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17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eterjr
伯爵 | 2016-9-11 00:52:10



  從小時候開始,我和媽媽非常地親昵。

  因為我是她的獨生子,媽媽非常地寵我,給我一切我所想要的,從不拒絕。

  在我十四歲那年,爸爸過世;而在我滿十八歲的時候,媽咪送我了一份生命
中的大禮。

  我的生日是周六,在前一天,媽媽和我一起到佛蒙特營去大肆慶祝;我們釣
魚、在湖濱散步、搭棚露營,還有一起在美麗的滿月下,烤魚當晚餐。

  這麼玩了兩天後,媽媽完全放開自己,我們預備共同享有一個美妙的周日夜
晚。

  媽媽和我在戶外共進晚餐,而在那之後,她端出了一個插滿十八根蠟燭的生
日蛋糕,給我一個驚喜。

  「許個願吧,兒子。」媽媽眨眼笑道。

  我照做了,並且一口氣吹熄這十八根蠟燭,只是,她大概想不到我許的願望
是什麼。

  媽媽遞給我一瓶威士忌,我砰的一聲打開瓶子,媽媽進到屋裡,放上一首熟
悉的古典音樂。

  當爹地還在世的時候,我的父母總喜歡在臥室裡聽這首曲子;但當我懂事之
後,我發現那其實是他們性交的伴奏曲,因為他們總是在那時候把自己鎖在臥室
裡,讓反覆重放的曲子,遮蓋住所有雜音。

  我把酒倒滿了兩只杯子,而媽媽也走回屋外,拿起玻璃杯,對我舉杯。

  「生日快樂,兒子。慶祝我們可以一起變老。」媽媽笑著,和我清脆地碰了
一下杯子。

  究竟是我,或是這個乾杯另有其他意義呢?

  因為我的酒量沒有多好,沒隔多久,腦子裡就開始昏天黑地了。

  媽媽也是一樣,看起來有點飄飄然的;因為她碰杯時的酒液高高濺出,弄濕
了我的臉。

  我也很孩子氣地反擊回去,母子倆就像頑童一樣,在門口嬉鬧起來,吃吃地
笑著。

  時間接近午夜,我們終於決定回屋裡休息。

  我回到我的房間,正要除去我的四角褲,跳上床,卻聽到媽媽在叫我,要我
去她的臥室。

  「媽,有什麼事嗎?」

  媽媽穿著一襲性感的短睡袍,坐在床沿。

  「喔,沒什麼,媽媽幾乎把這忘了。」她遞給我一張生日卡。

  「謝謝媽。」我打開卡片,而裡頭的東西令我震撼。

  卡片裡面,是一幅男女做愛的春宮圖,裡頭一行黑字寫著:『請照著做,媽
媽的好兒子,去干你的騷母親,給她個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不敢相信地望著媽媽,她卻緩緩躺倒在床上,主動將兩腿分開。

  眼前的一切震撼著我的心靈,在那雪白豐腴的粉腿間,我能清楚地看見那毫
無遮掩的浪穴,一開一闔地吞吐著。

  媽媽嬌聲道:「傑夫我兒,這是一個你應得的邀請,你爸爸已經不在了,而
現在,你的媽媽需要另一個男人來喂飽這具身體,你願意擔任這個任務嗎……」

  這番話著實讓我沈思了一陣,以前,我的確對媽媽有過幻想,但突然被問到
願不願意付諸實施,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讓我無法作答。

