肉痙攣使得李青的陰道不停地收縮,那溫暖的肉
穴比起平時更是緊窄百倍,王賀剛一進入就爽得哦的一聲叫了出來。

  面對如此強烈的快感,王賀更是忍耐不住地瘋狂抽插了起來,連胯下的肉棒
比起平時都不禁脹大了一號。

  粗大的肉棒和層層疊疊的嫩肉摩擦著不斷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李青小巧玲
瓏的身體在王賀強力的撞擊下仿佛騎在馬背上一般一上一下地顛簸著,一對白嫩
的乳球更是像兩隻白鴿一樣上下翻飛。

  兩人激烈的性交也感染了在場的遊客們,他們熱血沸騰之下有的就忍不住拉
起自己的伴侶馬上親熱了起來。

  馨茹看到如此惹火的場景也覺得小腹裡面一陣火熱,一股股花蜜忍不住從胯
下的花瓣間流淌了出來。

  她趁著這時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王賀和李青的身上,自己悄悄退到
包廂的角落裡伸手到自己的短裙下一摸,沒想的自己的內褲都已經被浸濕了一片。

  手指所觸那柔軟的布料上面黏黏的滑滑的滿是自己的花蜜,只要稍稍一用力
就會觸到布料下麵那柔軟而敏感的嫩肉。

  那裡仿佛有魔力一般,讓馨茹的手指一碰到就不忍離去。

  她用手指在自己胯下最敏感的地方一下下畫著圓圈,潔白的貝齒緊緊咬住下
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只有那越來越粗重的鼻息證明著她的興奮。

  這時王賀與李青的絞刑性交已經到達了緊要的關頭。懸掛在絞索上的美人身
體像是觸電般一陣痙攣,兩條黑絲美腿猛力地向下踢去,彎彎的足弓緊緊地繃直,
嫩筍般的足尖仿佛要將那層纖薄的絲襪頂破一般死命地向下方伸直。

  王賀感覺到妻子下身的嫩肉一陣不同尋常的劇烈收縮知道妻子的最後關頭就
要來了,他一張口咬住妻子一隻粉嫩的乳頭一邊用牙齒來回地噬咬一邊加大力度
在那緊窄的桃源洞中抽插。

  李青仿佛也感受到了丈夫的熱情,猛然間她雪白的身體一陣顫抖,嬌美的臉
龐向上揚起,被絞索勒緊的喉嚨中發出一串咯咯地鳴叫。

  兩條修長的美腿像是跳躍的青蛙一樣突地向下一蹬,一股淡黃色的尿液從她
的胯下直噴了出來。

  與此同時王賀也是感受到下體仿佛被幾百張小嘴同時含住吮吸一般的強烈快
感,他終於也是低吼一聲將一股股灼熱的精液射入了妻子的體內。

  躲在角落的馨茹看到如此熱烈的場景也是突然覺得小腹裡面仿佛開了鍋一樣
地一陣熱氣亂冒,藏在裙子裡的手指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撥弄的節奏。

  頃刻間一股香甜的花蜜仿佛奔騰的洪水一般從她的胯下噴湧而出,馨茹死命
地咬住了嘴唇沒有叫出聲音。

  而隨著頭腦一陣缺氧般的眩暈,馨茹那柔軟的身體也是一下子軟倒在了身旁
的沙發上。

  高潮過後,包廂裡的氣氛也開始逐漸冷卻了下來,馨茹也藉口上廁所跑去換
掉了弄髒的內褲。

  當她回來的時候李青的身體已經從絞刑架上摘了下來,她那潔白的身體仿佛
一尊白玉雕成的美人像,除了脖子上一條淡淡的縊痕之外完全看不出有什?異樣。

  那張俊俏的臉上還定格著高潮時的春情無限的表情,看著她美麗的豔屍平躺
在案板上就好像一個剛剛和丈夫共度春宵的美人正在熟睡中一般。

  遊客們看著李青那美麗的豔屍都不禁吞了吞口水,連馨茹也覺得死掉的李青
有一種別樣的美感!

  這時幾個廚師過來將她的身體清洗了一番然後由主廚動手開始進行肢解。

  他先是用一把斧頭一下砍斷了李青的脖子,將那顆還帶著高潮餘韻的美人頭
交給服務員拿去做防腐處理。

  而後又用一把尖刀破開李青的肚子,將那些內臟分別摘下放進不同的容器清
洗,而李青的子宮和陰道則被單獨放在了一個裝滿了碎冰的精緻盤子裡。

  接著他又將尖刀從李青的肩頭刺入,刀刃沿著關節的走形轉了一圈將肩部的
皮肉和韌帶全部切斷,然後一手抓住她纖細的手臂輕輕一扭,只聽咯吱一聲,一
條白嫩的手臂就被分拆了下來。

