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5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msuploh
侯爵 | 2016-9-17 10:27:39

(1)

  深夜,一輛名貴轎車緩緩駛向一間堂皇富麗的大屋,車內坐著的除了一個穿著整齊的司機外,還坐著一個作性感打扮的妙齡女郎。此女子不是別人,正是現今最受歡迎的女歌手——陳慧琳。

  車子駛進一條小路,四周樹影婆娑,一群烏鴉在空中盤桓飛舞,發出一些淒慘的叫聲,彷彿在提示陳慧琳將要面對的悲慘命運。

  終於,車子駛到屋前停下。司機替陳蕙琳開了車門,陳慧琳雖然萬分不願,仍然下車,在司機的引領下入屋。

大門緩緩打開,一把聲音傳來:「慧琳,我早知你會來。我已在大廳佈置好晚餐,請進來享用。」陳慧琳四處張望一下,見不到人,「不用望了,這是透過米高峰傳出來的。請快點來吧,不然飯菜都涼了。」陳慧琳咬咬牙,跺跺腳,便隨那個司機走進飯廳。

  一張長得離譜的酸枝木餐桌佔據了整個飯廳,天花垂吊著一盞豪華水晶燈,桌子盡頭是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正在悠閒地享用晚餐。男人見陳慧琳進來,優雅地站起身,走到餐桌的另一端,將椅子稍微拉後,向陳慧琳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陳慧琳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坐在位子上。男人卻不以為忤,溫和地對她一笑,然後吩咐司機離開。

  那男人道:「這些牛排是用美國安格斯牛肉製成的,還有這支『80年的法國紅酒。希望你會喜歡。」

  陳慧琳冷冷的道:「不用多說廢話了,你究竟想怎樣?」

  男人放下刀叉:「令弟現在開始嶄露頭角,可喜可賀。」

  陳慧琳顫聲道:「你……你別傷害他。」

  男人俊秀的臉浮起一個邪惡的微笑:「令弟是公司將來的新星,我又怎會傷害他?」

  陳慧琳感到有些語塞,恨恨地望著男人。

  男人道:「你今天乖乖聽話,我可保令弟星途暢順。」

  陳慧琳冷冷道:「你是在威脅我?」

男人搖晃著手中的酒杯,望著杯中蕩漾的紅酒:「你也知道公司不喜歡的新人會有什麼下場?而且,你初出道時,還不是一樣?都不是第一次了,何必這樣固執。」

  陳慧琳默然,暗思自己以前的確是這樣。

  男人道:「好了,慧琳,很久沒看過你的裸體了。」陳慧琳緊咬下唇,面上已沒有血色。終於下定決心站起身,她恨恨的道:「你要守諾。」男人沒有答,只笑了笑。

  陳慧琳今天本已經穿得很性感:黑色的小背心,襯著黑色的皮短裙。她自從走紅之後,已經沒有再在這男人面前脫衣。她抓著衣服的兩端,正要向上掀的時候,男人卻道:「要像脫衣舞女郎般脫,真的很久沒看過你了。」面對這羞恥的要求,陳慧琳別無選擇,只有乖乖順從。

  在台上勁歌熱舞也毫不怯場的陳慧琳,如今正扭動蛇腰,緩緩地將那件小背心除下,然後又將皮裙拉下,強烈的羞恥感令陳慧琳別過面去。男人欣賞著這個表演,直至陳慧琳脫剩胸罩和內褲才吩咐她停下來。

  男人脫下褲子:「讓我看看你的口技有沒有退步。」陳慧琳望著那條昂首吐舌的陽具,心中無比厭惡,但又不能不做,於是便舉步向男人走去。豈料,男人卻道:「我以前不是教過你要爬過來的嗎?」陳慧琳握緊拳頭,抑制著心中的怒火,緩緩跪下,雙手著地,像狗一樣爬向男人。

  她用手扶正陽具,張開櫻桃小口。陽具特有的味道刺激著她的嗅覺,她強忍嘔心,螓首移前,將整支陽具含住。男人舒服地呻吟了一聲:「你的口腔永遠都是最溫暖,最適合口交的。」陳慧琳只求盡快完事,小頭顱一前一後,小舌頭一撩一撥,讓陽具享受最刺激的感覺。

  被當紅女星含著陽具,竭力奉侍,這份滿足與虛榮簡直無與倫比,男人按著陳慧琳的後腦,一前一後的抽插。陳慧琳感到口腔內的陽具開始膨脹跳動,心知不妙,雙手想推開男人,奈何力氣不夠。

  含得片刻,男人在她口內射精。隨著陽具漸漸軟化,離開她的口腔,陳慧琳只想吐出精液及漱口,但男人卻命令她要全部飲下,她只好強忍著嘔心,將精液嚥下。

男人似乎意猶未盡,命令道:「自慰給我看。」陳慧琳搖搖頭,男人突然一巴掌摑她:「你別當你自己還是大明星,在這裡,你只是一個性奴。快!不然我帶你到刑房。」陳慧琳當下不敢違逆,走到桌上。

  陳慧琳平時雖然時常自慰,但卻未試過在人前幹這些事,不由得有點手足無措。在男人的迫視下,她伸手進內褲,玩弄著陰核,輕搓慢撚之下,陰道流出一些花蜜。陳慧琳感到全身開始發熱,她知道這是發情的先兆,她暗想:「難道我要當著他的面前高潮?太羞了。」被羞恥感刺激,性慾更高。

