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不倫戀情]

真相2099

[複製連接]
查看: 108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humsuploh
侯爵 | 2016-9-23 15:24:01

射而出,直指
天花板:「你看!我的弟弟又黑又胖,頭上亮光光的還是個禿驢哩!」   媽媽差點捧腹大笑,忍住笑,媽媽偷偷打量幾眼,嘴裡不屑的咒罵:「死
賊禿!臭賊禿!好不要臉,愛現寶!」   「嘻..我的小寶貝!還不快過來給哥哥干!你看你的大腿都濕成一片,
哥哥的死賊禿插進去,一定讓你爽歪歪、暈陶陶!」爸爸涎著臉說,剛剛的故
作風雅老早消失的無影無蹤。   「呸!下流!」媽媽紅暈滿面的叱道。   「那我就看夜景去羅!」人還沒爬起來,媽媽已經乳燕穿林的撲進爸爸懷
里,小手搥著爸爸的胸膛,佯嗔的說:「壞人!壞人!原來你這麼壞..又好
色...」只見粉嫩的股溝坐歪了一把大火鉗,媽媽反手握住火鉗,轉眼就要
塞入蜜窟。     ︿           ︿           ︿   「滋滋滋滋..」當爸爸的陽具緩緩沒入媽媽的陰戶當中,我的"時空狀
態顯示手環"開始震動起來,微弱的黃色光芒一明一滅的在手腕上閃動,我略
為遮住,以免被爸媽發覺。   (咦!時空紊流產生!這麼巧,就在這緊要關頭!)我懊惱著,掀開手環
附帶的時空定位儀,上頭居然顯示:"紊流產生年代2069年、座標:所在
地、程度:107MUS"。   不會吧!這個時候所有時空特警全在歡聚當中,理應不會有人進行時空旅
行,而不同時間出發的旅行者,頻率不同,不會感知到我的手環當中,唯一合
理的解釋就是時空紊流的產生完全肇因於我,然而我什麼也沒做呀?
(作者按:手環感知頻率是隨時間而變動的,去年出發的時空旅者不管在什麼
年代其警訊將不會傳到我的手環,自有去年的時空特警(包括我)會去處理它
!)   「寶貝!你的小肉縫濕透了..泡得哥哥的雞巴熱呼呼的..妙..妙極
了..荷..就讓哥哥好好的干你...」爸爸扯開媽媽雪白的臀肉一起一落
的抽插起來,我看到兩片陰唇紅潤而飽實,夾著陰莖忽進忽出。   「滋滋滋滋..」"紊流產生年代2069年、座標:所在地、程度:3
65MUS"(這..這..這到底哪裡不對了??)紊流程度逐漸上升,我
冷汗直冒,不知道哪裡出錯。   「哦..啊..啊...好禿驢哥哥..插得妹妹..真爽...它好大
...好能幹...頂到人家花心去了....」媽媽頻頻浪叫,大股的淫水
浪濕爸爸的胯下。   「哦..啊..哎呀..它塞得我好脹..好滿...你..不要磨..
不要磨...再磨..人家就脫了...」爸爸大手翻轉,中指指節搓著媽媽
的陰核左右磨動,磨得媽媽頻頻討饒。   那充血的陰核就如同一顆小肉柱,緊緊貼著湯水淋漓的陰莖,越磨越透,
紅得像是加州櫻桃,還蘸著晶亮的蜂蜜,讓我看得雙眼發直、口水直流。   我幾乎站到兩人中間,只差推開爸爸、代父出征。   「咬..咬人家的奶頭嘛...」媽媽捧著豐乳,擠出兩粒櫻紅的乳頭,
送進爸爸嘴裡。   「嘖...啾..你真是小淫婦一個...我吃....吃你的奶頭..
..」爸爸咬著媽媽豐滿的雙乳,語焉不詳的說。   「啊..呵..痛呀..你好狠...咬...咬掉以後可沒有了..」
媽媽爽疼難分的溢出眼淚。   「哎..哎呀..你的小洞洞縮得小弟弟受不了了....」媽媽因為負
痛,陰道一縮,害得爸爸一陣鬼叫。   「壞人...你咬我..我就咬你...用我的妹妹咬你..啊...我
咬...啊啊...我咬...哎哎呀..哥哥...你..你弄死我了..
