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經驗故事]

炮友日誌

[複製連接]
查看: 1100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你妹妹真早起
Crawler | 2016-11-22 19:11:05

  炮友現身(1)

  炮友,可說是曠男怨女常癡想的一詞吧,在多餘的精力無處發洩,或夜深人靜寂寞難耐時,有個這種關係的人在身邊,實在是滿痛快的;況且既無感情的累贅,又可以達到幻想般的性需求,實可算人生十大樂事之一。

  我,KK,某大學的無聊男子,去年和女友搬進了同一間宿捨,雖可說是過著同居生活,卻感覺對於"性"越來越沒"性"趣了。

  首先,我女友很不喜歡換姿勢,常常從頭到尾都是一號姿勢(男上女下),偏偏我又超愛換姿勢,愛往高難度挑戰,我們因此常做到一半就吵起來,有時只好草草了事;除此之外,她也不愛口交,更別說OO交或XX交了,所以覺得越來越無趣,有如車沒油了要加一樣,成了例行公事。

  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我遇見了她……

  「學長!」

  我回頭,張著大眼、噘著小嘴的可愛美眉站在我身後,是我高中吉他社的學妹,就稱她為小P好了,當時還小小隻看起來笨笨的,沒想到畢業後變得這麼正。

  「你也考到這啦?」

  「嗯,日文唷」

  我視線很自然的遊移到我最哈的部位---腿,緊身的牛仔褲藏不住他穠纖合度的翹臀,小透明的針織杉似乎要誘惑我深入探索一番。

  「幾年不見,妳變的很可口唷………是很可愛唷。」

  「嘻…學長還是走頹廢風格啊。

  我們相互留了電話和MSN,就各自去上課了。

  開始有種感覺,但也說不上來;不想讓女友知道,也不知為什麼。

  炮友現身(2)

  嘟………..

  「喂…小P啊…有事嗎?」

  那是連續一個禮拜都被女友拒絕的鬱悶之夜,慾火焚身的我幾乎要衝到她房間硬上了,這時再度聽到她的聲音。

  「你可不可以出來聊聊啊?」

  「快十二點了,學校宿捨不是有門禁?」

  「有什麼關係嘛,出來陪一下好不好?」

  在電話的另一頭,語帶誘惑的她令我狂精衝腦,立刻飆到學校女生宿捨前。

  那緊身牛仔褲使我更加想狠狠抓一把,雖然聽她扯以前的事有點無趣,但坐在石階上偷瞄她小可愛倒也挺過癮!

  「KK學長…記不記得有一次很晚了,只剩我倆在教室練吉他?」

  「……嗯」 (那時妳也有男朋友,沒啥好留戀的說)

  「那時學長是不是想追我啊?」

  「有一點吧」 (當時在想什麼啊?)

  「那怎麼沒見你行動?」

  「嗯…沒時間吧」 (其實是沒膽)

  「現在要不要追一下…」

  「嗯…」 (哇靠!水藍色的胸罩)

  「我可以給你追唷」

  (這句話我國中就聽過了)「妳就直接答應算了,學長經不起被拒絕耶」

  「那就是囉!」

  「啥?」

  我還沒回過神,臉頰已被她的俏唇攻陷了!

  靠~ ~ ~ 哪來這天殺的好事啊!

  我左手伸像她的纖腰,右手順勢放上她的玉腿。

  「妳……不怕我是大野狼嗎?」……我半開玩笑的問道。

  「你是嗎?」她眨了眨眼

  「是!」

  不僅狂精衝腦,我兄弟也"舉"兵待命了,我要吃了她…我要吃了她…我一定要吃了她……她的俏唇貼了上來,我狂野的回應著,也許太常和女友摸來摸去了,手很自然地在她的胸口用力搓著。她有點想反抗,我卻不願放棄這機會,還試圖伸進她的內衣,但卻被她製止了。

