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1067415739
侯爵 | 2016-8-28 12:45:21

剛剛就是,她剛剛下班回家,我看到她,那對即將蹦出衣服外面的巨胸,當下就忍不住啦,然后就脫光她的衣服,拖上床,插進去,然后就做愛啦,后來當然就射啰,然后她就去洗澡啦。靠!又丟罐子上來是怎樣!
  什麽啦?要聽細節?我講的太隨便,太簡短?馬的,你們這一群色胚!好啦好啦,看在老子今天心情不錯,就把閨中密事說給你們聽吧。若芷之前曾經當過空姐,是飛國際線的。后來,結婚后,我嫌她的工作太不正常,彼此間相處時間太不固定,后來,在她自己也考慮過之后,才決定辭職不干。后來,以她流利的外語能力,很快的便被一間外商公司給雇用,請她當總經理的秘書兼翻譯。
  之前說過,若芷是中法混血,因爲她父親的關系,她會說流利的法語,再加上她本身就是外文系出身的,英文底子非常雄厚,然后她大學時又副修德語、自修日語,這加一加,她總共就會了四種外語,這樣的人才,當然是不愁找不到工作的。她的工作非常輕松,不只準時下班,常常甚至是提早下班都有,反正總經理先離開公司,又沒有外國客戶,需要她接待翻譯的時候,她要下班,其他人也不敢說什麽,誰敢得罪這個總經理前的大紅人阿。
  今天,難得的,我比她早下班,回到家。好吧,其實,是今天公司客戶的系統出了問題,我被派去支援維修,那問題其實不大,兩三下就搞定了,我后來偷懶,就不回公司,直接回家了。反正,今天,若芷回到家的時候,我正在房間內,上著網,玩著我最愛玩的網路連線遊戲,一款叫做魔獸世界的。由于玩的很專心,看著電腦螢幕,操縱著我那只不死族法師,在戰場狂殺人,殺的正爽呢,當然對于若芷的回家,也就沒有什麽太大的反應。
  若芷一向對這種東西,沒啥興趣,發現我仍在專心的玩著,竟然不理她這個大美人,當然就不爽了。不過,她是不會凶巴巴的,叫我跳出來的,她拿出她百試不爽,最常用,也最有效的手段,使我沒辦法繼續玩下去。
  「志賢……」一聲嬌滴滴的,發嗲的聲音傳入我的耳中。
  「嗯?」我一面心不在焉的回答,一面以眼角余光瞟了她一下。本來我是打算瞟一下,然后就繼續玩我的魔獸的啦,不過呢,這一瞟,我的眼光就再也收不回來了。
  若芷今天上班,穿的是很制式的,大方得體的套裝。白色襯衫,寶藍色的窄裙,加上一件薄外套。此時的若芷,已經脫下了外套與窄裙,修長白皙的雙腿,在長襯衫的稍微遮掩之下,露出了一半的大腿在外面,同時也解開了襯衫上,一半的扣子,露出了她天鵝般,潔白修長的脖子,以及下方的似雪肌膚。若隱若現的大腿,半藏半露的酥胸,暴露在我的眼前。頓時讓我的眼睛都直了,兩腿間的東西也快速的變硬之中。
  「我好像胖了。」她看到已經吸引了我的視線,卻又假裝若無其事的樣子,站在化妝台的鏡子前面,嘟著櫻桃小嘴,對著鏡子說道。明明知道是老婆的美人計,不過她對我的誘惑,此刻遠遠的超過了,電腦螢幕上,遊戲之內,聯盟陣營的敵方玩家,丟下了滑鼠,哪還有空去管自己角色的死活,我緩緩的站起了身子,往若芷逼近之中。
  「老公阿……你說人家是不是變胖了阿?呀……」若芷繼續的在鏡子前面做戲,卻在我猴急的從后摟住她的時候,假裝嚇一跳的尖叫一聲。
