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2801 | 回覆: 5 | 跳轉到指定樓層
dogy0037
王爵 | 2009-3-5 23:34:17

相關文章請發至此
回覆 使用道具
ben12355
王爵 | 2009-3-12 00:51:57

弓者箭川 (改編自宮本武藏)

戰國時代,仙妮亞帝國都城亞斯提都,有一個名叫箭川的青年,他立志要做一名天下無敵的箭手,他四處探聽,得知了天下間最好的箭術老師,是輝煌。

這位老師的箭術,是非常的高明,能在百步之外,射穿一片柳葉,而且是百發百中,因此箭川就拜輝煌為師。

輝煌只教他眼睛不眨的功夫,箭川接受了老師的指示,回到家中,他立刻鑽入了他妻子的織布機下面,他仰著臉,靜靜躺在織布機下面,兩眼一動也不動,他直接面對織布機的踏板,看著踏板忽上忽下的擺動,練習不眨眼睛的功夫。

經過了兩年之後,箭川終於練到即使踏板碰到他的眼睫毛,他也同樣眼睛不眨,甚至在他睡的時候,他也可以睜著眼睛睡。

有一天,他張著眼睛,看到一隻小小的蜘蛛,在他的睫毛之間結網,直到蜘蛛將網完全結好,他的眼睛都沒眨一下,功夫練到這種的地步,他終於有了充份的信心,向他的老師,提出他的成績報告。

他的老師輝煌,聽了箭川的報告之後,就對他說:「學會眼睛不眨,只是學箭的初步功夫,下一次,你要練習看東西的本領,到了你能夠見小如大,視遠如近的時候,再來見我。」

箭川聽完回到家中,就抓了一隻很小很小的螞蟻,他將螞蟻放在一片很細很細的草葉上面,然後將這片草葉,懸掛在書房的窗外,他走到書房的另外一邊,聚精會神的注視著草葉之上的螞蟻,起初他只能隱隱約約看到,經過了十數天,他就感覺牠比以前好像大了一些,三個月之後,箭川看到牠,好像是有蠶那麼大隻,而且還可以看得很清楚。

就這樣,箭川每天一心一意,繼續不斷凝視著那隻螞蟻,連季節的變化,和煦的春日,變成夏天的驕陽,一行行的蘆雁,飛過了涼爽的秋空,沒多久又回到冰天雪地的寒冬,經過了三年,箭川幾乎沒離開書房一步,有一天,他發現懸掛在窗外的螞蟻,看起來好像牛那麼大隻,他歡欣雀躍,喜不自勝,連忙取出了一支細小的竹針,搭在燕角弓之上,瞄準了那隻螞蟻就射,結果不偏不倚射中了螞蟻的胸部,連旁邊的草葉,動也沒動到。

箭川窺探箭術的奧秘,至此一共花費了五年的時光,他覺得這種嚴格的訓練,已經使他有了高人一等的本事,再也沒有一個箭手,可以超過他了,為了證明他的功夫,超群出眾起見,他決定以老師的最高紀錄,作為競技的目標,結果他不但能在百步之外,射中一片的柳葉,而且還可以跟他的老師同樣,百發百中,他又拿了一百支輕型的箭,接二連三向著箭靶發射,第一支射中紅心,第二支射進第一支的箭尾,第三支又射進第二支的箭尾,只在眨眼之間,便將一百支箭,射成一條的直線,他的箭法確實太準確,太神速了,箭川以為箭藝至此,已經出神入化,可說是天下無敵。



但是忽然間他想到,還有一個高明的對手存在,而這個高明的對手,不是別人,就是他的師父輝煌,因為只要輝煌存在的一天,他就不能稱為天下第一高手,雖然他知道他的箭術,已經和輝煌旗鼓相當,但他也知道他的本領,並沒有超越他的師父,這個死結,使他感到悶悶不樂。