  她熟練地玩著陰唇和陰桃,另一隻手已經開始隔著胸罩撫弄乳房。她忍不住發出微弱的呻吟,向男人道:「請你不要看。」但男人卻笑著打量著她。她為了逃避男人的視線,別過面去,雙手卻沒有停止動作,而且越來越快。挖著下體的手沾滿花蜜,陳慧琳有時將花蜜塗在自己身上,有時舔食沾滿花蜜的手指。原來陳慧琳自慰時喜歡將自己的淫水塗在身上,更喜歡舔食自己的淫水。

  『反正我已經這個樣子了,再淫蕩點也沒關係。 』陳慧琳想到讓自己放浪的藉口,便將胸罩解下,然後又脫了內褲。雙手無拘無束,可以放浪地自慰。
  男人凝視著一絲不掛的陳慧琳:挺拔的酥胸、粉紅的乳頭,令人有點想用手搓揉。烏黑的陰毛、微張的陰唇,是多少歌迷手淫時的幻想。此刻,淫水正汨汨流出,閃亮著淫靡的光澤;那雙潔白勻稱的大腿,一張一合,撩動人的性幻想。
  陳慧琳越弄越興奮,呻吟聲也越來越大。她也不管是不是有人在看,只是忘形的在自慰。男人將一隻CD放在唱機,按下了播放掣,喇叭立即傳來陳慧琳那首《戀愛情色》。男人又開了一個投影機,牆上立時出現一段歌詞。

男人道:「跟著那些歌詞唱。這些詞是我精心創作的。」音樂到了副歌那一段,本來應該是「kiss me,ki ki kiss me,kiss me boy,快來,你快來。變化無窮的戀愛」,現在卻變成了「fuck me,fu fu fuck me,fuck me man,快來,我要含,聽我淫淫的呼叫」。

  陳慧琳起始還覺得這些歌詞很下流,但唱著唱著,竟令自己的慾念越來越高漲。到後來,陳慧琳越唱越大聲,間中夾了些淫叫,本已淫穢的歌詞經由她口中唱出,更是淫蕩。

  陳慧琳唱到最後幾句,將要高潮,已經唱不成歌,胡亂地淫叫:「啊呀……
我不行了,我高潮了,舒服死了……啊啊……爽……不行了,要丟了……「隨著這些淫蕩的叫聲,陳慧琳也達到高潮。陰精噴出,手大力地捏著乳房,腳趾彎曲,兩腿伸直。她舒服地長嘆一口氣,躺在桌上大口地喘著氣。

***********************************  相信各位也知道這個明星是誰吧?到此暫時收筆,是因為想不到有什麼方法姦淫她。各位前輩可以給些意見嗎?或者各位前輩認為加多一些女明星會好一點嗎?我個人比較喜歡港台女星,不知各位又有何意見呢?

  第一篇可能寫得不太好,有什麼差錯,請各位前輩多多包涵。也請各位留個言,指點一下小弟。
***********************************

                (2)

  男人原來一直都用攝錄機將陳慧琳自慰的過程拍下來。此刻,陳慧琳高潮剛過,側躺在桌上,兩條雪白粉嫩的大腿疊著,陰精和著淫水從那隱密的地方緩緩流下。

  男人走到她旁邊,冷冷的道:「剛才你舒服夠了,現在該輪到我了。」他一掌打在陳慧琳那結實的粉臀,陳慧琳吃痛,「啊」的一聲叫出來。男人將陳慧琳拉近,讓她俯臥在桌上,雙腿懸空,男人一手扶好陽具,另一手按著陳慧琳的背部,然后腰部向前一挺,陽具便向陳慧琳的花心突進。

  由於陳慧琳剛才自慰,令陰道已經有花蜜的滋潤,所以插進去也不是很痛。
  陳慧琳雖明知今晚會被姦淫,但當陽具插了進來,她的羞恥心又令她無地自容,但陽具插入的快感令她欲罷不能,她可以做的只有像徵性地叫著「不要」。
  男人的快感絕不比陳慧琳少。由於陳慧琳工作繁忙,連性交也沒有時間,所以陰道仍是頗緊窄。男人每一下插入都遇到一些阻力,感覺有如開發處女。他伸手從陳慧琳的腋下捏著她的乳房,男人用拇指和食指輕輕夾著那兩粒乳頭,緩緩地搓著。陳慧琳的乳頭非常敏感,這幾下輕搓慢撚彷似電流流過全身,她不禁顫抖了一下,口中亦發出甜美的呻吟。

  陳慧琳雖每天都自慰,但畢竟自慰和真正插入是兩回事,此刻久旱逢甘露,心中實在很想努力迎合,令自己更快樂。但是她不斷提醒自己是在不願意的情況下被強暴,不能在這個男人面前屈服。這種微妙的矛盾令陳慧琳在要和不要間徘徊不定。她一直在叫「不要」,但到舒服時又卻叫「不要停」。

  男人在舒服中也不忘觀賞陳慧琳的表情。只見她星眸半閉,紅唇半張半合,臉頰因劇烈的運動而潮紅。當男人大力插進去時,她的柳眉緊皺,發出一聲淒楚的叫聲;拔出時,秀眉微舒,發出一聲欲求不滿的淫叫。征服女明星的快感和虛榮刺激著男人,令他越插越快。

