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348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菲菲不給入
Crawler | 2016-10-2 19:18:15

  客廳中別無他人,阿娟是這間屋的女主人,她一邊哼著歌,一邊走進浴室,就在這時候,客廳的門緩緩打開,一條黑影走了進來,他像舊地重遊似的,輕易地來到浴室門外。他將門打開一線,可以看到阿娟正在脫衣服,恤衫下面是一個杏色超薄胸圍,非常清楚看到乳球尖端是兩點紅色,而牛仔褲下面,是一條白色釐士通花內褲,中央隆起的部位,是濃密的黑色。

    門外那個黑影看到這香艷的場面,下體已發硬立了起來,將褲子也撐起了。他看著阿娟脫去胸圍和內褲,對鏡自照的當兒,自己也匆匆脫光衣服,可以看到他小腹下亂草叢中,一根粗大的陽具已高挺指著半空。他一邊自我套弄,一邊看阿娟的身體,那兩團堅挺的乳房,又圓又大。小腹下那倒置的黑三角,密密的遮蓋著那神秘洞口,她忽然�起一條腿,將那個洞口向著鏡子在自照,從鏡子的倒影,看到茸茸之下,是一道紅色的窄洞,不知是浴室的水氣,還是她的分泌,那洞口已開始潤濕了。

    這時,門外那黑影大力將門推開,光著身子走了進去,阿娟大吃一驚,轉頭看著這個赤裸的男子,她似乎怕得出不了聲,雙眼祗是直勾勾的看著那高豎的陽具 

    「不要亂動,否則要你好看 」那影子低喝道 「來 替我含 」

    他握著自己的陽具向阿娟呼喝,阿娟在他威嚇下,緩緩跪在他面前,一口將那東西含在口中,她緩緩的吞吐著,吸吮著 

    「啊 」那男子發出舒服的呼聲,他說道 「用舌頭舐,對 就是這樣,舐我的袋子,全個含在口中,用力的吮 對,想不到你的口技這麼出色 來,舐我的後邊,不是屁股,是屁眼,嘩 對了,是這裡,將舌頭伸進去,對,太舒服了,繼續,不要停 」

    阿娟柔順地照著那男子的吩咐,替他進行口舌服務,接著他將她按得趴在地上,將又圓又白的屁股翹起,他雙手伸前,從後握著那對乳房在搓捏,夾弄著她那兩點發硬的顆粒,阿娟給弄得不期然發出呻吟聲,他進一步吻她的屁股和下體,她難耐的扭動著身體,發出空虛的喘息,他握著陽具,插向那潤濕的下體,她在他進入時,舒暢地低呼,扭動屁股,配合他抽插的節奏,他聳動屁股,一前一後大肆活動 

    「淫婦,你這個淫婦,這麼多水 」他一邊幹一邊亂嚷 「我要插你屁眼,哈 」

    「啊 不要,不行呀 」阿娟吃驚地說。

    「呸,我現在要強姦你,說甚麼不行 」那男子猛的一下子抽離她下體,雙手撥開她兩片股肉,將陽具挺向那粉紅色花蕾似的小洞,他緩緩的插入,直至全根推入,阿娟痛得全身抽搐,但她咬牙強忍,任由他在她屁眼一出一入,那裡實在太緊窄了,那男子活動了十多下,便在她的屁眼噴射了,熱辣辣的感受,燙得她張口大喊,在這一剎那,他將陽具伸入她口中,要她用舌頭替她清潔,阿娟也純順地舐乾淨 

    「老婆,今次我的表現怎麼樣 是不是比已往強勁得多 」那男子阿文躺在地上,一邊喘息,一邊說話。阿娟亦給幹得氣喘呼呼的,沒有說甚麼話。

    他們兩夫婦,結婚已經七年,一向相安無事,但性生活則趨於平淡,而阿娟踏入狼虎年華,對性的要求越來越多,可是阿文的表現,卻越來越不濟事,每令她暗中要用凍水淋浴或者手淫,方可稍遏心中的慾火。直至有一次,兩夫婦目睹後樓梯一宗色魔強姦少女的事後,雖然那色魔已給拘捕,可是那一晚阿文的表現,和以前判若兩人,直將她幹得求饒才了事,自始之後,阿娟便 悟原來自己的丈夫,必 要受到這麼的刺激,才可一振雄風,於是便千方百計,用種種不同方法去刺激阿文,剛才一幕浴室強姦,便是她自導自演的好戲,雖然明知這麼下去,可能會有不良的後果,但為了填飽自己,她是不顧一切的了。

