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673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殺神風
Crawler | 2016-10-4 18:12:42

  現在正是炎炎烈日當空照的九月份,正是許多學子返校和新生入學的日子。

    在這一段時間裡全國各地的高校都會陸續開展一項名為軍訓的鍛鍊項目,這場能夠讓所有學生叫苦不疊的軍訓卻讓我和我的瑩興奮不已。

    因為我們也要傚法那些遠赴兵營的政客們一樣去慰問一下這些辛苦了的學子們。

    「哎,你們幹什麼的!說你們那!站在。」

    在我們剛要進入校門口的時候,一名看起來有五十多歲的大叔保安在傳達室裡喊住了我們。

    「你們是什麼人吶,這裡是學校不能隨便進人不知道嗎?」

    那位大叔怒氣衝衝地走到我們面前用手比劃著。

    我在來之前就查看過好幾次附近的情況,這所高中要軍訓的學生都是高一新生,全是提前過來的,高二、高三的學生還要過一兩週才開學。

    所以學校的安保措施並沒有正式開學時那麼嚴,這個傳達室應該只有兩名保安,只是現在只有這個大叔一個人在,另一個好像沒來。

    我對著瑩使了個眼色,她默契地點了點頭。

    「師傅我們來學校是有些事的,我們能跟你商量一下嗎。」

    在剛才車裡的時候瑩就把準備好的衣服換上,熱褲配上露臍無肩短袖,裡面是真空的,把她的爆乳和巨臀全都展露出來。

    在保安大叔走進的時候,他的眼睛就再沒離開瑩那明顯兩點凸起的胸口,瑩在解釋的時候適時地靠近了保安大叔,挽著他的手臂往自己的胸口上壓,從我的這邊都能夠明顯地看到短袖下的乳房變形了。

    對於這來曆不明的美豔少婦的溫柔攻勢,保安大叔的呼吸都已經變得有些急促起來。

    還沒等他說話,瑩就邊拋著媚眼邊把大叔往傳達室里拉,等到保安大叔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們三人都已經到了傳達室裡面。

    「姑娘你到底有什麼事啊?」

    保安大叔看似還在盡忠職守,但他被瑩懷抱的那條手臂卻遲遲不捨得抽離出來,想來他應該也發現到了瑩的異樣。

    「就是……」

    瑩微笑著把大叔按到了椅子上,正當他還在疑惑的時候,他怎麼也沒想到瑩竟然開始把他的褲子拉鏈一點一點地拉了下來。

    大叔瞪大著眼睛不敢相信這一切,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他已經猜到了,但他像做夢一樣不敢相信。

    這時候瑩已經動作迅速地從褲子的拉鏈中扯開他的內褲將他的雞巴從裡面釋放了出來,溫柔地用手撫弄著。

    大叔先是驚恐地看了看我,見我一副和善的模樣,再看看了瑩說:「姑娘你快停下來,這、這不行的。」

    嘴裡雖然在拒絕,但他的雞巴卻很老實地做出了反應。

    瑩望著那根還沒完全硬起來,龜頭上有著許多『皺紋』的雞巴,衝著大叔親切地笑了笑,把頭一低一口含了下去。

    這濕潤的口腔彷彿把這炎熱都給擊退了,大叔背靠在椅背上,神情說不出的享受和舒服。

    瑩的口交技巧是經過多年來的訓練和百多人實戰演習得來的,不管是年輕小夥還是年老大叔,是第一次的愣頭青還是久經沙場的老將恐怕都難以抵擋得過五分鍾。

    她的嘴唇緊緊地包裹著保安大叔的雞巴,能夠清晰地聽見口腔內唾液咕咚的聲響,但沒有半滴流露出來。

    頭部一上一下地有規律地擺動著,雪白細嫩的手指輕輕地搓動著大叔的精囊。

    原來還一本正經的保安大叔現在早已被瑩玩弄在股掌之間,隨著瑩有意無意地深喉插入,臉部的表情呈現出難以忍耐的快樂,而他的手也在不知不覺間按在瑩的頭部上,期望著她將自己的老二整根含入。

