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人妻熟女]

獻女明慧

[複製連接]
查看: 945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20 07:57:54

夏日午後,蟬鳴的歡快,樹影婆娑,只見兩個小丫頭守在一個屋子前昏昏欲
睡,屋子裡頭傳出的令人耳紅心跳的聲音似乎司空見慣,並沒有影響她們打盹。

   「啊∼∼∼好爽,快點∼∼快呀∼∼∼」

  「小騷貨∼∼幹死你,不要臉!」

  一個女孩低著頭,站在窗戶邊,偷偷往裡看,能看到,女人的兩條白腿,還
有男人粗獷的後背,腰間帶著些許贅肉隨著身體的動作一抖一抖,隨著男人的動
作女人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啊∼∼∼頂到了,要到了。。要到了啊∼∼∼∼∼」

  小姑娘緊咬著唇,看樣子也不是第一次知道母親和男人做這些事,常聽見下
人婢女在背後編排父母的風流韻事,一個小姑娘如何能應付的來「夫人要到什麼
時候才完呀!」

  門外一個丫頭被屋裡的尖叫驚醒,打了個哈欠問同伴。

  「誰知道呢,夫人那麼浪,說不定大老爺一個還不夠呢!」

  丫頭朝屋子駑駑嘴,隨口說道:「聽說二太太還是郡主呢!」

  一個丫頭竊竊的說道:「不會是騙人的吧,郡主還會這樣。」

  另一丫頭不屑的看了眼屋子,「誰知道呢,說不定天生淫蕩呢,嘿嘿。」

  說話的丫頭笑的一臉猥瑣丫頭守著的正門拐角處便是窗子,窗外的姑娘真聽
的一臉怒容,也不知是因著丫鬟嚼舌根還是因為自家娘親行為放蕩,只是卻未能
看到,屋後竹林的小徑有個一身青衣的男子正往自個身後走來,悄無聲息,他現
在姑娘身後,看著屋內的情形,又看看看的臉色明顯不好的自家侄女,出手迅速
一下捂了小姑娘的嘴,夾起還未來的及掙紮的姑娘便往竹林深處去。

  雙腿掙紮踢打的輕微聲在滿樹的蟬鳴和屋內的春色比起來不值一提走到竹林
盡頭,有一間竹屋,外頭還架著碧紗櫥,男人放下已經哭的滿臉淚水的小姑娘在
碧紗櫥裡,男人則站在胡床前,這時小姑娘才看清劫持自己的人是誰。

  「小叔!!」

  小姑娘瞪大了眼睛,萬沒想到居然是自己的小叔叔男人看著小姑娘驚恐的樣
子,笑的溫文爾雅。

   「明慧小侄女,看過你娘親,可有學個一招半式呢」

  原來這小姑娘是方才屋中的二太太殷娘的身生女兒明慧姑娘,長得嬌媚動人
玲瓏有致,此時被嚇得小臉泛白,道是惹人平添憐愛之情。

  而這男人是府裡的三老爺,三老爺的爹是當今聖上的恩師,三老爺蒙受恩蔭
在侍衛處當差,明慧害怕成為像母親那樣的人,每天在不同面孔的男人身下呻吟
婉轉,可是母親卻說這是使命,我們這種女人的使命,最終這一天還是來了,沐
浴更衣,熏香上妝,明慧呆呆的任由婢女擺佈,想想也是可笑,自己堂堂太傅府
的小姐居然淪落到婢女都不如,她攥緊自己的手,眼眶中還旋轉著晶瑩的淚珠,
卻襯著一張笑臉愈加柔弱可欺。

  打理好妝容,婢女見了她這幅模樣,心理鄙夷嘴上卻說道:「三小姐,咱們
該走了,老太爺等著呢!」

  明慧的小身子一晃才回過神來,可意識尤未清醒,就著婢女的手僵硬的朝前
走去,出了房門繞過雕花廊,石子小路的盡頭就是她今天的地獄,明慧看著前方
若隱若現的燈光,眼前一陣恍惚,差點便掉下路旁的荷花池,跟隨的婢女緊緊拉
著明慧的手不放拉著她繼續往前走去,附在明慧耳旁勸說到:「明慧小姐,您這
又是何必呢,別以為自個兒是尊貴的千金小姐,過了今晚就是那千人騎萬人操的
騷貨了,照理說您是那賤種騷貨的女兒,性子合該風騷淫蕩才是,我們這些做奴
才的也能好過點,您就看看開吧。」

  明慧一聽,臉色又白了一層,手都氣的發抖,可是卻又無奈不能反駁,那一
個個壓在父親母親身上的人還在眼前環繞,讓她覺得多說一句話都是理虧,可是
她又找不到出路,心中無奈又惶恐。

  「三小姐,該給各位大人行禮了!」

  明慧被婢女的話一下驚到,擡頭看向眼前,宴席已經坐滿,每位大人距離隔
的很開,坐在雪白羊絨的地毯上面,前頭只有一張小幾,上頭擺著些茶酒菜肴,
宴席的最前方坐著的是明慧的爺爺,何府的老太爺,此刻包括她的爺爺在內的所
有人的眼光都直勾勾的盯在明慧身上被爺爺淩厲的眼風一掃,明慧渾身一抖忙屈
膝行禮道:明慧給各位大人請安。

  「這位姑娘是……」一位大人問道。

  「這是我三房的長女明慧,恰恰及笄,今晚便使了她來陪陪各位大人{」

  「爺爺。」

  明慧雙眼含淚的望著自己的爺爺,希望爺爺能放過她,可惜既然都到了這一
步,老太爺也是不會半途而廢。

  「還不快到陳大人席邊去。」

  老太爺見了明慧一副不情願的樣子訓斥道,眉間已見惱意。

  「小姑娘沒見過大陣丈恐是嚇壞了,陳大人你可要憐惜呀!」

  那陳大人一聽這話便朝著明慧看去,色迷迷的眼睛就盯在了明慧豐滿的雙峰
上明慧雙目含珠,輕輕走到陳大人身邊,還沒等坐定,便被陳大人摟進懷裡,在
臉上親了好幾口,手上更是不老實,已是伸進了襦裙裡,輕輕揉著明慧的雙乳。

「乖乖,讓老爺我好好疼疼你,你那爹爹阿娘老爺可都玩過了,尤其你那娘親叫的
可真騷,來叫兩聲給老爺我聽聽。」

  明慧一弱女子哪抵的住那鹹豬手,手上防也擋不住,只能嘴裡哀求。

  「求求你了,不要,不要呀,求求你放了明慧吧,爺爺不要,我是您親孫女呀!」

  「哈哈哈!」

  陳大人聽著便笑了起來。

  「你這還以為自個是千金小姐呢,不過是給人玩的騷貨罷了。」

  陳大人手上徒然重重的捏揉著明慧身上。

  「啊∼∼∼好疼,不要,好疼呀!」

  陳大色邊捏邊惡狠狠的和明慧說道:「騷貨,你爹你娘都是浪貨,讓老爺我
操著亂叫呢,你也是個小浪貨,等今天爺爺給你破苞,以後天天操你,一起操你
們一家子好不好呀,哈哈!」