有一天,箭川正在田野散步沉思,忽見輝煌從遠處走來,他一見機會來到,毫不猶豫,立刻取弓,搭箭瞄準,準備發射,說時遲那時快,他的老師發覺情形不妙,也連忙取弓搭箭,準備應變,結果他們兩人,幾乎同時射出。

箭川的箭,很輕易就被輝煌射落,一支接一支,這種奇異的決鬥,就這樣連續不斷的進行,間不容髮的繼續,直到輝煌的箭全部被射完,而箭川也剩最後一支箭。

此時的箭川洋洋得意,搭上弓,扳了弓,就要發射,輝煌從容不迫,在旁邊折了一根帶刺的樹枝,當箭川那支箭颼一聲,飛向他的胸口之時,輝煌用樹枝上的一支棘,將射來的箭頭輕輕一撥,噗一聲,箭就落在他的腳邊。

箭川知道他的陰謀,未能得逞,心中感到非常的懊悔,他覺得再也沒臉見他的師父,可是輝煌不但沒懷恨,反而當場原諒他。

輝煌就對他這名徒弟說:「箭川你要知道,我所會的箭術,已經毫無保留,全部傳授給你了,如果你想要深入堂奧,求得幾近於道的箭術,不妨穿過太行山隘,翻過霍山之頂,求教於柳生老人,他是我的老師,真是古今無匹,比起他的功夫,我們兩人的技術,可謂是小巫見大巫,只能算是嬰兒學步而已,現在除他之外,世上可說是沒第二個人,值得你去求教。」

箭川聽完輝煌的話,立刻向霍山前進,經過了一個月,他終於登上霍山之頂,找到了柳生大師,他發現這位大師,已經是上了年紀的人,兩眼猶如綿羊一般的溫馴,他不但彎腰駝背,而且滿頭白髮,因此箭川就準備試探老人的實力,他取下隨身帶來的大柳之弓,搭上一支神奇的楚傑之箭,對準正在飛過的一群候鳥射去,轉眼之間,五隻候鳥撲打著兩翅,從天而降」。

柳生老人:「不錯、不錯,不過用弓箭射鳥,未免太著痕跡,還算不得功夫,你還沒學到不射而射的箭道吧」。

箭川:「你說什麼?什麼是不射而射?鬼話連篇!」。

柳生老人:「跟我來吧!」,隨後兩人來到一處山谷上,柳生老人走到橫插在山頂上的木頭上。

柳生老人:「來來來,到我站的地方,讓我詳細看你的箭藝吧!」。

箭川:「這…下面是萬丈的絕谷,未免太危險啊」

柳生老人:「哈哈哈哈哈,我這麼大的歲數,都敢站在這個地方,而你不敢,實在是真沒膽量!」

箭川:「好吧、好吧,讓我來!」,走上前去,兩人擦身而過,互換位置。

驕傲的箭川,想不接受這個挑戰也不行,無可奈何的他,只好硬著頭皮,和老人交換了立足之地,可是他剛踏上那枝樹幹,樹幹就搖搖擺擺地晃動起來,但他仍然咬緊牙關,伸手將弓取下,以不停顫抖的手,勉強搭上了一支細而長的箭,準備射出。

就在這時,忽然間有一顆大石,由上滾落而下,一路轟轟隆隆,直向下面的萬丈深谷滾落下去,他看到滾落的岩石,覺得自己的身軀,就要失去了平衡,好像跟著岩石一齊要掉落,箭川連忙低身趴下,雙手緊緊抱著樹幹」

箭川驚叫,趴在樹幹上。

柳生老人:「換我來吧,哼!讓你明白什麼是真正的箭道吧」,箭川爬回,柳生老人跳向樹幹。

箭川:「…你…你的弓箭呢!?」。

柳生老人:「我的弓箭嘛,只要你一天用弓箭,你就一天別想進入箭道的奧妙,真正的箭術是不用弓箭的。」,做出射箭的手勢,隨後射出無形箭,高處大石上的一隻鳥兒被射落。

箭川驚訝:「啊!」

從此以後,箭川跟隨著柳生老人,在山上渡過了九年的時光,到了第十年,他才下山返回故鄉。

亞斯提都城內的人,對著他身上所發生的變化,覺得非常的驚訝,他以前那種頑強傲慢的神氣,完全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副大智若愚的樣子,亞斯提都的居民都迫不及待的,要看他一展身手,但他連弓也沒摸,何況射箭呢?

