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76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9-24 08:07:59

陸夏蘭自結婚後,每日便被公公言語調侃輕薄,就算婚前早就知道公公在公
司裡風評不好,但在未對自己下手前,還是半信半疑。甚至一度因為和丈夫相知
相惜,還會在茶水間聊天之際為公公平反少許。當時卻是不知這婚後之後公公開
始變本加厲,原來的玩笑話變成徹徹底底的黃腔。

      自己丈夫是家裡獨子,與公公感情非常深厚,公公企業帝國做的龐大無比,
聽得丈夫說小時還得身兼母職,不懼商場上的對手以此瞧不起自身,也不以參加
丈夫運動會,學校母姊會為恥,反引以為榮。
     
      頭幾年丈夫因為母親早走,公公身為男人做這等事當然有些不適合,丈夫便
對公公非常不能理解。
     
      丈夫說到了自己國三那年,父子間因為一件意外,丈夫才體會到那比一般人
更加深厚的孺慕之情。至此丈夫的心智長成,一朝卻是比起一般男人更加豁達成
熟。

      國三那年公公自此無後顧之憂,加上丈夫的改變,變得開始會體諒照顧公公,
兩者在學習上,事業上相扶相持,教學相長,這才造就了這巍巍高氏帝國。

      如此背景...,公公這幾日的行為卻叫夏蘭如何說得出口?

      丈夫這日又外出洽公,說是得十日才得回來,算了,今晚還是睡公司內丈夫
的休息間吧。

----------------------------------------------------------------------

      陸夏蘭半躺在床上看著這季的報表,本來這是身為經理的丈夫的工作,但丈
夫身在外地,公公便把自己提了半階,掛個虛銜代理經理,屬意由自己來分析這
季的數據,兩日後在季跨部會議上提出發展大綱。

      對著對著只覺發現了一處詭異,應該要針對這點在大會上提出,卻始終差了
一點靈感,只得再拿出已看過的部分重複校閱。
     
     「...奇怪,原來不是特殊毀損造成這批原料短缺,這季工廠製造線沒有太大
的失誤紀錄,輸出量也正常,那不就得追述到採買人員或者收貨點貨的物料課了
...父親...」

      卻是陸夏蘭父親就是高氏物料課的經理,當初也是這契機才有高陸聯姻。

      無聲開門果然見媳婦只著睡衣躺在床上,一旁還散落了幾疊資料,嘿嘿嘿...

     「夏蘭,夏蘭?」見媳婦沒有反應,戲子做足又檢查了一下茶壺,果然大半壺
茶水已經被喝下,高大帥自此定下心來。

      這檔子事早已不是第一次做,熟練的褪下美媳婦的一身衣物。便見那對大乳
顫顫,這處芳草戚戚,高大帥早已幻想了多日,對於夢中出現多次的物件還是感
到幾分驚豔,當人更多是陸夏蘭是自己媳婦...

      高大帥撲上去對著陸夏蘭臉上一陣亂親亂啃,舌頭探入媳婦嘴中,舔著媳婦
小嫩舌,對著口腔刮擾,直到全部印上自己的印記,和自己的味道。

      自己兒媳婦的奶子不小,卻是水球形的,站著的時候還能吊挺著,但只要躺
下再來看便攤成了一片,當然能有個誘惑人心的弧度,觸感冰涼柔軟,這個季節
臉靠在上面很是舒服,高大帥身材不大,撲在高挑俏麗的陸夏蘭身上就像猴子搭
在上面一樣。

      高大帥右臉躺在媳婦奶子上享受那冰沁入心的感覺,眼珠子看著自己一手三
指一捏媳婦另一邊乳頭提起又放下,就像竹筷子提大湯包一般。新撥雞頭被捏的
便紅,奶球聚攏收束然後盪回散開。只看的高大帥氣血上湧,下身堅硬如鐵。