  「啊∼∼∼救命呀!」

  明慧邊掙紮,邊推搡著陳大人,一下推到了旁邊的小幾子,擺脫了陳老爺的
手陳老爺咒駡一聲。

  「這個小浪蹄子。」

  明慧狼狽的爬向老太爺的腳邊,「爺爺,求求你求求你,繞過明慧吧!!」

  明慧苦苦哀求太爺看著明慧期盼的眼神,不為所動冷冷的說道:「看來你是
不見棺材不掉淚,來人,帶三房的人來。」

  明慧傻傻的呆坐著,很快就看到自己的父親母親邊來到了堂前。

  「兒子/媳婦給父親請安。」

  是明慧的母親殷娘,父親家正是明慧的明慧看到父親母親給老太爺行禮,忙
向父母哭訴道:「父親母親,快幫女兒向爺爺求情呀,求爺爺放過明慧好不好。」

  明慧哭的淚眼婆娑。

   「明慧你居然這麼不聽話。」

  一向溫柔美麗的媽媽居然沒有幫自己,明慧覺得好詫異。

   「明慧要聽爺爺的話,爺爺怎麼吩咐的你就怎麼做麼知道麼,怎麼能忤逆不
孝順呢!」

  父親邊給明慧擦眼淚,邊告誡明慧,語氣雖然依舊溫和,但是透著一股莫名
的堅定明慧看著這樣的父親母親已經驚呆了,之後母親坐到爺爺身邊,父親被大
伯摟到懷裡,曾經的她看到父親母親來往於男人之間,以為父親母親有自己的苦
衷,可是今天才知道原來是自己太天真,她看到母親已經被爺爺剝了衣衫,渾身
上下只剩下一件小衣。

   「嗯∼∼公公,你好壞啊,媳婦得替您教訓孫女兒,還被您摸得全身發軟,您
怎麼讓我自己來呢。」

  嘴上是這麼說,可是母親手上還是逕自解了小衣,手裡揉著爺爺老當益壯的
男根,說著淫話:「公公的棒子還是這般大,媳婦可吃不消呢!」

  「媳婦的大穴這麼些年早就被操大了,怎麼會吃不下公公的肉棒的呢!」

  爺爺滿臉淫笑,兩隻手摸遍了母親雪白的身子,嘴停在母親的碩大的奶子頂
端,不停地讚美道:「孫女就是得了你的真傳,這才多大,男人還沒摸呢,就有
那麼大的奶子了?」

   「這可是媳婦的功勞,從小調教起來的,可是費了不少功夫呢!」

  三太太好似邀功一般向抱著她的老人答道明慧只看見,母親邊揉爺爺的大肉
棒,邊擡起自己的屁股,慢慢的把那大根插進下體,

  「啊∼∼∼∼∼∼」

  母親和爺爺一起發出快樂的悶哼緊接著母親時不時左右旋轉身體,時不時上
下抽插,透明的水兒澆在兩人身體相連之處,發出明慧曾經聽到過的淫穢聲音。

    「啊∼∼∼公公∼插的媳婦。。好舒服呀,嗯哼∼∼∼爽死了!」

  母親搖擺著身體,越插越快,爺爺的手也握在母親的腰上,將母親的身體上
下插拔,母親那穴和爺爺肉棒的交界處汁液彌漫,淫靡的樣子讓爺爺更加興奮,
嘴裡逗著母親。

   「媳婦真是好穴,天天被人插,還這樣夾人,真舒服呀!」

  「公公的肉棒好大好燙,媳婦快被捅破了,嗯∼∼到底了∼」

  母親揚起她素白的脖頸,露出因為情欲而更加嫵媚的臉,汗水打濕頭髮,粘
在臉上,顯得愈加的楚楚可憐。

   「大哥,輕點∼∼∼」

  明慧正看的呆怔,突然間聽到父親的驚呼聲,轉眼望去,父親被大伯父抱在
懷裡,大伯父的手還在父親的大肉棒上,緩慢的揉動著。

   「弟弟的穴,哥哥我好幾天沒操了吧,天天去伺候那些個老頭子,怎麼也不
來看看哥哥我呢,真是不乖呀!」

  「大哥。。大哥,弟弟也想你的呀!」

  父親的全身已經浮現出了淡淡的粉色,眼神迷離,在那俊美的臉龐上,顯得
格外的讓人有侵犯的欲望。

   「快一點,大哥我要,癢∼∼∼」

  父親扭動腰身,顯得已經難耐,低聲的求著主宰自己的男人。

   「哥哥這就遂了你的意。」

  話音未落大伯開始掐著父親的腰用力抽動。

   「阿!爽呀,哥哥的肉棒真好,插的弟弟好舒服呀∼∼恩∼∼阿哈∼∼∼」

  「快。快呀,好公公,快呀,媳婦快到了,好爹爹∼∼∼∼啊∼∼∼∼∼」

  明慧正盯著父親春意諳然的臉,突然間被母親的尖叫驚嚇到,「我也要到了,
媳婦真好,給你了∼∼∼∼哼∼∼∼∼∼」

  母親的身下已經湧出大量的粘液,有白色的,有透明的,母親還趴在爺爺的
身上喘息著,一動不動,這是,明慧聽到了哥哥的聲音。

   「名義見過各位大人,給各位大人請安,名義來遲,請爺爺責罰。」

  明慧看見哥哥向廳中眾人正作輯行禮,好似沒見到這荒唐的景象一般,還在
等著爺爺免禮明慧聽到爺爺用比平時更低沈的聲音對哥哥說到:

   「不礙事,名義還不到爺爺身邊來,爺爺可是好久沒疼你了呢」

  爺爺手上還捏著母親的身子,瞇著眼睛招呼哥哥到他身邊,明慧看著哥哥一
言不發,慢慢走過自己的身邊,跪坐到爺爺身邊給爺爺斟酒

   「去吧,你去伺候其他大人吧」

  爺爺對身上的母親說到母親起身答是,行了禮才退下,就這麼坐到了堂下眾
人中,馬上有許多隻手摸上母親的身子,母親繼續發出各式各樣的叫床聲,這邊
哥哥已被爺爺褪了衣裳,爺爺的手撫過哥哥還略顯稚嫩蒼白的身體,拉下哥哥身
上僅剩的褻褲,慢慢露出哥哥光潔粉嫩的下身,明慧訝異於哥哥的膚色和別個男
人不一樣,哥哥已經被爺爺的摸的漸漸情動,明慧一眼不錯的看著,突然有只手
慢慢摸上明慧的胸口,明慧嚇了一跳,扭過頭看向摟著她的人,原來是陳大人,
明慧腦中已經十分混亂,沒來得及防抗便被陳大人牢牢的禁錮在懷裡,陳大人的
手隔著衣物撫摸著明慧的身體

   「知道為什麼你哥哥那物的顏色和我們不一樣麼?」

  陳大人邊親著明慧的後頸問道

   「不。。不知」

  明慧被陳大人摸的渾身發軟,聲音小的像蚊子一般,好像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因為你哥哥自小便被當做玩物來養的,就和你一樣」

  明慧聽了覺得十分的難堪,偏生自己毫無反擊之力,被人輕薄羞辱,也只能
無望的掙紮

   「我不是,我不是,嗚嗚∼∼∼∼放開我」

  明慧還在為自己做著無謂的辯駁

   「哈哈哈,你知不知道,你哥哥就是被你爺爺親自開的苞,就在這堂上,我
還是第一次見這麼漂亮的小男孩,才十五歲,小小的男根,顏色粉嫩嫩,沒有任
何毛髮,聽說是一生下來就開始用秘藥養著,來 給爺看看你的是什麼樣的」

  明慧聽到這些話臉上慢慢爬上紅暈,羞愧難當,還得抵擋陳老爺的上下其手
,漸漸力所不逮,被脫下了襦裙裡的褻褲,明慧撲騰著雙腿,羞憤欲死,陳老爺
一下抓住明慧的兩條大腿,將她像孩子把尿一樣抱在懷裡,這才看到了明慧隆起
的陰戶,粉粉的陰戶上只有稀稀疏疏的幾根毛,小小的珍珠藏在陰戶裡頭,在微
涼的晚風中瑟瑟發抖,兩片小小的花瓣微微張開,又合上,好像在呼吸一樣,上
面還掛著點點的露珠,美不勝收陳大人將這大張這的陰戶朝向廳中的所有人看