啊啊啊..舒..舒服死了..」媽媽縮著臀肉,刻意的收緊陰道,沒想到心
底一盪,連自己也禁受不住。   「滋滋滋滋..」"紊流產生年代2069年、座標:所在地、程度:1
550MUS"(快接近紅燈了!怎麼辦!)我放眼四顧,房裡沒有任何異狀
,難道爸媽不應交媾,而我不應該因此出生?   「啊..啊啊..妹妹的好淫穴..美..美死了..我快..快..」
爸爸呼吸急促,陽具挺送越來越快,兩個人的軀體奇異的扭曲在一起。   一陣強烈黃光入眼,"時空狀態顯示手環"幾乎震麻我的手腕,我低頭一
看,紊流程度到達2495MUS,再五個MUS數值就進入紅燈警戒狀態,
那表示時空時空錯亂已經造成,將有人、事因此逐漸消失,而我將面對上級繁
復的審問與刑罰。   忽然感覺周遭發出一股刺眼的強光,天地間劇烈的抖動,我身體每一處細
胞全波波作響,(難道即將受時空錯亂影響的人就是我?)我汗如雨下,開始
考慮該不該分開欲仙欲死的爸媽。   「嗤!」空氣中響起輕微的破空聲,我的頸后一麻,整個人剎那間失去知
覺。     ︿           ︿           ︿   醒來的時候,我看到同事阿德的臉,阿德是跟我同組的時空特警,在三十
六個時空特警里就屬他跟我感情最好,因為我們是同一所大學博士班的前後期
校友。   我很驚訝在這裡看到他,揉揉發昏的腦袋,我問:「阿德!你怎麼會在這
里?」   「我才要問你,你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他睜大眼睛看著我。   「這..這...」我自知理虧,不覺有些詞窮。   「難道你不知道私自搭乘霍那儀從事時空旅行的嚴重性?被上級抓到可是
會被革職的,如果釀成災害,更會從重量刑!」阿德正色說。   「這..這我沒忘記!」我訥訥的說。   「那你還敢做這種事情?還差一點造成時空錯亂!我就是因為手環上的警
戒狀況來到這裡的。」頓了頓,他皺起眉頭問道:「你該不會想利用霍那儀發
時空財吧?」   「不..不..你認為我是那種人嗎?」我急忙分辨。   「還是你想動你祖先的手腳,改變他們的命運?」阿德又問。   「不不..逝者已矣,我怎麼敢動這種親屬鏈的主意,一不小心我可會消
失不見的哩!」我額頭冒出冷汗,雖然我只不過想看看素未謀面的爸爸,但阿
德的猜測也相去不遠了。   「那到底是什麼理由讓你回到2069年來,不僅造成黃色警戒狀態,還差一
點進入紅色警戒,你要知道,現在值班的特警是我,東窗事發之後可是會牽連
到我身上,如果你不據實以告,我看我就把你押回局裡等候上級發落吧。」阿
德作難的說。   我躊躇良久,心想阿德是自己的好友,應該能夠理解自己的苦處,於是我
一五一十的說出我回到這年代的緣由與經過。   「你說你一直穿著隱身衣?」阿德聽完之後奇道。   「是呀!」我回答道。   「也沒有同爸爸媽媽交談?」阿德又問。   「嗯!」我點點頭。   「那就奇怪了!照理應該不會產生時空紊流才對!」阿德好生納悶。   「我也感到莫名其妙,還以為湊巧又有申請者進行時空旅行,還來到同
一時間點,不過想到你們聚餐應該還未結束,而申請者進入同一時空的機率
更是微乎其微,這..這實在讓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也皺起眉頭。   兩人面面相覷,許久猜不透其中奧妙,阿德忽然問道:「我看過時空定
位儀,地點就在房間里沒錯,你真的沒有動你爸爸媽媽一根手指頭?」   我回想一下,苦笑道:「用眼睛看算不算?」   阿德拍我一掌,笑罵道:「廢話!當然不算!除非你能用眼睛強姦你媽
媽?」略為一頓,他又問:「你記得黃色警戒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嗎?」   「...」我低頭沈思,好一會兒我�頭道:「是在我父母親開始..