於是眾人失望而歸,有人就問他:「為什麼不射箭呢?」

箭川溫和的回答:「至動無動,至言無言,至射無射,是以不射。」

當地的有識之士,聽到這番技入於道的的談話,對於這位不動弓弦的偉大箭手,自然十分的恭敬。

有關箭川的傳聞和故事,向四面八方傳揚而來,有人說,每過午夜之後,總可以聽到某種的聲音,好像有人在他家的屋頂上,拉動一種無形的弓弦,保護他的安全。

此外還有一名小偷親自招認說,有一天,在他正要爬入箭川的屋內之時,忽然間有一股強烈的疾風,從窗口衝出,猛烈地衝向他的腦袋,將他拋出院牆之外。

箭川在他名聞全國、聲播雲霄之際,漸入老境,他似乎漸漸進入一種返璞歸真的悠然狀態,心、身兩者皆不再向外馳求,他的面孔顯得清清靜靜,沒任何慾望的表情,外界的勢力,再也撼不動他那種完全無著的心情,除此之外,他很少開口說話,使人看不出他是否還有氣息,他的四肢往往沉寂不動,看起來好似枯樹一般,他對宇宙的根本法則,顯得那般的調和,對於不安而又矛盾的夢像,變得那般的超然。

[ 本帖最後由 ben12355 於 2009-3-25 07:35 編輯 ]

評分

已有 3 人評分名聲 J幣 寶石 收起 理由
天王老子 + 26 + 26 + 8 原創文章加分獎勵!
c45 + 30 + 30 感謝分享加分獎勵!
fujj + 30 + 30 感謝分享加分獎勵!

總評分: 名聲 + 86  J幣 + 86  寶石 + 8   查看全部評分

回覆 使用道具
旖旎
王爵 | 2009-8-24 13:54:21

誰能斷言窮裁縫不能幹一番驚天泣地的偉業,幷贏得榮譽?其實也無需別的,只要他走對地方,但最重要的是他要有這個福份。曾經就有這麽個小裁縫,他既舉止文雅,又心靈手巧,一次他出去旅行,來到一片大森林,由于不知方向,迷了路,這時天又黑了,他孤獨萬分,又無別的法子,當務之急是找張床來睡。說不定能在苔蘚上找張床,舒舒服服地睡一覺,但又害怕野獸,所以他便放弃了這念頭,最後决定在樹上過一夜。于是他找了棵橡樹,爬上樹梢,謝天謝地他帶上了熨斗,否則掠過樹梢的風早把他吹得老遠了。

他在黑夜�靜靜地呆著,好一段時間�既擔驚受怕,又渾身哆嗦。這時只見不遠處有燈光在閃動,他心想那兒准會有人住著,肯定比這樹梢上舒服得多。于是他便小心翼翼地爬下樹,向燈光處走去。燈光指引著他來到一個茅棚前,他壯著膽敲了敲門。門開了,燈光�他瞧見了一個小老頭,滿頭灰白,穿著一件七零八亂、五顔六色的破衣服。“你是誰?想幹什麽?”老人不耐煩地問道。“我是個窮裁縫,在荒郊野外的黑夜�讓您受驚了,我想求您讓我進來住一宿。”“你走吧!”老人粗暴地答道,“我可不想和乞丐打交道,到別處去找落脚點吧!”說完就要縮進屋內,裁縫一把抓緊對方衣角,苦苦哀求。老人外表雖尖刻,心地倒不壞,最後還是軟下心來,把他讓進了屋內,給了他一些東西吃後,便在屋角給他一張舒服的床讓他睡。