  抱著她,狂摸、狂舔著,繼續往下攻。我一手將她兩隻手抓緊,另一手隔著牛仔褲,開始搓揉她的敏感帶,她臉紅到不行,雖極力反抗卻閉著眼睛,我看是很想吧,所以肆無忌憚的攪著,她的牛仔褲開始濕潤了,使我超想把她脫下來嘗嘗,直到校警騎車經過我們才恢復正常坐姿……

  第二天醒來,充滿著罪惡感,我這種"表面上"乖乖牌的男生,竟一次盜了三壘!小P告別前也皺著眉說「學長好色!」轉身看女友也還沒醒,若是她知道了,一定會哭死。我得讓心情沈澱一下,因為腳踏兩條船,一定會死得很慘,所以必須和小P說清楚。But好想嘗嘗她喔,昨夜她邊反抗邊發出的呻吟仍在耳邊縈繞,和她若隱若現的雙峰,光是想到我兄弟又要造反了,至於小P…捨不得。

  下午,我查到她上課的教室,想跟她說實話。

  「小P……我有女朋友了,對不起沒跟妳說……」

  面對她時我真覺得自己是渾蛋,傷女人心的王老五……但我對她只有從前的友誼,(外加貪婪的獸性)所以我不願繼續瞞著她。

  她愣了一下,慢慢的說「那你昨天是怎樣?」

  「我……覺得妳粉可愛,一時衝動……」

  她一定恨死我了。正想著下一步是被踢還是被捶,她竟然笑了,讓人心寒的---冷笑!「KK學長,從前吉他社的種種就不多談了,不過我一直很喜歡你,知道嗎,白癡!

  當初你死不承認,現在又裝無辜將我甩開,你真的那麼不削小P嗎?」

  「我真的不知道呀,那時我忙著…」

  「對啦,你要練琴、要聯考,永遠把學妹擺最後,高三就不知死哪去了」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妳現在想怎樣嘛,」

  我有點不耐煩了。

  「我能怎樣,逼你和她分手嗎?」她吼著。

  「和她分手,然後跟妳在一起的話,我也只是喜歡妳的外表,很難在愛上妳」

  「哼!喜歡外表,那有種你上我啊!」

  我聽了差點昏倒,沒想到我眼中清純的學妹靜說中如此大的話,當時附近的幾個人,也朝我們看了幾眼,讓我也不敢再和她爭下去……

  炮友現身(3)

  又是被拒的週五,狠心的女友丟下我回家了,我在KKman看著別人的情色文學,心癢到不行,當遊移到"我愛國中高中妹"這個版時,拒絕小P的理智早消失無蹤,

  於是,我拿起手機……

  「妳也沒回家啊,過來聊聊好嗎?」

  「你不是和女朋友住同一層樓,我才不去」

  「有借有還,我要妳陪我,我去校門口接妳」

  不等她回應,我已掛了電話。

  她依舊那件針織杉,配上緊身牛仔褲……只不過,是條極短的熱褲,粉嫩勻稱的大腿,使我目不轉睛的盯著,心中的慾念似乎強到她都臉紅起來,表情好害羞。然而我是不會勉強別人的,所以今晚是否能得逞就不知道了。

  但一切的疑問,在她上車後,立刻有瞭解答,她在身後先是手在我胸前畫著,然後猛然伸進褲子裡狂抓,害我差點摔車,回頭大喊「幹嘛!很危險耶」但她卻繼續把手伸進內褲中,打起手槍了!

  「KK怎樣啊?」她故做淘氣聲。……………………

  學校離我宿捨不遠,但我好像快………不到五百公尺的距離,我飆到80,停了車,鎖上門,立刻把她撲倒在床。

  「小P,我想……」說著,貪婪的手已經拉下

  她的拉鍊……

  「幹我是嗎?嗯~~好啊,給你幹」

  我又一次差點吐血,真不敢相信是她所說的,就連我平時也不敢說這麼露骨的話,不過聽起來……爆爽的咧!我們開始狂烈的接吻,她騎到我身上用她下體用力摩擦我激凸的兄弟,我迅速的脫光衣服,她立刻含住了我兄弟;小弟我的工具約14~5公分,自認還不錯,尤其與她的櫻桃小嘴比起來,更顯巨大,但在她狂野的抽吸下,好像氣勢又略遜一籌,而且幾天積存的洪流,和剛剛車上的刺激,使我快不行了……