  陳慧琳感覺到男人越插越使勁,心中暗喜,因為知道他將要完事,於是放下矜持,盡情配合淫叫,希望男人快快射精,自己可以早脫魔掌。

  男人感到陳慧琳的陰道肉壁有節奏地一收一放,微溫的淫水浸著龜頭,令他無比受用。他捏著陳慧琳的一雙乳房,將近高潮,也顧不得憐香惜玉,幾乎將一雙玉乳捏到變形。陳慧琳雖然感到痛楚,但此時痛楚卻成了性慾的添加劑,狂烈的快感令陳慧琳狂叫(這些叫聲我想還是用廣東話會比較傳神。我不是台灣人,不知道國語的叫床聲是說什麼的):「插我……插死我……大力一點……好舒服……捏我對波……痛呀……捏爆我啦……啊啊……呀……」

  男人怎禁得住如此刺激?精關終於失守,精液全數射進陳慧琳的陰道。
  風雨過後,陳慧琳伏在桌上,一動不動,正在享受著高潮過後的餘韻。男人享受完後,穿回褲子,細細撫摸著陳慧琳,當摸到陳慧琳那多毛的手臂時,男人淫笑道:「人家說手毛長,性慾強,看來一點不錯。」陳慧琳被他批評自己的身體,羞愧異常,只哼了一聲,不去回答。男人繼續笑道:「你知道嗎?你的手毛很性感,令人性慾大增。且看看你下面是不是也一樣多毛?」說畢,男人的手已伸至她的下體,輕掃著那濃密的陰毛,手指更不時伸進陳慧琳的陰道。

  陳慧琳被男人如此羞辱,本已無地自容,想抗拒但又捨不得男人手指所帶來的快感。而且,生理的刺激令她又呻吟起來。

  男人的手指在陳慧琳的陰道裡挖了一些液體,這些混和了精液和淫水的液體泛著光澤,發出一陣怪怪的氣味。男人將手指揩在陳慧琳的臉上,又叫她伸出舌頭舔食。陳慧琳雖喜歡舔食自己的淫水,但這些混和了精液的淫水卻令她感到噁心。芸芸性行為中,除了性虐待,她最討厭的就是口交和吃精液。愛清潔的她,總覺得男人的分泌物是非常汙穢的,但是現在她想反抗也不能。

男人玩了一會,倒了一杯紅酒,遞給陳慧琳:「我也知道你不喜歡吃那些東西,來,喝一杯沖淡那些氣味。」陳慧琳有些懷疑他怎會忽然對她那麼好,遲疑著不敢接杯。男人冷笑:「怕什麼?怕我下毒?我要玩你,你以為我需要用這種手段嗎?」陳慧琳回心一想,也找不到話反駁他,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好了,你什麼都玩過了,該滿足了吧?我可以走了沒有?」正在穿回衣服的陳慧琳無奈地問道。

  男人始終掛著一個悠閒的笑容:「當然。我從不喜歡強人所難。」

  陳慧琳恨恨地瞪著這個男人。說實在的,他的樣貌真的很俊秀,比當紅的男明星更英俊,那種屬於貴公子的高貴氣質令他有股說不出的吸引,卻又似遙不可及,那個笑容令他多了一份陽光氣息,陳慧琳實在不能把他和剛剛姦淫自己的可惡男人聯想到一起。

  陳慧琳甩甩頭,暗想:「怎麼我會開始欣賞他?」她咬咬牙,轉身走出那男人的家。

  陳慧琳踏上那條林蔭小道。她只想回家去好好洗個澡,當今晚的事是一個惡夢,然後又繼續她那受人羨慕的明星生活。

  其時正是深夜。陳慧琳以前也走過這條路,知道那屋子建在山上,這條林蔭小道至少要走半小時才到市區。周圍的樹木被風吹得左搖右擺,顯得更加陰森恐怖。陳慧琳身上仍穿著剛來時的背心短裙,一陣冷風吹過,不禁有點寒意。
  走了一陣,陳慧琳感到下體一股尿意直湧上腦。作為一個專業藝人,忍一陣尿倒不是什麼問題,她也不以為意,認為出到市區自然有廁所。腳步不禁加快。
  豈料,尿意卻不斷擴大,她開始感到有點不對勁,暗思剛才是不是吃錯了什麼?

  她猛然憶起那杯紅酒。但回心一想又好像不是,因為那可惡的男人也有喝,應該不會有問題。不管了,先解決現在的需要要緊。

  陳慧琳感到膀胱陣痛,她兩腿已無力再行,雙手摀著膀胱,身子微彎下來。
  她知道要撐到市區已是不可能,要她回去向那男人借廁所更非所願。她環顧四野無人,知道這裡非常偏僻,平時沒人經過現在深夜,更沒可能有人,於是,她決定在大樹旁解決便算了,反正拍外景時有時也是這樣解決。

  她勉力步到一棵大樹下,確認四周真的沒人,便蹲下,撩起短裙,將內褲褪到腳踝處。她微微鼓動尿意,金黃色的清泉便一湧而出,射在草地上。

驟然的解放令她舒服到極點,正在她準備穿回內褲離開時,一把聲音從她身後響起:「大明星隨地小便不是太好吧?」陳慧琳大吃一驚,一轉過頭,竟見到那個男人,背後還有一群赤條條的男人正對著她淫笑。

***********************************  又完成一篇了。真的很多謝曾經在上一篇留言的前輩們,希望你們今次還會留言,指正一下小弟。

  下一篇將會有輪姦戲和姊弟亂倫。上次有七則留言(其實只有5則,一則是我的回應,另一則重複了……)除了Kelly,其實也有想過以後加多一個女明星,初步構思是李彩樺,不知各位有什麼感想?