辛苦了一天的裁縫也不需要人去催眠,舒舒服服地一覺睡到了大天亮,要不是被外面突然的一聲巨響給震醒,他可不想起床呢!此刻他只覺得一片呼嘯聲混雜著吼叫聲,穿過�壁傳進屋內。裁縫突然一躍而起,迅速披上外衣,沖出了屋子。只見在茅棚的不遠處,一頭身軀龐大的黑牛和一頭漂亮的牡鹿正嚴陣以待,隨時準備投入撕殺。不久它們就怒氣衝衝地撞在了一起,撞擊的力量震撼著脚下的大地,叫聲在空中回蕩不已。它們酣鬥了好一陣,不分勝負。這時只見牡鹿用犄角猛地戳入對方的身軀,公牛應聲倒下了,發出了一陣令人顫栗不已的吼聲,牡鹿接著又用幾犄角結果了公牛。

裁縫目睹了眼前的這場搏殺,驚得目瞪口呆,竟雙脚紋絲不動地釘在了那兒。就在他准備轉身逃命時,牡鹿猛地向他撲來,一下把他掀在犄角上。牡鹿馱著他穿過亂石叢林、山嶺溝谷、森林草地,速度之快,一時他都回不過神來。他只得雙手緊握角端,一切聽天由命,他只覺得自己在騰飛。最後他們來到了一堵石壁前,牡鹿把他輕輕地放在地上,此刻的裁縫已嚇得半死,好一陣才緩過神來。等他稍稍清醒後,站在身旁的牡鹿,雙角對準石門猛地一撞,門便猛地開了。

�面突然噴出一股火,隨後又是一陣濃烟,眼前的牡鹿傾刻就被吞沒了。現在該怎麽辦呢?是否撒腿就跑,離開這荒郊野地,重新回到人世間去呢?他一時拿不定主意。這時聽到一個聲音在喊:“進來把,別怕!�面沒有鬼吃你。”他猶豫了片刻,最後受到一股神奇的力量驅使,他順從那個聲音,穿過一扇鐵門,走進了一片空闊的洞廳。只見洞頂、洞壁、洞底都鑲著一塊塊方正的石頭,擦得光溜溜的,每塊上面都刻著一些他不認識的符號。他盯著眼前的一切,驚嘆不已。就在他要轉身走出山洞之際,那個聲音又喊道:“站到中央那塊石頭上去,可有好運在等著你呢!”

裁縫便鼓起了勇氣,聽從了命令。脚下的石頭挪動了,慢慢地向深處沈去。著地後,裁縫環視一下四周,發現自己站在另一個如上面一般大小的洞廳中。然而他不看則已,一看更覺得驚奇萬分。只見壁上挖空多處,�面擺放著一個個透明的玻璃花瓶,瓶內或充滿了五顔六色的酒精,或裝著藍色的氣體,大廳的中央擺放著兩口水晶棺材,相向而立。這一切立刻引起了他的好奇心,他向其中的一隻棺材走去,發現�面裝著一個類似城堡的建築物,漂亮無比,周圍有農舍、馬厩、倉庫,以及其他許多上好的東西。一切都是那樣的小巧,做工又是那般的精致,仿佛是出自一位技藝精湛的雕刻匠之手。

