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3740 | 回覆: 1 | 跳轉到指定樓層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10-13 07:53:53

在老婆的鼓勵和支持下,我將發生的事情記錄了下來,如果能夠引起各位狼
友的一點共鳴,那我就非常榮幸了。

  我和老婆成為夫妻性奴至今已經一年多了,在這一年裡,我們的生活發生了
巨大的變化,真是神奇和難以想像。

  但我敢肯定,雖然我們失去了很多,比如對身體的控制權利、一些夫妻享有
的性愛權利等等,但我們更清醒的意識到我們比以往更加相愛,更加珍惜現在的
生活。

  我今年26歲,是一家小工作室的老闆,我老婆比我小一歲,在一家公司上
班。

  她雖說不十分漂亮,但也絕對是中等以上姿色,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特別勾
人。而且她身材很好,尤其是一雙非常性感修長的腿。外表溫柔賢淑,實際內心
狂野。

  我們的主人是鄰市一家國企的副總,有才又有財的男性,40歲。以上為背
景。

***********************************

  星期六的早晨,我握著啞鈴健身,老婆正在掃地。偶爾我們會相視一笑,我
看到老婆的眼中有柔情有欲望。

  柔情是給我的,而欲望是留給主人的。

  因為我們提前接到主人的通知,今天要接受一個突破性調教——公調。

  經過一年的調教,我和老婆接受的尺度越來越大,而我的主人是一個非常有
經驗和決斷力的主人,他認為我們現在應該有所突破,所以安排了這次公調。

  這時,電話鈴聲響了起來,我急忙放下啞鈴,一看是主人的來電,給老婆一
個眼色,我們在5秒中之內脫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跪在了小茶幾前面,這是主
人的一個規矩,如果身邊沒有人,接主人電話前,必須幾秒鐘內脫光光跪接。

  雖然主人不在身邊沒法監督,但我們一直是這樣的,現在已經成了下意識的
動作。

  打開免提,我叩頭、開口說道:「大哥你好,我和老婆都在家,聽你安排。」

  電話那邊主人輕鬆地說道:「兄弟,我已經約好了3位主人,在我這的XX
夜總會裡,今晚8點開始調教呢,嗯,就像前天我跟你說的,到時候可能需要操
一下弟妹啊,而且可能操的有些狠,捨得不?」

  我苦笑一下,內心卻激動起來。

  有的狼友會說了,你主人怎麼會對你這麼客氣呢?

  這正是主人的高明之處,他深刻理解我喜歡被綠被虐被心裡羞辱的感覺,所
以,幾乎都稱呼我兄弟,要求我稱呼他大哥,而且調教我和我老婆都是商量的口
吻,以營造一種是我自願拱手出讓我老婆的意境。

  這對我來說,簡直是要命的方法,每當主人把這種方式施加到我身上時,我
都感到極度羞辱又極度興奮。

  我如何回答主人都是有規定的,我必須以輕鬆的口吻說規定的話:「大哥,
看你說的,你弟妹就是你泄欲的性工具嘛,你說如何操就如何操了。」

  明顯聽到跪在身邊的老婆一聲呻吟,我知道她已經開始代入到那種環境中了。

  主人:「嗯,好,對了,還需要弟妹穿的比較騷啊,要不然人家不喜歡操弟
妹怎麼辦?你的臉上也不好看不是?一會吧,我把需要弟妹穿什麼衣服發給你。
嗯,還有就是對你和弟妹今晚的調教方案是這樣的……今天好好休息,晚上你們
直接開車過來,準點到XX夜總會。」

  主人掛斷了電話,老婆早已經順勢癱倒在地上了,她潮紅著臉呐呐說道:
「老公,這個不……好吧?有個方案有些狠呀,我怕我……受不了。」

  我站起身,把老婆抱起來,親了老婆一下說道:「放心好了,有我呢。我陪
你一塊接受調教。」

  老婆的小舌頭伸進嘴來,我們忘情的吻在了一起,撲到在沙發上。好一會,
老婆翹著食指戳了下我的小夥伴,說「有你陪著啥用啊,到時候你自己還指不定
受啥折磨呢?疼不?」

  老婆說的疼是指我的小夥伴上戴著一副非常短小的陰莖鎖CB,將我作為男
性的象徵緊緊地封印了起來。硬的時候自然疼痛。所以我一直非常非常克制自己
的欲望。當然,更多時候都是徒勞的,越壓制越興奮,然後一臉無奈的看著小夥
伴半軟半硬的頂著陰莖鎖,忍受那種被拘束被操控的快感。