  還有,諸位覺得打「Kelly」好還是沿用「陳慧琳」這個名好? (因為Kelly可以打少一點字。)但好像中文名比較傳神……而且Kelly頗容易讓人混淆。

  (記憶中,林熙蕾也是叫Kelly)anyways,希望各位多多留言,鼓勵也好,批評也好,令我可以不斷改進。
***********************************

                (3)

  陳慧琳驟見如此多人不懷好意地望住自己,心中寒意直冒。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剛剛方便完的她,內褲仍吊在腳踝處,短裙撩起,露出光潔的美臀。她只有顫聲地問:「你……你不是說過要放過我的嗎?」

  男人笑道:「我說過讓你走,你這不是走了出來嗎?」

  陳慧琳心知不妙,頓時急得哭了出來:「你……你還要玩弄我到何時?我不要……我不要……」

  男人淫邪地笑道:「我和你都享受過了,但你卻忘記了他們,」他指了指身後的人:「好像有點厚此薄彼。」

  陳慧琳嚇得跌坐在地上,粗糙的野草磨擦著她幼嫩的肌膚,令她有點刺痛,但現在恐懼已令她忘記一切。她兩手撐地,身子緩緩後退。她一邊搖頭,口中喃喃地說:「不要……我不要……放過我吧……」

  男人們卻並不著急強暴這個大明星,畢竟她已是墮入陷阱的老鼠,怎樣也逃不脫,他們在欣賞她掙扎恐懼的樣子,這樣更令他們興奮。他們彷似要再加強威嚇,向她踏前一步。

  這一小步對陳慧琳卻彷如恐龍來臨,那群男人的身影籠罩著她,她知道已是沒可能逃脫,想起將要面對的惡夢,眼淚撲蔌蔌流下。雖然沒可能,但她仍是嘗試站起身,向大路狂奔。

  那些男人見她逃跑,更是得意,一邊笑著一面在後面追。他們倒不急於捉住她,反而和她保持一段不遠不近的距離,有時追近一些,有時又慢一些。

  陳慧琳頻頻回頭張望,見他們跑得近些,便催谷力氣跑快一點;剛想跑慢點歇歇,那班人又跑快一點。她被那些人玩弄著,跑得上氣不接下氣。

  那條小路其實不甚長,陳慧琳已在那些人追趕下跑了過半。眼看將要跑到市區,陳慧琳心中暗喜,提起僅餘力氣,向前狂奔。那些人又怎會讓到手的獵物走掉?鼓起後勁,向陳慧琳奔去。

  陳慧琳一介女流,又怎及得上這群男人的力氣,只幾分鐘便被追上。當男人的手用力捉著她的手腕時,她暗叫一聲「完了」,心如墮進冰窖。

  幾個男人制服住了她,將她拖進樹叢。為首那個富家子弟一巴掌摑在她的面上:「今天就讓你知道逃跑的下場是怎樣。」他向那些人一努嘴,那些人將她按在地上,粗暴地扒光了她的衣服。

  那件黑色的小背心在撕扯之下裂成兩截,那條皮短裙被脫下,拋在一旁;黑色的蕾絲內褲被撕成布條,胸罩也被粗暴地剝開,扔在一旁。陳慧琳用手掩護著乳房和下體,雙腿緊夾,哭著嚷著想阻止男人的獸行,但卻只令男人更加刺激。
  她企圖作最後的掙扎,哭著叫道:「求求你們,不要強暴我,我給你們錢好了。」

  美食當前,就算送一座金山給這些男人也不能阻止他們。男人們一個個脫下褲子,肉棒有長有短,這裡少說也有20多人。

  那個富家子弟向那些男人命令:「你們將她弄成母狗般的姿勢,我要替她屁眼開苞。」

  陳慧琳一聽,登時嚇得魂飛魄散。一直以來,這個男人都只是奸淫自己的陰道,從沒插過她的後庭。聽一些試過肛交的朋友說,第一次肛交比處女開苞還要痛。陳慧琳嚇得一直哭,胡亂地揮動手腳。

  那些男人淫笑著捉住她,將她反轉,背對著那個富家子(以下簡稱A),迫她屹起屁股。 A笑著走過來,輕輕拍了拍她的屁股。陳慧琳哭著哀求:「放過我吧!不要插後面,我會受不了的。插前面吧!嗚嗚……不要……」

  A笑道:「一會自然有人照顧你前面的,不用心急。來,放鬆。」A將手指搓揉著她的菊門,因緊張而一張一合的肛門彷似在誘惑來者。

  當A的手指觸到肛門,陳慧琳感到無比羞恥。排泄器官比生殖器官更汙穢,一會還要進行肛交,光是想像已令她想要作嘔,但是A的手指在敏感的肛門旁搔弄,又令她有一股莫名的快感。

  「好了,是時候了。來,放鬆。」A扶著已硬直的肉棒貼近她的肛門。 A吐了一口口水在掌心,仔細塗在肛門充當潤滑劑,然後用手稍微撐開肛門,將龜頭的一小截塞了進去。

  陳慧琳感到後庭有異物插入,雖然只是一小截,也叫她感到火辣辣的痛楚。
  她狂亂地搖著頭,一邊哭叫:「不要呀……好痛呀……停止……快停……拔出來……我不要……」

  A大力在她臀上拍了一記,笑道:「剛開始而已,你放鬆點就不會痛了。」
  A捉緊陳慧琳,腰部使力,肉棒艱辛地向前邁進。

  陳慧琳的後庭一向「花徑不曾緣客掃」,親如男友也未能一睹廬山真面目,此刻卻被一個自己討厭的人「蓬門今始為君開」,心中不禁又憤怒又傷心。
  後庭那種撕裂的痛楚不斷擴散,陳慧琳咬牙強忍,手不斷捶著草地以發洩內心的不忿和身體的痛楚。

