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27 14:03:24

“干你娘!”老柳在心里含淚咆哮,“無良奸商!老子要的是迷奸藥!
  你他媽賣給我興奮劑!丟你老母!……”
  璐瑤並不知道老柳胸中的波瀾壯闊,她的身體正變得奇怪,就像有一根調皮的羽毛,在她敏感的肌膚上遊走輕搔,不斷挑引著她的欲望。
  璐瑤忍不住雙腿交疊,水晶絲襪包裹的修長玉腿輕輕摩擦:
  怎麽回事?
  突然好想要……
  她想集中精力打牌,但毫無征兆猛烈勃發的性欲如同火山爆發,一發不可收拾。
  璐瑤忍不住把領口的扣子又松脫了一個,她覺得乳房酥酥的,仿佛加了酵母的上好白面,滿滿飽漲起來,乳頭上豐富的神經末梢全部甦醒,將串串麻癢傳入她的脊髓。
  嗚……
  璐瑤的心在呻吟:
  想要啊……
  璐瑤水潤的眼波不時飛向老柳。
  她望著老柳粗壯的脖子,古銅色的肌膚,想象著衣服下他尚不顯松弛的肌肉……
  璐瑤覺得今天晚上的老柳魅力四射,超級性感,她忍不住偷偷舔了舔嘴唇。
  璐瑤的嗅覺變得異常的敏感,老柳身上男人的味道是那麽的好聞。
  他簡直就像一只發情期的雄蟋蟀,散發著強烈催情氣味,誘惑著自己去和他交配……
  璐瑤感覺陰道里有千百只螞蟻在爬,膣道內的粘膜在微微的抽搐。
  一定很濕了……
  璐瑤心中發出了哀鳴,我這是怎麽了,我快忍不住了。
  若不是婆婆就坐在旁邊,璐瑤恨不得閉上眼睛歪躺倒老柳懷里去,任他在自己身上爲所欲爲。
  正在這時,她的腳被人輕輕的碰了一下。
  璐瑤一愣,那只腳又輕輕的碰過來,略一試探,就即刻退縮。
  等那只腳第三次碰到她的腳背時,璐瑤心里偷笑起來,知情達趣的男人,不管多大年紀都是可愛的。
  可是那只偷腥的腳分明還缺少一些勇氣,因爲璐瑤正想輕輕給他一些回應,它就又惶惶的逃開了。
  璐瑤妩媚而嗔怪的看了老柳一眼,他分明察覺到了自己的目光,有些愕然的望了過來。
  璐瑤心跳得劇烈,突然調皮起來,她咬著嘴唇,輕輕踢脫了高跟鞋,柔美玲珑的腳掌被黑色水晶絲襪包裹著,慢慢伸了出去……
  “日你先人……操你姥姥……”老柳每打出一張牌,就在心里問候一句成人店的瘦子,“干你十八代……嗯?”他渾身一震,感覺到一只溫暖柔軟的腳,正無比暧昧的輕輕摩擦著自己的胫骨,仿佛還嫌不滿足似的,另一只腳也緊接著伸了過來,勾人的踩在自己的膝蓋上。
  老柳愕然的�起頭,正好看到璐瑤含情脈脈的目光。
  璐瑤看到老柳目瞪口呆的樣子,覺得他可愛極了。
  她忍住笑,骨子里的野性迸發出來,覺得自己此刻膽子比天還大,璐瑤沒有太多猶豫,絲滑的腳掌就順著老柳大腿摩挲而上……
  咦!
  璐瑤猛吃了一驚,他的腿上還有一只腳?!
  兩只腳互相碰到的一刹那,婆媳二人就象同時被電流擊中,驚慌失措。
  只聽騰的一聲巨響,不知是誰倉皇縮腳,把牌桌撞得幾乎翻了過來。
  老柳弄不清楚狀況,慌忙雙手扶住,正要詢問,只見王老太“嗖”的一下站起,將手上的撲克一甩,狠狠剜了璐瑤一眼,氣鼓鼓說道:“我累了,想睡覺了,不玩了!”
  璐瑤的臉就象一塊大紅布,也把牌一丟,聲音有些顫抖:“我也累了,睡吧!”
  兩個女人埋著頭,誰也不看誰,逃也似的各回各屋,留下一個欲火焚身的老柳莫名其妙的坐在桌子前。
  就……
  這樣失敗了?