  鎖的鑰匙一把在主人那,還有把備用的老婆自己留著。老婆那把只有在緊急
情況下使用,而只有主人才有權利根據他的意志開鎖釋放。

  有的狼友說了,那你老婆肯定為你作弊啊偷偷開一下好了,當然嘿嘿我不能
否認,畢竟老婆還是自己的嘛,哀求幾下,老婆也就偷偷幫我放出來輕鬆輕鬆。

  但說實話,經過陰莖鎖長時間的禁錮和對身體的馴化,我已經很享受那種欲
火焚身又得不到高潮的感覺了。

  我點了點頭,說:「我要儘量克制對你的欲望啊,要不然這鎖太厲害了。」

  「要不我挑個合適的機會,跟主人說給你換把吧。」老婆憐惜的拿著我被鎖
在小籠子裡的夥伴。

  我親了親老婆笑著搖搖頭:「別,反正你也給我偷偷開鎖,傷不著小弟弟。」

  「嗯……現在我是人家的性……奴,什麼事得聽主人的,尤其是性方面。很
多時候身不由己,尤其咱們的主人控制欲望這麼強……我給你開鎖也只能偷偷的
開一會,他會隨時要求開視頻驗證的嘛,被主人發現咱倆就慘了……你自己多多
注意身體,儘量別性起,有啥不適偷偷告訴我。」

  老婆又跟我抱在一起。

  
  不一會主人的穿戴要求過來了。我拿起手機,跟老婆說道:「A13、C9、
D7、E3、F3。另外,帶OL、空姐、護士裝各一套。」

  老婆從沙發上起來,光著屁股走到滿是各類情趣衣服的衣櫃前挑選衣服。主
人的規定,老婆的衣服都要標號,A代表上衣,B代表內衣,C代表下衣,D代
表內褲,E代表襪,F代表鞋子。

  老婆拿起A13,羞紅了臉,說道:「老公,其他的還好說,沒有B就不讓
穿內衣了,這個A13怎麼穿啊。」

  A13是一件全部是蕾絲的短小的紅色情趣內衣,兩根肩帶很長,穿上後,
都擋不住我老婆C罩杯胸部的乳頭,我也看愣了,只好說道:「咳咳,老婆穿這
個殺傷力簡直就是核彈啊。唉!C9這種齊B半透的小短裙你也很少穿,能穿上
不?D7的話是C字褲?又沒有帶子系著,裡面還得塞跳蛋,下面能夾得住不?」

  老婆貌似悲哀地歎口氣,其實我已經看出老婆現在已經開始發情了。

  「真是沒辦法,乳頭上貼個紅色的膠紙擋下應該不會被主人罵吧?下麵倒是
夾得住,不過C9這種小裙子肯定讓人看透了!在車上倒沒事啊,關鍵是進夜總
會的時候可咋辦?」

  我笑著儘量讓老婆放鬆心情,我知道她現在即非常期待又非常忐忑:「小浪
少婦還裝清純,經歷過多少次戶外露出調教了,這點不是小意思啊?嘿嘿。」

  老婆剛剛恢復正常的俏臉又迅速羞紅。

  講真的,我老婆這點特別吸引我的主人,就算內心再狂野、身體再潮濕,也
非常容易害羞,一害羞就滿臉通紅。

  真是個俏嬌娃!