      玩得盡興,高大帥不再耽誤時間,一口唾沫吐在右手掌胡亂塗抹一下槍身,
剩下的抹在兒媳婦壑丘內,便挺槍刺了進去。

      「阿嘶!」雖也是沙場老將,但自家人打自家人卻還是帶給高大帥無法言喻
的妙趣和激情。只覺得身下女人才是真的唯一,而自己此刻就在世界的中心瘸著
這世間唯一的女子。

      當然!是偷偷摸摸的瘸!是偷偷摸摸狠戾的用力的瘸。

      高大帥這會剛提起陸夏蘭一隻腳扛在肩上,整個人跨坐在另一條腿上,歡快
瘸了兩百來下,直瘸的陸夏蘭下身汁液橫流,陸夏蘭身上也起了細密的汗珠。鬢
髮黏貼在額上,臉上身上早已桃紅一片。

      拿過頭枕放在媳婦屁股下面墊高,把媳婦大腿根部折過壓在肚皮上,自己兩
支猴子手環抱媳婦雙腿,然後整個人趴了上去接著瘸,這一式雖不能瘸的深,卻
是最能瘸的重,瘸的巧,又是兩百來下,瘸的陸夏蘭黛眉皺起,瓊鼻張闔,呼吸
加劇。

      看著兒媳婦下意識的輕微扭動,體會著陸夏蘭溫軟濕熱的肉腔蠕動,高大陸
簡直瘸紅了眼,快失去理智!

      又是兩百來下,高大帥舔起了兒媳婦無毛白瑕的小腿,吃著兒媳的汗汁,終
於一發射在了陸夏蘭的花心深處,灌進了自家人的子宮之內。

      「哈…哈…哈哈…」這一發高大帥直抖動了半分鐘之久,因為姿勢的關悉,
卻是一滴未漏,全部被兒媳婦吞吃了進去。

      陸夏蘭覺得自己就身處在一個火爐之中,雖然自己的體質比其他人更能耐熱,
但這溫度似乎是從體內串起的邪火,一點點一絲絲卻能星火燎原。
     
      陸夏蘭覺得自己就像在一個長夜,漆黑不能視物,只能感覺到那慾火燒了幾
百年,整個世界已經全是火焰。那火焰著體沒有痛楚,只帶著無盡的酸軟乏力,
許久。

      突然間自己被一串火焰擊中了下身,只覺得天崩地裂般的…快感!襲來!

      然後,「啊啊啊….」陸夏蘭好像聽到了自己的聲音。然後,她知道她醒了。

      陸夏蘭從來沒有這麼疲倦過,是誰在頂著自己?
         
      「啊啊…嗯…啊哈哈~…」有人在侵犯自己!

      有人在幹自己!陸夏蘭想要睜開眼睛看到底是誰在侵犯自己卻無力到睜不開
眼皮,只能本能地拿雙手去推,扭著身體想要擺脫。

      卻不知在高大帥眼中看起來,陸夏蘭只是雙手胡亂無力的擺動著。

      陸夏蘭竭盡全力掙扎著,那頻率…卻似乎被帶著應和起了高大帥瘸動的頻率,
陸夏蘭發覺之後只覺得羞憤異常,卻在也沒法停下。跟著扭動著….在這極樂的海
洋裡浮沈…

      「呼….昂…啊哈哈…呼…昂…呼呼呼」陸夏蘭意亂情迷喊著,漸漸的也不知
道自己在喊著什麼了。

      自己被擺弄成了觀音坐蓮,爽腿勾住高大帥下盤,雙手在肩上環抱住高大帥,
頭枕在其上,鼻息間盡是平常覺得噁心的中年人臭味,這時卻是覺得這根本是世
上最烈的催情藥,自己是既不想文感到噁心,卻又極度貪婪的大口吸著。

      「嗚嗚嗚…」自己又被對面那猴子吻上了啊,啊啊啊…不行不行…卻又是自
己怎麼會主動抱緊對面那猴子腦袋,舌頭也自己捲了上去了呢!啊啊啊嗚嗚…這
猴子的舌頭好刺,嗯嗯…猴子的口水渡過來了,有點苦…有點臭…但是…卻是自
己卻是有點喜歡上了這味道…又是嚥下了兩口。

      突然!一陣悸動從自己下體傳來!逼得自己終於睜開眼睛!