    我看時間差不多了給瑩打了個暗號,瑩吸吮雞巴的頻率一下加快起來,爽的大叔臉部表情都變得扭曲起來。

    「啊!不行了!太快了!要射、要射了。」

    瑩絲毫不理會大叔的阻攔,口腔內吸氣收縮地越發窄緊起來,終於在二十來下的快速吮吸以後,將大叔積蓄已久的精液從精囊中吸用吸管喝奶茶一樣由下而上一鼓作氣地吸取出來。

    大叔坐在椅子上的大腿抖動個不停,興奮和快樂滿佈臉上。

    瑩不止是口交技術了得連事後的服務都是一流,在口腔內還充滿著大叔的精液時她並沒有馬上把雞巴鬆開,而是像AV女優一樣,認真地做著善後工作,仔細地把輸尿管裡的殘餘精液也一滴不漏地吸進嘴裡。

    最後才把那半死不活已經軟化的雞巴從嘴巴裡抽離,調皮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癱倒在椅子上不斷喘氣的大叔,表現出一臉天真無邪的樣子將那腥臭的精液一口氣咽進了肚子裡。

    「走吧,還有更好玩的那。」

    「嗯∼。」

    我再看了看那不知死活的大叔,再不去管他,帶著瑩就這麼進入了校園,開啟了我們這一天的取精之旅。

    寬闊的操場上正坐滿著穿著迷彩服的學生,一個個無精打采地坐在草坪上拔草來打發時間,這時候應該是他們剛訓練完正在休息。

    偶爾能看到去上廁所和買飲料的學生。

    「你好,同學,能幫我個忙嗎?」

    瑩瞧準機會上前向一個一臉稚氣的男生打招呼,他帶著黑框眼鏡,額角還長著幾粒青春痘,正是朝氣蓬勃的年紀。

    現在被教官訓練的像是霜打的茄子,但他在看到瑩的那一瞬間,眼睛為之一亮,這麼漂亮的少婦他應該是頭一次看到吧。

    「有什麼事嗎?」

    「你能幫我個忙嗎?我有一些教科書需要從二樓搬下來。」

    「好的,沒問題。」

    男生中了瑩事先就安排好詭計,將他誤認為是學校裡老師,加上她這美豔的外表我想很少有男生會拒絕他的請求。

    當小男生跟著瑩來到二樓某間教室的時候,看了看這桌椅擺放整齊毫無雜物的教室,疑惑地問:「老師,教科書在哪兒?」

    在他身後的瑩卻已經將門關上,背靠在門上,挑逗地看著他。

    「老師,你、你這是做什麼?不是要搬書嗎?」

    瑩一步步向他逼近,手指輕輕地撫弄他的胸膛:「你都讀了這麼多年的書,你的其他老師難道沒有告訴你,最好的知識都是從實踐中得到的嗎?我就是最好的教科書,你,想不想從我這學到一些課本上沒有教的知識?」