   「各位同僚,你們看看,太傅家養出來的孩子就是不一樣,果然是天生服侍
男人的」

  陳大人一臉淫笑,眾人不懷好意的手已經摸上了明慧的陰戶

   「啊∼∼∼∼∼不要摸那,不要啊∼∼∼∼∼」

  明慧無力的癱在陳大人的身上,嘴裡的呻吟對這些色域熏天的男人來說不僅
沒有阻止的作用,反而更讓人想欺負她,陳大人翻過明慧的臉親向她的嘴

   「嗚∼∼嗚∼嗚∼∼」

  明慧只能發出語焉不詳的嗚咽聲,然後就只有親吻的漬漬水聲了。

  陰戶已被許多個男人摸了個遍,還有人將手指伸進了明慧冰清玉潔的花穴裡
,慢慢的抽動,漸漸的,乾澀的花穴漸漸滋潤起來

   「看來小姑娘也挺風騷的呀,這就有水了」

  「嗯∼∼∼∼」

  最開始的嗚咽聲也慢慢的變成了淺淺的呻吟,陳大人見明慧臉若紅緋,雙眼
迷離,手上加緊動作,扒下了明慧身上僅剩的衣物,現在明慧張著大腿光著身子
,坐在陳大人的腿上被男人們玩弄著陰戶,陳大人的嘴離開了明慧的唇,轉向其
他地方,兩手捏著明慧的雙乳,明慧的嘴裡只剩下細碎的呻吟聲,陳大人順著明
慧的脖頸親上了明慧漂亮的鎖骨,纖細的腰肢上面居然有兩個大奶子,沈甸甸的
奶子在陳大人的手裡被捏出各種形狀,

   「嗯∼∼∼不要這樣,」

  明慧現在只剩下最後想要反抗的意識,可是身體完全沒有力氣,男人的撫摸
帶給了這個從未有過男女歡愛的小女子從未體驗過的快慰,明明嘴裡還喊著不要
,可是身體已經慢慢的扭動起來,配合男人的抽插,挺起美麗的胸脯將奶子送到
陳大人的手裡,這時候陳大人和插著明慧的男人相視一笑,知道時候到了,陳大
人將明慧放倒在地板上,整個人趴在明慧身上,這時躺在明慧母親旁邊的男人猥
瑣的笑著對明慧的母親說:

   「殷娘,自己的女兒開苞,你都不看著?」

  殷娘看向明慧這邊,看到柔弱的女兒被這麼多男人圍在中間於心不忍,便起
身走到明慧身邊,將明慧抱在懷裡,輕輕拍著明慧的背說道:

   「女人都得經這一遭,過了這個坎,今後就是女人了,娘親在呢,不怕」

  手裡輕輕捏著明慧的乳房,撚弄上頭的小紅果,希望明慧舒服一些明慧的腿
被陳大人曲起,明慧靠在母親的懷裡,看到男人的大物就在自己的下體前整裝待
發,嚇得閉上眼睛,縮進了母親的懷裡,母親只能輕輕的吻著明慧的臉,轉移明
慧的注意力

   「等撐過這一回,以後就舒服了」

  「嘿嘿我來了!」

  明慧只覺得下體好像撕裂開一樣,疼得直冒冷汗,男人被明慧箍的發疼,更
加急切,用力往前一送,盡根沒入,

  「啊∼∼∼∼」

  明慧慘叫一聲,下體慢慢滲出了處子血,因著疼痛,明慧終於清醒了,也明
白自己還是失去了處女之身,被那麼多男人玩弄,才明白自己還是逃脫不了成為
母親一樣女子的厄運,男人已經在花穴裡慢慢動了起來,明慧只覺得疼,可陳大
人哪還忍得住,速度由慢變快,盡根沒入,盡根抽出,處女的陰道狹窄緊致,陳
大人只覺得好像快要升天了,明慧卻覺得異常的痛苦,緊緊抓住一邊母親的手,
殷娘安撫的親著明慧的臉,一手伸入明慧的身下,揉捏那陰戶裡的小肉芽,幫女
兒緩解破身的疼痛

   「啊∼啊∼∼好疼,娘親,好疼呀,別插了,別插了,嗚嗚∼∼」

  「明慧不哭,明慧乖,再忍忍」

  殷娘也知這事沒法子,只能安慰明慧噗嗤∼∼噗嗤∼∼處女血和明慧的春水
滋潤了陰道,慢慢的明慧覺得似乎沒那麼疼了,只覺得有奇怪的感覺慢慢升起,
癢癢的想撓

   「嗯啊∼∼嗯啊」

  明慧只覺得身體裡頭癢癢的,想要男人的大肉棒插的更深一點,再深一點,
她擡起了自己的身子,在男人奮力往下插的時候,男人察覺到她的反應顯得很興
奮,

   「小姑娘發騷了,哈哈,殷娘,你兒子女兒和你都一樣騷呀,沒操兩下就發
騷了呢」

  明慧聽到這話還是覺得有點受不了,畢竟剛剛開苞,並沒有那麼快接受自己
已經成為了獻女,今後生活的唯一目的就是用身體讓男人們開心,可是明慧無法
排斥身體裡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啊∼深一點,深一點呀」

  明慧揚起纖細的脖頸,嬌怯的聲音令人格外熱血沸騰,明慧也覺得身下男人
進進出出的地方,又酸又軟突然間好像失去了意識一般

   「啊∼∼∼∼」

  陳大人被一陣緊縮夾得一瀉千里,抱著明慧在懷裡,激烈的喘息還未平靜,
明慧便被另一個男人抱走,陳大人的男根從明慧的穴裡滑出來,明慧哆嗦一下,
有些黏黏白白的東西混著處女的鮮血便順著明慧的大腿流下來,男人們看的躍躍
欲試,有人順著剛才的精液一插到底,發出滿足的喟歎。。。

  「嗯啊,輕一點,有點疼呀」

  明慧躺在鋪了地毯的地板上,長長的頭髮鋪在深藍色的製作精美的地毯上,
隨著男人的動作弓起不盈一握的纖腰,小臉早已經泛滿紅暈,輕輕的呻吟,明顯
已經沒有多少的精力了,可是男人不滿足,扶起她的身子,讓她看著自己是如何
被男人淩辱,一進一出的情景換來的不僅是羞愧與恥辱,竟然還有視覺沖擊的快
感,還有人在旁邊肏著自己的娘親

   「啊∼∼」

  明慧的思維被再一次襲來的高潮剪斷,終於暈了過去,男人在她穴裡射完那
一炮才招呼下人帶她回去,明慧的父母哥哥依舊沈浸在欲望裡,誰也沒發現,在
今天之前還是處子之身的姑娘已經在男人的摧殘下徹底失去了意識自接客那一日
已是過去了半旬,除了要上傷藥,還要聽從燕喜嬤嬤的安排,泡藥浴,針灸,梁
朝女子自幼習房中術,獻女幼時與家中子女一同學習,及笈後,獻女開始陪客,
需得用手段保養身子,同那窯姐一般,夜裡辦事,白日裡便不拘著,上藥保養,
弄些小玩意,日後不論是外嫁,還是留在家裡,老了宗祠供養,總之日子都過得
差不離。