  A終於排除萬難,全根盡入。肉棒被腸壁緊緊包圍,抽動也甚困難,但卻給予他無比的快感。饒是他能征慣戰,但抽了幾下,已經忍不住射精。

他拔出軟掉的肉棒,走到陳慧琳的面前:「給我舔乾淨它。」那條肉棒沾滿殘精和一些糞便,最難受還是那陣氣味,陳慧琳感到五內翻騰,別過頭去: 「不要,你妄想!」

  A狠狠摑了她一巴掌,然後緊緊捏著她的鼻子。陳慧琳不能呼吸,最後只有張開口,A立即將肉棒塞進去。陳慧琳悲憤欲絕,一口咬下去,A痛得怪叫,急忙拔出肉棒,俯首一看,幸好還未斷掉。 A憤怒之極,扯著陳慧琳的頭髮,「啪啪啪啪」的摑了她四巴掌,陳慧琳的面頰登時紅腫起來,嘴角滲出血跡。

  A怒叫:「兄弟們,給我好好操這婊子!」一眾男人早已被陳慧琳這具完美的胴體撩得慾火高漲,聽見這個命令,立即歡呼撲向陳慧琳。

  陳慧琳咬完A之後,已經知道必有更嚴酷的懲罰,正深感懊悔。面對一眾餓狼,她不禁低聲下氣向A求饒:「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對不起……」

  但那些男人哪理得她,粗暴地分開她雙腿,然後就插入去。他們當然毫不憐香惜玉,最重要是他們自己舒服。他們排成一列,一個接一個地輪姦陳慧琳。
  那些人毫無前戲,陳慧琳又處於驚慌之中,陰道乾涸,男人的每一下插入都令她奇痛無比。她不停哭叫掙扎,但卻阻止不了男人的獸行。一個男人在她體內射精後,又有另一個補上,總之她的陰道里永遠都有一條肉棒在插著。

  她哭久了、掙扎久了,沒有力氣,到後來只有躺著任人輪姦,兩行清淚沿著面頰流下。

  到後來,那些人嫌一次一個太麻煩了,於是一個男人臥地,要陳慧琳趴到他身上,從下插著她的陰道,另一個人從後插進她肛門。由於那些男人見識過她咬A的肉棒,所以都不敢迫她口交,而且,他們也喜歡聽她的叫聲。

  陳慧琳的肛門剛被開苞,此刻卻要忍受一個又一個的男人輪姦,而且陰道又正被抽插,這種前後夾攻,真的不是普通女子可以承受。插著插著,雖然也有不少快感,但是痛楚更甚。除了生理上的痛楚,心理上她也受到極大的屈辱。她是大明星,隨時隨地都受萬人景仰,此刻卻被一群陌生的男人插著她全身最隱秘的洞穴。她慘叫一聲,終於痛昏了過去。

  那些男人當然不會因為她昏了而停止,直到每人都在她身上發洩完,全都無力再做才停止。

  距離剛剛開始輪姦她,已經過了三個半小時,一個個男人都坐在地上喘氣休息。陳慧琳下身一片狼藉,幾十個男人的精液灌滿了她的陰道和肛門,此刻正慢慢倒流出來。肛門因劇烈的性交流出血水,襯著白色的精液、透明的淫水,更顯得觸目驚心。

A休息了一陣,向那些男人命令道:「將這個賤婦帶回去,我為她請來了一個特別嘉賓。」他臉上又浮起那邪惡的笑容,看來陳慧琳的惡夢仍未完結。
***********************************  又完成一篇了。首先一定要多謝各位前輩的留言。上一篇的留言明顯地增加了,令我非常感動,也令我更有動力趕稿,(留言和出文速度真的是成正比的,相信我!HAHA ^_^  )希望這一期會有更多的留言。我也覺得自己出文太快,因為靈感真的不是隨時有,現在既然靈感澎湃,就快點寫出來,也好令各位觀賞。

  本來想今篇寫出輪姦和姐弟亂倫,但料不到原來光是輪姦已寫了那麼多,而且姐弟相姦這個重頭戲也應該用多些篇幅描述。 Kelly好像除了弟弟外,還有一個姊姊,可惜沒有她姊姊的資料,不然可以令她們三姊弟表演一幕精彩的亂倫戲。

  上次的留言中,有不少人想加入張燊悅,真是不錯的選擇,我會詳細考慮,但劇情會很難編排(就我所知,Kelly和她好像全無瓜葛)。我除了會看留言,更會覆留言,像上次輤裧兄的指正,我也有加以闡釋。所以有時也希望各位留了言,可以回來看看,可能我會有回應呢! (其實只要是有意見,長一點的留言,我都一定會有回應。)

  PS:我為《明星記》弄了一個投票站,,我將總合《明星記》上兩期的留言,排出一些女星及紀錄各位的偏好。各位可以踴躍投票,當作是娛樂也好,當作是幫助小弟寫作也好,總之多謝你們啦!