開始性交的時候...」說到自己父母親的親蜜行為讓我臉皮發燙,但想起
阿德在房中一定老早將衣不蔽體的爸媽全看進眼裡,自己似乎也不必太過在
意,於是我接著又說:「好像就在爸爸剛..剛插進去的那一瞬間!」
  
  阿德忍住笑,又問:「然後呢?」   「然後警戒值就一直上升...」我照實陳述。   「一直上升?伯父伯母做愛讓警戒值一直上升?這倒奇怪!他們做他們
這年代應該做的事,又沒有不當外力介入,為什麼會這樣?」阿德蹙著眉頭
納悶道,好半晌,他又問:「你記得什麼時候逼近紅色警戒嗎?」   「就在他們越來越亢奮的時候!」我回道。   「快射精的時候?」阿德問。   我想了想,點頭道:「應該是吧!爸爸說他快不行了!大約是快射精了
!」   「我知道了!」阿德忽然兩眼放光,肯定的說:「你瞧瞧現在手環上的
警戒值是多少?」我低頭一看,80MUS、黃色警戒範圍,依然有紊流存
在,但比2495MUS已經好上太多,我茫然道:「你的意思是...」   「我用麻醉槍把伯父、伯母也麻醉了,那時候伯父應該還沒射精,而警
戒值卻大幅下降,由這點難道你沒辦法聯想到什麼?」阿德面有得色的望著
我。   「你的意思是指...」我訥訥的說,對於心中未成形的想法難以確定
。   「就是伯父不能射精,如果射精下去,可能讓伯母受孕,懷有孩子,那
是不應該產生的結果,換個角度來說,就是那個男人並不是你的爸爸!」阿
德振振的說。   「可是..可是你看看這個懷錶..裡頭的相片就是那個男人,我母親
說他就是我的父親...」我掀開表蓋,遞給阿德。   阿德略一審視,笑著說:「歷史是多面向的,每個人所看見的歷史並不
一定就是真實的歷史,這世界存在太多盲點讓我們窺探不透,某些你心中所
謂的事實,卻是旁人刻意塑造出來的。」   「譬如現在伯母在昏睡當中,某個男人進去強姦了她,生下了你,也許
那個人那才是你的生身父親....」阿德說。   「不會吧!」我心中一急,連忙道:「那我們快回房間看看....」
忽然看見阿德強忍住笑,我奇道:「怎麼了?」   阿德指著前方,笑著說:「房間不就在前面嗎?我們一直監看著呀!」
我急忙轉頭往玻璃屏幕看去,哈!果然"天之涯"旋轉餐廳就在正前方,我
們的飛行霍那儀就停在圓弧型的天花板上,爸爸、媽嗎還昏睡著,連衣服都
沒穿好。
  
  「嘻..伯母的身材真好..」阿德噙著口水說。   「啐!」我賞他一巴掌,問道:「有人進去嗎?」   「你希望有嗎?」阿德反問。   「最好不要!」我急忙說道,畢竟,誰也不想自己是強姦的產物!
   
  微薄的星光讓媽媽的軀體更加美的不可方物,好一瞬間,我跟阿德都看
的失神了,然而手腕上的震動卻讓我赫然覺醒,我翻腕一看,550MUS
!我大吃一驚,焦急道:「怎..怎麼警戒值又上升了?」   警戒值一路由550-650-750-850向上攀升,阿德急道:
「一定是麻醉針的藥效要退了,我們必須馬上把伯父趕跑,否則他們又會再
來一炮。」   「來不及了!我們必須回到剛麻醉他們的那一刻!」房裡頭的男女已經
醒了,兩個人乾柴烈火般的又扭在一起。    ︿           ︿           ︿   爸爸媽媽已經昏睡了!透過特殊目鏡,我看到隱形的阿德將我扛出房間,
直往霍那儀奔去。   那是許久前的我及阿德,阿德擊昏我,帶我到霍那儀里詢問一切。   牆上的時間是九點十五分,因為長短針形成直線,所以我特別注意了一下
。   這是我第二度進入客房,阿德也是,我們兩個人站在床前注視著床上衣衫
不整的男女,男人臉上的汗漬未乾,陽具滑脫出女人的陰道,血管猶自卜卜跳
動。而女人慵懶的側躺一旁,鮮艷的陰唇緊緊闔著,有晶亮的黏液裹在縫隙之
間。   女人是我的媽媽,因為才經歷過巫山雲雨,渾身綻放出玫瑰花般的色澤。   我取過被褥稍稍遮蓋媽媽,不想讓阿德佔去便宜,阿德倒也識相,扯著男
人直往走廊而去。   我跟著兩人來到門外,阿德示意我取消衣服的隱身功能,他拿著麻醉槍把
男人弄醒過來。   大夢初醒,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只見他揉著眼睛,一臉茫然的問:「你.
