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論壇 JKF

 找回密碼
 加入會員
搜尋
查看: 1119 | 回覆: 7 | 跳轉到指定樓層
天王老子
大親王 | 2009-3-25 10:25:14

歷史是什麼 ------ 從慰安婦與南洋軍伕說起
2007/05/31 00:12:23 瀏覽290|回應0|推薦21
  慰安婦與南洋軍伕的議題,在今日的世界仍是爭議的焦點!不論是國際關係亦或國族主義上都一直是個充滿火藥的戰場!然而後人倍受爭議的焦點,正是二次世界大戰時的日本帝國主義所致! 
     

  昔日的日本帝國主義高漲,不斷地殘食鯨吞亞洲的國家,隨著帝國野心的擴張與戰事的吃緊,其壓榨亞洲國家人力與資源的情形也日益嚴重!每一戶裡,男的壯丁按比例被強迫抓去當南洋軍夫(俗稱戰場炮灰或南洋苦力),無辜女性可能被抓去當慰安婦!而蹧到蹂躪的國家包含了韓國.當時的中華民國.被清廷割讓的臺灣.菲律賓等東亞國家!
   

  日本政府至今仍欠一個公開而正式的官方道歉,那些內閣官員緊抱著右派勢力(極端國家主義者)的大腿不放,研究報告也交由這些御用的學者作調查!日本首相安培對慰安婦議題的失態和回應,引起許多國際人士與當地民間團體的抨擊!一時之間輿論嘩然,安培成了眾矢之的!
   
  民間機構再多的道歉都無法給於慰安婦受難者一個公道,日本官方設法巧妙避開此議題的態度,用一種不明確的態度,向世界宣稱它的立場!這種不願面對真相的態度和作為,正是二次大戰諸多受難著的靈魂無法獲得安息,生還者無法得到一個官方的正式道歉與遲來正義的主因!而這樣的官方策略,將永遠讓人們在許多場合會不斷地以噓聲迎接日本官方團體!更有甚者,民間機構在某些特定的國際場合上也可能屢受到異樣的眼光與待遇!
     
  德國納粹在二次大戰屠殺猶太人,如今後人與德國政府選擇誠實面對歷史的傷口與真相,決定坦然向世界認錯!好長一段時間,德國人缺乏面對世界的自信心!如今他們慢慢地走出歷史的陰影,也逐漸邁向新的開始!反觀日本政府,持續以模糊的態度面對歷史,並把這樣的悲劇兇手指向是第三者,更有甚者扭曲事實,竟說那些慰安婦都是志願的!嗚呼哀哉,昧著良心而扭曲血淚的歷史,無疑地是向受難者的傷口灑鹽,歷史的真相遲遲缺了一角!讓眾多的苦痛的靈魂與破碎的人生,至今無法得到一個慰藉與抒緩!
   
  雖然這是一個十分複雜的議題,但歷史真相不容掩飾,唯有勇於面對歷史.坦然接受歷史.方能跳脫歷史的陰影,否則,企圖掩飾日本罪刑,歷史教材避而不談此事,甚至用”亞洲國家把這些歷史真相給誇大.扭曲了”來教育日本的下一代,那麼,這些二戰的冤魂與傷痛記憶,將永遠如影隨形般跟著日本政府與其後人!
   
  

  
  



秉燭遊.深夜有感,遂斯於文抒懷 
回覆 使用道具
天王老子
大親王 | 2009-3-25 10:32:40

南洋軍伕回億錄



展示激盪 ﹥﹥﹥

想要找到半個世紀之前的物件當作展品,是非常困難的事。然而展示構想與物件的展出都可以經由巧思創造出來,引領大家進入主題的氛圍,並從中感受這個展覽所要傳達的意識。

入口意象
仿造日式公家建築的門面,書寫「布農南洋軍伕回憶錄」的名稱,就像引領大家進入以展覽主題為名的特定時空場景。

傳統護身符
訪談資料提到,從軍時,長輩會做護身符給年輕人帶去保平安。布農族的傳統護身符非常特別,給嬰兒小孩用的是曬乾菖蒲根作成的項鍊,給大人的則是白羽黃爪的雞的翅膀羽毛根管微烤製成,後者在製作前需獲得神靈之力同意才能製作,否則無法具有祝福的力量,因此這個展示品的仿製得來相當不易。