  廚師又用同樣的方法割斷了她另一條手臂和一雙絲襪美腿,而後又割下了她
那一對肥美的乳房,對李青身體的分拆就算是完成了,李青也徹底由一個人變成
了一堆食材。

  在助手們繼續清洗著食材的同時,廚師又將阿菜牽了過來。

  作為肉畜的她並沒有選擇死法的權利,而是直接被放到案板上像殺魚一樣剖
開肚皮將內臟全部去除掉,而後將身體拿去清洗了。

  接下來操作區裡就是一片煎炒烹炸,幾個廚師忙前忙後鍋碗瓢盆響個不停倒
也是熱鬧非凡。廚師們一陣忙前忙後終於做好了全女宴,一道道用李青的身體做
成的美味佳餚被端上了餐桌。

  長圓形的餐桌上用李青身體不同部位做成的菜肴也被細心地排列好,大致將
她們擺放成一個人體的形狀。

  首先被端上來的是兩條絲襪美腿,一條是用炭火燒烤得皮酥骨脆的「炭烤美
腿」,另一條則是用配料細心醃制過後再蒸熟的「清蒸玉腿」。

  接下來擺上餐桌的則是李青那肥美的屁股,那桃子形的臀部一如生前那般美
麗,擺在餐桌上微微向上翹起仿佛還在等待著丈夫的插入。

  李青那一整個潔白的臀部用奶湯煮過之後不但變得更加潔白而且香氣撲鼻,
可以說是色香味俱全。

  李青的軀幹部分也被做成了不同的菜肴,有清蒸五花肉,有炭燒排骨,滑溜
裡脊。

  內臟部分也被做成了溜肥腸,炒肺片,溜肝尖,爆炒肥腰等各種炒菜。

  然而最引人注目的還是李青那一對肥嫩的乳房,兩片肥嫩的乳肉被分別擺放
在兩個精緻的盤子裡。

  一隻乳房被放進油鍋裡煎成了金黃色的油煎肥乳,另一隻則被做成了顏色如
紅寶石般誘人的紅燒嫩乳。

  一對乳房一個金黃一個赤紅,排列在一起耀眼奪目絲毫不遜色於她們還長在
一起時的樣子。

  李青的一雙手臂也被塗抹上蜂蜜拿去燒烤成了金黃的顏色,擺在乳房的兩側
散發著誘人的甜香。

  最後被擺上來的是用來代替李青頭顱的阿菜的頭顱。

  廚師用一把鋸子將阿菜的頭蓋骨打開,露出了那比起乳房還要白嫩的腦子。

  廚師將一勺熱油倒在阿菜的腦子上只聽哧啦一聲香氣四溢,全女宴就算是完
成了。

  當然,還有作為配菜的阿菜的身體,她那無頭無頭的身體仰臥在一個巨大的
湯盆裡。

  湯盆中是一鍋清香的美人湯,阿菜的身體在乳白色的湯汁中若隱若現,仿佛
一個正在沐浴的美人一般。

  就在大家準備要享用美食的時候,廚師又端上了一個精緻的小碟子,裡面裝
著被細細切開的子宮和陰道,以及李青那被完整割下的粉嫩陰戶。

  廚師將這盤精緻的刺身交給王賀說道:「這是用您妻子最寶貴的部分做成的
刺身,就把她交給您親自來分配吧。」

  王賀接過李青的刺身夾起一片粉紅色的子宮放入口中細細地咀嚼,但覺的入
口滑嫩滋味鮮美,忍不住一連又吃了幾片這才說道:「啊,好老婆,想不到你的
嫩穴不但插起來爽,吃起來也是這?美味啊。

  各位,這?好吃的東西也請大家一起來品嘗吧,不過老婆的陰戶我要自己先
吃掉了,哈哈。「

  說著一邊夾起李青的陰戶放入口中咀嚼一邊將那盤刺身也放到了餐桌上。

  這下午餐才算是正式開始,旅行團的成員們紛紛湊到餐桌前享用起了李青的
身體。

  他們有的切下一片乳房品嘗,有的割下一塊肥臀大嚼。

  王賀則直接將愛妻的一隻炭烤嫩蹄和一隻清蒸玉足割下拿到一邊去細細地品
嘗了。

  馨茹本來還有些不好意思,不過一來確實也很餓了,二來之前也吃過了乳肉
條,所以還是上前和遊客們一起吃了起來。

  最開始她只是從李青的清蒸玉腿上切下一小塊嫩肉放入口中咀嚼,那清香的
滋味和肥嫩的口感實在是讓她回味無窮。於是馨茹忍不住又將李青的身體一件挨
一件地品嘗了起來,只覺得每一道菜都是難得的美味,讓她不知不覺陶醉在其中。

  吃了一陣,馨茹也差不多吃飽了,回過神來的她看到那些忘情的遊客們一個
個捧著李青的身體大嚼的樣子不禁後退了兩步,心想難道自己剛才也是這幅樣子?