.你們是甚麼人?我..我怎麼會在這裡?阿怡呢?」阿怡是我媽媽的小名。   「我們是餐廳維安部的警衛,你難道不知道你做了什麼壞事?」阿德惡聲
說。   「我做了什麼壞事?憑你小小一個警衛也敢質問我,難道你不知道我是有
來頭的?」男人輕蔑的說。   「什麼來頭?」我插口道,很想知道他憑什麼搞上媽媽。   「哼哼!我是羅星,我爸爸是特區議會議員羅維,怎樣?嚇得屁滾尿流了
吧!」他作勢拍打身上的衣服,沒想到自己赤身露體,手沒拍下去,眼中卻露
出惡毒的目光。   「羅維議員?我根本沒聽說過。」我厭惡他勢利的嘴臉,一靴踢在他腿彎
上,恨恨的說:「好一個下春藥迷奸少女的議員兒子,想來你的議員爸爸也沒
啥了不起。」   男人吃痛跪了下去,他咬牙切齒道:「你不要含血噴人,裡頭的女人是我
的女朋友,我們是你情我願,根本不是你說的那回事。」頓了頓,他盯住我們
說:「敢踢我?我明天就讓"天之涯"餐廳歇業,你們喝西北風去吧!」   真是死鴨子嘴硬,我淡淡的說:「是這樣嗎?你剛進餐廳,我們早偵測出
你身上有禁藥反應,現在空杯子還在房裡,我們只消簡單化驗一下,很快就可
以知道你下的是什麼葯?」   男人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張口結舌老半天說不出話來,我知道議員最怕這
種狗屁倒竈的事,名譽是他們獲取選票的唯一利器,就算維持虛偽的表象也是
好的!   「說!為什麼要下藥?人家陪你上這兒來,也許老早就有跟你上床的打算
?」我問道。   「...」男人支吾許久,眼看我們沒有善了的打算,他總算說了:「我
..我怕她太文靜...不夠騷...我比較喜歡淫蕩的女人....」   「他XX的!第一次你要人家多騷?要騷你不會找妓女去....」阿德舉
起腳又想踹下去,男人狼狽的向後閃躲,慌忙說:「妓女..妓女太髒了..
...」   我心頭火起,扭住他的頭髮將他拉了起來,我瞪著他說:「原來你一點也
不愛她,只當她是乾凈的妓女,呵呵,還好我們維安部的儀器夠先進,你的一
舉一動全被記錄下來了,我會將你使用的茶杯送往化驗,結果封存在我們部里
頭,以後你最好給我消失在那女人面前,要敢再糾纏,我就將資料交給警方。
」   「奇怪!你管我愛她不愛...」他喃喃的說。   「羅哩巴唆!還不快給我消失在眼前....」我真的踹了他一屁股,嚇
得他衣服也沒拿,光著身子就消失在走道盡頭。     ︿           ︿           ︿   警戒值又降回80MUS,阿德覺得事情已無大礙,先回到局裡作掩飾工
作,而我覺得沒看到自己爸爸有些可惜,千拜託萬拜託才得到阿德首肯,多在
這年代停留幾個小時。   「反正我已經違反規定,就讓我得償所願吧!」我是這樣央求他的。   阿德好生為難,最後我答應他,如果上頭髮現查辦下來,我會擔下一切責
任與後果,他才勉為其難的答應我。   「可是你不能引發紅色警戒,紅色警戒的記錄通達局長室,是我無法掩飾
的,我將因此連帶遭殃。」阿德鄭重的說,看我一臉慎重的模樣,他總算安下
心,微笑著說:「唉!我很能體諒你的心情,做人子女的,誰不希望見自己父
母親一面。」微微一頓,他又說:「可是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都不能阻止該
發生的事情發生,就算髮現自己爸爸如何不堪,那也是你的宿命。」   「知道了啦!我會謹守分際的!」   「呵!伯母一定還會有豔遇的!其實我還真不想走。」阿德上了飛行霍那