回憶血書
胡明進阿公的父母親不讓他從軍,他就劃破手指自己寫血書表明要當兵的心願,後來就收到兵單去高雄受訓。策展團隊請阿公回憶並寫下當初所寫的內容,成為展場的展品。

傳統護身符 
相館場景 


上吊樹藤
在採集的過程中,耆老在訪談時提到,戰敗之後有很多人受不了惡劣的環境,用樹藤上吊自殺。策展團隊找來樹藤佈置在展場上方作成一環環圓圈狀,用投射燈打在牆上,也用沙包做出戰區傘兵坑的模樣,企圖讓人感受南洋軍伕面臨戰敗一刻那悲壯的決定。

中國地圖
日本時期受派在淡水駐受訓的余山福阿公,後來在國民政府徵召下參加國共戰爭。阿公說中國有35省而他只有去過14省,他對於在中國各地留下的戰爭記憶非常鮮明,說起故事來引人入勝。

由於阿公沒有保留任何物件可供展出,策展團隊就以大型中國地圖為底,在阿公曾經打過仗的地點上,標記他於各地戰爭的口述記憶,創造出這個可以生動點出阿公戰爭故事的展示品。

上吊樹藤 
中國地圖 
回覆 使用道具
天王老子
大親王 | 2009-3-25 10:49:45




展覽背景 ﹥﹥﹥



當我們想起,我們的虎達斯的虎達斯當中,在日本統治的年代,因為戰爭的關係,征召他們去那麼遠、那麼大的獵場打獵。第一次離開自己的土地、第一次搭船、第一次出國、第一次打跟自己差不多的動物,這就是參與高砂義勇隊到南洋當兵打仗的經過。他們那樣的勇氣,那段埋在心中烙印的傷痕,就足以讓我們後代感到無比的驕傲。

高砂義勇隊,是我們原住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日本人動員到南洋參加戰爭的組織。日本人看好原住民天生的狩獵能力及兇悍的出草文化,覺得原住民可以適應南洋溼熱天氣、茂密叢林與險峻的山丘等天然環境,只要戰前讓原住民受一下作戰訓練,相信在南洋戰役會有很好的表現。

果不其然,我們的祖先用英勇的表現讓日本軍感到佩服。如果不是他們在地獄般的前線發揮了極高強的戰鬥力,或是為日本軍在荒山野地放陷阱找野菜,尋找任何可以吃的東西,或是把運送過去的糧食先給日本軍吃而自己卻忍飢餓死,或是忠心聽命而完成所有任務而送命,那麼日本打起這場戰役的死傷與損失將會更高。

走進南洋獵場的虎達斯,有的已經不知道回家的路,因為經過的山越來越不一樣,看到的動物越來越多,越來越奇怪。幸運的虎達斯努力的記著每一條路、每一座山、每一棵樹,在狩獵的戰場一次又一次的與死神交錯,心中只有一個信念,就是要堅持到底、不能放棄,一定要回到我熟悉屬於我的玉山群峰,絕對不能倒在異鄉。還有另一群幸運的虎達斯,在受訓期間,因為日本宣佈投降而可以返家,但是所有當年的承諾也因為改朝換代而變成空。還有辛苦更多的虎達斯,又轉往中國到國共獵場,在寒冷的北方、看不到盡頭的沙子獵場,繼續打獵。

由於戰爭的關係,這個在變動時代發生的大規模狩獵活動,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他們的人生,他們的家人變的很不一樣。要為這群虎達斯抱不平的是,返回臺灣後,身心靈的安頓,卻不見得講日語或華語的政府理解跟體恤,或得到貼心的照顧,這樣的過去成了他們自己或自己家人要獨立去擔待的時代印痕。

雖然參與戰爭這件事,是過去式了,有的虎達斯不在了,有的不願意談,只有在跟朋友喝酒聊天或是「瑪魯斯打邦」報戰功的時候,才會想起那段有如進入祖靈禁區,真實到難以想像的狩獵經歷。也有的親人則是要面對虎達斯模糊的過去,刻意不提。