  老婆嬌嗔,大眼睛靈巧地白了我一下:「哼!以後別指望我給你開鎖,想射
就去求主人。看不把你折磨死。」

  我笑著抱著老婆:「好啦,我的好老婆我錯了還不行嘛!我現在十幾天才開
鎖一次,還不夠悲慘的嘛。」

  老婆緊緊地抱住了我,舒了口氣,喃喃說道:「但願我們的選擇沒有錯。」

  整個週六白天我們手牽著手去逛街,我們說情話我們憧憬未來,非常甜蜜,
但我們非常默契地沒有提任何調教的事情,因為我們都知道,今晚我們又要有一
個新的突破了,我們的身體都在默默的積蓄著接受調教的精力。

  下午6點我們在家吃了晚飯,老婆換好主人指定的衣服。

  我看到鏡子裡的老婆,簡直性感到爆炸!

  一頭大卷的燙髮,嫵媚而又時尚,精緻的淡妝,飽含春意的媚眼,堅挺的小
鼻子下面是翹翹的紅色嘴唇!

  她的上半身穿著那件A13性感吊帶,高聳的胸脯幾乎大半露出,挺翹的櫻
桃一覽無餘,沒有露出的部分也透過蕾絲隱約看出。

  蠻腰和小巧的肚臍裸露,再往下看就是那件非常短小的C9齊逼小裙,僅僅
20幾公分長,勉強遮住臀線,有些稍微透明而且飄逸,有風襲來,走光無疑。

  透過小裙,隱約看到老婆大腿根那夾著一個淡粉色的弧形的C字內褲,C褲
各位狼友都知道,沒有一根集帶,不像丁字褲,還有繩子攏者。C褲全靠小穴到
屁眼的溝溝的地方夾著。

  而且,我知道老婆的C字褲裡已經塞進一枚跳蛋了,只等到上車後打開,然
後根據主人的要求提升性欲,好一到地方就可以拿來直接讓人操了。

  老婆輕輕的撫著自己露出的小腰,回眸向我飛了個媚眼,「老公,硬了沒?」

  我眼睛真的瞪直了!

  對,小夥伴也差點直了!(正如你們知道的,因為被緊緊的鎖著,是不可能
直的。)

  雖然見識了無數次老婆的性感,但每次都讓人感到非常震動!

  老婆看到我的樣子,滿意的一笑。

  我一邊開著車,偶爾瞄一下藏著後座的老婆。沒辦法,老婆穿這樣肯定沒法
坐在副座了。

  根據主人的調教指令,她早已經打開了跳蛋,一陣陣嗡嗡的震動聲和老婆輕
輕的呻吟聲在車內傳遞。

  我笑著說:「哎美少婦,你注意點啊!還得一個多小時呢,你別把自己弄高
潮了啊,主人可說了,你得把自己搞到很濕,但是不能高潮。你小心主人的手段
啊!」

  老婆哼了一聲,嬌嗔道:「還用你說,我肯定能忍住呢。唉,老公,我發現
主人可真會玩人,我肯定到了地兒就非常騷了。你知道,我一旦發騷就會忘了自
己,變成什麼話都聽的傻瓜。哼,這就是主人的陰謀!」

  我大笑:「你就是個小傻瓜。不過真的,你可要忍住別高潮啊!你這小傻瓜
一旦高潮以後就變得很慵懶,那就太明顯了!會被主人一眼看穿的!」

  「知道啦知道啦,太囉嗦!好好開你的車吧。」

  我不再說話,專心的開車,因為我開車技術還不怎麼好,需要專心。

  大約大半個小時後,老婆哭喪著說:「完了完了完了,老公!我剛才……我
剛才實在沒忍住……」

  我手一抖,慢慢地停在了路邊,關心的看著老婆說道:「真的假的?那怎麼
辦呢?」

  老婆都快急哭了,「我接受了2個月的高潮控制調教,本想控制高潮沒問題
呢,就想到開個高檔位再享受享受,結果才兩三分鐘,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了。
怎麼辦啊老公!」

  我真是對這個小傻瓜有些無語了,我想了想說:「這樣吧,現在時間還早,
你快自慰,然後把自己的性欲再調整上來,然後一定控制住了啊!要不然你一到
那主人就能看出來,指不定有什麼事呢。」