      一看竟然是公公!自己如遭重擊!一陣天旋地轉下卻是有失禁之感,當下也
顧不了那麼多。

      「…公公停下! 哈哈!公公停下,先停下,我我…我要尿啊,先,先讓我尿啊…」

      高大帥知道陸夏蘭早已醒來,卻不想這時她睜開眼睛,下了一跳,感覺自己
有點犯傻。

     「哈,哈,哈,夏蘭,你要尿啊,哈,哈,哈…」下身卻是不停瘸著。

     「那就尿吧,哈,哈,我不介意的,哈,呼,哈…」

     「!」 「別,別啊公公,求你停下,我們不能這樣,哈,哈,求你,哈!」

      又是十來個來回,陸夏蘭等不到高大帥首肯,只得悲憤換個說法。

     「等,等等   公公! 先讓我去,去尿,待會在瘸,待會夏蘭在讓你瘸啊,快
停下!!」

     看著兒媳婦現在鼻涕眼淚亂流,卻又依附索取難耐的模樣,高大帥覺得下體又
漲了一圈。等等!自己有一個好主意!

      「夏蘭你說的可是真的?呼,哈,尿完還讓我接著幹?」高大帥不動聲色瘸著。

      「啊啊啊!公公,公公真的,我快瘋了啊! 啊啊…癢啊酸啊我快忍不住了….
我快瘋了啊! 讓我先,哈哈哈,啊啊呀呀啊!….尿完,哈,尿完再讓你瘸啊!」
陸夏蘭激動得直冒鼻涕泡,口水從嘴角也流的一蹋糊塗,陸夏蘭只覺得自己快受不
了了。

      高大帥聽了又是瘸了十幾下才停下。「你可得說話算話啊,媳婦!」

      「哈哈哈,哈,一定,哈」終於停下卻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感動。
     
      「好吧…」

      只見在陸夏蘭哼哈聲中,高大帥慢慢,悠悠,慢慢拔出大屌。

      「啵!」聽到這一聲,陸夏蘭只想哭出來,大哭一場。

      卻不知那禽獸高大帥….嘿嘿…呵呵….嘿嘿!

      「嗯…公公你在幹嘛,公公,不要」

      高大帥托起陸夏蘭的屁股,趁著陸夏蘭的虛脫無力把它擺成了肩頸觸地,在
用自己下身頂住陸夏蘭的後背和屁股。然後分開陸夏蘭雙腿讓它自然掛垂在兩邊。
卻是一式玉觀音倒坐蓮臺的變化形,整個私密處也盛開在高大帥的眼前。

      「啊啊啊…」陸夏蘭嚇到說不出話來,然後是尖叫「呀~公公,公公你在幹什
麼,快放我下來啊!公公…」

      「夏蘭啊,你不是要尿嗎,沒事,尿吧,公公看著呢。」說著也不嫌髒,變
用手指撥開小豆子的皮,挑弄了起來。

      「哈呼…哈…」剛剛的嬌喝已耗盡了陸夏蘭最後一絲力氣,只能轉著大氣,好
的事被公公一嚇,尿意思乎消退了一點…還好…,只等自己回復一點…!

      等等!那老猴子在幹嘛,怎麼碰自己那�!他瘋了!

      卻是高大帥忽得興起,伸出左手小指便桶進自家媳婦兒的屁眼!一陣抽插!此
情此景快讓高大帥下體爆裂,但他還沒寫完劇本,只得蹭著陸夏蘭的後背,馬眼裡
的液體使的陸夏蘭的背部黏滑無比,舒服的要緊啊!

      高大帥停下插著左手小指,左手拇指食指分開陸夏蘭小陰唇伸出。這還沒完,
右手兩紙撚著一束毛髮便往媳婦兒尿孔掃去。

      「!….!!!!….!!」陸夏蘭只覺得自己被玩壞了,只能發出無聲的嘶啞,
吸不到一點空氣,聽不到半點聲音,只能數著毛髮第幾次掃過自己的尿孔。怎能怎
能這樣,嗚嗚嗚…