    以現在網絡的發達,這些看似還很幼小的孩子早已經接受和學會了他們這個年紀本不該學習到的知識,只是沒有地方來實踐而已。

    小男生嚥著口水喉嚨有些發啞地說:「我、我不明白,老師你指的是什麼?」

    「呵呵呵,還給老師裝蒜,你呀,真是一個不老實的學生,對於這樣的學生,老師是要好好教育教育的。」

    小男生在瑩的逼迫下已經倒退到了講台邊緣,全身僵硬地靠在那裡,任由瑩的素手在他的敏感部位挑逗。

    「呵呵呵,真是一個愛說謊的孩子,這裡都已經變得這麼大了,還說不明白。」

    瑩隔著褲子往小男生的褲襠捏了捏,小男生頓時倒吸一口涼氣,瑩很滿意他的反應。

    「還不把褲子脫下來嗎?那老師要走掉咯。」

    這時候小男孩反應過來,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豔遇嗎,還是我在做夢。

    他的大腦已經無暇再細想了,照著瑩的吩咐,以一種令人咋舌的速度快速地把寬鬆的迷彩褲扒拉下來,露出了支起的小帳篷。

    「不錯嘛,本錢不錯哦,是要老師怎麼做呢,是這樣嗎?」

    瑩從內褲的側邊鑽入,把小男孩的青春肉棒從裡面掏了出來,輕輕地擼動著他的肉棒。

    「嗯∼嗯∼對,就是這樣,好舒服∼」

    這時瑩卻調皮地停下了動作,只是手掌還有一下沒一下地抓緊他的肉棒。

    「繼續,老師繼續啊!求求你了,我好難受。」

    「繼續?什麼繼續呀?這位同學說的話老師一點都聽不明白吶∼」

    雖然小男孩的肉棒已經勃起的很硬了,但瑩並沒有打算就這麼輕易地讓他得到快樂,只是稍微又把肉棒擼動了幾下就停了下來,這樣做比什麼酷刑都更加要折磨人。

    「雞巴,雞巴好難受,快要爆炸了,求求你老師,我要,我要,幫我打飛機,求求你了。」

    「哎呀∼,你怎麼能對老師說這種話吶,很沒有禮貌哎,啊!你在做什麼∼」

    沒想到小男孩在忍受不了瑩的挑逗下竟然抓著瑩的手腕自己開始擼動起來。

    「現在的學生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耶,好啦,一切都交給老師吧,你只要放鬆地享受學習就行了,一切的煩惱都會由老師來解決的。」

    瑩見時機差不多了,再不為難、戲弄他,身子半蹲下來開始為小男孩輕柔地擼動他的肉棒。

    「真是根沒有禮貌的雞巴,都流口水到老師手上了耶,把老師的手都弄髒了,看來一定要好好給它上一堂課不可。」

    小男孩龜頭上大量地分泌出前列腺液來,晶瑩的粘液全部沾到瑩的虎口上。

    瑩絲毫沒有浪費地將這些『口水』全部塗抹到了他的肉棒上,使之變得潤滑發亮。

    在小男生閉著眼睛享受的同時,瑩又何嘗不是在享受著這異樣的刺激和煩躁,她終於是忍不住了,一口就將那硬的發紫的肉棒吞了進去。

    「啊!要飛了,好舒服,好舒服啊。」

    這還是他出生以來第一次感覺到女性的魅力,真的是讓人沈醉其中無法自拔。

    瑩的口技就是年老體弱、早已身經百戰的大叔都難以抵擋,這個童子雞又哪裡是瑩的對手。

    但瑩如果一下子使出了口活絕技,恐怕小男生會馬上敗下陣來,那可就不好玩了,自然是一點一點地讓他沈迷其中、欲仙欲死才有趣。

    「含、含深一點,對,多舔舔那裡。」

    大概是適應了瑩這初步級別的口技,小男孩也慢慢地開始指揮著瑩做一些動作,真的想俗話說的,每一個女人都是男生成長道路的學習老師,這不,這麼點功夫感覺這小男孩就要出師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經緯,你在嗎?」

    門外的走廊裡突然響起一聲喊叫。

    「啊!糟了,是我同學,肯定是教官找不到我啦。」

    在聽到外面的叫聲時瑩已經把這個叫經緯的小男生的肉棒從嘴裡吐了出來,改用手掌輕輕擼動。

    「怎麼,你現在就要走嗎?老師只能今天在這裡呆一會,以後可就不會再來咯。」

    瑩對著經緯邊擼邊說。

    這可把經緯愁壞了,難得今天竟然能碰上這樣的美人,還有這樣的好事,自己這馬上就要爽上天堂了,難道現在要回去在大太陽下戰隊列嗎。

    就在經緯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瑩聰明地用舌尖在他的龜頭上打轉,讓他原本還難以決定的想法一下就堅定下來。

    「死就死吧,大不了被罰,怎麼都要先爽完再走。」

    經緯心想。

    「老師我不走了,求求你繼續教我,教我知識吧。」

    「呵呵呵,這才是乖孩子嘛,對於聽話懂事的孩子老師一定會認真傳授知識給他們的,你把門外那個學生也叫進來吧。」

    經緯略微一猶豫,最後還是照著瑩的話做了。

    「子陽,我在這裡。」

    門外響起了一陣跑步聲。

    「你怎麼在這裡,快回去,教官找不到你,都要發飆了。」

    「等一下,你先別急著走,跟我進來。」

    「幹嘛啊。」

    經緯沒解釋,硬是把門口的子陽拖了進來。

    當子陽和經緯兩人進來的時候,雙雙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子陽被嚇到是因為教師裡竟然有一個氣質成熟、臉露媚態的少婦在裡面,而經緯驚訝的是只是剛才他出門口的這麼一會兒功夫,瑩已經把上衣脫掉,赤裸著上半身,把她那一手掌握不住的爆乳展露了出來。