  我下意識的推開她,她似乎也知道了,拿起那跟血紅色的肉棒,放進那雪白的乳溝中……

  我的第一次乳交,和射精的快感就這麼巧妙的結合了……

  她擦乾淨後,就把我的頭埋進她的乳溝,我的頭左右攪動著,她還托起雙乳想把我夾在裡面,我雙手做起"童子拜關音"的姿勢,插入她的花叢。

  「啊啊啊~~~~~~」

  她頓時抽續了起來,退到床的一角,我知道我是真的弄痛她了。

  「我沒被這樣弄過」她哽嚥著「你的手好粗」

  「妳不會是第一次吧?」

  「嗯……但我怕你會有睏擾,我只想和你單純的…做愛」

  天啊!!!她竟然是處女!

  咦?等一下,這不是挺好的嘛!

  「小P啊,第一次要慢慢來,對不起,我一直只顧著自己,忘了妳的感受」

  我開始輕柔的撫摸著她,並抱起她,將她放在枕頭上。

  然後我倆輕輕的擁著、吻著,嘴慢慢移向她火熱的乳頭,舔著、吸著,她輕輕地呻吟,我開始在她花瓣上舔,可口的液體像噴泉般湧出,她依舊輕輕的吟著,有如一首醉人情歌。

  我將舌尖伸入幽穴,挑動她的小豆,她開始扭曲身體,像在求饒,我趁機輕咬一下花瓣。

  「啊~~~」淫水橫流的她抽續著,我把那充血的肉棒慢慢插入,堅硬的龜頭後面,是源源不斷的陰莖。

  「嗯嗯嗯~~~」那首性愛狂想曲似乎換了新調,我因著她的叫聲加快抽插的速度……

  「嗯…要高潮了啦…」她叫道。

  「那就一起高潮吧,怎麼可以只有妳爽咧」

  她高潮時身體伸的超直的,還嘶啞的尖叫,真是銷魂極了,我繼續著未完成的使命,直到射在裡面,爽到不行~~~

  我全身無力了,想去拉衛生紙,但卻換她抱住我了。

  「不準出來!我要你這樣陪著我……」

  「這樣不好耶,處理一下嘛」我求饒著。

  「放你可以,可是以後還要唷」她撒嬌道。

  「但不可讓我女友知道唷」……………..(我是不是很賤?)

  「好吧」她嘆道 「那我們之間算什麼啊?」

  「喔!這有個專有名詞叫『炮友』」

  「噁…粉難聽耶…」

  「不然,地下情人也行呀」

  就這樣,我的生命中多了一個這樣的角色,小P,沒有愛情的牽絆,卻充滿極緻性愛的代名詞,我有地下情人了耶,嗯……就是炮友嘛。

  二部曲-雙後騎謀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1)        

  小P真是個深藏不露的女孩,打從高二認識她,給人的映像永遠是清純、內向的小學妹;但上大學後,因著彼此"接觸"的機會更多了,才開始瞭解這悶騷女孩真實的一面。

  兩個愛玩"丸具"的人處在一起,再加上怕被人抓包的刺激感,讓我們相處的時間越加狂野,有如禁錮數十年的野獸一般,相互噬咬。很快的,電視和網路上的姿勢方法都玩過了,有時腰酸"妹"痛卻欲仙欲死,有時一洩千里後更加慾火焚身。精疲力竭時,雖有一絲空虛劃過,不過她和我不就是如此單純的性愛關係嗎?

  「嗨!KK」又是一個令人 "振奮"的聲音。

  但她不是小P,是社團裡另一個欠X的同學。

  「你看,這位是我們小隊新進的學妹唷,她你同一所高中耶,很可愛吧。」

  不敢相信,她身旁那可口的女孩,竟是夜夜讓我"蟲蟲圍雞"的-----小P!