    浴室強姦、綁繩、滴蠟等等方法她都已經試過,再不想其他新刺激,怕他又回覆舊觀,阿娟想到頭都痛了,再也想不到方法,突然她的妹妹阿萍來探訪她,她看著這個年方十八歲的妹妹,忽然心生一計,連忙打電話叫阿文放工立即回家。

    阿娟放下電話,和阿萍不著邊濛的閒話家常,眼看巳是下午五點,阿文半個小時左右,就可回到家裡,於是開始她的計畫 

    「阿萍,媽媽告訴我說,這半個月以來,你經常夜歸 是不是有了男朋友,每個晚上都去和他玩呢 」她闆著臉說。

    「啊 」阿萍羞不可仰的,不敢回答她的問話。

    「哼 我看你已經是十月芥菜,起心了 」

    阿娟說 「你告訴姐姐,有沒有給那男孩子得了手 」

    「我,沒有哇 你不要說得這麼難聽嘛 」她說。

    「我才不信你的鬼話 來,給我看看 」阿娟也不容她說話,拉她進了房,故意將門虛掩著,她將站在房中的妹妹擁坐在床上,開始她的檢驗工作,先隔衣服搓了搓她的乳房。接著就伸手進衣服裡面。

    「你看,以前並不是這麼大的,現在巳脹鼓鼓的,看來他經常摸你這裡吧 」阿娟一邊搓一邊說道。

    阿萍紅著臉不說話,而阿娟已解開她的恤衫,拉下她的胸圍,她一對嬌小堅挺的乳房便彈了出來,阿萍想用手遮掩,但不及阿娟手快,雙手已握著那兩團嫩肉,輕輕的搓捏,那兩點粉紅色也在她手中慢慢發硬,像兩粒花生米,她俯頭吻那兩點,令阿萍嬌喘連連,全身發軟,她想推開姐姐,但又像沒有氣力,阿娟越吻越下,在她的肚臍附近,用舌頭在打圈子,阿萍全身抖顫,腰肢亂扭,阿娟一手按在她裙下內褲中央,發覺已經濕得很利害了。

    「你看你,我祗不過剛剛碰一下,你這裡已濕得這麼利害,還說沒有試過 」她一邊說,一近掀高妹妹的短裙,把她那條迷你白色三角褲,完全露了出來,她吻在那潤濕的地方,她的舌頭令她更濕了,從半透明的三角褲中,可以看到她是稀疏的,祗有幾條嫩毛,那粉紅色的洞口,已是水汪汪的,阿娟的舌頭便舔在那那水汪汪的洞口,令阿萍的喘息更利害,而雙腿亦自動的大字分開,仿似希望她的舌頭更加深入。阿娟除了舔吻阿萍的下體,自己也快手快腳地將她身上衣物脫光,而且捉著阿萍的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初時她的手祗是柔放在那裡。但過不了多久,她自動的輕捏著阿娟那對大乳房,這麼她的下聽也不期然的開始潤濕了,阿娟扯下她的白色內褲,長長的嘆息,隨著內褲的離開身體,而在阿萍的 孔發出,好像她期待很久的解決,阿娟將她那祗有稀疏茸茸的下體,向著房門,因為她知道阿文很快就會回家,她吻在那粉紅色的洞口,舌頭順著淫流探了進去,將那稀疏的茸茸撩撥得混亂一片,而阿萍則拚命的分開雙腿,好讓她的舌頭填補她的空虛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房門外傳來腳步聲,阿娟心中一喜,知道是阿文回來了,於是她更起勁和阿萍玩著假△虛凰的遊戲,她將自己豐盛的下體,放在妹妹的面上,要她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阿萍的動作是幼嫩的,她的舌頭生硬地在撩撥阿娟。

    阿娟聽到門外傳來狂吞口水的聲音,知道阿文已看得慾念高漲,她正慶幸計畫的成功,突然房門給推開,一個陌生的男人,站在房門外,他那雙色迷迷的眼睛,貪婪地看著眼前兩個女性的肉體,阿娟正想大叫之濛,那男人已從身上取出一支手槍似的物件。

    「哈 不要做傻事,我的手槍可不懂得憐香惜玉的 」那男人說 「那就對啦,你們兩個聽我的吩咐,舉起雙手,站在地上 」阿娟和阿萍在手槍指嚇之下,唯有照他的吩咐,兩人赤條條的舉起雙手,站在地上,那男人像欣賞名畫似的,細看兩人的身體,而且評頭品足,甚麼大波、小波」、甚麼多毛、少毛」,真羞得兩人面紅耳赤。