然而無論如何,這樣的曾經也曾是我們海端鄉耆老跟後人的時代記憶,是我們要好好珍惜的,因為我們的虎達斯跟親人都很勇敢的面對時代加在他們身上的命運。
打獵沒有回來、沒有帶獵物沒有關係,因為你們的勇氣,你們的血汗,已經在南洋獵場、國共獵場留下我們布農族獨特的英雄味道,讓那裡的祖靈山神知道,臺灣原住民的勇士,曾經橫渡南洋翻山越嶺到那裡狩獵過。讓我們在這裡以身為布農族勇士們的後人而驕傲,用心給你們致上最大的敬意。

回覆 使用道具
天王老子
大親王 | 2009-3-25 10:50:59

展覽概要 ﹥﹥﹥
這次主題特展,依照展場動線規劃與意象設計,主要分成四個區塊,分別是:
一、「策展感言」、「策展緣起」與「展覽背景」
簡單介紹本次展覽的生成與背景,也讓觀眾對於海端鄉布農族人為何以展覽進行文史工作的作法有一概括認識。
戰場意象 

二、前往戰場
講日語的政府告訴布農族人,到了南洋有打不完的獵物,可以慶祝射耳祭。「聖戰!聖戰?」列舉族人從軍的原因,有的人懷抱在戰場上成為男人的想法,有的人懷抱從軍可以改善家境的想法,有的人甚至以寫血書明志。只是以聖戰為名的號召,結果真的是如此嗎?南洋的獵場那麼遠,那麼大……
「再會吧!影中人」提出親族目送青年離開的記憶與心情,當時大家習慣在相館跟去當兵的青年一起合影,因為那往往已是他們最後可供人回憶的身影。青年們帶著長輩贈與的護身符,在火車前進的聲音中出發。
三、前線戰況
生還者對於「戰爭的記憶」,就像去地獄打獵,動物的樣子越來越恐怖,而手上的獵槍也已經無法打死那些動物了。死傷慘重的故事,活著回到家鄉的種種傳說,就這樣清楚又模糊地迴盪在族人跟下一代的記憶。
「戰敗之後」,所有前線支援全部斷絕,還在南洋戰場的的人有的因此自殺,或是只剩下骨灰罈回來。還在臺灣受訓的人,則是翻山越嶺回到家鄉。

四、人物與物件區
此區位於展場動線的最後面,主要有四個櫃子,分別展出胡明進、余山福、王勇武的影像與展板口述記憶,以及周瑞金回顧父親周上清當初的作戰事蹟,並展出周瑞金及余豔玉保留父親於二次大戰期間從軍與拾得的物件。







回覆 使用道具
天王老子
大親王 | 2009-3-25 10:53:11

訪談片段 ﹥﹥﹥
我聽幾娜說,達瑪那時候要當兵去打仗,心裡是非常難過的,可是彼此都已經有溝通過,因為去打仗回來是真的可以改善生活環境的。那時候日本人要找人從軍,有很多利誘,例如說回來以後可以有官做,有種子、有牛,還有鐵器跟火藥。所以那時候當兵是人家搶著做,我達瑪也是自願的,要效忠天皇。─余金土

我當兵是徵召去的,有收到徵集令,那時候我爸媽不忍心,不想讓我去。可是我自己想要去,因為我想我是一個男人,要去,就把手指劃破,簽了。其實當初我是很想要去當兵,日本長官也跟父母溝通,男人去當兵才可以成為真正的男人。一個星期後通知單來了,而且是要去南洋打仗的。因為有簽了,我父母就讓我去了。─胡明進

部落裡大大小小來歡送,手裡拿著旗子,日本國旗,不斷揮舞,我們家屬送他們到池上火車站。 ─王阿香

我爸說有一次他們躲在地形狹窄的山稜,要射敵人的飛機,敵人投了很多的炸彈,很多弟兄都死了。還有一次我爸的軍艦被擊沉,我爸抱著一個油桶漂流一個禮拜左右,被他們的軍艦救起。─余豔玉