  若是產子,歸於男方,像是太傅府二爺,明慧的父親。

  不知父親,才養在母親身邊,不過地位極底這日傍晚,明慧帶著大丫鬟逛園
子,走的腿軟,想著進了水榭歇一會,待到坐下,看著熟悉的佈置,別的不想,
偏偏想起了那日就在這水榭裡頭,小叔叔對自己做的壞事,一時氣憤不已,又想
到幾日前的宴會,覺著自己髒了身子,又有甚好說,想的一時入神,竟未覺著有
人來了,待的說話聲近了,擡眼細看,是大伯母小嬸嬸並著大嫂,前頭丫鬟已掀
了簾子,想走已是不能了,認命起身行禮問安大伯母端莊淑靜,只看了明慧一眼
便免了她的禮,帶著小嬸嬸與大嫂坐在上首,明慧忙走到了末首的位置坐下,丫
頭上前上了花茶,果盤,大嫂只和小嬸嬸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府裡的事。

大嫂坐在小嬸嬸下首沒得話說,只偷偷看著明慧,只見明慧做的端正,心裡對她
的好奇只增不減,想著丫頭打聽到的事,想著她這麼端莊的大家閨秀,到底是怎
麼給那麼多男人肏了,會不會和自己一樣,成親了小半年,連丈夫的裸身都不敢
看,每次都拿手遮著眼睛,不知被丈夫調笑過多少回,正想著,前頭小嬸嬸見著
侄兒媳婦走神看著小侄女,一把戳破小媳婦的心裡話「你這小姑子,端莊大方,
禮儀規比那大家小姐也是不差的」

  三太太捏捏手裡的帕子,看了看自個的大嫂,只見大太太抿了口茶,瞟了眼
大媳婦,才說到:

   「那是自然,她的娘親出自大長公主,自幼當著大家宗婦教養,教出來的女兒自
然不差」

  聽到這大奶奶更加好奇,小聲的問道:

   「既然是這樣,那二嬸····」

  大太太只看了一眼明慧,沒接話只讓大奶奶沒事別打聽有的沒的大奶奶臉紅
到耳朵根,再也不敢說話了,看著還是青澀的新婦只明慧在這如坐針氈承受著別
有深意的眼光,十分羞窘,長輩沒發話,她自然也是不能走的,只得陪坐著。

  這時,二房的一個嬤嬤打了簾子進來通傳道是前院老太爺招待同期老友,招
呼明慧到前院伺候頓時氣氛尷尬起來。

  明慧漲紅了臉,狠狠瞪了眼嬤嬤,忙向著大太太二太太辭別,便匆匆走了只
聽得水榭裡二太太的聲音掩蓋不住:

   「瞧那小樣,還羞了,千人騎的騷貨同她那娘一個樣,裝的個端莊淑女似的
,沒的膈應人」

  三老爺最喜歡鉆二太太的被窩,三太太為這個時不時發脾氣已經不是一次兩
次了,眾人也由著她,自己不能發脾氣,看看別人也好說道明慧跟著嬤嬤進了前
院的堂屋,老太爺坐在主位上頭,左右下首分別坐著兩個與老太爺年齡相近的儒
雅男子,一個留著一尺多長的鬍鬚,喚作唐伯,另一位則留著兩撇半百的八字鬍
,喚作陳伯,乃是明慧陪過的陳大人的父親明慧這邊屈膝行禮,有禮有儀,進退
有度,兩個老人看著十分喜歡,其中唐伯說道:「明慧這般討人喜歡,我家芊芊
和你同齡,比你早生幾個月,有機會你兩一塊玩耍」

  這邊老太爺聽了,笑道:「那是自然,你家芊芊也是才貌出眾的姑娘,不過
芊芊似是你家老二的嫡女吧,怎的做了獻女」

  「你忘了,我家這下一輩,姑娘就芊芊一個,沒得庶女,芊芊大了容貌愈加
出色,她那色胚爹爹可不是惦記上自個閨女了,時不時動手動腳,道是我偷了他
媳婦這麼多年,他偷偷自個閨女怎麼了我竟是無話可說了,唉···」

  唐伯歎氣道這邊陳老爺抖了抖小鬍子,明慧看著和陳大人那張色瞇瞇的臉很
是相像,說道:「嫡女就嫡女,有什麼關係,我和我家那孽障早把家裡的女人睡
過一遍了,」

  看著很是不在乎的樣子幾人聽了全笑了起來,老太爺這邊支著明慧去換了衣
裳跳支舞,明慧進了後堂,看見嬤嬤備好的衣服,在嬤嬤陰厲的目光下,只得換
上,所謂舞衣,上頭是一截蔥綠綾紗抹胸,裹出明慧發育良好的乳房,下頭是同
色的燈籠褲,嬤嬤沒讓明慧著褻褲,芳草萋萋隱約欲現,手腳帶著許多鈴鐺手鐲
,最後披了件披風才敢走出去明慧站在堂前,後頭的嬤嬤強行扒了披風,退了出
去,待客的廳堂沒有門,外頭是天井,出去就是影壁,明慧背著光站在堂前,蔥
綠的綾紗什麼也遮不住,只看的三個老人蠢蠢欲動,明慧今日跳的是胡旋舞,盈
盈一握的腰肢雪白,讓人擔心會不會什麼時候就斷掉,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音,伴
著節奏的舞步,香豔誘惑。

   唐伯感歎道:

   「你家的姑娘真是色藝雙全,不像我家芊芊,仗著家裡人寵愛,驕縱的很」

  老太爺謙虛到:

   「過獎過獎,姑娘要各有風韻才有意思,你家芊芊不諳世事天真的樣子,看
著很是可人呢」

  一曲舞畢,香汗淋漓的明慧還未得休息,便被陳伯橫抱著,走進了後堂的寢
室,可見對這熟悉的很明慧淡薄的衣物很快便被脫了個乾乾淨淨,陳伯摸著明慧
的身子,親著明慧的小嘴,跳舞後疲軟的身子更是軟成了一灘水,

   「還不快幫你陳伯寬衣」

  坐在窗前椅子上的老太爺不是很滿意明湖的表現,以為明慧能明白,可惜還
得調教明慧手哆嗦的解著陳伯的衣帶,二人赤裸相對,明慧看著也很羞人,咬著
下唇,偏著頭不肯看,陳伯將明慧的頭掰正,從臉上開始一直往下親,直到停留
在雪白的雙峰上流連,遲遲不肯離去明慧被咬的慢慢情動,陳伯摸著明慧身上的
敏感帶,明慧的臉越來越紅,陳伯慢慢將手伸進明慧的私處,慢慢的揉著,只見
明慧伸著纖細的脖子,兩眼紅紅的,緊緊咬著嘴,想叫又不敢叫的樣子,十分誘


   「啊∼∼」

  「明慧小孫女的小穴真緊呢,咬著伯伯的穴不放。」

  陳伯的手在明慧的小穴裡進進出出,拿出來的手指染上晶瑩的水,陳伯將手
伸到明慧眼前。

   「看看,舒服了吧,水兒流的這麼多。」

  幾個月過去,由最初的不願到最後的屈服,對明慧來說好像過了兩個人生,
還未長成的小姑娘,被長輩故意帶進了欲望裡,如何能在像一葉扁舟的人生找到
方向。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LIVE173視訊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20 07:58:49

第二章

  天光亮了,女子閨房,雕花拔步床上,姑娘還睡著沒有醒來,躺在薄紗帳裡
隱隱若現,外頭下人們輕手輕腳,正在準備長公主家,也就是姑娘的外祖家的賞
花宴,三房姑娘雖說身份不高,可也是皇室血脈,至少正面上沒人能苛待她。