儀,很快消失在夜空之中。   我盤腿坐在床沿,隱著身,透過目鏡我可以看見圓弧型天花板外有一具飛
行霍那儀停在那裡,裡頭的我大概剛剛清醒,正同阿德解釋偷跑到這年代的諸
般緣由。   媽媽因為麻醉針的藥效正迷糊昏睡著,漆黑的髮絲稍嫌淩亂,鼻息徐緩有
秩,微露的酥胸皎潔而耀目。   她的腿露在被褥之外,瘦不見骨,盈白而修長,一如兩根筆直的玉筍,在
淡淡的天光下吐放豪光。   (媽媽!原來爸爸是讓我給趕跑的,但那人不是我的爸爸,一直以來你都
誤會了!)我站起身子,在媽媽臉上輕輕一啄。   媽媽細緻的肌膚傳來淡淡的女人香,吻在口中,暖滑可口,我靠得近了,
一股青春甜膩的氣息撲上臉頰,是媽媽徐緩的鼻息,薰的我腦中一片空白。   「嗯..哦..」媽媽發出輕微的鼻息,大約麻醉藥效即將消褪。   「嗤嗤嗤嗤...」"時空狀態顯示手環"的震動再度讓我回過神來,我
莫名所以,瞥了一眼停在天花板外的飛行霍那儀,腦中靈光一閃,暗叫要糟:
「半小時前我跟阿德是看見房裡蘇醒的兩人才回來的,而現在我隱著身,房裡
只剩媽媽一人,那麼窗外的兩人將不會看到糾纏中的爸媽!」   「他們沒看見床上糾纏的男女就不會回來趕跑"爸爸",不趕跑爸爸我就
不會待在這裡,如果當時我們採取不同的作法,那麼時空的前因後果將無法連
貫,所有的事情將亂成一團....」我好不容易平復的心情馬上又焦躁起來
,額上的汗水再度涔涔而下。   「這..這..這該怎麼辦才好?」掀開手環上的時空定位儀,只見警戒
值上升速度極快,已經接近450MUS,眼看天花板外飛行霍那儀中人影晃
動,已經到了千鈞一髮的時刻,我情急智生,迅速脫下身上的衣物,跳上床就
跟媽媽抱在一塊。     ︿           ︿           ︿   人類自從可以在時間中穿梭旅行之後,很多事情變複雜了,原本日常生活
中微不足道的事情,也許牽繫全人類的盛衰興亡,就算我身為空間物理學博士
,也無法預知其中的重要性。   像芥川事件就是典型的範例,因為時空旅者不小心移動了一個花瓶,而花
瓶意外擊斃了一個小孩,那個小孩不是別人,就是2056年發明"擬重力系
統"的日本人,影響所及,幾乎所有空中建築一時間消失的無影無蹤,那是一
場讓人心悸的災難!後來雖然利用"事後補救機制"加以補救,在世人心中早
已不復記憶,然而對於參於其中的時空特警如我,始終是心中的一大惡夢。   於是乎,對於過去的種種,我無不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情加以對待,有生命
的、無生命的,皆是歷史軌跡中不可變異的要素,他們必須以最正確的方式與
位置存在著。   我不知道什麼事情將引發災難、什麼事情會改變歷史,我只能依照"時空
狀態顯示手環"的數值判定事情的重要性,決定自己當下的所作所為。   這個時候,我唯一能解釋時空紊流產生的原因就是窗外的我和窗內的我,
沒有其他時空旅者,所以問題一定發生在我,如果我無法讓自己的行為自圓其
說、前後連貫,那麼我將造成嚴重的時空錯亂,那需要更複雜且費心的事後補
救措施,並且無法不讓上級得知。   當我擁著熱火一般的胴體時,我發現我的判斷是正確的,因為,手腕上的
震動開始減緩,雖然沒有停止,但數值就停留在550MUS附近,我想這時
候窗外的阿德跟我已經看見赤身露體的我,轉頭一看,果然窗外的霍那儀已經
消失不見。   卸除目鏡,我意外碰落一件物事,只聽東西掉落地面發出喀喀的碰撞聲,