  「或是,你享把這份權利讓給其他男人?」

  「不要!」我立刻喊了出來,看著母親閃爍欲火的眸子,盡快褪下胯間的四
角褲。

  媽媽的目光立刻亮了起來,直盯著兒子堅挺粗壯的陰莖。

  我緩緩走向媽媽,就像一頭步向獵物的雄獅。

  媽媽將蕾絲睡袍拉過頭頂,扔到一旁,露出一具柔軟的豐滿身體。

  我湊上前去,將一邊奶頭放在唇邊,吸吮起來,然後再換另一邊。

  媽媽則捧起我的陰莖,溫柔地擠壓它,纖纖玉指則把玩著陰囊裡雙丸,輕輕
彈弄。

  我靠近媽媽美艷臉龐,吻住她甜美多汁的嘴唇,同時使力分開媽媽粉腿,把
腦袋貼住女性最隱密的方寸之地,好好地品嘗一番。

  媽媽同時也吸吮著我的陰莖,出於原始本能,我胯下肉棒不由自主地貼近她
火熱浪穴,預備突入。

  「等等,傑夫。」媽媽的手忽然按住我屁股,不讓我有下一步動作。

  「有什麼不對嗎,媽?」我焦急地問道。

  媽媽抿著嘴唇,雙眸深情如水地凝視著我:「我兒,你知道將要發生的事是
什麼嗎?」她的表情十分慎重,催促我好好考慮。

  我則告訴她:「我正要和你做愛,媽媽,你的好兒子將要干他的親生母親到
天亮。」

  「沒錯,可是,這是亂倫,人類社會的最大禁忌,在今夜之後,你和我將共
同享有一個非常危險與邪惡的秘密。」她沈重地說說。

  「我明白,媽媽,我已經準備好了。」我笑道:「而且,你該不會是想阻止
我吧!」

  「好,因為媽媽希望今晚以後,這就是我們相處的規則,我是你的母親,也
是你的妻。」

  我沒有答腔,媽媽已經說完了我想說的話。

  慢慢地將屁股往前推,我的陰莖滑入了母親緊窄而潮濕的蜜穴。自從爸爸死
後,媽媽沒有和任何人性交過,而此刻,她的蜜穴就像個橡皮圈一樣緊握我的陰
莖。

  「上帝,你好緊啊!媽媽。」龐大的壓力,我不得不抽出少許再進入。

  「我知道,但是,這就是媽媽為了把乾淨的身體留給好兒子的最好證明,不
是嗎?」

  我點頭,媽媽笑著按住我屁股,讓我再次深入陰道。陰壁膣肉的擠壓仍然強
烈,她對我微笑,打著自己努力適應陰莖的暗號。

  「孝順的傑夫,你喜歡媽媽的身體嗎?」媽媽持續夾緊屁股,搖擺起腰部來
迎合我,藉著兩人緊密的摩擦,技巧地刺激陰核。

  這瞬間,我拿到了世上任何男人夢寐以求的生日禮物。我  著媽媽的騷穴,
這個賦予我生命的女人,我回到了當初孕育我的子宮。

  就這麼狂插猛送了四十分鐘,我將胯下這浪貨干得扭腰擺臀,高潮如湧,當
最高一波浪潮襲來,我的陰囊陡然一燙,大量滾熱的精液全射入媽媽的騷穴。

  我們相擁著沈重喘氣,大口呼吸,直到彼此的身體回復平靜。

  「喔!天啊,傑夫,我忘了,我居然沒有吃避孕藥。」媽媽像火燒屁股似的
跳了起來,馬上衝進浴室。

  我跟著進去看,剛好看到媽媽開了蓮蓬頭,用熱水不住衝洗陰戶。

  「我應該沒有那麼厲害吧!」我打趣道:「就一次沒有吃避孕藥,就會讓兒
子把你一炮成孕嗎?媽媽。」

  「不準說那個字眼。」媽媽嚇得像是掉下地獄了似的。

  只是,這時我忽然發現,我心底暗自期望媽媽給我搞大肚子,生我的小孩。

  這想法果然成真了。

  媽媽唯一的打算就是墮胎,但我無論如何都不答應。

  我們馬上決定搬家到加州,在那裡,沒人認識我們,可以像夫妻一樣重新開
始生活。

  懷胎九月後,媽媽為我分娩了一個很健康的美麗女嬰,吾女珍妮。

  之後的十八年匆匆過去。

  媽媽和我養大了珍妮,她成了一個嬌俏動人的小辣妹,性感迷人,在學校裡
惹了不少麻煩,讓身為雙親的我們傷透腦筋,所幸,這丫頭還算孝順,而我們謹
慎的言行,讓女兒完全不知道父母的亂倫秘密。

  自從辦理了結婚手續,並且搬到這沒人認識的地方後,我很高興能光明正大
地和媽媽調情、做愛。

  然而,為了對我們的女兒公平,媽媽和我決定在珍妮十八歲的那年,把一切
告訴她。

  那一天,我們一家三口來到佛蒙特營,為珍妮慶祝生日。這些年來,媽媽和
我每年都會來這裡慶祝生日,然後在我倆定情的那間房裡,盡情地干著媽媽;不
過,珍妮卻是第一次來這。