  「哪有變胖?我來看看。」我口中說著,手上卻不停,在若芷的身上,上下其手,胡亂的摸著那滑膩不堪的肌膚。
  「討厭啦,人家很正經的問你嘛……」若芷撒嬌似的說著。正經咧……明明就在挑逗我,了解男人的心理,故意脫衣服脫一半,知道這樣若隱若現,最能引起我的性欲了。
  「我很正經阿。」敷衍的說著,手中的動作卻更加直接了,我的手順著開�的襯衫下擺,鑽進了衣服之內,直接在柔嫩的嬌軀上撫摸著。
  「哦……討厭啦,唉唷!嗯哼……」老婆了解我的心態,知道如何挑逗起我心中的欲念,我又何嘗不了解若芷,她那專屬于我,敏感無比的身體。
  感覺到肌膚上,迅速立起的雞皮疙瘩,我變本加厲的,雙手遊移到若芷的雙峰下方,雙手手指輕摳,扣住了內衣下方的鋼絲,向上提起。若芷的胸前太過巨大了,因此,她一定要使用有鋼絲的內衣,來固定她的胸型。當然啦,平時非常注重保養的她,胸部按摩是絕對不可少的,否則,以她的巨乳,很快就會開始下垂。也因爲照顧的很周到,即使身懷巨乳,若芷的胸型仍是極爲上挺與堅實的。
  隨著我的愛撫,如花似玉的嬌妻,已軟倒在我的懷中,綿綿的施不上力,半拖半抱的把若芷抱上了雙人床,雙手用力一扯,才解開一半扣子的襯衫,被我拉扯開來,兩三顆扣子隨著落下。
  「阿!討厭啦,又把人家衣服的扣子扯掉了。」老婆抱怨著。
  沒辦法,這是我的壞習慣,每次激動急色之時,總是懶得做那些脫衣解扣的動作,常常是以暴力的手段,直接扒光誘人的美妻。因爲這個習慣,若芷的衣服不是常常需要拿去給改衣服的裁縫師,補上紐扣,不然就是要再去添購新衣。反正,身爲頂客族的我們兩個,又都是高薪階級,平時也無揮霍的習慣,這個做愛時的壞習慣,也還不會造成太大的經濟消費。
  此時已經幾乎全裸的若芷,只剩下仍挂在胸部上方的胸罩,以及下身的小褲褲而已,老婆嬌嫩的乳頭已經微微翹起,淡淡的粉色,引起我胯下分身的急速膨脹。猴急的我,立即一口咬定,不是,是一口含住淡粉紅色的鮮嫩蓓蕾,像個餓壞的小嬰兒般,急急的吸舔著。
  「啊……敏感。」若芷輕聲的叫著,嬌軀微扭,雙手則是輕輕的搭著我的肩膀,太敏感時,便會抓緊我的頭發。
  伸手向下,滑進她的小褲褲之內,在茂密的叢林花草中,輕輕的玩弄著,柔細的卷起。過了一會,繼續下探至森林邊緣,已感應到些微的濕氣與滑濘。
  「哦……又……在逗我了,你壞……」若芷嬌喘著,呢喃的聲音,如蘭的吐氣,噴在我耳邊,癢癢的。
  手指輕滑過敏感的花瓣,老婆回應著我的動作而顫抖了一下,令人發狂的腰支向上挺起,兩個半碗型的巨大乳房晃動著,堅硬勃起的乳尖,輕舞跳躍著。受不了我的挑逗,若芷也抛下了矜持,脫起了我的衣物。
  若芷雖然外貌美麗,卻是屬于美而不豔的那類,平時端莊的衣物,巧妙的遮掩了她傲人的身段,清麗的臉龐,如純潔的天使般,使人有欣賞之意,卻無浪蕩的遐想,再加上她平素冰冷的表情,更宛如天仙般聖潔,使人不敢對其存有輕薄之心。可是若是她稍微打扮,微露香肩、美背什麽的,或是輕顯珠玉圓潤的雙腿的話,那魔鬼般,如妖精,狐仙的誘惑媚態,又會使人遐想篇篇,想入非非,起了一親芳澤之念。
