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937 | 回覆: 0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寸草不生你敢信
Crawler | 2016-11-27 16:24:45

  那個周三的下午,是一個特別的日子,白雲和張海一起從學校離開,一起去了了他的小窩。

    白雲心裏很明白他要幹什麼,自己不感到害怕,而有一種渴望被張海侵犯的願望。所以在沙發上開始時,他隻是試探性的抱住白雲的纖腰,很明顯的,白雲抖了一下,但此後就沒有什麼反應。他開始大起膽子,手越來越不安份,摸往胸部,接著伸到白雲的衣服內,接觸到白雲那光滑柔軟的身體,讓他理智全失,他忍不住將褲子拉鏈打開,漲的硬梆梆的二十公分長的雞巴立刻彈出來,色心大起,他竟把白雲的手拉過去,準備要白雲幫他自慰。白雲羞澀的問:「你想幹什麼?」張海說:「你答應過我,給我你的身體!」白雲低下頭說:「嗯,你讓我去洗個澡!」張海松開了他點點頭。白雲深情的看了他一眼,站起來走進衛生間。

    大約是半個小時後,白雲剛洗完澡,經過他的房間,他竟然房門大開全身赤裸的露著那根大肉棒在看書。白雲圍著粉紅浴巾站在門口,他立刻起身把白雲拉進他房裏,並關上房門。圍著浴巾的白雲,身下並沒有任何可以遮蔽的衣服,由他看白雲的目光,可以感覺到他知道,他立刻拉掉白雲的浴巾,白雲赤裸的身體就這樣映入他的眼中。張海把白雲弄到床上仰臥著後,立刻便壓住白雲的身體,伸手抱住她的腰……白雲並沒有抗拒(因?白雲知道沒有用),這讓他更加大膽,手開始在白雲的身體上移動……慢慢的,他一隻手攀上白雲豐滿的酥胸上,不停的撫摸白雲柔軟的胸部,白雲任由他撫摸著白雲敏感的胸脯……這是他第一次如此放肆摸白雲的身體,他忍不住伸手握住白雲36D 的乳房,他的手掌幾乎無法掌握,但是胸型很美,雖是平躺著,乳房仍是向上堅挺,乳肉雪白,乳暈有大,乳頭粉紅,他好奇的在白雲的上半身撫摸,看著白雲的臉跟身體都越來越紅越熱,呼吸也急促……他將嘴巴湊上去,慢慢的輕舔白雲的乳峰,雪白的乳房和粉紅色的乳頭隨著呼吸上下起伏,而黑森林下的小縫也微微滲出亮晶晶的淫水……

    此時他的雞巴也漲的硬梆梆的翹起,於是他立刻將大肉槍對準白雲的處女嫩穴,白雲全身有如觸電般顫抖。「海…嗯……啊……嗯……」聽到白雲的叫聲張海才想到現在進入太早了,於是他將中指朝白雲的處女穴探索,白雲的處女禁地已經開始泛濫了,他的手指開始往更深處前進,白雲的反應來得很快,開始在他的身下扭動、呻吟,他輕輕地揉搓白雲的乳房,體會著白雲細膩的肌膚。「哦…哦…這樣…真好…張海…好舒服…舒服…」他的手繼續撩弄白雲的處女穴,同時他的嘴也沒閑著,從白雲的耳根後開始舔,一直舔到背後,白雲則全身痙攣,嬌喘連連:「啊…啊…」他知道白雲已經忍不住很想要他去幹,可是他卻要白雲多等一會,讓白雲先高潮再幹幹。於是他的手也毫不停止的愛撫白雲的處女穴,使得白雲淫叫連連:「啊……啊……啊……啊……喔……喔……啊……不……行……了……」白雲喘息著,搖動著身體,這時他換一個姿勢,將頭埋進白雲雙腿之間,用舌頭舔泛濫成災的處女洞口,並將從洞口流出的淫水喝下,並用舌尖輕舔撥弄洞口的陰蒂,已經快高潮了:「哦……張海……舔…舔…哦…哦…舔得好舒服…喔…哦哦…這樣……不…不行了啊…哦…哦…要……」

    白雲的嬌嫩的小屄像是地震般,淫肉劇烈地翻動,淫水如同決堤般洶湧而出,如同羊癲瘋般痙攣著,肌肉完全繃緊,張海沒有停止工作,一邊大口地吞咽白雲的淫水,一邊用手指在陰蒂加大撥弄的力道,白雲也已達到瘋狂的顛峰。此時,白雲的身體突然弓起來,然後重重躺在床上,然後一會兒氣喘噓噓說:「張海…呼……你要弄死我了…呼…從來…沒有嘗過…這樣瘋狂…的快感」