我的達瑪武阿瑪,在作戰那時候,揹著一個受傷的布農族士兵,不知道是南投的還是霧鹿的。那個兵已經受傷很嚴重,但是還沒有死掉,所以我達瑪就想要揹著他離開一起走。結果同行的日本兵就打我搭瑪,說人都已經要死掉了還揹著幹嘛,達瑪只好把那個受傷的布農士兵放下來讓他一個人等死。這是我聽達瑪跟人家喝酒聊天時提到的。─邱碧花

我先生說,在日本投降前他生了一場大病,拉肚子、發高燒。後來他被獨自放在一個地方,別人練習操兵,他卻一個人嚐盡病痛。吃飯時間到,就有兵送飯過來。我先生那時以為自己會死在那�,結果日軍戰敗,每個人都急著回家,當時如果不是武陵同族的bukun照顧他,從阿里山不離不棄的帶著他回來臺東,他可能早就死在那裡。─王阿香

戰敗時很多人都自殺。布農族的因為很熟悉這種山區的地形跟不好的環境,就算沒有東西吃、很辛苦,也會想辦法生存下去。其它的族群很多都沒辦法熬過,就會用樹藤自殺。─余加進

我的兩個叔叔達虎跟將,都在國外戰死,骨灰有送回來,放在部落這裡的日本神社。可是神社後來因為開路被打掉了,我們沒有去移靈,現在他們的骨灰應該還被蓋在土裡面。─余如男

我爸爸受傷了,從南洋運到新加坡又運到花蓮港口,港口的船要準備運到日本醫療。剛好我媽媽是護士,在幫忙換藥,我爸就問她哪裡人,我媽說她是花蓮玉里的布農族,我爸說他是從南投打獵當兵過來的,我們大家都原住民,感情就來電了。他就說不去日本了,不回部隊了,他們就在一起同舟共濟,把我們生出來了。

我爸說戰爭實在是無情的,而且是殘忍的。中日戰爭實在太可怕了,跟人血一起生活。那時候日本兵打中國兵,一個障礙壕溝,人山人海死得滿滿的。─周瑞金

我叫余山福,今年84歲,布農的名字是Anu,日本名字是田山信。我21歲時去當日本兵。日本戰敗回來以後,我又被徵召去大陸打共產黨。

我第一次在北京迎戰共產黨,當時雙方傷亡慘重,我剛開始不敢對共產黨開槍,但是想到我不殺共產黨、共產黨必殺我之後,並且下定決心我要活下去,就決心開槍打到底。轉進中搭火車時,就連窗戶都備有沙包警戒共產黨埋伏。現在想起來那時非常的憤怒甚至是瘋狂,我們跟共產黨連長相都一樣,為什麼要打仗,心裡很不高興。─余山福

我的爸爸因為受過軍事訓練,所以他常告訴我要如何面對困難、如何做好人際關係。─王仁智

在成長過程中,雖然爸爸沒有回來,但是對爸爸的事不會怨天尤人。因為不是只有我爸爸一個人這樣,這是天命,覺得光榮。我也沒有恨日本的心態,因為當時的環境就是這樣。如果說爸爸沒有陣亡的話,我的人生觀會是怎樣,可能會有很多的改變。但是因為爸爸沒有回來,讓我在很多事情不會特別有所求。─余金土

到各部落訪談耆老 
虹妮一起訪談知道事情的族人 
蒐集口述資料 
阿嬤穿著她的記憶 


回覆 使用道具
天王老子
大親王 | 2009-3-25 10:54:22

展品介紹 ﹥﹥﹥

郵政儲金證明

採訪過程常聽到補償金的問題,也蒐集到一份日本政府當時的文件,還以為日本政府對於後續的處理方式還滿有人性的。但是經過翻譯之後,萬萬沒有想到,所謂的補償金卻是布農族南洋軍伕當兵時的軍餉,存在當時的日本郵局,然而那不是他們所應得的嗎?真不曉得,虎達斯們在天之靈知道的話會有什麼樣的感受,或許,這就是戰亂中弱勢族群的悲哀吧!