  我們計劃一起旅行,然後在周六珍妮生日的那天,抵達此地。

  知道真相對女兒可能造成的傷害,我小心翼翼地計劃一切。

  來回計算,我顯得有些過於焦慮,但媽媽,這名我與女兒共同的母親,不住
安慰我一切都會沒事的。

  比計劃中略早,我們在周五晚上抵達目的地,當時時間已晚,便盡早休息。

  熟悉的景物,勾起心裡的欲念,沒睡滿五個鐘頭,我醒了過來,把妻子的睡
袍往上翻至腰際,開始吻她的美穴兒。

  媽媽很快地轉醒,我們就在喜悅中快速地干了一場。

  雲停雨歇之後,母子倆討論起明天的計劃。

  「媽,你想這真的是個好主意嗎?我擔心珍妮會受不了這個秘密。」捧著媽
媽又圓又翹的肥臀,我把陰莖埋在蜜穴裡,不想拔出。

  「沒事的,兒子,每個人總有些秘密,我們對珍妮隱瞞了些事,就像媽媽也
有些事沒有告訴你一樣。」

  我感到好奇:「有什麼事是你小老公不知道的嗎,媽?」

  媽媽愛撫我的臉頰:「我的上一任丈夫,你的爸爸,願上帝饒恕我們的罪過
……他也是我的父親。」

  「喔,媽,為什麼你從來不告訴我呢?這太棒了,我居然也是個亂倫的私生
子!」

  「是啊。」媽媽微笑,吻著我,將香舌送進我嘴裡。

  衝擊事實所帶來的興奮,讓我幾乎無法自制,摟住媽媽的肥白屁股,大力抽
插,棍棍到肉,激烈的動作,讓媽媽首次大喊吃不消,要我放慢動作。

  換做平常,應該是我喊撐不下去了。

  我們共同攀至高潮,在一陣細語愛撫後,沈沈入眠。

  第二天早上,媽媽和我各自起床,去廚房做早餐。珍妮還在睡懶覺,最後我
們只好把早餐端到女兒床上。

  中午左右,我們一起去幾英裡外的湖畔釣魚,媽媽和珍妮自顧自地脫了個精
光,露出兩具曼妙晶瑩的胴體,她們也向我招手,不過我還是拒絕了。

  於是她們一面在湖裡遊泳,一面大呼大叫,青春稚嫩與成熟艷麗的胴體,在
水花中此起彼落,看得我饞沫直流。

  當夜,我們回到營地,將中午釣到的魚一一烘烤調味,成了晚餐。而當我們
一面大啖烤魚,珍妮突然站起來,煞有其事地說道:「謝謝爸媽,我今天玩的好
高興喔,這是我過過最棒的生日了。」

  媽媽看著我,緩緩道:「兒子,我想你現在應該告訴她一切了。」

  珍妮大吃一驚,馬上問道:「告訴我什麼?還有,媽,你剛才叫爹地什麼?
兒子?那是什麼……」

  看到女兒這種反應,我感到畏縮,一時間說不出話。

  「我……我……我不能啊,媽,還是由你來說吧!」

  珍妮不耐煩了:「爸、媽,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啊?這也是什麼生日的驚喜
嗎?我可不欣賞這種瘋狂的主意。」