  馬上就要吃到嘴里的阿嬌,就這麽輕輕逃開了?
  靖康恥,猶未雪!
  雞巴恨,何時滅?
  老柳身子哆嗦著,心在滴血!
  苦苦計劃,精密實施的計劃,難道就要因爲一包假迷魂藥付之東流?
  不!
  心在吼,血在燒,老柳在咆哮!
  偉爺的強大藥性讓老柳雞巴鐵硬的同時,也激起了他大老爺們的彪悍獸性。
  老柳低垂著頭,他的雙拳緊握,那年邁身軀如受風寒一般顫抖著。
  突然,他猛一下�起頭來,只見那充滿皺紋的雙眼變得血紅,滿臉的凶狠,端的是無比猙獰!
  他吱吱呀呀地磨著牙齒,在心里嘿嘿冷笑:“小嬌嬌……你是逃不出我手心的!”
  璐瑤正坐在床上,渾身滾燙,在濃濃的春情中受著煎熬。
  她感覺自己慢慢陷入了瘋狂,她的雙手胡亂的撫摸著自己的身軀,卻是難以壓抑那股難言而火熱的沖動,整個身子就象在燃燒一般!
  璐瑤用整齊潔白的貝齒輕咬著櫻唇,秀眉緊蹙,在凝重的呼吸中,那纖細的手兒快速地從床下拿出了一個精巧的盒子,然后迫不及待將之打開,豁然是那根假雞巴……
  老柳攝手攝腳地走過去,趴在門上,側耳細聽。
  他身子一震,聽到了房內傳出的聲音。
  “嗚……嗚……”正是他偷聽了數個晚上的熟悉呻吟。
  阿嬌果然醒著?
  這藥果然是假的!
  怎麽辦?
  放棄?
  還是沖進去?
  他劇烈的喘著氣,強烈的犯罪感突然使他有些害怕。
  老柳轉身沖進洗手間,捧著水擦了擦臉。
  可是冰冷的水也不能澆滅他心中熊熊的欲火,老柳�起頭,鏡子中的他表情扭曲,雙眼血紅,宛如惡魔……
  “不管了,就算強奸今晚也一定要成就好事。”冷水的冰涼和那雞巴的火熱如冰火九重天一般煎熬著老柳的心,促使他一步步走向深淵!
  阿嬌剛才倉皇進門,並沒有聽到她反鎖。
  正可謂機不可失,失不再來,老柳不再猶豫,立刻掏出鑰匙,打開了門。
  果然!
  阿嬌被藥力所迫已脫去了褲子,手指正在摩擦著自己的秘密花園。
  老柳的突然闖入,阿嬌嚇得大叫了一聲。
  老柳一個箭步撲上去,緊緊抱緊那具他朝思暮想的胴體:“阿嬌!我想死你了!”他深情地表白著,手帶著些粗暴和專橫,撕扯著女人的衣服。
  “你……你干什麽……嗚……”雖然剛才性欲高漲的時候,確實幻想過和老柳做愛,但這樣突然的被他襲擊,將自己的淫欲和私密曝光在他眼前,女人天生的羞恥心還是讓她劇烈掙扎起來。
  然而她弱小的嬌軀一下就被老柳強健的身體壓實,男人熾熱的鼻息噴打在她的臉上,他火熱的嘴唇已經親上了她的耳垂,吐露著甜蜜的情話:“阿嬌,我好想你!你知不知道?
  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被你迷死了!
  你是我的女神,我的摯愛!
  我再也忍受不了感情的煎熬了,我再也不做愛情的逃兵了!今天,就讓我們激烈而又纏綿地結合吧!”