  老婆也無奈哭喪著臉說:「好吧,那你幫我親一會下麵好不好?」

  我還能怎麼說,只能奉陪了。不過,其實我這是不被允許的,沒有主人的允
許,我只能跟老婆親吻嘴巴,不能摸和親老婆的胸部、陰部、以及老婆的腳(因
為我對老婆的腳特別癡迷)。但現在已經沒辦法了,老婆高潮後會有一段時間的
無力。只能我來幫她了。

  找個路上的小樹林,把車開進去,然後我就到了車後座開始忙活……在接受
主人的要求之前,我就特別喜歡給老婆親,練就了一條中國好舌頭,大約用了4、
5分鐘,老婆隨著高潮失去的性欲又提了上來。

  老婆喘息著說:「老公,我感覺好久沒用你的舌頭了好爽啊好爽!對對……
就是這裡……額,你怎麼停了啊老公,再來哇!」

  我貪婪的咽下老婆的蜜液,指了指我的下體,「不行了,我的女王,下麵疼
的要命,不能再給你親了,還是你自己來吧。」

  老婆深呼吸,「好吧,你開車吧,這次我自己控制住。」

  一路無話,老婆也一直控制在高潮邊緣,但不管她怎麼說,我知道她一定和
第一次高潮前的狀態不一樣了,她就是這樣的身體,第一次高潮會釋放她很多的
能量,再來,就絕對在激情中有些慵懶了。她能成功躲過主人的觀察麼。

  到了XX夜總會時,時間7點半。主人所在的公司會經常在這家夜總會招待
客人,他們有自己的VIP房,非常的保密和安全,主人第一次正式調教我們夫
妻就是在這裡,後面也有很多次,所以我對這裡已經很熟悉了。

  做電梯直上頂樓,老婆已經被服務生們看的無地自容了。她滿臉嬌羞,膚色
紅豔,穿的如此暴漏,胸脯上的小豆豆時不時的蹦出來(乳頭上的膠布已經揭掉
了)。

  我一臉無奈,只好儘量遮擋著老婆充滿誘惑力的身體。

  到了vip包廂門外,只有一個帥帥的男生站在門外,我們夫妻二人跪下,
磕了三個頭,小男生目不斜視站立,體現出專業的服務水準。其實,這個服務生
我認識,之前見過多次我們夫妻被調教,估計是見怪不怪了吧。

  起身,悄悄推門,熟悉的房間,淡淡的煙草味,主人和另外三位男主正圍在
一起抽煙打牌。

  老婆緊張的發抖,因為這是第一次公調,我其實也是強裝鎮定罷了。

  主人瞄了我們一眼,我們緊走幾步,跪在桌子前面,磕頭說道:「主人,我
們來了。」

  只聽到主人說:「來,請兄弟和弟妹擡起頭來,讓幾位主人看看。」

  擡頭,看到四位主人已經停下手中的牌局看向我們。

  老婆實在是受不了四位主人灼灼的目光,微微地低頭。訥訥說道:「給主人
請安。」

  主人介紹完其餘三位主人,都是在生意場上的朋友,每介紹一個我們都得向
他磕頭。介紹完後,主人說道:「行了,說說你們這對恩愛的小夫妻來什麼目的
吧。我們還都不知道你們來幹什麼呢?」主人說完一臉淡笑的看著我們。

  我激動起來。正如前文所述,主人就愛這個調教套路。

  老婆胸口起伏的厲害,她的心情非常的緊張!胸口的小豆豆已經徹底顯露出
來,這時她也顧不得、也不敢去遮掩了。

  老婆深呼吸,按照規定的說辭開口了:「我和我的老公來接受四位主人的公
調的。請四位主人隨便……隨便……隨便調……教。」

  說到最後,老婆的聲音已經不可聞了。很明顯,她在主人以外的人面前主動
說這些害羞的話,讓她感到非常的恥辱。

  顯然,主人並不想就此打住,他要繼續對我們夫妻進行精神羞辱。

  「嗯?調教可以啊,說說你們是什麼身份?」

  老婆的胸部已經開始顫抖了,代表她已經緊張到一定程度了。她不知道該怎
麼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大家都知道我們是夫妻性奴,但如果簡單的這麼說肯定不
會讓主人滿意。