    這堪比半個籃球大小的乳房恐怕就是AV影片中也是不常見的,更何況兩個未經人事的小處男,頓時看得口幹舌燥起來。

    「這、這、這是……」

    那個叫子陽的小男生不敢置信地死盯著這風情萬種的人妻,他甚至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覺了,但經緯關門的那一剎那才確信自己是在現實生活中。

    「又來了一位新同學呢,太好了,那老師就能一次性教兩個學生了,這樣就省事多了,你們兩個快點過來吧。」

    子陽像是一尊雕像一樣呆呆地待在門口不敢過去,還是旁邊的經緯推了他一把才有動作。

    「不要害怕,我是專門給你們傳授性知識的老師,原來是要開學以後的一個月後才開始這門課程的,現在遇見了你們,所以老師準備提前演練一下,不要緊張哦,全都交給老師就好了。」

    瑩試著安撫子陽的情緒,她的謊言只要稍微一思考就能打破,但現在的子陽和經緯卻早已經精蟲上腦,思考能力幾乎是零,聽著瑩這麼荒誕的謊言竟然也開始相信了。

    「來,你們先把褲子脫了,這樣方便點,穿著褲子好礙事哦。」

    就這樣,子陽和經緯身上的褲子被自己脫了下來,露出了那陰毛還比較稀疏的生殖器。

    「哇!子陽的肉棒已經變得這麼大了呢,真的好厲害,這樣的話肯定能學的很快的。」

    聽見瑩誇讚自己的老二,子陽露出了羞澀的笑容,而旁邊的經緯瞧了瞧子陽的雞巴再看了看自己的雞巴,對比了一下。

    確實按尺寸來講,子陽的雞巴是比自己的粗,看起來規模不小,但自己的比他長,算是各有千秋,只是聽著瑩的話好像更加喜歡子陽的雞巴,這讓他有些嫉妒。

    這一微妙的心理被瑩準確地觀察到:「經緯的肉棒也很厲害哦,剛才在老師的喉嚨裡差點不能呼吸了呢。」

    這一次換做子陽開始嫉妒了,沒想到經緯剛才竟然和這麼漂亮的少婦在這裡享受,自己還在下面曬太陽,真是太傻了。

    就這樣兩個沒多少人生閱曆的小屁孩完全被瑩玩弄在股掌之間,他們的老二也像是在互相競爭一樣,勃起到了最大程度誰也不肯服輸。

    瑩兩隻手各自抓著一根雞巴用手開始緩慢套弄著:「唔∼到底該先吃哪個呢,真是好難選哦。」

    「我的!老師先吃我的,我的還沒被吃過,不公平。」

    在美色面前,平時的哥們義氣已經被子陽完全拋到了腦後。

    雖然經緯也很想再試試瑩那令人欲仙欲死讓人發瘋的口活,但畢竟自己確實是已經嘗試過一次了,再要求的話有些不合適的樣子,如果太貪心的話,老師會討厭我吧,他是這麼想的。

    「那就先讓子陽來吧,我可以後面再學。」

    對經緯的謙讓子陽投以了感激的目光。

    「經緯真的是一個好孩子,對好孩子老師一定會好好獎勵的,所以你們兩個一起來好了。」

    瑩調整了位置,把兩個男孩儘量往自己面前靠,兩根雞巴從左右兩邊交叉到了一起,瑩努力地張大嘴巴,儘可能地把這兩根雞巴同時納入口中,即使是這樣也只是剛好一個龜頭的大小進去了,但對於這兩個童子雞卻已經是無比的刺激。