  初步只定了十五個女星,有新提議請在元元留言告知。
***********************************

                (4)

  陳慧琳醒來時,已是翌日早上。她發現自己身穿一件真絲睡袍,睡在一張豪華大床上。她稍微移動了一下身子,下體和肛門仍是有一點赤痛,乳房也有點麻痺。她記起昨晚被那群人輪姦,劇痛使自己暈了過去。

  她摔摔頭,令自己清醒一點。看見床頭的梳妝台有一套衣服,她拿起來看了看,是一件吊帶背心和短裙,另外還有胸罩和內褲。

她正心感疑惑,此時房中突然傳來一把男聲,嚇得她跳了一下:「慧琳,洗個澡,換上這些衣服,下樓吃早餐吧!」又是那個男人,陳慧琳怒叫:「你還想怎麼樣?」但等了良久,也沒有男人的回答。

  陳慧琳無奈,拿起衣服走進浴室。她仔細觀察周圍,肯定沒有閉路電視,才脫下睡袍,走進淋浴室,開水洗澡。溫熱的水打在她的肌膚上,令她感到舒服,但一想起昨晚的遭遇,她又不禁哭起來。

  她拿著肥皂,塗遍全身,尤其是陰道和肛門。她塗了幾遍,彷彿這樣可洗清她的汙點。

  洗完澡後,她穿上那些衣服。一看鏡子,不由得吃驚:那件吊帶背心不知是不是衣不稱身還是故意設計,竟露出上半的酥胸。她本來胸部挺拔,將這件背心撐起,格外突出她胸部的形狀;那條短裙更是短得離譜,只剛剛可以遮住臀部,修長的美腿被一覽無遺。她羞得滿面緋紅,但也別無選擇。

  她步下樓,又來到那張餐桌前,見那個正男人吃著早餐,看著早報。男人知她到了,但頭也沒�一下,吃著東西,含混的道:「坐吧。」

  陳慧琳看著這男人,心中又恨又怕,她乖乖的坐在他旁邊,終於忍不住問:「我識了你這麼久,但從不知你名字,究竟你叫什麼?」

男人對著她笑了笑:「我的名字根本不重要,從來看A片都是看女生不看男生的。你喜歡叫我什麼都可以。」陳慧琳被他繞圈子說是A片女角,心中大怒,但又不敢發作。

  男人的早餐很多,根本沒可能吃得下。他吃了一半,喝了一杯牛奶,將整份吃剩的早餐推到陳慧琳前:「快點吃吧。」陳慧琳差點想摑這個男人,堂堂一個大明星,竟要吃別人的殘羹剩菜,這種屈辱怎可以忍受?

  男人見她遲遲不吃,威脅道:「是不是昨晚的教訓還不夠?」陳慧琳一想起昨晚,心中寒了半截,想也不想,急急將早餐往嘴里送。一夜折騰,陳慧琳其實也很肚餓,那些早餐又非難食,一轉眼,陳慧琳已吃光了。

  男人摸摸她柔順的秀發,像嘉許小女孩一樣的道:「這樣才乖。乖就可以受少一點苦。」陳慧琳只感到厭惡,一下撥開他的手。

男人笑了笑,說:「今天你經理人打電話給我,說你有工作在身,要我放了你。」陳慧琳好像看到一線曙光,男人續道:「只要你乖乖聽話,我保證今晚放了你。」

  陳慧琳哼了一聲:「你昨晚還不是說讓我走?」

  男人雖知被她擠兌,也只笑了笑:「今晚我會用專車送你回住所,保證沒人會再碰你。」陳慧琳心想他怎會這麼仁慈,遲疑著不知怎麼回答。男人道:「我今天只要你好好服侍一個人,只要你服侍了他,我便立即放你。放心,我相信他會很溫柔對你的。」

  陳慧琳問:「如果我不答應?」

  男人的目光突變銳利:「那麼就請你到我的私人刑房長住了。」

  陳慧琳被他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舒服,權衡利害之後,最終還是屈服了。
  男人替陳慧琳用黑布幪上了雙眼:「我這個朋友有個怪癖,不喜歡女人看到他,所以要幪住你雙眼。」陳慧琳無奈。黑暗令她有點無助的感覺,她現在完全感受到瞎子的滋味。