我往床下一看,是我的銀鑄懷錶。   劇烈的碰撞開啟了表蓋,裡頭的時間還停在九點四十分,我怕待會忘記帶
在身上,撿起它,就塞進自己褲袋裡頭。   「唔...阿星...你好壞...把人家弄暈過去...」懷裡的媽媽
醒了過來,暖玉溫香的肉體開始扭動,她咬著我的耳朵,並沒有發現個郎早已
易人。   我緊緊貼著她的臉龐,防她看清我的面容,只覺胸膛前兩團暖肉不住顫動
,堅挺的乳頭頂得我心頭髮盪。   「好哥哥..我...我...渾身發燙...還..還想要...」一
雙滑如凝脂的玉手握上我最敏感的地方,一股騷熱黏糊的感覺由胯下傳來,原
來媽媽將我的陽具貼上她的恥唇。   「你..你還這麼壞...比剛剛還壞...這次我一定不會輕易放過這
個死賊禿...」媽媽在我硬得發脹的陽具上前後磨動,滑溜的嫩肉搔著我的
陰莖、揉搓我的龜頭,我看著白雪一般的脊背,意識到這是自己的母親,心中
一股異樣的感受油然而生。   這有著誘人肉體的美麗女人是生我的母親,也許未退的春藥讓她冶盪不堪
,但沒有了春藥,我依舊為她屏氣嘆息。   我這樣與媽媽肉帛相見在生我之前,到底算不算得上是亂倫我也不得而知
,我只知懷裡的女人幽香、暖滑,兼且風姿撩人,我頭昏腦脹,陽具不住跳動
,只想找一個桃源勝地,洗滌我一身慾火。   「唔...啊...啊...好老公...好哥哥...它越來越大..
.越來越熱..你..你趕快進來....」媽媽磨得我滿胯春水,只見她發
絲在淡藍天光下飄飛舞動,呻吟越來越浪。   「唔..不..不...」腦中一絲清明猶存,我知道真的插入媽媽陰戶
當中,也許事情便再難回頭,畢竟,肉慾容易淹沒理智,升火待發的火箭很難
不發射升空。   也許,人類的毀滅就在我的一念之間。   所幸,手腕上的震動並沒有加快震動的跡象,算時間我跟阿德也該趕走那
個叫"羅星"的討厭鬼,只要我沒做出不該做的事情,時空紊流一定就此平復
下來。   「哎呀..你還逗人家...人家都快癢死了..你...你還一直停在
外面...」媽媽嘴裡發出嬌嗔,感覺陽具被人握住,霎時吞沒在一個暖洋洋
的火爐當中,我心膽俱碎,只覺大禍臨頭,不知將有什麼大事即將發生。   麻癢的肉莖獲得了紓解,一陣陣快美的感受沖向脊椎,媽媽雪白的豐臀微
微開敞,波濤洶湧的蜜窟一下下撞擊著我,房裡頓時響起淫穢的水聲。
 
  (奇怪?怎麼手環沒有加快震動的跡象)預期中的危險沒有發生,我有點
突兀,在媽媽背後伸腕一看,300MUS!不升反降,是我跟阿德順利解決
"羅星"所帶來的成果?還是我跟媽媽交合所引致的意外收穫?   我莫名其妙,可是胯下的快感卻甚囂塵上,媽媽的陰道又暖又滑,細嫩的
肉芽一如溫柔的觸爪,將我的靈魂帶向崩潰的邊緣。   「唔...啊..啊啊..好硬..好大..好舒服..討厭的賊禿..
弄得人家那麼舒服...喔..啊呀..好..好阿星..射到我身體最深處
..我..我替你生個小阿星...」感覺陰莖一陣暴脹,渾身血液往胯下集
中,我環握媽媽的腰際,試圖抽出陽具。   「唔..哦..不可以...不要離開我...啊..啊啊..我要..
我要...我..我不行了...」暖洋洋的陰戶一陣緊縮,媽媽緊緊揪著我
的臀,不讓我稍離半分。   「不...不..不行呀..啊..啊..完..完蛋了...」一股熱
泉澆上龜頭,我沒能推開媽媽,卻在無邊無際的美意中將陽精全盤射出,只覺
眼前一片昏黑,尖銳的快意在小腹蔓延,我氣喘籲籲的沈沒在媽媽懷裡。   (就算全人類因此而毀滅,可是能在媽媽懷裡沈淪,也算是值得的了!)