  如今 大丫頭碧荷看看滴漏,看著時辰差不多,便到窗前輕輕喚明慧起身梳
洗只見一隻蓮藕般的的玉臂伸出帳外,碧荷趕忙聊起帳子,服侍明慧起身。

  邊交代著今天的日程

  「今個兒天氣真是好,,昨個大舅太太下了帖子給三太太,三太太這兩天身
體不適,交代了三少爺帶著小姐一同去」

  碧荷打理好明慧的粉色繡花襦裙,上著煙蘿紗衣,月白蝶紋半臂,喚了青蓮
來梳了嬛髻,插一對琉璃海棠短簪,珍珠耳鐺,帶了銀項圈,前頭是一隻周歲時
長公主送來的長命富貴銀鎖,打扮妥當了,才出二門,上了馬車等到長公主府前
,已有婆子在側門邊等著,備好了轎子,等到了垂花門前下轎,便要走著進上房
了。

  長公主府明慧是來了許多回,熟習的很,跟著內院的婆子還能聊上兩句,問
問外祖母最近吃的可好,睡得安穩否進了房門,看見一個富態的老人坐在上首便
是長公主了了,長公主是先帝長姐,知道先帝去世,皇帝即位,該給的尊榮也一
點沒少。

  旁還陪著坐著大太太二太太三太太四太太,還有今年剛娶進來的嫡長子安哥
的媳婦,老人看見明慧笑道:

   「哎呦,這是誰來了呀」

  明慧對著老人一笑,朝老人行禮道:「明慧給老祖宗請安,願老祖宗福泰安
康」

  接著問過各位舅媽們

   「來來來,一家人多什麼禮」

  老人家等的不耐煩,朝明慧招手道明慧來到老人身邊,老人握住明慧的手,
問道:「你娘身子可好些了?」

  「托老祖宗的福,娘親已是好多了,大夫囑咐說不可見風,這才遣了明慧來
給老祖宗請安來了!」明慧坐在下人搬來的小幾坐在了老人的身邊道。

  「好孩子。」老人拍了拍明慧的手。

  「外婆疼我。」明慧拉著老人的手,微笑說道。

  「婆婆只稀罕這個外孫女兒了,我們這多少個孫子也比不上。」

  說話的是長公主的小兒媳,性子最潑辣,是個什麼話都敢講的。

「我呀就是稀罕外孫女兒了,誰讓你們一個個都沒給我生個嬌滴滴的孫女出來,
我也就能指望著安哥媳婦咯」

  話說著,已是到了午時,擺過午膳,明慧睡在了上房的側廂房中廂房四處擺
著冰盆,進了裡屋,桌上香爐裡點著安神香,外頭響著聲聲蟬鳴,雕花拔步床上
籠著淺紫色軟煙羅紗帳小美人睡得人事不知,小衣松了,露出裡頭大紅色繡春宮
肚兜,薄紗質地褻褲掩不住嫩白的兩條腿,貼身丫頭早不在身邊,否則怎能讓這
登徒子進了小姐的香閨

  男人一身白色長衫,見這春色盎然,能忍的住還怎麼對得起這風流相公的名號
解了腰帶,脫得只剩下貼身褲子,上了床摸著小外甥女白嫩嫩的臉蛋,俊朗的中年
男人一臉猥瑣,估計當初怎麼也沒想到,十幾年前哥幾個奸了最小的妹妹,現在還
有妹妹的寶貝女兒可肏,這母女兩長得可是真像,哪天要放一塊。。。

  嘿嘿男人親向明慧的臉,舔著明慧的唇,一直到脖子下,看著肚兜上的春宮
圖,欲望愈發火熱,手從肚兜下伸進去,捏上了明慧豐滿的胸房,嘴也沒閑著,
隔著的肚兜咬上了明慧左胸的花蕊

   「嚶∼∼」

  男人看到明慧將醒未醒,手下更重

  「呀∼∼別∼∼嗯哼,大人輕點」

  「慧慧夢裡服侍哪個大人呢∼∼」

  明慧這回醒了,待看清眼前人,驚嚇又羞憤白了小臉,看著自己身上衣衫零
散,忙亂了被子縮進床腳,看著自己的小舅舅,光著身子斜倚在床邊笑著看著自


   「小舅舅。。。小舅舅你。。你怎麼∼∼怎麼能」

  明慧渾身顫抖著,瞧著快要哭了

   「怎麼不能,前個太傅不是讓你接客了,我那同窗可是說了」

  明慧一聽,便羞憤欲死

   「嗚嗚嗚∼∼∼」

  明慧只哭著,一句話也說不出了男人長臂一把便摟過明慧在懷裡,親上明慧
的小嘴,不想她把自個的唇咬壞了

   「嗚嗚嗚嗚∼∼」

  明慧被一下得手,只兩天白羊似的腿還在撲騰,男人的手摸著明慧身上敏感
的地方,明慧本就還未完全醒來的身子更加軟,漸漸的撲騰不起來了

   「恩∼∼」

  男人一見明慧兩頰泛紅,媚眼如絲,便知小姑娘動情了這才得空仔細看小姑
娘的身子,雪白的皮肉,幼嫩光滑絲綢一般,偏胸前兩隻大奶和小巧玲瓏的身子
看似不搭配,可是手捏上去,令人直想死在她的胸前明慧感受到小舅舅如狼似的
目光,羞的全身的泛起了淡淡的粉色,臉上更是火燒一般

   「小舅舅∼∼別∼∼別看了」

  明慧雙手掩著胸前,只想找個地方將自己埋起來男人的手慢慢滑過明慧的小
腹,來到芳草萋萋的地方,摸到了一手大滑膩,手指邊在外頭靈活的逗弄著,邊
拷問明慧,逼她說開苞那晚的情形

   「嗯哼∼∼沒呀,明慧不想的呀,是他們。他們強要明慧的呀∼∼嗚∼∼」

  明慧被逼的邊說邊哭男人只能安慰

  「好好,不是你騷,是他們強要的,沒事,女人就要騷一點,男人喜歡,你
娘方面不也是一樣,貞潔烈女一般,被我們幾個兄弟在後花園強姦了,剛開始要
死要活的不肯從了,後來我們肏的舒服了,不也就肯了,都是一家人,小舅舅還
會怪你不成」

  邊說著,那手又往那更羞恥的地方去了,慢慢進出,想起滋滋的水聲

   「阿恩∼∼」

  明慧禁地被侵犯,身子都弓起來了,哪還有力氣講話,心理想著,回家定要
問問娘親,既然開始的時候不願意,為什麼後來就願意了呢,還讓兒女走上和自
己相同的道路,明慧真的很疑惑

   「啊哼∼∼∼好脹呀,不要呀小舅舅∼∼∼」

  男人看著差不多了,扶著自己的男根一下盡入,明慧一時不差,一下激靈才
反應過來,自己這是被小舅舅肏進去了,可現實已不容許她想太多,她的小舅舅
已經帶著她往那欲海裡去了

   「恩哼∼∼∼慢點呀,明慧受不住了∼∼」

  紗帳裡頭,若隱若現的兩個赤條條的男女,交纏在一起,真是好不快活雲消
雨霽,明慧躺在小舅舅懷裡喘著粗氣,一動也不想動,這是外頭才傳來本該守床
的丫頭碧荷的喚聲原來這三老爺為了好肏侄女,竟然令家丁侍衛扛了婢女去,許
他們隨意玩弄,也不知這一下午被肏了多少回明慧伸手撩起帳子,只見自家丫頭
一臉春色,衣衫雖是整齊的,可那上頭的皺褶也讓人浮想聯翩明慧看向旁邊赤身
裸體的小舅舅,眼神仿佛在問到底怎麼回事男人一笑