  小P以既可愛又帶一絲邪惡的眼神對我笑笑,接著又望向不遠處那些性飢渴的大一新鮮人身上,看的幾個學弟怪笑連連。我把她拉到社辦一角,先一陣狂吻,直到她醉倒在我懷中。

  「妳不會真要加入這社團吧?」

  「我想知道你究竟在忙什麼嘛。」

  「是嗎?還是你要我在這精盡人亡?」我笑道。

  「或許吧!給我小心點」她也笑著。

  我放開了她,走出社團,心想她也太黏了吧,可別給老婆大人察覺才是……

  (2)

  晚上要上山舉行迎新夜烤,我當然是載她嘍(雖有點想預覽一下其他學妹的說);在半路上因山路崎嶇,車隊距離漸漸拉遠,她稚嫩且挑逗的雙手又不聽使喚了,隨著山路的起起伏伏,輕撫著我的龜頭,又大力的搓弄著陰莖,一邊是危險的山路,一邊又有逃也逃不掉的刺激,真有說不出的快感,結果經過半山腰的一片墓仔埔時……,不行了…。

  我把車停下喘口氣,她在我耳邊又嬌滴滴的說「KK,我要你在這邊…來一下」

  「妳這騷貨!」將她的頭壓下去「先問問我兄弟吧。」

  她急促的抽吸起來,我則將她的頭往更裡面按,直到那肉棒起死回生,我扒光她的衣服,用那有點痠痛的龜頭在她陰唇上蹭著。

  「嗯…快進來嘛」她淫蕩的喊著。

  我開始用力的抽插,一下又拔出,拿到她臉上拍打著。她想躲開,我則抓住她頭然後朝著那顫抖的嘴狂插,她的呻吟聲變得模糊且痛苦,雙手開始掙扎,然而下體的淫水去卻更加放肆地噴出。

  緊接著,我將她翻過來,要從後面進入,看她趴在人家的石碑上,對"住戶"蠻不敬的說,所以又把她抱到車上。

  「嗯~~~」從後面她還蠻有感覺的,

  尤其在這空曠的山上,那猛烈的撞擊聲,更加令人興奮。

  「別發出聲音,會吵到人家睡覺唷……再叫我就不做嘍」我奸笑道。

  她開始閉上嘴,極力的忍著,我則趁機更用力的貼緊她的屁股用力插入。

  「啊啊啊………」 她尖叫了出來。

  「求求你,不要停……不要」

  「求我啊,說你想被幹!」也許是我被她帶壞的吧,此時此地,我突然想"變態"一下。

  「幹我…幹死我吧」她喊著,然後開始又幹又操的罵起髒話,從中文罵到日文,還夾雜著尖叫聲……一連串的淫語加上三字經,使我倆興奮到了極點,不久後,她噴出大量的淫水,並向我求饒。我抽出來,並插入她"上方那個洞"!

  「NO!…」她回過頭並喊著,這場面好似昨天看的A片!

  「妳不是愛在墓仔埔做嗎,今天就幹爆妳的直腸!」

  此時她的叫聲簡直比被強暴還悽慘,我不理她罵到我祖宗地幾代了,

  仍繼續朝她屁屁猛插,直到精疲力竭的射在裡面……

  到目的地時,別人已經快吃完了。

  「喂!KK,你是跌到山溝裡是不是啊,有對學妹怎樣吼……」

  幾個同學開始對我冷嘲熱諷起來,我只好一旁傻笑,但心理卻想著:「哼哼!怎樣,林貝剛剛就是在騎她啦……」

  「大家好,我是 O O,可以叫我小P……」

  自我介紹時,小P那害羞的口氣將自我介紹時間帶入了高潮,許多學弟都因她的話語而陶醉其中……;只不過他們不知道,心中的清純美少女,不久前還在半山腰邊罵三字經邊淫叫咧!看著她那有些無辜的眼神,我不禁竊笑……。

  夜烤結束後,我又在同一地點好好的把這個傷學弟心的小淫娃懲罰一番!