    「是嗎,那待會會讓你更舒服的,雲」於是,他將他的大雞巴移到白雲的嘴巴前:「雲,好好服務我的雞巴吧!如果服務的好,我再讓你爽上天」白雲聽到之後臉紅的把張海的雞巴含在了嘴裏,而他則再一次將他的頭埋進白雲的雙腿之間,舔那剛才泛濫成災的處女穴口和陰蒂,白雲因張海的雞巴太大而無法整根含入嘴巴中,而呻吟著:「嗚嗚…嗯……嗚……呼…」張海的雞巴在白雲嘴巴服務下漲得更大,白雲的舌頭有如舔冰淇淋般舔白雲的龜頭。白雲含的很緊,含得雞巴漲得更大!張海爽得不由哼出:「哦……哦……好舒服……好舒服……哦……哦……好舒服……雲……哦……雲……你含的真棒……含得雞巴爽死了……哦……我的好情人……哦……好姐姐……哦……我快爽死了……哦……雲……雲……哦……我愛你……哦……雞巴爽死了……哦……哦……雲……哦……雞巴太爽了……哦……我會爽死……哦……好姐姐……你的嘴巴真好……哦……雲……我會爽死……哦……哦哦……」

    白雲則在張海的舌頭進攻下驚呼連連,喉嚨發出了呻吟聲,手也握住了他的雞巴,輕輕的來回套弄含著……張海吻著陰毛、陰唇,乃至白雲最敏感的陰蒂,紅紅的陰蒂,因?過度的興奮,膨脹而充血,顯得更加突出,更加的迷人。白雲斷斷續續的哼著:「嗯……嗯……好爽……爽……嗯……爽死了……嗯……嗯……好舒服……好爽……嗯……嗯……小穴爽死了……嗯……嗯……好爽……嗯……嗯……嗯……好張海……嗯……我……嗯……受不了……嗯……」白雲的手也死命的抓住了張海的臀部,身體一陣猛頓,陰戶拚命的往上頂。「嗯……好張海……嗯……快不要舔了……嗯……不要舔了……小穴癢死了……求求你……嗯……嗯……我受不了……嗯……嗯……受不了……嗯……嗯……張海……受不了……」平日裏端莊而憂郁的女孩,一旦性欲來臨時候也變的如此淫浪,這讓張海很興奮。白雲的淫叫,再加上臀部大力擺動,已近於求饒,瘋狂的地步。處女穴裏的淫水,如溪水般的時大時小,陰唇更是一張一合的,像想夾住什麼東西。「啊……啊……嗯……怎麼這麼爽……怎麼這麼舒服……嗯……嗯……嗯……我好爽……哦……好爽……嗯……海……爽死了……嗯……好張海……嗯……嗯……小穴快爽死了……嗯……嗯……舒服死了……嗯……舒服死……嗯……爽死了……」

    白雲被舔的興奮難耐,頻頻哼叫著:「求求你……白雲受不了……裏面癢死了……呀……受不了……好張海……快……張海……我真的受不了……快用雞巴幹我……啊……」

    沒多久,張海的雞巴也忍不住要爆發,於是他連忙的推開白雲的頭,將雞巴移到白雲雪白的乳房上,此時張海的雞巴終於忍不住「爆發」的噴滿了他的精液在白雲的乳房、身體上。「喔……喔……啊……啊……啊……嗯……雞巴爽死了……哦……」雞巴一陣又一陣的跳動,一次又一次的收縮,弄的白雲整身都是精液,二十公分長的雞巴這時也萎縮不起,白雲看了之後二話不說,用手握住張海的二十公分長的雞巴,有如打手槍般的上下搓揉,一會兒雞巴又是海糾糾,氣昂昂的「?頭挺胸」而張海呢!全身炙燙發熱,欲火就像渤情素的燃燒了整個人,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幹穴,他要幹白雲的處女穴。他壓住了白雲,壓在白雲那美麗動人的胴體上,他準備好好享受這未經人事的世外桃源。白雲的的處女禁地,早已禁不住欲火春情的刺激,淫水像黃河泛濫似的,不時的向外汨汨的流出,那兩片陰唇一張一合的蠕動,似乎想含住什麼。陰蒂更因?淫水的侵潤,春火的燎原,顯得更加的鮮紅,而又奪目。雞巴終於又頂上了白雲的穴口,可是張海並不急著讓雞巴進去,隻是在白雲的處女洞口中間,陰蒂上來回磨擦,雞巴的磨擦,更把白雲弄的嬌軀一陣猛頓,陰戶拚命的往上頂,磨得白雲更是需要,更是需要雞巴的滋潤。

