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經驗故事]

伴

[複製連接]
查看: 45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理都懂
Crawler | 2016-9-3 21:14:38


我們都寂寞。

所以那個夜我們很自然的見面相擁然後上床。

即使身體被如此陌生的人觸碰,

腦海裡勾勒的全是他的溫柔,

我猜眼前這個連朋友都稱不上的男人,

射的時候心裡也想著留不住的她。



我們沈默的躺在床上,

我終於鼓起勇氣開口。

「嗯我覺得你該走了。」

我不想醒來後身邊躺著誰,

也不想再留下誰的氣味。

他點點頭起身走到床沿,

精壯的身體有著恰如其分的肌肉線條,

一雙修長的腿加上好看的手指,

不得不承認他很迷人,非常對我的味。

看著他俐落的撿起衣物然後穿上,

我嘆了口氣翻過身試著入眠。


「我可以再來嗎?」


他有一副溫柔性感的嗓音,

讓我想起我最愛的韋禮安,

但我其實為此感到有些生氣,

因為我不知道要怎麼拒絕這一切都如此吸引我的人。

儘管吸引,我卻不能也無法動心,

越迷人的,越是致命。


「嗯。」我悶悶的發出單音,

高潮過後的空虛席捲而來,我不想有人在一旁陪伴我的脆弱。


他輕輕的關上門。

我鬆了口氣,

眼淚卻這麼掉了出來。


這一切荒謬卻令人無法自拔。

如果我在他身上可以得到一分歡愉,

就能暫時掩埋一分悲傷,

我們都是彼此的替代品,

可是清醒過後總有更寂寞的情緒,

只好像毒品一樣,

發作就尋歡暫時壓抑。



於是他幾乎天天出現在我眼前,

一開始我們只是沈默的做愛,

欣賞彼此的軀體,

交流為了取悅曾經的最愛的床技。

他欣賞我的配合,

而我則純粹耽溺他好聽的嗓音,

有一天我開口要求,

後來唱歌哄我就變成例行公事,

作為回報我開始讓他在我身邊過夜。




醒來我們會尷尬的一起吃早餐,

然後道別。


接著他開始要求我下班後陪他吃晚餐,

從餐廳到小吃店,

愛吃的他不管多遠永遠興奮的神情真的令人啼笑皆非。


算了,反正我也需要人陪。


晚餐後會很自然的回到我的住處,

我們偶爾不做愛,

只是吃飯聊天然後一起睡。



而我們彼此都知道,

心裡還是住著不肯提的誰。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那天他沒有出現,

以我們的協議不必解釋不必知會,

我們就只是因為寂寞湊在一起的伴,

因為害怕糾纏,所以不想牽絆。


可是他傳來簡訊:

「我病了,妳一個人要記得吃飯,巷口那家乾麵不錯,不加味精的,懶得走遠就試試。

  等我好了再去找妳。」


我坐在床上瞪著手機,

覺得有點生氣。

氣這封簡訊是不是太過多餘。

一小時後我提著乾麵跟粥按著陌生的門鈴。

半晌門緩緩打開,

我看見他病懨懨的臉卻像看到鬼一樣瞪大眼。

我鑽過他溜進門,

一股屬於男性的清香瀰漫他乾淨整潔的房間,

心中的火燒得更旺,

我討厭他又多了一項優點。


「妳怎麼來了?」我自動坐定沙發,他仍一臉驚訝的在我身旁坐下。

「怕你病死,沒有人帶我去吃美食。」

我將稀飯遞到他眼前,

「這個也很好吃,不加味精的。」

我聽到他笑了起來,

但此時此刻我一點都不想看到他的笑臉。


他接過稀飯又放回桌上,

我�頭瞪他,

卻迎上他的熾熱的目光。


「你幹嘛!」

我生氣的盯著他。

然後他吻了上來,

透過他的唇可以感覺到他偏高的體溫,

是不是在發燒?

我思考著來的路上哪裡有醫院,

一邊漫不經心的回應他的吻。

他輕咬了我的下唇,我看見他責怪的眼神。

他狀似憤怒的站起身,

下一秒我被抱起騰空然後跌落在柔軟的床上。

「妳不該在這個時候想他。」



「蛤?」

他沒多作解釋,

高大的身軀壓制住我,

狂亂的侵略我的唇舌,

我的上衣迅速散落在床邊。

這個病人怎麼比平常還衝動的感覺?

我茫然的接收他的慾火,

平常總是溫柔的他此刻像是另一個人,

還是當了這麼久的床伴,

我其實沒認識過他?



「不準想他。」

他重申,牙齒懲罰似的咬著我的乳尖,

我輕叫出聲,感覺到他的蓬勃更加興奮。

他修長的指比平常粗暴一些的搓揉著我敏感的頂端,

確認我濕潤了以後他碩大的肉棒便長驅直入,

我吃痛的皺眉,

他卻絲毫沒有放輕力道的打算,

每一下都撞擊深處,

陌生的快感卻征服了我,

我很快的習慣他的野蠻,

趨於配合的身體也感到陣陣酥麻。

「舒服嗎?」他啞著嗓問,

我只能無力的點頭,

他滿意的將我翻過身扶著我的腰又是一陣衝刺,

在我癱軟求饒前他突然開口:

「以後妳只能想我。」

然後狂暴的將我們推上巔峰。



「粥涼了。」

我躺在他結實的胸膛上,

一邊等待情慾退潮。



「妳很白目。」

「為什麼?」

「妳該擔心的不是這個。」

「那是什麼?」

「我喜歡上妳了。」

「噢。」我點點頭表示收到了。

「妳真的很白目。」他將我抓進懷裡又是一陣狂吻,

然後我的眼淚掉了出來,

他嚇得放開我,擁我入懷。


「別哭了,對不起,是我不好。」

他慌張的撫著我。

「我只是在想你該去哪看醫生。」

我哭得鼻涕都快流出來,

我現在一定很醜,

我將臉埋得更深,

一邊用眼淚磨蹭他結實的肌肉。


「妳從剛剛都在想這個?」

我點點頭,故意用鼻尖在他乳頭上劃過。

「妳不是在想他嗎?」他的語氣仍不可置信,我報復的咬了他的乳頭。

「你不能來,可是我想見你。

我不想一個人吃飯,不想一個人睡覺。

我不想以為自己還想著他,

卻滿腦子都是你。

可是說好不糾纏,我們只是床伴。」


「我們是雷雷好夥伴。」

「我又不怕打雷!」

他笑得胸膛瘋狂抽動,

我生氣的揍了他一拳。

「有人跟我說,

千萬不要愛上床伴,

絕不會有好下場。」


每個人都說,愛上炮友很傻,我也很怕。


「那些談戀愛,卻像床伴的有比較好嗎?更何況我不只把妳當床伴。」

他一派輕鬆的回答。

「喝酒的伴一起看電影的伴早午晚餐的那個伴,

唱k的伴一起旅行的伴聽懂我笑話的伴,

我的生活只差了妳就美滿。」

他對著我哼起了丁噹的伴。

「所以我們現在到底怎麼辦?」我哭著問他。

「不做愛,只作伴啊。」他笑著吻了我。


「蛤不行,我也喜歡跟你做愛啊!」我急得鼻涕都流了出來。

他拿衛生紙替我擦去鼻涕,

一臉得意:

「那妳要當我一輩子的雷雷夥伴。」


「那你真的喜歡我嗎?」

「不喜歡啊。」




「我愛妳。」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