  男人帶領她走。感覺上,陳慧琳覺得走了很多路,很曲折,最後終於停下。
  男人從後叱喝:「跪下,向前爬四步。」陳慧琳沒有選擇,只有順從這屈辱的指示。

  爬完後,陳慧琳感到有些熱熱的東西貼在面上,而且一種熟悉而討厭的條味襲向鼻端。

  男人繼續命令:「伸出舌頭,上下移動頭顱。」陳慧琳一伸出舌頭,立即嚐到一陣尿騷味。她知道現在舔著的是一條陰莖,隨然感到非常噁心,但又不敢不舔。

  男人又命令:「張開口。」陳慧琳感到男人將她的口引向陰莖,最後整條陰莖插進她的口中,令她幾乎透不過氣來。男人這才道:「好好地舔。」

  陳慧琳不敢得罪他,一手摸索著伸到陰囊,用手指玩弄著;另一隻手圈住男人的陰莖套捋。口中也不閒著,用舌頭撩撥龜頭,又用牙輕咬。

  陳慧琳頗為奇怪,怎麼一直都只聽到男人的聲音?現在她含著的那個人彷似啞了一樣,並不作聲。但陳慧琳也不再多想,只求快快完事。

  那個男人頗為不濟,只被陳慧琳含了一會,便在她口中射精。陳慧琳忍著噁心,吞下精液。此時,男人又有新指令:「他很想試試你的陰道。」陳慧琳羞恥非常,但不得不從。

  剛射完精的陰莖已經軟下來,陳慧琳手口並用,令它重拾生氣。那條陰莖也出奇地恢復得很快,陳慧琳只弄了一陣,那條東西已昂首吐舌。

  陳慧琳於是站起身,摸索了一陣,終於可以摟住那個男人的頸項,跨到他大腿上。然後她緩緩坐下,直至陰道好像接觸到陰莖,她才伸出一隻手,確認陰莖的位置,帶領它進入蜜穴。

  龜頭進入了一小截,她用力坐下去,陰莖一插到底,直達花心,令她舒暢地「啊」了一聲。

  她用一雙乳房摩擦著那個男人結實的胸肌,但那個男人卻沒有伸手搓她的乳房,陳慧琳更是奇怪:「難道他是殘廢的?『但此時的陳慧琳也無暇細想。
  那條粗大的陰莖插了進去,撩起她的性慾,她不停上下聳動著屁股,陰莖在她體內抽動,帶來無比的快感。她不斷淫叫:「啊……呀……舒服死了……好粗好大……插死我了……」陳慧琳已不顧儀態,只求滿足自己的性慾。

  那個男人雖擁有令女人折服的粗大陽具,但性能力卻頗不濟,插不了幾下,竟然已在陳慧琳的體內洩身。

  軟掉的陰莖滑出體外,令陳慧琳驟感空虛,無奈性慾已被撩撥起來,陳慧琳只好用下陰磨擦著那個男人,希望他可以盡快重振雄風。但用盡方法都沒有用,陳慧琳於是躺在地上,一手挖陰道,一手捏乳房,忘形地自慰起來。

  一直在旁觀看的男人此時一下揭開陳慧琳幪眼的黑布,突然的光明刺痛著她的眼球,令她一時不能適應。她用手遮著雙眼,良久視力終於回復正常,她向前一望,一個赤裸裸的男人被捆綁著,口裡塞住了東西。那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她自己的弟弟陳思瀚!

  她想起剛剛才為他口交過,而且還賣力地和他性交,現在陰道裡還汨汨地淌流著弟弟的精液,滿嘴裡還是精液的味道,幾乎要昏了過去。

  陳慧琳一接觸到弟弟那好像不能置信般的目光時,羞愧得無地自容,她本來正在自慰中,現在什麼性慾也沒有了。在弟弟的眼光下,她立時意識到自己是赤身裸體,她急忙用手遮掩著重要部位,低下頭,偷偷飲泣。

  男人走過去解開陳思瀚,然後奸笑道:「你們兩姊弟好好聚聚吧!」

明星記(5)

  兩姐弟間瀰漫著一陣難堪啲沈默。雙方都不想說話。需要時間消化剛才啲一
切。道德道德亂倫後啲罪疚感。劇烈地譴責著兩人啲良心。他們都低下頭去。不敢正視對
方。兩人仍是赤身裸體。劇烈啲性行為令兩人都感到炎熱。陳慧琳啲巨乳顯得緋
紅。香汗淋漓。非常誘人。

  陳慧琳想劃破這難受啲沈默︰�妳怎麼會來到這裡? ? ? �

  陳思瀚答︰�我今天在家啲時候收到一個電話。說姐姐妳在這裡。要我過來
一下。有要事相討。所以我便來了。但是一進入門口。我便被打暈了。到我醒來
時。手腳被綁。口被塞著。而且見到姐姐‥‥‥‥�

  陳慧琳羞得低下頭。囁嚅道︰�對不起。 �

  陳思瀚此時偷偷打量著陳慧琳啲裸體。他小時候也試過偷窺姐姐洗澡。但都
只是玩笑性質;到了青春期。也試過幻想著姐姐手淫。但陳慧琳在家中一直高高
在上。對弟弟管教頗嚴。所以陳思瀚對她是又敬又怕。�姐姐性交。他是作夢也
沒想過啲。此刻夢境成真。他備受良心譴責。但剛才卻又非常興奮。這種矛盾令
他現在有點猶豫不決。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姐姐。

  至於陳慧琳。更是羞憤欲絕。她萬萬想不到男人會迫她�自己啲弟弟性交。
想起自己剛才如娼婦般啲淫蕩。將來又如何面對弟弟? ? ?她越想越羞恥。不禁哭了
出來。

  陳思瀚畢竟對姐姐還是很愛護啲。見到陳慧琳哭。他立即走過去。摟著她。
柔聲地安慰她。這行為在平時當然沒問題。但是此刻兩人赤身裸體。陳思瀚一接
觸陳慧琳啲柔肌雪膚、耳邊嗅著姐姐啲少女體香。立即起了最原始啲反應。

  陳慧琳被弟弟一摟。也是全身一震。她反射性地推開他︰�瀚。不要‥‥‥‥�

  陳思瀚滿腔愛護之情。現在卻被陳慧琳拒諸門外。心中不禁有氣。他盯著陳
慧琳︰那渾圓挺拔啲雙峰、烏黑濃密啲陰部的毛毛毛、修長潔白啲雙腿。該挺啲地方如萬
丈高峰。該平啲地方有如一馬平川。身材玲瓏浮凸。巨乳白裡透紅。果真是絕世
尤物。他越看越令自己慾火焚身。下體越來越堅挺。

  陳慧琳推開弟弟後。也覺自己太過份。�頭一看弟弟時。接觸到他那雙充滿
慾火啲眼光時。不禁嚇了一跳。再移眼瞟到陳思瀚啲下體時。更是害怕。

  陳思瀚不禁向姐姐踏前一步。心想︰『姐姐其實也不是什麼聖女。剛才她不
是�妓女一樣淫蕩嗎? ? ?而且看樣子也不是第一次了。 』他不斷找藉口來將道德道德亂倫啲
罪名推落姐姐身上。