    張海身體往下滑了一點,雞巴頭對正處女洞口,略一用力,頂了進去,他的雞巴,才插進五公分左右,便聽到白雲的尖叫,「痛……痛呀……痛死了……你不要動……好痛……張海……好痛……」龜頭似乎被什麼東西擋住,原來是處女膜,張海看著白雲,隻見白雲眼角痛得流出了淚水,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張海說:「你別緊張,放松!」張海按住雞巴不動,讓龜頭在穴口活動,跳動,輕輕的抖動著。吻著白雲的耳根,脖子,額頭,白雲的嘴,並用手輕揉著白雲的敏感乳房。過了好幾分鍾……白雲的臉色由白到紅,櫻桃小口更是微微張開,張海感覺到白雲的處女穴似乎是往上頂了兩下雞巴。

    「海,嗯……你再插進去試試看。」白雲的手環抱在張海的臀部,彷佛暗示他用力插進去,雞巴藉著餘威,再一頂「噗滋」一聲,立刻插入白雲的處女穴深處,但是白雲痛的幾乎昏過去。這時張海停止動作,感覺白雲的肉穴真緊,朝穴口看,看到從白雲的穴口流出紅色的血:白雲的第一次被張海奪走了!「啊……痛……好痛喔……痛死白雲了……小穴裂開了……啊……喔……你的……雞巴……太大了……小穴漲裂了……停……你不要動……小穴受不了……痛……」她的小屄的確是太小太緊了,夾的雞巴有些痛,「雲,你忍耐一下,等一下就會舒服的!」

    「……可是……小穴……痛得……受不……了……寶貝……小穴……好……像……漲裂了……」

    「好雲兒,過個幾分鍾,你的感覺就會不一樣……我現在開始輕輕的動,慢慢的抽,如果你很痛,我就不插了。」於是,張海輕輕的把雞巴抽出來,在白雲的洞口又插回去,如此來回抽送幾十下,白雲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張海知道可以了,但是他還是輕柔的抽送。不知過了幾分鍾,白雲漸漸嘗到美味,領略到快樂,淫水比先前所流的還要多,喉嚨所發出的淫叫聲,比剛才的好聽的太多了。「啊……啊……我……嗯……我下面好癢……嗯……海……我的裏面好癢……嗯……嗯……你快一點……啊……快一點……嗯…嗯……」

    「雲……你開始舒服了是不是……我沒有騙你吧!?」看著白雲的淫浪的表情,把張海那原先憐香惜玉之心又給淹沒了,現在不管白雲是真痛假痛,張海也要開始賣弄了。雞巴每一次插到底,屁股就旋轉一下,每一次抽出來,都是整根抽出來,讓她的淫穴,有著實實虛虛的感覺,讓淫穴對雞巴美感持續不斷。張海這樣的抽插淫穴,更讓白雲舒服不已,淫叫連連。

    「嗯……嗯……好舒服……嗯……好爽……嗯……嗯……嗯……嗯……小穴爽死了……小穴爽死……了……嗯……小穴好爽……嗯……我好爽……嗯……」

    「好雲兒……哦……你的小穴真好真美……爽死我了……哦……哦……」

    「嗯……好爽……嗯……小穴好爽……嗯……嗯……我痛快死了……嗯……嗯……哦……哦……好爽好爽……哦……弟……你的雞巴好會幹……我裏面好舒服……嗯……嗯……好個……雞巴……嗯……好張海……你太好了……嗯……」

    「滋……滋……滋……滋……啪滋……啪滋……啪滋……」是張海的雞巴和白雲的淫穴的肉撞肉聲!再加上白雲的淫叫聲:「嗯……嗯……你太會幹了……嗯……好爽……嗯……」白雲的淫叫聲,連綿不斷,叫的好迷人,叫的好淫蕩。白雲的兩隻腳,像是踢足球,不停的亂蹬,不停的亂頂。白雲臉上的表情真是美極了,春情洋溢著,在白雲的臉上出現了紅暈,吐氣如絲如蘭,美目微合,這種表情看了更是血脈賁張,心跳加速。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海……嗯……真美……嗯……太美了……哦……嗯……好大……雞巴……爽……美死白雲了……嗯……啊……爽……爽呀……哦……真爽……嗯……弟……嗯……你的雞巴……嗯……太爽……了……嗯……太妙了……嗯……太好了……嗯……雞巴……你幹的我太爽了……嗯……」隻見白雲一面淫叫,一面雙手緊緊的抱著張海,雙腿則高高的蹺起,臀部更是極力的配合迎送雞巴的抽插。