  哦……
  阿嬌的心都在顫抖,她沒想到看似木讷的老柳居然比流行電視劇里的男豬腳還要浪漫,他還把自己叫做“阿嬌”,這樣的男人……
  太少見了……
  春藥的炙烤,男人的壓迫,情話的撩撥……
  這一切如同海嘯,卷去了阿嬌心里那冰冷高築的堤壩,可是最后一絲清明,讓她在呻吟中不至于崩潰:
  “老柳……不要這樣……
  我們不能這樣……她會聽到的……”
  老柳舌頭舔著她的耳垂,他已經將阿嬌的上衣撕開了,青筋虬突的手正撫摸著她干癟的乳房,那曾經豐滿白皙的乳峰,被時光變成兩個漏了的米袋子,垮垮地垂到她的肚臍上,兩只乳頭如風干的葡萄干,恹恹地抽縮著……
  果然,只有這成熟至極的女體,才能撩起了老柳無窮的欲望。
  他拼命勾下頭,在阿嬌的肚臍邊上,終于噙住了那紫黑萎縮的乳頭,一邊吧嗒,一邊含糊不清地說道:“別……擔心,我的寶貝兒……
  我……我給她用了些藥,她醒不過來……”
  乳頭上的感覺好奇怪……
  並不象年輕時那樣敏感,快感如同隔著毛玻璃,朦朦胧胧的並不真切,卻依然有一種形容不出的奇妙,就象隔靴搔癢,越是搔就越是癢……
  “啊……”阿嬌發出如少女一般的嬌吟聲,臉上的皺紋如同雛菊綻放,每一道歲月的痕迹中,都流露出風情和快美。
  她干瘦的手伸進老柳的頭發,吟哦著:“老柳……老柳,你混蛋!
  你一定給我也吃了藥!
  啊……你混蛋……”
  她本來應該滿懷怒意,應該狠狠一腳把他踢下床去,可是這老婦就像一塊風干的年糕,表面上冷硬如石,一旦對上老柳烈日般熾熱的情欲,終究軟成了一灘泥……
  “老畜生……你輕些啊……
  我多少年都……
  沒有了……
  別太用力……你是混蛋……”“我是混蛋!”老柳掌心布滿了裂縫,盡量溫柔的撫摸著她,老繭拂過皺紋,仿佛春風吹過柔草,發出沙沙的輕微聲,“但你是我的女神,你是來拯救我這個混蛋的女神……”“我一直以爲你對璐瑤不懷好意,沒想到你這麽變態……”“人世間有百媚千紅,我卻獨愛你的這一種……”“嗚……不要對我……
  這麽文藝……
  人家會受不了的……嗯……”“多少人曾愛慕你年輕時的容顔,可是只有我能承受歲月無情的變遷……”“混蛋啊!混蛋……
  來……親親我……”
  阿嬌�起頭,臉上出現兩團嫣紅,微縮的嘴唇張開,象少女一般羞澀的笑了,露出紅紅的牙床和遙遙欲墜的殘根。
  太極品了!
  老柳心中贊歎了一聲,情難遏制,嘴唇緊緊的貼了上去。
  兩人火熱的擁吻著,身體不斷扭動,就像兩條老蛇,蛻皮般將一件件衣服脫去。
  干癟的胴體緊緊絞纏,皲松的皮膚如砂紙般互相研磨,蒼白的皮屑似落英缤紛,簌簌掉在床上。
  老年人身上特有的那種體味刺激著老柳的鼻腔粘膜,這味道比蘭重,比麝濃,讓人想起春天里剛施過肥的田野,飄飄縷縷凝而不散,直透入鼻竅,又化作電流,一直竄到老柳勃挺的龜頭尖上。
  “寶貝……”老柳呻吟著,他的手一下探進了王老太的腿間。
  “叫……叫我菜花……”王老太嬌羞無限。
  “菜花……你的名字真的好美!充滿了詩情畫意,讓我陶醉……”“真的麽?好高興呀……”王老太三角眼里蕩漾著渾濁的愛意,若不是她有點白內障,真可以稱得上美目眇兮。
  忽然間,她干瘦的身子顫抖起來,上臂松搭搭的肉甩動著,雞爪般的手緊緊抓住老柳的臂膀,螓首亂舞,一頭白發飄散:“不要……不要摸那里……你手洗過沒有?”
  老柳師從加藤鷹,黃金手指頗有技巧的撫摸著王老太的陰戶,上面白毛散亂,看起來就像一個發了黴的干癟饅頭。
  王老太當年床第之事前,尚要背誦毛主席語錄,哪里領教過老柳這一番與時俱進的奇技淫巧?
  她兩眼翻白,血壓升高,咿呀不絕。
  看著心中的美人在自己的挑逗下宛轉承歡,老柳愈發老骥伏枥,手指如同爲老井挖泥,更加的賣力。
  王老太陰唇已經有些萎縮了,沈澱著暗褐色老年斑,在他劇烈刺激下,竟依稀有了血色,象暮春里開殘了的花瓣,隨著老柳的動作顫抖著。
  濃密粘稠且帶著點淺淺黃綠色的淫液濡滿了老頭的手指,看起來就象戴上了一個泛著汙濁白泡的指環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3140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