  氣氛產生的壓力讓我和老婆有些難以忍受。

  我不安的擡起頭想替老婆說,但主人嚴厲的眼神也傳了過來,我心裡一顫,
趕緊深深埋下頭去。

  老婆可能突然想到了之前曾經回答過類似的問題,趕忙說道:「我和我老公
是……是夫妻,嗯……性奴。我的用處有三個,一個是作為工具,就是主人的
……嗯,泄欲工具,主人想什麼時候使用我……嗯……泄欲……就是操我……我
都可以,我隨時都準備挨操。第二個是……是……玩具,性玩具,可以隨便讓主
人玩弄和使用,隨便讓主人調教。第三個是主人的調教助手,用來看住和羞辱我
老公。就是這樣的。」

  對,這是比較讓主人滿意的答覆。因為主人強調過我老婆的這三個用處:隨
便被主人玩、隨便被主人操、和用來羞辱我。

  「嗯,說的還算明白。看來是想挨操了。不過你今晚上來挨操做了什麼準備
麼?主人們都會很忙的,要求拿過來就直接可以操來的。」

  我的心肝在顫抖,小弟弟也在籠子裡不斷跳動。主人啊主人,這個羞辱太厲
害了!

  老婆經過一番羞辱,已經進入到準備接受調教的狀態,相反說話比較順了。

  「是的,主人,現在我用來請主人泄欲的小穴裡塞著跳蛋,已經慢慢的震動
了一個多小時了,我已經在高潮邊緣,淫水也很多,主人們如果想……想操我的
話,可以直接拿來就可以……就就可以操的。非常的好用的。」

評分

已有 1 人評分名聲 J幣 收起 理由
皇極驚天吳留手 + 10 + 10 精彩內容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10  J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ptc077
威爾斯親王 | 2016-10-13 07:54:50

 第二章

  「奧,原來是這樣啊,看來你這個發騷的小少婦確實有被我們草的誠意,只
不過,你老公在身邊呢,我們不能隨隨便便就把人老婆給草了是吧?這個兄弟,
你老婆這麼漂亮,成天寵著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捨得讓別人草呢?」主人坐著悠
然點上煙,悠然把鞋伸到我老婆的臉前。

  我老婆迅速地脫下主人的鞋子,把已經羞紅到要滴血的臉伸到主人的襪口邊,
伸出小舌頭靈巧地卷起襪口,只一下就把主人的襪子脫了下來,然後含住了主人
的腳趾開始熱烈的舔舐。

  我的內心一直在顫抖不停,如有只有主人在場,那麼我覺得會好很多,因為
已經經歷過很多次了,現在是有外人在場,和單獨接受調教有截然不同的感覺。

  被CB鎖住的小弟緊緊的撐了起來,龜頭像要衝破牢籠的束縛,體內的欲望
就像「洪荒之力」一樣想通過馬眼這個狹窄的小口澎湃而出。

  只是很遺憾,CB鎖就像是個惡魔,死死守著最後的關口,讓人不能有一點
希望。到最後只有一絲粘液有幸沖出關卡而緩緩垂落。

  雖然一直在低著頭,但我分明能感覺到旁邊幾位主人非常感興趣的眼光正在
緊盯著我和我的老婆。

  作為丈夫,作為男人,自己開著車主動把老婆送上門來挨操和玩弄,還要在
幾個從來不認識的人面前接受如此羞辱,說真的,各位色友,我從來沒有感覺如
此難堪和……刺激!

