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暴力虐待]

星天旋轉

[複製連接]
查看: 17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1067415739
侯爵 | 2016-9-4 13:42:00

一陣充滿痛苦的呻吟聲傳到耳內。王后睫毛動了一下,茫然睜開眼睛。
昏迷中,她似乎仍是尊貴榮崇的居桓王后。每天中午,她都要小憩一會兒。宮女們焚上一支安息香,輕輕蓋上香爐,讓煙霧細細吐出。珍珠穿成的簾子低垂下來,日影在腳邊緩緩移動……
良久,王后才意識到眼前的樹干不是植在殿外的那棵菩提樹。肮髒的樹皮上沾染著野獸令人作嘔的腥騷氣味,用皮繩結成籠子。粗糙的樹皮磨痛了她的手膝,沈重的鐵鏈墜在頸中,使她脖頸像要折斷一般。
潮濕的空氣透進牢籠,肌膚一片冰涼。王后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她這才發現,身下兩團抖動的白肉是她裸露的乳房。王后羞恥地掩住雙乳,但腕上的鐵鐐卻阻擋了她的動作。
一陣尖銳的刺痛像刀鋒一樣刺入胸膛,將心髒切成兩半,使她痛得抽搐起來。宛若蘭終于知道,她已經從天朝王族,居桓的王后,淪爲野蠻人的俘虜,被關在囚禁野獸的木籠里。
一根粗大的鐵鏈套在她頸中,另一端扯到籠外,用一根木楔釘在地上。手腳都被鐵鐐鎖住,扣在籠子四角。她不得不屈辱地低著頭,蜷著腿,屁股高高�起,四肢張開,趴在狹小的籠子里。她身子一動也不能動,只能看著被人唾吐的唾液與痰迹沾在頰上,順著潔白的鼻翼緩緩滑下。
「呃……」
旁邊傳來一聲痛極的哀鳴。王后勉強轉動眼眸,呼吸頓時一窒。
一個女人被拴在氈房中間的柱子上,她身上白色的絲袍沾滿了泥汙和青草的汁液。她痛楚地扭動雙臂,白皙的肌膚從滿是血汙的衣袖中滑出,殘缺的手腕覆蓋著汙泥,卻沒有手掌。
居桓王宮的侍女都被挑選過,年老和醜陋的女人都被當場殺死。卻不知爲何,留下了失去雙手的女傅。也許是因爲她的容貌,使人認爲她只是三十多歲的成年女性。也許她是混在被俘的侍女中,帶到營帳,被人發現她還沒死,才扔進氈房。那些汙泥幫她止了血,但過多的失血使她昏迷不醒,隨時都可能死亡。
氈房外突然傳來一陣喧鬧,一個女子奔了進來,沒等她站穩,后面一個留著大胡子的男人就沖過來摟住她的腰。那女子的衣服被撕碎,裸露出大片大片的肌膚,在他臂中拼命掙扎。
「王后!王后!」那女子哭叫著伸出手。
王后認出她是宮里一個女官,同樣是跟隨她從天朝來到居桓的侍女。被俘后,她被指配給部落一位戰士——那個留著大胡子的男人爲妻。
男人們圍過來,發出轟笑。部族的搶奪婚大都是這樣開始,惱火的男人追逐他們的新娘。但經過一個晚上,女人就會安分下來。可是這個女人反抗得太過激烈,有人嘲笑道:「薩爾溫,你的力氣連一個女人都打不過嗎!」
男人漲紅了臉,掙扎中,女子的手抓在他臉上,她拼盡力氣,幾根保養完美的長指甲一起崩斷,同時也在男人臉上留下幾道深深的血痕。圍觀的男人發出「嗷嗷」的轟笑。
薩爾溫被痛疼和同族的轟笑激怒,他拔出長刀,捅進女人腹內。女官的哭叫聲被刀鋒截斷,她雙眼圓瞪,身體軟綿綿倒了下去。圍觀的男人都收了聲,只有薩爾溫仍一刀一刀朝那女人身上捅著。
一個留著花白辮子的老婦人擠過來,抓著薩爾溫的胡子,用干瘦的手掌朝他臉上打著,一邊大聲斥罵。圍觀的男人散開了,薩爾溫也捂著臉離開,只剩下那具女屍留在氈房內。
老婦人大聲咒罵,拖著女官的雙腿,把屍體丟到氈房外。又提了桶水進來,沖去草上的血迹。
老婦人翻開女傅的眼皮看了看,然后把剩下的水提到籠子旁,眯著細長的眼睛,用憎惡的目光看著王后。
下載地址                  http://www.fxpan.com/file/2424576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