   「沒什麼,你這丫頭礙事,我令今個領班的侍衛帶她去好好服侍了」

  明慧一聽便明瞭了碧荷看到自家小姐的帳子裡還有個舅老爺,也沒多少驚訝
,估計剛才侍衛們也透了點底碧荷看著時辰不早了,服侍明慧洗漱,整理好妝容
,向各位長輩道了別,便回府了

   「今兒回你外族家過的怎麼樣呀」

  殷娘懶懶的倚在靠枕上問道

   「向外祖母並舅母們請了安,用了午膳,便沒旁的了」

  明慧低著頭答到殷娘聽了吃吃笑起來

   「你並這兩丫頭給人肏過了才回來的,為娘的怎會看不出,在外族家中給哪個
肏了」

  殷娘隨口問道明慧一聽臉整個紅透了,一會才吱吱歪歪道「給∼給小舅舅∼
∼小舅舅∼∼∼」

  殷娘一聽便明白了

   「那個小孽障,下手這麼快」

  問了幾句,便打發明慧回房去了明慧剛回到自己院子裡,便有老太爺院子的
婢女來請明慧去給老太爺請安。

  明慧一聽,臉上一紅藥自是知道這「請安」是個什麼意思,磨蹭啦一會,便隨著
那婢女去了進了上房的院門,便聽見男女交歡聲,明慧羞的厲害,進了堂屋的門也低
著頭不敢看直到老太爺發話,她才看清楚,屋子裡只有三個女子,卻有六個男人,已
然被肏的丟了三魂七魄,老太爺將身子從一個女子大身下抽出,大雞巴還直挺挺的,
一把摟過了明慧,手就往、明慧的交領裡伸去,明慧深知,躲也無意,順從的低著頭。

  看著大伯和另一男子一塊肏著一個女子,邊說著話,那女子嘴裡說著淫話,
不斷呻吟,沒一會便丟了,漂亮的臉上泛著情欲的粉紅,趴在那不認識的男子肩
膀上不動了,另外兩個竟是雙生子,長的一模一樣,看著年齡還小,不知及笈了
沒。

  沒一會明慧便被剝光了衣服,老太爺手往明慧身下一探,探得明慧淫水長流,
老太爺坐在床邊,從背後一下穿透了明慧的小穴。

   「啊∼∼∼爺爺∼輕點呀」

  老太爺淫笑著

   「水流了那麼多,重點也沒事,我的乖孫女。」

  說著便掐著明慧大腰抽插起來,明慧的呻吟聲也加入了另外三個女孩的呻吟
聲中,一下此起彼伏,好不熱鬧待的肏過一輪男人們靠在床邊上說著話,明慧身
邊躺著剛才的那個女孩,兩個人有一下沒一下的搭著話,知道女孩三個都姓文,
明慧問道:「可是江南文家。」

  「是呀」

  「江南文家不是清流,推崇前朝儒家學說,最是厭惡亂倫背德之事?」

  明慧奇怪的問,顯然很有好奇心女孩聽了一笑。

   「清流怎麼了,清流不也是人,也有欲望」

  明慧聽了便不再言語

   「來,小明慧。」

  一個男人招呼明慧過去,將明慧按在他的男根之上,一手還扣著明慧剛被射
過的小穴,扣得精液流的明慧滿腿都是,那男人還打趣老太爺

   「何太傅老當益壯呀,瞧瞧我這滿手都是」

  老太爺聽了一臉得意,謙虛道:

   「都是小孫女那騷穴緊的很,都給她夾出來了」

  說著還拍了一下明慧挺翹的小屁股,明慧一下往前倒去嘴裡的肉棒插的更深
,那男人發出一陣滿意的喟歎,壓著明慧的腦袋,一下一下插的更深,到了最後
關頭將明慧壓在床上,從後頭一下插進明慧的小穴,粗紅的大棒在明慧花蕊般的
小穴裡快速的進出,肏的明慧一陣求饒

   「嗯哼∼∼∼伯伯輕點,明慧受不住了,插的好深∼∼∼啊∼∼∼」

  那男人一記重擊,挺著不懂了,明慧感受到一陣熱流湧進穴裡,燙的明慧一
陣哆嗦,乳白色的液體從明慧身下流出,在床上明慧兩腿間積成一小灘水漬,看
的男人們獸欲勃發這邊文家那姑娘躺在床裡邊,半蓋著薄被,看著剛認識的朋友
和兩個妹妹被肏的大叫呻吟著,不期然想起了自己的往事江南大儒世家推崇儒家
之道,十分看不慣朝廷奢靡成風,宦官當權,世家子弟放浪形骸,背德亂倫,在
江南自成一派,並不與京城有十分緊密的聯繫,皇帝也無心和他們計較,只要不
惹事,便也不強求。

  江南世家間互相嫁娶,不願與京城聯姻,道是京中道德敗壞,自家的好姑娘
都被糟蹋了。

  然,這世上怎會有真正廉潔清明之人,讀的再多四書五經,也讀不出幾個正
人君子來,許多人不過是找一個藉口,沽名釣譽的人多的事。

  江南清流世家教養女兒最是看中德容工言,女兒家的貞潔是頂頂重要江南一
個小鎮上的莊園裡,因著主人家幾日前遣人來道過幾日將回過來莊子上避暑,莊
頭忙碌了幾天,今日便是主人家到達的日子了,莊頭帶著自己一家並莊子裡的用
人正候在門口,遠遠的已經可以看到主人家的馬車。

  一會馬車到了莊子前,兩個一模一樣的小姑娘急不可耐的跳下了馬車,引的
馬車裡的人驚呼小心,接著是一個婆子扶著個十五歲姑娘家,這便是文家的大姑
娘,怡景,怡姐兒。

  剛滿十五歲,長的是美貌動人,隨然還未張開,一副青澀的模樣倒別走滋味。

  怡景下了馬車,馬車裡出來了一個美夫人,看著二十幾的年紀,完全看不出
已經快要三十,這是文家主母李氏,喚作錦娘,怡景扶著娘親下馬車,叮囑婆子
看著兩個十四歲的妹妹。

  一行人浩浩蕩蕩進了莊子安排妥當不提忙到晚上才得空歇息,文家的當家人
文老爺這時才到莊子上。

  文老爺乃是有名的北山書院的山長,挨不過女兒磨蹭,答應了陪女兒到莊子
裡頑一家人坐在一處吃過晚飯,自去歇息不提。

  此時離莊子不過百里遠的伏牛山卻很是熱鬧。

  有不下四五十個漢子整裝待發,議事堂裡,五個大當家還在和下麵的小頭目
最後一次確認著今晚的行動流程。

  大當家虎背熊腰,臉上還橫著一條猙獰的疤痕,心狠手辣。

  二當家理財,長的尖嘴猴腮,長期刀下討生活,倒也練了一身的腱子肉。

  三當家是操練教頭,身量比大當家還高,十分健壯。

  四當家專管消息傳遞,瘦瘦高高,一臉陰狠。

  五當家乃是寨子的智囊,打扮的一幅書生樣,原是大家族的庶子,不知為何
在一天夜裡殺了一房十幾口人,落草為寇。

  這是今日逃竄的一窩土匪,被官兵圍剿,藏在了這伏牛山上,前些日子在得
知莊子的主人將要到莊上避暑,便起了打劫的心思。

  一行人準備妥當,便往偷偷山下去一行人手腳俐落的綁了巡邏的家丁及守夜
的婆子,往屋裡放了迷香。

  確認安全後和事先混進莊子的手下搜羅財務,聽得手下說道這家的夫人小姐
具是好顏色的,幾個當家的竟起了劫色的心思,一行人綁了這一家的主子和貌美
的丫鬟,剩下的扔進地窖,趁著夜色逃之夭夭文怡景一醒來就發現自己被綁著,
嘴裡還塞著布頭,心理的不安和恐懼一陣陣襲來,她看向四周發現了兩個妹妹和
娘親父親都還未醒,地下還有自家的丫鬟,春華,夏繁,秋實,冬枝。