  現在想起來,可能我當時沈浸在欲望的海洋深處,無可救藥了吧。

  我磕頭、起身、用手指著下體,儘量平靜的按照規定說道:「各位大哥,是
這樣的,你們看小弟我的小JB被人用這玩意鎖住了,我倒是很想操我老婆,可
是我現在已經沒有操我老婆的權利和能力了,我老婆又特別想別人操和調教,比
如她想在特別想要高潮,只能有勞幾位大哥代勞。另外,如果我老婆沒有伺候好
幾位大哥,沒草爽,請你們好好調教她。」

  說完這些我用餘光看了一眼老婆,她雙眼微眯,呼吸急促,努力的舔著主人
的腳。我心裡像是放鬆了許多,老婆已經沈浸在這中環境中了,該來的總歸是要
來,倒不如讓老婆儘快沈浸進去好好享受當時。

  「行,既然你們兩口子這麼有誠意,那我們哥幾個就勉為其難地滿足你們。」
主人滿意地點點頭,收回腳丫,按在老婆的胸脯上撚著,「麻煩兄弟到那邊角落
裡坐一會,我們先看看弟妹發騷的功力——先說好,不夠騷我們可不操,哥幾個
不是隨便的人。」

  我依令跪爬著倒退到牆角,然後開始不停但緩慢又凝重地磕頭。

  可能有色友要問了,你主人又沒讓你這個樣。

  我只好報以苦笑,用主人的話說這叫坐有坐姿站有站相,所謂坐就是跪坐然
後不停地磕頭,主人不說停不能停,有時一磕能磕小半個小時。

  所謂站相……站相一會再說,總之,就是所有的規矩都是用來折磨我們夫妻
的。

  剛開始的時候,我真的接受不了,後來隨著調教的不斷深入,我明白了也接
受了什麼叫「性奴」,一條是性方面被人全面掌握,一條是奴方面,全面服從,
主人的話就是命令。

  比如我的小夥伴被緊緊的鎖住、任你有多大的發洩欲望都得忍受著;我老婆
可以隨便被人使用、任你某時某刻多麼不想被玩多麼沒有性欲,一個電話也得乖
乖脫光被各種變態的方法調教,然後恥辱的一次次高潮。

  又比如此時此刻的公調,實際就是我和老婆被多個男人同時玩弄和使用,老
婆要用自己的身體滿足這幾個男人的生理和心理的一切欲望。

  這就是「性奴」了。

  我老婆平靜下心情,按照之前主人安排的調教方案說道:「小母狗給幾位主
人助興,請稍等。」

  說罷,起身,把隨身帶的情趣衣服帶進了衛生間。磕頭起身的瞬間,我看到
了老婆充滿愛憐和擔憂的眼神。

  我心裡一熱,她在性欲高漲的時候仍然掛念著我,我知道她是怕我太累。

  真的是好老婆!

  雖然她的身體已經沈浸和習慣了變態的調教,但她的心仍然是愛我的。

  我輕微地點點頭,她轉身進入衛生間。

  一兩分鐘的時間,隨著衛生間的門輕輕打開,我知道老婆已經換好了一套服
裝,她要開始集中全部的身體和心理的精力伺候別的男人了。

  「禮貌性求操」——這就是早晨主人跟我說調教方案時候的用詞,意思就是
把挨操這件事看成陌生人見面禮貌的握握手一樣平常,而且老婆還是主動握手那
一方。

  主人讓我老婆分別穿上空姐、護士、辦公室女白領的情趣衣服,來勾引另外
三位男人,讓他們各自對我老婆的身體進行一次「熟悉」的過程,然後才能更方
便的使用。

  羞辱,赤裸裸的對我們夫妻二人進行精神羞辱。——主人所擅長的和所鍾愛
的,同時也是我和我老婆的死穴,一點即中,然後深陷其中,成為任人玩弄和使
用的毫無思想的肉體玩具。

  我用餘光不斷的瞥著老婆身穿一套暴露的空姐裝,高聳的胸脯完全露出,乳
頭上夾著小巧的夾子,裙子倒是齊膝,但又開叉到柳腰以上,長頭髮略微盤了起
來——我想如果真有航空公司的空姐打扮成這樣,那可真是——那真是不可能的。

  老婆俏生生的站立在最裡面的那個男人身邊,只聽她顫抖著聲音但嬌俏地說
道:「旅客先生您好!歡迎乘坐本次航班,請問需要泄欲服務麼?本次航班的泄
欲由小妹親自為您服務,保證您使用愉快。請求您使用我一次吧,我的身體很好
玩的。我還差一位客人的指標。求您啦!」