  總之,若芷可以說是,所有男人心目中,最理想的夢中情人了。而這個夢中情人,此刻正在我的跨下呻吟嬌喘著。在外是那麽的端莊大方,宛如賢淑聰慧的妻子,而在床上,卻又是那麽的敏感與主動,宛如脫缰的野馬,風流的蕩婦。
  挺著早已壯大的分身,我進入了緊窄的花徑嫩穴之中。
  「啊……」混合著期待與滿足,矜持與浪蕩的呻吟聲傳來,若芷在插入的同時,抱緊了在上方的我,銷魂的叫了一聲。
  看著若芷再度故做矜持,緊閉的櫻桃小嘴,不急著抽送,我緩緩的撫摸著她的乳房,享受那百玩不膩,彈性十足的嫩肉所帶來的感覺。即使再敏感,若芷總是會在剛開始做愛時,仍想要保有她端莊的形象,卻總是在我百般挑逗之后,成爲淫欲的俘虜,放浪的女奴。事后,又會羞澀萬分的,否認在愛欲高潮之際,所答應我的奴隸條約。或許,這就是我兩房事之間,能不斷保持新鮮度,即使已結婚數年,仍能有閨房情趣,享受床地之樂的原因吧。
  總之,在我雙手的愛撫,下身卻不動的情況之下,若芷開始受不了了。心中欲望的野獸呼之欲出,鼓動她羞赧的柳腰,自己隨風搖擺了起來。心中嘿嘿偷笑著,又充滿了成就感,我開始緩緩的前后移動著腰部,進進出出了起來。緩慢而穩定的抽插之中,我總會不時來個改變的節奏,淺或深,快或慢,構成了四種不同的節奏,使得本欲�腰迎合我的老婆,頹然的放棄,只能任我控制著她的快感,而無法自己去追求。
  「阿……壞……人,又來……逗人家……哦……嗯。」若芷口中埋怨著,身體的敏感度卻是在向上爬升之中。淺快,接著回複正常速度,過一會兒又來個深慢,接著再來個幾下深快,使得若芷快感往上沖的同時,又回到正常,再隨意來個深慢、淺慢,總之,各種不同的組合,隨著我的心情而變,亦使得若芷無法預測,而快感的累積卻是可觀。
  「阿……哦……嗚……好舒服阿……老公。」原本緊閉的小嘴,從斷斷續續的哼聲,慢慢轉變爲抑制不了的叫床呻吟之聲了。看到作弄她差不多了,再一次回複正常速度之后,我開始逐漸而緩慢的加速著,若芷的情緒亦在我帶動之下,快速的升高之中。
  「哦……大力……哦……好……阿……受不了……」聲調越升越高,聲音越來越急促,喘息越來越劇烈,嬌軀越來越緊繃,身體卻越來越柔弱無力。
  我知道,若芷她,快高潮了。在她的媚態橫陳之下,我的快感亦逐漸著升高,而心中的成就感,亦加速了我的快感累積的速度。
  若芷的兩個乳房,緊貼著我的胸膛,感覺到她胸前堅硬的兩點,在我的胸肌上摩擦著,大腿緊緊的盤住我的后腰,雙手竟然伸到我的屁股后,配合著她的挺腰,而推動著我的兩片臀肉。
  「阿……」
  「呃……」同時發出了聲音,她的是高亢的,我的則是低濁的,兩人緊緊的互相摟抱著,同時達到了高潮。
  高潮之后,兩人當然就是溫存了一番,接下來就是現在的畫面啦,若芷去洗澡,我則是保持了當兵時的習慣,三分鍾戰斗澡解決后,就出來了,剩下她一個人慢慢的洗著,她喔,女人家可麻煩了,沒三十分鍾不會出來的。耳中聽著若芷輕快的哼著歌曲,我又連上了遊戲,開始玩著。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3389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