  她這才認命,自己這是被擄了,心裡更是忐忑,不知劫匪究竟是求財,還是
……正當此時,屋外傳來了腳步聲和說話聲「迷香藥效該過來,應該醒了」

  他們說著,門來了,屋外射進的陽光刺的怡景了閉緊了眼,待怡景睜開眼,
發現屋子裡的出現了五個男人,為首的是個臉上有刀疤的健壯男人,怡景現在的
狀態已經不是害怕可以形容的了。

  她看著父親和母親相繼轉醒,待到看清眼前的狀況,母親花容失色,嘴裡只
能發出嗚嗚的聲音,但慘白的臉色顯示,母親明顯比怡景更能清楚的預見他們接
下來的遭遇……

   「啊!不要,娘親救我!」

  嘶!二當家和三當家已經撕了怡景的衣裳,只剩下肚兜裹不住那白膩的胸乳
,文夫子一臉鐵青,剛剛胸口被踹的一腳卻還隱隱作疼,靠在椅子上喘著粗氣錦
娘滿臉淚水求饒:

   「不要求你們了,求你們放過我女兒!!!」

  坐在門口的大當家笑的陰狠:

   「山中兄弟幾月不識女人味,放過了這麼白嫩的小姑娘,上哪去找女人呢?」

  「小夫人也要體諒體諒我們才好」

  三當家掀起怡景的百褶裙,粗糙的手摸的怡景心裡發毛,兩天白腿撲騰的更
厲害,二當家抓住怡景的腿,次啦一聲撕了怡景的褻褲,打開怡景的腿讓大家看
怡景的花穴,淫笑道:

   「小姑娘的穴果然是嫩的很,瞧這花苞還未開呢,要是碰上老三的大棒子,
不知要受多少苦呢,嘿嘿」

  「你們這些禽獸!!咳咳咳」

  錦娘看到冰清玉潔的女兒被侮辱,心裡疼的撕心裂肺,劇烈掙紮著,突然好
似想到了什麼掙紮的身子突然軟下來,看著面前的大當家說:

   「怡姐兒小,身子還未長開,由錦娘來服侍各位當家可好」

  大當家聽了,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一隻手捏著錦娘下巴

   「看看,小娘子也耐不住寂寞了」

  他撇了眼快要咳暈過去的文夫子

   「你那弱雞似的男人哪有我們兄弟好呢」

  錦娘看著得意的大當家,眼睛裡露出絕望的神情

   「還等什麼呢,脫了衣裳給兄弟們看看呀」

  錦娘看著面前等著看好戲的男人,無奈的閉上了眼睛,一點一點的解著身上
的腰帶,露出蓮開並蒂胭脂色肚兜,雪白的褻褲,錦娘捂著胸口,滿臉羞怯漲的
通紅,低著頭不敢看男人們肆意打量自己的目光男人們看了一會,開始不滿足了
,起哄著要錦娘繼續脫錦娘的手捂緊了胸口,淒涼的臉上滿臉淚水文夫子看著自
己娘子寬衣解帶,露出曾經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神秘地帶,雪白的身子一覽無餘
,惹得男人們一陣調笑

    「官家的女人,果然嫩的跟白羊一樣,哈哈這筆生意果然沒才做」

  文夫子劇烈的掙紮著,生氣的胸膛劇烈的起伏,可惜身為丈夫與父親,他的
無能註定他無法保護妻子與女兒

   「來,吃一吃大哥的雞巴」

  大當家已經脫好了褲子,露出黑紫的男根,又長又大,前頭像蘑菇一樣,驚
訝於和自己丈夫的不同大當家看著錦娘眼裡的震驚,得意洋洋的抖了抖那肉棒子
示意錦娘過來給他做口活錦娘慢慢移動著步子,卻無法不讓自己去看那男人碩大
的性器大當家等的不耐煩,一把拉過錦娘,龜頭在錦娘嫣紅的小嘴上蹭來蹭去「
把舌頭伸出來」

  大當家命令道錦娘顫巍巍的將自己的舌頭伸出來

  「舔一舔」

  錦娘按著大當家的吩咐照做,發現事到臨頭也沒有這麼難

   「啊……不錯,揉一揉下面對,就是那」

  粗大的男性在女人的小嘴中進出,大家都顯的欲火難耐,目光轉向的地上的
婢女,這些婢女都是陪伴著怡景長大,與怡景年歲差不多的家生子,正是豆蔻年
華幾個男人各有手段,先給她們點甜頭,再來就簡單了當幾個婢女被男人盤弄的
已經開始發出易碎的呻吟,在另一邊,大當家和錦娘兩人已是不著寸縷,大當家
將錦娘扔在了房裡的通鋪上。

  大當家的手在錦娘身上來回,親著錦娘的脖子和乳兒。

  一嘴嘬著錦娘右乳,一手往錦娘身下探去,錦娘的身上只剩下一件小肚兜,
遮不住洩露的春光,被綁在椅子上的怡景看著,滿臉淚水,嘴裡嗚咽不知道在說
什麼,娘親代替自己受辱,想必十分悲痛。。

    「哎呀,別,那兒別……」

  「哪別呀,是別吃你的大奶還是別碰你的騷逼呀,恩!」

  「啊!」

  錦娘一聲驚呼,大當家已經掰開了錦娘的兩條骨肉均勻的美腿,欣賞錦娘的
陰戶,還把手指伸進了錦娘的花穴裡,粗魯的扣著,濕潤的甬道隨著呼吸一吸一
吸,大當家露出快慰的表情那樣私密的地方居然被插進了陌生男人的手指,錦娘
心裡覺得無比羞恥,可是卻又隱隱的帶著興奮,無法抵擋,那花朵似的嫣紅小穴
裡慢慢就出了清澈帶一點點混濁的蜜汁錦娘搖著頭,嘴裡只哀求著

   「不要,不要……」

  大當家舉著他的利器,粗黑的,硬挺的,和大當家魁梧的身子一樣令人感受
到無端的恐懼錦娘看著男人擡高自己的腰,嗞的一下,將男根盡入

   「恩哼∼∼」

  錦娘咬著呀,受不住這強大的刺激,比丈夫大了許多的男根,錦娘感覺自己
的小穴好似撕裂一般,卻顧著臉面不願自己發出可恥的呻吟,可是哪有人會放過
她呢,大當家見她一聲不吭,更是用力搗弄,如鐵杵一般,進進出出帶出殷紅的
穴肉和飛濺的淫水,粗魯的抓著錦娘挺翹細嫩的乳房,惡狠狠的說道:

   「裝什麼貞潔烈婦,明裡喊著不要不要的,心底裡不定也麼想著哥哥的大雞
巴吧,哈哈」

  「啊恩……啊恩……!」

  大當家見錦娘是應也不應一句的,頭一低就咬上了錦娘的乳頭

   「啊……」

  錦娘疼得尖叫一聲,滿頭是汗,只抓緊了床單肉棒一下一下磨著錦娘穴肉和
外頭的小肉芽,錦娘的身上泛起淡淡的粉紅,臉上都是汗水,嘴唇咬的發白,臉
上卻陣陣潮紅,露出難耐的神情。