面對這稀世之物,他頓時想如非非。要不是那個聲音又在叫他,他可看傻了眼。那聲音要他轉過身來,讓他看這對面的水晶棺,那水晶棺更令他驚奇萬分,�面竟躺著位少女,貌似天仙,她安詳地躺在那�,仿佛睡著一般。她的那頭秀髮包裹著全身,仿佛披著件精美的披風,她雙眼緊閉,但肌膚色澤光亮,那條發帶也隨著呼吸而上下起伏,種種迹象表明她還活著。裁縫盯著眼前這位絕色佳人,心跳加劇。突然她睜開了雙眼,一見他便驚喜萬分,“老天保佑!”她叫道,“快!快幫我從這監牢�出來,只要你把水晶棺材背後的橫栓輕輕一推,我便自由了。”裁縫毫不遲凝地照做了,只見她一把掀開棺蓋,站了出來,又走到大廳的一角,在那兒披上一件大斗篷,然後在一塊石頭上坐了下來。
她命令年青人走上前來,友好地親吻一下他的嘴唇,然後說道:“我盼望已久了,蒙老天開恩,總算把你帶到此地,結束了我的不幸。從今以後你將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老天替我挑選了你做我的丈夫,你將終生幸福快樂,有我愛你,還會富甲天下。你坐下來,聽聽我的身世吧!

“我原是位富貴的伯爵家的千金小姐,當我仍在繈褓時,父母便撒手雙雙離我而去。在他們的遺囑�把我托給了我的哥哥,是他把我扶養成人。我們兄妹倆相依爲命,有著相同的思維、共同的興趣愛好,幷彼此打定主意終生不結婚。我們家也不是沒有別的伴侶,鄰居朋友也常來看顧我們,我們對待每個人都一樣熱情周到。一天傍晚,我們的城堡來了位陌生客,他聲稱已無法趕到下一站,想在此借宿一晚。我們毫不憂豫地答應了他,還請他和我們共進晚餐。席間他給我們講了些故事,逗得我們高興得不得了,使哥哥越發喜歡這陌生人,求他和我們再多呆幾天,他聽後稍作憂豫,便答應了。這頓飯一直吃到了深夜,飯後陌生人被帶進了一間房子。此時我累極了,一骨碌爬上床就躺下了。我剛睡著,耳邊忽然傳來了悠揚悅耳的音樂聲,把我給喚醒了。

不過我也不知音樂聲來自何處,便想叫醒睡在隔壁的侍女。但奇怪的是,我的聲音竟給一股不知來自何處的力量卷走了,我只覺得似乎有件可怕的東西壓在我胸口,使我發不出聲來。這時借著夜光,我瞧見了那位陌生客穿過兩重拴好的門,走進了我的房間。他來到我的跟前,說他施了法術,用美妙的音樂把我喚醒,幷吹噓說只要憑著意念,就可來去自由,所有的門栓對他都無濟于事。我漸漸地討厭起他的法術來,不過我拒不回話。他在我旁邊站了好一會,顯然想得到一個好的評價,我却仍是默不作聲。他發怒了,聲稱一定要報復,幷首先得消去我的氣焰,說完便離開了房間。那天晚上,我一直睡不安穩,只是天亮前我才稍稍合了會眼。我醒來後,就匆匆地走到哥哥那兒,不過在他房間沒找到他,僕人告訴我黎明時分哥哥已騎著馬跟陌生人打獵去了。

“我馬上懷疑事情不妙,便匆匆穿上衣服,命人備好馬,只帶隨從一人,飛速向森林趕去。跑著,跑著,不意隨從跌斷了腿,落後了,追不上我。我却一刻也不敢停,拼命追趕,很快就瞧見了陌生人,他正牽著一頭漂亮的牡鹿朝我走來。我質問他把哥哥弄到哪去了,他又從哪兒牽來這牡鹿,說時只見兩股泪水從牡鹿那雙大大的眼中流了出來。他非但不回答我,反而開始大笑起來,見此情形我勃然大怒,拔出手槍,對準那可惡的傢夥就是一槍。奇怪的是子彈竟給彈了回來,直接射入了我的馬的頭顱。我嚇昏跌倒在地,陌生人口中念念有詞,使我完全失去了知覺。