在崩潰的前一剎那,我心頭這般想著,然而在另一方面我也隱約感覺到,事情
並不嚴重,如果真的嚴重,早該有人來給我制止-那就是"事後補救機制"的
確實作用!   我不再費心思考,我只讓自己倘佯在甜美的餘韻當中,而當我回過神來的
時候,時空狀態顯示手環已不再震動,我打開時空定位儀,上頭顯示的數值居
然是0MUS!   太不可思議了!   我苦思好久總算理出頭緒:我與母親的性交沒有造成時間錯亂,就連紊流
也沒發生,那表示事情是歷史的必然,即便射精,也是必然!而媽媽在受孕的
危險期接受我的精子,也許就此懷有孩子,產下了我!   事情的真相就是我必須在成年之後回到過去讓媽媽受精而懷有了我,我瞪
著懷錶上泛黃的相片不禁苦笑,羅星不是我爸爸,我真正的爸爸是我,這..
這可能嗎?   (不管可不可能,反正現在時空狀態再穩定不過,我還是安排一下媽媽回
家的交通工具,早早離開這個年代,免得阿德不好交代。)我把懷錶納入懷裡
,忽然覺得懷裡早有一個,心想其中一個一定是羅星遺落的,略一思考,只能
將一個擱在床頭,好讓媽媽留給它的孩子。   趁著媽媽沈睡當中,我交代住房部的服務人員第二天一早送媽媽回家,就
駕著飛行霍那儀回到現代。     ︿           ︿           ︿   最後我還是被革了職,這對我來說無關緊要,因為我已經達成我到"全球
時空交換中心"工作的唯一目的。   知道事情真相讓我輕鬆不少,其中包含對身世謎底的豁然開朗以及長久以
來對父親怨恨的得以紓解。   壓在我心底的巨石驟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有一天我打算把懷錶里的照片取出來,因為那個道貌岸然的男人並非我的
爸爸,媽媽誤會就讓她誤會,然而我再也不願瞧見那噁心的笑容一眼。   我打開錶殼不禁發笑,裡頭的的照片居然不再陳舊,而且簇新的不得了,
一定是我忙中有錯,將羅星身上的帶回來,而將自己身上的遺留當時。   哈!時空輪迴原來這樣玩也成!我讓我媽媽懷孕產下了我,只為有朝一日
回到過去讓媽媽受孕,就像遺落的懷錶原本一直帶在我身上,但我不能不將它
遺落在過去,讓媽媽交付給我,提醒我有這樣一個負心的老爸。   就算懷錶留錯了,只要它存在,而且自成一個輪迴,原來也是順行不悖的
。   如果沒有懷錶就沒有尋根之旅也就生不出我,原來我的時空之旅還是不得
不然的呢!時間這種東西,真是太奇妙了!。   我不禁傻笑出聲。   「兒子!你脖子上的表怎麼不帶在身上?」媽媽看我汗衫下裸露的脖子少
掉一樣東西,不禁問道。   「我打算從此收藏起來,不再戴了!」我揚起手中的懷錶,回她。   「你不是一直帶在身上,說要隨時提醒自己有這麼一個狠心的老爸,怎麼
?不恨他了?」媽媽奇道。   我笑咪咪的望向媽媽嫻靜的臉龐,一時間覺得她實在是個美麗動人的成熟
女人,再也嗅不出一絲媽媽的威儀,我若無其事的說:「不了!我突然之間想
通了,就像媽媽說的,爸爸一直活在我們身旁,從來也不曾遠離我們,我、爸
爸跟媽媽三個人始終幸福美滿的生活在一起。」   我說的沒錯,因為媽媽笑了!   「搞不好爸爸愧對我們跑去做和尚,現在是一個禿驢也說不定!」我忽然
蹦出這一句,媽媽的臉龐霎時紅成了晚霞。 ★☆★☆★☆★☆★☆★☆★☆★☆★☆★☆★☆★☆★☆★☆★☆★☆★☆
(全文完)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