    「實際上,雲,你也是很淫蕩的喲!」張海一見白雲是如此淫浪,柳腰款擺,極盡各種淫蕩之能,雞巴更是瘋狂的猛幹,如快馬加鞭,如烈火加油,狠狠的抽送,幹的山崩地裂,山河?之變色。

    「啊……海……不許笑我……還不是你害的……快……用力的幹小穴……啊……要爽死了……爽……快……呀……要升天了……啊……啊……啊……啊……啊……」此時張海挺腰,送力!啪!啪!啪!好清脆肉聲。滋,滋,滋,好大的水浪聲。

    「寶貝兒,雲兒,要說肏,要說屄!什麼穴穴的不好聽!」

    「啊……啊……痛呀……小穴漲死了……啊……你的雞巴怎麼這麼大…小屄痛呀……海……你輕一點……力量小一點……小穴會受不了……啊。……痛……海弟……啊……」

    「雲兒……哦……我的好雲姐……哦……你到底是要我狠點……哦……還是輕點啊……哦……你忍耐一下……哦……忍耐一會兒……哦……哦……」

    「海弟……啊……海……你幹……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啊……太大……力了……小穴痛死了……啊……雞巴變得好大…啊……」張海不理會白雲的哀叫,喊痛,依然是重重的幹,狠狠的插。嫩屄被雞巴的陵溝,一進一出掏出了不少淫水,濺得大腿內側,陰毛,周圍,淫水弄得黏濕濕的,好不膩人。白雲被張海這一陣子的狂插猛幹法,弄得有點昏昏沈沈的,整個四仰八叉的不再亂蹬亂頂,隻剩下喉嚨間的呻吟聲。「海……啊……弟……屄裏酥麻了……啊……又酥又麻……啊……子宮口頂得好舒服啦……你的力量太大了……啊……」

    「好姐姐……哦……浪妹妹……哦……過一下你就會爽……哦……」

    「嗯……小屄受不了……嗯……海弟……輕一點……弟……嗯……」

    張海就這樣幹著白雲,大約抽插了五百多下,白雲又蘇醒了,漸漸的,又開始了浪叫,香臀的扭動更大,更快。「嗯……嗯……小屄被你肏的又舒服又痛……嗯……嗯……大雞巴……哦……我的花心爽死了……哦……嗯……」

    「好雲兒……浪姊姊……屄開始舒服了嗎……哦……」

    「嗯……好爽……嗯……海弟……啊……啊……小屄開始爽了……哦……小屄被幹的好爽……嗯……重重的幹……對……大力的肏……嗯……嗯……小屄好痛快……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屄好舒……服……嗯……我樂死了……哦……爽死了……哦……雲兒爽死了……哦……啊……啊……」

    「海弟……你也快樂嗎……再快一點……快……海……小屄要升天……了……啊……快活死了……啊……」

    「好雲兒……好老婆……我肏你的小嫩穴……爽死了……好騷的浪屄啊……哦……」

    「好張海……啊……啊……受不了……啊……要出來了……啊……快……呀……使勁肏我…快……啊……哦……啊……升天了……啊……我好爽……好……爽……哦……爽死……啊……升天了……」

    「雲……哦……哦……啊……我也要出來了……啊……出來了……啊……讓我們一起飛吧……啊……舒服死了……哦……哦……」

    雞巴一陣抽搐,一股濃濃精液,完全射進白雲的肉穴裏,燙得白雲又是一陣頭抖,一陣浪叫,張海猛喘著大氣,汗像雨水般滴滴的往下來,他和白雲同時高潮了。「你真的很淫蕩啊!」張海喘息著撫摸白雲柔軟細長的陰毛,白雲依在他的懷裏說:「你不會看不起我吧!?」張海吻吻她的臉蛋說:「我喜歡床上淫蕩的女孩!」「你喜歡?真的嗎?」白雲扭過頭去用手捧住張海的頭,張海用力點點頭。白雲說:「你這麼會幹,能告訴我你和多少女人幹過嗎?」張海笑著說:「今天這麼好的氣氛,我們不說這個,好嗎?」「不,我要聽!」「別,我怕你生氣!」白雲歎口氣說:「我明白自己,我不過是你生命中的一個過客,你也是我生命中的一個過客,我們不可能成?情侶或夫妻的,我感激你,把我的第一次給你,我不後悔,你說吧,我聽聽我的第一個男人有多大的魅力,吸引了多少女人。」