“當我醒來時,發現自己竟躺在了洞內這口水晶棺材中。術士又來了,聲稱已把我哥哥變成了一頭牡鹿。我們的城堡及�面的一切已被他施法縮小成現在這模樣,幷被裝在另一個水晶棺內。我的臣民則被化成了一股烟,裝進了瓶中。他還一再聲稱只要我肯屈服,一切均可恢復原狀。對他來說也無需別的,只要打開棺蓋就行。我仍不動搖,他走了,把我給監禁在此,接著我便睡著了。夢中我的眼前景象萬千,其中最令人欣慰的是見到一位年青人來解救了我。當我睜開眼時,一眼便見到了你,瞧,我果然夢已成真了!幫我再實現其他的夢想吧!當務之急是我們得先把裝著城堡的水晶棺挪到那塊大石上去。”

等他們把東西放好後,石塊便載著少女與裁縫穿過洞頂的窟隆,一起往上升去,到達了上面的洞廳,從這兒他們可以輕易地踏入野外。這時,少女一把掀開了棺蓋,只見那些曾是縮小的農舍便神奇地擴張開來,頃刻間便恢復了原狀。少女和裁縫又重新走回下面的洞廳,再次把那些盛著烟霧的瓶罐搬上石塊,沒等少女完全打開瓶蓋,�面突然噴出一股藍烟,隨即變成了一個個活生生的人。她立刻認出那是她原來的僕人和臣民,更使她快樂的是,她竟見到了她的哥哥,他剛才把變成牛形的巫師殺死了。自己便恢復了原形,正從林中走來。

就在這一天,少女也履行了她的承諾,嫁給了幸運的小裁縫。
回覆 使用道具
旖旎
王爵 | 2009-8-24 13:56:35

沒人了解她,認為她有美麗外表,卻沒有一顆心,是個壞心眼的皇后,有誰可以想像?她以前曾是個擁有一顆純潔的心,是這個世界改變了她,她所愛的人拋棄了她,或許她真的壞,最後妳會發現她其實是可悲ˋ孤單。


「怪物!!怪物!!妳快滾啦!!長的好醜陋阿。」一個男孩說著。

「是阿,聽說妳媽媽不要妳,把妳拋棄了!可憐阿,沒人要。」女孩笑著。

    一個女孩站了起來,抹去臉上的淚珠,往教堂奔過去。「討厭!討厭!」

    教堂裡陽光從窗子,照了進來,閃閃發光,窗外紅玫瑰的花香飄了進來,神聖又純潔的教堂,耶穌佇立在教堂內,守護著萬物。但中央卻跪著一位妙齡女子,但是她長的十分醜陋,顯得和教堂十分對立,像極一個惡魔。

「上帝啊!當初我快凍死時,是您救了我,幫助我,只有您不會害怕我,但!請回答我,會什麼我長的這麼醜,為什麼?我無法擁有真愛,請您!請您!給我屬於我的真愛吧!」一位名叫玫瑰的女孩說。(皇后名字我取的XD話說有點俗)