    那男人一邊說,一邊脫光衣服,兩人看著他小腹下的灼熱大陽具,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來 你們兩人都跪在我面前 」那男人說。阿娟和阿萍依然跪在那男人面前,那根大陽具便屹立在兩人面前,那男人將陽具塞入阿萍口中,阿娟看到她的小嘴都給填滿了,連呼吸也有點兒睏難。可想而知,她的感受是非常辛苦的,但那男人的槍指著她的頭,她唯有勉為其難替他口交。

    那男人另一支手,放在阿娟的乳房上,大力搓捏,差點將兩支乳房捏得變了形,過了一會,那男人將陽具轉塞入阿娟口中,而一雙手則去玩弄阿萍那兩個充滿彈性不大不小的乳房,阿娟大力吸吮他的陽具,又用舌頭舐它的頭部,希望他快些完事,但那人的陽具也在她口中變得越來越大,始終不覺他到達高潮,阿娟直舐到口乾舌硬,他才抽離她的小嘴,轉而要兩人趴在地上,他一下子朝阿娟的下體插了進去,他比阿文大得多,阿娟有撕裂的感覺,她哀哀地求饒,但那男人充耳不閒,大力的在一出一入,阿娟祗有咬牙強忍,直至自己給弄得高潮�起,不自覺地狂呼著,但他並不滿足,轉向在一旁的阿萍,他那充滿阿娟分泌的陽具,在阿萍屁股不斯揩擦。準備要進入了。

    「不 不要 」阿萍說 「我還是處女 」那男人似乎停了一下,回頭看一看房門外,似乎是向甚麼人請示似的。

    過了一會,他像得到別人的同意,不理阿萍的哀求,將陽具向著她那處女地進發,他的進入,令阿萍發出陣陣慘叫 

    「喂,你不要槽塌我的妹妹,她還是處女,你要的話,我將我的屁眼給你,作為交換 」阿娟說。

    那男人的陽具已進入了一小半,阿萍已痛得淚水直流,但看來中間那薄膜仍未給弄穿,那男人的動作停了下來,看著阿娟那渾圓雪白的屁股。

    阿娟有意代妹妹受難,故意將屁股聳高,輕輕扭動,而且自己用手指在屁股中間那道凹槽輕輕磨擦,那男人看得口水直流。他剛想動身,門外傳來一聲輕喝 「喂,先干了那個,再去玩屁股也不遲 」

    阿娟聽到這聲音,心頭一震,猛回頭一望,祗見在門外暗影中,阿文站在那,他已脫下褲子,自己在套弄自己那已硬直的陽具,阿娟心裡暗暗叫苦了,想不到自己苦心計劃,用盡方法來刺激的丈夫,竟然會叫人回家強姦自己的妻子,自己則躲在一旁作壁上觀,還一邊看一邊手淫,看他樣子,似乎比正式做愛還要來得享受,最嚴重的一件事,就是可能會連累自己的妹妹,將寶貴的貞操喪失在這裹,那就是她一生的遺憾了 

    念頭轉到這裹,她一咬牙,起身將那男子拖離妹妹的身體,然後在那男人的耳邊說道 「我不知道你是誰 但你知不知道僱用你的那個男人,就是我的丈夫 你無非是為了錢,我答應你,他給你多少,我願付雙陪,祗要你不傷害我的妹妹,我甚至願意給上我的一切 」

    那男人聞言色喜,連連點頭,放過阿萍,而門外的阿文即按捺不住,衝入房內,搶去那男人的手槍,指著門內的所有人。

    「你收了我的錢,便要聽我的吩咐 」阿文面色鐵青,「我要你和那個女人做愛,理她是不是處女,快 快去和她做愛,我要看她破處的表情 」

    「好 好 」那男人見他不可理喻,唯唯不置可否的說 「我祗是一個舞男,我收你的錢,是為了給你快樂,你是我的波士,我聽你吩咐 」

    那舞男將呆在一旁的阿萍雙腿分開,握著自己的陽真,向她那已緩緩分開的下體進發,阿萍閉上眼,等待痛苦的來臨,旁邊的阿娟眼看自己的妹妹貞操不保,她不顧一切地將男推跌在地,阿萍迅速爬起來,向浴室跑去,她把自己反鎖在裡面,總算逃過這一劫數。而她的姐姐阿娟,則一女對二男,讓那個男妓抽插得高潮疊起,嘗試了從來未有過的性交刺激。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