    張海看她一臉的真誠,在她紅紅的嘴唇上重重的親了一口,緩緩的講了自己的性史,隻是把她媽媽陳菲的一段隱瞞了下來。當聽到張海連他自己的媽媽和姐姐也肏的時候,她驚訝之餘身體顫抖不停,張海講訴他和同學以及同學媽媽的性事的時候,白雲突然問:「你別是也想幹我媽媽和妹妹吧?」張海摟住她說:「說不告訴你吧,你非要聽,聽了就胡思亂想。」白雲說:「你可不許對我妹妹下手啊,她太小了,她對你的印象很好,在我面前說了你好多好話!真的我警告你啊!不許打我妹妹主意,還有啊,這幾年我爸爸和我媽媽生活很苦,表面上看不出他們倆有什麼不妥,你不可以……」

    「好了好了!」張海抱緊白雲說,「不說了,看你聽故事都聽興奮了,你的小屄又出水了!」

    白雲嬌嗔的在張海雞巴上打了一下說:「還不是你,講這麼下流的故事來勾引人家!」

    房間內窗簾緊閉,燈光昏暗,一對赤裸的年青人摟抱折在床上,氣氛很淫穢。白雲柔若無骨的依偎在張海的懷裏,嬌軀輕輕的扭動,身體燥熱,張海親吻她的臉頰問:「寶貝兒,還想要嗎?」白雲害羞的點點頭,雙眼脈脈含情。張海把白雲抱在自己胸上說:「這回你來,好嗎?」白雲緊閉雙眼,把腿打開,讓張海的雞巴頂在自己的陰戶上,雞巴插進了她緊湊的小屄裏,緊緊勾住張海的脖子。張海有力的雙手托著白雲的體重,白雲感到自己隻要輕輕扭動一下腰部就可以得到極大的快感,不停的扭著挺著自己的腰部、噗疵噗疵的聲音不斷從自己小穴那邊傳來,可見淫水豐沛的程度是何等驚人了,不停的挺動再挺動,陰道內的癢麻交集的感覺則讓白雲用盡力氣的動著,不停的迎接張海的大老二進到自己剛剛開發的小穴之中,白雲對張海完全開放了自己,又開始叫了起來「啊……啊……啊……啊……海……啊……太美妙了……啊!……」

    張海將白雲抱起,整個人坐著、而白雲則用手環住他的脖子,他的手則放在她的二片屁股上,白雲的腳自然的伸展、整個人就這樣坐在張海的雞巴上,張海二話不說開始推動她的屁股,動了二三下後白雲也適應了這個姿勢、她開始前後搖動她的腰部追逐著快感,動作很激烈、空氣中散發著色情的味道,二具肉體用力的碰撞,肉與肉接觸的聲音不斷的發出「叭……叭……叭………」聲音,另一種則是白雲那令人神魂顛倒的叫床聲,「啊……啊……嗯喔喔喔……啊……啊……好舒服…啊……海……我好喜歡……啊……啊……啊……你這樣搞我啊……啊……啊……舒服死了……啊……啊……啊……」

    張海吻住了白雲紅唇,吸吮她的靈舌,下體向上挺動,雞巴在白雲的屄裏一個勁的抽頂,龜頭撞擊著白雲敏感的花心,令白雲一次次的飛上了雲端,在高潮處徘徊失魂……

    「哦……海……我不行了……啊……讓你搞死了……啊……啊……渾身無力……啊……肏死我了……啊……啊……啊……屄裏的水都要流光了……啊……啊……啊……啊……啊……」

    張海聽到白雲的求饒聲,把白雲放到了床上,抽出了雞巴,把雞巴放在白雲的乳房上,雙手擠壓白雲的乳房,雞巴在雙乳間穿行,堅挺豐滿的乳房夾著雞巴很舒服。白雲喘息著,輕輕咬著下唇,閉著眼睛任張海奸淫她美麗的乳房……突然張海大叫一聲,雞巴噴出了很濃很多的白色精液,直擊在白雲的臉上,白雲微微睜開雙眼,無力的看了張海一眼又閉上,張海的精液弄得白雲臉上、唇上、頸上、胸上全是……

    張海和白雲一夜之間瘋狂了無數次,第二天早上兩個人都無力地癱倒在床上,分別請了假。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