  媽媽從爐火旁執起一條烤魚,放在珍妮面前。

  「珍妮,媽媽有件事要告訴你,但你必須答應不告訴任何人,也不準向爸媽
發脾氣。」

  珍妮搶著道:「我答應你,媽。」

  停頓一會兒,媽媽緩聲道:「你的爹地,其實也是媽媽的孩子,我的親生兒
子,你的哥哥。」

  「你說什麼!媽媽你是指……」珍妮的臉色忽然變成雪白。

  「是的,小甜心,你是一個亂倫的私生子。」

  珍妮的表情很困惑,但還有更多的是無法接受。

  「我來補充一些吧!」我繼續道:「十八年前,我在這裡干了媽媽,也就是
那一晚,我在媽媽肚裡種下了你。」

  聽完了事實,珍妮臉上如罩寒霜,對媽媽冷冷道:「既然如此,為什麼你這
賤女人不去墮胎,把孩子打掉。」

  我立刻跳了起來,揮手就給了女兒一耳光。

  「珍妮!你說的是什麼狗屎話。」我吼道:「假如媽媽那時候去墮胎,現在
你就不會出生在世,還過什麼十八歲生日。」

  珍妮  著臉,眼中淚珠滾動,「嗚哇」一聲,一面哭一面跑了出去。

  媽媽和我彼此對望,凝視著女兒的背影在黑暗中消失。

  「我就知道這會是一個錯誤。這可能會傷害她一輩子的,媽媽。」

  媽媽無改初衷:「她會沒事的,我們的女兒只是需要一些時間,來說服自己
接受這個事實。」

  我們一直等到天亮,這才不得不就寢,但珍妮卻始終沒有回來,我一直處於
緊張、驚恐的不安情緒中。

  媽媽和我仍然躺在床上,注意著周圍風吹草動,甚至連作愛都忘了。至少,
我自己完全忘光了。

  我的心仍然在擔心女兒的行蹤。大概在淩晨兩點半的時候,媽媽睡著了,而
我卻還躺在那裡,茫茫地看著天花板。到了三點,門口傳來開門聲。

  我非常高興,女兒終於回來了,當下立刻衝到客廳,果然,我的小珍妮就在
那裡,像平常一樣地笑著。

  「對不起,我把你吵醒了,爹地。我已經盡量小聲了。」

  「沒關系,反正我也沒睡著。嗯……你剛剛到那裡去了?一切都還好嗎?」
不知該說些什麼,簡單的問候,從我嘴裡說出。

  「別緊張,爹地。」珍妮笑道:「我已經沒事了,我只是需要獨處一陣時間
來把一些東西想清楚,所以我到湖邊去裸泳,涼一涼腦袋。」她的聲音平緩而低
沈,一如我們的母親。

  「你不怪我們了嗎?小寶貝?」

  珍妮坐到我旁邊:「當然不會。」她擁抱著我,吻我的臉,把自己青春胴體
擠進我懷裡。

  處子自然的芬芳,我立刻有了反應,急忙後退了些,不讓這刁蠻丫頭察覺到
胯間的異樣,但她卻主動湊了過來,不讓間隔出現。

  「我怎麼會怪你和媽咪呢?我現在反而還很高興你們告訴我事實,你是世上
最好的爹地了。」

  聽到這話,我終於如釋重負:「謝謝你,蜜糖。這讓爹地輕松多了,現在我
們兩個都能放心地去睡個好覺了。」

  珍妮嫵媚一笑,朗聲道:「不,爹地,你的女兒妹妹現在還不想睡,她只想
要她的哥哥爹地。你能不能到她的房裡,教她一些事呢?」一面說著,小丫頭的
手按放在我褲襠上,令我大吃一驚。

  「不行,珍妮,你現在年紀還不……怎麼能……」

  「為什麼不行?當初爹地你搞媽媽的時候,不也是這個年紀嗎?」

  這句話讓我啞口無言。

  珍妮裝出泫然欲泣的表情,嗚咽道:「求求你,爹地,一次就好了,今天是
你寶貝小公主的生日啊,你一向最疼她的,不是嗎?」

  面對這樣一張俏麗臉蛋,甜美無瑕的聲音,天底下又有哪個父親能拒絕呢?

  珍妮帶我到她的房間,一進房,她便脫去身上的衣服改穿上一件性感睡袍,
當那具我從小看到大的美麗肉體裸裎眼前,我不自主地移開目光,不敢直視。

  「你不必看別的地方啊!爹地。」珍妮媚笑道:「這具身體還有你沒看過摸
過的地方嗎?」

  她說得沒錯,我看著自己女兒的身體,那熟悉的曲線,真的好像媽媽,苗條
細致,卻又充滿性感。

  而跟著,我目光盯在那件性感睡衣上,記憶中的點滴逐漸浮現,這似乎就是
十八年前那晚,我第一次干媽媽的時候,她身上穿著的那件。

  「你從哪弄來這套睡衣的,乖女兒?」

  珍妮已經躺在床上,微笑道:「在別人家裡,媽媽會把結婚禮服傳給女兒,
我們家也是一樣,喜歡嗎?爹地。」

  我微笑道:「它和當年一樣的美。」

  珍妮示意我坐到她身邊,而當我照做,她笑道:「爹地,十八年前有了我的
那個晚上,你干自己母親的感覺像什麼?」

  我對這問題大為驚愕:「珍妮!我是你爸爸,我們不該、也不能談這個話題
的。」

  珍妮看著我,就像在看什麼荒謬的東西:「爹地,你的女兒是個成年的小女
人了,還是你寧願我從一些陌生人的身上學到這些東西?」

  這刁蠻丫頭,居然用當年她母親的那一招。這讓我深深體悟,也許我們一家
都有淫亂的因子,都有對亂倫的潛意識愛好。

  珍妮繼續道:「假如你不好意思直接說,那麼做給我看也是一樣的。」

  她說著,躺了下來,努力地分張開兩腿,露出那美麗而濕潤的粉紅蜜穴,熟
悉的景像,幾乎與十八年前媽媽張開腿誘惑我時的模樣重疊,我再次明白,這兩
人的確是親生母女,而這想法令我無法抑制。