  陳慧琳也感覺到弟弟不懷好意。顫聲問︰�瀚。妳‥‥‥‥妳想幹什麼? ? ? �

  陳思瀚看著陳慧琳那無助啲樣子。性慾更旺︰�姐姐。妳其實是很需要男人
啲。妳剛才不是很淫蕩啲嗎? ? ?妳與其便宜別人。倒不如便宜我吧! ! ! ! ! ! ! ! ! ! ! ! ! ! ! �

  陳慧琳驚訝於弟弟竟可講出這些說話。面對迫近中啲弟弟。她無助地叫道︰
�無恥! !這樣啲話也可以說出口。妳還是人嗎? ? ?妳給我退後。別過來! ! �

  陳思瀚臉帶幾乎發狂似啲淫笑撲向陳慧琳。陳慧琳急忙閃開。但剛剛才劇烈
性交完。體力消耗殆盡。怎及得上陳思瀚血氣方剛? ? ?追了一陣。便被陳思瀚壓倒
在地上。

  陳慧琳大驚。發瘋似啲搖頭︰�瀚‥‥‥‥放過我。不要‥‥‥‥我是妳姐姐啊! ! �
她湧手想推開陳思瀚。陳思瀚捉著她啲手。按在地上。陽具在姐姐啲下體摩擦。
陳慧琳心知弟弟已經失去常性。再勸也沒湧。只有偏過頭。默默流著淚。等候接
下來啲淩辱。

  陳思瀚見她不再反抗。心中大喜。一手提起陳慧琳豐腴啲左腿。下身湧力。
整根陽具毫無阻礙地滑進了陳慧琳啲陰道裡。陳慧琳剛才本來正在自慰。陰道溢
滿了淫水。所以即使陳思瀚啲陽俱全根盡入。她也不覺得痛楚。相反。還有一股
充實感。但是那種羞辱感卻令她無地自容。

  陳思瀚剛才洩了兩次。今次自然沒有那麼快射精。插入姐姐肉體啲刺激令他
極度亢奮。他抓著陳慧琳啲一雙玉乳。直把它們揉到變形。褲子烈啲痛楚令陳慧琳
秀眉緊蹙。

  陳思瀚覺得自己插著啲。已不是他一直敬畏啲姐姐。而是一個普通啲女人。
他狂猛地抽插著。龜頭享受著衝刺肉壁啲高潮高潮高潮快感。陳慧琳啲身子一向敏感。被插了
一陣。下體也不自覺地傳來高潮高潮高潮快感。她暗罵自己怎麼在這個時候還可以有高潮高潮高潮快感。但
生理反應卻是由不得她控制啲。隨著弟弟一下下啲抽送。高潮高潮高潮快感一陣陣地由陰道擴
遍全身。

  陳慧琳剛才還可推說是因為被幪眼才會幹出道德道德亂倫獸行。但現在卻是在雙方意
識清醒下道德道德亂倫。心理上啲罪惡感�生理上啲高潮高潮高潮快感互相交戰。最終她想︰『反正不
幹都乾了。為何不繼續享受下去? ? ?況且瀚也說得對。與其便宜別人。倒不如給弟
弟享受一下。 �一找到藉口。陳慧琳便表現得放蕩非常。

  她按著陳思瀚啲雙手。帶領他在自己乳房上緩慢地搓揉。陳思瀚不自禁順著
她啲節奏象揉麵粉糰般揉著。陳慧琳之後緊緊摟著他。�他深深一吻。雙腿大大
張開。交叉夾在陳思瀚啲背後。下身也主動迎合著他啲一抽一插。口中啲淫叫聲
也越來越淫蕩。

  陳思瀚啲情緒也慢慢地平伏下來。動作轉趨柔�。當他知道姐姐不會再反抗
後。他也不需要再便湧暴力。他湊到陳慧琳啲耳邊。深情啲道︰�姐姐。交給我
吧! ! ! ! ! ! ! ! ! ! ! ! ! ! !我會令妳很舒服啲。 �陳慧琳嬌憨地點點頭。吻了他一下︰�妳壞死了! !姐
姐什麼都給了妳。還會不依妳嗎? ? ? �

  深厚啲姐弟情誼令他倆好像有堅實啲感情基礎。他們拋開了世俗啲道德包袱
後。整個人都輕鬆開放了。此刻他們像一對熱戀中啲男女。在為對方奉獻。雙方
達到靈欲交流啲境界。他們越來越賣力取悅對方。

  到了高潮啲一刻。他們摟緊了對方。陳思瀚叫了一聲。在陳慧琳啲陰道裡射
出股股濃精;陳慧琳也享受到高潮。感到弟弟啲陰莖正在自己體內源源不絕地發
射精液。她捉狹似地笑道︰�瀚。妳射了很多。妳想給姐姐受孕嗎? ? ? �陳思瀚吻
了她一下︰�姐姐給我生一個小孩不好嗎? ? ? �陳慧琳像小女孩似啲嬌嗔。

  雲雨過後。兩人相依相偎。陳思瀚撫著陳慧琳啲秀發。笑問︰�剛才姐姐舒
服嗎? ? ? �陳慧琳羞得滿面通紅。捶了他胸口一下︰�妳還要問姐姐這些問題! ! �
陳思瀚笑了笑。然後又問︰�姐姐。究竟妳為什麼會�那個男人‥‥‥‥�

  陳慧琳幽幽地嘆了口氣︰�說起來。那是我剛出道時啲事了‥‥‥‥�她啲目光
投向遠方。思緒也回憶起往事。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