  (3)

  「婆婆,我從後面好不好?」我哀求道。

  「唉唷,很煩耶」女友一邊抱怨,一邊轉過身來。

  我對準她的淫穴,用力插入。

  「嗯嗯嗯……」她不敢叫太大聲,害羞的呻吟著。

  「舒服嗎?」我奸笑著。

  「還可以…」她悠悠的回應著。

  「叫啊,妳不叫我就不幹了唷!」

  若是小P,聽我這話一定會淫聲連連,但我女友可不吃這套,她一聽,猛然轉過身,害我的那個摺到一下。

  「滿嘴幹幹幹,你以為在拍A片啊,也沒大到哪裡去,要我叫什麼叫?」

  媽的!這不知足的女人,沒見過別人的,不知道自己老公多偉大;後來我們又是草草了事,心裡的委屈不知何處發洩……。

  忽然,門鈴響了,小P又出現在我面前,她的眼神閃爍著一絲憂傷,任誰都會想好好的"疼"她。

  小P一進門就將衣服脫了,靠,竟連內褲也沒穿,也未免太猴急了吧。我將食指、無名指在她花叢中狂攪,然後迫不及待的掏出早已整裝待命的老二插入,以往她都會搶著那根要玩玩,今天倒是乖乖的躺著讓我為所欲為,直到我舒爽的射在她火熱的雙峰。

  「KK學長,我認識了一個男生……」

  「什…什麼!?」我錯愕道。

  「夜烤以後她聯絡我的……,我覺得他不錯…」

  「那你們會在一起囉?」我有些難過。

  「也許吧,不過若是你需要,我還是可以來找你…」

  「沒關係啦,我怎能這樣勉強妳呢。」

  小P很早就回去了,第二天,女友因為家裡小狗生病,一早就翹課回家,留下狗也不如的男朋友。

  那天晚上心好亂喔,想著以後不知能不能在"戰場"上與小P再續前緣,想到她不知被哪個渾帳學弟追走………。

  孤寂難耐的夏夜,我握著膨脹的慾望,只希望老婆快快回來…….。

  三部曲-王者再臨

  (1) 「老公~~~」

  十天沒來了,不僅破了個人紀錄,也讓我憋到幾乎精液逆流。

  「人家要~~~」女朋友在我耳邊輕輕吐著氣。

  可憐的我,平時難得乞求到一次就很不錯了,現在她主動"臨幸"我,卻好死不死,我們正在開往台北車站的捷運上。

  「現在嗎?」

  「當然是回家啊,現在怎麼做?」她理直氣壯的說著。

  「我可撐不到回家」我說;下車後,我強拉她到車站的殘障專用廁所,幸好當時人不多,要不然鐵定報警!

  那間廁所又乾淨又寬敞,實為打野炮的絕佳場地,她被我按在給嬰兒換尿片的檯子上,起先還抵死不從,但我一挑動她敏感的小豆時,立刻跟小貓一樣被"馴服"了。

  手向觸電一樣,拚命摳著她的敏感帶,也許是她第一次在外面做,很快就高潮了。我把她的大腿和身體用皮帶捆起來,然後像"車上便當"一樣抱著她由下往上捅,因為非常深入,所以她表情顯得很痛苦,卻又不敢叫出聲,看得我怪興奮的說。

  接著我放下她,往他深紅的陰唇猛舔,她也不能反抗,只能任由我舔到獰嚎!我趁她不能動時拿寶貝用力插她嘴裡,一直到射得她滿臉,才放開她。

  他很不高興的打我,不過出來時還刻意勾著我的手,其實心理在暗爽吧!

  老婆大人在賣耳環手飾的攤位血拼,我擠不進去,只有在外面等她,想起剛剛刺激的野戰,那裡又蠢蠢欲動了起來!這時在人群中,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小P!妳也來逛街啊?」

  小P用一種容易掀起大戰的眼神望著我,悠悠的說:「學長,我…我和他分手了,你還要不要我?」

  幸虧我女朋友在人群中血拼,不然我一定吃不完兜著走,我把小P拉到一邊:「別想太多啦,KK我隨時歡迎妳好嗎。」

  她笑了,並親我一下,那同樣是個會掀起大戰的吻,

  然後他消失在茫茫人海中,留給我無盡的遐想……。

  (2) 「公公~~~」她又要臨幸我來了,只不過地點竟又是在捷運上!