    說完,外頭忽然,忽然出現了一位英俊的王子,玫瑰很害怕,趕緊躲了起來,痴痴的望著王子,那雙像藍寶石閃爍的雙眼,吸引著玫瑰。

「莫非......他就是我的真愛。」

    自從那次的遇見,玫瑰天天都跟著王子,守護著王子,一直深信著,王子就是她的真愛,但一切不可能那麼美好。

    一天王子掉到懸崖下,在垂死邊緣,好心的玫瑰,救了王子,並天天照顧王子,卻不知一天天過去玫瑰對王子的感情越是深。

「真的,真的好英俊,王子,王子我可以一直待在妳身旁嗎?謝謝您上帝,給了我這個機會。」玫瑰深深的看著王子,看得出他真的很愛王子。

「恩......好痛苦。」王子緩緩張開雙眼。

「王子!你醒了!」玫瑰開心的微笑。

  但王子看見玫瑰第一眼,說的第一句話居然是。

「怪物!怪物!你想幹麻?」王子驚慌著。

「不是的!王子,我是在救你!」

    但,玫瑰還沒說完,王子就害怕的逃跑,口中還不停說「我遇見怪物了!」,留著心碎的玫瑰,她不只心碎,更恨王子。

「為什麼?為什麼?這世界要這樣對待我!我做錯了些什麼,上帝!你這個騙子,你太不公平了!!我恨你!外表真的那麼重要嗎?」玫瑰氣的臉扭曲,眼淚像玫瑰花上的露珠掉落。

「哈哈哈,你居然相信上帝,相信我,孩子!我可以幫妳,幫你變成美麗的女孩。」惡魔在一角輕輕的訴說著。

「真的?你可以幫我?」玫瑰疑惑了一下,但心中燃起了希望。

「恩!不過有代價,我要你那顆心,我要你的靈魂,相信我,妳會像玫瑰一樣美麗。」惡魔迷惑著玫瑰。

「我......」玫瑰猶豫了!他真的要這樣背叛上帝嗎?但一想到王子和他人的嘲笑ˋ害怕,她就不甘心。

「我答應!」

「很好!這片鏡子給妳,它會給妳,妳要的,謝謝交易。」說完,惡魔消失,留下的是一陣陣的邪笑聲,合一地的玫瑰花辦。

  撿起鏡子,頓時,窗外下起大雷雨,但阻止不了玫瑰了。

「天阿!這ˋ這是我嗎?太好了!」玫瑰興奮大吼。

  鏡中出現的是,一個擁有金色捲髮,玫瑰般顏色的唇,碧綠眼睛,乳白色皮膚的女孩。

「哈哈哈!這是我!這是我!我是全世界最美的女孩。」玫瑰狂笑著。

「有了美貌,王子,你等著吧!愛不到,那就毀了你。」玫瑰的心的確被惡魔給奪走了!留下的是空洞了靈魂,和妒忌ˋ怨恨。

   雨一直下著,越下越大,窗外的玫瑰花辦,也被雨一片一片打落,或許是上帝的眼淚吧......

   玫瑰到了城堡,可惜王子早就和鄰國公主結了婚,成了國王,還生了孩子『白雪』,但還是滅不了玫瑰的復仇之心,他魅惑國王,殺害了皇后。

   但還是不足夠,他叫了軍隊,毀了以前的村子殺了所有人,到處都是慘叫ˋ殺戮,他人的求饒,卻一點也喚不回玫瑰的心了,鮮血濺滿了大地和玫瑰花上。

「呵呵,後悔吧!我要你們向我求饒,讓我享受你們痛苦的呻吟吧!」玫瑰摘了一朵玫瑰花。

    她朝著以前熟悉的路,往著曾是她的天堂的所處走去。

    教堂不像以前,有金黃色的陽光,照進窗戶,沒玫瑰花香,而是死氣沉沉的教堂,和一股一股的屍臭味。
「上帝!最終你也是無能為力,你看,這裡,你所守護的大地,剩下的只有鮮血,這是送你了!我靠自己擁有了一切。」玫瑰拿了東西向前丟,竟然是頭顱,鮮血淋淋的頭顱。

   玫瑰雖然擁有了金錢ˋ權利ˋ美貌和他人的尊敬,也復仇了!但她卻沒發現,她再也沒笑過了!她已經忘了怎麼笑,望著鏡子前,她是美麗的皇后,但眼神裡卻是那麼空洞。

   最後一切就像是童話故事中「白雪公主」一樣,她為了成為世界第一美麗的人,而喪失了生命。

 但是她可能萬萬沒想到,最後......她的靈魂還被惡魔嫌棄醜陋。 
回覆 使用道具
旖旎
王爵 | 2009-8-24 13:59:02

夜空下,一個女子獨自坐在河畔旁的草地。

很有閑恬幽靜的詩意。

女子很漂亮,就算將她擺在眾人中,她也仍會是最耀眼的那顆星。

可惜淚痕破壞了美感。

女子的俏臉上沒有表情,就跟她的腦子一樣空白。

因為崩潰。



她曾經有過一段快樂的時候。

她的思緒回到那裡。

天國,她的家,至少曾經是。

身為宙斯女兒的她,每天都不會無聊。她曾坐在阿波羅的馬車上,對著那熾熱的火馬頤指氣使;曾爲了搶弓箭跟丘比特打過架,直到維納斯出面把兩人拉開;也曾騎著阿提蜜斯的鹿到處跑,急的優雅的月神哇哇大叫。