  「弟妹啊,求操就是求人操,不求人家,人家怎麼會操你呢?」——我一直
覺得主人的話也是自己經過設計的,要不然怎麼這麼能輕易挑動我和老婆的欲望
呢?就像緊箍咒一樣,一旦咒語念起,我們無處可逃。

  我的腦子裡轟然一聲,眼前就像眼花炸開,五彩繽紛的顏色四散。老婆的聲
音仍然那麼清脆好聽,但卻在主人的指揮棒下,在完全陌生的男人面前說出這樣
淫蕩的話。

  老婆性感到爆炸!

  我也要爆炸了!

  我的心臟跳得劇烈,只感覺太陽穴處一直突突的跳動,小弟弟也像要炸開一
般。我想我再不發洩,我真的爆炸了。

  但我知道,我是不可能的,如果這次調教能讓主人滿意,我想我會得到一次
射精獎勵。

  應該會吧?

  實在不行,我還可以回家讓老婆給我放鬆放鬆。想到這裡,我的心裡有一絲
暖意。

  一聲長長的呻吟聲傳進耳朵,由於正在我視線的死角,我磕著頭已經看不到
老婆那邊的情形了,不過聽聲音就知道,所謂禮貌性求操已經開始了!

  「來,小空姐,向大家介紹下你呀,還有你身上哪些地方好玩啊,我好更好
的熟悉下你。」

  聽聲音,似乎老婆是坐在了這個陌生的男人的大腿上,男人扶著老婆邊草邊
說話。

  「是……啊!請您……慢一點……小妹是別人的……妻子……特別喜歡被人
……玩……喜歡在我身上各種調……教……控制和指揮……請您慢一點……好漲
好漲!指揮我高潮……我是個性奴……是個小母狗……啊啊!」

  「敏感帶呢?」

  「是是的……我的乳頭、小騷穴、屁股……尖……後背……啊啊!我性感帶
好多……我喜歡被人碰……性感帶……喜歡被人性騷擾……我聽話……嗯嗯……
水多好草……」

  此時,老婆已經基本說不出話來了。我聽在耳裡,急在心裡,因為我根本看
不到角落裡的情形,而我急切的想看到老婆現在的模樣。

  騷到極點、浪到巔峰的老婆的模樣對我來說有致命的吸引力。

  主人看出了我已經不怎麼按照規定磕頭了,開口說道:「兄弟,你看你,真
不爽快。弟妹好不容易求到一個人草她,你在那著急的。這樣吧,你就在那站一
會吧,我看你坐也坐不住了。」

  我一呆,這下好了!

  現在餘光還能看點,一旦換成「站相」更沒得看了,不過站相總比跪拜好一
些。我站起身來,迅速的面向牆壁站著,然後貼在牆上。

  下巴、手指、龜頭、膝蓋、腳趾頭,五頭貼牆,以確保我能完全完全貼牆站
立。這就是剛才所說的站相。各位色友可以想像一下,我就像一隻蟲子緊緊的貼
在牆上,耳邊傳來的是輕柔的音樂聲和老婆的音樂聲。

  老婆的音樂聲本應該是我來演奏,現在卻成了一個今晚剛剛認識的陌生男人。
而他在主人的授意下對屬於我的老婆有著絕對的操控權利,他一會要求我老婆這
樣一會要求那樣,老婆勉強才能跟上他的節奏。

  大約四五分鐘後,老婆突然尖聲呻吟道:「請你稍微等等,我就要來高潮了,
主人還沒有批準呢。主人!主人!……小母狗申請一次高潮!小母狗實在忍不住
了!……要出來了!呀呀!你……先別動啊!我忍不了了!」

  性奴理所當然沒有自行高潮的權力,我相信主人在現場的情況下,老婆真的
不敢私自高潮。

  「高潮申請沒有通過。」主人淡淡的說道。

  「啊……啊!是的,主人……可是……小母狗真的忍……不住了!」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