  「到家馬上做好不好?」

  「人家現在就要嘛…」

  對於女友反常的要求,我真不知該憂還是喜,若把這個乖乖女的胃口養大了,以後可就沒那麼容易交差囉,雖說我一直希望她能這樣。

  我們到車廂最後排,那正好有玻璃擋著,她用外套蓋住,我則將手身進她裙子裡逗弄著她早已濕潤的花瓣,看她的表情似乎很能享受這種刺激的舉動,一點也不像平時保守又龜毛的她,倒是我緊張的滿頭大汗!

  她將手伸到我那裡,想拉下拉鍊,但因為我那個位置太明顯了,所以製止了她,她卻不甘心,轉過頭說:「公公,你不是很希望我幫你嗎?現在我就幫你來了唷!」

  然後用外套蓋住頭,將我寶貝掏出來……。

  雖然新手上路,有些粗魯,但想到這乖乖牌竟敢做出這樣淫蕩的事,不由得用力捅了幾下……。

  也許是太緊張了吧,我一直不敢射,快下車時才結束,那裡痠痛不已,走路都怪怪的,有幾個人看著我的眼神很怪,可能認為我是"掰咖"吧!

  回家之後,一猶未盡的她,又在廁所硬要了一次……。

  (3) 「喂喂…你在嗎?」

  回到家就一直昏睡,等接到小P電話時,已是淩晨兩點了。

  「我現在過去好不好,你女朋友在嗎,不在我就去囉?」她說話聲音故意壓得很低,深怕被別人聽見。

  一進門,她就要亂來。

  「小P啊,給我睡一下好嗎?」我要求道。

  「你是在生我的氣嗎?」她噘著嘴。

  「沒……沒事,好吧,我隨便妳了!」我無奈的表示,其實我很想告訴她今天在台北發生的種種,但是……算了。

  她舔著熟睡中的陰莖,直到再度把精疲力竭的它吵醒,我則一動也不動的躺著。

  「今天就老弟你陪她吧,我幹不下去了…」我心想著,

  眼睛再也睜不開了。

  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把我嚇醒了,一定是老婆大人!

  她有點怕,坐在地上一動也不動,我則把窗戶輕輕打開,要她爬出去,外面是房東的車棚頂,可能電視看太多加上一時慌了手腳吧,我竟然也跟著爬出去了!

  老婆大人一定以為我睡太熟,不久就離開了,我喘口氣,這才傻笑道自己幹嘛爬出來。

  小P興奮極了,她從沒做過那麼刺激的事(本人也是!),「KK學長,我們在這裡好不好?」

  「你瘋啦!」我吼道,不過在看看周圍,旁邊都是山坡地,夏夜的天空繁星點點,讓人心曠神怡,不怕被看到,又有說不出的新鮮感!

  她要我躺平,繼續剛剛的任務,不過這回她轉過身,濕透的陰唇壓在我臉上,我牙齒不停摩擦、噬咬她的敏感帶,舌頭不忘往深處探索;我們都含糊不清的呻吟著,她也賣力的抽吸著我起死回生的兄弟,直到同時到達欲仙欲死的境界……。

  「學長…你好棒…」她的愛液噴得我滿臉,並繼續在我臉上摩擦,像是試圖把我淹死,我站起身,要她手扶著窗子,從後面猛插。

  也許是太空曠了,她扯開嗓子盡情呻吟,那聲音實在太美了,聽得我一陣酥麻,然後將我"最後的戰液"噴在她的翹屁股。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回房間,所幸就睡在地闆上,她邊穿衣服邊笑著說:「KK,我下學期就要搬離學校宿捨了,到時候你可以來我的新宿捨玩唷,這樣也不用怕被抓包!」

  她俏皮的一吻,離開了房間,留下被榨乾的我。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