  文夫子一介書生,手無縛雞之力,雖是房事不濟,然錦娘一大家閨秀,自幼
被教導端莊賢淑,原先無人比較自是不知,現在有這麼個天賦異稟的男人,即使
沒什麼房中技巧,也令如狼之年的錦娘十分受用。

  加上文夫子疼惜嬌妻,行房是更是溫柔,卻不知,端莊的錦娘反倒喜歡粗魯
一些的。

  可能錦娘自己也不知,直到今日,在下賤的山賊手下,錦娘才體會到無邊的
快感在攀升,穴裡的泥濘,越來越重的酸脹感,令錦娘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聲,最
後在大當家的一陣猛插下,錦娘終於得到了嫁為人妻的第一次高潮,她弓起了身
體,嘴裡歡快的呻吟聲抒發著難以承受的快感。

   「啊……啊……」

  高潮過後的錦娘好似從水裡撈起來似的,手指都懶得動一根,更是看不到她
的丈夫,在看到她在別人身下欲生欲死的攀登極樂,快要咬斷了那一口白牙。

  怡景看著母親從最開始的抗拒到最後的深陷其中已經變得面無表情,更別提
被奸的欲生欲死的四個大丫鬟,他們輪流的上著幾個女人,不知多快樂,哪還有
人管怡景之後的日子,怡景看著娘親和從小陪著自己長大的丫鬟和各式各樣的男
人調情做愛,她找遍了附近的小院子也找不到自己的兩個妹妹,每天都要哭上幾
遍,對未來一片茫然這日,只隨意披著件男人外袍的錦娘進了分給怡景的房間,
這幾日錦娘過的好似神仙,最開始的廉恥突破之後,再也沒有什麼能抵擋她的欲
望了。

  怡景看著錦娘衣著不整,皺褶眉道:「娘親怎可衣著不整。」

  錦娘笑著道:「你那幾位叔叔,從來不看場合,穿了也沒用。」

  「娘親你怎可如此…如此不知廉恥。」

  怡景紅著眼,心理的委屈無處傾訴,瞧見自個娘親如此作為,憤然道:「娘
親難道忘了那是打劫咱們的山匪,個個下賤胚子怎麼哄著娘親忘了父親和女兒,
還有妹妹,妹妹還不知在何處呢!」

  已經便掩面哭泣只見錦娘嫵媚一笑,坐到床上,那閨秀的儀態沒變,可那半
露的香肩,粉紅肚兜遮不住的酥胸無一不在刺疼怡景的眼。。

「娘親如今在這山上快活的很,失貞婦人回去不過爆病而亡一條路,倒不如在這
陪著那些哥哥們,過一日是一日罷了」

  「娘親!」

  怡景已經趴在錦娘的懷裡哭錦娘撫著女兒的背慢慢說道:

「聽聞京中風氣十分開放,並不苛求女子貞潔。不似江南,守著儒家大義,女子
行差踏錯一步即是萬丈深淵,將來若是能離開這寨子,倒不如投奔你外祖,你外
祖年事已高,你幾個舅舅,姨夫皆任朝廷官員,聽說你表妹纖纖年紀比你還小,
已是被全家男人都肏過了」

  錦娘說著自個都臉熱「什麼,全家?舅母都不管的麼?」

  怡景聽了驚駭,對這樣驚奇的事不敢相信

   「哪還有錯,你想在深閨之中,哪裡曉得大千世界,京中還有那獻女,是家
中專門挑的女兒,用來宴請賓客時陪客用的,誰都肏的」

  怡景聽得心驚,對從來沒有聽過的生活感到好奇,就像是明知妓女低賤,待
看到嫵媚放浪的青樓女子,也想要知道是否也和小書中描寫的那樣香豔,無關其
他,人之欲望也待聽的娘親斷斷續續說完京中各種軼事,怡景的心結好似解開了
不少,紅著臉趴在娘親腿上,呆呆的盯著地板,卻看見娘親的腿根流下來一些濃
白的東西,怡景順著一摸,誰知摸進了一處芳草萋萋,水流潺潺之地,霎時紅透
了臉錦娘被女兒突襲了那私密之地,饒是已經不少的男人,還是害臊的很,只看
女兒盯著手上濃白的東西楞神,低聲問道


   「阿景可知那是什麼?」

  「那是什麼東西?」

  已經楞楞的問道

   「那是你叔叔們留在娘親身子裡的精兒」

  錦娘紅著臉解釋道

   「他們,他們為何要在娘親身子裡留這個?」

  錦娘聽了愛笑,才答到:

   「傻女,男女交合,男子將那子孫根入到女子花穴內,抽插往來,待那快樂
時便會泄身,那精自然是留在女子體內了」

  怡景聽著,便想到了那天大當家在和母親交合之時,也有這濃白之物噴出,
羞的直往錦娘懷裡縮從此之後怡景不再日日以淚洗面,雖身處狼窩但還像在家裡
一般,呆在屋子裡做女工,讀些閨訓話本,話本中的書生小姐,丫鬟少爺,怡景
看的入迷,絲毫沒有留意身邊站了別人,直到

「阿清香汗淋漓,早已承受不住,將軍卻不肯放過……」

  「五爺!」

  怡景嚇得跌進椅子裡,慌張的臉上佈滿紅雲,眼神閃躲的瞅著五爺五爺臉上
是溫和的笑和從前並無不同五爺坐到床邊,拾起被怡景丟在地板上的話本,話本
上還有香豔的圖,雖然半遮半掩,卻畫的極勾人,怡景看的臉熱,低著頭不敢看
人五當家看著怡景滿面羞紅,招呼怡景坐到自己身邊,輕輕摟了她的肩,怡景莫
名覺著不適卻又掙不開,急著直動彈,五當家另一隻手制住了怡景的手腕,將怡
景半摟進懷裡,湊到她耳邊,好似講私話一般,聲音卻不小

   「怡景是不是想要男人了?」

  怡景羞的要命,偏偏男人還往她耳朵裡吹氣,怡景渾身發軟,話本看的興起
,又被男人一撩撥瞬間丟盔棄甲,怡景軟軟的攤在五當家懷裡,任由男人上下其
手,嘴裡哼哼唧唧只聽的見

   「……五爺……爺……嗯哼……」

  沒一會,怡景便被五當家抱到了床上,褪了衣物帳子裡,男人側躺著摟著小
姑娘在懷裡,手上手下不老實,五當家邊在怡景耳邊講著那些個話本,便挑逗的
怡景情動摸著那百花深處流水潺潺,順著那水流,一根手指呲溜就鉆進去了,緩
緩開拓河道,水流的漸漸急了,小姑娘也喘的越來越厲害漸漸一指變兩指,揉到
一處,姑娘驚了一下

   「不要……恩……」

  連聲音都變了男人了然一笑,重重的專挑那塊肉輕攏慢撚抹複挑,如願以償
的看到小姑娘越來越壓抑不住的呻吟,抽搐的身體,那滾燙澆下的泉水,這才挺
起提槍狠狠的戳進去。

   「啊……好疼……疼……」

  怡景臉上刷的慘白,剛才的旖旎一下散了,現在只有酸酸脹脹,又疼又麻的
感覺充滿身體的每一處怡景現在腦子一片混沌,隨著男人的動作忽上忽下,如水
中扁舟,酥酥麻麻的感覺慢慢取代疼痛,腫脹的身下一片泥濘,濕濕滑滑男人的
陽具一下一下抽插在其中,每一下都把細小的穴道撐開來,令人看著膽顫驚心。

   「嗚嗚……求你了!」

  「小姐的身子真是美味,小生怎麼也吃不夠呢」

  五爺看著怡景皺在一起的小臉,身下的利器動的越發的快。

   「啊……」
   
               (完結)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