  這時一隻手拍了拍她的肩頭,馨茹回頭一看只見阿珍正笑吟吟地看著自己。

  「放心吧,你剛才的吃相比他們文雅多了。嘻嘻。」看穿了馨茹心思的阿珍
湊到她耳邊低聲說道。

  「去你的。」馨茹臉一紅輕輕退了阿珍一下。

  阿珍又笑嘻嘻地從身後拿出一個小餐盤,只見上面放著幾片鮮嫩的刺身。

  那些刺身顏色粉嫩,一面光滑平整,而另一面則是些遍佈皺褶水津津的嫩肉。

  馨茹看著臉上不禁又是一紅,那些肉片分明是來自李青陰道的嫩肉。

  阿珍一邊用手指捏起一條嫩肉放入口中咯吱咯吱地咀嚼著一邊將小餐盤交給
馨茹說道:「嘗嘗啊,這是我特意給你留的,要不然早就被搶光了。」

  馨茹也捏起一條陰肉放入口中咀嚼,那鮮美的味道讓她嘴裡不停地分泌唾液,
連舌頭仿佛都要被融化了一般。

  馨茹也不禁一臉陶醉地說道:「真好吃啊,完全想不到這會是,是那裡的肉。」

  阿珍笑了笑又湊到她耳邊說道:「你那裡的肉一定比她的更加水嫩,剛才你
躲在後面做的事我可都看到了,你水可真多呢。嘻嘻。」

  馨茹沒想到自己躲起來手淫的事竟然被發現了,一張小臉一下紅到了脖根。

  不過好在兩人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被她發現了醜事也不過讓她們再嬉鬧一
番罷了。

  等旅行團的遊客酒足飯飽之後,餐桌上的李青就只剩下了一塊塊白玉般的骨
頭。

  這時廚師捧著一個精緻的禮盒交給王賀說道:「先生,這是您妻子的頭,我
們為她做了免費的防腐處理,請您收好。」

  王賀打開禮盒一看,只見李青的長髮已經被梳得整整齊齊,一張臉還保持著
被絞死時的快美神情。

  而且臉上還畫了淡淡的妝,粉面紅唇看上去就像活著一樣。

  王賀高興地捧起人頭說道:「太好了,老婆,我要把你擺在床頭上,每天早
上一睜眼就要看到你這個幸福的樣子。」

  吃過了午飯阿珍又帶領著旅行團繼續出發,下一站是秀女國的秀色博物館。

  來到秀色博物館,只見門口立著一座漢白玉的雕像,雕刻的是一個豐腴的貴
婦被串在長桿上燒烤的情景。

  那個貴婦雕刻得極為細緻,蛾眉鳳目容貌端麗連頭上一根根的髮絲都被清晰
地刻畫了出來。

  那雕刻的石料也選得十分考究,貴婦的肌膚顯得潔白細膩,雖然明知是雕像
也會讓人有撲上去咬一口的沖動。

  阿珍走到雕像前為大家講解道:「各位遊客,這個就是秀色博物館的標誌性
建築——穿刺女王像。

  雕像描繪的是一百年前這裡的居民推翻暴君統治時的場景,這個被穿刺燒烤
的貴婦就是當年的女王,居民們將她穿刺烤食之後才建立的今天的秀女國。「哦,
原來是這樣啊。」

  遊客們紛紛感歎著雕像的精美,也不禁想像著當年被烤熟的女王該有多?美
味。

  阿珍看到大家紛紛沈浸在想像中於是又搖晃著小旗子說道:「好了遊客朋友
們,我們一起進博物館去參觀吧,當年穿刺女王的那根穿刺桿現在還保留在博物
館裡,我們一起去看看好不好?」

  「好啊好啊,去看看。」

  於是阿珍又帶領著遊客們向博物館裡面走去。

  在博物館中陳列著各種各樣的秀色用品,從屠宰用的刀斧繩索到烹調用的大
鍋和烤架應有盡有而且每一件都有著不尋常的來歷。

  阿珍就一樣接一樣地為大家講解讓遊客們大開眼界,而博物館裡陳列的一些
以假亂真的秀色蠟像更是讓大家饞涎欲滴,不知不覺就都覺得有些餓了。

  旅行團繼續前進來到一間寬敞的大廳,這裡是專門陳列一百年前開國時的許
多有紀念意義的物品。

  大廳的壁畫上也描繪著一百年前燒烤女王時的場景,那個穿刺女王的穿刺桿
和烤架就擺放在大廳中央的一個玻璃櫃子裡。

  當旅行團進來的時候卻見到幾個博物館的工作人員正將那個烤肉架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