不過那些都是過去式了,是她再也無法觸碰到的小小回憶。

從那一天開始。

思緒來到那一天,該死,她發現她在笑,嘴角無法自己的揚起,直到臉部整個扭曲。

是啊,一切的改變往往都因為一個很愚蠢的理由,例如搶來的弓箭掉進天湖中。

糟糕,怎麼跟丘比特交代?

她伸手去抓,企圖撈回幾隻箭。

然後,她看見了他。

或許因為湖面的漣漪,她沒有看的很清楚,只看到一雙清澈的眼睛。

然而,一瞬間的分心,她卻沒有注意到,自己被湖中的箭刺中了手。

從此,她無可自拔的愛上了他。

她一時不小心,從阿波羅的馬車上被甩下來。

因為想著他。

她打輸丘比特,被一拳擊中鼻樑。

因為想著他。

她弄痛小鹿,被狠狠咬了一口。

因為想著他。

她無時無刻都在想著他。這使她一天天削瘦,但思念卻只有一天天加強的份。

終於,她受不了,向宙斯坦白,自己愛上了一個人類的男子。

宙斯斥責她,但女兒的衰弱卻又令祂不捨。

終於,宙斯作出了讓步。

若要追隨他,就必須拋棄掉天使的身分,無論最後幸不幸福,一輩子都不能回到奧林帕斯山,只能永遠做個凡人。

她想都不想,點了頭。

她信任他,清澈的瞳眸不會讓她失望。



她不再是聖潔的天使,但即使失去了雙翅,卻動搖不了她想跟他在一起的心。

這不再是一場神與人的禁忌之戀。

她來到他的身邊,並輕易的虜獲了他的心。

「你會不會愛上別人?」一次激情過後,她問道。

「不會的。」他。

「真的?」

「我發誓,我一生只有妳這個女人,如果我愛上別人,就保我不得好死…」他說,眼睛清澈的發光。

她用手覆住了他的嘴,不讓他繼續說下去。接著輕輕的蓋上了他的唇。

又一次的激情,她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比她曾經是天使時還要快樂。

但激情總是短暫。

漸漸的,他不再擁抱她,原本的甜言蜜語也成了冷嘲熱諷。

這些她都看在眼裡,他的言語就如針氈般一次次刺痛她的心,但她都忍下來了,因為她相信他總有一天會了解自己的錯誤,重新回到她的身邊,像以前那樣呵護她。

她一直都是這麼相信,直到他開始對她咒罵,對她拳打腳踢。

爲什麼?她在哭泣中問道,臉上的摑痕不時傳來痛楚。

他輕蔑的望著她,冷笑。

她才知道,他愛上了另一個貴族女子,再過不久就能步上紅毯,娶到那美如天仙的富家女,也娶到她數也數不完的家產,而自己就是紅毯上的最後一顆絆腳石。

她心碎了,這使她放棄一切所追求的愛戀,原來竟是如此的虛幻而不堪一擊。



然後,她來到了這裡,河畔旁。

深深的嘆息。

現在的她能何去何從?

回家?不,她已經沒有家了,很早以前就沒有了。

有人說人在死前會將生平重新回憶一遍,敢情自己就快死了?

她微笑。摸摸自己的臉。

淚痕乾了。

她舉起那隻染成血紅的手,望著手中的一顆眼球。

仍然一樣的清澈啊……

她慘笑,一步步走向河中。

是條神與人的不歸路……………
回覆 使用道具
andyalways
侯爵 | 2009-10-26 17:29:05

感謝分享  感謝分享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