提供者:余金土

槍架

這是用來固定槍枝跟射擊方向用的。槍架可以摺疊收起來,上面印有「總督府」三個字,還有淺淺的「乙」字。

提供者:周瑞金

日軍頭盔與水壺

這是我父親周上清遺留下來的日本頭盔跟水壺,曾經跟他打過南洋戰爭。原本我要把這頂頭盔拿去山上工寮燒水使用,因為鋁製的頭盔導熱很快,非常適合野外使用,現在很難在外面看到這樣的東西了。

提供者:周瑞金

槍枝

槍身上標明明治十八年,這把槍是出草時的戰利品。當出草以前要先做夢,做完夢後要折芒草夢占,如果女子的夢和要出草的人做的夢都一樣是好的,才會順利。那時有一個古家的女孩子折芒草,說出草會很順利,所以拉尼虎、將、達虎、跟我阿公卡法司四個人就前往天池附近那裡出草,順利地殺了兩個日本警察拿了兩把槍。後來一把被政府拿走了,另一把就由卡法司我的阿公傳給傳給第二代拉尼虎我的爸爸,第三代再傳給我卡法司。後來國民政府規定要把槍繳給派出所,我就交給派出所保存到現在。

提供者:余加進

彈藥箱
三叉山美軍墜機事件發生後,第一批搜救隊因為不了解高山天氣的變化,遇到颱風來襲,大部分的人都死在高山的暴風雨中。只有兩位布農族的搜救人員因為看到天氣變化很大而下山。後來又招募第二批救難隊將近30人上山,我的父親余進生是其中一位,他在救難的時候撿了一個美軍彈藥箱帶回家保存至今。

提供者:余豔玉

日本簡易和服(浴袍)

日本政服投降後,有一位認識王阿香的日本婦女在離開臺灣時,送了一件日本和服給她。這件和服聽說是參加活動跳日本舞蹈時穿的衣服,目前由王阿香阿嬤收藏。阿嬤非常寶貝這件衣服,平時都收藏得很妥當,歲月似乎沒有在這件衣服上留下痕跡。

提供者:王阿香




郵政儲金證明 
日本槍枝 
彈藥箱 
日本簡易和服 

回覆 使用道具
天王老子
大親王 | 2009-3-25 10:55:31




開幕花絮 ﹥﹥﹥
開幕當天,儘管颱風來臨開始飄雨,但是還是緊緊糾結所有參加者的心情,看到這樣一個以鄉里族人故事為主題的特展,不僅帶給家屬回顧親人的記憶,也帶給很多人感動,更對地方文化館發展文化保存與傳承的使命賦予更多期盼。

竹槍射擊體驗

由於本展主題與戰爭記憶有關,因此教育活動特別以布農族童玩為主題,提供竹製水槍、可放小石頭當作彈藥的竹槍在會場進行射擊體驗,現場小朋友玩得不亦樂呼。

布音團演出

由在地部落:布音團帶來祈禱小米豐收歌的分享,期待這個展覽能帶給大家文化上的豐收。

老人日托班演出

訪談資料當中提到送行的畫面,許多族人會在火車站揮舞日本國旗送別要去從軍的布農子弟兵。因此邀請老人日托班的虎達斯來唱這些在他們還在小學二、三年級所經歷畫面的歌曲,接著也揮舞國旗唱反共軍歌,最後則是唱自己布農族傳統歌謠,象徵族人在不同時代被動員去作戰,但如今要回復在自己的文化戰場上為自己的文化主體而戰。

日本大佐致詞

戰爭給人們的生命與生活留下不可抹滅的心痛與影響。族人在過去的付出被視為理所當然,而在今日,藉著展演模擬的戲劇性演出,一位從過去時空來到此地的日本將軍,向家屬後裔致上一段道歉與致意詞,感謝族人過去的付出與艱辛,並期盼世間不要再有戰爭。

回覆 使用道具
lukeluke
男爵 | 2009-4-26 23:05:07

日本鬼子把布農人當炮灰阿?騙了死人騙活人。夠狠。
回覆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加入會員

回頂部 下一篇文章 放大 正常倒序 快速回覆 回到列表