      無聲中,兩人都在等著那事發生。大約是五六秒後,陸夏蘭瞳孔縮成針尖,然
後─

      「昂嗯~~~~~~~~~」

      一盞淡金黃花盛開,黃花擺動,花蜜流溢,一股細不可聞的騷味也瀰漫開來。

      「哈哈哈哈,媳婦你看你看,尿了尿了!哈哈!」高大帥一陣狂喜,便低頭淺
嚐了起來。

      「啊啊~~~高大帥你、你你你不得好死啊,啊,嗚嗚嗚嗚,啊啊啊….我不活了
啊…嗚嗚嗚嗚嗚….」

      泣訴中,高大帥不管不顧依然故我,金黃尿液三成進了高大帥嘴中,剩餘的大
都噴濺在高大帥臉上,然後下在陸夏蘭臉上。小一部分財順著陸夏蘭肚皮、肚臍,
雙乳,脖頸。直尿的陸夏蘭自己全身,滿頭滿臉,一頭烏亮秀髮也沾了不少,燈下
美人瀏海浴尿圖,當是絕品。

      水花小了下來,唯有一兩股餘尿一噴一噴的高大帥也不去理他。離開陸夏蘭的
身子,自去一旁�台前搗蠱著什麼,留下陸夏蘭側躺在床上依舊哭咽著。可憐高大
帥射了四五次,這時才流了出來,和著金黃尿水是那麼的瑰麗,那麼的淒傷。

      高大帥終於搗蠱好了,吞了一顆藥丸後,拿著一罐早餐店醬料灌似的軟膠瓶走
回床邊,對著兒媳婦白皙華亮的美背就躺了下來。探出手從腋下穿過便摩娑玩弄起
陸夏蘭左乳和雞首。

      陸夏蘭這會正自哭的肝腸寸斷,用手撥了幾次無果後,便當被猴子啃了,不去
理他,自哭自的,直想把委屈一次哭出來。

      摩娑一陣直至哭聲稍小,感覺陸夏蘭體溫漸漸升高,身體又詭異的蠕動了起來。
高大帥把頭靠過先是舔起陸夏蘭耳朵,感覺一陣顫慄,卻又沒有反抗,這才咧起邪
笑。

      高大帥輕咬著耳朵軟骨,然後說來。

      「乖乖兒媳啊,你應該看過那份季報了吧,那你應該不知道你丈夫我兒子確是
我親自調開十日的,知道我為什麼調開我兒子嗎?嘿嘿」

      看到陸夏蘭停止嗚咽,停止蠕動,甚至停止呼吸,知道兒媳已經把注意放到了
自己身上。接著說下去 ─

      「因為你爸,我親家有•問•題!你總不會看不出來吧!」然後狠聲接著說。

      「這事我得自己報仇…,你別想著如何了,罪證確鑿,你好好配合我還可以考
慮別整死你爸…!」

      「別瞪我!你考慮好」

      許久之後,陸夏蘭顫顫提起公公的手按向自己奶子。

      夏日月光清澈似水,這夜無眠。


      那灌軟膏最後分三次灌進了陸夏蘭的二十六歲小菊花,最香豔的鏡頭當是陸夏
蘭小菊花咬著軟灌尖細嘴部,吊著一瓶半空軟膏,雙手被走在前頭的高大帥牽進浴
廁,因為高大帥的恐嚇,陸夏蘭不敢讓瓶子掉下,只得鱉紅了臉,用菊花噙著小罐,
縮緊了屁股瓣,蓮步挪進了浴廁。

      最難堪當是當著高大帥的面排泄了四次,其中一次又失禁了,只羞的陸夏蘭大
哭起來。

      「嘿嘿,媳婦兒,夏蘭兒,雖然抹了潤滑液加春藥,你還是得放鬆啊,不然非
得痛死你,到時你又得失禁了。」

      「… …」陸夏蘭自當狗吠,面無表情只等狗啃。

       高大帥卻覺得自己的威嚴受損,猴眼瞇起,便用力一反手扇在騷貨屁股上。

      「賤貨!不會回答啊!那乾脆回你家去看你爸早晨開會如何被整死,我會叫警
察檢察官記者在外面等著的,吃裡扒外的賤貨!」

      「別!公公,別,我說我說,嗚嗚嗚,我說…」

      陸夏蘭,僵硬的挺起了屁股。

      「公公,您放心地來吧,蘭…蘭兒準備兒好了,沒事兒,蘭兒放鬆了。」

      「嘿嘿…賤人,非得如此作賤自己…早點配合不好嗎」高大帥用熟悉的小指最
對味,哦,用小指探進菊花挖摳一番,看著抽出時肉壁吮著小指不放,這才確定自
家兒媳婦沒在剛剛拉脫了處女嫩菊。