    就這樣舔弄了一會兒後,瑩一手套弄著一根雞巴,另一個則含在嘴裡吞吐,看他們差不多要到極限了就調換一下。

    「唔∼子陽的肉棒真的很大哦,老師整個下巴都鼓起來了,只是這麼一會兒就比平常累多了,真是讓人又愛又怕的肉棒呢。」

    「老師我的吶?我的肉棒也很粗那。」

    「經緯的肉棒可以整個頂到老師的喉嚨裡,讓老師也學到很多以前沒試過的區域呢,也是老師喜歡的肉棒之一哦。」

    「老師的奶子好大哦。」

    子陽見到瑩的爆乳忍不住用手去摸了摸,剛一開始他還擔心這樣做會讓瑩生氣,但一輪接觸下來發現瑩的脾氣真的是超好的,又溫柔又可愛。

    「啊!不行啦,沒老師的允許你不可以隨便摸啦。」

    「可我實在是忍不住了,老師你會允許我來摸的,對嗎?」

    「哦,真的是拿你沒辦法耶。」

    看著這一臉天真無邪的子陽,瑩實在是凶不起來扮壞人的角色。

    「子陽你很詐哎,我也要摸。」

    「好啦好啦,老師知道了,真的是被你們兩個打敗了,讓你們摸就是啦,不過,只能摸不能做其他的事哦。」

    瑩的這一句更像是提醒著他們,她的大奶他們兩個可以除了摸以外還能幹別的事情。

    子陽和經緯在得到許可,第一時間同時蹲了下來,一人一邊興奮地撫摸起了瑩的乳房,在他們的眼裡這並不是胸部這麼簡單,更像是一件精美的藝術品,捧在手裡都要小心翼翼。

    而瑩的雙手也在繼續套弄著他們的肉棒,讓他們時刻保持著活力。

    這真的是太美了,子陽盯著瑩那雄偉卻又挺拔的巨乳實在是忍不住了,一張嘴直接把那顆粉紅色的乳頭含進了嘴裡,有滋有味地開始吸吮起來。

    「嗯∼,不是說好,不能幹別的事情嘛。」

    被子陽突襲後瑩同時也發出了一聲迷人的呻吟,使得她後面的額責怪毫無說服力,更像是在鼓勵著子陽再多用心地舔舔。

    「啊!每一次都是子陽先,真的好詐哦。」

    「沒關係,老師也允許你來吸乳頭好了,不要為了這些事情鬧彆扭,你們兩個是好同學不是嗎?應該呼吸友愛才是。」

    被瑩一番勸解後,經緯也開始了吸奶大戰,到最後已經不是在舔奶頭更像是比誰能夠從裡面吸出根本不存在的奶水一樣,從乳暈外的一圈開始整個面積都被他們吸入口中,真擔心瑩的局部乳房會不會變腫起來。

    而經緯在連連失卻先機之後,突然靈機一觸想到了什麼,放開了吸吮著的乳房,站了起來,而瑩被子陽舔乳頭舔的有些神志不清了,根本沒有注意到,還以為經緯是嘴巴累了那。

    誰想到經緯手扶著身前的講台,將身體往下壓,那根一直勃起的雞巴直直地就往瑩的乳房上推進。

    柔軟的乳房被堅硬的雞巴一插頓時凹陷下去,形成了一個圓坑,看起來就像是用乳房模擬著陰道的抽插一樣。

    瑩直到乳房上感覺到一股火熱時才反應過來,這別樣的刺激促使著他分泌出了更多的淫水。

    兩人就這樣一個吸著乳頭,一個用雞巴擠壓著乳頭,各自不同的方式發洩著他們旺盛的精力,最後雙雙在瑩的引導下射出了那連日來積壓已久的精液。

    當他們還想繼續下一步課程時,卻被瑩告知今天只能學到這裡,後面的課程要到開學以後才能學,而且要求他們現在回去以後再去找兩個信得過的同學再一起來這學習。

    如此周而複始,這一天下來,經過瑩的嘴巴、雙手、乳房教育的年輕孩子應該也有不少吧。

    在回家的路上,我假裝嘆氣說:「真是便宜那群小子了,去找小姐還要嫖資那,他們竟然全都免費享受了。」

    沒想到瑩卻反駁說:「才不是那,他們也有付錢呀。」

    「哦?什麼時候,我怎麼沒發現。」

    瑩衝著我神秘地笑了笑,又指了指肚子說:「喏,全在這裡了,這可是最寶貴的金錢,不過不叫嫖資,叫……嫖『精』(金),今天可是賺了超多的。」

    車子裡載著歡笑聲就這樣往回家的路上開去。

    後來聽說那所學校開始流傳著這麼一個傳說,新加入的男生在剛入學後不久就能夠接受到有關性知識方面的親密授課,內容是美女老師的親身教學。

    然而一直以來都只是一個傳說,從來也沒人去上過這門課。

    但之前有一屆的部分學生卻都信誓旦旦地肯定學校裡確實是有這門課程的,而且他們還提前體驗過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後來就再沒開設過了,直到現在還是一個謎。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