  我跟著躺下,一把就扯脫了女兒的睡衣,將鼻子湊進她腿間,嗅舔著她的蜜
穴。

  舌頭來回地吻舔著,就像是一頭小狗在啜吸牛奶,珍妮的小浪穴,很快就給
自己的淫汁與我的唾液攪拌得濕答答。

  「干我,爹地。你的壞女兒不能再等了。」

  我當然不會讓她等。拉開自己的睡袍,我掏出陰莖,順著濕滑淫水,直挺挺
地進入蜜穴。下身挺入,我一面與珍妮接吻,一面搓揉她粉嫩的小奶頭,慢慢地
控制步調。

  「嗯,這感覺真好,爹地。」

  我毫不停歇地前進,直到整根陰莖挺進蜜穴的最深處,兩個器官不一的屁股
緊密地交疊在一起,陰毛相互摩擦,發出奇異的怪聲。

  珍妮縱聲呻吟,而她的聲音令我想起臥室中的母親。

  我緩緩抽出,同時注意她眼中的神情;珍妮勇敢地與我對望,可愛的臉蛋上
寫滿女人的春情。跟著,她主動地挺起屁股,並且兩腿還纏著我,強把將離體的
陰莖再吞回去。

  給這誘惑動作一刺激,我連忙把她壓在身下,屁股大力顛簸,快速地進進出
出,對這挑逗父親的女兒大加撻伐。

  而珍妮騷浪的叫床聲是如此響亮,我擔心另間房裡的媽媽甚至會給驚醒,於
是便吻下嘴唇,封住她的小口,不讓呻吟聲再響徹屋裡,慢慢又慢慢地干她,動
作不快,卻更有味道。

  「爹地。」

  「什麼事?寶貝。」

  「請答應我,今晚以後,你也會不斷地干我,干這不聽話的壞女兒。」

  我瞬間停止動作,記得自己也曾答應媽媽類似的要求。既然一視同仁,又怎
麼可以厚此薄彼了。

  「我答應你,可愛的小甜心。」我繼續干她,努力耕耘這具女體,讓這女孩
在喜悅中升到高潮。

  精液在睪丸中沸騰,我要射了。

  「你有做避孕措施嗎?寶貝?」

  「沒有,爹地。」珍妮笑道:「那有什麼關系呢?女兒要哥哥把她射得滿滿
的,我想要像媽媽一樣,為你生個亂倫貝比。」

  我為她的話所戰栗,跟著,一股電流從睪丸直衝腦裡,精液不斷地從陰莖噴
出,直射入我寶貝女兒的子宮。

  大概在連續六次痙攣後,我癱倒在女兒肚子上,她撫摸我的頭發,像個小女
人似的輕聲嘆息。

  「我希望能為你生個小男孩,爹地。」珍妮笑道:「同樣的,等他滿十八歲
的那年,我也讓要他來干他的媽媽,再為他生個兒子。」

  「你真是自私,只為自己著想,為什麼就不生個小女娃,再給我們父子玩玩
呢?」

  「有了我和媽媽,哥哥你還嫌不夠嗎?而且,我們可以再生啊。」珍妮道:
「今晚你不許回去,我要你陪我一整晚。」

  「不行,我必須回到我們母親的身邊。」

  「才不要咧,那個老穴你已經搞了十八年了,不會膩嗎?」珍妮貼在我耳邊
道:「比較起來,還是這個剛開苞的嫩  比較過癮吧!」

  就像平常一樣,這刁蠻辣妹總有驚人之舉,她重新扭動屁股,巧妙地再把我
的陰莖吞進穴裡。

  「呵呵,也許你是對的,小嫩  。」我拍拍女兒小屁股,一語雙關地說道:
「我將留在裡面一整夜。」說著,我又開始挺動。

  珍妮微笑著吻我:「我愛你,爹地。」

  「我也同樣愛你,緊緊的小  兒。」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