      再不等東風,直坐猛虎下山捅進了陸夏蘭的屁眼。

      「嗚嗚嗚…慢點…你慢點啦…」

      陸夏蘭屁眼無法控制的咬緊那根巨物。有幾次甚至懷疑根本就是想絞斷自己
的下體。啊啊啊,舒服的高大帥直呻吟,這可不常見,這緊度!

      一陣好瘸,三四百下後哀號漸小,卻是兩人在體式挪換之間已然互擁糾纏在
了一起,現在高大帥棍子插在陸夏蓮屁眼裡不動,兩人卻好似忘了一般,公公兒
媳婦正舌吻在了一起。

      半倘,高大帥頭拉開了距離,兩人同時睜眼,只見陸夏蓮這時雙手還環抱著
高大帥的頭,感受著自己屁眼裡的硬物,存在感是如此的大…
     
      這晚開始到現在已然過去三個多小時了吧,陸夏蓮這才有空來好好檢視一下
自己。自是知道屁眼裡塞著一根棍子,二十六年來從未有過的感受,微微的痛楚
現在好像已經藏得很深,不細細體會很難發現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詭異的充實
感,還有點癢癢酸酸的感覺。說不上討厭了,只是讓自己很在意,還影響著自己
的思考。

      自己的花境內只覺得黏膩,好似還在分泌花蜜,這是在準備迎客嗎?陸夏蓮
對於自己身體的反應有點淒楚。但又有一絲無法否認的渴望。自己全身都有細汗,
白淨油亮自己都有點心動,這還是自己嗎?怎麼感覺比平常還美呢?一股難言的
氣味不曉得是自己的還是公公的…

      陸夏蓮乳頭抵在高大帥乳頭上,他的褐黑,他的卻還是粉嫩嫩的粉紅,強烈
的對比撩撥著她的情欲,她決定不想了。今晚自己只想當個小女人了,隨他去吧。

      「唉,公公…,夏蓮美嗎?」陸夏蓮笑不出來,好像心中一陣空明,卻是冷
言問出這句話。

      但漸漸開始桃紅的臉龐卻不是如此,只看的經驗豐富的高大帥一陣無聲竊笑,
兩人這時心意相通,陸夏蓮只得閉上眼廉,嘟起雙唇,示意公公來吻!

      高大帥一聲大笑,知道今晚這連環計至此算是水到渠成。吻了上去。

      兩人一陣翻滾,今晚夜未眠。


      陸夏蓮不記得昨晚的每個細節,只知醒來時,床外早已大亮,自己嘴裡還含
著公公的雞巴,公公舔吸著自己的小豆子,左手小指還插在自己屁眼裡,她就這
麼喜歡自己的屁眼嗎?連睡夢中都還插在裡面,那感覺讓陸夏蓮心裡有點複雜。

      看著公公近在眼前的風乾老菊花…,要不…要不試試…?

      陸夏蓮一時好奇心起,吐出軟趴的雞巴,伸出小香蛇對著老屁眼就是一舔…

      「哇呸!噁…」舔到的那一瞬間陸夏蓮嚇了一跳把自己給嚇醒,怎麼自己這
是瘋魔了啊….呸呸呸。

      挪動下身擺脫高大帥,自去浴室裡洗漱清潔了。

      一陣暢快,沐浴時伸指把兩條花徑內的白泥摳挖出來又是一陣尷尬,特別是
自己的後庭,得吸氣、憋住,再排出…哀…自己這是夠下賤的了。

      出來時高大帥早已醒來抽著事後菸,看到這畜生還能說什麼呢,不知道今日、
往後還要如何作賤自己….不能輸!自己不能輸!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